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之二十五 秦始皇
之二十六 食妖蟲
之二十七 恐懼元素
之二十八 炎龍煉獄
之二十九 北上
之三十 失蹤
之三十一 搜索
之三十二 喜宴
之三十三 逃跑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693
累積人氣
18770878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2.11.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二十六 食妖蟲
「抱歉抱歉,是我的手機在響。」大明趕忙向在場的人道歉,拿出手機給他們看,證明並不是什麼魔物。並順手接起電話:「又是誰找我。有話快說,有屁就放。快點,我很忙」

「阿明,你現在在忙什麼?」林詩函的聲音響起。

「和秦始皇喝下午茶啦。妳現在在哪,回去了沒?」

「厚!和秦始皇喝茶也不叫我。」林詩函的大小姐脾氣開始發作。一點也不懷疑大明的話是真是假。

「我拜託妳別又來這套,現在不是妳耍脾氣的時候好嗎?怎樣,現在又有什麼事找我。」

「剛有幾個穿紅袍的人從洞窟裡跑出來,已經被葉家的人抓住,而且問出了一點消息,我想你應該會想知道。」

「什麼消息?」

「這些人只是在中途就逃跑的下級幹部,所以知道的不多。並不知道他們這次要找的東西是什麼,只知道上層的人給那找尋中的東西取了一個代號。」

「是啥?」

「卑劣者。」

「好奇怪的名字,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有沒有什麼消息?」

「沒有了。如果在有什麼新的消息的話,我會再聯絡你。」

「等等!我不是叫妳回去嗎?在那很危險的。」

「不要。反正有千代三人在這陪我,我會一直等到你出來的。」林詩函說完後就掛上電話。

「怎麼,有什麼事」葉若秋看大明一臉沉思,似乎在想什麼。

「剛剛詩函打電話來,你們的人在洞窟外抓到幾個脫隊的血焰人。聽那些人說,他們在找一個叫[卑劣者]的東西,不過我想不出來是什麼意思。是東西呢?還是魔物的名字?」

「卑劣者……。」葉若秋也想不出來卑劣者會是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說話,裡頭有人在麼?」不只秦始皇這樣問,所有人也都好奇的看著大明手上的電話。

「這叫手機,也叫行動電話。兩千年後的科技產品,能用來和別人溝通。不管人在天涯海角,一通電話就能找到,方便的很。」

「看來外面的世界真的變化很大,居然用這樣的小東西來溝通消息。」

「還好啦,手機算是一般必備的生活用具罷了。像現在人們都進步到能在天空飛行,要去哪只要坐飛機很快就到。」

「真的!」秦始皇看來一臉難以致信的樣子。

「嗯,現在的世界已經進步到你們難以想像的情況。連月亮也上去過了,現在的人還正在研究天上的星星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

大明的一翻話讓秦始皇是聽的啞口無言,久久不能自語。

吱──。

一隻毛茸茸的東西不知從哪出現跳到大明身上,體型大小看起很像松鼠,有著捲捲的大尾巴。不過毛色是火紅色,背上有黑色條紋,鼻頭上有一根小角,很可愛。

「火尾,不可以這樣。」小男孩連忙阻止。

「這是你的寵物嗎?」大明舉起左手,火尾馬上靈活的爬上左手頂端,溫馴的坐著。大明用右手輕撫著火尾身上的紅毛。

「大哥哥,你好厲害喔。火尾從不喜歡人摸它,除了我以外,誰要摸它都會被咬。」小男孩崇拜的說。

「這從哪來的。」對於小男孩的讚嘆,大明只是微微一笑,手上這隻東西給他好熟的感覺,那是一種打從內心發起的熟悉感。就像,就像是[疾風]等荒獸們給他的感覺。

「我也忘了。」小男孩搔著頭說「很久以前我在附近玩的時候發現的,然後火尾就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大明問小男孩,他現在還不知道小男孩叫什麼。

