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章(試閱)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29
累積人氣
566035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5.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試閱)
「阿冰,如果你突然知道自己又多了個親人,而且這個親人還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你
會怎樣?」躺在溫暖的被窩裡,我問著比我還晚回來的阿冰。

「哦?是個什麼樣的親戚啊?是男的還是女的?」阿冰一邊整理著被褥,一邊好奇地問道。

「啊,我只是說如果罷了,你就不要管他的性別是啥了……」

「嗯……當然會很興奮啊,但是如果他的輩分和我相仿的話,我會把他當作我的榜樣的。」

「就這樣?不會去讓他請你喝酒?或者死纏著他不讓他走?」

「羽,你都多大了啊,這種事情只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才幹得出來。呵呵,該不會是來了個什
麼漂亮能幹的妹妹吧,羽的妹妹,一定很漂亮哦。」

「要是就好了呢……」我撇了撇嘴。

難道我真的讓人感覺很小麼?實在是令我很不甘心啊……

「咦?那到底是什麼人啊?」阿冰從床上探出頭來,笑嘻嘻地問著我。

「啊……我睏了……」我尷尬地想混過這個話題:「後天早上就要考試了,明天還要複習呢
,我先睡了哦。」

「不許不許!!分明吊人家胃口嘛,再說你的親人我也很想見見哦。」

「啊……呵呵……如果有機會的話……咳咳……會在夢中讓你看到他的……」我打著哈哈,
將頭埋進了被子裡。

「真是的……」阿冰嘟囔著,關燈就寢了。


「什麼?!鐵血自由軍的首腦人物已經被抓住了?!」

這是我早上醒來後聽到的第一個重大新聞。

「對啊,因為我們赫氏及時將解藥破譯出來,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生產出了足夠的解藥,所
以他們為了自保,就將自己的頭兒給供出來了……」

看著那個眉飛色舞的男生,以及周圍一群驚訝的女生,我咬著沒吃完的饅頭捅了捅身旁的阿
冰:「為啥我們總是最後一個知道這種消息的?」

「因為我們沒有電視啊……」

「哦……」


第一節課下課,突然又有一個男生躥起來興奮地大喊道:「元老議會關於此次事件的最終
報告終於出來了!!剛才梅凱爾和拉奇特兩人聯合發表聲明說此次事件已經得到了圓滿的解決
,並且根據鐵血自由軍頭目的口供,揪出了幕後的黑手,居然是聖龍聯盟!哈哈……」

看著再次圍攏過去的一大票充滿仰慕之情的女生,我一邊抄著阿冰的筆記一邊問他:「這次又
是怎麼回事啊?他總不可能把電視搬到這裡來看了吧……」

「呵呵,因為他們有收音機啊……」

「哦……」


到中午的時候,我們已經聽到了無數關於此次事件的最終報告。

「聖龍聯盟這次可倒霉了,居然敢和全天下的人作對,還來冤枉我們赫氏,哼哼,看他們怎麼
死。」從別的教室趕過來的雪城月,正提著書包蹭在阿冰身旁做幸災樂禍狀。

「其實聖龍聯盟裡也不全都是壞人啊,只不過被一些極端分子控制住了而已。唉,希望他們通
過這次的教訓,能夠警醒過來。」阿冰收拾著書包,嘆了口氣。

「對啊對啊,那個被他們關起來的葉靈劍會長不就是個不錯的人麼,我想如果這次事件能夠圓
滿結束的話,他應該也被放出來了吧。」我插嘴道。

阿冰愣了愣,突然驚喜地抱住我的胳膊叫了出來:「對啊!!羽,你還真聰明呢!!呵呵……」

完全沒有想到這句話會產生如此劇烈反響的我根本來不及躲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興奮的阿冰不經
意間將手裡的水筆筆尖扎進了我的胳膊。

不過看到阿冰如此少有的開心,我也只能把那種想大聲慘叫出來的衝動嚥回了肚子裡,渾身痙攣
地陪著他一起傻笑……


以前也曾看過一些關於世界末日情節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們總是在最後凱旋而歸時,被所有前來
慶賀勝利的人們簇擁在中心,當作聖人一般的仰慕。

