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完結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淵海騰瀾
作 者
淵鑑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3.30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9年03月04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29
累積人氣
6391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5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淵海騰瀾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10.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



費德洛夫與托斯卡納不知道的是,此時四軍團的前鋒騎兵已過了枯河谷道。張鳳翼端坐在馬背上,身前身後全部是長長騎隊。

繳獲騰赫軍主營護駕騎兵的戰馬與十一師團原本的戰馬加起來,使得滿編後的十一師團成為完全的騎兵師團。現在師團裡有十一師團的老兵、守備師團的補充兵、九師團騎兵萬人隊的士兵。雖然來源複雜,卻全是精通騎馬的精銳。

「大人,這回我軍為什麼放心地長驅直入,不怕有騰赫烈軍阻擊了嗎?」張鳳翼身旁的岡薩雷斯萬夫長問道。

岡薩雷斯曾經冷眼旁觀了張鳳翼與西蒙爭鬥的全部過程,對張鳳翼的勇略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絲毫不敢因自己年紀大於這個年輕人而輕慢半點。他原本是侍衛長出身,除了武勇過人、外形剽悍外,還有一種忠狗般的死忠,對首領的命令不問明暗對錯,一絲不苟地執行。

「岡薩雷斯,你是不相信大人嗎?我保證就如大人所說,從這裡到兀兒干要塞城下,我們將一路暢通無阻。」說話的是另一位萬夫長加里,他是原九師團騎兵萬人隊的千夫長,張鳳翼喜歡這個年輕人忠誠勇敢、熱血率真的個性,將他提拔為萬夫長,同時他的升職也安定了九師團騎兵萬人隊官兵的情緒。

張鳳翼意氣風發地笑道:「岡薩雷斯,此時非彼時,主客已經易勢,兀兒干要塞為我軍消耗了十多萬騰赫烈士兵,剩下的不足二十萬大軍已成強弩之末。現在我軍雖然還沒有必勝的把握,卻已經成為天秤上的重要籌碼了。」

岡薩雷斯問道:「大人,既然還沒有必勝的把握,為什麼我軍不再等等呢?」

張鳳翼笑道:「我們等多久都沒關係,可兀兒干要塞裡的友軍等不起啊!我估計著要塞裡快撐到接近崩潰了,所以現在雖然冒險也只得義無反顧地出擊。」

這時,馬隊前來了一匹斥候飛騎向他們立馬處趕來,戰馬馳到三人面前人立而起。

馬上的斥候滾鞍下馬,「大人,前方哨探攔住了幾十騎人馬,對方聲稱是戰區總指揮托斯卡納親王與近衛軍團軍團長費德洛夫大人,要求我方所有士兵聽從他們的指揮。」

加里與岡薩雷斯一下子就怔住了。

張鳳翼一帶馬韁,淡淡地道:「走,我們看看去!」


三名師團首領帶著親衛隊,匆匆策騎前趕。此時前隊的戰馬已經停住,後隊也正漸漸停下。一行人趕到隊伍的最前方,只見幾十個人正拔出軍刀耀武揚威。

「唉,耳朵聾了還是眼睛瞎了,不想要腦袋了嗎?親王殿下的吩咐你們沒聽見嗎?還不趕快下馬行禮拜見!」幾個穿著百夫長軍服的人,正揮舞著軍刀扯著嗓子叫喊。

騎隊前方一排四騎的騎兵齊齊列隊停住馬,馬背上的騎兵們神色木然地看著這群跳梁小丑叫囂。

看到張鳳翼一行人策馬趕到,阻路的人群中兩個身穿輕甲軍衣的老頭擺擺手道:「好了,當頭的來了,沒必要再和小魚小蝦浪費精神。」

一個老頭雙手叉腰大剌剌地走上前,「你們是四軍團哪一部分的?我是近衛軍團軍團長費德洛夫大人,還不下馬行禮。」

張鳳翼表情淡漠,坐在馬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費德洛夫。加里與岡薩雷斯都是見過費德洛夫與托斯卡納的,兩個人心懷忐忑地看著張鳳翼,張鳳翼沒有動他們也不敢動。

