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46
累積人氣
5658004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5.2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唉,世事就是如此,」師父用鍋鏟敲著阿呆偷肉吃的油手,對著正號啕大哭的我安慰道,「你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有時候偏偏就能發生……」

「別哭了,羽。」阿呆意猶未盡地舔著沾滿肉汁的手指,笑得像朵花兒般安慰著我,「你這兩隻雪兔不就是養來吃的麼,如今只不過被那群狼崽子搶了先罷了。」

「才不是養來吃的呢!」哭得已經無力的我氣得啞著嗓子大叫,熾烈的怒火將我的聲音炙烤得沙啞而又尖利,「卡林和貝曼是我的孩子!我還準備將來給他們找對象結婚呢!」

「嘖嘖嘖……你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沒用了,唉,節哀順便吧……對了,老頭子,我聽說被狼咬死的動物身上都會有毒,你確定就這麼吃,不會出什麼問題麼?」

「有毒?我養的狼能有毒麼?!我看你咬死的,才會有毒吧!」


那一年的那一天,屋外厚重的烏雲遮住了有氣無力的太陽,整個天空被籠罩成一片陰沉的鉛色,柳絮般紛揚的雪花鋪天蓋地地落著。狂嘯著的呼呼北風將漫天的鵝毛大雪攪成一團淒慘的灰白,在這密如毛氈的雪絮之中,咫尺之外的樹木都只能依稀辨認出個影子。整個世界,彷彿都昏暗混亂得就有如我當時的心情一般。

那一天前的夜裡,我養的兩隻三個月大的雪兔被貪玩的狼崽子咬死了。一大早,準備接牠們進屋避寒的我卻看到兔窩裡一片狼籍,滿地散落的兔毛就好像無數個慘白的驚嘆號,兩隻兔子緊緊抱在一起倒在血泊之中,旁邊還留下幾個清晰可辨的小狼爪印。

至今還清晰記得,當時年幼的我看著犯罪現場呆愣了半晌,連怎麼哭都忘了,那一股從心底猛然炸裂開來的冰寒,就如同今天一般,讓我渾身的血液瞬間凝固……


不誇張地說,龍吟瑤剛才的那段話,是我這一生中為數不多的幾個震驚之一,大概等我到了如今師父那個年紀的時候,回想起今天她說的這段話來,也依然要朝著窗外呆呆出神好久才能平復下來。也許那個時候,我會惋惜當時窗外沒有同樣刮著鵝毛大雪的北風,更沒有兩個讓我又惱又恨卻又偏偏沒法子破口大罵的混蛋對著我假惺惺地好言勸慰……唉,世事就是如此,多半沒法讓你如意。

怪不得雪城月會突然對冷羽熱情如火,讓我受寵若驚之餘,也暗自納悶了好久,原來其中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剛救了我一命的傢伙!


「羽……你不會是在生我的氣吧……」

我被龍吟瑤緊張的呼喚聲驚醒過來,一抬眼看到她那寫滿無辜的小臉,心內的無奈立刻化作一股怨氣,冷著臉道:「當然生氣了!」

龍吟瑤渾身瑟縮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我的臉色,似乎是在判斷我是不是真生氣了。

往日裡天不怕地不怕的龍吟瑤,一向用下巴看人的龍吟瑤,說出來的任何話都是聖旨的龍吟瑤,居然也有如此害怕的時候,可真是讓我驚嘆莫名。不過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心軟,不讓她知道我的厲害,以後不知道還要說出什麼更令人恐怖的「謊話」來。

當下我轉過身去背對著她,冷哼道:「妳到底和幾個人說過我和冷羽其實就是一個人?」

「就、就她一個……」

我稍稍放下心來,厲聲喝問:「那妳為什麼要這麼說?冷羽要是知道了,妳說他會怎麼想?!」

「我也沒有辦法啊!」龍吟瑤被我說得惱羞成怒,突然坐起來道:「那段時間你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結果她每天都悶悶不樂的不搭理人,就連我請她吃飯也無精打采,像變了個人似的。如果我不這麼說的話,恐怕她現在都還這樣子呢……」

我聞言愕然一愣,這才想起龍羽消失後那段日子,雪城月的確是顯得很沉悶,往往大家在一起開心的時候,她卻一言不發地在角落裡發呆。不過就算龍吟瑤所言是真,我也無法原諒她,萬一這「謠言」流傳開去,冷羽以後的日子可就沒法過了。