無數的歡呼聲震耳欲聾,滿眼的人山人海讓你頭暈目眩。鮮花、綵帶……一切能夠表達出人們喜悅
之情的事物,都彷彿不要錢一般地滿天亂飛,外加上辟里啪啦的鞭炮聲,轟隆隆的禮炮聲,還有一大
群如花般的少女們穿著節日的盛裝在載歌載舞著……

這個時候主角之一就會開始如下的講話。

「很高興我們還能活著回來,並且給大家帶來了勝利的消息。不過此刻我的心情也是非常沉重的。
因為我很希望……很希望能夠讓自己代替那些死去的戰友們,畢竟真正的勝利,是他們帶給我們的啊……」

接下來便是一片悲慟的痛哭聲,不論是主角還是數不清的群眾都會哭成一團,互相緊緊擁抱,也不
管對方是男是女,是變態還是殺人犯,所有的人心裡都在緬懷著烈士們的英勇事跡。

這時某位主角心愛的少女就會躲在遠遠的角落裡,欣慰地流著眼淚,然後終於泣不成聲,情難自已
,飛奔上去給自己心愛的人獻上香艷的一吻……


我看看身旁正和阿冰聊天的雪城月,以及周圍來來往往彷彿當我不存在一般的人群,無奈地嘆了口氣
,一邊踢著路邊的石塊,一邊百無聊賴地跟著他們走向食堂。

大概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吧,永遠也不能像小說中寫的那麼浪漫而又完美。

沒聽某位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文學家說過麼:人們總是喜歡將理想付諸於文字,卻將失落留給了現實……

前方傳來的一片興奮的歡呼聲打斷了我的自憐自嘆,卻看到阿加力一行人等滿載著眾人的崇慕得
意洋洋地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唉……現實原來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殘酷啊……


吃飯的時候,校方的領導在廣播中對昨天參加了那次保衛赫氏之戰的學生們進行了表揚。

雪城月等五人的名字全都被激動到誇張的語氣給喊了出來,校方的那位領導在表彰完後,還熱情
洋溢地念了一首自己即興創作的詩:

「……

當我們在黑暗中呼喊著上帝的時候

原來上帝已經來到了我們的身旁

年輕的熱血中沸騰著對光明的憧憬

對黑暗的仇恨

不管即將面對如何的危險

他們沒有害怕

沒有後退

而是挺起了胸膛

高呼著正義的口號

………………」

「天哪,這種垃圾詩也敢這麼大聲地念出來?」阿加力痛苦地摀住了自己的耳朵。

「校方也過於誇大其詞了吧,如果不是阿月帶著龍九過來,可能我們也不能這麼幸運了。」
古克皺著眉說道。

「對啊,其實這次功勞最大的應該是龍羽大哥和那些龍騎將們,聽說他們在市政府那裡打敗了一群
實力相當高的暴徒們呢!」麗絲雅托著下巴痛苦地看著盤子裡的午餐,似乎一點胃口都沒有。

「我還聽說是一個紅頭髮的高手幫他們擊退了那幫人,不然他們恐怕要全軍覆沒呢!」阿冰眨眨
眼睛,插嘴道。

龍迪沒有說話,雪城月也沉默不語,除了我以外,沒有一個人去動盤子裡的午餐。彷彿大家的胃
口全都因為那個領導的這首即興「打油」詩而被敗壞到了極點。

為了挽救這個尷尬的局面,我一邊嚼著滿嘴的菜,一邊模糊不清道:「啊,聽我表哥說,這次功
勞最大的應該是龍吟瑤才對,如果不是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收場。學校其實根本搞不清楚狀
況,哈哈哈,根本不知道龍吟瑤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啊。」

「對了,羽,你表哥到哪裡去了啊?怎麼事情結束了也沒看到人影呢?」阿冰問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他回了研究院後轉個身就又沒影兒了。大概是和那些龍騎將們出去哪裡
慶祝了吧……」

「唉,昨天晚上想叫你和他一起去阿月家慶祝呢,誰知道你那麼晚才回來,他和龍騎將們也全都走了
,搞得大家後來都沒什麼興致了。」阿冰忍不住埋怨起來。

「你們又沒有事先通知,我怎麼可能知道啊。如果我知道能去大吃一頓,才不會那麼晚才回去呢…
…」我說是這麼說,心底卻在暗自慶幸昨天沒跟他們一起去狂歡,不然怎麼會遇見我的師兄呢?

