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8.08.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這一晚上發生的事情,大概也只能用峰迴路轉來形容了……就在已經徹底絕望的我們心灰意冷地準備另覓他途之時,突然便自漆黑的夜空中綻放出了璀璨耀眼的曙光……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當真是令我和師兄興奮莫名,只怕就算是埃菲爾本人親臨也絕對料想不到吧!

當我們趕到搏鬥現場時,一切都已歸於平靜。那條原本體力過剩到追我能追出數百公里的巨蛇,此刻竟宛若睡死過去般一動不動地浮在海面上,渾身皮開肉綻、鱗片散亂,雙眼處兩個偌大的血洞更是觸目驚心。那鳳凰也好不到哪裡去,胸前肌肉被巨蛇獠牙撕得外翻開來,連粉嫩的肺葉都裸露在外,鮮血如瀑般汩汩噴出,待見到師兄這個罪魁禍首時,也僅僅只是微微動了動眼珠,便垂首待斃了。

自從開戰以來,我還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離看清了那巨蛇的全貌,卻見牠盡數浮出海面的身軀綿延數里,竟比師兄描繪的一兩公里還長出去一大截;而那隻垂死的鳳凰也是龐大得讓人感覺自己就像是鴕鳥身上的虱子一般渺小,就連牠胸前那些細小的絨毛都能拿來給人當被子蓋了。

站在巨蛇頭上,師兄一邊比了個勝利的手勢,一邊欣慰地點燃了雪茄,道:「奶奶的,要不是英明偉大的我用金蛋引得牠們自相殘殺,還真不知該如何收拾掉這兩頭怪物呢!」

就在這時,一群不知是來給巨蛇助陣還是收屍的美人魚們突然從巨蛇身旁紛紛竄出海面,一個個竟全都悲傷得失聲痛哭。其中幾十人不住在巨蛇耳旁拍打著尾鰭撫摸著牠,似乎是想將牠再度喚醒,其餘的則四下撿拾巨蛇散落的鱗片,並用著奇怪的白泥糊抹著巨蛇身上大大小小流血不止的傷口。

師兄被這群突然躥出來的美女們嚇了一跳,見其中一人爬上蛇頭扭動著尾鰭朝我「走」了過來,鬧不清楚狀況的他攔在我身前,喝道:「妳想幹什麼?!」

我拍拍他的肩,衝著被師兄嚇壞了的米婭柔聲安慰道:「別怕,妳們怎麼跑到這兒來了?」

「蛇神大人就要死了,以後我們又要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了。」米婭彷彿見到親人般,「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姐妹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失去蛇神大人的保護,就算逃到天邊,也無法擺脫那些食人鯨和深海怪物們的屠戮了……」

我這才明白她們為何會如此悲痛,不由笑著安慰道:「不會的,牠還沒死呢!再說,就算死了,過不了多久,牠也會復活的啊!」

「不,牠不會復活了。」米婭哭得跟個淚人兒一般,搖著頭道:「牠是這片海域的主宰,負責守護漆黑深海的秩序者,只有神才有能力復活牠。」

「是這樣麼?」我納悶地看了看師兄。

誰知師兄對此也是一無所知,只是茫然地衝我聳聳肩。

不過,看米婭哭得如此傷心,估計這條蛇是真沒救了。一想到日後她們每日都要遭受無數怪物的圍追殺戮,我心中便一陣不忍,將師兄拉到一旁問道:「她們說的神,會不會就是埃菲爾呢?」

「應該是吧!」師兄想了想,「反正在這些遊戲世界裡,沒有她做不到的事情。你該不會是想讓她復活這條蛇吧?」

「是啊!」我無奈道:「你沒看她們哭得多傷心麼?像她們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你忍心看到她們在大海裡被怪物們任意肆虐?再說,這條蛇也沒什麼十惡不赦的罪行,何苦……」

