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之二十五 秦始皇
之二十六 食妖蟲
之二十七 恐懼元素
之二十八 炎龍煉獄
之二十九 北上
之三十 失蹤
之三十一 搜索
之三十二 喜宴
之三十三 逃跑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第二部)
第十八集(第二部)
第十九集(第二部)
第二十集(第二部)
第二十一集(第二部)
第二十二集(第二部)
第二十三集(第二部)
第二十四集(第二部)
第二十五集(第二部)
第二十六集(第二部)
第二十七集(第二部)
第二十八集(第二部)
第二十九集(第二部)
第三十集(第二部)
第三十一集 

~異俠~
作 者
自在(WADE)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1.08.06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658
累積人氣
18770843
本月推薦票(投票)
3
累積推薦票
14221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5236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異俠~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1.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之三十二 喜宴
「爹地!媽咪!你們看,我撿到一個人喔。」

「乖女兒啊。你喜歡撿路上的阿貓阿狗就算了,怎麼連人也撿了。」

「是啊,寶寶。人是不可以隨便亂撿的。」

「可我看他穿的破破爛爛的躺在地上,好像沒有人的。」

「這個嘛。就算他躺在那,也不能說他是沒有人的啊。他就是他自己的,不是誰的。人類是不能用這種關係來算的。」

「人家就是要嘛!」那女孩子的眼裡快泛出淚光來了。

「好好!你先帶我去看看。」沒辦法,乖女兒最大。為人父母的又能怎樣呢。

那女孩子聽到這,高興的一蹦一跳的。帶著他的父母前去她發現那人的地方。

「真是的!都上了國小了每次還都來這招。」女孩子的老爸不甘的嘟噥著。

「這都怪你啊!誰叫你太寵女兒了。」

「別光是說我,女兒會這麼驕縱妳也是有份的喔。」寶爸仍心有不甘的說:「再說,誰叫妳把寶寶生的那麼可愛,這都怪妳啦!」

對於寶寶爸爸的無理舉控,寶寶媽媽只是一笑置之。

「這裡這裡!」寶寶一直招著手。

「來了來了,別催嘛。」

看到寶寶說的那個人時,兩人有點嚇一跳。寶媽看這人全身的衣服被割的破破爛爛的,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該不會是死的吧。趕忙上前大概檢查一下。

「老公,你怎麼看。」寶寶的爸爸是一位中醫,她本身則是對內外科都有研究的西醫。所謂中西合併,天下無敵啊。夫婦倆在醫學界都是赫赫有名的。

在看了好一會後,寶爸才說:「這人沒什麼,只是睡死了而已。」

「可是你不覺得奇怪嗎?這人的衣服那麼破爛,但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絲傷口。」

「嗯,看現場的情形,他該是從山上滾下來的。身上一絲傷痕都沒有,的確很不合邏輯。」寶爸邊說還邊把那人翻了過來。

「這個大哥哥人好帥喔!比爹地還好看。」寶寶看到那人的臉孔後,不自覺的說了一句。

「乖女兒!」寶爸笑瞇瞇的盯著寶寶,口氣滿是脅迫。驚覺說錯話的寶寶,感到危機意識後馬上改口。

「我是說將來啦!現在怎有可能會有人比您這上天下地宇宙超級無敵大帥哥還好看呢。」

寶爸對這答案雖說不是很滿意,但勉強還可以接受。

「你看,他帶著隱形眼鏡。」寶媽用手撐開那人的眼皮,想再詳細的檢查一下。

「拿下來吧,這樣會影響診療。」夫婦倆已經忘了原先救人的目的,開始專注的研究起眼前奇怪的人。

「你看他的眼瞳。」

寶寶:「是藍色的欸,好漂亮。」

「是外國人嗎?可是體型不像,還是混血兒?」

「可顏色不太像。」夫婦倆都沒有看過這種顏色的眼瞳。那比天空中最蔚藍的顏色還深,有如兩顆深藍寶石一樣,這不像是人類身上會出現的東西。兩人又仔細的診視下去,看看還會不會有什麼發現。

