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之八十 蜿蜒
之八十一 獸王神門
之八十二 金之瞳 血之瞳
之八十三 三界巡查使
之八十四 傳說中的廢人
之八十五 真心話大冒險
之八十六 諸國聯會
之八十七 霸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738
累積人氣
187580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7.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八十 蜿蜒
之八十 蜿蜒

長春鎮,翠綠之境外圍的邊緣城鎮,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南北來往的旅客都會經過於此,算是個蠻熱鬧的地方。

這座城鎮是大明他們走出風斬石林後最先遇到的城鎮,其實依照原定計畫他們也是會經過這裡,只不過時間上就要晚上好幾天。

風斬石林內一連串的遭遇早已搞得眾人身心俱疲,所以一到鎮上找了住宿的旅店後,大多人甚至連爬上床的力氣都沒有,一關上門就栽倒在地板上沉沉地睡去。

然而這個夜晚,華玉去受傷的幾人房內探望,最後來到大明房間時,卻發現大明房間門未鎖上,而且裡面空空的根本沒有任何人。

「王大哥會到哪去呢?」

受傷的人還到處亂跑,這點讓華玉有些生氣,但想到大明作風向來神秘的緊,華玉搖了搖頭,也只好回到自己房間去。

至於此時的大明,則是奔走在月光之下。

長春鎮東方是一片神怪的奇岩高地,裡面怪石林立且高翹險峻無比,傳說中曾有兩名天神在此打架,所以此地的地形才會搞得如此亂七八糟的。

在這奇岩地高翹處有一山峰,突顯於雲海之上,其狀似握拳,唯獨中指朝天,相信只要是地球人,對於這個手勢應該是很熟悉才對。

只是不知道這座山峰是人為的,還是自然生成的,反正大明從山海博物誌看到時相當錯愕不已就是了。

也因為這座「指天峰」實在是太有個性,讓大明印象深刻無比,而且位置剛好就在他們計畫路線上的不處遠,所以大明才會與天宮的人約在此處見面。

「這裡的路還真是難走……」

千辛萬苦爬到雲海上,大明不免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這裡地形雖然沒有風斬石林那麼誇張,但是尖銳的奇岩怪石到處都是,地勢又陡峭異常,就算是練有一身本領的武林好手恐怕也難以上來。就算是大明,想兩手兩腳的衝上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早知道就隨便找個地方就好,何必如此自討苦吃……

指天峰位於雲海之中高寵而立,而周圍的山頭就像盆缽一樣將雲海給包圍起來,成了一處雲池所在。

大明想了想,隔著雲池的一大段距離,跳是跳不過去了,除非他又衝下山再爬上指天峰。只是想起要耗費的路程大明臉上就有些黑線,那實在是太遠了,想來想去,大明最終還是把疾風給招換了出來。

沒辦法,誰叫自己的御空術練不上手,飛的速度跟烏龜一樣,張開光翼又太招搖了。

「鳥兄啊鳥兄,就麻煩你帶我一程吧。」大明撫摸著疾風的羽毛說。

如非必要,大明實在是不想動用到荒獸。因為他認為荒獸並非他的奴僕,老是揮之則來呼之則去的並不好,雖然他知道荒獸們並不會對此有甚麼意見,反而很樂意自己招喚它們。

荒獸們稱護他為「王」。

但是大明想,「王」這個字,要代表著應該是一種守護者的意思,是被眾多子民的信念和精神所寄託著的對象,這是一種信賴,也是一種義務與壓力的累積。而非歷史上想做什麼就做甚麼的國王,那倒是像奴隸主多一點。

疾風巨翼一展,四周頓時捲起陣陣強風,下一秒,疾風的身形已俯衝於雲海上方。

只不料,疾風才飛出沒多久,下方的雲海處忽然一陣翻騰,一條長翼的長蛇在月光的照射下衝了出來。

那條長蛇長兩百公尺左右,腰身約為兩個成人張手環抱,身體四周繚繞著雲氣,三角形的腦袋上長了三隻眼睛,背上有一對像是蜻蜓翅膀般的薄翼,還隱隱閃耀著七彩的光芒,身上則長滿了雲白色的絨毛。

