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之二十五 秦始皇
之二十六 食妖蟲
之二十七 恐懼元素
之二十八 炎龍煉獄
之二十九 北上
之三十 失蹤
之三十一 搜索
之三十二 喜宴
之三十三 逃跑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302
累積人氣
18757627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2.12.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二十九 北上
林詩函坐在大明床邊,看著大明熟睡中的臉孔。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可是大明一點都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她和千代們都請了很多醫生來看。不過都找不出原因。

這幾天林詩函都向學校請假,待在這等著大明醒來。大明的旁邊還有小雪陪伴著。這些天來,因為大明,讓小雪一向無憂無慮的小臉上多的一抹憂愁。看小雪悶悶不樂的表情,林詩函的心情越感沉重。

林詩函走出房門。三頭身的侍劍還好端端的坐在桌上看報紙。千代三人則是在一旁乾著急的坐著。出了這種事,怎叫她們向本家交代。

「侍劍姊,為何大明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林詩函走到侍劍身旁問。千代三人也都圍了過來。雖然她們看不到也聽不到侍劍。但還是希望林詩函能問出好消息。

「我不是說過了嘛。阿明是因為真氣使用過度,導致體內真氣枯竭而陷入冬眠狀態。讓他多休息,等到體內的真氣自然循環再生時。嗯,就像電池一樣啦,充好電後就會醒過來的。」

「可是已經三天了啊,到底還要等多久。」

「妳放心啦。我是不知道那小子遇上什麼事,會讓他將體內的真氣全揮霍一空。那力道可是足以移平一座城市的。不過以他現在的體質而言,真氣過度支出並不會造成大礙。我看,應該會在今天醒來吧。」

「真的!」林詩函高興的說。

千代三人雖然是看不到、也聽不到侍劍說的話。不過看到林詩函高興的樣子,也知道是好消息。心裡的擔憂總算是減少一些些了。

大明身體慢慢的浮現出一層藍光,然後又慢慢的消失。而大明的眼睛也隨著藍光的消失而張開。大明睜眼後首先看到的,是小雪傷心掩面的表情。大明看小雪的眼框裡泛著淚光。於是伸手將小雪眼角上的淚痕擦去。

「怎麼了,幹麻這麼傷心。是誰欺負妳了嗎?告訴我,我幫妳找他算帳。」大明看到小雪這個樣子,可是心疼極了。

「明不好,明嚇死雪了。」小雪的話語有些不清不楚的。在大明還沒搞懂時,小雪已經撲到大明懷裡。讓這幾天以來的擔憂之情全面爆發,哭的浠哩嘩啦的。

大明有點手忙腳亂,一時間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好輕輕拍著小雪的後背,開始安慰她。不過聽起來,罪魁禍首好像就是自己。大明有點莫名其妙,自己又做了什麼事嘛。

「別哭別哭。」大明第一次看到小雪哭的那麼傷心,實在不知道如何應對。

「你醒了啊。」外面一群女孩子聽到小雪的哭聲,全都跑了進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小雪哭的那麼傷心。」大明疑惑的問。

「這要怪你啊,誰叫你昏迷了三天了。這三天裡小雪都是寸步不離的照顧你,你知道嗎?一聲不響的昏迷那麼久,我也都擔心死了。」林詩函圜抱著雙手,樣子兇巴巴的說。不過內心卻喘了好大的一口氣。還好大明終於醒了,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是嗎?」大明輕撫著小雪的頭髮。看來這些天自己讓小雪擔心不少。

「別再哭了喔。妳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妳眼前嘛。」大明將小雪抱起來。額頭和額頭碰著,雙手開始搔起小雪的癢處。小雪受不了大明這一下,轉涕為笑,笑倒在大明懷裡。