「這人身上帶了好多的錢啊。」寶爸看到那人的口袋裡有著巨額的現鈔。從穿著看來,寶爸肯定這人一定是非富則貴,來頭不小。

「老公!你看。」寶媽舉起那人的左手腕,翻開衣袖。

在夕陽的照射下,那人的左手像似在發光一樣,藍光若隱若現的。雖然不是很明顯,但還以看的出來。那人的左手上隱約所分佈的紋路,就像鱗片一樣。

「這會是什麼新的病症嗎?」

「我看不像。這紋路就像是天生的一樣,自然而然的分佈在手上,不太可能會是病。」

「那你的意思是說?」

「這傢伙可能不是人類。或者身上有著超過我們知識東西的存在。」

「那怎麼辦,丟下他離開。」

「帶回去好了,今晚小秋會來。這丫頭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老是受傷。她在靈異學方面是專家,就交給她來處理。」

「也只好這樣了。」寶爸抬著那人放到車上,一家人收拾收拾也準備回去。

而那人,也就是大明。依然還是睡的死死的,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回到家後,寶爸將大明安置到客房,就躺在沙發上休息。寶媽和寶寶則是在廚房開始準備晚餐。飯後,寶爸去看了大明一下,可大明還是老樣子。完全睡到不知人間今夕是何夕。

叮咚──。

門鈴的聲音響起,寶寶馬上跑去開門。

「秋姨。」寶寶高興的叫著,葉若秋也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看到葉若秋,寶媽不悅的皺了下眉頭。看到寶媽這樣子,葉若秋知道寶媽在生氣,說了聲。

「姊姊。」

「妳看看妳,為什麼非得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寶媽會那麼生氣是有原因的。

葉若秋兩手都是繃帶,上頭還可以看的到血跡。臉色看來十分蒼白,隨時會倒下去的樣子。看到葉若秋這樣子,寶媽也不再說下去。

「進來吧!老公,把藥箱拿出來。順便煎一貼藥劑來,照上次的樣子。」

「沒問題!寶寶,來幫爹地的忙。」

接過藥箱,寶媽拿剪刀小心翼翼的剪開葉若秋手上的繃帶。看到自己一向疼愛的小妹以往一雙細皮嫩肉的玉手,這下全變的血肉模糊,完全找不到一塊完好的肌膚,還到著一股焦臭味。。身為姊姊的她,就感到非常的心酸。

「這又是何苦呢?值得嗎?」

「值得啊。為了復仇,我什麼都願意。現在我的人生除了仇恨外,什麼都不再剩下。要不是我一直覺的他還活著,我早就跟他去了。」葉若秋的嘴角露出一絲極為苦澀的笑容。

「十多年了,你還忘不了他嗎?放棄吧。」不過寶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她這個小妹啊,從小外表就文靜靜的,可是內心的感情比任何人都猛烈,一發不可收拾。當她那青梅竹馬的戀人死在自己眼前時,她足足呆滯了快半年。那段期間,小妹他不會說話,也沒有表情,對任何事都沒有反應。讓全家都快擔心死了。

還好後來有一個葉家的人來找過小妹,當時兩人也不知道談了些什麼。之後小妹又回復了正常,正當所有人都放心時。小妹又突然離家出走,從此不在回來過。

突然失蹤的她,讓家裡的人急著要死。

可偏偏花費了許多人力物力,依然找不到小妹的下落。所有的人都以為她已經死了。

自己還是近幾年偶然的在外面遇上她,不然可能直到老死,兩人都不會再見上一面。小妹也不許自己將這事跟父母說,寶媽怕小妹又會失蹤,只好依她。

「放棄了之後,那我又該何去何從呢?姊姊,幸福兩字,已經永遠離我遠去了。」

「那爸媽呢?妳口口聲聲都在說自己的事,但妳可曾想過兩位老人家的心情。自從妳失蹤後,爸媽就整天吃不下、睡不著。雖然已經過了十多年了,大家也已經以為妳死了,慢慢的把妳忘記,不過妳始終是爸媽心理的一塊疙瘩。兩位老人家就算到死,也是不會忘記的。」