「大膽,我說的你聽到沒有?就是阿瑟也不敢在老夫面前充爺!」費德洛夫大怒,走到張鳳翼的馬前指著鼻子叫罵。

張鳳翼瞇眼輕蔑地望著他,還是一句話都未說。岡薩雷斯與加里有些惶恐地看著張鳳翼,張鳳翼唇角抿出笑意,卻彷彿已經入定。

加里還在發怔不知道怎麼回事,岡薩雷斯長久當侍衛長,對上位者的心思有些揣摸,突然明白了這是一個考驗,張鳳翼在等他們這兩名新上任的萬夫長做出表態呢!是聽從參軍司大人的命令,還是忠於四軍團,就看眼前這一刻的反應了。

想到此,岡薩雷斯突然虎起臉沉聲喝道:「閉嘴,你是什麼人,膽敢冒充費德洛夫大人阻擋行軍隊伍。費德洛夫大人正在兀兒干要塞內指揮近衛軍團抗擊騰赫烈軍,怎麼可能會跑到這裡?衛兵,把他們全部拿下,塞上嘴綁起來,有敢反抗的格殺毋論!」

岡薩雷斯身後的親兵紛紛下馬,拽出佩刀如狼似虎的撲了上去!

費德洛夫嚇得急忙後退,口中惶急地叫道:「你們,你們反了!」說著他突然認出了岡薩雷斯,「你,你不是西蒙的侍衛長嗎?難道不認識老夫了?」

托斯卡納見狀上馬就要跑,而他帶著的親兵紛紛阻擋岡薩雷斯的親兵。

這時加里也反應過來了,這是站隊的時刻,表現慢一點就無法在這個團體立足了。

他抬手一指騎隊前列的官兵道:「大家都上,不要讓這些匪徒跑了!」說著拔出佩刀,縱馬前衝,對著一名驚慌失措的攔路親兵砍了過去。

騎兵們手持長矛,縱馬散開,片刻間就把幾十人圍住,個個企圖反抗的親兵百夫長瞬間被衝上來的騎兵亂槍刺成蜂窩。

看著渾身浴血倒下的下屬,托斯卡納當場就崩潰了,他一把扔下佩刀高舉兩手道:「有話好說,千萬別衝動,我們投降,別動手,我們投降!」

看到當頭的如此,親兵們也知趣地扔掉武器,束手就縛,岡薩雷斯的親兵們衝上去把幾十個人結結實實的捆了起來。

張鳳翼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直到這些人被成排捆好,岡薩雷斯與加里對張鳳翼請示道:「鳳翼大人,您看應該怎樣處置這些人?」

張鳳翼這才開口發話道:「這些人雖然是我們漢拓威軍的士兵,但他們放棄兀兒干要塞逃跑,無疑應算做逃兵,按漢拓威軍律臨陣脫逃者當斬。把兩個老傢伙留下,其餘人等都拖到路邊斬了吧!」

「大人,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張鳳翼一句話既出,眼前被綁的幾十人立刻大譁,再也沒有剛才的狠勁兒了,一個個哭爹叫娘地求饒,好多人跪在地上嚎著嗓子求饒。