「贏桑,爹娘都叫我桑兒。大哥哥叫我小桑就可以。」贏桑第一次看到自己父親以外的男性,高興的很。忙拉著大明給他介紹外面的一切。

大明蠻喜歡贏桑的,就開始天花亂墬,有的沒的胡亂牽扯著。而贏桑也是聽的津津有味。

突然地面開始晃動起來,石穴頂上開始不斷的落下石塊。一些侍女開始驚慌的叫著,贏桑也被他母親抱在懷裡。她們從未遇到這種情況,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付。

「安靜。」秦始皇大喝,王者領導的氣勢與風範讓她們都冷靜了下來。

「我想這現象和兩位有關吧。」秦始皇轉身詢問大明。事出有因,大明等人的出現和這現象的發生絕對不是巧合。

「正確的說法,是外面那票人搞的鬼。我們也是跟蹤他們到這來而已,我想正確情形還是要出去看看。」大明用膝蓋想也知道,會做出這種事的只有血焰的人罷了。只是不知道他們現在做啥,怎會弄到天搖地動,總不會是帶核子彈來自爆吧。

大明和葉若秋互相點頭,既然在這找不到所謂的[卑劣者]。那只有當面向血焰的人問清楚了。兩人剛邁開步伐,秦始皇就伸手阻擋他們。

「等一下,我也去。我必須親手保護我的家園。」秦始皇剛說完,一旁的侍女立刻呈上一把寬厚巨劍。三人隨即奔向出口。

「火尾,不要去。」贏桑在他母親的懷裡叫著。因為火尾一直黏在大明身上,也隨著他們出去。

三人從石碑下走出來,同行的還有門口的兩個將軍俑。



「這太離譜了!血焰是怎麼辦到的。」大明看眼前的城牆不知怎麼的破了好幾個大洞,巨石宮殿也將盡倒塌了一半。

一隻長的像水母,頭大大的,下半身長滿無數粗細章魚觸手的大怪物出現在三人面前。巨大水母怪觸手一伸,就往三人捲來。那觸手比大明的大腿還粗,在空中揮舞時還帶起嘶嘶的風聲。

大明立刻揮起石劍,將觸手削斷。葉若秋也拔出長劍,用劍氣攻擊。秦始皇則是將手上的寬厚巨劍舞成一面盾牌。兩個將軍俑也身手利落的應付著。

「這又是啥怪物?」大明邊砍邊喊著。

「食妖蟲。」

「就是這玩意,體型會不會太大了一點,它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克寧嗎?可是廣告上不是說只會長的跟大樹一樣,它超過了吧。」大明上次在墳場是有聽過食妖蟲這東西,只是沒有親眼看過。

「血焰那些白痴,明知道食妖蟲是吸食妖氣而生,居然敢在這種充滿妖氣的地方放出來,食妖蟲當然拼命的吸食妖氣。現在造成食妖蟲力量太強,連帶體型也暴長漲無法控制,只能任由它四處破壞宣洩」

「那要怎麼對付。」

「食妖蟲的弱點在頭殼頂的那塊晶石狀的東西,那是它用來轉換妖力和儲存的地方。敲破那塊晶石後,食妖蟲就不能動了。」

「妳說的倒容易。」大明看眼前的食妖蟲就像一座十層公寓一樣高,又不能用荒獸,怎麼上去。

「快退。」秦始皇大喝。一條特大號的觸手橫掃而來,將石涼亭、石橋等東西掃的粉碎,聲勢兇猛的朝他們而來。

葉若秋和秦始皇等都縱身一躍避過。一個將軍俑來不及閃避,下半身整個被觸手砸碎。不過它一點痛苦感覺都沒有,用雙手一直在地上爬啊爬的,隨後被另一根觸手捲起不知丟到哪去,消失的遠遠的。

