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1.06.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羽!快給我滾回來!」師兄在電話裡咆哮道:「我們這邊已經擋不住了!」

我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隆隆炮聲和喊殺聲苦笑道:「我這邊有比較麻煩的事情,你手下不是也有幾個比較厲害的鯊頭麼(註:鯊頭,對戰國遊戲世界非遊客高階軍官的稱呼)?」

「那幫只知道效忠女王的白癡們哪裡會聽我的命令!看到防線潰破就立刻跑回去守護他們的城池了!」師兄罵罵咧咧地抱怨道:「遊戲世界裡的角色,一個個簡直都蠢笨如豬啊!如果不在這裡擋住敵軍,女王就只能在地窖裡和她的情夫親熱了!」

我愛莫能助地歎了口氣,「我實在走不開,雖然知道你那邊情勢很緊急,但也沒辦法了。」

「你到底在搞什麼啊,一句話不說突然就跑掉了……庫蒙!你和貝納特他們帶四十個人去掩護那些搶修防禦工事的!……用石頭砸啊!不行用火箭!先集中火力把那些容易瞄準的拉重炮的龍砸死,再殺開炮的!這還用我說的麼!……哦,剛說到哪兒了?……嗯,你到底有什麼急事兒?」

「唉……明天再告訴你吧!」我有些不放心地扭頭看了一眼客廳內的動靜,叮囑師兄道:「你派人守著點那些信號中轉器,看到不對就趕快搬走,那可是我好不容易跟埃菲爾申請來的,花了不少錢啊!被打壞了的話,你以後也別想這麼方便的直接從遊戲世界打電話到外面來了。」

「壞了,再跟埃菲爾申請一車不就是了,這種福利大眾的事,她敢說不麼?」

「總讓她為了我們幾個人的便利掏錢,我可沒那麼厚的臉皮。」

「你這臉皮也忒薄了吧,以後要吃大虧啊!行了,先忙吧!我估計這場打下來得打到明天中午,你能提前趕回來最好,不行的話……你最好給我趕過來!!」

「哈哈哈,啊!那先掛了。」


回到客廳,我看著還坐在沙發上拿手帕擦眼淚的諾娃,哦不,是欒茹湘……

我有些頭痛地對坐在一旁抱著抱枕發呆的阿冰道:「妳先上去換件衣服吧,阿蘭房間裡還有些她沒帶走的。」

阿冰乖乖點了點頭,卻湊過來在我耳邊輕聲道:「欒姐姐很可憐的,你可別欺負她。」

「我欺負過誰啊,我還整天被人欺負呢!」我哭笑不得地看著她。

「她大老遠地連路都不認識就一個人跑過來找你,你這麼冷淡地對她,還不是欺負她麼?連杯熱水都不給,哪兒有你這樣的待客之道。」她低聲埋怨道。

「可是是敵是友都還沒搞清楚……」我見阿冰瞪了我一眼,只得無奈地低頭認錯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廚房弄點吃的給她。」

「我也餓了,要我幫忙麼?」

「呃……不用了。」我這才想起冰箱裡根本就空空如也,看來只能去天堂島了,不由皺眉問道:「這個時候是吃正餐好還是甜點好呢?」

「你這裡還能點餐麼?」她瞪大了眼睛驚訝地看著我。

「嗯,說來妳可能不信……」我剛想吹噓兩句,但轉念一想這個時候埃菲爾手下那幫廚師說不定都睡覺了,只能立刻改口,「算了,妳最好還是別信吧!」

阿冰白了我一眼,抱著抱枕上樓去了。


十五分鐘後,當我將一大籃子熱騰騰的中式餐點擺在客廳的餐桌上時,阿冰依然沒從樓上下來。

欒茹湘驚異地看著那滿滿一桌子豐盛無比的菜餚,小心翼翼地問:「少主人,這……這是你做的麼?」

「啊,我讓朋友做的,妳快趁熱吃吧!不知道是不是合妳的口味,所以味道都比較清淡。」我遞給她一副筷子,見她沒有接的意思,又遞過去一副女士專用的銀質刀叉,她卻依然不接,我不由好奇道:「嗯?妳難道有什麼宗教忌諱麼?」

「不不……只是我怎麼好意思讓少主人你為我如此破費……」她相當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眼睛卻在小心地偷瞄著我的表情,「我想……我這樣冒然跑來,一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