長蛇一照面也不打聲招呼,身體就直接往疾風衝撞了過來。由於對方來的太過突然,疾風猛一個翻身才堪以避開,只不過背上的大明也因此被甩了出去。

大明對這突來的變故雖有些意外,但是很快的就用御空術將自己給定在原處,這法術他用來雖然飛的不快,但是要滯留於空中卻是綽綽有餘。

然而大明身形才一穩定下來,那條長蛇又一頭向大明衝過來,不過被從旁衝出的疾風給撲撞了開去。

「有埋伏?」

大明心中難免吃驚了一下。這個地點是他隨意所選擇的,難道說三聖靈那邊竟然神通廣大到這也算的出來?還是說,夢無涯她們被人跟蹤上了?

大明定了定心神,發現現場除了疾風和那隻長蛇打得激烈外,並沒有其他人出現,看來事情並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

那隻長蛇情緒上似乎相當激躁,一直對疾風發出尖銳的叫聲,而疾風也有著身為天空王者的驕傲,對眼前的偷襲者也發出了不滿的怒嘯。

似乎受不了疾風的壓迫感,漸漸的,長蛇在疾風面前退縮了下去,叫聲也小了不少,只是那三隻眼睛卻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大明。

「看我做啥?」

大明不懂,但感覺事情似乎有點奇怪,便往那隻長蛇前面飄了過去。

若是華玉在此,會跟大明解釋說這是一種叫做「蜿蜒」的靈獸,生於雲霧匯集之處,偶爾天空上會出現線條狀的雲氣,那就是蜿蜒行經過時所留下來的痕跡。

蜿蜒一反剛才的激躁,對於來到眼前的大明似乎有些畏懼,腦袋瓜子不禁往後縮了一下,但是目光始終不離大明。

大明好奇的盯著蜿蜒,忽然腦中閃過了一絲明悟。

「不對……這傢伙,這傢伙居然是一隻荒獸!」

雖然氣息有些奇怪,但是大明還是感覺了出來。

但是,天界怎麼可能會有荒獸的存在?

大明對此感到有點荒誕,不過冷靜下來想想,天界裡出現荒獸也不是那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天界與地球間本來就有某種程度的聯繫,若說有荒獸恰巧經由這層聯繫來到天界,這倒也說得過去。

大明感覺眼前這隻長蛇身上的荒獸氣息並不強,想來這隻長蛇的先祖在很久以前就來到天界落地生根,世代繁衍加上環境的影響,而造成自身某種程度上的改變,以至於不再像是先祖那樣純種的荒獸。

然而存在於生命遺傳中的烙印並未消去,大明的到來讓這隻蜿蜒有所反應,只是這突然的情緒讓蜿蜒不知如何是好,結果失控的朝大明暴衝而去。不過在疾風的打壓之下,這隻蜿蜒顯然冷靜下來了許多。

在大明看著蜿蜒的同時,蜿蜒三隻眼睛也正好奇的上下打量著大明。

「絕」是荒獸最親近的存在,甚至是比自身的血親還要親近,所以蜿蜒對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有著十分特殊的感覺。