「好了好了,又不是我讓牠無法復活的……你這些話,還是留著對埃菲爾說去吧!」師兄苦笑道:「我想這對她來說也不過是舉手之勞,你只要馬屁到位,她應該不會不答應。」

我這才放下心來,又走到哭個不停的米婭身邊道:「好了好了,妳放心吧!說不定還有辦法能讓妳們的蛇神大人復活呢!」

「真的?」米婭抹著眼淚,猶自不信地看著我。

「嗯,相信我。其實我們這次就是按照妳口中的神的要求來尋找晝夜二珠的,而且聽說就在牠們身上。只要拿晝夜二珠回去,神一高興,也許就會答應我了。」

「你們居然知道夜珠的事情?!」米婭驚異地盯著我,「這是除了我們和蛇神大人之外再沒人知道的秘密了,真的是神讓你們來的?」

見我再次肯定地點了點頭,米婭歡呼一聲,轉身就去告訴她的姐妹們這一好消息。頃刻間,一群正哭得昏天黑地的美人魚們全都圍攏了過來,七嘴八舌如嘰嘰喳喳的麻雀般焦急地圍著我們問個不停。

「神為什麼要收回夜珠?難道她知道蛇神大人每到滿月就會因為夜珠而無比痛苦?……」

對這個問題,我自然是一無所知。

「那個神長得什麼樣子?漂亮麼?是不是跟我們一樣?」

一想到埃菲爾此刻有可能在偷聽,我只能違心地答道:「漂亮……極了……」

「你們真的是神派來拯救我們的使者麼?那神為什麼不再多派點使者來呢?不然都不夠我們分的……」

「……」面對著那一張張天真的臉,我實在不知該如何回答這麼可怕的問題。


好半天後,美人魚們才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確信蛇神大人復活有望後,她們全都雀躍不已,不但不責怪我們這兩個始作俑者,反而齊心協力幫助我們尋找晝夜二珠。我不由得感歎這些美人魚的質樸單純,若是換了現實世界中的土著們,只怕不將我們倆烹來吃掉,也會先姦後殺,然後拿去祭奠他們的偶像在天之靈……

幸虧那鳳凰即使是奄奄一息了也依然渾身放光,照得數里內都宛若白晝纖毫畢現,不然在這黑漆漆的深夜,當真是盲人摸象般都不知道該從何處找起。

憂慮盡去的米婭笑嘻嘻地悄聲告訴我,那顆藏在蛇神大人舌頭裡的夜珠每到滿月便會發出共鳴,震得蛇神大人神志失常,以致狂性大發。以後沒了這夜珠的影響,興許她們也能免去被蛇神大人吞噬之苦了。我心道還好妳們知道那顆珠子藏在哪裡,不然偌大一條巨蛇,僅憑我和師兄二人,只怕要挖到明年等蛇身完全腐爛了才能找到……

而晝珠則易找得多,就藏在那鳳凰頸後一團極為明亮的絨羽間。待將晝珠挖出後,鳳凰身上的金光便逐漸暗淡下來,而珠上爆射出的刺目白光照得整片夜空都亮了起來。這兩顆寶珠均有拳頭般大小,一顆漆黑如夜,一顆則明亮如晝,真是對比分明,沉甸甸的拿在手中,竟讓人有一種時光飛逝斗轉星移的錯覺。

即將離去之時,師兄還念念不忘那顆價值三百萬的金蛋,我拽著他道:「算了吧,難不成你真想當著她們的面給這條蛇開膛破肚?」

誰知米婭一聽說金蛋,立刻叫住了我們,又神秘兮兮地回頭與幾個姐妹商量了幾句,弄得我和師兄不明所以。不一會兒,卻見兩個美人魚托著那顆金蛋游了回來,喜出望外的師兄差點沒抱著她們一人親上一口。

見我迷惑不解,米婭便笑著告訴我道:「剛剛蛇神大人吞下這個後非常難受,便回去讓我們幫牠弄了出來。後來看到太陽鳥來尋仇,牠怕連累我們,才又轉回身去攔住了太陽鳥。」

我這才恍然大悟,沒想到這條蛇居然還如此通人性……慨歎了一聲後,我們千恩萬謝地與那群美人魚揮手作別了。


興奮地回到了古祠中後,卻到處都不見埃菲爾的蹤影。我們納悶地放下晝夜二珠和金蛋,一直找到海邊,才看到她老人家。

卻見她正被一群婢女們圍坐在太陽傘下,戴著副墨鏡悠閒地喝著茶,而她們不遠處的前方海面上竟是白茫茫一片廣袤無邊的冰原,一艘模樣古怪的潛水艇在冰縫中被幾隻巨型烏賊牢牢抱住,而一群古代歐洲人打扮的水手們則正與烏賊奮勇廝殺,只聽得槍聲隆隆、喊聲震天,不時有人慘叫著被烏賊的觸手捲入嘴中。