大明同樣也是高高的跳起來,不過落點則是在那隻粗大的觸手上。大明雙手將石劍橫握在側,順著觸手一路奔走上食妖蟲的身體。

「不過是一隻大一點的章魚而已,看我把你切成生魚片下酒。」大明握住石劍往上一揮,一刻也不停留,將所有想纏住他的章魚觸手斬斷,直往食妖蟲殺去。

食妖蟲看到情況不對,把被大明拿來當道路的觸手猛然的扭動,將大明甩上半空中,同時數根觸手齊發直取大明。

大明在半空中運起劍罡,並且身體轉的像陀螺一樣。利用離心力帶動手上的石劍,將章魚觸手切成肉片。

「哇!我頭昏了。」大明是轉的眼花撩亂,落到地上時還搞不清楚東南西北。食妖蟲趁大明不注意的時候,一根細小的觸手將大明的雙腳根綁住,然後用力向上一拉。

大明的身體就像火箭般騰空而起,被食妖蟲舉到頭頂上。食妖蟲張開大嘴,且正不斷將大明舉到自己嘴巴的上方。

大明看食妖蟲的嘴巴就如同一個坑洞,裡面還有數不清的利齒不斷的轉動,就像一台絞肉機一樣,掉下去肯定變成肉沫。

「靠,我可不是章魚飼料,而且亂吃東西是會吃壞肚子的。」大明護身真氣全面爆發,並撐破腳上的觸手,一轉身落到食妖蟲頭上。

「唉啊,我居然上來了,想不到這樣也可以。那你這隻章魚怪就準備開始倒大霉吧。」似乎察覺大明來意不善,食妖蟲開始劇烈的晃動頭部,想甩下大明,並且用觸手不斷的搔著頭頂。

「好硬。」大明舉起石劍用力一劈,竟然無法對晶石造成傷害。這時食妖蟲的頭部開始動搖,有如七級大地震一樣,大明連站都站不住。

食妖蟲的頭頂光滑,並沒有可以抓住的東西。大明只有將左手獸化,用爪子插進食妖蟲的頭部,牢牢的抓著。且右手石劍開始蓄力,準備一擊幹掉食妖蟲。

觸手似乎找到了大明的所在,可大明不想揮劍硬碰,不然好不容易儲蓄起來的真氣又將化為烏有。所以大明只好在食妖蟲的頭上和觸手們玩捉迷藏的遊戲。

食妖蟲氣急敗壞的想捉住大明,偏偏大明就像一隻打不死的蟑螂一樣四處逃竄,還邊跑邊叫著:「來啊,你抓的到就試試看。你這隻無脊椎的軟骨動物」

食妖蟲冷不妨的身子一晃,大明剛想用左手爪插住食妖蟲的頂端固定,數根觸手馬上掃來。大明不得已,只好跳起避過,不過這一跳,居然跳出了食妖蟲的頭頂外。唉,典型樂極生悲的例子。

「喔,不會吧!」大明好不容易才剛上來,現在馬上又要掉下去。大明想反身用左手爪抓住食妖蟲的身體,但臂上的雙角比大明快了一步。立刻自動伸長插入食妖蟲的體內,將大明固定住。這時大明右手石劍也已經蓄滿真氣了。

「接招,你這隻臭章魚。看我等一下不把你煮成海鮮大雜燴才怪。」大明反身躍上食妖蟲的頭部。臂上雙角也隨著變回原樣。大明閃過重重迎面而來的觸手襲擊網,雙手反握石劍,朝晶石用力一插。

「去吧!我的愛──」

隨著大明的叫聲,食妖蟲頭上的晶石也爆裂開來,宣洩而出力量將大明吹上半空。

「這下子看你還死不死。」大明在半空中伸出中指謾罵。

「小心後面」葉若秋大聲喊著。

一根寬度粗細跟大明差不多的觸手直轟上大明毫無防備的身後,是食妖蟲臨死前的憤怒反擊。大明被這一擊掃出,登時口吐鮮血,身體直墬遠方的地面上,揚起漫天塵煙,生死不明。



隨著食妖蟲的倒下,葉若秋正想趕去查看大明的情形,手槍上膛的金屬聲讓她趕忙避到石頭後面。她同時招手要秦始皇也躲起來。剩下的一隻將軍俑仍自己行動,馬上招來一陣彈雨洗禮,被打的連碎末都看不見。

