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之一一二 委託
之一一三 魔蟲
之一一四 行動
之一一五 葉海
之一一六 女人的戰爭
之一一七 南極
之一一八 冰風之龍
之一一九 絕之影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536
累積人氣
187744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14222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4.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一一三 魔蟲
在漆黑的樹林中,一隻巨大的野山豬屍體倒在地上,且藉由月亮的餘光,可看到這隻山豬的屍體已被啃食了一半以上,不少帶血白骨露了出來。

然而不只是山豬而已,附近的地上也倒了好些鳥獸的屍體,同樣多半只剩骨頭。

值得注意的是,在山豬屍體的旁邊還有個人影在,而且雙手正不斷的撕裂山豬的屍體往嘴裡送,同時週遭還散佈著嗡嗡不絕的聲響。

「唉……真不該剛吃完飯後就跑來的,這傢伙吃像還真糟糕。」

悄然而至的大明看清了現場的情況後,不禁皺起了眉頭。這時他身旁的樹枝微一晃動,火尾的身影隨即竄上大明的肩膀。

「辛苦你了。」大明搔了搔火尾的下巴,而火尾似乎很受用的直蹭著大明的臉頰。

這時大明離那人影還有數十公尺之遠,原本他是想走近點去觀察,可火尾咬了咬大明的衣領告誡不可妄動。

那人影周圍嗡嗡聲的真面目,其實是為數龐大的魔蟲群。且這傢伙個性很小心,周圍三十公尺內都佈有魔蟲盯睄,隨意靠近的話馬上就會被發現。

接收到火尾的思緒後,大明點了點頭。

這傢伙會接近林父肯定是有人主使,背後不知還有什麼陰謀在,事情還沒有個了解前,並不適宜打草驚蛇。

說不定……這事跟血燄也有所牽聯。

看來自己跟血燄之間還真的是孽緣深重啊,他正愁沒血燄的線索,對方就自己乖乖送上門來了。不過這次血燄把腦筋動到林父身上,自己可得萬分小心處理才是,免的出了無法挽回的意外。

那隻山豬雖然龐大,但在大群的魔蟲啃食下,很快的只剩下一副骨架子。

那人影似乎是用完餐站了起來,附近的嗡嗡聲也開始慢慢消失。接著那人影從背後伸出兩對薄膜翅膀,開始往半空中飛去。

「我們也走!」

由於那傢伙在天上飛,大明也不能追的太明顯,只有在樹林間快速移動,一方面還得不時小心那傢伙的魔蟲偵查兵。雖然追蹤上頗有難度,不過還是難不倒大明。

大約追了半個多小時後,那人影緩緩降落在一個小鎮附近。

大明看著那人影走進了小鎮裡的一處平房,隨即也跟了上去。不過那平房四處都被鎖死,除非大明強行破門而入,不然恐難溜進去。

想了一下後,大明跑到屋後用劍杖在牆角開了個老鼠洞,讓火尾鑽進屋裡。

火尾進屋後在一樓繞了一下,無發現異常後接著往二樓竄去。不過剛上二樓後,馬上就聽到聲音傳來。


「事情辦的怎麼樣?」

「那個林耀宗心裡並沒有空隙,信念也很堅定。屬下試過好幾次,看來並無法輕易讓他信仰我們的宗教。」

「既然心靈沒有空隙,由我們來製造出空隙不就好了。你去把他妻子女兒用最殘忍的方法給殺了,一個人不管再怎堅強,一旦遭受到重大打擊,心靈就會產生出裂痕,這時宗教信仰就會是他最好的心靈寄託,我們就有機會將他洗腦。記住!你務必盡快掌握住LN財團旗下的資產。近來組織屢遭失敗,元氣已是大傷,各方面資金也逐漸吃緊,必須趕緊擴展資金來源。」