我皺眉道:「呃,我是不是妳的什麼少主人都還難說呢,麻煩嘛……妳先吃了再說吧!」

她一聽這話,愈發惶恐起來,結結巴巴道:「我……我要是打擾了你們,我、我這就出去……嗯……嗯……我明天白天再來好了。」說著就慌慌張張要出去。

我一把按住她道:「這麼晚了,妳能上哪兒去?老老實實吃完了先,我還有話要問妳呢!」

「可……可是……」她猶豫地抬頭看著樓上,「少主人不是還有客人麼?」

「她哪算什麼客人,妳安心吃妳的吧!」我拿著筷子和刀叉,問她道:「妳要哪個?」

「都……都可以……」她紅著臉用蚊蚋般的聲音吶吶道。

正在這時,已經換好衣服的阿冰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滿滿一桌子的豐盛菜餚,驚訝得嘴都合不攏:「羽……你從哪兒變出來的這麼一大桌菜啊?!」

「嗯,都說了妳可能不信了,這是我剛從天堂島拿來的。妳也吃點吧,不過妳馬上要睡覺了,別吃太多。」我從廚房拿出一套乾淨的餐具遞給阿冰,又分別給她們各自斟了杯飲料。

阿冰興奮地坐了下來,看著對面不知該如何自處的欒茹湘,笑嘻嘻地舉起杯子道:「欒姐姐,來乾一杯吧!」

見我轉身要走,她不由好奇道:「羽,你不一起來吃麼?」

我指著侷促不安的欒茹湘歎了口氣,「我懷疑我在這裡待著的話,她一口都吃不下去。我去樓上看會兒書,妳們吃完再叫我好了。」


到了樓上,我撥通了菲麗斯的電話,「姐姐?……還沒睡吧?」

「咦?你怎麼突然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菲麗斯故作驚異地問道。

「咳咳……別說得我好像多寡情薄意似的。」

「唉,你呀……對了,阿蘭這幾天很不高興呢,你連續兩周都沒來看她了,到底在忙什麼呢?」

「嗯,最近晚上我師兄一直為了準備刷軍銜在陪我特訓,一周前聽說一個高階戰場出了大事兒,所有刷軍銜的政府軍都紛紛從那裡退出了,我師兄立刻人來瘋一樣非要拉我去,說是讓我體驗戰爭的感覺,順便修行。而且,第二學年一下新開了十幾門課,加上以前的和選修的都超過三十門了,我從早到晚忙得團團轉啊,連二百五十一號我都好幾天沒看到了……對了,欒茹湘跑到我這裡來了。」

「咦?她跑到你那裡去了?!我們這邊一群人都在找她呢,今天下午用廣播喊了一下午,還以為她跑到哪個深山老林裡迷路回不來了。」

「哦,妳也不知道她過來的事情?我看她好像因為長期被精神控制,腦子出了什麼問題,居然管我叫什麼少主人……妳說會不會是德蘭多爾想要奪取我的身體,所以已經提前讓他們準備認我當新教宗了?」

「啊!這件事情,你師兄還沒告訴你麼?」

「咦?什麼事情?」

「關於你身世的事啊,我以為你師兄肯定會告訴你呢,所以也就沒多嘴了。」

「我身世?!難道我是德蘭多爾那個混蛋的……不是吧?!!」

「不不不,你別想多了。上次詩劍島空間管理人薛婷已經把你的身世告訴了我們,你媽媽是敕摩教的聖女伊秦,欒茹湘則是護教左使,算是你媽媽的直屬下屬,所以叫你一聲少主人也沒什麼奇怪的。」

「敕摩教……聖女?……伊秦?!我媽?!!」我一片混亂地抬頭看著天花板道:「我都不知道的事情,詩劍島是怎麼知道的?!」

「詩劍島一直在監視著德蘭多爾的一舉一動,而德蘭多爾早在十幾年前你還沒出生前就盯上你了,在你剛剛出生後,他就讓政府剿滅了敕摩教,同時派人想把你搶回來……結果你媽媽在臨死前將你送到了你師父那裡。欒茹湘也是在那時和你媽媽失散後,被德蘭多爾抓住的。」

「哦……聽上去似乎的確沒什麼破綻,也很合理……這麼看來,欒茹湘倒並不是因為教宗的精神控制才把我誤認為是什麼少主人了。」

「你難道還在懷疑她麼?」

「倒不是懷疑,只是怕她還在被控制著……」我說到這,突然想起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咦?那我爸是誰?妳可千萬別告訴我是德蘭多爾啊!」