納悶地看著海上那群與烏賊殺得你死我活的水手們,我和師兄面面相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看到我們的埃菲爾則笑嘻嘻地讓婢女們給我們搬來椅子,送上香茗,彷彿眼前發生的事情完全與她無關一般。

「婆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好奇地問道:「難道他們是從百慕達三角不小心傳送過來的古代人?」

「嘎嘎嘎……」埃菲爾揚起一本厚厚的小說,得意地笑道:「這本《海底兩萬里》太厚了,拿在手裡不方便,就把書上說的故事變出來演給我看……」

我差點沒被她氣暈過去,師兄則急得直跳腳道:「這都什麼時候了,您老人家居然還有心情看大戲?!人命關天啊!」

埃菲爾不為所動,繼續悠閒地喝著茶道:「不急不急,人都已經救出來了,還怕什麼?」

「啊?被救出來了?在哪兒?」我和師兄驚訝地扭頭四望,「難道就在這?」

「不不,就在那顆金蛋裡啊!」

「什麼?!」師兄和我齊聲驚呼。

「難道你們到現在都還沒發現?」埃菲爾納悶地瞅向石化在一旁的師兄,問我道:「你師兄怎麼……高興成這樣了?」

震驚過後,恢復力超強的師兄瞭然地搓著下巴道:「怪不得我一看到那顆金蛋就有一種非搶到不可的衝動,原來那個就是人質啊!唉,看來多年戰場磨礪出來的直覺,果然還沒有退化……」

師兄邊說還邊拿眼睛得意地不住瞟我,假裝沒看見的我問埃菲爾道:「奇怪,人質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到金蛋裡去呢?」

放下茶杯的埃菲爾合上面前的小說,海面上的冰原和潛艇也隨之消失無蹤,她站起身來搓搓手道:「等你們完成最後的試練後,一切自會分曉。走吧,等回來了,我再請你們繼續看戲。」

與師兄躊躇地對望了一眼,我小心翼翼地問道:「婆婆,既然人質都救出來了,下面的那個什麼試練是不是可以免了?」

「不行,」埃菲爾一副不容商量的口氣道:「你們不是還想復活那條蛇麼?如果不解開所有的封印,我可沒那個能力把牠復活。」

師兄也小心翼翼地賠笑道:「我們光殺掉這兩隻怪物,就已經精疲力竭,元氣大傷了。接下來的題目如果更難的話,只怕就算我們有心為您出力,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放心,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也絕對不會再這麼刁難你們了。」埃菲爾寬慰地笑了笑,「說實話,我也沒想到你們真的能拿回這兩顆珠子,看來冥冥中自有天定,你就是能解開封印的人。」

見埃菲爾僅指著我一人,師兄立即委屈地叫道:「那顆金蛋可是我甘冒巨險才從那鳥的窩裡抱出來的啊!」

「是是,你自然也是功不可沒……」埃菲爾彷彿捉弄小孩子般,笑嘻嘻地安慰著師兄道。


再次回到古祠,埃菲爾取出包裹在防水服內的晝夜二珠,分別用寶珠輕觸石碑最底下的一行字。隨著一陣軋軋亂響,石碑背後的石牆自動向兩旁滑開,露出一個深邃幽暗的洞穴。

「這就是通向祭壇的路?難道就沒有更新鮮點的花樣了麼?」師兄看著那洞穴,鬱悶地直歎氣。

「我懷疑這洞穴裡還有一個石碑在等著我們……」我無力道。

「別廢話,跟我一起進來。」埃菲爾不客氣地命令著,又生怕我們不肯聽話般,抱起那顆蛋,帶頭走進了洞穴。


在晝珠的照耀下,我們一行三人在深邃的甬道裡走了大半個時辰後,隨著眼前突地一片豁然開朗,緊接著又一腳踏進了冰冷的湖水中後,才發現已經到了洞穴的終點。

抬頭看著這寬廣靜謐的洞底秘境,彷彿塵封了數千年般寂靜無聲,遙遠的洞頂無數尖銳的鐘乳石密密麻麻倒懸而下,清澈見底的湖水在晝珠的照耀下宛若一顆平整晶瑩的藍寶石般明潤光滑。湖水並不深,最深處也僅剛剛沒過胸膛,不遠處的湖心聳立著一個五丈見方的石造祭壇,而那祭壇中央的圓形石座上竟突兀地插著一把一人多高,袑騑頂撉熄礎漭j劍。