「這些天來讓妳們擔心了,真對不起。不過我現在沒事了,妳們就別在煩惱擔心。」大明向美幸等三人道歉。這她們看起來也憔悴許多,這些天裡,她們也睡不安穩吧。

千代等人看大明無事,一個鞠躬後就告退下去。她們還都有事要做。尤其是美幸,趕忙在廚房大展手腳,生怕大明餓著。

「你那天進到魔窟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搞成這副模樣。那些血焰的人呢?有沒有查到什麼。」林詩函好奇的問了一大堆問題。

「血焰的人全死光了。至於線索嘛,那葉家的大姐拿去查了。她好像跟血焰有著深仇大恨的樣子,所以我全丟給她去處理追尋,反正一有消息她會通知我的,讓我也省了不少事。以葉家的規模和背景來說,應該會比較容易查到血焰的蹤影。至於我在洞窟內的遭遇嘛,太奇怪了。我想說出來妳也不會相信。」

「說來聽聽嘛。我也很好奇是什麼東西有能耐把你搞成這樣子。」侍劍不知何時出現在大明肩頭上。大明坳不過侍劍,只好從頭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伊諾齊力馬迦烈?恐懼元素?」侍劍晃著小腦袋,用力的想著,不過就是想不出來。她的記憶裡並沒有聽過這些名詞。

侍劍:「這是誰告訴你的。」

「我腦袋裡一個叫[無]的傢伙。」

「是它。」侍劍和林詩函曾在日本見過[無]一面。如果這是[無]所說的話,那絕對不會是憑空捏造出的。[無]所說的話一定有它的道理。

「那秦始皇後來呢?」比起恐懼元素。林詩函比較關心那個痛失至親的一代霸主。

「我不知道。不過應該是和葉若秋走了吧。一方面磨練自己的能力。一方面等待機會,伺機找血焰報仇。」大明心想。這兩個恐怖至極的人所組成的復仇團隊,應該會帶給血焰不少的麻煩才對。

「既然你沒事,那我也該走了。」林詩函自己也在這待了三天了。再不回去,顏伯恐怕會上稟她父母。然後讓她們親自來動手抓人。

「詩函……...。」大明叫喚住林詩函的身影。林詩函停下腳步,轉過來看著大明。大明想說些什麼,可是就是說不出來。

「很謝謝妳。」大明好半天才說了幾個字。林詩函嫣然一笑,和侍劍一起離開。不過大明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在洞窟被食妖蟲擊中昏迷時,大明曾做了個夢。夢到林詩函親手殺死自己。大明很想將這件事說給林詩函聽,但就是說不出口。

大明自我安慰的說。

那只是個夢境而已,沒有任何意義。不過一方面大明又隱隱約約感到不安。

美幸看大明已經好幾天都沒吃東西,準備了十分豐盛的一餐。大明也感到自己很餓,於是用風卷殘雲之勢橫掃餐桌,將食物掃的一乾二靜。

飯後,大明以一種很懶的姿態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他感到自己身上到處是刺痛的感覺,好像剛被砂石車輾過一樣,全身骨頭都快散掉了。

並且體內空空蕩蕩的,完全沒有以往那種真氣飽滿充實的感覺。只有感到丹田的地方有一絲絲的真氣在慢慢流動循環著。

看來這次要恢復以前的水平,大概要很長的一段日子吧。而且在這段日子裡,自己只是個體力比一般人要厲害許多的普通人而已。現在別說是劍罡,他連護身真氣都用不出來。大明想著想著,覺得很累,自然而然的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美幸三人看大明在沙發上坐著居然也能熟睡,知道大明這次的情況真的很嚴重,忙把大明移到臥室內。

「阿明不會有事吧。」美幸顯的很擔心。

「詩函姐既然能放心的離開,就表示阿明不會有什麼大礙。不過這些日子大家要跟的緊一點,千萬別讓御主在出任何意外。」千代沉重嚴肅的話語,讓美幸和葵都一致點頭。

隔天一大早。大明被鬧鐘的聲音所吵醒,他今天還要上課。

「早安。」大明醒來時看小雪也醒來了,露出一個好大的微笑向小雪問早。

「明也早安。」小雪報以回笑。然後輕輕的將小嘴印上大明的嘴唇。大明一愣,小雪知道她在做什麼嗎?

