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11
累積人氣
5660340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1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還未等我邁腳穩住身體,一道寒氣已貼著頭皮飛速劃過,帶起的冰冷氣流讓我的眉心一陣刺痛,眼看著幾根銀白的頭髮慢慢從額前飄落。

「有人偷襲?」這個念頭從腦中一閃而過,我已經滾落在地,身體蜷成一團,極快地朝廳中央滾去。

身後有人輕輕「咦」了一聲,似是在驚訝自己竟未得手,緊接著便又是一道寒氣朝不住滾動的我刺了過來。

在厚軟的地毯上滾動,讓我的速度大打折扣,眼看寒氣及體,無奈之下,我突然舒展身體平躺在了地上,雙手迎向那道不知何物的寒氣。

一把鋒利的銀劍,閃爍出森森的寒光,裹在一團晶瑩細碎的冰霧中朝我的面門狠狠斬下。

想也不想的,我雙手一合,將劍脊牢牢夾住,體內澎湃的真氣又是一陣洶湧,順著冰冷徹骨的長劍便洩了出去。

「嘿?」那人猛一抖手,我手心一顫,銀劍便已收了回去。

匆忙間滾向一旁,我狼狽不堪地站起身來,才看到一位年過四十的銀徽龍騎將正持劍上下打量著我,鷹一般銳利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

他身高差不多快夠到我的額頭,在一般人中也算是比較高大了,瘦削挺拔的身形散發出一種強大懾人的戰意,就似一頭出柙餓虎般,想要一口將我吞進肚去。

「咳咳……葉會長,我只是想借用一下貴所的洗手間而已,用不著這麼隆重的禮節吧……」

連銀徽龍騎將都親自出手了,你真把我當成是拉奇特手下的頭號刺客了?

葉靈劍似是也被那位銀徽的偷襲給嚇了一跳,皺著眉不悅地看著他:「坎佩特統領,你怎麼和你的手下一樣那麼喜歡衝動啊!這位是龍飆翎龍先生,是來參加明天的比賽的,他只是想借用一下洗手間罷了,你何必……」

「對不起,我們的原則是,先動武,後對話。」坎佩特不客氣地打斷了葉靈劍的話,伸手將他擋在身後,挽了個奇異的劍花指向我:「一下子就能打倒科格爾的人,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就算你是偷襲,也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龍先生,我想你應該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來這裡到底想幹什麼?」

「上廁所啊!!」

「回答錯誤……」他話音未落,那把銀劍已化作滿天的繁星再次朝我襲來。

天哪,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能揮灑出如此大面積的劍影,場面可真是壯觀啊……

「住手!」葉靈劍氣急敗壞地大聲叫道:「坎佩特!你不要太放肆了!」

我朝他微微一笑,心下暗暗感激。葉靈劍不愧是阿冰的父親,為了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居然敢對著一位銀徽龍騎將如此大聲苛責。

「這裡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價值連城的收藏品,你要是敢打壞一個,我看你怎麼賠!」

我好容易躲過漫天的劍影,再聽到這話,差點沒吐出血來。

坎佩特頭也不回,微微笑道:「哼,打壞一個,我自己掏腰包賠給你。不過,要是這小子打壞的,可別怪我……」

此時屋子內縱橫交錯的寒氣讓氣溫驟降,一層厚厚的霜白已經爬滿了透明的玻璃窗。

葉靈劍呼了口霧氣,衝我搖頭苦笑著說:「龍先生,抱歉了,我此時才知道我在這裡根本說不上話,早知道是這樣,下次我可再也不敢要梅凱爾派來的保鏢了……」

我低頭躲過一道寒氣,接著縱身跳上身後的方桌,微一縮腹,憑著毫釐之差堪堪讓過斷腰而來的一劍,哪裡有空跟他答話?

媽的,這個銀徽武功如此強橫,一柄銀劍看似舞得不成章法,天馬行空得讓人毫無頭緒,卻又招招致人死命,還快得讓人看不見劍的影子。如果不是他忌諱屋裡如此多的收藏品,恐怕早已痛下殺手將我砍成十七八塊了吧!