於是我冷笑道:「哼,我才不信。妳要想哄她開心,也不用編這種謊話吧!」

「我幹嘛要騙你?再說了,其實當時我也在懷疑,你們兩個就是一個人……」龍吟瑤噘著嘴不服氣道。

「哈!怎麼可能?」我哂道:「妳若真想知道我們是不是同一個人,只要去問一下校長不就知道了,還用得著懷疑麼?」

她「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不再理我。我還想再說,可一想到她剛剛因救了我的命幾乎耗盡體力,此刻大發雷霆一番似乎不合時宜,只得認命地嘆了口氣,扭頭便走。

「羽?!……」見我要走,她著急地叫了一聲,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住了口。見我轉過身來,她趕忙又扭回頭去,好一會兒後才囁嚅道:「你……你真的那麼害怕阿月知道麼?」

「……當然了。」我剛說完才發覺這話不對勁兒,連忙改口道:「分明是妳在騙她……我有什麼好怕的。」

只見背對著我的她似乎是偷笑了一下,回過頭來時卻噘著嘴瞪我道:「那你生那麼大的氣幹嘛?」

我沒好氣地看著她道:「喂!妳造謠說我和冷羽是同一個人,難道還要我笑著誇妳說得對?」這也太搞笑了點吧!

她這才訕訕道:「好吧好吧!算你有理。其實我……我也只是跟她說懷疑你們是同一個人而已,她就算相信了,也不能全怪在我頭上吧!誰叫你平時總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

我聽得頭大無比,但也知道她已經認錯了,搖搖頭道:「算了,妳好好休息吧!」也不再看她,轉身便出了門。


被龍吟瑤這麼一嚇,我已睡意全無。

來到了貴賓室,正邊喝早茶邊看文件的菲麗斯見我臉色不佳,詫異道:「怎麼了?阿瑤得罪你了?」

我嘆了口氣,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她聽完笑道:「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你現在不是已經不再需要那個面具了麼?索性直接告訴阿瑤,你就是冷羽算了。唉……那個丫頭啊!平日裡高傲得不得了,對她看不上眼的人向來不理不睬,你倒是可以趁機讓她明白,什麼叫做真人不露相,好讓她以後收斂些。」

我頭痛道:「別逗我了。她早就嚷嚷著讓我給她當保鏢了,就憑她那種愛炫耀的性子,要是讓她知道我和冷羽是一個人,嘿,那全天下的人估計都會知道了。」

菲麗斯想了想,搖頭道:「未必吧……雖然這丫頭的嘴巴不怎麼牢靠,不過在她關心的人的事情上,她可不會胡來的。」

「……她關心的人?」我詫異了一聲,立刻醒悟過來,寒毛倒豎地看著她道:「是……是說我麼?!」

菲麗斯玩味地看了我一眼,笑道:「當然,她能不關心你麼?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也沒法給她當保鏢了啊!」

我心有餘悸地說:「要是真的給她當保鏢,怎麼死的恐怕都不知道啊!傳聞中她有那麼多崇拜者,要是那幫人知道我是她的貼身保鏢,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啊!」

「看來你也沒她們說的那麼傻嘛……」菲麗斯笑著走過來拍著我的肩頭安慰道:「放心了,她既然肯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就說明她已經有了悔過的念頭。這個丫頭可是很少有這種主動承認錯誤的時候哦,就算在我面前犯了錯,也是嘴硬得要死。這次肯這樣放下架子來求你,你也該原諒她了。」

想一想也是,在天堂島上龍吟瑤和我吵的那一架,至今還記憶猶新。那丫頭分明就是那種死不認錯的人,今天這是怎麼了?轉性了??