寶媽雖想讓口氣儘量溫和,不過還是越說越火。上藥包扎完了以後,拿著藥瓶往身旁一甩。玻璃碎裂的聲音讓寶爸和寶寶嚇了一跳,寶爸要寶寶看著火別出去,外面上演的戲碼可是兒童不宜的。

葉若秋也楞住了,她第一次看到她那溫柔的大姐發那麼大的火。

寶媽雙手掩面:「有空回去一趟吧。爸的日子不多了。」

「發生什麼事?」葉若秋被寶媽這句話一驚,整個人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是癌症,發現的太晚,已經是末期了。」

「為什麼不早說。」

「妳給過我機會說嘛!家裡的事你可曾關心過!」

葉若秋整個人都黯然下來。

「回去吧。不要讓她老人家臨終前還要帶著這個遺憾。」

「今天妳就住下來吧。明天,小弟要娶老婆了,妳也該是時候該回去一趟。」葉若秋默不作聲,寶媽知她是答應了。

「老公,把畚箕和掃帚拿出來。還有,再準備一間客房,小秋要住下來。」

聽到”再”,葉若秋有點疑惑:「有客人嗎?」

「喔,對了。」寶媽這時才想到:「妳來一下,有一些奇怪的事。」

寶媽帶著葉若秋到大明的房間來。

「妳看看這人,這方面妳是專家,還是交給妳來處理。」寶媽將大明的手舉起來給葉若秋看。

葉若秋進門時看到是個黑頭髮的人所以沒有留上心,可是看到那手時就覺得有點熟悉了,等看清大明的臉時才恍然大悟。不過她奇怪的事,這小子怎會出現在這裡。這世界還真是小啊。

「這沒關係,我認識他。妳在哪遇到他的。」寶媽雖然很訝異他居然會是小妹認識的人,不過馬上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次。葉若秋聽完,隨即用手指搭上大明的手腕。

寶媽:「我和你姐夫都看過了,這人全身上下都很正常。但不知為什麼就是醒不過來。」

在常人眼裡是這樣,不過葉若秋看來就不同了。這小子體內的真氣空空蕩蕩的,完全沒有以往渾厚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姊姊,麻煩妳幫我煮點可以提神的東西,順便幫這小子準備一些晚餐。」

「沒問題!」寶媽點點頭就走開了。葉若秋支開寶媽後,搭在大明手腕上的手指迸出兩道真氣,直衝大明丹田和腦部。

大明渾身一震,打了一個好大的哈欠醒了過來。

「妳怎會在這?」大明醒來看到葉若秋的臉一時被嚇到了,忙轉頭四處張望,但印入眼簾的儘是陌生的環境。

「這是哪?不會是妳家吧!妳想幹麻!」大明在心中大叫。

老天爺啊!不用這樣玩我吧。才剛逃離那個想指染他貞操的淫女,怎馬上落入想要他命的魔女手中。

「為什麽會變成這樣!」葉若秋絲毫不理會大明的問題,現在她在意的,是大明那一身的力量到哪去了。這可是將來對付血燄時最主要的戰力啊。

「妳說什麼變成這樣?」

「你身上的力量。」

「我也不知道,自從在魔窟裡動用過那招[真•炎龍煉獄]。我身上的真氣就像失蹤一樣,不知道哪去了。還會常常無緣無故的陷入昏睡。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找不出原因嗎?」

「找的到就好了,那我也不用為了這事那麼煩惱。」大明很納悶。這婆娘什麼時候變的這樣關心他。這讓大明心裡感到毛毛的。

俗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婆娘肯定在打他什麼主意。自己可要小心,免的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鈔票。