「當然不是,不過具體是誰,我也不清楚。」菲麗斯說著,似乎有些奇怪地問我,「羽,你對自己的身世就一點感觸也沒有麼?怎麼好像很淡然就接受了?」

「嗯?我能有什麼想法?我媽都已經不在了,而我又沒跟她見過面,腦子裡一點概念都沒有,難道我還要假裝痛哭一番不成麼?」

菲麗斯很無語地沉默了半晌,才歎了口氣道:「怪不得你師兄都懶得告訴你,估計也是猜到了你會是這種態度……羽,再怎麼陌生,她也是你媽媽啊,拋棄你並不是她的錯。對了,你知道麼,你一直戴著的那個佩亞面具,其實就是你媽媽的遺物。我想你師父在你入世後把它交給你的原因,就是想讓你能憑這個面具找到自己的親人吧!」

「哦,原來是這樣……」我歪著頭想了想,「那我媽臨死前說過什麼沒有?」

「你媽媽臨死前用精神力將你送到了百里之外,所以你師父也沒見過她,當然更不可能聽她說過什麼了。」

「嗯……那我媽媽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這個我也不清楚……雖然敕摩教在當年慈名遠播,尤其護教左使欒茹湘更是家喻戶曉的活菩薩,但關於敕摩教的聖女,幾乎沒人見過。」

「哦,那就是說肯定不會是個壞人了?」

「我想應該是的。」

我鬆了口氣,道了聲晚安就想掛斷。

菲麗斯急著叫道:「你給我慢點!!哪有你這樣的,太沒規矩了!」

「啊?怎麼了?」我納悶道。

「你啊!要麼半個月也不來個電話,來個電話吧,也是光顧著問自己想問的問題。你就不關心我最近的情況?阿蘭最近過的如何?你這傢伙……要是我徒弟敢這麼幹,早給我罵死了!也就你那個沒心沒肺的師父能教出來你這樣的傢伙!」

「啊!咳咳……姐姐,我聽妳聲音平和,中氣充沛,脈搏穩健,呼吸綿長,就知道妳心情和樂,身體平安,精神健旺,不但功力有了精進,而且還愈發顯得年輕了。妳心情如此不錯,阿蘭自然也一切安康,頂多就是偶爾有點小脾氣,但對妳也是言聽計從的。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問的啊?」

「你……你……你這傢伙,別仗著自己油嘴滑舌的,就想矇混過關!」

「我沒有啊!我是真聽出來了。」

「哼!」菲麗斯「啪」的一聲狠狠掛斷了電話。

我呆呆地看著行動電話,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我到底說錯了什麼……奇怪,一向對我們這些小輩親切有加的菲麗斯,怎麼會突然發這麼大的火兒?難道……久違了幾百年的更年期,終究還是沒能放過她麼?!


「呵……」阿冰掩嘴打著哈欠,在門外叫我,「我們吃完了,我先去睡覺。」

「那我送妳回去吧!」我放下書,起身道。

「不用了,我去阿蘭屋裡睡,這麼晚了,宿舍肯定進不去了。」阿冰搖搖頭,走進隔壁的房間說了聲「你去陪欒姐姐吧」,就「卡」地關上了門。

下樓來到客廳,我沏了兩杯熱茶放在茶几上,衝著還在廚房不知道洗著什麼的欒茹湘道:「別洗了,過來坐吧,我有話問妳。」

欒茹湘慌慌張張地擦乾手,跑了出來道:「少主人,你想問什麼?」

「啊,先坐吧!」我指了指對面的沙發,順手遞過去一杯熱茶,「妳現在對教宗還有什麼印象麼?」

剛坐下來的欒茹湘明顯瑟縮了一下,好一會才點頭小聲道:「他是個壞人。」

「哦,妳還記得被控制時的事情麼?」

「嗯……其實……不太記得了呢!」她猶豫地努力回想著,「我……我……我只記得他總是用一副很平靜的表情說『諾娃,我說過不准給敵人療傷的……』接著……我就……我就……嗯……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給敵人療傷,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啊!不過德蘭多爾的敵人倒也未必都是壞人,比如我啦!