「可是林氏夫婦身旁經常有異能者守護著,並不好下手。屬下能將追蹤用的飛隱蠱依附到林耀宗身上,也是很偶然的巧合下才辦到的。」

「那就從他們獨生女著手吧。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務必爭取到林耀宗的支持,現在組織內人手嚴重不足,我也無法再派人支援你,你自己看著辦吧。教派那邊的事你暫且先別管,先盡心把這件任務給完成,你了解了吧。」

「是,屬下知道了。」


就火尾所看到的,那個可疑人影正恭恭敬敬的趴在地上,獨自對著一面裝飾怪異的大鏡子說話。

然而火尾所看所聽,全一字不漏的傳到大明腦袋瓜子裡。

大明聽完後,當下第一個念頭就是衝進去大肆破壞一番。不過後來想想,這裡只是個聯絡點而已,他這樣衝進去最多是把那魔物給砍了,可是另一邊必然會有所提防。這樣一來,要繼續查下去可就難了。

既然那隻魔物是單獨行動的,那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抓起來逼問,不然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偷把它作掉,來個死無對證。

想到這,大明就耐著性子等了下去。

不過一方面,大明卻又將這裡的情況透過心靈交流,傳遞給了詩函。既然這事牽扯到她父母,讓詩函知道會比較妥當。而且詩函術法學的很雜,有她在的話逮人會比較容易。

在房間裡溫習功課的詩函一聽到這消息,驚的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等等!我馬上過去。」

詩函迅速的換過服裝做好準備,然後唸起瞬間移動咒文。

這時大明身旁微光閃爍,出現兩個小型魔法陣一上一下的運轉著,隨即詩函的身影就從兩魔法陣之間出現。

不同詩函往常絲衣長裙的文靜打扮,此刻的她穿著一身造型奇異的皮質衣褲,身後又揹著一根魔杖,加上一頭黑中帶藍的秀髮,微泛深藍的眼角和嘴唇,顯得十分豔麗。現在的她,怎看都像是個夜之魔女。

「現在情況怎樣?」詩函一到後立刻開口問,不過大明想的則是另一件事。

「幹麻穿的這麼辣……」大明開始嘟嚷抱怨了起來。

詩函的服裝雖然不能稱的上是曝露,但是太過貼身了,貼身到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加上那豔麗的氣質,很容易讓人引起無限遐想。

「不好看嗎?這是侍劍姐她送我的,我一直很想穿看看。」

「好看是好看……可是我不想給別的男人看。」

「嘻嘻,你在吃醋了喔。」

「辦正事要緊啦。」大明偏過頭不繼續說下去,詩函聞言神情也跟著肅穆了起來。

「裡面對話已經停止,而火尾也將房子全探查過一次,確定除了那個宋先生外,房子裡就在也沒其他人。」

正當詩函想回話時,大明拉起詩函的手閃到了遠處。

「他要出來了。」

詩函點了點頭,順手從腰間的小包包裡摸出六枚菱形水晶錐交給大明,並交代他用法。

隨著那魔物離開房子,大明和詩函也跟隨著他往北追去。

等到確定四下無人時,大明搶先發難。

「阿嘍哈!」

原本飛在半空中的魔物突然看到眼前出現了個人影,而且還伸手跟他打招呼,驚嚇之餘想也不想,馬上展開攻擊。兩根尖銳的槍狀物體馬上從衣袍下竄出,直刺大明。

「真沒禮貌的傢伙,打招呼也不會回。」大明側身一閃,以來到那魔物身後,同時一記手刀輕輕地劈向它後背。

雖然大明以盡量控制力道,但那魔物還是感到一陣巨力傳來,讓身體無法控制的自半空中栽倒在地上。

同時散佈在周圍的魔蟲也因主體墮下,開始緊跟著往地面移動,它們接受的命令是警戒而不是攻擊,所以並沒有對大明採取行動。

在去追魔物之前,大明先把詩函交給他的六枚水晶錐隨手灑開,釘在魔物周遭的地面上,然後才自空中落下。

「是你!?」灰袍下的人影對大明的出現感到相當不可置信,他那頭深藍色的長髮,在組織內可是無人不知的惡夢。組織曾再三交代遇上這人的話絕對要避開,千萬不能與他硬碰硬,沒想到居然會給自己碰上。