崇拜、敬畏,就像向光生物對於光明的渴求般,蜿蜒對於眼前的人類有種畏懼感,但卻又不由自主的想去親近他。

蜿蜒低低的鳴叫一聲,大明感覺這傢伙好像被疾風欺負的有些可憐,於是伸去手去摸了摸蜿蜒的腦袋。

蜿蜒起先有點畏懼的縮了一下,然後將腦袋貼近大明的手掌,在大明的撫摸下一副很受用的樣子,甚至發出了歡快的尖鳴聲。

隨著鳴聲傳片雲海,十餘條蜿蜒從雲海中探出頭來,不過個頭都沒大明眼前的大,最小的一條甚至還不滿兩公尺長。

看到雲海裡面還存在著這樣一個族群,大明還真的頗感到意外。而他眼前這隻蜿蜒,應該就是這個族群的領導者吧。

所有的蜿蜒出現後都只是把目光一直盯著大明看,夾雜著想靠近又感到畏懼的神情。

大明在原處想了好一會後,便拍了拍眼前的蜿蜒。

「去吧,好好地照顧大家。」

說完,大明伸手將它推開,然後轉身與疾風一同離去。

對這些蜿蜒來說,這裡才是它們的家,荒獸已經是過去很久的事了,大明無意打擾這些蜿蜒平靜的生活,也不想將它們給強制遷回絕所開創的世界。

隨著疾風筆直的衝上指天峰,底下的雲海傳來了一聲又一聲尖鳴,感覺……有些的哀傷與淒涼。

回去時……再去看看它們好了。

大明有些不忍的想,如果它們願意跟著自己走,就讓它們跟吧。這是它們的權利,自己也有從「絕」那邊所肩負下來的義務,照顧它們是自己應該做的。

在大明想著的同時,疾風以攀飛至指天峰頂,不過峰頂處附近被無形的力場所包圍,讓疾風繞飛了好幾圈不得其門而入。

「這位公子,請從此處進來吧。」

忽然大明耳邊聽到一名女子的聲音,循聲望去,只見一名穿天女服飾的女子站在峰頂邊,大明對她有些印象,正是先前陪伴於夢無涯左右的兩位女官之一。於是大明拍了拍疾風讓它往女子處飛去,途中也未被那無形力場所阻擋,看來是夢無涯預先在此處設下的。

峰頂處約有半個足球場大,上面長滿了花草樹木,所以看起來不是那麼光禿禿的。雖然也有不少奇花異草的存在,不過大明並不認識,而且他此行也不是來尋寶的。

在峰頂中央處,以先鋪墊著一張地毯,一個矮長桌,桌上有琴,看來夢無涯在等待的時間裡並不無聊。

夢無涯整裝立身於旁,引領大明來此的女官將大明帶到後,對兩人分別垂手微幅行禮,然後便退了下去,與其他人分處四方守護著頂峰。

這時夢無涯手指輕點,數枚菱形的水晶將兩人壟罩了起來,再次形成一個與外隔絕的空間。

做好這一切後,夢無涯才隆重的向大明俯首行禮。

「天尊。」

然而對這稱呼,大明卻是搖了搖頭。

「先不要用這種稱謂叫我,我會怕。現在我還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況且我也不覺得自己有能力背負起這個位置。」

和「權勢」與「力量」伴隨而來的還有義務,這點大明很了解,擁有的越多相對背負的也就越沉重,所以他不會一頭發熱的栽進天帝這個位置上。當然,到時候應該做的他還是會去做,這是他無法去逃避的責任,只是目前,大明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多了解這個世界一點。

夢無涯對大明的回應則是保持沉默,並不答話。

在這件事情上是天后素心說了算,大明的意願基本上並不予考慮。

不過大明既然來到天界,老實說素心也不怕大明跑掉,也知道大明心中自己有了幾分覺悟,所以也不打算逼得大明太緊,反正以他們這種永存的存在來說,「時間」是最不缺的東西了。

看夢無涯頭低低的模樣,大明也知道自己是白說了,所以也不在這問題上糾纏下去,改口提起自己這段日子來的遭遇。

老實說,關於一重天境的異樣,天宮方面並不是沒發覺,只是知道的不多,認為其規模還不到天宮需要出手涉世的地步。能不干涉就不干涉,這是天宮一貫以來的原則,他們不想把人間培育成處處需要人照顧的溫室花朵。

況且因為最近的二重天境之亂,天宮方面重點大都放在那邊,對一重天境的事也就不是那麼注意。

只是夢無涯倒沒想到,大明不過才到凡間沒多久,居然就能遇上這麼多事,而且挖出的內幕比天宮方面所知道的還要多。

「會發生這種事,確實是天宮方面有所疏忽了。」

夢無涯頭低低的,雙手於胸下水平持握相扣,衣袖長長的幾乎垂地,說話的同時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連眼睫毛也不動一下,簡直就像是尊神像一樣。