看來這事很棘手啊,葉若秋在心裡想著。

大明這一出事,打亂了她的全部計畫。看來要先恢復大明的力量要緊,畢竟他是不可或缺的主要戰力。看來不得已時,找好去找師父了。



「請你先把你的左手處理好,免的嚇到別人。」葉若秋冷冷的說了一句。

「左手?」大明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左手上的鱗片隱隱約約的跑出來了,大明趕快將左手恢復成原樣。

「妳能不能告訴我這是哪裡啊?」大明現在最想知道就是這件事。

「這裡寶寶的家。」寶寶、寶爸寶媽全走了進來。

大明聽的是一頭霧水,現在到底是什麽情形。不由的將頭看向葉若秋。

「這是我姊姊家。」葉若秋淡淡的將事情解釋一次。

「很謝謝你們。」大明很鄭重的向寶寶一家子道謝。如果沒他們,自己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麽事。

「我的朋友這時大概很擔心我,那我就先離開了。改日我會再登門致謝。」大明深深的一個鞠躬,表明了要走的意思。

「哪裡,一點小是你就別放在心上。你朋友在哪,我叫我老公送你去好了。」

「這個嘛……。」大明尷尬的笑了笑「我和她們走失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在哪。」

「那你今晚就留下來好了,我看天色已經那麼晚了,你明天再走吧。」寶媽很熱情的說著。只要是小妹的朋友她都歡迎,而且還可以打聽一下小妹在外的生活怎樣。因為葉若秋向來很少說自己的事。

「這………。」大明有些遲疑,他並沒有在陌生人家過夜的經驗。

「你就住下來,等我明天的事了,你就跟我回葉家一趟。」

「為什麼?」大明心想,該不是要抓他回去公祭吧。聽說葉家的人專門負責降妖除魔。自己這樣一個半人半妖的人去那,肯定沒好事。

「如果你不想解決你身上的毛病,那你就別去。」

「葉家能治的好嗎?」大明這毛病可是連博學多聞的侍劍都束手無撤的。

「去了你就知道。」

「等等!這少年身上有毛病嗎?」寶媽感到疑問。他們夫婦倆可是檢查了好半天都還查不出個結果來。

葉若秋看出寶媽的疑惑:「這不是病,你們檢查不出來的。」

「嗯!老公,你去拿一套你的衣服來,怎不好讓穿成這樣。」寶媽嘴裡是這麼說。不過心內的求知欲望可是在飛快的轉動著,好想把大明抓來徹底的研究一番。

「對了,你的名字是?」寶媽還不知道大明的名字。

「嗯……。三郎,御堂 三郎。不過你們叫我三郎就好。」大明想了一下,還是不適宜透處真正的名字。

「大哥哥是日本人?」寶寶好奇的問。

「這個麼,也不太算啦,因為我一句日語都不會。你們就當我是日裔華僑吧。」

「那大哥哥為什麼要叫三郎呢?」

「因為日本有三郎啊。所以那頑固的老爺爺才給我取這種名字。」

「三郎?」寶寶不明白。

「桃太郎、金太郎、加上浦島太郎,就是日本三郎啊。」

「喔。」寶寶聽的是半信半疑。大明因為小雪的關係,變的很會哄小孩。就連寶寶也是被哄的一愣一愣的。

「好了,吃過東西後,三郎你就早點休息吧,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吃完後盤子放房內就好。」寶媽將葉若秋交代的東西和一套衣服放在桌上後,所有人都走出房門。

夜晚。可能是因為大明睡了一整天,也可能是身處在陌生環境的關係。大明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剛好窗外有個很大的陽台,大明拉開窗戶,到陽台上去吹吹風。

這三樓透天的房子位處半山腰,還有個不大不小的花園,看來面積頗大。能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有這樣一棟房子,看來這對夫婦也是很有錢的。

