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之六十四 意外的相逢
之六十五 公司
之六十六 內亂
之六十七 宴會
之六十八 南海龍女
之六十九 神殿激戰
之七十 蒼冥之威
之七十一 獵殺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696
累積人氣
18770881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9.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六十八 南海龍女
「你最好把剛剛的話意思給我說清楚,不然我扁你!」練霓裳的個性和她的外貌一樣,火辣辣的很。

「這………」大明沒想到他的話會被練霓裳聽到,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請不要生氣,我想明他會著麼說一定有他的道理在。」詩函看練霓裳已經在摩拳擦掌了,於是趕忙出言阻止。

看到詩函擋在自己身前,練霓裳舉起來的拳頭怎樣也揮不出去。

「你還是個男人嘛!居然躲在女人後面。」練霓裳氣呼呼的說,她真的不懂,以詩函的條件為何會看上這種人。

詩函聽到練霓裳的話也差點要變臉了,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練霓裳對大明的一句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莫非……練霓裳真的很在意家偉。

大明搖著頭對練霓裳說:「妳自己的事,妳自己最清楚。何必問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練霓裳別過頭去不敢看著大明,似乎有點心虛的樣子。

詩函拉了拉大明的手,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她現在還是搞不清楚為何大明會這麼說。在她看來,家偉和霓裳倒是非常登對的一對。

大明看出了詩函的疑慮,在她耳邊附聲到:「妳感覺不出來嗎?在那女孩子身上,有和無痕相似的氣息。」

詩函聽到後仔細的觀察練霓裳,看的她怪不好意思的。接著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大悟的神情。

大明說的事真的,練霓裳身上的確有著類似於無痕的氣息。可如果把無痕的氣比喻成像水一樣緩和寧靜的話,那練霓裳就是一團熱情狂野的火燄。

也因為這點差異,所以和無痕朝夕相處的詩函一直都沒發現練霓裳身上的異常。

「你是說……霓裳和無痕是同一種族?」詩函訝異的看著大明。大明自上次從崑崙回來後,說的不少事給詩函聽,其中當然保括了這條龍族的禁忌在內。

「有話就直說,不要在底下竊竊私語的。」練霓裳火爆的個性這時已經快要氣炸了。要不是兩人身上有著令她敬畏的神秘氣息,她早發飆了。

「霓裳!妳怎跑這來了,難怪一直找不到妳。抱歉,又給你們添麻煩了。」何家偉在會場怎也找不到霓裳的身影,可沒想到她居然又找上了詩函兩人。

隨同何家偉來的還有一名冷酷的俊美男子,冷到外表只差沒寫上「生人勿近」這四個字而已。

這個人大明就認識了。南海龍王之子,敖離。

「哥。」練霓裳看到敖離就像貓看到老鼠一樣,變的乖的很。與之前的氣勢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嗯!別鬧事。」敖離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然後把眼光轉到大明兩人身上。

因為大明的這個模樣敖離並沒有見過,加上大明有意隱藏自己的氣息,所以敖離也只是把他當成普通人一樣沒有多加注意。

可敖離看向詩函的眼神就很有深意了。因為詩函並不像大明一樣會隱匿自己身上的氣息,所以敖離能看到更多的事。

在別人眼中看來,詩函頂多是美的太過火了點,不像現實生活中的人類。

但是在敖離看來,詩函身上流露出的飄渺浩然之氣,在質與量上比起崑崙內某些有名的修真毫不遜色,甚至於……都快到達天女的那個境界了。

如果不是詩函仍是肉體凡胎之身,敖離真的會以為眼前是哪位下凡來的天女。不過從詩函身上的氣息來看,離脫胎飛升之日大概不遠了。

只是凡間世界竟有如此人物,這點就讓敖離頗感到訝異。

「敖離是我在英國唸書時的朋友,也是霓裳的哥哥。」何家偉深知敖離雖然外表冷酷,但說話毒辣不留情面的個性。生怕他把場面給弄僵,於是搶在他之前開口介紹著。

「哥,我跟你說喔……」練霓裳跑到敖離耳邊小聲的把事情經過告訴他,並且對家偉處理這事的態度很不以為然。

對於何家偉暗戀詩函的這件事,敖離也算是所知甚詳。因為他就是當初設計灌醉家偉的罪魁禍首之一。

如果是以往,敖離肯定會用言語逼的他們兩人狼狽而逃替家偉出這口氣。因為再怎麼說家偉也暗戀了她好幾年,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無情。家偉脾氣好能忍,但他不能。

只是當他看到詩函後,發覺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

照理說修練到快飛升境界的人,都是不食人間煙火,七情六慾不為所動的人物。如果說她不接受家偉的感情,敖離能理解。可他不管怎看,詩函和大明間親暱的神情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沒道理啊。就算詩函真的動情,家偉的條件不管怎麼說也比對方好上太多了。沒道理選他而棄家偉。

那麼,問題就是出在那胖子身上了。

敖離仔細的盯著大明瞧,他很確定自己從未見過眼前的這個人。可是,為什麼他會覺得自己認識眼前這個人呢?