「啊!少主人,我……我……我現在已經不被控制了!」她明顯誤解了什麼似地拚命解釋:「我被控制時什麼都想不起來,連以前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不過我現在都想起來了啊!洗碗、掃地、洗衣服什麼的,我都想起來了!還有……」

「啊!我知道了……」我頭痛地擺擺手打斷她,「妳為什麼會知道我是妳的少主人的?」

「嗯……其實……我是偷偷聽她們說的。」欒茹湘彷彿做錯了事兒的孩子般低下頭去,「我……我知道偷聽是不對的……可我一聽到是在說我和小姐還有少主人的事情,就……就忍不住偷聽了。」

「她們?菲麗斯和阿蘭麼?」

「嗯……阿蘭,我知道,菲麗斯就……」欒茹湘歪著頭想了想,「不過我總聽到她們在說什麼『師父,我餓了……』、『妳練完了沒?』、『練完了!』、『那先幫我把這份文件處理一下』、『師父,妳這是在虐待童工啊!』之類的。」

看著欒茹湘唯妙唯肖的模仿,連阿蘭不情不願的嬌哼聲都一模一樣,我不禁莞爾點頭道:「啊,另一個就是菲麗斯了。」

「她們都對我很好呢,阿蘭總是『恩人,恩人』地叫我,還帶我去看電影、買衣服、吃東西,還說要介紹男朋友給我,說有個叫暗月楓的人很不錯,還有個叫燮野明的和他幾個師弟也很不錯。」

「……」我實在是無言以對。

欒茹湘看到我的表情,明顯再次誤會了什麼一般,連忙慌張地解釋道:「啊!……不……不過少主人你放心,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則我是不會離開你的!」邊說還邊用力地點著頭。

「我不要妳了?」我納悶道:「我要妳做什麼?」

「咦?!!!」她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看著我,「少……少主人……你你你……你真不要我了麼?!」

「對不起,我不太明白妳在說什麼。」我頭痛地安撫她道:「可能嚇到妳了,不過我不是故意的。妳說不會離開我,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服侍少主人你了。」她瞪大了眼睛,彷彿對我的不明所以感到分外難以理解,「我是小姐的下屬,自然也是你的下屬啊!」

「呃……妳說的小姐……是說的那個聖女伊秦吧?」

她似乎對我直呼伊秦的名字感到相當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很驚訝地看著我,但還是乖乖點了點頭。

「哦,因為我是她的孩子,所以妳就把我當成少主人了?」

她再次點點頭。

「妳是伊秦的護教左使對吧?」

她又點了點頭。

「護教左使就是專門服侍人的麼?」我難以理解道:「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哪裡還有這種世襲式的主僕關係。」

她連忙搖頭道:「不……不是的……我……我是個孤兒,從小被小姐收養的……小姐教我武功,還讓我去海外上學……後來小姐成立了教會,我就回來幫她……嗯……嗯……小姐是這世上待我最親的人……所以……所以……少主人,你也是我最親的人啊!」

「哦……」孤兒啊,怪不得……我點點頭道:「我差不多都明白了。妳如果暫時沒有地方去的話,就住在這裡吧,反正我也很少回來,妳只要別亂動阿蘭的東西就行了。」

「少主人,你……你終於肯留下我了?」她激動萬分地看著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嫌我麻煩的!」

我失笑道:「我幹嘛要嫌妳麻煩,既然大家身世都差不多,就算妳不是我媽的故友,有困難我也不能坐視不理……對了,妳當年上學學的是什麼?」

「嗯……小姐讓我學秘書專業……不過我私下還學了家政和服裝設計。」

「哦,秘書……」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興許能讓埃娜或者菲麗斯幫忙給她找個工作。

「是的,伊會長很忙,所以小姐讓我去幫他,不過伊會長總嫌我笨……我覺得我最適合的還是照顧小姐啦!小姐一忙起來就什麼都不顧,整天默寫修煉心法還有教義和宗教典籍,飯也不記得吃,睡覺都直接趴在桌上,很難讓人放心呢!」

「伊會長?」我好奇道:「那是誰?」

「就是小姐的父親,少主人你的外公啊!」

「會長?他是聯盟會長麼?」我驚喜無比道。

「是啊,雖然聯盟不是很大,但旗下也有不少產業呢!有服裝設計的,還有造船的,嗯……還有家用電器的、印刷出版的、拍電影的、休閒酒店的……不過後來伊會長去世後,因為小姐根本沒心打理聯盟產業,就主動放棄了繼承權。」