岡薩雷斯把手一揮吩咐手下們道:「動手利索些,別讓這些逃兵在眼前敗興。」

當下軍士們兩人挾一個被綁者,拖入路邊揮刀就砍,鮮血噴濺,人頭滾落一地。

托斯卡納與費德洛夫嚇得臉色灰敗,渾身顫抖,差一點屎尿失禁。

張鳳翼微笑著道:「來人,給兩位大人牽兩匹戰馬來。」

有士兵把那些人空出的戰馬牽了兩匹讓兩人騎乘,兩人坐在馬上,眼神恐懼地望著張鳳翼。

張鳳翼抿嘴輕笑道:「兩位大人,俗話說『將軍死社稷』,你們拋下應該以死捍衛的要塞與信任你們的數萬名將士私自逃命,傳出去真的是好說不好聽啊!你們認為呢?」

「你,你,承認我們的身份了?」費德洛夫驚恐地道。

「呵呵,軍團長大人,我什麼時候不承認您的身份了?」張鳳翼好整以暇地道:「關鍵是逃跑的戰區總指揮與軍團長也得算入逃兵之列,您說是不是呀?」

「哼!」費德洛夫直喘粗氣,沒答話。

托斯卡納卻道:「既然知道我們的身份,你們準備拿我們怎麼辦?」

張鳳翼微笑道:「我們正準備馳援兀兒干要塞!你們就跟在部隊中,大家一齊殺回去,說不定還能立功贖罪呢!」

一聽張鳳翼不會馬上殺死他們,費德洛夫與托斯卡納立刻有了底氣,費德洛夫現在也希望能回到要塞,要塞裡還有四萬近衛軍的部屬,只要回到要塞登高一呼,他就還是軍團長,到那時,哼!看怎麼整治眼前這小子。

張鳳翼把手一舉高聲命令道:「所有人歸隊,前軍啟程!」


要塞的最高指揮官棄軍逃跑,對官兵們的影響如何可想而知。

張鳳翼把情況向中軍的阿瑟做了匯報,並道:「現在兀兒干要塞群龍無首,軍心疑懼,肯定撐不過多久了。我們要加快行軍,千萬要在要塞陷落前趕到。」

阿瑟當即下令軍團不再宿營,各師團點起火把連夜行軍。經過一夜急行軍,四軍團已到了兀兒干外圍。遠遠看去,高聳矗立的城寨上幾乎變成了黑色,城頭上各處都燃著火光,拉出一股股滾滾的煙柱,城上城下反射著耀眼的刀光。城牆上的一道道攻城梯上吊滿了爬城的士兵,城頭上蟻群般密集的士兵在揮動刀槍廝殺。

城牆上掉落的屍體已在城牆邊堆出高高的斜坡,無數的騰赫烈士兵正在高喊:「城破了,城破了,弟兄們,進城殺漢拓威人啊!」

無數手持刀劍的騰赫烈士兵向要塞城門跑去,要塞的城門處黑壓壓的人頭攢動、刀劍如麻。原來是撞城車終於撞開了城門,瘋狂的敵軍擁擠著向要塞灌入。

「大人,我們趕快衝下去吧!」加里一看到眼前的場景就激動起來,按捺不住想衝出去砍殺一通。

張鳳翼則看到了騰赫烈軍的投石車陣地,他指著敵軍的投石車陣地道:「放心,巷戰才剛剛開始,今天有得打呢!我們騎兵的主要任務在保護步兵進入要塞,現在我們先把投石車毀去。這些東西威力太大了,是我們以後守城的最大禍患。」

「遵命!」加里與岡薩雷斯齊聲喊道。

費德洛夫與托斯卡納惶急地陪笑道:「鳳翼大人,我們這把年紀,衝上去也是累贅,就留在後面為你們助威好了。」

張鳳翼把狹長的雉刀擎在手中,回頭衝兩人咧嘴一笑道:「親王殿下、軍團長大人,你們忘了我說過的話了嗎?將軍死社稷!加里、岡薩雷斯,現在咱們請親王殿下、軍團長大人,率領我們一起發動第一波衝鋒吧!歷史會記住這神聖的一刻的。」說著一刀刺在費德洛夫的馬股上,戰馬吃痛,驚嘶一聲狂奔向敵陣。

岡薩雷斯照著張鳳翼的樣子也一刀刺在托斯卡納的馬股上,親王殿下尖聲驚叫著被驚馬帶入敵陣。

張鳳翼隨後一舉雉刀喊道:「翼騎兵!衝鋒!衝鋒!」當前縱馬殺入敵陣,在他身後無數騎兵端平長槍,縱馬向投石車陣衝去。

突然從身後殺出的騎兵讓投石車陣中的投石兵亂作一團,這些士兵大部分只是搬運石塊的苦力,武器鎧甲都沒有,只有十幾名護衛引弓射向衝來的騎兵。十幾枝箭鏃大部分都插在了衝在最前面的托斯卡納和費德洛夫兩個人身上,每個人身上插了七八枝箭鏃,狂呼著滾倒落馬。

