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52
累積人氣
5660381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12.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命運這東西,還真是讓人難以捉摸。有的人一生碌碌無為,卻在晚年突然發跡;也有的人長相平淡無奇,卻偏偏能抱得美人歸;甚至還有人生平殺人無數,無惡不作,卻僅憑偶然的頓悟而成為一代英豪……所以說,世事無常,孰能預料,如果萬事萬物都一成不變,那這個世界也就乏善可陳了。

因此我們要感謝上帝,感謝祂賜給了我一個如此美麗而又充滿了驚喜的世界,不然我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碰到能夠將我們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去的救世主──埃娜?!


就在我正準備以萬分激動和虔誠的心情去擁抱我們的救世主之時,羅特卻一把拉住了急切的埃娜,用鼻子朝我們仔細嗅了嗅道:「等等,你們是不是遇到了梅凱爾的那條龍?」

菲麗斯訝然道:「你怎麼知道的?」

「哦……我的天哪……」羅特無力地以手捧頭,苦笑道:「我還以為你們已經脫離險境了呢!現在可好了,如果我們不幹掉那條龍的話,只怕明天的早報就會登出一排被打上恐怖分子標記的無頭裸屍照了。」

「無頭裸屍?……」如果變成蘇特斯的菲麗斯也被拍上去的話,不知道報紙上會不會比較人道地多打點馬賽克……我下意識地瞅了瞅身旁的菲麗斯,卻被她狠狠地瞪了回來。

「有那麼嚴重麼?」拉奇特皺眉問道:「我雖然知道那條龍比較棘手,但是只要我們逃出包圍圈,就算牠有天大的本事也無能為力了吧?」

羅特聳了聳肩,對著變身為蘇特斯的菲麗斯道:「梅凱爾的那條龍有什麼本事,我想妳應該比我們都清楚吧……」他話剛說到一半,整個人卻彷彿突然變成了一尊石雕般瞪大了雙眼,「妳妳妳……菲麗斯?!」

「嗯,是我。」恢復了原貌的菲麗斯鐵青著臉道:「所以我什麼都不知道,更不想知道那條龍有什麼能耐。羅特,如果那條龍的口水裡有什麼類似這樣或者那樣我不想沾上的噁心病毒的話,我會第一個把你這隻烏鴉塞到牠嘴裡去的!」

「病毒?什麼病毒?!」我悚然問道,卻見埃娜、拉奇特等人也是一臉茫然。

裴教授皺眉道:「阿彌陀佛,那個病毒難道非常可怕麼?」

「咳咳……怎麼可能會有病毒,梅凱爾的愛龍醫療保健待遇可是相當高級的……」羅特尷尬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邊走邊說吧!」


師兄的到來純屬偶然,事件發生時他正在北卡澤市跟一位生意上的老朋友在酒店裡「聯絡感情」,而那位老朋友剛好又是元老議會的核心成員之一,當看到電視上播出的這條新聞後,那位已經喝得爛醉的議會長老突然拍手道「那條瘋狗居然真的上當了,哈哈哈……」,師兄立刻意識到是拉奇特中了暗算,當下「急得」連酒錢都沒付就匆匆趕了過來。而就在他即將趕到之時,卻又意外地發現了在樹上昏迷不醒的埃娜。

「還好埃娜穿著顯眼的白色連衣裙,不然我肯定錯過了這難得一見的美景哇……」羅特笑咪咪地衝我點了點頭,又意猶未盡地低歎道:「老實說,如今我才算明白咱家那老頭子為啥如此熱衷於偷窺了,這果真是一種能令人熱血沸騰、就算拋頭顱灑熱血也無法放棄的神聖信仰啊!」

言中那朝聞道夕可死般的無限憧憬,讓菲麗斯立刻警惕地將滿臉通紅的埃娜藏到了自己身後。

通過師兄的簡略介紹,我們才知道夜魔龍噴出的那團綠霧只是一種蛋白 而已,因為活性很強,對溫度和濕度要求很大,所以在空氣中存活時間只有短短幾十秒。但是只要它一沾上人的皮膚,立刻就會發生奇特的化學反應,變成一種極其穩定的化學成分牢牢地黏附在人的皮膚上,不但能發出人類肉眼看不見的光線,還有一種類似於唾液般腥鹹的氣味。