「既然你認得我,廢話也不用說了。是你要自己全招出來呢?還是要由我親自動手?」

灰袍人影的回答則是雙手一張,大量的黑影從他身上冒出來,同時也出現陣陣嗡嗡的聲響。

「靠!這傢伙原來把魔蟲藏在身上。」見到大量的魔蟲湧現,並且遮掩住了魔物的身影,大明就不禁皺起了眉頭,擔心這種情況下會被那魔物混水摸魚給跑掉。

好在,這時詩函有了行動。

「六芒束縛陣,展開!」

隨著詩函手上魔杖高舉,大明先前射出去的水晶錐開始閃耀啟光芒。以三個為一組,發出光線組成三角形,然後再由兩個光之三角交疊成六芒星陣。

六芒束縛陣就像是個光罩一樣,將半徑三十公尺內牢牢的封閉住,讓想趁亂逃竄的魔物無功而返,最後悻悻然的又躲回了魔蟲群中。

大明也先退出束縛陣外回到詩函身邊,考慮下一步的動作。

這時束縛陣內的魔蟲由於衝不出陣外,因此數量是聚集越密,搞的束縛陣內黑鴉鴉的一片,跟本看不到裡面的狀況。

「那些黑霧狀的東西是什麼啊?」詩函眼力沒大明那麼好,所以疑惑的問著。

「妳絕不會想知道的………」大明搖了搖頭。

「說嘛!」詩函撒嬌著。

「那群黑影全都是………蟲子。」大明坳不過詩函,最後只好說了。

任憑詩函天不怕地不怕,聽到蟲子兩字,也是腦袋一陣發麻,下意識的躲到大明身後去,緊緊地抓著他的手不放。

「奇怪!我們詩函大小姐居然會害怕一隻小小的蟲子。」大明調侃的說。

「不是怕,是噁心。」詩函糾正道。如果是一兩隻還好,可這麼大群數也數不清,想起來全身就起雞皮疙瘩。

這時大明拍了拍詩函的手臂,然後往束縛陣的方向走去。

「老公!你想做什麼?」詩函好奇的問。

「進去裡面把那傢伙糾出來,一直僵持在這也沒意義。」

大明所學的招式破壞力都過於強大,一招使出,束縛陣裡的魔物魔蟲沒一個能活命,這點就有背於他想捉活口的念頭。所以想抓人,看來還是得用手動的方式,乖乖的用雙手去搜捕吧。

「不行!要是你敢進去和那些蟲子混在一起,今晚你別想上床睡覺。不,不只今天,你一個月內都不準碰我。」詩函頭搖的像波浪鼓一樣,猛投反對票。

這下大明可犯愁了。詩函祭出這條太上律令,他哪敢不從啊。

「可是那傢伙躲在魔蟲群中不出來,不進去的話要怎抓它?」

「先把魔蟲群消滅掉不就得了。」

「妳說的簡單,在那堆魔蟲群裡我完全分辨不出魔物的位置,可難保我出手時不會順便把那隻魔物也解決了,到時我們要抓誰去?」

「笨!你不能出手,不代表我也不能出手啊。」

「那妳來。」說完,大明退到了一旁。老實說,他並不清楚詩函現在到底都學了些啥。

只見詩函右手高舉著魔杖,同時口中默唸著一些字句,隨後大喝一聲「魔導術!動力雷霆」,並將魔杖底端往地面敲擊。

隨著魔杖的敲擊,地面上產生了五道裂痕往六芒束縛陣包圍而去。

就在裂痕甫接觸到束縛陣的同時,陣內的地表下突然竄出數十道能量光箭,被光箭掃到的魔蟲,都在瞬間化為灰燼。然而光箭一撞上束縛陣的光罩,隨即又往另一個方向折射而去,直到能量消耗殆盡為止。

