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4.1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什麼?!!」

還未等我這個當事人想出該如何回應這個令人震驚的答案,旁邊兩位女生已經異口同聲地替我喊了出來。

埃娜會驚叫,自是理所當然,讓我去救一位黑道教父的女兒,那豈不是在向全世界宣佈我們赫氏與黑社會有著什麼無法告人的骯髒交易麼?不過……阿蘭又在那裡鬼叫什麼?

「……」我扭頭看向跟著埃娜驚呼出聲的阿蘭,納悶道:「難道妳認識那個人質?」

「不……不認識,只是我沒想到梅凱爾居然敢去綁架她……」

「嗯?是梅凱爾綁架的麼?」我又扭頭看向校長,「我怎麼不記得您剛才有說過……」

「我的確沒說過啊……不過雖然現在還沒有證據說明是誰綁架了她,但我想梅凱爾肯定也脫不了關係。」校長歎了口氣,「阿蘭,難道妳知道什麼內幕麼?」

「我……我怎麼可能知道……」阿蘭慌張地搖頭否認。

「那妳怎麼會一口咬定是梅凱爾幹的?」我更加納悶了。

「你……你笨啊!」氣急敗壞的阿蘭狠命掐住我的胳膊,背對著校長和埃娜,一邊衝我拚命擠眼色一邊用唇語道:「查理總督察!刺客!梅凱爾的師弟!!!……」

劇痛之下,我這才恍然大悟,剛才斐湘龍明明說過查理總督察是他殺的,而且還故意偽裝成是食物中毒,而查理總督察又是被馬蘭委託來調查女兒被綁架事件的,那綁匪自然是……怪不得阿蘭要矢口否認,不然豈不是等於在揭發自己謀殺政府要員未遂的罪行了麼?

「羽,你們在嘀咕什麼?」校長好奇地瞅著我們。

「啊……沒什麼……」我心虛得都不敢去看校長的眼睛,「我想阿蘭可能是搞錯了,哈哈哈。」

用尷尬的傻笑掩飾過去後,我又趕緊轉移話題,「只是我有一點搞不清楚,就算是梅凱爾綁架了馬蘭的女兒,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

「因為綁匪提出釋放人質的條件是,將我們校園內除宿舍樓外的所有建築物統統炸掉,不光這些,但凡與我們赫氏有聯繫的聯盟和企業以及各大小研究院所,也要統統夷為平地……」

「……」我已經驚訝得忘了該如何用聲帶來發聲了,猛然瞅見一旁臉色煞白的埃娜已有點搖搖欲墜,連忙扶住她,安慰道:「這……這種條件,我相信是人都不可能接受的吧!」

校長歎了口氣,「如果馬蘭沒接受這個條件的話,也不會親自打電話來通知我了。」

「啊?!」我忽覺扶著埃娜的手臂一沉,連忙抱住差點沒昏厥過去的她,口不擇言道:「振作點,埃娜!至少我們的宿舍樓被排除在外了,這說明綁匪還沒有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嘛,既然如此,就可能還有轉圜的餘地……」

「啊,其實宿舍樓除外這一條件,是馬蘭他本人怕造成無辜傷亡才努力爭取到的……」不知死活的校長又面無表情地給了埃娜致命的一擊。

「……」我看著懷裡徹底暈過去的埃娜,對校長歎了口氣,「這下您滿意了?」

「唉,我要是也能像她這樣暈過去,那就好了。」校長苦笑道:「如今能源更新計劃正處在緊要關頭,我聽說元老議會正在商議新的措施來防範我們的能源更新計劃再次抬頭,似乎是想通過一項新的法案,來禁止有可能衍生出全球性壟斷行業的重大高新科技申請為企業專利,這分明是想讓我們血本無歸,好讓他們來撿現成的便宜啊!所以我們必須要趕在他們這一法案通過前便提出申請,可如果無法產業化,就無法申請到企業專利,然而想要在短期內就搞出小規模的生產流水線,又談何容易。」