陽台上有兩張躺椅,面對著遠方的山林,雖然天黑了看不到,不過在月光朦朧的照耀下,別有一番景緻。

大明想過去坐坐,卻發現那已經有人在了。

「還沒睡啊。」大明走到那人的身邊坐下。

葉若秋凝望著月光,一句話也不說。大明可以看到葉若秋眼裡的眼淚,被月光所反射出來的光芒。大明從沒看過葉若秋這麼脆弱的一面。這和她平時不可一世的樣子,簡直是天壤之別。

「想到什麼了,幹麻這麼傷心。」若依葉若秋的個性,肯定是冷哼一聲,然後馬上轟人。不過大明就是犯賤,忍不多嘴問上一句。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往事。」葉若秋拭去眼淚。口氣竟是出奇的溫和。

「既然過去了,何必再想它。」

「忘不了啊。」葉若秋的話語滿是悽涼。

對於葉若秋的答案,大明也有所領悟。不是自己親身體會過的人,很難去了解他們本身的感受。自己一個事外人,說話的確沒有什麼說服力。

不過看來,葉若秋還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啊。

「那你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怎會搞成這樣。老秦又去哪了?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嘛。」

「你到葉家後就會知道。」

「說到底,妳和血燄到底有何深仇大恨。為什麼非要擺出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樣子。」

「仇深似海。」葉若秋一聽到血燄的名字,眼裡盡是怒火。

「冷靜一下,別那麼激動。」大明看到葉若秋這樣子,很怕她翻桌抓狂。趕快躲的遠遠的。

「你幹麻。」葉若秋沒有做出大明預期中的舉動,反而很奇怪的問了大明一句。

反常!葉若秋今夜太反常了。大明敢說一定發生了什麽事。

「發生了什麽事,妳看起來心事重重的喔。」大明看葉若秋雖說不上是交情深厚。不過認識了那麼久,好歹關心一下。

「我的父親快死了,而我已經十多年沒回去看過他。當初離家時,我就已經決定和家裡的人完全切斷關係。只是沒想到,我聽到這消息後,才發覺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堅強。」

葉若秋說著說著,一顆眼淚靜悄悄的滑落她的臉頰。

「那妳當時又為何要離開。既然離開了,現在又何必後悔。那麼我問你,如果時間能從來,妳還會做一樣的決定嗎?」

「就算時間從來,我還是會選擇一樣的路。當初的我,活著和死了其實沒多大的差別。要不是師傅他來開導我,就算我活下去也是濛濛渺渺。是師傅給了我一個目標。既然我所愛的人是因為妖魔而死的,那我就將斬遍天下妖魔。」

葉若秋最後一句話,簡直是用大喝的。大明忙阻止她說。

「夜深了,別吵到別人睡覺。」

「那妳男朋友的……,和血燄有關嗎?」大明遣詞用字特別小心。生怕再挑起葉若秋的怒氣。

「上次那兩個血骷髏巨人所提到的名字你還記得吧。」

「阿格斯特和嘉娜烈斯嗎?」這兩個名字大明倒是記的很清楚。

「葉…他為了保護我,最後和阿格斯特同歸於盡。臨別時,他送了我一份禮物,也就是我這一身的力量。並交代我不要難過,要好好的堡重。」葉若秋下意識的摸摸嘴唇。

「他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哇~~~~~~。」葉若秋突然大哭了起來,眼淚鼻涕直流。大明趕快衝回房間內,搜括所有的面紙衛生紙送到葉若秋面前。