此刻,只聽身旁埃菲爾的呼吸聲漸漸急促,抱著蛋的雙手也顫抖起來,彷彿看到了多年未見的親人般突然間激動萬分,若不是還抱著個巨大的金蛋,只怕她能立刻撲上前去抱著那把古劍痛哭流涕起來。

涉水踏上祭壇,一言不發的埃菲爾放下金蛋,畢恭畢敬地將晝夜二珠分左右擺放在石座上的圓形凹坑裡,接著便仔細閱讀著石座底部的象形文字。半晌後,她突然如巫婆跳大神般開始圍著石座唸唸有詞地走了起來。在這整個過程中,她都沒再與我們說上半句話,竟是虔誠得有如看到耶穌復活的門徒一般,讓已被晾在一旁半天的我和師兄渾然摸不著頭腦。

待她按順逆時針的方向各走了八圈後,又停在石座正前方跪了下來,翻著白眼抬頭望天,默念了好一會兒我們聽不懂的咒語。眼瞅著她似乎要無休無止地就這麼跪下去,無聊的我們剛想聊聊天打破這令人尷尬的沉悶,卻聽跪在地上的她突然「嘎」地尖叫了一聲,抬起手來便一掌接一掌地隔空向那柄古劍擊去。隨著「嗡嗡」的龍吟聲不絕於耳,原本明亮無比的晝珠忽地閃爍了一下,緊接著便慢慢暗淡下去,而一直漆黑如夜的夜珠卻不知為何竟漸漸明亮起來。

看著這詭異的場面,我和師兄不安地對視一眼,屏住呼吸,暗暗戒備。天知道這洞裡是否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古怪機關,就算沒有,萬一解開封印的埃菲爾突然被惡靈附體,我們也不至於毫無防範間被她給吞掉了……其實我也無意冒犯埃菲爾,只是她此刻這慎重而又彷彿鬼上身般的模樣著實讓人看了心裡發毛,加上原本就長得「迥異常人」,讓人不由自主聯想起古代傳說中食人部落的老巫婆……

隨著埃菲爾擊掌速度越來越快,那古劍上的斑斑袑韙]隨之被震落下來,漸漸露出了如玉般晶瑩潤澤的透明劍身。我這才發現那「袑鞢v原來竟是一層凝固了的血痂,不由得更加膽戰心驚,看了看一旁同樣愕然的師兄,不約而同地便向後退入湖中。

此時,已將古劍上的血痂盡數震落的埃菲爾突然停了下來,雙手結著奇怪的法印,詫異地扭過頭來,看著我們道:「你們跑那麼遠幹嘛?」

「沒事兒,您忙您的……我們,咳咳,怕褻瀆了這裡的神靈……」一向不信鬼神的師兄尷尬地胡謅道。

「我可警告你們,最好站上來,不然等一下別給弄得一身血。」

聽到此言,我們只覺頭皮一陣發麻,心說等一下難道會迸出什麼恐怖的自爆式怪獸不成?然而,此時再想逃跑也已經遲了,只得硬著頭皮走上祭壇。

見我們老實地回到祭壇上,埃菲爾這才回過頭去,隨著一聲清叱,手中法印立時閃出一道耀眼的紅光,緊接著只聽頭頂如滾雷般爆響不斷,驚愕中抬頭看去,我和師兄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

卻見頭頂靜靜倒懸著的無數根鐘乳石柱此時竟突然紛紛炸裂開來,爆出一團團深紅的血霧,紛飛的石塊碎屑伴著傾盆血雨「嘩嘩」直下,瞬間便將清澈透亮的湖水染成一片沸騰的血潭……看著這簡直就像是深夜恐怖電影中吸血鬼開人血晚宴般的情景,我只覺胃裡一陣劇烈收縮,幾欲作嘔,師兄也是面色發青,好不到哪兒去。