「這些我們都已經知道了。」菲麗斯沒好氣地說道:「如果僅僅只是這樣,我們根本不用怕牠啊,只要遠遠甩掉牠,我們也就安全了。」

「如果牠只是一條普通的夜魔龍,自然不用怎麼擔心。」羅特苦笑道:「但這條龍可非同一般,只怕你們還沒聽說過牠的一些傳聞……唉,雖然不知道牠到底有多厲害,但無論怎樣,我們都一定要在梅凱爾還沒追上前就解決牠,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有埃娜在,無論多重的傷都能奇跡般地立刻痊癒。在拉奇特等人的嘖嘖驚歎下,我們的逃命速度瞬間便從石器時代進化到了核動力時代。一路上大家在一望無際的荒野上埋頭猛衝,毫不停留,直到越過公路,一頭扎進茫茫密林之中後,這才讓體力幾乎已經透支的拉奇特一眾手下們有了片刻的喘息之機。

面對坐在地上臉色蒼白的眾人,羅特面無表情地看了看錶道:「只給你們十二分鐘的時間休息,接下來就不再停留,直到真正安全為止。我們必須立刻研究一下接下來的行動計劃。現在我們在喀斯特以北二百公里遠的地方,按照我的估計,剛才那批圍攻你們的大部隊至少應該被我們甩開了二百四十多公里。老實說,這樣的速度令我很不滿意,一旦碰上難纏的機械化部隊,我們就隨時都有被梅凱爾率領的龍騎將們追上的可能。」

我好奇道:「為什麼不直接進入喀斯特呢?在城市裡,再怎麼樣梅凱爾也不可能用軍隊來包圍我們了吧?」

菲麗斯搖頭道:「那就等於自投羅網了。梅凱爾既然能封鎖附近的一切交通要道,就表明他出動的軍隊遠不止圍攻拉奇特的那區區數千人,我看……現在在喀斯特附近只怕已經埋伏了上萬名龍騎兵。」

羅特點頭道:「還不止這些,我來的時候,曾在路上與六個龍騎兵團擦肩而過,人數都在三千到四千左右,這還僅僅只是我看到的。估計在這方圓七八百里的範圍內,已經來了不下十餘萬的龍騎兵。看來元老議會已經默許了梅凱爾的這次行動,不然不可能任他隨意調動如此多的軍隊。既然元老議會都已經撕破了臉皮,此事就再沒有轉圜的餘地,在這種情形下我們如果貿然進入城市或者人口集中較多的地區,明天的報紙頭條就不再是圍剿恐怖大亨大獲全勝,而是恐怖武裝分子為了報復而瘋狂屠殺平民了……」

「十餘萬……」我倒吸了口涼氣,突然想起現在應該沒有了信號干擾,連忙對拉奇特道:「現在應該恢復通訊了,你也趕快通知你的手下,讓他們帶軍隊來接應你啊!」

卻見拉奇特一臉死灰地緩緩搖了搖頭,羅特則在一旁苦笑道:「不可能會有人來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傢伙應該是被自己最信任的部下給出賣了。元老議會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除掉他,自然也會開始考慮該讓誰來接手這個位置了。」

拉奇特等人無聲的沉默,無疑是默認了羅特的猜測……

我心中一片淒然,卻也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和沒有援兵比起來,拉奇特的親信部下如果還帶兵來圍剿自己以前的上司,那就更讓人頭痛了。

菲麗斯突然冷笑一聲,「失民心者,必將眾叛親離……哼,只怕你自己也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如此快吧?」

「呃……現在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羅特聳了聳肩,隨手將一塊凸凹的圓石抹平,用樹枝在上面簡略地畫了一幅地圖,「這片被凡爾賽斯河與卡齊納山脈包圍的艾森平原,在古語中意為『神的足跡』,它西面的這些荒野數百年前曾是一片礦場、伐木場和重工業基地的彙集地,因為人類的肆意開採和濫砍濫伐,導致北部靠近山區的地區沙漠化日趨嚴重,東部的原始森林也急劇萎縮,我接手龍騎軍的時候,這片土地就已經荒廢了很久了,只有少數警備軍分散在各交通要道,儼然成了黑幫和恐怖分子進行秘密活動的伊甸園。」

