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3.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梅麗雅的病,怎麼會跟佩亞靈盔扯上關係?」我費解地看著埃菲爾。

「如果曾有人治好過類似的先天性絕症,那麼佩亞靈盔的完整與否就無關緊要了。可惜啊!」她不無遺憾地搖了搖頭,「得了這種絕症還能活到十八歲的人,歷史上都絕無僅有,更別說有關於治癒它的記錄了。」

「妳是說……」我大概明白了些,卻依然似懂非懂,「如果要解決從未有人解決過的問題,就非要佩亞的幫忙才行?」

「對,因為要激活那些被複製出來的天才們的思維能力,讓他們能夠面對超出思維能力的嶄新問題,就會產生巨大的精神負荷,如果沒有靈盔支援,光憑靈劍卡古亞特是無法支撐這種負荷的。畢竟靈劍的職能只是守護和收集人類過往的文化遺產,靈盔負責保護現存的人類社會,都無法單獨解決從未面對過的問題。」

「激活思維能力?那是什麼意思?」

她耐心解釋道:「我們這裡所有複製出來的真實人物,都只能按照他們生前的認知模式和思維方式來行動,無法學習理解新的邏輯思維方式。比如你給微積分的奠基人阿基米德講解現代微積分,他也會完全摸不著頭腦。但如果我們重新激活他的邏輯思維能力,他就可以輕而易舉地理解,甚至能開發出更先進的計算方法,但這就會產生相當巨大的精神負荷。畢竟這種超越我們能力範圍的事情,所要付出的代價是極其巨大的,所以如果沒有佩亞的支援,靈劍恐怕會因為過度損耗自身的靈能而再也無法恢復。」

我愣了半晌,黯然歎了口氣後,才不好意思道:「對不起,沒想到竟會是這樣……」

「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對,我們雖然在這個空間裡無所不能,但是對於現實世界的影響力,還是有極限範圍的。」她滿懷歉意地微微苦笑道:「儘管我很想幫你的朋友,但照目前來看,實在是無能為力了。」


「別鬱悶了,生老病死,本來就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師兄沒心沒肺地逗弄著懷裡的小羅琳,安慰道:「不然這世界上早就人滿為患了。」

唉,這還真是事不關己者典型的堂皇之詞!瞪著酒店外那依舊人滿為患的天堂島,我報復性地往師兄放雪茄的盒子裡倒了滿滿一盒的冰塊。

半小時後,師兄抱著小羅琳愣愣地瞅著那已經全軍覆沒的一整盒高檔雪茄,欲哭無淚地問:「羽,這這這……這到底是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幫你戒煙啊!」正在讀雪城日寫的嬰兒營養筆記的我,連頭都沒抬一下。


「媽的,老子來這裡就是為了泡妞,誰知道現在連碰一下都給老子甩臉色看!」我們用餐的座位旁一位中年大叔忿忿地衝著對面的人抱怨著,「以前那些百依百順的娘們兒都哪兒去了?!政府那幫蠢貨連區區一個駭客都收拾不了麼?!」

「跟你說過這裡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你非不信,剛才還好旁邊都是熟人,不然這臉我可真丟不起。」他對面的其中一人白了他一眼道:「不過我聽說現在如果晉陞到高級軍銜,可以擁有低級空間的修改權限……只怕我們是沒那個命。」

旁邊另一人則安慰道:「其實我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啊,至少以後我可以光明正大帶著我老婆孩子一起來玩了。而且,你們不覺得那些新元素都相當吸引人麼?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超刺激的人生體驗啊!滿是機器人的世界、星球之間的大戰、恆星的誕生和毀滅、潛水艇裡看到的海底神秘怪獸……嘿,我還真想和家人一輩子住在這裡呢!」

「膚淺!」為首的中年大叔不屑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看電影,你上輩子沒看過是不是?」