霎那間,六芒束縛陣內光芒竄動。雖然光芒很快的就黯淡了下來,但是魔蟲群也被詩函這記攻擊去了七七八八。變的稀疏的魔蟲群再也無法遮掩住魔物的本體,讓它的外型顯露了出來。

那魔物下半身如同蜘蛛一樣,有著腫大的尾腹和八隻粗壯的蜘蛛腳。上半身則是人型外貌,不過手部由一對螳螂似的鐮爪和一對蠍子的巨鉗所代替,頭顱部份就是大明先前所見那位宋先生的臉孔。

這魔物的身高要比大明大上一倍不止,另外它的尾腹上到處佈滿了小洞,還有魔蟲在洞口上爬來爬去的,看來這魔物的尾腹就是魔蟲的巢穴。

「這傢伙噁心過頭了!魔導術!激流鎖鏈。」詩函不由分說,右手直接揚起魔杖,數條水鎖鏈自她身前冒出,對著那魔物就是一陣亂打。

可那魔物只是手上的鐮爪一揮,一小團魔蟲立刻集結在它身前,然後突然膨脹成一面巨大且怪異的血肉之盾。

激流鎖鏈和血肉之盾對撞的下場,雖然肉盾被水鎖鏈打爛,但水鎖鏈同樣耗近能量,詩函的攻擊並沒有起到作用。

「好傢伙!再吃我一招,魔導術!冰塵狙擊。」隨著詩函的聲音,六芒束縛陣的上空出現了不少大小不一的冰錐,並透過束縛陣的光罩往下墬。

那魔物見狀隨即高舉一對巨鉗,讓魔蟲聚集到它上空。

魔蟲一碰到冰錐就產生驚人的爆炸,爆炸的威力甚至將週遭的冰錐給震碎,而六芒束縛陣被爆炸的威力波汲到,顯得有些不穩。在魔蟲的誘爆下,詩函這次的攻擊又被瓦解掉。

「這傢伙!」詩函握緊了左手,額頭上青筋微浮,顯然是認真了起來。

接下來詩函一連又使出幾個法術,但同樣被那魔物用魔蟲化成各種防禦抵銷掉。要不是顧忌著要抓活口,詩函早用毀滅性法術把它給轟了。

雖然那魔物這麼大量的消耗魔蟲,但它本身就是魔蟲的母體,只要它不死,魔蟲的供應就不會斷絕。因此詩函不下殺手,也是拿它沒辦法。

隨著一隻變形的巨大蟲子被自己打的稀巴爛,詩函在也忍受不在。

「不打了!這傢伙噁心巴拉死了。」看到變形蟲子被自己的法術打的血肉內臟亂飛,詩函的忍耐神經早已緊繃到極限,於是罷手退到一旁。

既然詩函停止了攻擊,那魔物也有了空暇開始發言,開始用有點緩慢且怪異的腔調說:「絕───,你一定非得和我們作對不可嗎!」

「很抱歉!我對你們這些殘害人命的魔物並無好感,也不想聽你們廢話。」

「哈哈哈───。你們所謂的人類,每年自相殘殺的數量遠高出死在我手上的,如今卻又自命清高的說我殘害人命。只許人類自己殺自己,卻不許異族殺人類嗎?這不過是種族歧視,人類自以為是的高傲心作祟罷了。」

「隨你怎麼說,就如同你可以不顧旁人死活達到自己的目的,我也只是很單純的看你們的作為不順眼,想把你們宰光了而已。我現在只想問一句,你們血燄的總部和頭頭嘉娜烈斯究竟在哪!?」

依大明的想法,要解決林氏夫婦目前的危難,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將血燄連根拔起,使之永無法翻身再起。