他重重地歎了口氣後,雙手按住我的肩膀,頗不情願地說:「羽,說實話,我也知道這個要求對你來說的確是過分了點,可如今我已經是忙得焦頭爛額了,在這種分秒必爭的危急時刻,根本無法抽身再去救人,而赫氏中能擔此重任的,除你之外也再無他人,所以……所以也只能拜託你了……」

眼前的這一幕景象,不禁讓我想起了最近正在熱播的某部電視劇。當男主角懷抱著罹患絕症昏迷不醒的女主角,被女主角的某直系親屬拍著肩膀聲淚俱下地央求著「拜託你了」之後,便拿下掩飾身份的眼鏡,放棄了年薪豐厚的記者工作,化身為正義的使者──內褲超人,從此萬里飛奔,浴血拚殺,就為了拿到被超能力者們嚴密看守著的病毒疫苗……這只是部時下流行的偶像類電視劇而已,可每當我看到男主角外穿著紅色緊身內褲滿世界亂竄時,都忍不住笑得前仰後合,上氣不接下氣,卻萬萬沒有想到僅僅數天後,如此惡俗的橋段便如六月債般飛快地報應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實說,早知道當個學生還要幫學校去救黑社會老大的女兒,當初就算倒貼學費,我也不進赫氏了。不過既然校長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也實在沒法拒絕。再說即使不為別的,僅看著懷裡昏過去的埃娜,縱然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我也無法再袖手旁觀了。

見我沉默不語,校長為難地咳嗽一聲,縮回手去道:「唉,我知道你不想跟黑道上的人扯上關係,但也並不是想要故意為難你……」

「我沒說我不想去。」我打斷了校長的話,「反正也只是救人,又不是去幫他們販賣軍火,就當人質只是一個普通人好了……」

「你能這麼想就再好不過了!」如釋重負的校長欣慰地長吐出口氣來。

「……只不過,我還有幾個地方沒想明白。」

「嗯?還有什麼疑問?」校長捋著鬍子,笑咪咪地問道。

「如果馬蘭真有能力把我們赫氏以及相關聯的所有單位都夷為平地,那他幹嘛不自己去救人?」

「哦!因為人質被關押在天堂島,而那裡正好是黑道的勢力範圍所無法觸及的區域。馬蘭的那些部下們無一不是政府通緝單上的名人,恐怕還沒下船就全被抓起來送去領賞了。」

「那他可以雇別的人去幫忙營救啊!」

「他雇過了,而且還是個以毒攻毒的好手,可惜前幾天不小心食物中毒……掛了。」校長無奈地撇了撇嘴。

「…………」所謂的「自作孽不可活」,難不成說的就是我麼?雖然總算是清楚了查理總督察對梅麗雅下手的動機,可惜已經為時太晚了……

一直沒說話的阿蘭突然問道:「校長,難道馬蘭就不怕在他滿足對方的條件後,對方不守承諾撕票麼?」

「當然怕,所以他才不敢輕舉妄動,請了查理總督察去幫忙的。可誰知道查理總督察居然意外身亡,弄得他現在非常被動……」

「那他就不怕炸了赫氏後,被您報復麼?」阿蘭皺眉道:「好歹您也是世界頂尖兒的魔法高手,要真炸了赫氏,您還不將他的老窩一舉端了?」

「估計他正是因為考慮到這點,才特意親自打電話來告訴我詳情的吧!」校長被阿蘭的馬屁拍得有些飄飄然,旋即卻又苦笑道:「總之這個燙手的熱山芋,現在我們還真是不得不接著啊!」

「可我現在和梅凱爾勢不兩立,就算我沒被政府通緝,上了天堂島也會被梅凱爾的人狙擊吧!」我皺眉道:「況且梅凱爾已經知道了我的雙重身份,無論怎麼隱瞞都不可能了。」

「我倒不這麼認為。」校長搖頭道:「首先一點,恐怕他根本想不到馬蘭會找我們去救他的女兒。其次,畢竟政府現在可是有把柄落在我們手上,哪敢得罪我們,一旦有證據顯示梅凱爾和此事有關,只怕還未等我們有所行動,元老議會就已經先對他開刀了,所以他也絕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再者,如今他已經被解除了軍職,而那個凱斯手中的拉奇特舊部又是個運轉不靈的大爛攤子,剛正不阿的蘇特斯更不會對你下手,那他還能派出什麼人去天堂島攔截你呢?總不會自己撇下一堆交接的爛事不管,在這個時候跑去天堂島吧?」