「幼稚!」旁邊的人也附和道:「你都多大了,還在迷戀那種幼稚無比的玩意兒?」

「唉……」那人不再說話,低頭默默吃起夾滿了起士肉醬的烤麵包。

「不過,說實在話,那些電影還真滿好看的。」為首的那位中年大叔搓著下巴道:「尤其是剛才那個女主角,長得那叫一個正點水靈,差點沒把我的魂給勾走。而且,兩把匕首舞得那叫一個漂亮,把幾個開場帥到掉渣的刺客硬是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我看沒個十七八年功夫根本練不出來那個水平。真不愧是傾城傾國的絕色才女,要不是我在電影浮游艙裡面出不去,還真想把她給就地正法了……我剛才出來的時候看了一下目錄,好像等一下還有一場她領銜主演的電影。」

「嗯,那妞的確很銷魂、很銷魂,我這顆老心都差點為她蹦回到二十年前去了,那個廢物男主角真是太他媽的走運了。對了,她叫啥來著……華什麼……」

「華月婷。」那吃著麵包的人抬頭看了看錶道:「她領銜主演的下一場電影《星辰守望者》還有十五分鐘就開場了。」

「只有十五分鐘了?!」另兩人大驚失色,「那還不趕快去排隊買票?!」

說罷,他倆便起身結賬,拽著那個還在啃麵包的人飛也似地匆匆離去。


「華月婷?」我回想起當初和老燮一起初見她時的情景,頗感驚訝道:「她去演電影了啊?!」

師兄苦笑著感歎道:「是啊,人家現在可是天堂島電影圈的當家花旦、超實力派偶像影星,紅透半邊天了,而且架子那是大得離譜了,不是名導演的片子統統不接、有裸露鏡頭的統統不接、對白裡有女性歧視思想的統統不接,就連我這個老朋友讓她幫忙扶持一下我的寶石生意去做個網路廣告模特兒都一口回絕,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啊!」

「和她一起的那兩個女孩子呢?也在演戲麼?」

「一個去唱古典歌劇了,另一個據說是音樂史上的曠世奇才,光拉個小提琴就能把人拉得尋死覓活的,現在都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啊!嘿,當初我可沒想到那麼刁蠻的一個姑娘居然還能一本正經地在台上唱歌劇,還唱得連陸雲清那種腦子脫線的白癡都掉眼淚了,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

「哇,真是了不起呢!」我驚愕得連連咂舌。

「哼,不過是博眾生一笑的小道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師兄滿不是滋味地哂道:「說到底,武道才是正途。不過現在這太平盛世,也不像以前恐怖主義和邪教組織大行其道時那麼需要我們這些武夫了。」

「這不是好事麼,你怎麼好像很失落的樣子?」

「唉,你不知道,那種受萬人敬仰的滋味,真的很不錯。」師兄歪著頭略略試著去努力回味了一下,卻又立刻擺著手,好像要拚命趕走那些回憶般道:「不過也很累人就是了,跟現在這悠閒的日子可沒法比啊!」


用完晚餐後,在酒店大廳等著電梯的師兄歪著頭瞅了我半天,突然道:「對了,你好像放暑假了啊,接下來的一個月都沒事兒吧,有什麼計劃沒有?」

「計劃?嗯,我倒是想跟阿冰一起預習一下下學年的課程,順便看能不能讓埃娜幫忙與校長和好,菲麗斯好像也有旅遊計劃讓我陪同呢!」我努力地回想著,「還有暗月楓說要帶我出海釣魚,燮野明他們要來看我和阿蘭,雪城月那邊說是要舉行一個為期一周的酒吧同好會,還要教二百五十一號說話,哇……這麼算下來,我真的好忙啊!」

「預習課程?!出海釣魚?!酒吧同好會?!」師兄跟看白癡一樣看著我,「你考試考傻了麼?除了跟著那群鶯鶯燕燕們混在一起,你還有點其他更有出息的計劃沒有?別忘了,你可是我們神戀派的傳人啊!」