「這是早安的親親。侍劍姐姐教的。他說我只要這樣做,明就會很高興喔。」小雪開心的說著。可是看到大明一臉沉重。小雪臉上的表情又轉為擔憂。

小雪不安的問:「雪這樣做不對嗎?」

「小雪,嘴對嘴的接觸是一種很神聖的儀式,妳只可以讓你最喜歡的人碰到妳的雙唇,其他人都不行。因為這是一種愛的表現方式,妳知道嗎?」大明不知道要怎樣跟小雪解釋才好。那個侍劍,這次又給我捅出個大樓子。

「明在生氣?」小雪試探性的問。

「沒有,我沒生氣。」大明沒生小雪的氣,而是在氣侍劍。

「那就好,因為我全世界最最最喜歡明了。」小雪撲到大明身上,開心的說:「還有晚安的親親喔。不過明昨天很早睡所以沒用到。」

侍劍───。大明在內心大聲吶喊著。妳什麼不教,居然教小雪玩親親。妳最好保佑出門不要讓我遇到,要不然我一定會狠狠的修理妳一頓。

大明決定將侍劍列為拒絕往來戶。不在給她任何和小雪單獨相處的機會。天曉得她還會將小雪洗腦成什麼樣子。

大明抓狂的要死,咬牙切齒的背著書包去上學。美幸她們以校外教學時發生意外,須回家靜養為理由,向學校請假。不過阿德根本不信這套。看大明一進教室就滿臉倦容,哈欠連連。阿德馬上飆到大明身邊說。

「很累喔。」

「嗯。」大明對阿德的話也沒有多想,點點頭回答他。大明現在只覺得自己睏的要死,好想立刻就趴在桌上睡覺。昨天一晚雖然睡的很沉很安穩,不過大明的睡意依然沒有減弱半分。身體和眼皮沉重的要死。

「我就說嘛,早叫你別太拼命,雖然妳老婆真的是很漂亮。」阿德以一副很專業的眼光和口氣推敲著。大明知道,阿德果然又不知道想歪到哪去了。不過阿德接下來這句才是讓他噴血。

「最近常常做一夜七次郎喔。看你虛成這樣,搞不好連十六郎也要當,畢竟你家裡有四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在,很難稿的定啊。」阿德很感嘆的說:「怎樣,要不要做朋友的教你幾手。包你縱橫沙場,所向無敵。」

大明快口吐白沫了,這阿德越扯越遠。大明忙喊停,不讓阿德繼續說下去。不然讓阿德說的興起的話。他真的會把所學掏出來和大明”研究、研究”。

「饒了我吧。我只能說,我還是處男,OK?」

「不會吧。難道你是現代柳下惠,二十一世紀僅存的正人君子。還是…….」阿德小聲的在大明耳邊問:「還是你是性無能。」

「我是一個百分之百健康健全的男人。」大明義正言詞的反駁著。阿德說的太誇張了。再說下去搞不好會將他說成同性戀。

「真的?」阿德很懷疑。美人自己投懷送抱,天底下有多少男人能擋的住這種攻勢。像自己就不太可能能擋住。

「不要把全天下的男人都看成和你一樣。你這隻城市中的一條狼,一條大色狼。」大明看出阿德的遲疑,反過來嘲諷他。

「算了。隨你吧!不過這樣太浪費了。」阿德很悔恨的說。臉上一副出師為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的模樣。長嘆一聲後,轉身離開。

拜託!這又關你什麼事。反應有必要那麼激動嘛。

大明看阿德哀怨的樣子,彷彿他才是受害者。大明這次學乖了。從此以後,千萬不要和阿德談論任何有關女人的事。尤其是美女。

「啥?」老孝走了過來。他看阿德走過去的背影充滿灰色調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女人。」大明簡單明瞭的說。老孝也點示意表示了解。