「誒,你們猜猜看,那個紅頭髮的高手到底是不是我們赫氏的人啊,怎麼以前從來沒聽校長說過有
這麼一個高手呢?」古克終於放棄了那份對他來說難以下嚥的午餐,用餐巾擦了擦嘴,問了起來。

他得到的答案,是我們一致的搖頭。

「唉,我實在想不通,這樣厲害的一個高手,怎麼也不可能如此默默無聞啊。裡赫氏的實力還真是
深不可測呢……」古克搖著頭嘆了口氣。

「大概校長以前也不知道我們赫氏有這樣的高手存在吧。先是打敗了會用深藍襲擊的銀徽級別高
手,接著又打敗了好幾名實力和紫徽龍騎將一樣的暴徒,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可最令人不可思議
的是,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人能夠知道他的名字呢。」阿加力也沉思起來。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龍迪開口了:「我想,可能是校方故意隱瞞了這個人的真實身份吧。其實一直
以來,無論是我們還是外界,都對裡赫氏的實力模糊不清,這就是校方刻意隱瞞後的結果。我聽我
爺爺說,其實當年在裡赫氏的羅特,直到他脫離裡赫氏去應徵龍騎將時,都還沒有人知道他已經具有
了銀徽的實力。說不定……這次又會出現另一個羅特來。」

麗絲雅立刻拍起手來叫道:「好啊好啊,呵呵,如果再出現一位像羅特總統領那麼出色的龍騎
將的話,我們赫氏在世界上的聲望又會進一步提高呢!」

想不到如今已經一頭鑽進了錢眼裡無法自拔的師兄,居然還能如此深得人心,我忍不住暗暗偷笑起來。

阿冰見雪城月一直沒說話,便拍拍她的肩膀問道:「阿月,妳在想什麼呢?」

「啊……我……」雪城月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我只是在想食堂的菜怎麼越做越差了,難道
校方的經費不夠雇廚師了麼?」說完還故意皺起一張小臉瞪著盤裡的菜餚。

一直以來我都沒搞明白,為什麼我和阿冰都覺得分外好吃的菜餚,到了他們嘴裡就都成了難以下嚥
的東西了呢?

唉,有錢人就是有錢人,自然和世俗的想法大相逕庭。

記得阿冰曾跟我說過,當世人都忙著計算自己手頭的錢夠不夠買一棟房子的時候,有錢人卻坐在屬
於自己的豪華別墅裡謾罵著建築師的低能;當世人正努力湊錢想來一次像樣的度假旅行時,他們
正乘著自己的遊艇在海上啃著龍蝦感嘆人生苦短;而當世人終於奢侈一次在豪華的餐廳裡洋洋自得
時,他們又把自己扔到某個不知名的荒島上穿著樹葉悲春傷秋去了……

這就好像師兄昨天晚上跟我說的天堂島上的那群人,在沒有戰亂的年代裡,過夠了沒有性命之憂的
安逸生活,於是便掏錢去那裡前仆後繼地尋找著死亡的感覺。

不僅如此,而且居然還有一為了錢而不顧一切的政府,拚命地號召大家一起去找死。

也許……這就是世人口中所謂的代溝了吧……


因為馬上臨近考試,所以老闆特地准許我們請了一天帶薪假,臨走時老闆笑呵呵地對我說:「
冷羽啊,阿冰我是不擔心了,就是不太放心你啊。這次考試一定要給我認真考,要是不過的話,
嘿嘿,我可是會扣你工資的!」