「……」

「那老頭子還特地吩咐過讓我指導一下你的劍術,所以你也別老想著和那些什麼冰啊月啊蘭啊瑤啊之類的女人們廝混了,好好給我收收心吧!談戀愛,對你來說還太早了!」師兄大義凜然地亮出師父的名頭,教訓起我道:「老頭子現在很擔心你啊,說你成天不務正業,就知道靠耍帥來討好一些年幼無知的小姑娘,連我們神戀派的處世宗旨都忘了個一乾二淨,真是把我們神戀派的臉面都給丟光了!」

「啊?!老頭子真這麼說麼?」我汗顏著納悶道:「可我按他說的在好好學習啊,而且,好像也沒聽他說過什麼神戀派的處世宗旨啊!」

「哼哼,我們神戀派的處世宗旨自然是不可言傳,只能意會的了。那種超然物外,不和俗物們同流合污的行事風格,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明白的!總之呢,啊……反正呢!嗯,你先把你那些無聊的計劃統統給我扔一邊去,我可要好好履行一下我這個師兄應盡的義務了!」師兄邊說邊狠狠拍了拍我的背。

「嗯,說的也是,就算不為了梅麗雅,我也有義務讓靈盔重新和靈劍恢復靈能共鳴,憑我現在的實力的確是有點不夠看。」我皺眉回想著那個金色巨人(來自異空間,渾身閃著金光的壯漢)的恐怖實力,「而且時間也不多了,看來我真的不能再像你說的那樣混日子了呢!」

「當然了!就算不為人類的幸福、世界的和平,我們習武之人也一日都不能懈怠!等一下我將會制定一套完整的特訓方案,從明天早上開始,咱們就閉關修煉!」師兄的表情越來越嚴肅,看來真不像是在開玩笑,「趕快讓你那幫成天只知道泡吧、聊天、唱歌、上課的女人們統統見鬼去吧!」

雖然不太喜歡師兄這麼評論阿冰她們,但我也著實不好反駁什麼,無奈地瞅了一眼不知為何突然嚴苛起來的師兄,我看著大廳裡的掛鐘想了想道:「明天早上麼?那我等一下先回趟赫氏,跟埃娜交待一下,明早再過來吧!」

「嗯,順便跟你那些朋友們道個別吧,因為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恐怕都看不到他們了。」


用埃菲爾的戒指回到了赫氏的別墅裡,窗外的喧囂聲霎時間如潮水般退去,原本應該已近黃昏的天色卻依然陽光普照。

自從有了傳送戒指後,我才深切體會到了時差所帶來的這種強烈差異感。看著大廳沙發四周那些靠墊依然跟阿蘭走前一般零亂四散,而這偌大一棟別墅卻空空蕩蕩的沒有一絲生氣,我不自禁地苦笑一聲,心道了句這可真是自作孽啊,現在就連個等自己回家的人都沒了。

順著林蔭道慢慢走回宿舍樓的寢室,映入眼簾的依然是那如同狗窩般亂七八糟的景象。習慣性地開了電腦後,我一邊收拾著生活日用品和換洗衣物,一邊打開電子郵箱看看有沒有阿蘭的信。嘿,果然有一封未讀的,時間顯示是昨天。

「十一號要和菲麗斯去澳大利亞玩,你七號就過來待命吧!以上!」

還真是簡潔明瞭啊!我笑著搖頭回信「師兄要給我特訓,為期一個月,這次旅行只能爽約了,替我跟菲麗斯說聲對不起」,發送完後,就關了郵箱。

嗯,阿蘭這邊算是解決了,接著去看看埃娜吧!