然而奇怪的是,雖然頭頂暴雨傾盆、石屑紛飛,祭壇上卻連一絲血花都沒濺上。眼看著血紅色的湖水漸漸快要沒過祭壇,那柄透明古劍突然大放異彩,耀眼的光華瞬間蓋過晝夜二珠,將整個洞穴都籠罩在一片刺目的深紅之中……

這紅光來得快,去得更快,僅僅數秒後,便倏然斂去。洞內頓時又陷入一片黑暗,只剩下晝夜二珠還在放出微微的螢光。再看周圍,原本沸騰的血湖竟已乾涸見底,露出了一大堆散亂的鐘乳石碎屑,而頭頂那片密密麻麻的鐘乳石也一根不剩,只留下一片空闊的弧形壁頂。

就在我和師兄茫然不知所措間,突聽「嗆」的一聲輕響,那把不知何時已殷紅如血的古劍彷彿活過來般猛的從石座上跳出,周身忽明忽暗地綻放出妖異的血光,悠悠然飄蕩在數米高的半空。仔細瞧去,只見透明厚拙的古樸劍身內彷彿長滿了蜿蜒如網的經絡血管般,隨著血光的閃爍而不住收縮膨脹,隱隱還能聽到心臟跳動般的「通通」聲。

「嘎嘎嘎,終於大功告成了……」

埃菲爾這突如其來的笑聲嚇了我和師兄一跳,卻見她正繞著石座來回走動,仰著頭前前後後地不住打量著那把浮在半空的古劍,忽而爆出一陣刺耳的尖笑,忽而又感慨萬分、老淚縱橫,簡直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無法理喻,連我和師兄的高聲呼喊,她都置若罔聞。

見她如此瘋狂地轉了十幾分鐘後,失去耐心的師兄抱起那顆金蛋歎氣道:「羽,咱們自己走吧,先把蛋裡面的人質救出來要緊。我看她一時半會兒是沒法恢復正常了。」

剛偷偷摸到洞口,正沉浸在悲喜交集中的埃菲爾卻突然吼了一聲,「你們想去哪兒?放下那顆蛋,我還沒讓你們走呢!」

我們只得又轉回身來,愁眉苦臉的師兄忍不住哀號道:「婆婆,您就饒了我們吧,我們還要趕時間呢……」

「趕什麼時間?那顆蛋一旦破裂,裡面的女孩立刻就會死亡,並且會馬上被傳送到專人看守著的轉生台上,讓你們白辛苦一場。你們以為那幫綁匪是一群笨蛋麼?他們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然會隨便就把人質交到一個怪物手中?」

「……」這番話雖說危言聳聽,可看師兄突然嚴肅起來的表情卻似乎很有可能,我小聲問道:「難道復活真的還能提前預約不成?」

「可以的,有一種深藍色的寶石就能提前預定復活,只要將沾過自己血液的寶石提前置放在指定的轉生台上就行,不過有時間限制。只是這種寶石非常罕見,我也僅僅只找到過一顆而已,卻因為乏人問津而不得不賤價賣給了政府。」說到這裡,師兄歎了口氣,「如此看來,我們不陪她瘋到底,是救不出人質了。」

「你才瘋了呢!」年齡頗大,耳朵卻一點也不背的埃菲爾咆哮道:「我的工作已經完成,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都給我回來!」

再次回到祭壇上呆看著那柄依舊筆直漂浮在半空的古劍,我納悶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難不成要給它講一千零一夜,直到把它騙下來?」

「別跟你師兄一樣沒點正經……」埃菲爾嗔怪地瞥了我一眼,「現在你們要做的,就是將你們的血灑到劍身上,如果它承認你們是它的主人,你們之中的一人自然會生出感應。」

想不到這個世界居然也有滴血認親的風俗傳統……我和師兄依言咬破手指,就準備將血彈落上去。

豈知埃菲爾瞪眼叫道:「這點血哪夠?一點誠意都沒有,要最新鮮的動脈之血才行!」

無奈之下,我們紛紛割破腕動脈,真氣微微催逼,兩道鮮血頓時如箭般激射而出,噴灑在殷紅閃爍的劍身上。一聽到埃菲爾說「夠了」,我們又趕忙用真氣生肌止血,生怕流多了一滴出去。