頭皮一陣發麻中,我不禁暗暗後悔過於托大,將劍留在了酒店的房間裡。仗著寒星真氣的指引,我數次貼著牆壁心驚肉跳地躲過差點將我砍成兩爿的銀劍,一咬牙下了狠心,從牆上取下一幅看似價值不菲的畫來,擋在身前抵擋坎佩特的殺招。

「嘿!小子真有眼光啊!什麼畫不挑,偏偏挑中了我們總統領大人送來的贗品。」坎佩特嘲笑著一劍當胸刺來。

卻聽葉靈劍在後面恍然大悟道:「我說你們總統領怎麼如此大方,原來是贗品啊!嘿,你不說我還真看不出來。小子,那幅畫不值錢,你換左邊的那幅噶貝烈的心之傷,價值三百萬呢!那是我從拍賣會上親自收購的真跡,他要是敢刺壞的話,我看他拿什麼賠給我!」

毫不理會他們兩個人在那裡胡侃,我運勁於畫,讓畫框連帶畫紙瞬間變得堅硬勝鐵。

「噗」的一聲,銀劍從畫中央刺了過來,趁銀劍無法似剛才如鬼魅般靈動劃移的空隙,我伸嘴狠狠地用牙齒咬住了劍尖。

頓時一股寒冽的凍氣直衝腦門,冷得我眉心欲裂,忙吸了口氣運功抵禦,體內的真氣也終於再次抓住機會瘋狂地順著牙齒湧了出去。

銀劍又是猛的一抖,抖得我牙根酸麻差點沒鬆了口,而雙手則飛快地扔下畫框,迎上坎佩特迎面擊來的一拳。

出乎意料之外的,一股熾烈之極的火勁衝破了我的護體真氣,猛的順著雙臂狂灌進來,我哼都沒來得及哼上一聲,口一鬆,背就已經狠狠地撞在了牆上,胸口一陣熱辣的劇痛,好像肺部被灌進了燒熔的鐵汁一般燙得我喉嚨裡呲啦啦直冒熱氣。

媽的,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功夫?!劍上帶著冰寒無比的凍氣,而與此同時拳頭上卻是截然相反的熾烈火勁!

當我運氣調息的同時,坎佩特也是一臉的煞白,僵硬地直挺著身子狠狠瞪著我,嘴裡突然冒出一股森然的白氣。

「小子,好身手……」他說著說著,回頭看了看葉靈劍,苦笑一聲說:「看來我是弄錯了,拉奇特手下怕是沒有如此年輕的高手啊……」

我驅散了胸口的火勁,聽他這話,鬆了口氣。

「我懷疑他是拉奇特的師弟,聽說艾非拉斯那個老變態最近又新收了個徒弟,準備培養出來接替羅特走後的空缺,我看八成就是他了……」

我忍不住猛的咳嗽起來,沙啞著嗓子罵道:「你才是那個雜種的師弟!」

「雜種?」坎佩特回過頭來驚異地看了我一眼:「你說拉奇特是雜種?」

葉靈劍再次苦笑:「我早說過他不是拉奇特的人了,你們偏偏不信,這下信了吧!天底下哪有師弟罵師兄是雜種的。」

坎佩特皺眉瞪著我:「那你小子到底是來幹嘛的?不會真想上廁所吧!打了這麼半天,我也沒見你尿出來啊!」

我對他怒目而視,又俯身撿起那幅畫重新掛回牆上,嘴裡沒好氣地說:「你當我是什麼?三歲小孩,隨地大小便嗎?」

「哦?那真是對不起了。」他衝我略帶歉意地鞠了一躬,在抬起頭時臉上已經掛滿了笑意:「我就說嘛!連把劍都不帶,怎麼都不可能是刺客啊!不過最近被拉奇特那隻母狗刺激的有點神經過敏,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我心裡不住大罵,卻只能壓下火氣,僵硬地衝他點點頭,扭頭問葉靈劍:「對不起,請問洗手間在哪裡?」