他邊說邊在地圖中央連續點了七八個點,「這些地方,如果還沒被沙漠侵蝕的話,應該保留著類似於我們這裡的小片密林,雖然面積不大,卻也能讓數千人藏身其內而不易被外界發覺。而類似於煉鋼廠那樣的廢棄工廠則星羅棋布數不勝數,但絕大多數都是建在高速公路和主幹道附近。」

羅特又在地圖上橫七豎八蜿蜿蜒蜒地畫了十數條線,組成一張錯綜複雜的交通網,「雖然現在這些交通線路大部分已經廢棄,但它們附近殘留的建築物卻並沒有遭到什麼破壞,大多數都還保存完好。」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地補充了句,「當然,這是三十年前的資料了,現在還是不是這樣,還要求證一下現任的金徽總統領才行……呃,拉奇特,你來說說吧!」

拉奇特呆呆地盯著地圖看了幾十秒,才木訥地點了點頭,「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吧……」

看起來他連羅特問些了什麼都沒聽清。

面對如同夢遊般的拉奇特,羅特黯然歎了口氣,無奈地瞅了瞅我和菲麗斯,那意思彷彿是在說:這傢伙自己都不想活了,我們還來救他幹嘛?

裴教授在一旁道:「拉奇特總統領,你若是再這樣消沉下去,害的可是你自己啊!」

見拉奇特依舊毫無反應,只是呆呆地看著地圖,菲麗斯皺起眉頭,右手微微一動,拉奇特突然間驚醒般仰身後躲,卻聽得「啪啪」兩聲脆響過後,只見拉奇特左手虛凝在空中,彷彿正抓著什麼東西,而左右臉頰已各多了道白霜。他左手手臂上冒著森然白氣,顯然是在出手格擋的瞬間便被菲麗斯的寒氣凍結住了。

還未等我們驚呼出聲,菲麗斯已然破口大罵道:「沒用的廢物!平日裡飛揚跋扈不可一世,一到關鍵時刻就廢得連條陽萎的狗都不如!不就是個總統領的破位置麼!丟了就丟了,有啥好可惜的?!冰蓮一派竟然出了個你這樣的閹種,你師父若是知道了,還不得活活氣死!你看看羅特,看看冷羽!前者毅然辭去總統領職位,毫不留戀,後者更是為了你這麼個人渣而赴湯蹈火,毫無畏懼!他們哪一個不比你強了幾百倍!可你再看看你自己?!難道你就這麼喜歡在神戀派面前給我們丟臉麼?!」

「…………」面對突然暴怒的菲麗斯,在場眾人面面相覷,我和師兄更是聽得冷汗涔涔。

一時間,林中靜得嚇人,不時還能聽到遠處草葉中蠶蟲進食的沙沙聲。

印象中,菲麗斯「大姐」雖然總是高高在上,盛氣凌人,可也是一位總以纖纖淑女自稱,還充滿貴族氣質的美女。平日裡跟我聊天的時候總是笑語嫣然委婉動人,雖然有些過份執著於其「少女」的年齡定義,但就算生氣也僅僅限定於「大發嬌嗔」之列,而從未有過如此激烈的言辭。

其實對於美女來說,生氣也是一種表現內在美的最佳方式。即使是怒其不爭到了忍無可忍的境地,換作是雪城月的話,也頂多先揪住我的衣領大吼大叫諸如「再不好好聽就擰下你的耳朵」、「你這個連那些能被屁給熏死的恐龍們都要頂禮膜拜的白癡」之類的話,然後再大義凜然地將暗月楓用來「毒害」我的精美點心統統沒收;而換作是阿冰的話,則會用一種似是難以置信般的眼神委屈地看著我,彷彿我的無知和低能都是她的過錯一般,在這種已臻至化境慘無人道的精神攻勢摧殘下,僅僅十秒就能讓我丟盔棄甲人仰馬翻,痛不欲生到不得不重新做人去了……

然而菲麗斯……唉,先前扇拉奇特兩巴掌,還可算得上是長輩對於晚輩「恨鐵不成鋼」的無奈,但後面鐵青著臉聲嘶力竭喊出來的「陽萎的狗」、「閹種」之類,則不能不歸類於「失態」了……