等了好一會兒,直到那劍身將我們二人的鮮血吸食得涓滴不剩,我也沒察覺到任何所謂的感應。扭頭看向師兄,卻見他正呆呆地盯著那柄巨劍,恍若魂遊物外般無聲念著一些莫名奇妙的詞彙。我詫異地凝神細聽,才發現他念的竟是落羽神戀曲的心法口訣,可僅僅只有間或的幾句相同,其他卻是聞所未聞。

眼見古劍認主,我心道這趟總算不虛此行,剛想問問埃菲爾是不是已然大功告成,猛然間眼前驀地一花,頭暈目眩中彷彿有一股巨力狠狠將我吸拽上半空……

昏眩過後,我詫異地發現自己竟已漂浮在空中,而前方不遠處就是來時的甬道入口,腳下祭壇上正有三個人呆呆地看著我……咦,我自己怎麼也在下面?

這如靈魂出竅般荒誕的感覺令我不由得驚恐萬分,張口欲呼,卻彷彿置身夢境一樣,怎麼都叫不出聲來。

就在我驚慌失措之時,只聽腳下的師兄喃喃地說了句,「這真是太奇妙了……」緊接著渾身一震,猛然醒了過來般抬頭四望。

見身旁的另一個我一動不動,他不禁關心道:「羽?你沒事兒吧?……婆婆、婆婆!他、他怎麼連呼吸都沒了?!」

「別急,他此時正附體在那把劍上。」埃菲爾阻止住慌了神的師兄,抬眼看向我道:「看來這把靈劍已經承認他是自己的主人了。」

您確定沒弄錯麼?我……我怎麼覺得它現在是要做我的主人啊?!

彷彿猜透了我的心思般,埃菲爾對著我輕聲道:「別慌,冷羽,你先靜下心來,好好聽聽它想告訴你些什麼。」

聽著她輕柔的聲音,我努力平靜下來,閉上眼睛,傾聽著可能會隨時從身邊迸出來的任何聲響。


不一會兒,一陣錚錚的古樂果然自耳畔轟然響起,急促的樂聲激昂凝重,卻又悲壯鏗鏘,竟充滿了濃濃的殺伐之氣,宛若密集沉悶的鼓點般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恍惚間,我彷彿隨著樂聲激烈的起伏突然被帶入一個奇怪的時空,耳畔霎時充斥了各式各樣奇異而巨大的聲響,驚異地睜開眼睛,一幅駭人的景象立時躍入眼簾……

龍!鋪天蓋地的龍!就像是傾瀉而出的洪水般,整個世界都被吞沒在一片龍的海洋中!大地被牠們洶湧如潮的奔跑踐踏得彷彿地震一般顛簸起伏,就連天空也被牠們遮天蔽日的翅膀捲得狂沙漫天、混沌不堪,震耳的嘶鳴聲如海嘯一般雄壯浩瀚連綿不絕,映襯著如血的殘陽,竟似是自地獄噴湧而出的火紅熔岩般席捲著世間的萬物。

突見一個銀髮少年置身在這龍的海洋之中,一把流光溢彩殷紅如血的巨劍懸在他身前,晃出一道綺麗炫目的光盾將他牢牢守護在洶湧的龍潮中。隨著鏡頭不住地拉近,我赫然發現那把巨劍竟就是祭壇之上的這把古劍!而那個少年,居然與我長得頗有幾分相似……

「老大!裂縫正在急速加大中!有些垃圾已經跑出來了!!你快下命令讓我們衝進去吧,我和兄弟們都等的不耐煩了啊!……」一個似乎熟識卻又無比陌生的聲音在我耳邊突然響起。

「媽的!叫你等著,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地待著!難道你以為裡面很好玩麼?!那些玩意兒可不是吃素的啊!」

聽到這裡,我猛然間醒悟過來,這熟悉的對白已不是第一次聽見了……對了,當時我也是陷入幻覺之中,只是以那個少年的眼睛在驚異地注視著這一片充滿了混亂和恐懼的異世界。

就在這時,鏡頭如預料般驀然一轉,剛才還混亂如沸的場面突然之間便沉寂了下去,此刻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屍橫遍野的淒慘景象。整個大地都被渾濁的鮮血染得漆黑如墨,就連天都被這片濃濃的漆黑映得詭異猙獰,寒風悲鳴、銀月如鉤,只剩下斷斷續續若有若無的哀號聲在大地上迴盪。