校長說得倒也言之有理,但我卻總是有點兒不放心,想了想後又問道:「校長,如果……如果這次我營救失敗的話,您還有什麼萬全之策沒有,總不能真眼睜睜地看著馬蘭派人來炸了赫氏吧?」

校長的目光卻在瞬間變得有些呆滯,「對方可是走私軍火的黑道教父啊,手下的亡命之徒數不勝數,如果你營救失敗的話……那我和埃娜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望著懷裡的埃娜,我不由得歎了口氣。怪不得校長剛才明知道埃娜受不了還拚命刺激,原來是生怕我不乖乖就範啊……


這次由綁架案而引發的恐怖襲擊預告,無論從規模還是性質上對赫氏來說都是前所未有的特大事件。如果此次營救行動失敗,在世界上享譽近千年的赫氏,很有可能便會在一天之內轟然倒塌。眼看著自己嘔心瀝血從一磚一瓦辛苦壘築起來的萬里長城就要毀於一旦,只怕任誰都受不了這個巨大的打擊,無怪乎就算精明強幹之極的埃娜也要承受不住了。

從昏迷中醒來後,埃娜依然憂心忡忡,任校長百般勸解,終是愁眉不展鬱鬱不樂。最後校長無可奈何,只得打眼色向我求救。

我本想讓他也嘗嘗「自作孽不可活」的滋味,可又實在不忍看著埃娜難受,咳嗽一聲道:「就算這裡被炸成平地,也並不代表赫氏從此便消失了。你們在全世界有那麼多優秀的學子,可謂是桃李滿天下,到時候只要他們心中還有那麼一絲對母校的牽掛之情、對妳和校長的敬慕之心,要重建赫氏還不是輕而易舉麼?」

「對啊對啊!」阿蘭也乖巧地點頭道:「赫氏的根本並不是這個宏偉的校園,而是你們辛苦栽培出來的一批批優秀人才。我小時候常聽媽媽給我講以色列建國的故事,他們飽受戰亂之苦,不得不背井離鄉顛沛流離,甚至還遭受過慘無人道的大屠殺,等到他們好不容易在世界各地扎根安居之後,一旦聽說以色列要重新建國,卻又立刻紛紛回到故土支持建國。而歷史上那些在戰爭中被摧毀,而後又被重建的名城也是數不勝數,可見只要人心不散,一切都是可以重新來過的。」

「極是極是,不過若不用重新來過,那自然更好。」校長不失時機地補充道:「其實我看馬蘭那小子也未必真敢來炸,只不過實在是被逼得走投無路,想讓我們幫他一把罷了。只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謹慎一些,未雨綢繆,盡一切可能讓這種機率降至最低為好。」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終於勸得埃娜略為釋懷。眼見已近凌晨一點,校長便讓埃娜帶著阿蘭和二百五十一號先去休息,自己則拉著我去他辦公室商量行動細節。