不過對方擺出這種公事化的模樣,大明反倒覺得好談下去,反正他也沒甚麼交情好像對方套攏的。

「關於那些黑影,天宮方面有關於它們的記載嗎?是妖魔?或者是其他的東西?」

大明這問題讓夢無涯思索了一下,接著才回答道:「我印象中天宮裡並無這種黑影的紀錄,但若依照其特徵來看,等是有種東西與它們非常相似,若您還有印象的話,在來往天界的路途上,您就已經看過這種東西了。」

「夜虛?」

聽到夢無涯這樣說,大明想起夜虛和噬影確實有很大的相似處,不過大明以前有用魂玉查過,夜虛並無法生存在那黑暗空間以外的地方,所以也沒想到這方面來。

「恐怕,應該是以夜虛為基礎,改造或複製出來的混種體吧。不過夜虛並無法存活於這個世界中,他們可能是加入了其他的東西,所以才會產生帶有妖魔特質的噬影來。」

大明聽完點了點頭說:「如果那種東西像夜虛一樣畏光,倒是好對付,不過邪仙的加入就比較棘手了,凡塵間的修行者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對於邪仙的出現,我會盡可能的從上方抽調人手下來巡視,只是目前天宮方面重點都放在西部天界方面,所以能給予的支援可能不是很多。」

「這我知道,目前重點在於把源頭找出來,這樣一切事情就能解決了。搞定這裡的事後,我會往西方出發,既然事情的起因是我,那麼我去了,事情也就該有個結果出來。」

只是這麼一來,先前約定的一個月之期就算是跳票了。可能的話,大明並不想對詩函她們失信,不過目前看來也沒辦法了,畢竟這事越晚解決,死的人越多,相信詩函等人會體諒他的。

「此去路上可能不太平靜,一路上還請您多加小心。」

邪仙的出現讓夢無涯泛起了隱憂,似乎有甚麼陰謀在進行著,大明這個遠未成熟的天帝繼承者遊走其中,處境的確令人擔憂。

如果可以的話,夢無涯確實很想將大明給直接打包帶回天宮,省的這愛惹麻煩的傢伙老是讓人操心。

當然,這念頭也只是想想罷了,夢無涯臉上依然還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不過心裡頭卻在對大明大做鬼臉。

「這個我自己清楚,只是要麻煩妳跟詩函無痕說一聲,原先約定的一個月是趕不回去了,我會看看情況發展如何,再決定到時怎麼做。」

「請您放心,我會轉答到的。另外,兩位夫人有信件要給您。」

大明隨手接過,除了詩函無痕外,美幸和思語也都各自寫了封信給他。

三女信中內容無非是對大明的掛念,以及要他小心自身的安全,盼他早日回歸等等,只是信裡的用詞之熱切卻讓大明感到奇怪,也不過才分別不到一個月,可這些信裡的思念與牽掛卻好像已經累積了幾十年一樣,直讓大明心中策動不已。

思語的信裡則是簡單的多,除了說很想念大明外,言詞中還帶點童稚的炫耀感,卻不說明是甚麼,只說等他回來有驚喜要給他看。

看到這,大明頭上就不禁冒起一些黑線。雖然不清楚她們在搞甚麼,但是大明能肯定不管大的小的,這段時間來一定很不安分。

當下大明也寫了封信,信中也盡是對眾女的思念,另外還很含蓄的提醒一下大家,不要做出甚麼會讓他操心的事。

除了這封信外,大明也將裝有赤煉青霄圓神的瓶子交給夢無涯,如果能查到甚麼有用的消息,天宮方面自會遣人通知他。

既然該辦的事情都辦了,大明也覺得自己該要離開了,不過在離開之前他想起了一件事,便隨口問起。

「如果人類和妖族之間爆發大戰,天宮有可能會介入阻止嗎?」

若依大明的了解,天宮出面干預的可能性並不大,除非下界發生其動搖根本的事件,否則天宮方面並不會插手干預任何事情,只會任憑下界的人去瞎胡鬧。

對於這次人類和妖族之間的衝突,大明很清楚憑藉著自己一個人根本就阻止不了,沒權沒勢,根本就不會有人鳥他。而自己手中唯一能阻止這場戰爭的籌碼就是天宮,只是他不清楚天宮方面到底會如何表態就是了,萬一雙方不同調,那事情就好玩了。