果然,在這對學校來說應該是最悠閒的暑假裡,埃娜卻依然駐守在校長的辦公室,正跟兩位不知哪兒來的客人談著投資方面的事宜,讓連門都沒敲就闖進去的我相當尷尬。

「啊,抱歉,我是來跟埃娜小姐拿下個月預算報表的,那我等一下再來吧!」我滿臉滾燙地隨口胡謅著。

剛才在門外聽對話還以為埃娜是在和教授們閒談南極的天氣,豈料對象竟是兩個完全沒見過的大鬍子男人。

剛要退出門去,埃娜卻笑嘻嘻地衝著我拍拍身旁的沙發道:「來得正好,羽,這兩位不是外人,是我們特派去西伯利亞的生物學教授,隸屬裡赫氏的核心成員。他們手裡可能有你感興趣的東西哦!」

我依言走過去在埃娜身旁坐下,衝著兩位滿臉虯髯的粗壯教授笑著點了點頭。

「這位就是冷羽?」其中一位教授看著我道:「和他師兄一點也不像啊!」

「您真會開玩笑,邁林教授。」埃娜莞爾道:「他和他師兄又沒有血緣關係,怎麼可能一樣啊!」

「哦,我說的是氣質。」那位教授呵呵一笑,「看起來比他師兄要文質彬彬多了。」

另一位教授則掏出一根雪茄就遞了過來,見我忙不迭地擺手,他滿臉不可思議道:「你不抽這個?」

「啊,我不抽,您不用客氣了。」

「你真的是羅特的師弟?!」他難以置信道。

「是真的。」埃娜笑著將他遞雪茄的手擋了回去,「你們別老以為他師兄是啥樣,他就該是啥樣。羽和他師兄比起來,可要老實多了。」

「啊,埃娜,妳說這兒有我感興趣的東西?」我尷尬地轉移話題道:「那是什麼?」

「嗯,這些都還是未公開過的照片,你看了可別傳出去啊!」埃娜神秘兮兮地從沙發上的資料夾裡拿出一張雜誌那麼大的照片,「這是克裡夫教授半個月前在西伯利亞拍到的第一手資料,怎麼樣,很壯觀吧!」

我接過照片,卻見整張照片是從高空斜四十五度角俯拍的,畫面上雪白一片,上半部分是雪白的雲,下面則是白茫茫的雪原,瞅了半天也沒瞧出哪兒神秘了。

「哪,用這個看。」埃娜取過一個可以夾在眼睛上的高倍放大鏡放在我眼前,「看上面那些白色的雲朵。」

我依言用放大鏡細細看去,卻見那哪裡是什麼雲朵,全是一隻隻雪白的超小型蝙蝠龍,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地聚攏在一起,在陽光下宛若無邊無際的雲海般壯觀無比。

倒吸了口涼氣後,我渾身發冷地問道:「這幫傢伙是肉食性的麼?」

「肯定的。」埃娜又拿出一張近景照片,指著照片中那隻覆滿了細碎鱗片的蝙蝠龍道:「牙齒和嘴都是食肉型尖銳狀,不過牠們的主要食物來源是貝加爾湖裡的淡水魚類,一般不會攻擊哺乳類動物,湖邊上的海豹們的幼崽都能與牠們相安無事。當然,餓急了的話,難保不會對大型哺乳類動物產生興趣。」

「嗯,令人奇怪的是,這群蝙蝠龍是在兩個月前突然出現在西伯利亞上的,之前完全沒有過關於牠們的目擊紀錄,就好像憑空出現一般。我們觀察了牠們一個月左右,也沒查出牠們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克裡夫在一旁解釋道:「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牠們是一個分工非常明細的高級社會群體,有負責偵查魚群的探子,有負責捕獵的獵手,有專職戰鬥的戰士,甚至還有醫生和築巢工匠。根據分工的不同,形態也略有區別,尤其是戰士,不但體形健碩,比一般的蝙蝠龍大兩到三倍,趾根上更帶有能分泌某種液體的腺狀突起。醫生就更神奇了,你們看,就是這種嘴型極其扁平銳利的蝙蝠龍,牠們的嘴就像是手術刀一樣能切開傷口,取出子彈、碎骨,甚至壞死的器官,然後還能用唾液凝結成的絲線對傷口進行縫合。我懷疑牠們的唾液還具有麻醉和抗菌的功效,當然這還只是純屬猜測,具體如何只能等想辦法弄到一隻樣本才能得知了。」