「唉……」我搖頭苦笑道:「我也沒什麼好責怪她的,這件事情她本來就沒說錯。只是我很害怕……」

「怕什麼?」菲麗斯瞪著我道:「你師兄都出面了,你以為拉奇特那個傢伙還敢來找你麻煩麼?!」

對於不知幕後真相的菲麗斯,我只能默然苦笑。元老議會的種種卑劣手段,昨晚我算是聽得夠了。若是讓他們知道我這個聖龍與赫氏合作的中間人還有另一個身分,只怕今後我就難以安生了。


吃罷早飯,我便催著菲麗斯送我回赫氏。菲麗斯笑問我是否嫌這裡清一色的女生讓我感到不自在,我只得傻笑著含混過去。唉,置身在如此一個放眼望去全是漂亮女生的天堂裡,若不是因為我懷裡那讓三十萬人丟了性命的燙手山芋,攆我,我都捨不得走。

坐在開往校外的車裡,欣賞著沿途那一個個讓人口水直流的婀娜倩影,對比起飯店裡那些成熟得有些過了頭的妖嬈們,我心嘆世上還有什麼比十六、七歲的清純更加美麗的東西?

車到了校門口時卻意外地停了下來,只見前座的菲麗斯探出窗外,揮了揮手道:「老弟,你怎麼在這裡啊?」

我正好奇菲麗斯的老弟到底有多老,就聽見暗月楓在車外不遠處驚喜道:「老姐!太好了!我正要進去找妳呢!誰知這幾個門衛實在是太合格了,連賄賂都不收啊……」

菲麗斯失笑道:「你啊!想進來,直接給我個電話就是了,搞這種歪門邪道的做什麼?」

「還不是想給老姐妳一個驚喜麼?」暗月楓笑著走到車前,恭恭敬敬遞上一個包裝精美的大禮盒,「老姐,妳不是說一直想要個得體的手提皮包卻沒空買麼?幸好家父跟雪塔聯盟的會長頗有交情,昨夜連夜要了一個卡荻羅納爾的鉑金手提包送了過來……」

「天哪!」菲麗斯驚喜地叫了出來,連忙下車接過那禮盒拆了開來,「哇!老弟!這種限量版的包包,你都能搞到手?!太了不起了!!」

暗月楓嘻嘻笑道:「只要老姐妳一句話,就算是卡荻羅納爾她本人,我都能給妳請來……」他一瞥眼瞅到後座的我,不禁納悶道:「老大,這麼早就要回去了?你不等阿瑤她們了?」

還未等我回答,喜翻了心的菲麗斯情不自禁地就給了暗月楓一個大大的擁抱。

看著暗月楓受寵若驚地傻笑個不停,我好奇道:「這個包包很值錢麼?哪兒是鉑金的?我怎麼沒看出來?」

菲麗斯眉開眼笑道:「鉑金只是特指它的發行數目非常少而已,而且值不值錢倒是其次,關鍵是只要拿著它上街,就足以讓整條街的女人為之瘋狂啊!這可是限量版的鉑金包,全世界也只有七個,沒有足夠的交情,有錢你也拿不到!」

我聽得目瞪口呆,心說您老人家都多大了,還這麼愛現,這要是傳出去了,還不給老一輩知名人士丟臉啊……

暗月楓笑著說:「老姐還真是誇張,憑妳的身分地位,想要這麼個包包還不容易?如此驚喜若狂,真是折煞小弟我了。」

等菲麗斯將包裝拆開,拿出那個全世界只有七個的限量版鉑金手提包時,頓時引來一片驚呼。我這才發現周圍早已擠滿了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女生,全都用著驚羨莫名的眼神注視著菲麗斯手裡那個精緻典雅的手提包,就連那幾個克盡職守的女門衛也湊了過來驚嘆不已。

唉,看來師父說得對,愛慕虛榮果然是女人的天性啊……

暗月楓成功地討得菲麗斯的歡心後,又借口順路回校將我拽到他自己的車上。

菲麗斯笑著說:「也好,正不知該如何跟赫迪亞解釋差點讓他這個寶貝學生沒命,如此我就不用跟他囉嗦了。」說著遞給我一張信用卡,悄聲道:「這裡面有三萬是你的僱用費,要交給赫迪亞,其餘的錢是給你零花的,以後要是遇到什麼事兒,應起急來也方便些。別怕你師父知道,他可不敢把我怎麼樣。」

我心中暗喜,連忙接了過來。

她又愛憐地摸了摸我的頭道:「你師父那人,沒別的毛病,就是喜歡折騰自己的徒兒。唉,換了是我,哪兒忍心啊?!昨晚上的事兒,可真是嚇死我了,還好你還能安然無恙地回來……」

說著說著,她眼眶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又在我額頭上親了一記,這才揮手告別而去。