「那小子好像是行動組組長公佈的那個人。好可怕,居然一個人打倒失控的食妖蟲。」

「不過也多虧他,不然我們還不知道怎麼處理這食妖蟲」

「藍頭髮,體型也很像。不過你們注意到他的左手沒,那可不是人類的手啊。那小子的身分很可疑,我看八成不是人類。」

「這件事回去後一定要通報上頭。可我看那小子也活不了了,剛食妖蟲那全力一擊,是不可能有人能承受住的。」

「找到[卑劣者]後順道過去查看一下吧。就算是屍體,對組織來說,也是有利用價值的存在。」

「有[卑劣者]的位置了嗎?」

「嗯,根據儀表探查的結果,在那」手拿電子儀表的人用手指著一個方向。那方向正好是通往地下墓室的石碑入口,不過石碑已經被掃斷,露出通道來。

葉若秋看到剩下的還不到十人。看來剛才的那群黑兵馬俑讓血焰折損了不少人手,所以才不得不動用食妖蟲。葉若秋還看到個熟人,當天曾在墳場出現的紅袍老大。

「你在下面住那麼久,有沒有看過什麼奇怪的東西,就是他們所說的[卑劣者]。」

對於葉若秋的問題,秦始皇搖頭說:「沒有,我住了那麼久,也沒發現什麼異常的東西」

「機關還有用嗎?」

「只要他們走進去,我敢保證是有死無回」

幾個紅袍人站在通道口一直向裡面看,顯然他們也知道裡面機關重重。其中一個紅袍人解開一個黃色小袋子,放出一隻抓來牛頭魔物,幾人將它趕下通道去。

牛頭魔物的哀嚎聲不斷從通道傳出來,不一會就停下,看來是死了。紅袍人隨即又解開幾個袋子,驅使魔物開路。

好一會通道內都沒動靜了,一個紅袍人試探性的走入通道,走了一下子後,站在通道口喊著「可以了,機關全清空了。」

「不會就這樣讓他們全避開陷阱吧。」

「裡頭還有很多機關,不會那麼輕易就解除的。」秦始皇笑著說。

站在通道口的紅袍人話才說完,上頭天花板立刻脫落下一塊巨石板將他壓成肉泥。

「只要在原地站上超過五息的時間,馬上就會像他一樣。」

「好厲害,誰設計的。」

「我也不知道。」秦始皇當初將這裡的建造都交給那位神祕人全權負責,它只負責提供人力和財力而已,並沒有直接插手。

「可惡,難道沒辦法了嗎?好不容易找到這,總不能空著手回去吧。」

「這次人手折損的太厲害了。不如回去在重整人馬,反正我們已經知道地方,不怕它跑掉。」

「不行,這次的行動已經惹起葉家的注意了。要是他們知道我們的目的話,大有可能將洞口炸毀封閉」

「那用真神的血液融出一個洞口直接下去」

「也不行。真神的血有限,那是用來打通墓穴下方的空間用的,不能浪費。」

「[卑劣者]真的在墓穴下嗎?」

「沒錯。整個魔窟內,以這裡的陰穢之氣最重,且極陰所產生的一點真陽的位置就在下面的墓穴。[卑劣者]一定在那墓穴下方」

「那要如何進去,這裡面機關太多了」

正當血焰的幾人在傷腦筋時,一個小男孩從通道跑出來,後頭還追著幾個女人。

「桑兒──。不要到處亂跑,快回來,外面很危險的。」

「我要去找火尾回來。」贏桑轉過頭喊著。一行人到外面看到血焰的人時嚇了一跳,紛紛轉頭就跑。

「捉住他們,他們一定知道怎麼通過」

血焰的人拿出寫滿符籙的布條(上次用來綁小雪的那種,對靈體也有用)。贏桑首先遭殃,被綁了起來。剩下的人已經跑進通道內,血焰看追不到,掏出機槍來直接射殺。