「老闆,你越這麼說,他越緊張啊!」阿冰不滿地看著老闆。

「嘿嘿,就是讓他緊張了才好玩嘛!這小子一天到晚腦子裡像是少根筋,迷迷糊糊的,恐怕連
考試要考哪一科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哪有啊,冷羽他每天都很認真地在複習哦。」阿冰急忙為我辯解。

「複習?他還會複習?我看他這次的工資是扣定了哦!」

我無力地看著老闆呻吟道:「饒了我吧,我還盼望著您能給我漲工資呢……」


有了壓力之後,我學習起來就更加賣勁了。

原本要花上四五個小時才能做完的複習題,在我奮力地拚搏下,結果只花了一個半小時便全部搞定。

頭暈眼花地站起身來,我感覺著現在好像比昨天那場打鬥還要讓人精疲力竭。

阿冰高興地看著我做完的卷子說:「哇!沒想到你還有這麼高的效率呢!雖然說最後幾道題
的答案都已經有些不知所云了,但按照這個正確率來看,你得高分的希望相當大呢!」

「哼哼,為了不被那個可惡的老闆剋扣工資,我當然要顯示一下自己的真正實力了。」我故作不
屑地瞅著窗外。

「呵呵,希望你明天也能顯示出自己真正的實力,要知道考試的時候,可是不允許翻書的哦。」
阿冰笑著指了指桌上那一堆被我翻得亂七八糟的參考資料。

「這個……咳咳……我當然知道……」


令無數學生頭痛了很久的考試,終於還是如期來臨了。

所有參加考試的學生都按照學號的順序依次進入自己的考場,臨到我進考場的時候,走廊上除了
幾位陌生的監考老師,就再也看不到別的學生了。

「你就是那個晚來了兩個月的冷羽麼?」監考老師走過來問候著我,不過我從他那雙蔑視的眼睛中
分明感到了他的不懷好意。

「是啊,咳咳,因為我知道赫氏的時候這裡已經開學一個多月了……」

「哦?是麼?不管怎樣吧,我只希望你能夠遵守考場紀律,如果你想作弊的話,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們赫氏對所有作弊的學生從來不會客氣,一旦抓住了,最輕的處分都是記過處分,就算校長來
說情都沒用。你可要好自為知啊。」

我趕忙謙恭地點了點頭道:「好的好的,放心好了。就算我作弊的話,也一定不會讓您看到的……」

「……」監考老師驚訝地看了我一眼,彷彿我的話激怒了他一般:「嘿!小子,你要是有膽子就給
我試試吧。」說完便冷冷地從我身旁走過。

奇怪,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嗎?我迷惑不解地看著他的背影。不是說只有被抓住了才會給什麼處分的麼?


考試卷子發下來後,我才發現昨天整晚的擔心是多麼的可笑。

整整三張卷子上,幾乎連一道需要我去思考解題思路的題目都沒有,興奮得我差點沒把筆給甩到了監
考老師的臉上。

僅僅半個鐘頭後,我便起身交卷了。

監考老師看了看全場依然在答卷的同學們,嘲笑著我說:「怎麼,沒膽子作弊就只好放棄了?我
可還等著抓你呢。」

我愕然地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走出教室後,卻聽他輕輕地冷哼一聲道:「哼,這種垃圾學生
,早該給踢出赫氏了……」


在寂靜的校園中獨自散步,我猶自在納悶著為什麼自己會成了垃圾學生。

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埃娜興奮的喊叫聲:「羽!!」

「咦?妳今天怎麼這麼有空啊?」看著她提起裙角歡快地跑到我的面前,我奇怪地問道。

「校長他回來了啊,我就被解放了,哈哈哈!」埃娜親暱地挽住我,笑靨如花地說著。

「校長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上,呵呵,他還說等有空了就請我們去吃飯呢!!」說著,埃娜高興地晃起了我的胳膊。

「對了,埃娜,妳覺得我是個怎樣的學生啊?」

「嗯……如果要我來說的話,你肯定是我們赫氏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學生啊。才一年級就已經成為了
裡赫氏的預備成員,這在整個赫氏歷史上也僅僅發生過一次而已啊。」