原本想回分部換乘直升機的暗月楓,被我以安全第一的理由堅決拒絕後,只得繼續老老實實開著車駛返赫氏。

途中,暗月楓故意憤憤不平道:「老姐太偏心了,對我這個乾弟弟居然只是擁抱了一下而已,對你卻是又親又摸的……」

我知道他想套我話,詢問昨晚具體經過,我心裡暗笑,卻只看著窗外不理他。

暗月楓見我沒反應,乾咳了兩聲後訕笑道:「老大,昨晚那個大背頭穿西裝的……是不是就是那個……那個……」

「羅特是吧!」我好笑地接口道:「怎麼,你對他很感興趣麼?」

「天!」暗月楓驚得差點控制不住手裡的方向盤,「他真是羅特!怪不得他一句話就把那幫我們辛辛苦苦才抓獲的恐怖分子全放走了,連是誰的手下都沒來得及問呢!對了,昨天晚上的恐怖行動到底是誰主使的?怎麼連羅特都出面干涉了?他不是早已退隱了麼?」

我聳聳肩道:「你那麼聰明,不會猜不出來吧!」

暗月楓乾笑道:「老大,你太看得起我了。雖說我很懷疑是拉奇特的手筆,但是羅特和他可是死對頭,怎麼可能還幫他呢?」

聽他這麼一說,我猛然醒悟過來。若是元老議會得知羅特竟然幫拉奇特在此事上說情,必然會察覺梅凱爾的陰謀已經曝光,而看到我們兩人都完好無損,說不定還會懷疑我和拉奇特是否暗中達成了某種協議,那我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想到這裡,我連忙肅容告誡他道:「昨晚羅特來過的事情,你絕對不能洩漏給其他人知道,就算是你那個老大阿瑤也不行,知道麼?!」

暗月楓納悶地點頭道:「放心了,我也就是在你面前提一句,連我老頭子我都沒跟他說。」沉默一會兒,他突然自言自語道:「難道羅特已經看清了梅凱爾的真面目,覺得拉奇特跟他比起來還算是個好人了?!」

他這話雖說沒有全中,但也八九不離十了,我壓下心中的震驚,淡淡笑道:「聽你這麼說,梅凱爾難道比拉奇特還壞麼?」

暗月楓點了根煙,瞇著眼睛,吞雲吐霧道:「我不是說過了麼,我曾經偷過他的行動電話,察看過裡面的電話號碼,所以才知道他做過一些外人根本想像不到的骯髒交易。不過礙於他是麗雅的老爸,這事情我絕少跟人提起,就連麗雅她自己都不知道。老大,如果哪天梅凱爾來拉你加入龍騎軍,你可千萬不要答應啊!」

「放心,我對龍騎軍沒啥好感。」我打消了他的顧慮,又好奇道:「梅凱爾他到底做了些什麼見不得人的骯髒交易?」

「說來你可能不信,其實我開始也不敢相信,誰能想到一個權勢遮天的人物,居然會去幹販賣人口這種不入流的惡事。」暗月楓嘆了口氣道:「我們家雖說已經改入正道,但一些黑道上的風頭人物還是會經常來拜訪一下,自然也就留有他們絕密的聯繫方式,比如電話號碼、電子信箱之類的。我在梅凱爾的手機上就看到七個我認識的黑道頭子的電話,而且這七個人全都是販賣人口起家的。嘿,一個兩個也就罷了,說不定可能是以另一種身分認識的朋友,可七個全都齊了,就有點誇張了吧!如果他沒沾手這一行買賣,那這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梅凱爾還會定期開思想教育會,勸那幫人改邪歸正不成?」

聽到他最後一句,我不禁啞然失笑,點頭道:「看來他的確不是什麼好人。嗯,以後可得小心點了。」

暗月楓驚訝地扭過頭來,像看到鬼一樣看著我,不可思議道:「老大,你沒生病吧?!昨天你不還在反駁我的看法麼?怎麼今天就……」

我故意漫不經心地聳聳肩說:「既然你有確鑿的證據,我幹嘛還不信?」接著刻意轉開話題:「對了,昨天你的手下們有沒有受傷的?代我好好謝謝他們。」

暗月楓笑道:「只要炸彈不爆炸,他們能受什麼傷。代謝就不必了,只是他們都很仰慕老大你啊!想親眼見你一面。不如我去酒店包個席,大家一起熱鬧一下如何?到時候順便把葉靈冰、阿瑤、阿月她們也叫過來,如果可能,最好連埃娜一塊兒請來,讓那幫不開眼的傢伙們知道知道什麼才叫美女如雲……」