喔,難怪。老孝摸摸下巴,若有所悟的想。只有美女才能讓阿德變成這副德行。



大明的生活又變回了原樣。甚至可以說是更頹廢了。現在大明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只是這個睡很奇怪,說睡就睡,而且昏睡前也完全沒有任何徵兆,令人防不勝防。加上睡覺地點完全是隨機發生,根本無法預測。這讓大明在班上又多了一個睡神的稱號。

不過大明常在別人最想不到的地方開始睡。而且一睡就是睡的很死的那種,叫都叫不起來。例如,在租書店站著看書會睡、打球打到一半也會睡、和人說話說到一半會睡。最恐怖的居然是在過馬路時,站在路中央就睡。

因為如此,所以大明常常會身處在很危險的情況下。還好有美幸三人全天二十四小時跟蹤,總是在危急時拉著大明一把。但這同時也造成三人神經緊繃,整天神經兮兮的。

這天放學。大明一回到家就接到一通電話。是他老姐打來的。

「阿明啊。你這個週末有沒有空。」

「是沒事。怎麼了嗎?」

「台北那個叔公的兒子這個禮拜日要結婚啦。老媽說叫你也要去。」

「不去行不行。」大明很怕看到那一大堆的親戚。

大明的曾祖父是農村出身的。以前的農業社會大多都是用人力,所以那時代的人也特別會生。大明的曾祖父好像有十個孩子吧。後來在開枝散葉下去。親戚多的讓大明連稱謂記都記不住。

「不行。老媽說叔公好像快死了,這次的囍宴希望所有的親戚都到。這樣不去會很失禮的,所以老媽叫你無論如何都要去。」

「喔。」大明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他是不太想去,但是母命不可違啊。

「那禮拜六早上八點在火車站等。因為會在台北住上一夜,所以記得要帶換洗衣物。記著,千萬別遲到。」王怡君剛掛上電話。大明這頭馬上直直的哉倒在地板上,立刻昏睡了過去。

葵對於大明的這動作已經習慣到會自我反射了。飛身一撲,接住要掉在地上的話筒。另一邊則由美幸攙扶著大明的身體。

「怎麼辦。」美幸扶好大明。剛剛的電話她們都有聽到。依大明目前的身體狀況,怎麼看都不放心讓大明到台北去。

千代:「只好跟上去了。」

葵:「不過阿明的家裡都不知道我們的事,而且阿明也說過千萬別讓他們家的人知道我們的存在。如果曝光了的話,阿明會很不高興的。可是偷偷的跟幫助又不大,只有隨時守在阿明身旁才能幫的上忙。」

「還有小雪怎麼辦。」美幸又提出一個很傷腦筋的問題。

原本是可以請侍劍來照顧的。不過大明前些日子高舉雙手雙腳反對,且嚴重聲明今後不得讓小雪和侍劍單獨共處。美幸三人也不好違背大明的意思。

唉!看來還是要找林詩函才行。

三人很有共識的點了點頭。像這種麻煩,還是得讓大姊親自出馬才行。

禮拜六早上。大明拎著一個小小的旅行袋,坐在火車站門口。

「靠!叫人早點來自己卻遲到。」大明看了看手錶,都九點了欸。連人影都沒看到。

「你說什麼。」王怡君殺氣騰騰的出現在大明身後。那感覺比恐懼元素還可怕上百倍。

「沒有,我哪有說話。妳一定是聽錯了。」大明轉過身來,換上滿臉的阿諛諂媚。和怡君同行的還有大明的老爸老媽。看到好久不見的兒子,大明媽當然要唸幾句。

「一個人搬出去住那麼久,期假日也不會想說回家來看一下,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老媽子的存在。」