「你以為我有可能會說嘛!哈哈哈───」

「你會的………」

大明讓火尾變化成輔助型態,在左手掌中燃起一團熊熊黑火。就如同他先前拷問那兩隻披著人皮的魔物一樣,大明打算再次使用這種酷刑。

大明只是輕輕的一彈手指頭,一朵黑色的火花隨即往那昆蟲魔物的方向飄去。而當六芒束縛陣的光罩一碰到那朵黑色火花,馬上被燒出一個大洞來。

那昆蟲魔物也看出那朵黑色火花很不對勁,於是立刻招集魔蟲組織了一面血肉之牆出來立於身前。

和詩函的情狀況不太一樣的是,黑色的火花在血肉之牆上燒出了個小洞,直接穿透了過去。至於被燒透而過的血肉之牆,則是隨後直接萎靡在地。

那昆蟲魔物則沒注意到火花已經穿透血肉之牆,落到了他一隻蜘蛛前腳上,直等到一陣彷彿撕裂開靈魂的巨痛傳來,昆蟲魔物才發出一聲淒厲的哀嚎。

最後因為忍受不住,那昆蟲魔物用巨鉗將那隻前腳硬是拔斷,扔到一旁去。

「唉啊啊,八隻腳變成七隻腳了,可憐………」身為始作俑者的大明,還很風涼的在一旁說著。

「如何,現在想不想說了。不想說也沒關係,你手腳還很多,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說完,大明又彈出一朵火花,落到昆蟲魔物的另一隻腳上。

雖然昆蟲魔物已有了準備,但是那種直接燒灼靈魂的痛楚,它根本無法忍受的住,只好那隻腳也給折斷。

「剩六隻腳嘍───」

「老公………」詩函拉了拉大明的衣袖。她從未見過大明這麼冷峻的表情,眼情中絲毫沒有何感情存在,這樣的大明讓她感到很陌生,也很不安。

「嗯?」大明起初沒注意到詩函的呼喚,最後是在詩函猛烈的神拳之下才回神,轉過頭來看著她。

看大明的眼神回復成往日熟悉的神采,詩函不禁鬆了口氣。

「呃……我剛剛嚇到妳了?」大明自知打從傳承絕和天帝的力量以來,自己打從骨子裡就越來越冷血。

或許是自己那顆身為人的心,正在慢慢的消失中吧………

大明的問題詩函並沒有回答。正當兩人沉默以對時,耳邊突然傳來那昆蟲魔物哈哈大笑的聲音。

「哈哈哈───。絕!你永遠不會知道的,永遠───」

大明和詩函聞言齊向那魔物看去,只見那魔物將一對鐮爪砍入自己的胸膛,竟是寧死也不願讓大明得願。單憑這份狠勁,就不得不讓大明佩服。

隨著昆蟲魔物的自殘,它的身軀也開始漸漸的融化,最後消失不見。

所有魔物的基本都是由陰穢之氣演化而來的,所以死後也是變回這股氣迴歸於自然的循環,什麼都不會剩下。

詩函解開六芒束縛陣,和大明走到裡面觀看是否有留下任何痕跡。不過那魔物消失的很徹底,除了它化成人身時穿的那套衣裳和一張人皮外,此外連根毛都沒有留下。

大明用劍杖挑了挑那團衣物,由於那魔物倉促變身的關係,衣物和人皮已是被扯的破破爛爛,不過大明翻來覆去後也算是頗有收穫,找到一個銅製雕像項鍊和一個皮夾,皮夾內還有那位宋先生的證件資料,不知派不派的上用場。

「我們回去吧。」大明看了看四周,覺得以沒什麼好逗留的了。

詩函見狀點了點頭,將兩人直接瞬間移動傳回了家中。

然而當晚深夜時分,一條蚯蚓大小的怪異小蟲,從該魔物自殘的地面鑽出,然後一路往北行去………

「這些東西你打算怎麼處裡?」

回到家後,詩函看大明一直翻看著那項鍊和皮夾,於是問了一句。

「交給姑姑他們去處裡吧。葉家有完整的追查體系,交給他們總比我在這看著發呆要好,明天我下課就過去他們那一趟。」

詩函聽到後開始沉默不語了起來,走到窗邊看著窗外,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在擔心爸媽啊。」大明放下手邊的東西,走盪窗邊從詩函背後摟著她。