不過也算是難為菲麗斯了,若是師父和阿呆在這裡,只怕會聽到更加精彩絕倫的詞句,比如「你這個忘了從娘胎裡帶出乳房的母豬」,又或者「你這個偽裝成性慾狂卻只能和老鼠雜交的陽萎自卑者」等等等等,真是多虧了他們如天馬行空般洋溢著濃郁藝術氣息的偉大創造力,讓當年尚懵懂無知的我即使是面對書中古希臘眾神那令人眼花繚亂的亂倫史也能泰然處之了……

話又說回來,此刻菲麗斯的失態,也讓我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本來此次行動之初,我僅只是抱著「盡人事,聽天命」的心態來救人的,只能用「有勇無謀」四個字來形容我這種自殺般的瘋狂行徑。

然而在菲麗斯加入之後,就好像準備去吃老虎奶的瘋子意外地撿到了一把麻醉槍般,立刻就讓我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畢竟有一位資深營救總指揮在,營救行動一定會有驚無險水到渠成了。

而師兄這位曾統馭百萬將士如臂使指的前金徽龍騎將的加入,更是讓我們營救小隊的「大腦」性能又有了質的飛躍。

本以為勝利在望,士氣大振之時,菲麗斯這突如其來的失態便如寒冬清晨當頭淋下的一盆冷水,讓我如同從大考連戰皆捷的美夢中醒來,卻猛然發現自己連第二天考什麼都一無所知的考生一般,從極度的樂觀瞬間變成了無可救藥的悲觀……

是啊!在這場生死懸於一髮的大逃亡中,面對已經破釜沉舟的梅凱爾和他那十餘萬忠心耿耿的部下,如履薄冰的我們只要有哪怕半點的行差踏錯或是意志消沉,都必將葬身在這茫茫荒野之中,且無一能夠倖免……


短短半分鐘的沉寂,竟似比半個世紀還要漫長。

正當我準備以尷尬的傻笑來提醒他們大敵將近之時,拉奇特凝在半空的左手忽地微微一動,隨著一陣輕微的脆響,大片細碎的冰晶從他左臂上飄落,紛揚如雪。

直到此刻,拉奇特才緩緩吐出一口氣來,接著朝菲麗斯長鞠一躬,起身時臉上竟隱隱有歡喜之意。

我正懷疑他是不是瘋了,卻聽他開口道:「難得師叔終於肯認我了……」說話時語音微顫,淚光隱泛,激動之情已溢於言表。

菲麗斯冷哼一聲,扭頭朝羅特道:「不用理他,你繼續說吧!」

「先等等,」拉奇特擺擺手,轉身對自己一眾手下道:「各位,梅凱爾此刻的主要目標是我,你們跟著我,只能白白送命而已。現在已經突出重圍,你們就趁梅凱爾還沒追來前趕快離去吧!」

他的十二名手下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遣散令茫然無措,其中一人面有難色道:「總統領大人,現在除了跟著您,我們還能去哪兒呢?」

拉奇特用手點著地圖道:「你們順著林外的公路往東走一百七十多公里,就在數月前我們用炸藥伏擊梅凱爾部下的化工廠旁,在它東南五公里外有一個荒廢的地下兵工廠。那裡是軍火販頭子馬蘭的一個秘密基地,他和元老議會有過秘密協議,所以只要知道我不在那裡,梅凱爾就絕對不會去搜查。那裡面有充足的食物和水,還有很多假身份證件。你們在那裡待上一兩個星期,等風頭過去了,再用假身份證離開這裡就是。到時候你們直接到西澤爾島上去找他,憑著我和他過去的交情,以及你們的才幹,我想他應該能收留你們的。」

「那大人您……」另一人支吾道:「您怎麼辦?」

拉奇特回頭看了菲麗斯和我一眼,歎道:「既然已經和元老議會決裂,現在除了殺出重圍,我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大家各安天命吧,希望日後還能相見。」

拉奇特說罷,對部下們敬了個軍禮,眾人也只得無奈回禮,互道珍重後匆匆離去。

待他們遠去,羅特這才笑道:「還是你厲害。若是勉強帶著他們突圍,只怕不但會害了他們,連我們也難以倖免。剛才我還想先找個什麼地方安頓他們呢,結果你幾句話就給打發走了。」