一般來說。鬼魂是靈體,子彈是打不到她們的,但血焰的這種特製子彈卻能帶給靈體絕對的傷害。中彈的,就算只是擦傷也足以致命。

「娘───。」贏桑哭喊著。

「桑兒──。」宮裝美婦倒在地上,說話已經無力的。就像其他中彈的侍女一樣,她的身體正慢慢的消失。

秦始皇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一時間被眼前的變化獃住了,看贏桑的表情就知道她娘一定出事,忙跑出去,葉若秋要拉也拉不住。

「夫人──,把桑兒放下。」秦始皇揮劍指著他們,全身都是因憤怒而散發的霸氣。血焰的人起先被秦始皇的氣勢一震,但隨即用機槍抵著贏桑的頭。

「你是不想要這小鬼的命嘛。」

秦始皇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只好把劍放下。想當年他是何等的威風,如今卻要受人威脅。一個紅袍人舉起機關搶想要解決眼前看來十分危險的人物。

「等一下,我還要他帶路,誰知道裡面還有沒有什麼機關。老鬼,如果不想這小鬼受到傷害的話,就乖乖的解開機關。」

「爹,娘給他們殺死消失不見了。」秦始皇聽到贏桑的話,頭上更是青筋暴凸,火冒三丈。

「快點,我可沒什麼耐性。」血焰的人一邊恐嚇還一邊用槍頭敲敲贏桑的腦袋。

贏桑在他們手上,且秦始皇知道他們手上東西的厲害,他的夫人就是被這東西給殺的。所以秦始皇也沒法反抗,只有摘下隨身佩帶的驪珠,解開機關。

不過不同於剛大明的動作,秦始皇將驪珠留在基座上,並且不經意的按著一旁的石塊。基座又緩緩上升,不過底下就沒東西跑出來了,裡面空無一物。

「好了就快走,別搞鬼。不然你和小鬼頭都別想活命。」秦始皇在血焰的人逼迫下,慢慢的走入通道內。葉若秋悄悄的跟在後,伺機出手。

葉若秋剛要走進通到時,頭頂上的發光物體突然暗淡下來。周圍的景物也開始無聲無息的悄悄崩散。那些石花石樹,沒一會就變成一堆細沙。原本壯麗巍嚴的地方,現在變成了一片死寂的沙漠。

血焰的人走到了陵墓的正中央後,手拿測量儀器的人高興的大喊:「是這沒錯,[卑劣者]就在這下面。」

「那快點,別讓費時間了,把真神之血拿出來。」

血焰的人聞言,趕忙解下背上的袋子,拿出幾個小試管,裡頭裝著暗黃色的液體。血焰的人將這液體從試管理小心翼翼的倒出。

暗黃色的液體一碰到地面,就開始迅速腐蝕出一個大洞來,冒出陣陣輕煙,且速度越來越快,洞口的面積也越來越大。

「那這兩個怎處理。」

「帶回去好了,研究組的會很喜歡這種實驗對象。」

「還是不要,像這種陰魂離開這地方後自會煙消雲散,還是早點解決好,免的又搞出麻煩。」

「那由我來動手。」一個血焰紅袍人舉起槍來。

秦始皇這時也被符文布條綁了起來,一點也使不上力,父子倆被扔在一旁。對於血焰的所作所為,只能怒目而視。

一道青色人影突然竄到場中央,血焰連忙開槍掃射,只不過都打不到她。

來者自然是葉若秋。葉若秋的速度雖然不比子彈快,但只要看清楚槍口的方向和子彈的軌跡和配合扣板機的動作,打不到人的子彈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SHIT!沒子彈了。」