後面騎兵如入無人之境,縱馬在驚散的人群中斬瓜切菜的殺戮。接著一桶桶火油被澆在投石車上,轉瞬間火焰四起,一根根伸向天空的巨大木臂淹沒在熊熊的烈焰之中。

此時攻城的騰赫烈軍背後響起了一股股悠長的號角聲,一隊隊整齊的龜甲陣有條不紊地向要塞的城門移動,每一個龜甲陣是一個步兵千人隊,外面的步兵舉著由胸至膝高的重盾,內列士兵的長矛伸出。隊列的頭頂上有士兵舉著重盾防護。整個隊列上下左右都是重盾,像一個個移動的甲殼蟲。

「援軍到了!援軍到了!」城頭上士兵先看到四軍團的到達,喊聲響徹雲霄。

張鳳翼的騎兵翼護著步兵龜甲陣的側翼,不斷與來援的敵騎廝殺。另一面第一支四軍團的步兵隊已到了要塞城門口,面對城門處擁擠不動的敵軍,重甲兵撤至兩側,長槍兵並起如林的刺槍,嘶喊著向敵軍推去,城門處的吊橋橋面被染得血紅,無數屍體被推入城壕。

接著一隊隊長槍兵源源不斷地進入要塞,要塞內的局勢立即主客易勢,先期殺進城的敵軍騎兵在街巷間四處竄逃,卻四處遇到長槍兵的圍堵,最終都難逃被刺死的下場。接著長槍兵們衝上了城頭,在血火浸透的城牆上與敵兵展開對刺,敵兵從攻城梯一個個爬上,這邊長槍兵們挺著長槍從內側甬道登城,沒多久,牆頭滿是如林的長槍,一名登城成功的騰赫烈士兵要面對七八桿長矛的攢刺,被刺死的屍體不停地從城牆上拋下……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指揮作戰的元首勒卡雷幾乎要瘋了,吼叫道:「烏烈爾、阿爾古斯、卡尼梅德斯,現在攻城已沒有意義了,你們馬上放棄攻城,把所有人馬抽掉過來,全力阻止漢拓威軍入城。」

四軍團此次八萬大軍一齊出征,一時之間根本不可能進得完城。各處趕到的騰赫烈騎兵紅了眼地瘋狂衝擊著魚貫進城的一座座龜甲陣。不斷有龜甲陣被騎兵衝散,陣內的長槍兵們像炸開般舉著長槍各自為戰。而在城門上方的城牆上,聚集了一排排的弓弩手,端著的弩機不停向城下的敵騎發射羽箭。箭矢如雨點般落下,中箭的騎兵一堆堆倒下,後面的騎兵卻又前赴後繼補上。腳下死傷枕藉的敵我士兵一層層墊高起來,踩上去高一腳低一腳,好多戰馬都扭了蹄子……

雖然屍骸枕藉,最後攻破的城門終於又被從內部死死堵住了。望著城頭上歡呼跳躍,發出一陣陣山呼海嘯般聲浪的漢拓威士兵們,上至元首勒卡勒,下至滿臉血污的騎兵,以及城下的所有官兵都黑著臉默然不語。

漢拓威八萬生力軍至少有七萬人進城了,騰赫烈軍幾個月來的流血犧牲都白費了,一切都回到了原點,要想攻破這座城寨,就需要在城牆上再進行幾個月的血肉拉鋸。而這二個月來的攻城戰,早已使騰赫烈軍至少損失了十萬以上的將士。想到要再付出十萬將士的性命來換取這座城寨,每個人的心中都感到一陣陣發冷。


「鳳翼,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張鳳翼一走入白鷗師團防守的城牆,珀蘭悲聲撲入了他懷中,周圍梅亞迪絲、蘇婷、姬雅、羅賓斯等人都默默地看著,沒有覺得出格。白鷗師團在此戰中也損失慘重。事實上,城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有了犧牲殉國的覺悟。劫後重生,能見到可以傾訴內心的人,無論怎麼激動都是可以原諒的。