「這點娘娘已有交代過,一切由您做主就可以了,不管您做出甚麼決定,都將全權代表天宮的意志,天宮方面也將毫無保留的進行支持。對此,娘娘甚至從神武禁軍中抽調出一百人來交由您指揮。」

神武禁軍,原本直屬於天帝麾下的親衛組織,現為天后素心所指揮,乃精銳中的精銳,是守護著天宮的最後一道防線。雖只是一支百人部隊,但其武力已經足以掃平凡塵間的任何國家。

本來這支武力素心是打算大明上到二重天境後才交給他的,只是人界事情有變,素心擔憂大明的安危,才會讓夢無涯這次下來順便交與大明。

這時,夢無涯雙手捧出了一面巴掌大的鏡子。

鏡子材質是暗金色的金屬,其背面上滿是大明看不懂的符籙文,鏡面雖然光亮無比,但是卻映照不出任何事物,只有一條條的光絲如漩渦般遊走著。

此物是天宮秘藏的法寶神器,名曰「玲瓏仙境」,除了是一件超強的防護性法寶外,鏡中還自成一境,而且還是處仙氣繚繞的神仙居所。

作為素心的移動行宮,或者說天宮其中的一處藏寶之地,玲瓏仙境內的一切都是用最好的素材打造,就算是路邊的一株小草,拿出來也可能是全天界極其稀罕的珍貴之物。

這處仙境裡面不但有美輪美奐的宮闈瓊閣,也有立於山峰之巔,飄然於塵世外的茅草小屋,完全隨你高興住哪就住哪。不管是美麗珍貴的奇花異草,還是棲息於四處的仙禽神獸,再再都顯示出這處仙境的不凡。

此時那一百名神武禁軍,就駐紮在這面玲瓏仙境之內。

素心對大明有多好,大明自己可能還不清楚,但是夢無涯卻是再了解不過了。

不管多麼喜愛,多麼珍貴的東西,素心都是二話不說的拿出手就送給大明用。只是落到大明這個不識貨的傢伙眼裡,根本就是明珠暗投,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也不知道素心對她所付出的用心,夢無涯對此感到有些憤恨,但也只能把話藏在心裡不說,因為素心不想讓大明知道,所以夢無涯在大明面前也不敢多說甚麼,唯有在心裡面將大明給罵成豬頭。

大明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伸手接過那面鏡子。

他自己也很清楚,有了這一百名神武禁軍,就算只是出來擺擺場面也好,以後許多事情都會變得簡單的多,所以他也沒有推卻。他的目標是三聖靈,救世主這種背負著偉大光環的職業,還是讓別人去當吧。

留下聯絡方式後,大明乘著疾風離開了指天峰。

這次的見面並沒有從天宮那邊獲得甚麼情報,看來還是只能靠自己調查。

大明思索的同時,耳邊突然傳來淒哀的尖銳叫聲。

是那些蜿蜒!?

大明心中一動,這叫聲與先前不同,看來似乎是出事了。

「疾風,快過去!」

大明伸手一拍,疾風的身影就如流星般急墬而下。

而在下方的雲海處,則有三十餘人騎乘著會飛的騎獸,手持索套來回奔走,將蜿蜒驅趕於一處。甚至有人索套上已套攏了一些蜿蜒的脖子,正強硬的拉扯著。

蜿蜒除了是一種稀有的靈獸外,它那對透明且帶著彩光的薄翼,也是一重天境裡極其貴重的法寶素材之一,可以製造出非常美麗且強大的戰甲,尤其最受到女性的喜愛,其程度只能用瘋狂來形容。

只是這種素材向來稀少,價格自然也就水漲船高到嚇死人的地步,甚至有人誇張點說,一件全套的霓翼戰甲,甚至能換取一個國家的價值。(霓翼,以蜿蜒彩翼所製成的戰甲名。)