「兩位是?」出於第六感,敖離知道眼前的人得罪不起。於是一改常態,很有禮貌的問了起來。

何家偉顯然被敖離的態度嚇了一跳。認識那麼久,他可從沒見過桀傲不遜的敖離,會這麼恭敬有禮貌的跟人家問話。

練霓裳同樣也是被嚇的不輕。敖離的這種態度只有在他父母親面前才會擺出來,其他人他連甩都不甩,連其他叔伯長輩都一樣。

大明也不再隱瞞身份,因為他也有些事想問熬離,所以就說:「敖離兄真是貴人多忘事,你們前幾個禮拜才把我灌醉,怎今日轉眼就不認得我了。」

「那是你酒量不好,可不能怪到我們兄弟頭上。」敖離搖頭苦笑,他知道眼前之人是誰了。同時心底也鬆了口氣,還好沒去得罪他們,而且他也得罪不起。

老同學啊!老同學,還好你選擇了放棄一路。不然,你會知道你眼前看起來貌不驚人的傢伙,實際上可怕到什麼地步。

「哥!你認識他們?」練霓裳好奇的問。

「別問那麼多。」敖離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大明的事,尤其是現在這種時機。

「對了!敖兄,你上次說的事怎後來一點下文都沒有。小弟我也沒你們的聯絡方式,想找人也找不到。難道說上次那件事已經不需要我幫忙了嗎?」

「不是不需要,是不能啊。」敖離看了看四周,他並不確定那些傢伙有沒有跟來。

看到敖離的神情,大明有些懷疑小聲的說:「莫非還有朋友不請自來?」敖離點了點頭,同時腳步輕輕的在地上輕輕移動寫了個字,並暗示大明注意。

天!

看到敖離寫了個「天」字,大明也知道是誰跟來了。不過很奇怪,大明一路上並沒有感覺到天人的行跡。不過為了慎重起見,大明還是閉上眼睛讓詳細思緒蔓延開來搜索附近幾公里之內的範圍。

就像波浪一樣,大明的思緒一波接著一波的以他為中心向外擴張出去。

練霓裳的身體被大明的思緒穿透過後,全身泛起一種很害怕的感覺,那是只有龍的本能才能感覺到的恐懼。在練霓裳的眼裡,現在大明給她的感覺就像是她們的王一樣,讓她們打從內心發出敬畏之意。

「哥,他到底是誰。」練霓裳嚇的躲到敖離背後。

論年紀,練霓裳還比無痕小上百歲,修為自然也就沒那麼深厚,所以對大明的氣息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一個連天界也惹不起的人……」這是敖離給霓裳的回答。

大約過了一分鐘後,大明才張開眼睛說:「放心吧!這一帶並沒有天人的蹤跡,你有話就直說無訪。」

天人們的氣息相當特殊,不易被發覺,而且也十分擅長隱匿自己。要不是大明有經過雲煙的指導,否則憑他自己也無法找出天人的蹤跡。

「天人!?」詩函和練霓裳同時叫了出來,只不過前者是不解,後者是驚訝。

詩函奇怪的是為什麼天人會出現在這。看到大明的神情,詩函知道大明一定有事瞞著他沒說。不過沒關係,回家後她會問他來的。

何家偉對於兩人間的談話,根本連一個字都聽不懂。善於察言觀色的他知道兩人間有很重要的事要談,於是告退一聲後就走了。

敖離不想讓霓裳知道太多事,便打發她去陪家偉。詩函也乖覺的說要去找伶姨聊天,然後也跟著走開,讓現場只剩下大明和敖離兩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讓你被那些傢伙跟上?」