埃娜臨走前猶自不放心道:「校長,這次行動事關重大,我看還是讓我跟羽一起去吧!」

校長卻斷然拒絕道:「這種需要高機動高隱蔽的高難度任務,妳去了也只能礙手礙腳,還是安心在這裡幫我的好。」

埃娜被說得神情更加抑鬱,只能無奈離去。


關於此次的綁架案,除了得知人質在天堂島和幕後主使很可能就是梅凱爾外,其餘的便一無所知。

商量了半宿,想盡所有可能,我們都找不出什麼切實可行的具體方案來,一直談到月隱星稀,晨曦初露,也只得出個「見機行事」這空泛到讓我想吐血的結論來。

不過一想到天堂島上還有師兄可以幫忙,我和校長才沒太過揪心。師兄他的閱歷和見識均非凡人所及,武功既高,人脈又廣,相信到時候只要見到他,一切難題便自會迎刃而解了。


中午,我被埃娜從辦公室的沙發上叫醒時,校長和葉靈劍已經在辦公室外商議半天了。

「葉會長好。」我禮貌地衝著葉靈劍打了個招呼,端著埃娜遞來的飯盒,坐在他們旁邊,「校長,我什麼時候出發呢?」

「下午三點用飛機送你過去。」校長看了看錶,「我已經把情況知會了五大家族聯盟和葉會長,他們將在資金上全力支持你的這次營救行動。葉會長說你到天堂島後就直接住在他的別墅裡,省得酒店登記之類的事情造成無謂的麻煩。」

「這是一張上限為五十萬銀魯克的信用卡,你帶在身上救急用吧!」葉靈劍掏出一張信用卡遞給我,「你這次去的身份將是我的私人助理,負責處理一些私人事務,證件和手續都已經辦妥了。如果還需要什麼武器或者裝備,比如麻醉槍、催淚瓦斯之類的,儘管說,只要不是太難弄到手的,我都會想辦法在你上飛機之前弄來。」

嘿!想不到還沒動身,先進帳五十萬銀魯克,幫大聯盟幹事果然是好處多多。只是我這也是頭一次去救所謂的被綁架人質,哪裡知道還需要什麼專業裝備,想了半天後苦笑道:「算了,還是等去了之後再說吧!」

「也好,不過在天堂島上無法使用行動電話,你可以用我別墅裡的電腦上網跟我們聯絡。」葉靈劍隨手寫下一個電子信箱,「不管是失敗還是成功,記緊一定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我們。距離綁匪所規定的期限還有兩周,下周一元老議會就將對最新的科技壟斷法案開始進行提案審議,按照流程,估計到決議通過,最快也要一周時間,等到正式出台,怎麼也要兩周以後了。而我們也會想辦法盡量阻撓審議進程,同時爭取能在此之前實現小規模產業化。等我們這邊萬事妥備後,只要接到你的消息,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將在第一時間開記者招待會並進行專利申報。所以你只要能在兩周時間內完成任務就行,不用太著急,也別有太大的壓力。對了,我還給你準備了些女孩子的衣物和隨身用品,到時候說不定會派上用場。」

我一邊連連點頭一邊打開飯盒準備開動,葉靈劍卻突然道:「哎喲,差點給忘了,冰兒說今天中午要請你吃飯,恐怕已經去了你的宿舍了,你快去找她吧!」

「啊?!」我叼著筷子茫然地看著他,「請我吃飯?現在?」

「嗯,她好像有什麼事情要找你談,似乎是要考什麼資格等級證。哎,你見了她,自然就知道了。」

「資格等級證?」我怎麼沒聽說過……

見我猶在發愣,葉靈劍拿過我手中的飯盒笑道:「還在發什麼呆,快去快去。」

我猶豫地看向一旁的校長,卻見他乾咳了一聲,看看錶說:「還差半個小時十二點,下午三點出發,應該來得及,你就去吧!」


走回宿舍的路上,果然碰到了阿冰。

只見她正拎著書包一副在想事情的模樣,漫不經心地踱著步子,渾然沒看見岔路上走過來的我。

「阿冰?」我故作偶遇般笑著迎了上去,「這是要去哪兒啊?」

「?!」她吃驚地抬頭,一見是我,立刻小嘴一垮,扭頭假裝沒看見我般繼續往前走。

「喂喂!怎麼了?」我既納悶又好笑,「不認識我了?」

卻見她不但不理不睬,反而還加快了腳步,弄得我是如墮雲霧,完全摸不著頭腦。

真是奇怪,我最近好像沒犯什麼性質嚴重的思想錯誤啊,她這無緣無故的在跟誰生氣呢?

不對,能讓好脾氣的阿冰發火的,整個赫氏除了我之外,只怕也找不到第二個人了吧!