「當然沒有把妳放在眼裡,而是把妳放在心裡啊。我答應妳,以後我有空就會回家去的。」面對老媽的一連串砲轟。大明只有舉手投降,開始懺悔自己的不是。

不過大明媽並沒有要放過大明的打算。從買票到上車,大明的耳朵沒有一刻是安靜。都是老媽碎碎唸的聲音。

天啊!不會就這樣一路唸的台北吧。大明開始哀嚎,從這到台北車程有四個小時欸。他情願和食妖蟲在打一場,也不願接受他老媽的精神攻擊。

火車開動不久,大明馬上借尿遁逃開他老媽的攻擊範圍。從洗手間出來後,大明站在車門邊看著外面飛快竄過的風景。

算算日子,大明搬出來住好像也有一段時間了。在這段時間裡,大明感到自己和家人變的很陌生,讓他有點不知道要如何來相處才好。

「噓!這裡這裡。」

大明看車廂角落有群人猛向他招手。不過那些人在車廂內又戴墨鏡又帶帽子的,十分引人注目。大明走過去一看,其中一個人摘下墨鏡看著他。

「妳們在搞什麼鬼啊。」大明差點笑出來。那不是別人,正是林詩函。而小雪也是一樣的打扮坐在林詩函的腿上。那不用說,其他人一定就是美幸她們了。

等等。一、二、三、四、五,扣掉小雪,怎麼還多出一個女人來,還是個絕世大美女。但大明總覺得在哪看過她。

「喔呵呵──。你果然認不出來我了。」絕世美女銀鈴輕響般的笑聲,讓大明馬上想起來她是誰。除了侍劍外,誰還有那麼脫線的笑聲。大明和侍劍的本體只有見過那麼一次,所以一時想不起來。

「妳不是一向喜歡變帥哥嘛,怎麼這次換口味了。」

「我當男人當膩了,一點煩。所以要換換造型。而且…..」侍劍神秘的說:「最近我在研究怎樣吊凱子。用這樣一副樣子,當然比較方便啊。聽說台北有一處名叫西門町的地方,我想去那裡大展身手。」

大明翻白眼的說:「隨便妳。不過,我是不會讓其她人跟妳去的,尤其是小雪。」

「可是小雪是我們吊凱子主力欸,怎可以這樣。」侍劍不依的叫著。聲音嗲的讓大明發抖。

「少來這套。」大明完全不受侍劍的媚功所惑。

「沒效嗎?」侍劍低頭想。電視上不都是這樣演的?

「上次妳教小雪玩…….。那件事我還沒找妳算帳,妳可別又給我搞出什麼飛機來。」大明說著說著。臉頰上不禁紅了起來。

「喔。侍劍姊,妳都教了小雪些什麼。」林詩函看大明居然會臉紅。不由得更好奇了。並順手將小雪教給侍劍抱。

「沒…….」大明想阻止侍劍說出來。但話來沒說完,眼皮一閉,又向前倒了下去。而且這次很尷尬的將頭整個靠在林詩函的胸口上,讓林詩函的俏臉佈滿了紅霞。幾人挪出一個位置來給大明坐著。大明的頭靠在林詩函的肩上,睡的好熟。

「阿明….,他最近都這樣嘛。」林詩函不安的問。她是有聽千代等人提過大明的症狀。只不過沒想到會這麼嚴重。葵把頭點的快到掉下來了,說明真的是有這麼嚴重。

「侍劍姊,這……..。」

「別問我,這我也不知道。」侍劍握住大明的手腕測量他的脈搏。接著又說:「照常理來說。依大明的體質,失去的真氣應該很快會再生才對。不過他體內除了丹田的地方略有一絲真氣在活動外,其他地方都是空空蕩蕩的。我也找不出原因,也沒辦法治療好大明的昏睡症狀。」