「不只是我,連敖朔敖揚等在人界活動的高等龍族全都被跟上。」

「是因為我嗎?」大明若有所思的說,他可沒想到天界會動腦筋動到龍族頭上。

「我想應該是。」敖離點頭說:「因為十天前,天人曾上過水龍王府要人,聽說最後鬧的不歡而散,然後隔天我們所有人就都被跟蹤了。因為我們和天人們的層次差太多了,明知道被跟蹤,卻完全擺脫不掉。所以我們連電話都不敢打給你,只能裝的若無其事過日子。」

「我岳父一家子都沒事吧?」大明沉著臉問。

「沒有!想來天人們自憑身分,還不至於對我們出手。而且北海龍王一脈掌控人界和崑崙所有的水龍,天人們要是敢輕易出手的話,會演變成崑崙對天界的全面戰爭。」

聽到敖離的回答,大明才鬆了一口氣。要是真的出事,無痕是會很傷心的。要是讓他老婆傷心,那目前留在人界的天人將沒有一個能活著回去。

「那你們說的那件事目前的進度如何?」

「蒼龍之原被冰封在南極大陸的冰山群下,需要四方龍族龍王到齊才能解封。這麼大的動作天界的人肯定會發覺,到時候有可能會引發全面衝突。可是龍族目前的情況已經不能再拖延,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雖然敖離說的很無奈,不過大明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龍族目前已經沒有實力來和人打仗,任一丁點人手的損失都是現在的龍族所負擔不起的事情。放心吧,這是我和天界之間的矛盾,我自己會想辦法盡快解決,不用龍族出面插手。」

大明原本不想那麼快和天人有所接觸,可這下看來不去找他們說清楚是不行了。

和敖離談論一會後,大明才滿懷心事的回到宴會裡找詩函。

敖離說最進不知怎麼回事,在南半球澳洲附近有大量的風龍和地龍死亡,這對目前龍族的處境無疑是雪上加霜。敖揚敖朔和無忌無咎都已經趕了過去,他忙完自己的事後也馬上要出發到那去。

不知道是因為無痕還是絕的關係,大明變的很關心龍族的事情。現在龍族出了這種事,總是會讓他心底感到鬱悶難過。

宴會裡,詩函正和練霓裳站在一起說話。這樣的組合自然是全場最引人注目的焦點,由兩人身旁所站的眾多男士就是最好的証明。

大明並不急著走過去,他知道詩函自己能應付的很好。而且伶姨和何家偉也在他身邊,出不了什麼亂子。

當眾人知道她就是林家的千金大小姐後,現場簡直炸翻了鍋,每個人爭先恐後的自我介紹著。

看到被人潮包圍的詩函,大明很慶幸自己沒有跟著過去受罪。大明找了個角落坐下,靜靜的看著詩函。

與在家裡時的感覺不同,在人群中的詩函是那麼的耀眼,不管走到哪都是人潮的中心。彷彿整個世界本來就是為了她而轉一樣,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詩函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向人打招呼,淡漠卻不失禮。表面上看來對人相當親切,實際上則是冰冷的讓人難以接近。

像詩函對人的這態度大明就學不來了。反正他本來就不善與人群相處,沒他的事最好。

原本大明是想在那呆到宴會結束,可很不幸的詩函剛好瞄到他,那眼神像是在說:「要是你不過來,回去你就死定了。」

既然被發現了,大明不過去也不行了。

但是當他想站起來的時候,身上的行動電話卻響起。他也只有先向詩函點點頭致歉,然後走出屋外聽電話。

「阿明,趕快過來唷!」大明剛接聽電話就聽到牧童傳來的大聲喊叫。而且還能聽到那一頭亂哄哄的,不時夾雜著阿呆的怒吼聲,顯然是在打鬥的樣子。

「打起來了嗎?怎麼,憑你和我姑姑這世上居然還會有打不贏東西?」

「就是有,而且連我也差點栽在牠手上。還多虧了那些天人們及時出手,不然我早掛了。不過天人們的下場也沒好到哪去,三分之二的人手全死在那怪物手上,結果只是讓那怪物負傷遁走,隨時還會捲土重來。我和小秋想來想去,也只有找你出手了。」

「這麼嚴重!?連天人都打不贏?」大明有點不相信。

「你來了就知道,血燄那些傢伙不知從哪找來一大批兇殘的妖魔,源源不絕的向我們進攻。目前我們還守的住,可是當那傢伙來了以後,情況就不樂觀了。」

牧童的話裡有些洩氣,這是大明認識他那麼久第一次聽到他會這樣說話。當初在煉妖塔裡的那段日子,就算情況再怎麼危急,牧童嘴上永遠是掛著微笑從容以對。這次牧童會這麼洩氣,表示情況真的很嚴重。