唉,一想起上次惹阿冰發火的慘痛經歷,我至今還猶有餘悸。

那還是剛來赫氏不久時的事情了……


在一個陽光明媚,令人有些昏昏欲睡的午後,趁著沒客人,我躲在更衣室裡向閱歷豐富的老闆討教各種八卦新聞以作日後的談資,不知怎麼的就聊到了阿冰身上。

「你瞅瞅人家,活脫脫就是個大美女啊!」老闆指著一本八卦雜誌上某位風姿綽約妖嬈嫵媚的人妖感歎道:「若是咱阿冰什麼時候想開了,去當了人妖,也絕對不會比她差啊!」

我一邊驚歎於當今整形技術之高超,一邊連連點頭道:「何止不會比她差,絕對是比她還漂亮。老闆,你下次不如給他弄件侍女服試試,再把胸部墊高點,估計到時候來我們店裡的人能爆增十幾倍啊!」

「哈哈,我們可真是心有靈犀……喂!冷羽同學,你怎敢如此詆毀自己的革命同志呢?我以前可沒發現你是這種人啊!!」

我正納悶老闆何以在突然之間變得如此正義凜然,抬眼卻見他正一邊賠笑一邊哆嗦地盯著門口,扭過頭去,我頓時如墮冰窟,舌頭都僵住了……

只見不知何時已站在門口的阿冰正氣得渾身發抖,猶如一隻發現公雞正與鴨子通姦的小母雞般滿臉通紅地狠狠瞪著我……

當天晚上,阿冰對我的態度幾近冰點,不但是視若不見,更加聽若不聞,無論我賠了多少小心、說了多少好話,都當我是空氣一般地毫不理會。

直到熄燈就寢之後,正當絕望的我在祈求上帝寬恕我這隻一不小心闖了紅燈的羔羊時,一個枕頭突然從天而降,狠狠砸中我的面門。

頭暈眼花間,錯愕不已的我只聽上鋪傳來阿冰氣呼呼的聲音,「討厭!你才該把胸部墊高呢!」

雖然我當時還想不通他幹嘛偏偏會對這句如此耿耿於懷,但好歹也總算是雲消霧散,雨過天晴了。直到後來得知阿冰的真實身份後,我才恍然大悟,後悔不迭。她本來就是女生,我卻在那裡為說她比女人還漂亮拚命道歉,還不住口地誇她陽剛十足,簡直比人猿泰山還要人猿泰山,難怪她愈發氣悶,隱忍到夜深人靜等著我睡著了才突然爆發。

若我早知真相,哪裡還用苦捱一晚,只消說一句「咱阿冰的身材堪稱完美無瑕,只可惜老闆他品味低俗,不懂得欣賞藝術,只知道越大越好。妳放心,明天我就去好好教育教育他,讓他知道啥才是奶牛和美女之間的本質區別」,包準讓阿冰立時破涕為笑,嬌嗔不休了……


看著在前面悶頭走路的阿冰,想起剛才葉靈劍說過的話,我猛然醒悟她是為何生氣了,當下故意好奇道:「咦,瞧妳走的方向,該不會是知道我沒吃中飯,特意來請我去吃飯的吧?」

「哼!我是去看阿蘭的,誰管你有吃沒吃。」

嘿,這話雖然語氣不善,但好歹總算是開了口。只要阿冰肯答話,再大的火兒也沒問題了。

「她今天正巧不在。」我好心提醒她。

「……」她回頭瞪了我一眼,「那我去看二百五十一號!」

「這個……她老人家也不在的……」

阿冰猛一轉身,氣呼呼地就要往回走。

我嚇得趕忙攔住她,「喂喂喂,別生氣了。阿冰,我真不是故意不去赴約的。妳跟我一起待了那麼久,也該知道我經不起嚇的吧!妳請客,我當然高興,可我一想到聖龍聯盟的葉會長也在那兒坐著,借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去了啊!」