還好附近沒看到什麼住戶。不過大明想葉若秋的老姐一家子,這下一定全醒了。

「要嘛他就帶我走,放我一個人孤拎拎的留在世上想他,還說什麼好好保重。這算什麼。葉海這個大笨蛋。」葉若秋一邊哭一邊用面紙擦拭鼻涕眼淚。轉眼就將大明拿來的用去大半。

糟糕!房間內沒有面紙了。大明慌的到處轉,他還是第一次遇上這情形。回到房內,看門外寶寶、寶爸寶媽都站在那,手上還抱著一堆面紙。

「拿給她吧!讓她哭一哭也好,她已經把這事悶在心裡十多年了。」寶媽看小妹慢慢的回復人類應該有的情緒,不在像以前一樣冷冰冰的樣子,心裡就略感安慰。

葉若秋每用一張面紙,就罵一句笨蛋。

罵著罵著,是罵累也是哭累了。葉若秋躺在躺椅上沉沉的睡去。寶媽和寶爸將葉若秋扶回房內。被葉若秋這一鬧,大明也感到很想睡了。回到床上一趴,很快的進入夢鄉。

一大早起來,葉若秋的眼睛還紅紅的。看到大明在那咬著吐司看報紙,馬上走過去說。

「昨晚的事不准你告訴任何人,不然我砍了你。」

「喔。」大明很無辜的看著葉若秋。

拜託!妳昨天哭的那麼大聲,全家都知道了好不好。

「秋姨早!」寶寶也從樓上下來了。

「三郎啊!那你今天有何打算。」寶媽從廚房端出一盤煎蛋。

「嗯。我也不知道,可能先回南部吧。」

「那你不跟我回葉家了嘛?」

「去是會去啦。不過妳也要讓我先回去交待一下,怎不能什麼都不說就跟你走啊。而且這一去就不知道要多久,我的先向學校請假。」

大明算算。這學期開學到現在的這段時間裡,他請假的日子就佔四分之一去了。課業也比別人落後許多,這學期能不能順地的通過也是個問題啊。

寶媽:「那你今天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我弟弟今天娶老婆請客,等喜宴完了之後你在走吧。」

今天還真是黃道吉日啊!那麼多人要結婚。大明自己也是因為要參加喜宴才北上的。不過這樣去打擾人家不太好吧。

「還是不了,這樣我會不好意思。」大明傻笑著。

「你就去好了,結束後我再找人陪你回南部。依你現在的情況,讓你自己一個人回去,恐怕很困難。一個不小心,被賣到國外都有可能。」

聽到葉若秋這樣說,大明也不好反駁。畢竟他知道自己的情況真的很糟糕。葉若秋所說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的很有可能發生。

「那好吧!」大明知道這次的葉家之行是免不了的了。

因為葉若秋不想被別人發現的關係,所以她和大明在開宴前才到。等到宴會結束後,葉若秋才會去見父親。

喜宴在葉若秋父親住處附近的空地舉行,席開百桌。

雖然葉若秋的父親也是很有錢,不過大部分的親友都出身鄉下農村。選在豪麗的大飯店舉辦的話會讓他們很不習慣。所以還是依照傳統,在空地上擺桌宴客。

寶寶一家人已經先行一歩回去幫忙,剩葉若秋和大明在附近閒晃。

這裡同時也是葉若秋的家,她從小生活長大的地方。

離開了十幾年,周圍的環境變化好大,讓她有點認不出來了。不過回憶還是無法抹滅的。

葉若秋走到一顆大樹下,讓整個人靠在樹幹上。

她小時候和葉海曾在這顆樹蔭下渡過許多夏天,這充滿了她和葉海之間的故事。

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能離開家走動時,興高采烈在附近到處亂走。但卻因為不知道路,在這顆樹下大哭了好一陣子。

是葉海找到了自己,當時的她只會在葉的懷裡哭泣。

「你不要離開我啦!」

「放心,我不會丟下妳一個人的。」

「真的!我們打勾勾。說謊的人是小狗喔。」

這是她七歲那年的夏天,兩人在這立下的誓言。而如今。景物依在,人事全非。

「你說過不會丟下我的。」葉若秋低聲自語著,同時眼淚也滑落了下來。一顆顆的消失在草地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異俠~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1.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