美幸:「阿明的姊姊走過來了。」

大明的父母和林詩函等人分別位在前後車廂。而且千代有安排人坐在大明父母的附近。一有任何舉動,就會傳到美幸等人的耳機裡。

幾個女孩子忙散開到附近的座位。這節車廂的票早全給林詩函給買起來了。而且車廂裡的乘客全都是千代她們的人。所以不用擔心會有可疑的人物出現。

「唉啊!怎麼在這睡著了。」王怡君看大明那麼久還沒回來,於是過來找找看,沒想到大明居然在座椅上睡著了。

「阿明、阿明。」王怡君拍打著大明的臉頰。不過大明睡的很死,完全沒有反應。王怡君沒辦法,只好放大明一個人躺在這了。心想這麼大個的人,總不會不見吧。

等王怡君走後,眾女子又圍了過來。

「到了台北要怎麼辦?在後面偷偷的跟?」美幸很頭痛,他們這群人都太招搖顯眼了。走到哪都會引起大家的注目。

眾人一致看向林詩函。

「既然不能偷偷的,那麼正大光明的跟上去不就好了。」林詩函滿不在乎的說。

「怎麼做?」千代也有過這想法。不過能做的話早就做了。

「這就看我的好了。」林詩函胸有成竹的笑著。

「台北火車站到了、台北火車站到了。請下車的旅客攜帶好您個人的物品。台鐵在這再次感謝各位旅客搭成本列車。」

廣播的聲音在各節車廂響起。大明揉揉睡眼,發現林詩函她們不知道在什麼時後都離開。也沒告訴他一聲或留個信息,全都不曉得跑哪去。大明有點搞不清,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快點啦!不然要丟下你了喔。」王怡君站在車門旁說。大明忙拿著旅行袋走過去。

「不是禮拜天才請客嘛,我們幹麻早一天來。那這樣今天是要住哪啊?」

「住舅舅那邊吧,我們也很久沒見了。老爸老媽好像想多點時間聚聚。而且還可以在台北多玩一天。有什麼不好的。」王怡君已經在想要到哪裡去逛街了。

「老舅那啊?」大明想起來他也很久沒有看過舅舅。不知幾年前那個只會哭鬧的黃毛小ㄚ頭,現在長的怎麼樣了。

「這裡這裡。」大明和怡君剛走出車廂,就看到大明媽在那招手。

「你舅舅說要來這邊接我們。我們就在這等一下吧。」

「阿明啊。你最近是在做什麼啊。把自己搞這麼累,那麼會麼會睡。」大明媽關心的問。

「沒有啦。沒什麼事,妳就別擔心。」大明不想多說。難道要告訴他老媽說他最近都在和怪物打架嘛。

「沒事就好,自己要好好的保重身體啊。不過話說回來,你們身後這位是你們的朋友嗎?我看她站在你們後面站了很久。」

他身後?有人嘛?大明奇怪的轉過頭去看。卻看到一張熟到不能在熟的美麗臉孔。

王怡君也嚇了一跳,小聲的告訴他老媽:「沒有,我不認識她。」

大明爸媽和老姊看那位小姐年紀雖然和大明差不多。但從身上的穿著及氣質,就知道她一定是出身富貴人家。而且長的美若天仙,風華絕代。讓大明一家子都看傻了。

只有大明在心中苦叫。

詩函啊!妳這時跳出來要做啥?是來鬧場的嗎?

大明媽正想開口詢問。林詩函卻早一步行動。

只見林詩函親熱的抱著大明的手臂,擺在自己胸前。這種舉動,讓人光是看就知道兩人關係匪淺。說不定還有超友誼的關係存在。

「阿明。這位是……。」一直沒說過話的大明爸也忍不住開口了。不過大明想破頭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

這時林詩函搶先一步開口了。

「你們好。」林詩函很有禮貌的向大明的家人打招呼。接著又說:「初次見面。我姓林,名叫詩函。伯父、伯母和大姊叫我詩函就好了。」林詩函叫的好親熱。

「請問,妳和阿明是?我們見過面嗎?」王怡君很奇怪。自己好像在哪見過這個女孩子,可就是想不起來。

「我們當然有見過啊,大姊。」林詩函笑著說。當初大明被送到醫院時,怡君和她是有見過幾次面。不過林詩函這時和當初的氣質差太多了。難怪王怡君認不出來。

「至於我和阿明嗎?我可是阿明還未過門的老婆。對不對啊,親愛的老公───。」

天啊,我這次死定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2.12.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