珀蘭白膩尖俏的臉頰上黏著硝煙熏烤的黑煙,皮甲上多處彎刀劃破的裂口,顯然她也經歷了九死一生。

張鳳翼摟住她細細的蠻腰,讓她緊貼著自己,咧嘴調笑道:「寶貝,你在這裡,銀鬼面衛隊的姐妹們在這裡,我怎麼可能讓兀兒干要塞被攻破呢?」

珀蘭雙手環住張鳳翼脖子,臉頰貼著心上人的胸膛,此刻她真正感到了這個男子的無比強大與可靠,令她內心充滿了安全感。她閉著眼睛低聲道:「鳳翼,有你在,真好!」

放開珀蘭,張鳳翼與白鷗師團的每個人一一打招呼握手。最先是梅亞迪絲,張鳳翼笑著對梅亞迪絲道:「師團長大人,看來我說錯了,我以為我到這裡時,你可能關押在禁閉室裡呢!」

「是在禁閉室內,親王與軍團長出逃後婷妹放我出來了。」說到此,梅亞迪絲帶著些醋意淺笑道:「你可是把我珀蘭妹妹帶壞了,大庭廣眾之下,太忘形可不好。」

張鳳翼一語雙關地笑道:「太繃著也不好,會失去很多真心交流的機會的。」


第二天,城上城下靜悄悄的,城牆上的漢拓威軍嚴陣以待,城下的騰赫烈軍卻再沒有發起攻勢。

傍晚,城下射上箭書,騰赫烈方要求談判。

夜色中,優希頓長老再次坐在繩筐中吊上城牆。

現在四軍團全部控制了整個兀兒干要塞,近衛軍團一來群龍無首,沒有軍階高過阿瑟的軍官;二來各部損失慘重,實力大減,也無力與四軍團抗衡;三來也都感激四軍團的救命之恩,願意聽從四軍團的號令。

在原來參軍司的議事廳裡,阿瑟和張鳳翼再次接見優希頓。

優希頓看到兩人,不禁苦笑道:「鳳翼大人,看來咱們真是有緣啊!」

三個人坐定,張鳳翼笑道:「呵呵,長老閣下,我們不是有緣,而是非常有緣,事實上,我們的緣分才剛剛開始,以後你我打交道的機會多著呢!元首的雄心壯志我們都能深切體會得到,只要元首南下的雄心不滅,你我就不可避免地總要碰面。」

「呵呵,鳳翼大人的言辭可真鋒利呀!」優希頓微笑道:「不過在下此來可是抱著和平的意願而來,就看貴方有沒有誠意接受了。」

阿瑟道:「長老閣下,我們歡迎任何善意。」

優希頓淡淡地笑道:「之前的攻城戰,我軍確實受到了損失,不過實力依然不是貴軍可以抵禦的。如果我軍願意,兀兒干要塞終究還會第二次陷落。那時黑石關、兀兒干、屏風堡三座要塞都將落入我們騰赫烈軍的掌握之中。」

張鳳翼笑著回道:「長老閣下,可能您也清楚,近衛軍團是鄙國最優秀的重甲騎兵軍團。目前我們四軍團已獲得近衛軍團的全部裝備與戰馬,加上城中剩下的近衛軍團部隊,我們可以組織起絲毫不弱於貴方的騎兵武力。我們有充足的給養與堅固的要塞做依仗,貴軍除了困頓於堅城之下進退維谷外,不會再有什麼別的結果。」

優希頓不以為然地笑道:「所謂絲毫不弱於我方的騎兵武力,大概只有十一萬左右吧!雖然你們有了些戰馬,可是騎術不是一天練成的,有匹馬騎還不能算騎兵喔!」

張鳳翼不屑地道:「隨您怎麼說,我們的實力我們心中有數,您也心中有數。貴方選擇和我們談判而沒有選擇攻城,這本身就說明了我軍的實力。」

優希頓搖搖頭道:「我來找你們談判主要因為我們王子與公主握在你手裡,我們不想因為我們之間的戰爭使他們受到傷害。」

「我可以保證他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我們一直把他們待如上賓。我們有信心反擊一切入侵,根本不需要遷怒於人質。」張鳳翼針鋒相對地道:「所以貴軍完全不需要存有任何顧忌,戰場上一刀一槍殺出的國界才是真正的國界。」