「別說喪氣話了。撐著點,我馬上過去。」

「快點喔!晚了你就直接替我們收屍好了。靠!老子講電話你給我搞偷襲,找死───」

牧童舉劍順手將一隻從背後試圖偷襲他的魔物坎城三塊,然後又和一堆妖魔幹上,在也沒空和大明講電話。

大明聽的是搖頭苦笑,這些話都是他在煉妖塔時的口頭禪,沒有到牧童居然全學了起來。

事不宜遲,大明馬上向詩函那邊走去。同時放出些微量的絕之氣息,嚇的其他人自動讓出一條路來。

「老婆!我有急事,該回家了。」詩函本來要唸上大明幾句,不過大明用力的摟著她的腰不容她反抗,並對伶姨說:「對不起了,伶姨。我們有點事要先走了,該天再來看望您。」

伶姨也被大明身上的氣勢嚇到,只有愣愣的點了點頭。

大明笑了一笑,像一陣風一樣帶著詩函離開現場,轉眼就不見人影。留下滿屋子靜悄悄的眾人。

詩函可真會挑丈夫,找上了這麼一個深藏不露的人。這是此時伶姨內心的想法。

囑咐完琉璃倆自行回家後,大明抱著詩函一路往家裡飛奔回去,直到門口才將詩函放下。不過要進門時詩函卻抓著大明的衣領問:「又要去拼命?」

大明轉過身來抱著她說:「詩函,我想妳應該比任何人都還清楚,我距離平凡兩字有多遙遠。從妳下定決心和我在一起那天,我想妳自己也該有覺悟了。童話故事中公主和王子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是不可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至少……不是現在。」

「我知道,我也不曾後悔過。只是看你每次出事後回來的樣子,我的心就好痛。」詩函雙手緊緊糾著胸口說。

「牧童和姑姑他們有生命危險,我不去不行。」

「那帶我們也一起去吧!每次都是你出去打架,偶爾也該讓我們幫上忙啊,我和無痕可是很強的。」詩函一聽到強如牧童、葉若秋他們居然也會遇到生命危險,說什麼都要跟著一起去。

「沒錯!師父既然有危險,我也要去。」無痕推開大門走出來說話,她剛在門口都聽到了。

「雪也要去!雪也要去!」小雪雖然不太懂他們在說什麼,不過大明去哪她就跟去哪。

「不行!」大明就是知道危險,才不肯讓她們跟。但是三個女的「番」起來,大明連擋都擋不住,被煩的都快瘋了。

「怎麼了?」老孝和他妹看門口好像很吵的樣子,也跟著出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事,不過我要出遠門一趟,這段期間你們可能要自己小心點。」大明一邊說著,一邊試圖拉開纏在他身上的三女。真是的!她們黏人的工夫是從哪學的,跟個八爪章魚一樣。

「嗯!你也是。」

「好啦!要去一起去啦,最多一起死。」大明被纏到發火了,突然喊了出來。現場的人都嚇了一跳,他們並沒有見過大明這麼生氣過。

「你別這樣……我們也是擔心你啊!」詩函頭一次看到大明發火,有點不知該怎麼對付。以往吃的大明死死的那一套根本派不上用場。

「那妳們能不能顧慮一下我的感受。」大明吼著。

「這次去不是去郊遊烤肉,去的可是生死相博的戰場啊。連天人那層級的也死傷無數,妳們去能幹什麼,去堆屍嘛!要是妳們任何一個在我面前倒下,妳能想像我的感受會如何。對我而言,妳們是我的支柱,支撐起我留在這世界的意義,要是妳們垮了,那我的世界也跟著垮了。那我還活著幹麻,搞屁啊。」

大明越說越激動,連眼淚都掉下來了,整個人跪坐在地上。大明也不理在旁觀看的老孝等人,逕自把眼鏡拿下來擦淚。

莊曉雯輕輕的啊了一聲,然後摀著嘴巴不讓自己叫出來,並且一臉疑問的看向老孝。

「妳的問題,這就是答案。」老孝輕描淡寫的回答。

為什麼大明會找回自己的母親?為什麼大明家裡住了很多奇怪的生物?為什麼像詩函無痕這麼美的人甘願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莊曉雯心中許多的為什麼和疑問,都在大明摘下眼鏡後有了解答。