「這滿天都是的傢伙,你們居然連一隻都抓不到麼?」我納悶道:「隨便一槍都能掉個幾十隻下來啊!」

「蝙蝠龍是不能隨便招惹的。」邁林滿臉嚴肅地搖頭道:「根據以往的慘痛教訓,只要你打下一隻,其他的不但不會逃走,反而會對你進行瘋狂的報復。我們已經聯繫了當地的州政府,讓他們告誡貝加爾湖畔的居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所以至今為止還沒收到過人類遭襲擊的相關報告。」

「哦……」我裝出一副極感興趣的樣子點頭,瞅著埃娜,若有所思道:「的確很有研究意義,不過,這跟我有什麼關係麼?」

「啊,是這樣的,裡赫氏想成立一個預算大約兩萬的研究小組,成員十名左右,去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實地考察,當然,不排除進行長期駐紮的可能性。校長說,希望能讓你去幫他們弄幾隻活的樣本回來。」埃娜說到這裡,見我大皺眉頭,連忙抓住我的手,安撫道:「我當然是極力反對的,畢竟……嗯,你也很忙啊!」

我對那兩位教授略帶歉意地笑道:「抱歉,不是我不想幫忙,實在是事出突然,我這邊確實沒有餘裕。」

卻見邁林驚訝地瞪著埃娜那隻正親暱地與我相握的手道:「埃娜小姐,你們難道是……情人關係?」

「啊?!」埃娜猝不及防下滿臉通紅地趕忙放開我道:「不不不不,邁林教授您千萬別誤會。」

「我不是誤會,只是傷心罷了。」邁林誇張地抹著眼淚道:「雖然我老婆曾經也很漂亮過,但再怎麼漂亮也沒法跟埃娜小姐比啊!想當年人人都覺得高不可攀的女神陛下,如今也有了戀人,當真是讓我們情何以堪!」

「女、女神陛下?!」埃娜愈發窘得不知所措,「你們別開這種玩笑了,好不好?」

「妳別謙虛了,我這條胳膊還是妳給治好的呢!」克裡夫抬起左臂笑道:「當時醫生都說只能截肢了,要不是我確信埃娜小姐一定能創造奇跡,估計這手就保不住了。女神這個稱呼,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我也趁機打趣道:「啊,我的兩條胳膊也是埃娜治好的,如此說來,我們也算是女神麾下的病友了!」

克裡夫當即哈哈大笑,與我握手相慶。

「討厭!羽,你也來瞎摻和什麼啊!」

邁林卻黯然神傷道:「唉,你們的都還能治好,我這相思病,可恐怕是治不好了……」


「啊?!特訓?一個月?!」送走兩位教授後,正在給我泡茶的埃娜驚訝地看著我,「怎麼這麼突然?」

「是啊,是挺突然的,不然剛才也不會拒絕你們了。」我提著懷裡二百五十一號日漸粗長的尾巴,把牠倒拎了起來,「老闆娘,這隻多少錢一斤啊?」

二百五十一號嘎嘎地抗議了幾聲後,便裝死般四腳倒垂著一動不動了。

「跟你說正經的呢!」埃娜瞪了我一眼,「特訓一下也好,不過你白天特訓,晚上可以回來住啊!」

「看我師兄的意思,我得跟他同吃同睡啊!這傢伙最近到底每天吃幾餐啊,才幾天沒見,就重了十來斤?!」我鬆手放下了二百五十一號,接過埃娜遞來的茶杯,「校長人呢?」

「去研發小組察看進度了,說是要爭取在秋季就讓搭載新型能源系統的部分小型家用電器產品上市,讓大家看看這不可能完成的神話是如何被我們實現的,這樣就能趕在元老議會的年末經濟協調年會前拉攏更多先前還在採取觀望態度的大聯盟加入我們。」埃娜收拾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材料,看了一下錶說:「我去超市買點食材,晚上去我那兒吃吧!」