「那你怎麼不跟我說清楚啊!就一句沒空,走不開,你也不想想我會怎麼想?!」

「誰知道當時妳老爸是不是在妳身邊,我哪敢說出口啊!唉,我還以為咱們這麼多年的同居關係,早就已經默契得心有靈犀了呢!」

「誰跟你那麼多年的同居關係?!」阿冰又羞又氣,拿起書包就要砸我。

我連忙搶過書包道:「是是……這麼危險的東西,還是我來拿比較好。」

根據我以往的經驗,阿冰在氣頭上的時候,當真是拿什麼砸什麼,從來沒有失過手。還好寢室裡可以當作武器的就只有枕頭,不然我這條小命恐怕早就交待了……

阿冰氣猶未平,又不依不饒地拿拳頭在我背上狠狠捶了幾下,直砸到我快高呼救命了,才忿忿道:「虧我好不容易說服我爸請你們來吃飯呢!而且還不是一次,是三次!頭兩次,我位子都訂好了,打了電話才知道你不來,害得我還要跑去退。結果第三次還沒等訂呢,人家就說了,妳不用訂了,省得還要跑一趟!」

「是哪家餐廳啊,這麼體貼妳……」

「你還好意思說!」阿冰氣得又舉起了拳頭。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我躲開她的拳頭,故意感慨萬千道:「唉,自從妳變回女生後,我們這還是頭一次這樣聊天,感覺就像回到了從前一樣……」

「誰在跟你聊天了,」阿冰白了我一眼,「我氣還沒消呢!再說了,是你自己先把我當外人看的,現在又說得好像多不容易似的。」

「喂!我什麼時候把妳當外人了,我這渾身上下除了內褲妳沒洗過,其他幾乎都被妳給拿去洗了……」

「呸!我那是受不了你那麼不講衛生!」阿冰紅著臉啐了我一口,「你還說呢,那次暗月楓大哥搶了二百五十一號,我好心陪你去要,結果你推三阻四陽奉陰違的,不是把我當外人,那是什麼啊?」

「那……那……那不是怕傷著妳了麼……」我心說我的祖宗啊,這陳穀子爛芝麻的事情,您還記得呢?

「那以前怎麼沒看你這麼怕我拖後腿過啊!」她不依不饒。

「以前不以為妳是男生的麼,哪知道住了兩個月的室友突然變成了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兒,這換了誰都要有一個心理適應過程吧!」我一本正經道。

阿冰聽得紅暈滿頰,上下打量我兩眼,皺著眉道:「你呀,八成是被你表妹和暗月楓大哥給帶壞了,居然變得這麼油嘴滑舌的。」

「我這哪是油嘴滑舌,這分明是開心啊!我失散多年的革命同志終於又找回來了,妳說我能不樂得手舞足蹈麼?」

「還說呢!不行,我看我真得好好對你進行一番再教育了,不然就讓你這麼出了社會,別人肯定會笑話我這個前寢室長無能的!」阿冰邊說邊衝著我直搖頭。

「咦?妳啥時候成了寢室長了?我怎麼沒聽說過……」我納悶道。

她高傲地衝我抬起下巴,「那還用聽說?論學習,論人品,論個人衛生,我哪樣不比你優秀啊!再說了,那寢室還是我先住進去的呢!我不是寢室長,難道還是你麼?」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納悶道:「我說阿冰啊,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妳……」

「嗯?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她一點也不謙虛地看向前方。

我籌措著詞彙,小心翼翼道:「只要是在外人面前,妳就顯得特別謙遜有禮,可怎麼一等到就剩我們倆的時候,妳就變得這麼不客氣了呢?莫非這就是所謂的……原形畢露麼?」

「哼!我要是再對你客氣,只怕你會懶到連內褲都要我來給你洗了!」阿冰正說著,突然愣了一愣,緊接著雙手掩面,失聲叫道:「啊!!!完了……完了,我一定是被你給帶壞了!要是被我爸看見我這個樣子,肯定會罵死我的!」

「喂!寢室長同學,您、您可不能這麼冤枉我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4.1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