「嗯。」詩函點了點頭承認,將身體貼到大明胸膛上。

「放心吧,那隻魔物既然已經被解決,我想短時間內爸媽應該不會遭遇危機。我們再通知隱星那多加人手保護他們,相信不至於會出亂子。」

「希望如此……我父母常年在各國東奔西走,其實不光這事,我父母因為商業上的競爭或其他因素,多多少少都會遭遇到危險,所以總是會讓人放心不下。」

「別想太多了。既然爸媽他們經過那麼多年還能屹立不搖,顯然有他們的自保之道,妳在這一個勁的傷腦筋也於事無補。」

「老公……用力的抱緊我,不然我會繼續胡思亂想下去。」詩函環抓緊腰間大明的手臂,並順勢轉頭吻上大明的嘴唇。

看來今晚別想睡了………,大明腦袋暈暈沉沉的想著。

隔天到學校,大明將從林父那拿的資料交給了老孝,並大概說了一下任務。

「要偷東西啊,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可是……」阿德翻了一下資料,然後提出了疑問:「目標地點在舊金山,除非我們向學校請假一段時間,否則沒辦法作好充足的準備吧,像目標警備力、地域環境這些等都需要時間調查。」

「關於這點我也想過。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可以選擇放學後經由崑崙到舊金山去,那裡時間剛好是白天,所以正方便我們的行動。只不過這樣來回奔波,大家可能要辛苦一點。」

「這倒沒差,上課時間補睡回來就好。什麼時候要行動,我已經開始熱血沸騰了起來。」

「那麼下課後你先跟我過去看看週遭的環境吧。老孝,這些東西就先交給你整理,光碟內還有很多資料派的上用場,行動計畫就麻煩你來擬定,我和色胚則儘可能去蒐集情報。」

「OK!」老孝比了比手勢。

「這次我們的目標是個國際軍火商,所以行動過程別落下把柄,不然以後會很麻煩。對方不是善男信女,遇危險時切記以保護自身安全為優先條件,千萬別逞強。」

「這我們知道,如果連個小小的軍火商都應付不了,三傑的招牌可以收起來了,哪還用混。」阿德確實有本錢說狂話,畢竟地聯就是被他和老孝玩垮的。

放學後,阿德說要先回去做點準備,便和大明約在九點見面。趁這段時間,大明先去和葉若秋碰頭,商討一下昨天發生的事。

「我們正愁找不到血燄的下落呢,你馬上就送線索上門了。奇怪,不管我們怎麼查就是找不到什麼有關血燄的消息,可你卻三不五時的老是碰上。」

在葉家的據點裡,葉若秋似笑非笑的看著大明,同時還不停的翻看那項鍊和皮夾。

「這就叫孽緣深重吧………」大明除了嘆氣外,還能說什麼呢。

「對了,這些東西有沒有用?」

「有沒有用要查了才知道,倒是你岳父岳母那需不需要幫忙。」

「有隱星在保護他們,我想還不至於要勞動葉家,不過我倒是有件事
想拜託,我想帶著我的朋友使用崑崙之徑。」

葉若秋點了點頭說:「只要把師父先前交於你的玉符,拿給崑崙之徑的守護者看,他們自然就會放行的。」

以大明在葉家的護法職位,他是有這份權力,只不過他自己不知道,葉若秋也沒提起。

這時葉若秋的手機響了起來,葉若秋聽了一會後說:「嗯!我馬上到。」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如果有查出進一步的消息,我會再通知你。」

隨著葉若秋的離開,大明坐在原地沉思了起來。

血燄的魔爪以開始觸及到他週遭的親人,但目前他依然是處於被動的狀態,對血燄一點辦法都沒有,難道非得要等事情發生後才來後悔嘛!

不行!他得想想辦法改變現在況才是,但……卻又苦於無處下手。

大明就這樣一邊煩惱,一邊赴阿德的約會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