「好啊!」我笑著點頭道:「不過事先聲明,我今晚可不會動手哦!」

「喂!你這懶傢伙,我可全指望著你呢,頂多也就幫你打打下手而已!」埃娜笑著用資料夾敲了一下我的頭,「不過說來也真怪,你怎麼好像無論學什麼都比別人快呢,你真的只是才開始學習廚藝的麼?」

「啊,大概是因為比較感興趣的緣故吧,畢竟我的人生理想可是開飯店啊!」


離開了赫氏主樓,送埃娜到校門口後,我一邊悠閒地踢著路邊的石子,一邊看著在我旁邊大搖大擺耀武揚威的二百五十一號。

「快叫哥哥好,不然晚飯沒你的份!」我鍥而不捨地再次誘拐牠開口說話。

結果,只換來了二百五十一號不屑的白眼。看來只要有埃娜在,我的一切恫嚇都跟衛生紙紮的老虎一樣完全沒有威懾力。

「明天我可就走了,你再不跟我說話,恐怕以後就沒機會了哦!」威逼利誘不成,只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我故意很是依依不捨地拍了一下牠的小腦袋。

回答我的,依然是對不屑的白眼……

「唉,看來我又要再向孟母同志學習搬家了。」我剛哀歎了句,懷裡的行動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喂?……」

電話是菲麗斯打來的,「羽,我師弟有消息了!你就不能把你那個什麼無聊的特訓計劃給推了,過來幫我們尋找我師弟麼?」

「啊?!」我驚愕得張大了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妳說的師弟……昂加麼?!」

「是啊!」

「他再次出現了?在哪兒?不會是電視上吧?!」

「不,具體情況說起來可能有點匪夷所思,我師弟曾將一顆儲存了精神力的靈珠交給葉靈劍,前幾天葉靈劍告訴我那顆靈珠再次產生了感應,當他觸碰靈珠時看到了位於澳大利亞聖都的格蘭塞爾大教堂,同時天空中還有一團形狀相當奇特的雲。這是很明顯的精神力預警,而發出這警告的應該就是我師弟本人。具體內容暫時還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到那裡應該能找到與我師弟有關的線索。」

「哦……」我瞭然地點點頭。

「別哦了,你到底來不來幫忙?」菲麗斯用一副債主逼債的口吻問道。

「這個,抱歉……」我歎了口氣,「打架的話,我還能奉陪,找人,我完全就是個外行啊!而且,我這邊也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情況也已經不容樂觀了,所以只能抱歉了。」

「哦?你那邊又出了什麼狀況?」菲麗斯好奇地問:「我聽說新能源計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啊,赫迪亞樂得做夢都在數錢了啊!」

「嗯……跟那個沒關係,而且,我這個恐怕比妳師弟的靈珠預警還要匪夷所思得多。」當下我便將金色巨人、靈盔以及蟲族戰爭的事情大概講了一下,順便還提到了梅麗雅的病,「……總之,所有這一切,都跟我身上的兩件盔甲密切相關,我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只能去參加那個什麼武鬥大會了。他與我約定的是一年期限,而照我跟他的實力差距來看,一年根本就不夠。所以……啊,妳不如叫暗月楓幫妳好了,他手底下眼線眾多,人脈也廣,肯定比我強上百倍。」

「嗯,算了,其實只是阿蘭拜託我無論如何也要拉上你而已。」菲麗斯理解地歎了口氣,「既然你那邊脫不開身,我也不強求了。到時候我徒兒要是發起飆來,就只有你自己去解釋了。」