葉靈劍指了指旁邊一道門廊對我說:「走廊盡頭左拐就是。對了,你上之前最好先問問有沒有人。」

道了聲謝,我轉身朝門廊走去,留下他們二人在那裡鬥嘴。

「坎佩特,這幅贗品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你故意刺破它,是不是打算送幅真的給我?」

「咦?你不是說照原價賠償的嗎?我們總統領大人也只有贗品啊,你讓我從哪兒給你弄幅真的來?」

「那好吧!就算是贗品,也有兩萬七的實價,你是打算簽支票呢,還是讓我從佣金裡扣啊?!」

「啊!糟了!我那三個不中用的手下還在院子裡呢!我去看看他們有沒有事兒……」

「喂!先簽了支票再走,好不好?!……」


走到洗手間門口,我才突然想起自己這次來的真實目的。哎,被他們這麼一折騰,我都差點真以為自己是尿急憋的了。

葉靈劍本人是見到了,可是他身旁的龍騎將卻是個不小的麻煩,看來我今天也只能以退為進,藉口上門賠罪,等明天白天再抽空來見他。

相信經過我今天晚上上洗手間所表現出來的誠意,那幫龍騎將應該不會再來為難我了吧……

剛才進門的時候還以為能看到阿冰呢!沒想到卻差點讓人給砍了。奇怪,阿冰怎麼只說了句話,就沒動靜了?難道是怕被我刺殺,躲進了房裡?

扭開水龍頭,我灌了一肚子水去慰藉我那剛才被烤得發乾的喉嚨,洗了把臉抬起頭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阿冰怎麼可能是那種人?父親面臨危險,自己卻躲在房子裡哆嗦顫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爸,剛才怎麼了……」

心頭驀地一跳,那個好聽得讓人想哭的聲音隔著好幾道牆再次傳入了我的耳內。

「……坎佩特叔叔又喝醉了嗎?咦,怎麼好像下雪了?」

「外面很冷,妳燒還沒退,快點進屋去!」

「老待在屋子裡,悶都悶死了。爸,我想出去走走……」

「冰兒,妳要是想去看開幕式的話,就乖乖待在房子裡,過會兒妳坎佩特叔叔會來給妳治病的。」

「坎佩特叔叔呢?不用麻煩他了,我現在好多了,老是讓他運功給我治病,爸不覺得不好意思嗎?對了,剛才進來的那個人是誰?他在哪兒啊?」

「他已經走了。冰兒,快進屋去,聽到沒有?妳是想被我罵,還是想被他們罵啊?」

「爸,你餓不餓?我給你做飯啊!」

「……不餓。冰兒,妳要是餓的話,我叫廚房給妳做點吃的。妳想吃什麼?奇倫特雪魚汁,還是妳最愛的蘇卡佳小牛肉?」

剛才還頗為惱火的葉靈劍,聽了阿冰這話後,卻又突然變得慈祥了很多,語氣中充滿了父親對女兒的溺愛。

「我自己會做的,爸你怎麼總是喜歡麻煩別人?我在赫氏的時候,一個人也過得很好啊!」

「哼,我都聽說了,妳跟那個叫冷羽的小流氓住在一起,還因為他被人打傷了,這也叫過得很好?!早知道這樣,我就把妳交給菲麗斯去當個安分守己的修女!」

「爸!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冷羽他不是小流氓,他對我很好啊……」

「厚顏無恥地跟我女兒住在一個屋子裡,還跟人打架鬧事,他不是流氓是什麼?!那天早上要不是看赫迪亞的面子,我肯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爸!你要是敢去找他的麻煩,看我以後還理不理你!」

本想衝出去和阿冰相見的我,聽到這裡,不禁躊躇起來。糟糕,在葉靈劍心裡我居然是個流氓?