拉奇特肅容道:「現在面臨生死抉擇,我可不敢再托大了。這也算是一舉兩得,剛才重圍之中或許還能互相信賴,可現在危機暫緩,既然連我最親信的部下都已經背叛了我,也難保他們之中沒有人會為了保命在背後捅我們一刀。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師叔他們三人被梅凱爾的龍盯上了,我還真想去那個秘密基地裡賭一賭梅凱爾敢不敢公然挑釁軍火界的教父馬蘭。」

「一個黑道的頭子,也能如此囂張?」菲麗斯冷著臉問道:「馬蘭那人我倒是見過,確實有些本事,但是連梅凱爾都不敢動他……這也太誇張了吧?」

「啊,跟師叔您比起來,馬蘭也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人物而已。」拉奇特連忙賠笑,「只是如今軍火界生產和銷售渠道有百分之三十都掌握在他的手裡,而且他還是個上稅大戶,那些龍騎警們五個人中就有一個是他養起來的。而黑白兩道能至今相安無事,也多虧他在其中制衡,不然若是讓那些黑幫們全都武裝上令他們垂涎已久的冰裂槍,恐怕就要世界大亂了……」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菲麗斯冷哼一聲,「我們辛辛苦苦在這裡扶世樹人,尚要看元老議會的臉色,而他們那種大發利市的垃圾,卻反而如此囂張,若不是當年我看他為救他師父不惜以身試毒……」

羅特無奈插嘴打斷菲麗斯道:「黑道就是黑道,再怎麼折騰也永遠上不了檯面,老姐妳又何必這麼斤斤計較?妳既然不屑與他們來往,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潛規則了。馬蘭再怎麼囂張,可他也不敢把女兒送到妳的學校去讀書,就連去天堂島玩兩天也不敢讓自己的耳目親信們知道,血刃自由軍的覆滅,他不但出人出錢,還四處收集情報,可謂功不可沒,可有誰知道他的功勞?況且現在形勢危急,也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拉奇特,現在這裡你最有發言權,你快來說一下,我們該如何突圍才好。」

師兄這番話雖說的不算太好聽,但也頗為照顧菲麗斯的面子,讓她無法再開口抱怨。

聽到他們終於肯轉回正題,我這才鬆了口氣,瞅了一眼一旁的埃娜,卻見她也正朝我看來,不禁相視苦笑。

「嘿,三十年前的地圖……」拉奇特仔細審視著地圖道:「在這麼大的荒野上,如果想抓住我們六人,區區十餘萬的軍隊,根本就不夠。網越大,就越摟不住沙子,所以梅凱爾只能採用分兵偵查、重點防守的策略,以逸待勞等我們去送死。你應該知道吧,現在的軍隊作戰和三十年前已經不太一樣了,羅特。」

「略微聽說過。」羅特苦笑道:「有鑒於現階段大規模集團作戰的機會已經日漸減少,最大的威脅將不再是人數達數十萬之眾的恐怖武裝分子,而是各種類似於黑道家族般的小型私人軍隊。這種軍隊雖然武器裝備較差,但作戰技術高超,而且其中的精銳一般都接近藍徽的實力,更有少數人超越了藍徽。如果再按照以往那樣和大規模的軍團進行正面作戰的經驗,勢必要吃大虧。所以現在軍團人員和裝備配備更加傾向於小規模的協同作戰,尤其是針對那些精銳分子。」

「的確,」拉奇特點頭道:「現在這樣的精銳部隊人數一共有三萬之眾,也許更多,隸屬於元老議會統馭的憲兵部隊,據說是由兩名前金徽兼現任元老議會高級成員指揮。我曾經看過他們的演習,一個兩三百人的小部隊中,就有超過五種的兵種,除了正規化的作戰兵種外,還有狙擊兵、偵察兵、馭空兵、投彈兵和最精銳的魔法作戰小隊,他們協同作戰時射擊精度高、火力猛,尤其利於在複雜地形處對小股的黑道高手們進行圍剿,而一個一千二百人的整編部隊更是能完全壓制三位銀徽加十二名紫徽的聯手,尤其是多達上百人的魔法作戰部隊,他們是作戰的核心單位,非常棘手。而梅凱爾剛才用來包圍我的千人部隊就是這種部隊,再加上他和幾位高手,我根本沒有抗衡之力。我看元老議會心目中的假想敵根本就不是黑道的那幫亡命之徒,分明就是我們這些正規部隊出身的紫徽銀徽,甚至是金徽。」