「……」我只感到額頭一陣隱隱作痛。

「對了,冰兒昨天還打電話過來問了些關於你的事情……」

「她問了些什麼?」我心裡一個激靈,暗道龍吟瑤不會把我的事情都告訴她了吧?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問冷羽是不是也是神戀派傳人、將來會不會跟你師兄一樣不會變老……哦,對了,我師弟當年曾預言過葉靈劍將來會有一女,將繼承他的衣缽,如今我師弟突然復出有望,看來那預言果然不假。所以,冰兒很擔心如果她真的成為冰蓮派傳人的話,會不會刺激到你……姐姐我當時心裡那個樂啊,心說冰兒你還真會杞人憂天,那個呆子還巴不得你永遠就是現在這副迷死人不償命的模樣呢!」菲麗斯說到這裡,賊笑嘻嘻地道:「說起來,當年姐姐我閒極無聊之時,也曾扮作男人去四處拈花惹草,讓不少佳麗名媛為我魂牽夢縈,看著你現在的樣子,倒頗有我當年的幾分風範啊!要不要姐姐我指點你幾招,省得將來惹得一身情債還要我來為你收拾亂局。」

「哈哈哈……」菲麗斯的玩笑話不知不覺間沖淡了昂加收阿冰為徒這個消息所帶來的震撼力,我不由得心虛地乾笑幾聲,「眼下哪裡還顧得上這些……」

「少給我在那裡故作清高。」菲麗斯毫不客氣地呸了一聲,「你們這些年輕人心裡想什麼,我還不清楚麼?要不是看在你那麼乖的份上,我才懶得攪這趟渾水,反正將來會焦頭爛額的人又不是我。」

「啊,會有這麼糟糕麼?」我傻傻地問道:「那我該怎麼辦?」

「嗯,你最近也沒時間陪她們,不如我先把她們糾集起來,好好幫你培養一下感情。反正去澳大利亞也沒什麼公事,帶上她們倒正好能解解悶。」

「那……那就拜託妳了。」我剛感恩戴德地說完,卻又感覺不太對勁兒,「等一下,培養感情?怎麼個培養法?」

「當然是變成你的樣子,跟她們開誠佈公地談戀愛了!」

「……」我聽得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啊!開玩笑開玩笑,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想讓她們多瞭解瞭解你們神戀派,打消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估計這樣能讓她們稍微清醒點。比如讓你繼承家業或是讓你當全職保鏢之類的餿主意,我都會提前幫你杜絕的。」

雖說心裡有些五味雜陳,我卻也明白這實是菲麗斯的一片苦心。自從為赫氏幾番出生入死後,不知不覺間我便漸漸有了想遊戲人間的念頭,對那種懵懂曖昧的美好衝動絲毫不加約束,隨波逐流地放任自己,完全沒有了應該克己自制的自覺。儘管如今的這番局面並不是我刻意所為,但這種聽之任之的做法此刻想來也著實令人心生鄙夷。

不過細細一想,我這似乎也是在杞人憂天。據網上的不完全統計,校園裡的初戀成功率比你在人滿為患的大街上撿到一千萬還要低。若干年後當大家紛紛各赴錦繡前程,在各自的社交圈裡結識了家世顯赫背景驚人的青年才俊時,誰又會來在乎我這種天生就胸無大志,不思進取,只想開個飯店混日子的平頭老百姓呢?神戀派的名頭就算再響亮、再耀眼,也不可能換來讓無數美女趨之若鶩的金山、銀山,或是顯赫權位,不然師父他老人家早就牽了無數個美女師娘來向我炫耀了,還至於寂寞得連尼姑洗個澡都不放過麼?