那要是阿冰認出我是那個流氓的表哥,葉靈劍還不當場讓坎佩特他們宰了我啊?!雖說很有些擔心阿冰的病情,但是一想有個銀徽龍騎將親自在這裡照料,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大的問題……

「冰兒!妳怎麼跟妳媽一樣,總是幫著外人說話?好了好了,快回房間去吧!過會兒我讓人送餐給妳。哦,已經七點半了?冰兒,我還有點事情要忙,妳先換衣服,吃完飯後我們一起去看開幕式。」

「嗯。爸,你先答應我,不准去找他的麻煩!」

「好了好了!我答應妳,只要不讓我看到他,我就不找他麻煩。」

「……真是的,一點誠意都沒有呢……」


確定阿冰進房後,我才躑躅著從洗手間慢慢蹭了出來。

葉靈劍已經進了書房,坎佩特和華嘉扶著那兩個還沒從我的凍氣中恢復過來的紫徽進了屋,一看到我,面上都沒有什麼好臉色。

「小子,解決完了?」坎佩特統領有意無意地擋在門前,皺著眉頭冷冷看著我。

我點點頭,便想從他身邊繞過去。

誰知他卻伸手攔住了我:「你是自己考進來的,還是被推薦來的?」

看來他對我還是不太信任,雖然已經沒有先前的殺氣,語氣卻還是充滿敵意。

我頭皮一陣發麻,只得老實回答:「我是雷迪他老人家推薦來的。」

「雷迪?!」四個人顯然都吃了一驚,坎佩特臉上更是陣青陣白:「火神劍雷迪?」

「嗯,正是他。跟我一起來的還有燮野明。」

「啊……哈哈哈,你怎麼不早說啊!」坎佩特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故作熱絡地大力拍著我的肩膀:「我說呢!哪兒又蹦出一個如此身手的少年高手,原來是他的朋友啊!野明老弟和我可是故交了!唉,他最近怎麼樣?上次掃蕩哥倫比亞毒梟聯盟總部的時候,多虧他的幫忙,才沒讓那個瘋子給跑了。仔細想想,我還沒為這事兒謝過他呢!」

沒想到燮野明的名頭在這裡也這麼好用,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華嘉此刻更是帶著滿臉的崇敬在一旁問我:「你和野明大哥是怎麼認識的?他現在還好嗎?找到女朋友了沒有啊?」

原來這幫人都認識燮野明啊!早知道帶他來就好了嘛!害得我差點掛在這裡……

「龍老弟,先別理他,快快快,快給我這兩個不中用的手下治治傷啊!」坎佩特扶著科格爾坐到地上:「他們剛才還以為你是拉奇特的人,嘿,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肚子裡暗自好笑--這幫人一個個眼睛比天還高,明明沒辦法逼出凍氣,剛才卻死活不肯求我療傷。

隨手搭在科格爾的肩上,卻被他體內混亂至極的真氣給嚇了一跳。

天哪,這真是被我給打的嗎?怎麼感覺就像是我那天中了燮野明的火魘真氣後的模樣?

難道說在我破除了燮野明的真氣後,自身的真氣便也獲得了與之類似的能力?這破魔真氣,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呢……

一股狂亂的凍氣猛的順著我的手湧了上來,我倒抽一口冷氣,剛想運功抵禦,卻發現那股凍氣剛衝到手肘,便已溫和了不少,再往上行,更是變得暖洋洋的讓我整個手臂都似浸在溫水中,舒暢無比。