「那怎麼剛才那個監考老師說我是什麼垃圾學生啊?」我不禁困惑起來。

「誰說的?!」埃娜瞪大了眼睛問道:「監考老師?難道你剛才交了白卷麼?」

「那倒沒有,我全寫完了才交上去的。難道不讓提前交卷麼?」

「哦,不會啊……可能是他誤會了吧。別擔心,考試成績下來後,你是不是垃圾學生不就一目了然了麼?」

我看著安慰我的埃娜,也慢慢地釋然了。是啊,等成績下來了,自然就知道我是不是垃圾了吧。

「對了,剛才校長說,過幾天後將會重新召開元老會議哦。到時候我們都去當服務員好不好啊。
」埃娜輕晃著我的手臂,期待地看著我。

「哦?聖龍聯盟的問題徹底解決了麼?」我好奇地問:「怎麼這麼快就要重新召開了啊。」

「呵呵,這次元老會議的重要議題就是怎麼處理聖龍聯盟,以及制定相應的制度,防止以後類似
的事情再度發生啊。」

「哼,再怎麼制定制度,也無法限制拉奇特那個傢伙的陰謀啊。對了,怎麼元老議會好像一點都
不知道拉奇特曾經幹過的好事啊,難道雪城日他們沒有去指認拉奇特的罪證麼?」

「唉,給聖龍聯盟十個膽子,也不敢供認出拉奇特這個後台來啊。再說梅凱爾手下的龍騎將們也
沒有具體的證據來證明,光憑一張嘴,元老議會才不會相信呢!」

「啊?!那麼多證人,連我都親眼看見過,元老議會為什麼不信?」

「呵呵……羽,想要指控金徽龍騎將,沒有充分的證據是不行的。可以說除了你們外,再沒有其
他人能夠證明那幫人就是拉奇特的手下,這點證據是遠遠不夠的。要扳倒拉奇特,可沒有你想像
中的那麼容易啊。」

我咬牙切齒道:「他媽的,那個狗雜種一天不死,就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上。要是我有
那個能力的話,非宰了他不可!」

「別傻了,羽,就連羅特當年也沒辦法動他分毫,更何況是現在的你呢。再說我也不希望你去白
白送死啊……」

「哼∼,」我冷笑一聲,「聽妳的意思,難道就沒辦法對付他了麼?!」

埃娜見狀,趕忙從後面輕輕地摟住了我,在我耳旁小聲哄道:「別生氣別生氣,跟那種人生氣不
值得的哦……呵呵,你看看你,一激動頭髮的顏色就變了。」

我趕忙瞅了瞅額上的頭髮,卻發現還是黑色。

「哈哈,被騙了吧。別生氣了,這個世界上類似的事情多著呢,不過我相信就算沒人能治得了他
們,老天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等著老天來懲罰他們?哈,恐怕只能等到世界末日才有可能了。

「對了,你剛才還沒答應我呢。怎麼樣啊,和可愛的埃娜一起去當服務員吧,呵呵……」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剛才的怒氣一掃而空:「可愛的埃娜?妳的臉皮還真厚哦。」

埃娜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噘起嘴羞紅著臉說:「那又怎麼了,到底答不答應啊。」

「怪了,妳做助理做得好好的,幹嘛要和我一起去當什麼服務員呢?不會是又有什麼行動吧……」

「才沒有呢,人家只是想……只是想……」

「只是想什麼?」

「討厭啊∼,真是的……」埃娜嬌嗔著伸出手狠狠掐在我的胳膊上:「非要人家說出來才行啊。」

「妳不說出來我怎麼知道啊?」我無辜地哭訴著。

正說著呢,下課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埃娜這才驚叫出來道:「啊!我還要去研究院一趟,校長還在等著我呢。先走了哦……」

說完突然俏皮地在我帶著面具的臉上親了一下,接著便轉身向研究院的方向跑去。

我捂著被她親到的臉頰,無奈地笑看著她輕盈的身影消失在遠處。

只聽阿冰的聲音從遠遠的人群中傳了過來:「羽!考得怎麼樣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5.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