葉若秋身影四處竄動就等這一刻,馬上伸手帶走秦始皇父子。不料血焰的人居然還有準備,從還懷裡掏出手槍來。雖然葉若秋已經極力閃避,但是贏桑還是中了流彈。

「遭了。是一葉知秋,沒想到葉家的人那麼快就追上來。」

「洞穴已經好了,快走!不要和那婆娘硬碰,先找到[卑劣者]在說。」幾個血焰人趕忙跳下洞口。

葉若秋放下倆人並且解開他們身上的禁制,默默的站在一旁。秦始皇緊緊抱著快消失的贏桑,贏桑只是微微一笑的摸摸秦始皇的臉龐,然後慢慢的消失在秦始皇的懷裡。葉若秋不知道鬼會不會流眼淚,但她在秦始皇的眼裡依稀可以看到淚光。

「不───。」秦始皇雙手想在懷裡捉尋什麼,但卻什麼都捉不到。強烈的心痛感讓他不由得仰天長嘯。葉若秋上前想說些話,不過又停下腳步。

「都是你們──。」秦始皇失去理智,徒手向葉若秋開始攻擊。

葉若秋只是一味的閃避,雖然她對妖魔鬼怪沒有好感,而且敢攻擊她的魔物從來沒有活著逃脫的。但面對眼前這失去一切,開始狂暴攻擊的秦始皇,葉若秋絲毫起不了殺意。失去親人的滋味她也嚐過,所以她能體會那種心情。

「你可以繼續在這胡亂發洩,只不過這段時間裡,真正兇手已經跑遠了,你難道不想報仇嗎?」葉若秋冷冷的問了一句。

報仇。秦始皇聽到這兩個字後,整個人都沉靜了下來,一動也不動。全身外放的狂霸之氣開始內斂,起而代之的是一股有如深淵般,深沉冷靜的肅殺之氣。

「妳說的對,我要復仇。」說完後一人走進宗廟內。也不知秦始皇做了什麼,天頂上的發光體也慢慢的暗了下來,光線都往宗廟內集中。等秦始皇出來時,整座宗廟開始垮下,而且他身上多了一層閃耀著的光芒。這裡也樣外面一樣,開始砂化了。現在對秦始皇而言,這個地方已經不在有任何意義。

「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知道。」

「值得嗎?」

「為了復仇,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能殺光我所有仇人。」秦始皇臉上掛了一個充滿戾氣的微笑。

葉若秋這樣問是有原因的。她雖然不知道秦始皇用了什麼方法將這裡的真陽之氣全集中壓縮在身上,不過她大約能了解到一些。這樣做雖然能得到龐大的力量,但相對的副作用也很可怕。

所謂物極必反。像這種由極陰所產生而出的真陽之氣性質比一般陽氣更強大、猛烈。且陽中含陰,陰陽相濟,生生不息。如果運用得宜,那自是益處多多,對修行也有很大的幫助。

但是濃縮高壓的真陽之氣,常人連碰都碰不得,何況陰魂。一般陰魂一接觸到這東西,就像冰塊遇上大太陽一樣。三、兩下就融化蒸發消失不見。過程雖快,卻是苦不堪言。那感覺就像是把人活生生丟在太陽表面一樣。

可秦始皇不同。因為他兩千年來一直受到真陽之氣的洗禮,以非一般陰魂,所以能承受壓縮後的真陽之氣而不滅。但他本質還是陰魂,使用力量時還是一樣會受到烈日焚身之苦。不過又因為他已經是死人,沒有壽命限制。

所以這苦難就像枷鎖一樣,會跟隨他到永遠,直到他滅亡的那天。有真陽之氣保護,世上已經沒什麼東西能傷的了秦始皇。就算是葉若秋自己也沒把握。

這表示秦始皇就算報完了仇,他也將永遠漂泊在這世界,也許直到地球滅亡時才能解脫。葉若秋看秦始皇滿臉猙獰的笑容,心下若有所感,秦始皇真的是霍出一切。

血焰啊血焰,可知道因為你們,讓一個沉睡了兩千年的傳說君王將再渡紅塵。

而目標,就是將你們趕盡殺絕。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2.1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