心下一寬後,我不再限制凍氣的進入,任憑著它如洪水般朝我體內衝了進來。

只過了片刻,科格爾體內便已再無半點凍氣的影子,可就連自身的真氣也杳然無蹤。

看著他滿頭大汗直喘粗氣的虛弱樣子,我略帶歉意地將體內的暖氣又慢慢輸回他的體內。直到他臉色慢慢紅潤起來,呼吸也漸漸平靜後,我才鬆開了手。

而卡勃特的情形又是不同。他僅是被科格爾體內狂亂的凍氣鬧了個措手不及,不小心引入了內臟,才導致渾身發冷,抖個不停。

我收回了凍氣後,又幫他疏導真氣打通淤塞的經脈,直到一切收拾妥當,才鬆開了手。

坎佩特在一旁欣慰地笑道:「還好你還沒走,不然這兩個傢伙恐怕今天就要被送回去了。說起來,你的功夫還真是怪異,和野明老弟的真氣很是類似啊!只是比他的還霸道了點。」

我謙虛道:「哪裡哪裡,只是他們兩個太大意了。」

科格爾面上一紅,顧左右而言他道:「對了,冰兒的病還沒好呢,統領大人你快上去看看她吧!」

冰兒?!我差點沒暈倒在地。怎麼這些人全都用這麼親暱的稱呼來叫阿冰啊?看來阿冰的人緣還不是一般的好呢……

不知怎的,我心裡突然酸溜溜的很不是味兒,故作好奇地問道:「冰兒?葉會長的女兒生病了嗎?是什麼病?怎麼連你們都治不好嗎?」

坎佩特嘆了口氣:「哎,冰兒的病,怕是在她父親出事的時候總是擔驚受怕給鬧的,而且為了掩蓋身份,過得很清苦,營養也跟不上。日積月累下來,體內鬱結了一股寒氣,怎麼也驅除不乾淨。現在她晚上總是睡不踏實,動不動就驚叫著醒過來,似乎總是在做噩夢。我看她這病,估計是心病啊!」

我心中著實吃驚不小--怪了,以前怎麼沒發現她有這種病呢?難道是離開赫氏後才得的?

華嘉也在一旁愁容慘淡:「冰兒她最近吃的越來越少,而且動不動就發燒,渾身發冷,統領大人給她驅散寒氣沒多久,就又有一股寒氣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病,就連我們都束手無策。哎……要是羅特大人在的話,也許就能治好她了……」

師兄?我心中一動,連忙毛遂自薦:「啊!我對用真氣治病這方面也頗有一些經驗,雖說不一定管用,但也可以讓我試一試。」

眾人一聽,立刻笑逐顏開,華嘉趕緊就去書房請示葉靈劍。

科格爾握住我的手說:「你要是肯幫忙,那可太好了。剛才我體內的真氣,連統領他都沒辦法呢……」

坎佩特在一旁打岔道:「喂喂,科格爾,傷好了就快點去幹活,你快去看看廚房那邊晚餐做好沒,做好了就給冰兒送上去。」

「是!統領大人!」科格爾立正衝他敬了個禮,轉身朝通向廚房的門廊走去。

不一會兒,葉靈劍帶著華嘉匆匆從書房走了出來,看到我便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小兄弟還真是送上門來的貴客,別人屋的洗手間不用,瞅準了我的才鑽進來。」

我臉上一熱,尷尬笑道:「別人都去看開幕式了,沒有主人不好叫門,就您這裡燈火通明。葉會長您可真忙啊!這個時候還要工作。」

「沒辦法,俗人一個,整天在俗事裡面打滾兒。不像你們啊,還有工夫去參加比賽。哎,年輕真好呢!可惜我功夫太差,不然也去參賽了。」葉靈劍拉了我的手,便往樓上走:「呵呵,還好我不放心,把小女也帶來了,不然豈不是白白錯過了這個大好機會?」

我心下暗暗叫糟,聽他的口氣,八成是把我當成了包治百病的神醫,過會兒阿冰要是沒有起色,不知道會不會被他掃地出門。

「葉會長,說實話,我可並沒有十足的信心……」

「沒關係,看了再說。哎,小女的病,雖然不重,可拖的時間有點長了,總讓我心裡不踏實。萬一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讓我怎麼向她媽交待?」葉靈劍說到這裡,長嘆了口氣,滿臉的擔憂:「這麼多高手都拿她的病沒辦法,醫生也說急不得,要慢慢養,可這一晃都快兩個月過去了,她的病一點起色也沒有……」

我無奈,只得說:「葉會長,我一定盡力而為。」

「哈哈,我等的就是這句話。」葉靈劍拍拍我的背,指著象牙白的臥室門:「到了到了,小女就在裡面。」伸手敲敲門,柔聲問道:「冰兒?換好衣服了嗎?我帶了個客人來……」

我回頭看了眼跟在身後的坎佩特,悄聲問他:「萬一沒治好,過會兒葉會長會不會罵我?」

坎佩特忍不住笑道:「放心吧!我治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治好,他一樣把我當貴賓。」