那把早已被鮮血染黑了的巨劍,此時正靜靜地插在一個龐大如小山般的王蟲頭上,而那王蟲頭部無數對燃燒著熾烈仇恨的複眼還在怒視著身前這片漆黑的大地,在牠的身後,竟躺著無數與牠一般巨大的蟲屍,層層疊疊,漫無邊際,一直鋪向遙遠的天邊……

「阿烈!阿烈!……你還活著麼?!阿烈!……你在哪兒啊?!你說話好不好!阿烈──!……」

只見那少年漫無目的地在巨大的蟲屍間來回奔走,縱聲疾呼,彷彿在呼喚著自己生死未卜的兄弟般既驚恐又絕望,被悲傷撕裂了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劃破淒涼的黑夜,卻久久不見回音……


正驚詫於這重現腦海的一幕,鏡頭卻又猛的將我帶回了靜謐深廣的洞穴中。

只見祭壇上的另一個我正手持巨劍狠狠劈向一旁的埃菲爾。

血光乍現間,整個洞穴都隨之轟然崩塌了下來,接下來便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冰冷的空氣急衝入肺葉的沁涼讓我猛然間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又站在了祭壇之上,正大口大口地拚命呼吸著久違了的空氣,淋漓而下的冷汗令我渾身一片冰涼,心臟依然在遏制不住地劇烈跳動著。

好容易深吸口氣,胸腔內一股極為抑鬱的窒悶卻又讓我忍不住低頭乾嘔起來。

一旁的師兄連忙上前輕拍著我的背脊,詫異地向埃菲爾問道:「婆婆,您不是說他不會有事兒的麼?」

「當然不會有事兒,你看他又沒死。」埃菲爾白了師兄一眼,又輕聲問我道:「冷羽,你剛才都聽到了些什麼?」

「我……我……」彷彿溺水的我好半天才平復下急促的喘息,慢慢將剛才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埃菲爾。

「嗯,前面那些巨龍啊什麼的,應該是這把劍自身的記憶,後面那段,可能就是它暗示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埃菲爾沉吟道。

「啊?您是說要我在這裡殺了您?」我難以置信地瞪著她,「您沒跟我開玩笑吧……」

「如果這是靈劍的命令,就算是我也無法違拗,畢竟這是解開封印所必需的一環。」埃菲爾聳了聳肩,「除非你是在騙我。」

「可是我還看到整個洞穴都塌了啊!就算您可以大義凜然地直面死亡,我和師兄還有人質也不想被活埋在這個洞裡啊!」

「對啊!就算要殺,也最好找個風景宜人,空曠幽靜的地方……」師兄連連點頭,見埃菲爾瞪他,趕忙賠笑,「至少會讓您死得開心點嘛……」

「放心吧,我相信到時候崩塌的,將不僅僅是這個洞穴而已……」埃菲爾笑嘻嘻地看著我們,「畢竟這整個世界都是由我一手創建起來的。」

「您的意思是……」我腦子一時沒轉過來。

卻見師兄猛的抱起那顆金蛋叫道:「等一下!婆婆,您趕快開門,等我出去了,你們再動手!」

「在我啟動封印直至封印解開之前,整個世界都暫時處於封閉的狀態,誰也無法隨意進出。」埃菲爾愛莫能助地看著師兄道。

「開玩笑的吧?」師兄驚叫道:「那人質怎麼辦?!要是她死了,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半天?!」

「放心吧,你們不會有事的。這個世界崩毀後,會立即恢復原本的模樣……」

「哦……」鬆了口氣的師兄又忍不住好奇道:「原本的模樣?是什麼模樣?一片草原?還是茫茫大海?千萬不要是一團還沒成形的熔岩星球啊!」

埃菲爾抬頭,狀似極為認真地想了半天,咳嗽一聲道:「呃……我忘了……」

「……」剛看到曙光的我們,又齊齊挫敗地低下頭去。

「好了,別婆婆媽媽的了,要殺就乾脆點,你們到底還想不想救人質了?」埃菲爾厲聲喝道。

沒辦法,拯救人質的重責便似是一座無形的大山般壓得我們無力反抗,即使是赴湯蹈火也只能咬牙認命。扭頭看了一眼巨劍,才發現它正橫臥在石座之上,依然是紅光耀動,生機勃勃。拎起那把劍來試著舞了舞,只覺收劍時輕靈如鴻羽,揮出時卻又沉猛如泰山,偌大一柄巨劍,竟能讓任何人都隨心所欲揮灑自如,真不愧是一柄異世界中才有的上古神器。