我聽得心底寒氣直冒,埃娜卻道:「這種部隊看起來正面對抗能力十分強悍,但是機動靈活性卻遠遠趕不上我們。只要能猜測到梅凱爾的兵力部署,我想應該可以繞過這些部隊,將他們拋在身後。」

拉奇特搖頭道:「這些精銳部隊全都有空中部隊的支持,會乘坐飛機甚至可能是超巨型飛龍來進行長距離的快速奔襲或者支援,尤其在這個縱橫不到一千公里的範圍內,一旦散佈四處的地面部隊發現我們,他們都能在十五到二十分鐘之內趕到我們上空,如果就在附近幾十公里內,只需要短短兩三分鐘就能到達。」

「超巨型飛龍……」埃娜掩嘴駭然低呼,看她的樣子,似乎也有所耳聞。

拉奇特沉思道:「如果我是梅凱爾,為了防備我們從喀斯特北面的山區向西逃逸,應該已經命令駐紮在那裡的部隊進入一級戒備狀態,並激活地雷區和探測裝置,一旦發現我們就立即讓駐紮在附近的空軍向那裡調派兩千左右的憲兵精銳部隊。當然他也會猜到我們絕對不敢貿然入城,只要進入東部的森林,他的機械化部隊的行動力和冰裂槍的威力都會大打折扣,所以當我們發現山區已經被封鎖後,必然會向東跑。他只需將大部隊部署在森林邊緣,利用密林和建築物作為掩護,等我們一頭撞進去後再收縮合圍,我們就插翅也難飛了。眼下看來,我們只能從喀斯特北部山區強行突破了,趁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迅速突圍,甩開他們後再南下進入喀斯特市區西部,沿著凡爾賽斯河就可以安然離去。」

「既然知道他會這麼部署,那我們為什麼不往別的地方跑?比如去……」我指著地圖,「北邊的沙漠,或者越過凡爾賽斯河……」

「沙漠地勢開闊,夜晚地表溫度極低,他們能用夜視裝置在空中輕易發現我們的動向,接著就可以利用空中優勢將我們合圍,到時候的情勢只怕會比剛才更糟。而凡爾賽斯河以南的確是突圍的首選,而且只要通過五十公里的丘陵地帶就可以進入南部的法薩特工業行省外圍的澤羅市或者什葉市,那兩個城市都有聖龍聯盟的分部會館大廈,憑著聖龍聯盟在元老議會中的地位,可以暫時保證我們的安全。但是這既然是突圍的首選,梅凱爾就不可能不部署重兵防守,所以也是優先放棄的地方。何況我和葉靈劍早已交惡,再說現在我也沒有了什麼利用價值,不可能要求他來幫我。」

「如果做什麼事都需要利益來驅動,那這個世上還有朋友可言麼?」埃娜皺眉道:「你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葉靈劍不可能坐視不理吧?」

拉奇特看了她一眼,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赫迪亞應該沒有派妳來才對,而妳自己也並不想來,不然冷羽也不用打暈妳了。」

「我、我……」埃娜被說中要害,尷尬不已。

羅特低頭看了看錶,無奈道:「不要再談無關的話題了,一分半內我們就要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照我的估計,從我們逃跑到現在,梅凱爾大概還需要二十分鐘才能完成緊急部署,而他本人應該也距離這裡不遠了。」

我轉了轉眼珠,忖道:「據我瞭解,梅凱爾這人狡猾多智,做事滴水不漏,甚至還會用心理戰術。從過往他對付你們的手段來看,他對你們非常的瞭解,對你們將會做出什麼判斷也能料個十之八九。這次師兄的加入,他並不知情,所以兵力的部署肯定會依照對拉奇特的推測來實行。既然你認為南方是優先放棄的突圍方向,那我們就選南方好了。」

「哈哈哈……」未等拉奇特反駁,羅特已撫掌笑道:「說得好,不愧是那個老混蛋教出來的啊!」

拉奇特瞪著他道:「原來你故意讓我來策劃突圍,就是安的這個心?」

「我又沒有梅凱爾那麼工於心計,自然要先求教於本人才能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了。」羅特笑咪咪地說道:「三十年沒跟你交過手,誰知道你會變成什麼樣呢?」

說著,他又肅容道:「雖然突圍方向確定了,但是在突圍之前,我們還要先解決一個棘手的傢伙才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12.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