「我也是相同啊……」詩函語氣平靜的抱著大明的頭說:「我也是因為有你,我的世界才有了意義。要是你有什麼不幸,我也不想活了。」

兩人都是內心世界相當寂寞的人,也許這就是他們這麼合的來的原因吧。彼此脆弱的心靈緊緊的互相依賴著,誰也不願再變回一個人。

不過這次立場好像改了。以往流淚的都是詩函或無痕這幾個女性角色,這次卻換成是大明,詩函反到扮起安慰者的角色。這……也許該稱為真情流露吧。

「不哭不哭喔!」小雪輕拍著大明的後背說著。因為每次她傷心難過時,大明都會這麼做。

「好了好了!一堆人圍在門口做什麼呢?快進來吃晚飯吧。所謂『吃飯皇帝大』,有什麼事等吃完飯後再說好了。」穿著圍裙的如月趕緊出來打圓場。

她對大明的真面目並沒有感到訝異,因為昨晚大明跟在她後面的事她全都知道。如月腦中的生體電腦能直接驅動人造衛星替她收集資料,方圓百里內的所有東西都無法遁形。這也就是當初大明怎樣也甩不掉艾蜜莉的原因,大明根本想不到搜索他的,會是遠在太空的人造衛星。

這一頓飯大家吃的相當沉悶,因為並沒有人想開口說話。飯後,詩函和無痕都擠在大明的房間裡默默的幫他準備行李。

「不要這樣好嘛!好像已經當我死了的樣子。」大明受不了這沉默,搶先開口說話。

「你不就是要去送死嘛……」詩函哀怨的看著他:「你不願看到我們死在你面前,難道我們就願意嗎?你好自私……」

無痕也是一樣的表情看著大明,做著無言的控訴。

「唉……妳們過來。」大明向她們招招手,意示她們坐在自己兩旁。兩女坐下後只是緊緊的摟著他,生怕大明就此消失一樣。

「對我有點信心好嗎?如果只有我一人去,我還能平安的回來。可妳們去就不一樣了,妳們可不像我。」

「還不是兩顆眼睛一張嘴巴………」詩函小聲的嘟囔著。可大明笑笑的沒去反駁她,反而張開雙手環抱著兩人的肩膀。

「老婆,妳記不記得我們從那島上回來後,我不是給雷劈中進了醫院嘛。」

「嗯,聽說好像很嚴重。」詩函不明白大明為何會提起這事。

「那妳知不知道當時我的傷勢嚴重到什麼地步。」

詩函想了一下回答說:「不知道欸,你姊和醫院的人都不講。」

「大小骨折七十六處,全身皮膚三級嚴重灼傷,百分之八十的肌肉組織壞死……夠不夠勁爆。還有在魔窟那一次和異變食妖蟲對戰時,斷了幾根肋骨插入肺葉中,可我還不是活生生的站在妳們面前。」

大明想有些話,是時候跟和她們說清楚了。

「老公你………」詩函一臉訝異的看著大明。

「沒錯,你老公我不但是個怪物,還是個有著不死之身的怪物。怎樣,這下我有資格去了吧。就算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引爆全球的核彈,你老公仍是死不了。」

看兩人滿臉懷疑的樣子,大明舉手說:「好吧!就算我的話妳們不相信,侍劍的話妳們總該信了吧。對不對!侍劍?」

大明看向房內的一角,侍劍正靜靜的站在那。

「阿明說的事真的嗎?侍劍姊。」詩函正等著侍劍的回答。

「嗯!除了肉體強韌不死的性質外……阿明的壽命也沒有期限,連自殺想死也死不了……」

當初「絕」還能因為蒼冥減低牠的力量後,經由大明的手而解脫。可是繼承兩者的大明,世間上已經找不到東西能克制他了。

「老公………」詩函有些傷感看著大明,她並不知道原來大明身上有這麼嚴重的問題在。永生不死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能與相愛的人廝守到老才是最幸福的。

「幹麻這麼看著我,我不是說過我們倆的日子才剛開始嘛,那些都是以後的事情。」大明不想在這時候和詩函再提起這話題,而且看了看時間,已經拖太久了。拖越久,牧童他們會越危險,大明沒有時間在浪費了。

「一切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我已經沒有時間好拖延了。」

大明拎起旅行袋正要出門時,手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過這回卻是大明的老媽,她帶著哭腔說。「阿明啊!你姊……她被綁架了。」

蝦密!?老天爺,你就別再耍我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9.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