看著面前正微笑不語注視著我的埃菲爾,我舉起劍來,卻又無力地放下,著實是無法下得了手去。

師兄在一旁拚命鼓勁兒道:「別猶豫了,羽,反正無論如何都要砍一刀,早砍晚砍橫砍豎砍不都是砍麼?想想她當時是如何非禮你的!想想我們在浴血奮戰的時候,她卻在海邊幹什麼!再想想她每次捉弄完我們後那得意的壞笑聲吧!不要再猶豫了,閉著眼睛砍下去吧!!」

「巴卡洛尼亞將軍,想不到你對我竟是如此地心懷怨恨啊!」埃菲爾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師兄道。

「不不……我這不是怕您因為害怕太久而導致心肌梗塞麼……」師兄趕忙尷尬地支吾道。

猶豫半天的我把心一橫,咬牙道:「師兄!還是你來吧,我實在下不了手……」

「啊?!」師兄的手剛碰到巨劍,如同碰到燒紅的烙鐵般驚叫著退了開去,「不行不行,我可不敢……像我這種敬老愛幼的模範青年,怎麼可能幹出如此令人唾棄的事情?」

「呸!你剛剛不還在拚命慫恿我麼?再說了,你算是哪門子的青年啊?」我上下打量著他道:「別廢話了,既然剛才叫得那麼起勁,那就趕快來吧!」

騎虎難下的師兄顫抖著手剛接過劍去,卻立刻假裝拿不住般失手掉落在地,接著又蹲下身去裝模作樣地拚命抬了半天後,才可憐兮兮地看著我,哭道:「抱歉,不是師兄無能,而是這劍實在太重,看來這沉甸甸的重擔,只能由你一個人來扛了……」

我氣得直想將他一腳踹飛,怪不得師父總動不動就感歎人心不古,世態炎涼,原來就是被這個靠不住的師兄給氣的啊!

就在我們愁眉苦臉地盯著那把劍時,一隻小手自身旁將劍拾了起來,輕靈地在空中揮舞了兩下後,隨著一陣刺目的紅光在身旁一閃而逝,突聽一個清麗可人的女聲笑嘻嘻道:「既然你們都不捨得下手,那就我來吧!」

扭過頭去,卻見埃菲爾正憐愛地撫摸著那把巨劍的劍脊,彷彿對著自己的孩子般輕聲細語道:「果然,你猜對了,你的主人不捨得殺我呢……」

聽著她的聲音彷彿突然間年輕了幾百歲般,我和師兄登時如看到鬼一般猛的向後竄了出去,心驚膽戰道:「妳妳妳……妳是誰?」

埃菲爾好奇地瞅瞅我們道:「我就是我啊!」說著自顧自地便持劍猛然朝腹中劃落。

在我們的齊聲驚呼中,寬厚的劍身竟如刺破水面般毫無阻滯地穿透了她的身體……

頃刻間,她整個人都被一團無比耀眼的紅光吞噬,連帶著那柄巨劍一起幻化成一道模糊的光影。緊接著,便是一陣天崩地裂般的巨響,地動山搖間提心吊膽地護住金蛋的我們,驚奇地發現四周除了我們之外的所有景物,包括那正不住晃動中的光影,都慢慢如溶解般化作一片細膩的五色彩砂不住流淌下來,穿透過我們的身體,「沙沙」地匯聚成無數道清亮的光溪,淌進腳下閃爍著奇光異彩的湍急河流之中……

漸漸的,隨著洞穴中的一切光影全都化作沙礫坍塌殆盡後,那漫無邊際的蔚藍天空與大海竟也開始緩慢地化作一大片藍砂,細膩如瀑般由近而遠地呈環形塌陷下去,直到耀眼奪目的太陽也在純淨的藍砂瀑上化作一道七彩流砂,為這即將流逝的色彩平添了幾分動人的絢麗後,便僅餘一片空洞無比的黑暗,默默蠶食鯨吞著整片蒼穹……

當最後一片細砂也流入光河之中後,整個世界除了腳下還在不住旋轉著的巨型流光漩渦外,就孤零零的只剩下我們二人一蛋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8.08.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