也因如此,不少人整天打著蜿蜒的主意,畢竟只要能找到一隻,就算奢豪數代也是花不盡的。

在這三十餘人中,有一個長得特別強壯,滿臉彪悍氣,且帶著眼罩的獨眼壯漢再發號施令著。

「小心點,別弄死了!誰要敢損傷到一點蜿蜒的彩翼,我就把他的皮給扒下來。」

由於蜿蜒的彩翼要活著時取下才有效果,死的話根本就不值錢,所以這些人才沒有痛下殺手,而是想盡辦法要活捉這群蜿蜒。

這些人來自於一個叫做「獸王神門」的門派,善於馭獸之術,在塵世間也算是一個挺有名氣的幫派,不過卻是惡名,他們的行事作風就像是一隻飢餓的野獸一樣,血腥且兇殘。

他們盯上這一群蜿蜒已經有相當久的一段時間,只是蜿蜒們平常生活在雲海深處幾乎很少出現,所以他們也只能駐守在雲海旁的山峰等待著出手的機會。

可是今天剛好因為大明的出現,這一群蜿蜒都被吸引了出來,之後大明離去,這群蜿蜒也一直徘徊在雲海之上,似乎在仰望著大明的歸來。

然而也因此,大意的蜿蜒們給了這些獵人一個很好的機會,他們佈下了陣法讓蜿蜒無法潛逃回雲海裡躲避,最後被驅趕在一起等著別人的捕抓。

蜿蜒從以前就是一種很溫和的荒獸,戰鬥方面的本事並不高,加上對方是善於捕捉獸類的高手,所以情況上一度岌岌可危。

這當中全靠之前衝撞大明的那隻大蜿蜒四處橫衝直撞護著大家,才沒被人給一口氣捉獲,只是不管它再怎努力,終究架不過對方人多,有幾隻蜿蜒就被對方的索套給套了過去。

「這傢伙礙事啊!」

由於這隻大蜿蜒力氣相當大,眾人的索套都套不住它,反是被它這樣擾亂一通,讓不少蜿蜒從索套上掙脫了去。

見到這場景,那獨眼壯漢抽出纏在腰間的金絲鞭,扯動胯下騎獸的韁繩向那隻大蜿蜒衝了過去。

只見獨眼壯漢金絲鞭揮出,空中忽然出現數十條飛舞的金蛇,全都劈哩啪啦的抽打在那隻大蜿蜒身上,而且那壯漢出手掌握得相當好,這數十條鞭影全抽打在蜿蜒臉上或身上,絲毫沒有損及背上的彩翼一毫。

大蜿蜒被打一陣頭暈目眩,但卻依然不死心的用身體衝撞那些獵人,試圖將被束縛的同伴們從索套裡解救出來。

「不過是隻耍橫的畜牲,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

獨眼壯漢不屑地冷笑一聲,手上的金絲鞭一次又一次的揮起漫天鞭影,而且力道也逐次加重,直到打那隻蜿蜒皮開肉綻後還不肯停下。

那隻大蜿蜒憑著一口硬氣死死苦撐,連叫也不叫一下,在旁的蜿蜒們看的於心不忍,哀傷的悲鳴持續地在夜空中飄散著。

「還叫甚麼叫!」

這時那隻最小隻的蜿蜒被一個獵人擒拿住脖子,尖銳且淒哀的叫聲讓那個獵人很不舒服,抬手就要往那隻小蜿蜒臉上搧去。

只聽「啪」的一聲過後,那人手上抓著的小蜿蜒卻不翼而飛,臉頰上卻留下個又紅又腫的巴掌印,直過了好一會,他才發現自己被打了。

不過已經沒有人去理會他的異狀,因為這時所有的蜿蜒都停下了叫聲,很安靜地看著突然出現在它們面前的一個人。

眼神中有著安心,也有著依賴。

而這個人,也同樣吸引了所有獵人的目光。

但他的目光,卻對這群獵人不怎麼的友善。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7.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