他等了半晌見我沒反應,詫異地扭過頭來,卻看到我只是惡狠狠地瞪著他不說話,只得聳聳肩道:「好吧好吧!當我沒說好了……」


回校後,我立刻去見校長。正埋首工作的埃娜見我無恙歸來,喜笑顏開,校長更是親自出來拉著我的手進了他的辦公室。

關上門,校長便捋著鬍子哈哈笑道:「昨晚上的事情我都聽菲麗斯說了,沒想到你和阿瑤聯手,居然連拉奇特都打敗了!」接著卻又肅容道:「不過我還聽她說,羅特親自前來為拉奇特那幫手下求情?而且菲麗斯還真把他們給放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不善言辭的我一路上都在想怎麼跟校長解釋昨晚的事情,才能讓他清楚地明白事情真相,此時早已有了腹稿,當下苦笑道:「校長,你在元老議會待了那麼久,有沒有打聽到鎢鈦合金到底是誰在供應?」

校長愣了愣,搖頭道:「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都是通過元老議會的直屬部門批量購買的……鎢鈦合金不是只是用來穩定晶石的能源波動的麼?雖然價錢貴了點,但只要我們的能源更新計劃完成,這東西也就沒用了啊!」

我正色道:「問題就在這裡。一旦能源更新計劃完成,元老議會的財政收入就將立刻縮水百分之四十!如此一來,他們那以經濟地位確立的統治地位就會岌岌可危了。」

校長半信半疑地看著我道:「怎麼可能?據我所知,鎢鈦合金的生產成本非常高,照現今的價格來看,扣除掉成本,利潤應該很低才對。就算全世界的鎢鈦合金銷售權都是操縱在元老議會手中,他們也賺不了那麼多錢啊!」

我當下便將昨晚拉奇特所述關於鎢鈦合金的發展史複述一遍。

當我提及鎢鈦合金的新技術已經將成本降低到原本的百分之二十時,校長難以置信道:「如此一來,百分之四十的收入就確有可能了!難怪……當年我也聽說有過這麼個開發計劃,但是因為那項開發計劃中提及的生產環境過於惡劣,讓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受到極大威脅,最後只能在一片抗議聲中不了了之。難道他們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偷偷用這種罔顧人命的方法來生產鎢鈦合金?」

我好奇道:「校長,你竟然聽說過這項開發計劃?奇怪,這不是只有議會核心成員才知道的絕密計劃麼?」

校長點頭道:「我也是在幾年後才從一位引退下來的核心成員口中得知的,當時他還跟我說,他寧願死也不願看到這種傷天害理的開發計劃得以實施,還叮囑我立即著手開發新能源,好讓這項計劃徹底終結。」說到這裡,他又慨然嘆了口氣道:「如今看來,這計劃不但沒被終結,而且還被那幫核心成員當成了搖錢樹。照這麼說,那三十年前的大屠殺,也是因觸及了他們的根本利益而採取的防範措施了……」

我點頭道:「的確。既然你已經明白了這一點,那麼下面我要解釋起來可就輕鬆了。」

接著我便將師兄和拉奇特的對話原原本本告訴了校長,校長越聽神情越是肅然,到後來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道:「上次的病毒事件,梅凱爾的部下正是駐紮在我校的研究院內。當時我不在校內,後來聽埃娜說起,也沒當回事兒。嘿,要早知道是這麼回事兒,我哪裡還敢讓他派人來?!」

「事到如今,後悔也沒有法子了。不過當時能源更新計劃因為資金周轉不靈並沒有啟動,相信他們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資料吧!」

校長苦笑道:「我看他們並不需要什麼資料,他們只需要證據。只要證實我們的確在開發能源更新計劃,元老議會就會針對我們採取行動了……」

我皺眉道:「會是什麼樣的行動呢?他們該不會真的採取刺殺手段來對付五大家族聯盟吧!」

「現在一切都不好說。唉……想不到資金問題剛剛解決,卻又被這麼一群虎視眈眈的狼給盯上了。我這就派裡赫氏的高手去保護葉靈劍的安全,還要緊急召開五大家族內部會議……」

我連忙擺手打斷他道:「那可不行!現在葉靈劍身邊都是梅凱爾的人,你要是派人過去保護他,說不定會讓梅凱爾得知我們知道了元老議會的陰謀啊!這樣打草驚蛇,恐怕會讓元老議會加快採取行動。」