優希頓臉色有些尷尬,他頓了頓笑道:「鳳翼大人可真是氣盛啊,我是來爭取和平的,大家沒有必要口頭上較勁兒,我們元首大人希望以退兵來換取王子與公主的返歸。」

張鳳翼道:「長老閣下,這個條件有些可笑,退不退兵對我們來說並不是迫切之需。經過幾個月的攻城戰,貴方早已不復當初之勇。」

優希頓當場就有些沉不住氣了,沉下臉道:「鳳翼大人,這是真心話嗎?事實正如你所說,你們的實力你們心中有數,我們也心中有數!鳳翼大人,我是抱著誠意而來,也希望你能拿出誠意來,我想問問,貴軍是不是真的不需要停戰?若不需要停戰的話,我起身即走也沒關係。」

阿瑟接道:「我們當然是需要停戰的,不過這場戰爭損失甚巨,不是貴軍一撤就可了結的,我們需要貴軍對勝負給出一個說法,好讓我向上面有所交代。」

「哦?什麼意思?」優希頓眉頭一挑道:「我軍是不會承認任何失敗的,事實上也是我軍大佔上風,貴方才損失慘重。」

張鳳翼插話:「損失慘重並不等於失敗,我方是付出了犧牲,而貴方卻要從哪兒來回哪兒去,沒有得到尺寸之地,這本身就是我軍抗擊入侵的勝利證明。」

優希頓皺眉冷笑道:「這是事實,隨你怎麼說。」

張鳳翼接著道:「貴方只有撤軍是不夠的,還要對此次入侵做出賠償,以證明貴方是此次戰爭的戰敗方。鑒於貴我雙方實力差距並不大,我方就不多要了,只是象徵一下即可。」

「什麼?賠償?你做夢!」優希頓徹底火了,高聲叫道。

張鳳翼理也不理,接著道:「具體的說就是十萬匹戰馬,你們交出十萬匹戰馬然後撤兵,我方會在貴軍撤出袤遠三個月後送還貴國的王子與公主。」

「拍!」優希頓一掌拍在桌案上,起身欲去。

「長老閣下!」張鳳翼冷聲道:「我可以透露給您一個消息,伊諾大人的十軍團正兵出獨山,星夜進發趕往此地。貴軍將要面對的不只是我們四軍團,而是四軍團與十軍團兩個軍團的兵力。」

優希頓一下就怔住了,張鳳翼繃起唇角陰沉地笑道:「長老閣下,您可以離去,不過離開後就不要再回來了,以後我們將不接受任何關於送返伽洛尼與妮可的談判了。」

優希頓怔怔地站在當場,臉上憤怒、猶豫、掙扎……表情連續變換。

張鳳翼撇嘴冷笑道:「撤軍是一定的,想要送返伽洛尼與妮可,就交出十萬匹戰馬來。答應還是不答應,現在一言而決!」

優希頓內心鬥爭了良久,終於歎息一聲,重新坐回椅子上。

張鳳翼唇角露出勝利的笑意,伸手拍著優希頓的肩頭道:「長老閣下,您心中清楚,這根本不是什麼苛刻的條件。讓你我放下那點小不愉快,放眼長遠吧!說不定,秋高馬肥之時,元首大人又要躍馬袤遠了?而我們的騎兵也將初具火候,到那時說不定你我又有機會把臂言歡了呢!」


悠長的牛角號聲響起一片,城外的騰赫烈軍終於開拔了。一隊隊刀弓入鞘的騎兵黯然執韁策馬緩緩遠去,牧奴趕著一批批牲畜,輜重牛車的輪子轉動,一輛輛馳向遠方……

而城牆上的漢拓威官兵雀躍歡呼,揮舞著武器,搖動著戰旗,盡情地釋放著內心的喜悅。望樓內梅亞迪絲俯看著城牆上歡呼的官兵,陷入一種久久的感動之中。

「蕾,感覺怎樣?」身後的張鳳翼笑道:「我們在現有力量下爭取到了最大的戰果,我們保住了袤遠。」

望樓內空蕩蕩的,只有梅亞迪絲與張鳳翼,衛兵們都守在樓下。

梅亞迪絲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轉回身望向張鳳翼笑道:「鳳翼,因為今天這一刻,我原諒你了。」