我這才鬆了口氣,回過頭來,門已經從裡面打開了……

這真是以前我認識的那個阿冰?!我呆呆地看著門裡那個俏麗動人的少女,驚愕得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卻見她正穿著一身鵝黃色的淡雅長裙,原本的短髮不知何時竟已長到了腰間,似黑夜中流淌的溪流一般順滑地反射出柔亮的光澤,而那張臉……那張臉竟然又比以前還要明麗動人得多。

我只覺一陣眩目,胸腔內的心差點跳到脫力,晃了晃頭後,這才發現她也正呆呆地看著我,雙眼中透露出難以置信的驚喜,嫩紅的唇微微張了張,卻沒發出聲來。

葉靈劍咳嗽兩聲,不解地問道:「你們以前見過?」

我這才驚醒過來,尷尬地叫道:「啊!啊!沒有,我認錯人了……」

阿冰略顯蒼白的俏臉上突然升起一抹紅暈,迅速低下了頭去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你……你……吃晚飯了嗎?」

我一身冷汗地看著她,心想要是她不小心再加上一個「龍羽大哥」,只怕不僅今次的任務要告吹,我能不能活著從這裡走出去都是個問題啊!

媽的,剛才實在是太衝動了點……

誰知葉靈劍卻道:「呵呵,晚飯怕是還沒做好呢!冰兒,這位是龍飆翎龍先生,我的貴客,順便來給妳看病的。」又衝我笑笑:「不要見怪,小女的意思是希望你能留下來吃晚餐。呵呵,她以前可沒這麼怕羞過。」

我這才鬆了口氣,卻只覺背後一片冰涼……

阿冰聞言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便鎮定了下來,衝我笑著打了個招呼:「龍大哥,你好。」

她回頭看了眼屋內,不知為何又突然叫了聲「啊!請稍等一下!」,接著砰的一聲便關上了門,讓我們幾個人莫名其妙地站在門外互相瞪視。

「啊……大概是她覺得我們人比較多……所以想空出地方來……」葉靈劍尷尬地想用一連串令人費解的手勢來解釋這個連他也感到意外的結果:「咳咳……大概就是這樣吧!龍先生,要不……你先去參觀一下我的書房?」

「您叫我阿翎就行了,葉會長。」

總被人「龍先生」、「龍先生」的叫,讓我實在是很不自在。

「阿翎?呵呵,好、好,阿翎,」葉靈劍疊聲念了兩遍,上下打量我一眼,若有所思地問:「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你啊……」

「哈哈,怎麼可能?我這可是頭一次見您啊!」我乾笑兩聲,又是一身的冷汗:「大概是我這張臉比較常見吧……」

葉靈劍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剛想帶著我下樓,卻聽到門內傳來一陣翻箱倒櫃的巨大聲響。

葉靈劍臉色一變,連忙敲著門喊道:「冰兒?冰兒?出什麼事情了?!」

我耳朵裡聽到阿冰正在屋裡忙得團團轉,雖然鬧不清她到底在幹些什麼,但是絕對沒有出事。

看到葉靈劍一副極為擔心的神情,我剛想安慰他一句,誰知華嘉也在我身後起哄似地叫了起來:「冰兒?!妳、妳、妳沒事兒吧?到底怎麼了?!快回話啊!……」

我在心裡嘆了口氣,這幫人到底怎麼了?回頭看了眼坎佩特,他也正衝著我露出一絲苦笑。

「冰兒?妳再不說話,我們就進去了啊!」葉靈劍見無人答話,也不顧我這個外人在場,急得一個勁兒猛拍著門板。

門內終於傳來了阿冰的聲音,讓那幾個差點準備破門而入的人終於安下了心:「啊!我、我在收拾房間呢……太亂了……啊!你們再等一下,馬上就好了!」

葉靈劍鬆了口氣,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回頭衝我再次尷尬地笑笑:「哎,我這個女兒啊……大概是今天要去看開幕式,有點興奮過頭了吧……」

話音剛落,門再次開了。

阿冰微微喘息著,站在門口衝著我們不好意思地說:「對、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1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