一想到師父這個失敗的人生範例,我的心情更是立刻跌入谷底,幽幽一歎。

卻聽電話那頭問道:「羽?歎什麼氣啊?好半天不說話的,又在想什麼了?」

「沒……沒什麼,只是在想我們神戀派傳人是不是天生就注定了要一輩子孤獨。」

「誰說的!你別看你師父現在這樣子就以為自己將來也一樣。你師父只是運氣不好,出道時正逢天下大亂,沒顧得上去談戀愛。結果等天下太平之時,他又因為厭倦了跟那些官僚們的爾虞我詐,退隱山林自我封閉去了,這能怪得了誰呢?你師兄那也只能說是造化弄人,沒有辦法的事情。所以,這兩個都只是典型個案,千萬別拿來當作參考。」

「哦,是這樣麼……」我苦笑著虛應道。

菲麗斯沉默片刻,突然歎道:「也罷,姐姐也沒什麼資格來開導別人,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說罷,她悶悶地掛了電話。


與菲麗斯通完電話大約十分鐘後,正當我剛走進圖書館,準備租借一本能幫我在天堂島閉關修煉的空檔打發一下時間的烹飪書籍時,行動電話又再次響了起來。

暗月楓?

「喂,你好……」我有氣無力地問候道:「抱歉,我恐怕無法跟你和你的那些賭友們去海上釣鯊魚了。」

「啊,沒關係的,老大,那個已經被迫取消了,因為狄菲婭說老姐旅行期間她不用陪同,想趁機過來瞭解一下我的社交情況,為此我不得不特別訂了一張明天就前往澳大利亞的飛機票,去幫老姐提前預定下榻的酒店和觀光行程。」

「哦?那她要是突然又決定要跟菲麗斯一起去澳大利亞呢?」

「那我就會立刻飛回來。」暗月楓不假思索道。

「嗯,那祝你好運,再見。」我說著,就要掛電話。

卻聽暗月楓在電話中大叫:「等等,老大!我還沒說完呢!」

「嗯?」我再次將電話放到耳邊,對在一旁等得不耐煩的二百五十一號作了個稍等的手勢。

「我剛才在超市門口看到了埃娜,她說今晚要請你吃飯,我只是想問問……那個……我能去麼?」

「你直接問她不就好了?」

「她已經明確拒絕我了。」暗月楓用一副頗為哀怨的口吻哭泣道:「連我主動要幫她提籃都不行。」

「那你來跟我說也沒用啊!」

「不會的,我相信只要老大你點頭,埃娜一定也會點頭的。」

「不,你放心,我不會點頭的。」我斬釘截鐵道。

「老大!!!∼∼∼」暗月楓立刻用悲痛的哭腔哀號了起來,聽著簡直就像是突然發現白嫖了自己好幾年的嫖客已人間蒸發的老妓女般楚楚可憐。

我捂著耳朵,頭痛道:「你幹嘛非要過來湊熱鬧?」

「因為我聽說老大你馬上就要去參加為期一個月的特訓,想為你臨別餞行啊!」

「咦?你怎麼知道的?埃娜告訴你的?」

「不,是阿蘭……」

「原來如此,不過你的心意我領了,只是埃娜如果不願意你去的話,我真的不好……」

暗月楓沒等我說完就搶著道:「她說如果我能讓你回心轉意陪我明早一起飛往澳大利亞的話,她就幫我一勞永逸地徹底擺脫狄菲婭!」

「哦?!」我驚訝地挑了挑眉毛,「所以?……」

「所以,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至少要做出一副我曾經努力過的樣子吧……她跟我說實在不行就設法給你下藥,然後直接拐上飛機──我當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但如果我連埃娜家的門都進不去的話,只怕她會立刻用我的樣子去跟狄菲婭求婚了!」

「放心吧,阿蘭本性善良,我相信她是絕不會這麼翻臉無情的。」早已飽受阿蘭荼毒的我,睜著眼睛說瞎話。

「老大,你可不能這麼不負責任啊!阿蘭大人連您的裸體照都敢往網上發,這世上還有什麼她老人家不敢做的事?!」

「唉……」我苦惱地撓了撓頭,雖然很期待暗月楓那被狄菲婭折騰得痛不欲生的模樣,但見死不救又不太符合我做人的原則……

瞅著正拚命拽著我的褲腿直往前竄的二百五十一號,我不得已點頭道:「好吧,你來吧!」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3.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