校長微微一愣,隨即醒悟過來,皺眉道:「唉,我真是急糊塗了。那可怎麼辦,葉靈劍如今被梅凱爾密切監視,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如果他有個萬一,這能源更新計劃可就徹底流產了……」

對於此事我也是一籌莫展,見到校長賊溜溜的眼睛直往我身上轉,不由得苦笑道:「校長,我還只是個學生,你讓我去保護他,根本就給不出合理的解釋。難道讓我打著實習的口號去?我才一年級而已,哪有去他身邊實習的資格啊!」

校長嘆了口氣道:「說的也是。看來只能借口他女兒生病,讓他立刻趕來赫氏,順便騙過梅凱爾那幫手下。只要他來到我的地盤,就不怕元老議會的威脅。」

我懷疑道:「梅凱爾的手下恐怕沒那麼好打發吧!而且他們全都很喜歡阿冰,聽說阿冰病了,不跟過來探望才怪!」

校長無奈地搖頭,忍不住苦笑道:「看來不光是羅特、拉奇特,就連我都被梅凱爾那道貌岸然的傢伙給騙了……如今的局面,真可說是我一手造成的。要不是當初我向元老議會提議讓梅凱爾去保護葉靈劍,現在也不會這麼焦頭爛額了。」

「恐怕就算沒有你的提議,梅凱爾也會主動請纓去保護葉靈劍的,校長你就不要過於自責了……」

見暫時也想不出什麼解決的方案,我便趁機告辭。昨夜那一戰讓我至今還沒恢復過來,必須回寢室好好休息一下。


滿臉喜色的埃娜陪著我走出學校主樓,聽我說完大概情況後,當即呆住,沉默半天後黯然道:「昨晚聽說你和龍吟瑤贏了拉奇特,我還以為大局已定呢……想不到今後卻又要和梅凱爾周旋了……」

我看她眼圈略黑,知道她昨晚擔心得一夜沒睡,心下一陣感動,不由得拉住她的手道:「別擔心了,梅凱爾不可能親自出手來對付我們的,他還要顧及他的社會聲譽。只要他不出手,我們就不會有太大的麻煩……」

埃娜搖頭道:「未必會這麼簡單。據我所知,梅凱爾有一個師弟,就算他顧及聲譽不敢親自動手,也可以讓他的師弟出手。」

我頭皮發麻道:「他還有個師弟?!天……我怎麼一直沒聽人提起過?」

「因為他消失很久了,所以很多人都已經淡忘了他的存在。當年梅凱爾出道的時候,他師弟曾陪他一起在龍騎軍效力,直到梅凱爾當選金徽已成定局時,他才突然退出龍騎軍,從此銷聲匿跡了。」

我自作聰明道:「該不會是沒搶到金徽的位置,和梅凱爾反目成仇了吧……」

「不可能,梅凱爾如此深厚的城府,他師弟也絕沒這麼膚淺。羽,我看你還是趕快退學回你師父身邊去吧!千萬別再蹚這趟渾水了,不然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我……」

聽著埃娜漸漸語不成聲,我詫異地扭頭,卻見她不知何時已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立時方寸大亂,連忙安慰她道:「喂喂喂!別哭啊!放心,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他們要刺殺,也輪不到我頭上來吧……」

「可是校長肯定會派你去保護他們的。」埃娜語帶哭腔,拉著我的手哀求道:「你還是快點退學吧!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和金徽級別的高手交戰了。」

自從得知阿冰、雪城月等人都將被牽連進此事後,我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看著不住哀求我的埃娜,我只能長嘆一聲道:「生死由命……埃娜,如果我真的就這麼一走了之,撒手不管的話,將來阿冰、阿月她們出事了,我肯定會悔之莫及的。」

直到我走出很遠,埃娜還失魂落魄地在主樓下呆呆地看著我。

無奈地在心底深深嘆息一聲,突然間發覺自己近來似乎變了不少。以前看到麻煩就想退縮的我,何時開始變得如此積極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5.2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