「哦!那你會繼續幫助我嗎?」張鳳翼含笑望著她,「今天我可是有所求才請你到此的。」

「你是故意設計讓我來觀看士兵們的歡呼吧!」梅亞迪絲眨眼調皮的道:「你的小花招得逞了,我被成功打動,呵呵!」顯然她的心情也十分愉快。

張鳳翼眼望著她道:「我們軍團還沒有得到陛下與元老院的認可,我們需要有人在帝都為我們活動,溝通我們與帝國上層之間的關係。你們近衛軍若無意外肯定會回轉帝都,我實在想不出除你之外更適合幫助我們的人選了。」

「哼哼!這可不是小事,可我為什麼要幫你?」梅亞迪絲嬌哼一聲,晶瑩閃亮的美目玩味地看著他,「你準備用什麼來回報我呢?」

張鳳翼一怔,吃吃地道:「我們應該是朋友吧!不是嗎?」

「哼哼,朋友之間也要講禮尚往來嘛,咱們之間好像是你一直在佔我的便宜吧,好好反思反思吧!」梅亞迪絲把頭一擺不屑地道:「這件事先放在一邊,還有什麼要求我的一起說吧!」

張鳳翼抬眼瞅了瞅她,心裡有些沒底地道:「我聽說你想帶走珀蘭,讓她繼續擔任銀鬼面衛隊的隊長,我想請求你把她留下來。」

梅亞迪絲扭頭看著他,似笑非笑地道:「鳳翼,就是這件事了。如果你想讓我幫你們在帝都活動,這個沒有問題,我答應,不過我的條件是我要帶走珀蘭,讓她擔任我的衛隊長。如果你放棄請我在帝都幫你們四軍團遊說,那麼我也就答應你的要求,把珀蘭留在你的身邊。」說罷拍掌望著張鳳翼驕傲地笑著,「哈哈,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要江山還是要美人,你選一樣吧!」

「我?這個?大小姐,沒有你這樣整人的吧,這完全是損人不利己,對你有什麼好處嘛!」張鳳翼不滿地叫起來,「蕾,求求你,看在朋友的份上,把珀蘭留給我吧!」

「有沒有好處不用你操心!」梅亞迪絲臉龐暈紅,有些羞惱地道:「如果只是朋友的話,想把珀蘭要走,門都沒有!」

張鳳翼看出梅亞迪絲表面言笑晏晏,其實心底拒意甚堅,心中也有些惱了,擰眉盯著她的臉龐似笑非笑地道:「師團長大人,其實想留下來也是珀蘭的意思,她只是不好意思親自求你罷了。你這樣扣著她不放,小心她心裡會不高興哦!」

「不高興也沒辦法了,我不能看著她有危險卻不去管。」梅亞迪絲眼皮低垂堅定地道。

張鳳翼徹底沉不住氣了,提高音量道:「我說你這個丫頭片子怎麼這樣,拆散人姻緣可是有損陰德的,你以前可從來不這樣斤斤計較的。」

「對!我現在想斤斤計較了,我不能讓珀蘭獨享你,因為我想抓住最後的機會。」梅亞迪絲突然負氣地抬起頭,美目凝視著張鳳翼,兩人對視良久,她緩緩地合上了眼簾,芳唇輕不可聞地命令道:「吻我!」

一切都彷彿是在夢中,四片唇纏綿地吮吸在了一起,梅亞迪絲雙臂纏上張鳳翼的脖頸兒,張鳳翼環住了梅亞迪絲柔軟的腰肢。

良久,梅亞迪絲癡癡望著張鳳翼喃喃低語道:「鳳翼,我相信自己的判斷,我相信自己的感覺,我相信我所相擁的是真正的英雄,即使是王子也比不上你躍馬千軍的英姿。」

張鳳翼再次蓋上了梅亞迪絲如花瓣般芬芳柔嫩的芳唇,喃喃地應道:「我保證,我將一天比一天變得強大,一天比一天更配承受你的青睞。終將有一天,我們能夠站在頂峰,並肩俯視這個龐大的帝國。」



                     (全書完)


∼小說頻道 版權所有 禁止轉載∼

www.nch.com.tw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淵海騰瀾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0.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