「哦……」原來我外公也早就去世了啊,我那還妄想著能突然繼承一筆龐大家產的黃粱美夢才剛剛萌芽就宣告破滅了。

扼腕歎息了一會兒,我又問道:「那我爸是個什麼樣的人?」

「先生麼?嗯……是個溫文儒雅的才子,長得特別俊秀,書卷氣很濃,好像是專門搞古代文獻編纂的。小姐因為有很多文稿需要整理,自己又沒有時間,就找了以前是同學的先生來幫忙,結果幫來幫去,兩個人就幫到一起去了。先生沒事兒的時候總喜歡給我講故事,什麼牛郎織女啊、出埃及記啊、諾亞方舟啊、第二次世界大戰啊、日本明治維新啊、印第安納.瓊斯啊!反正先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都不知道是從哪兒看來的呢!」一旦輕鬆下來,欒茹湘便彷彿打開了話匣子一樣唧唧呱呱個不停,不過聽著她那清悅甜軟的嗓音,倒還挺讓人著迷的。

「那他是怎麼死的?」

「就是那天晚上,突然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大群軍隊把我們的莊園包圍了,接著我們的房子就被炸了,先生被埋到了廢墟下面。小姐急得不得了,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少主人你在房子外面不肯走,一個勁兒地喊先生的名字。我說『小姐,他們是要抓妳,妳快帶少主人跑,我去救先生』,小姐就是不肯。我說『要是少主人也被他們抓住,肯定就死定了』,小姐這才勉強跑進地道裡去了。結果我轉身想去救先生的時候,就被人從後面打暈了。」欒茹湘說到這裡時異常激動,紅著眼眶攥緊拳頭,泣聲說:「我真不知道我家小姐到底哪兒做錯了,為什麼軍隊要來抓我們,還下手這麼狠毒,一上來就是要趕盡殺絕。不過,天幸少主人你逃過大難,不然……不然……」

雖說是素未謀面的父母,但聽到他們被害的過程,我心中依然情不自禁地升起一絲莫名的悲憤,只是看著對面比我還要激動甚至已經泣不成聲的欒茹湘,我不得不頭痛地歎了口氣道:「好了好了,都過去了……對了,我那老爸一點武功都不會的麼?怎麼房子塌了都不知道躲啊!」

好容易平復下來的欒茹湘黯然道:「先生他倒是學了點小姐教的心法、口訣,可他總說這些沒什麼用,不過是微末伎倆,帕爾蘭大陸流傳下來的各種文獻典籍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帕爾蘭大陸?那是什麼啊?!」我聽得莫名其妙,「我從沒在世界地圖上看到過有這麼塊大陸啊!」

「嗯,聽說那是一個異常龐大的異空間中的遼闊大陸,曾經流傳下無數輝煌的文明,但由於不知名的原因,導致那裡所有的人類都神奇的消失了。小姐說我們現在的武功和魔法大部分都來自於從那裡找到的各種典籍,還有龍也是。後來帕爾蘭所在的異空間因為某種原因,和我們切斷了聯繫,而關於它的記載,也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成為了類似宗教傳說般的神話故事。」

「咦?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傳說?」

「小姐說那是因為後來某個掌權的宗教中一些別有用心的狂熱分子認為這是異端邪說,和他們的教義互相牴觸,於是就將所有關於它的歷史文獻和傳說故事都銷毀掉了。」

小姐說,小姐說,什麼都是小姐說……唉,看來也不過都是些不可信的宗教傳說罷了……

所有想問的,基本都問完後,我又從懷中掏出了佩亞的面具遞給她道:「這個……妳還認識麼?」

「啊!」欒茹湘激動地接過那面具,緊緊地抱在懷裡,熱淚盈眶道:「小姐!這是小姐的遺物啊!真想不到我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它呢!」

「呃……那還真是恭喜妳了……這面具是我媽他們家族代代相傳的麼?有沒有什麼關於怎麼得到它的傳說之類的?」

「不是,這是小姐從夢中找到的!」

「什麼?!夢中?」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她,這太荒誕了吧!

「是啊!小姐說有一天做夢,夢到在一片神秘的花園裡聽到一陣非常美妙的歌聲,她循著歌聲走啊走,看到一隻鳳凰正在樹枝上唱歌,看到她來了,就很開心地繞著她飛了一圈,接著就變成了這個面具。誰知道小姐醒來以後,卻發現面具依然在手裡。自那以後,小姐就像著了魔一樣,經常夢到一些很奇怪的東西,醒來後就把夢境中看到的一切都記錄下來,裡面有武功心法、宗教典籍、傳說故事、人物傳記、百科全書、風土人情雜記,以及各種各樣的古生物圖鑒和建築機械圖紙呢!」

我呆呆地聽著欒茹湘的回憶,只感覺這一切都分外的不可思議……難道是我媽通過這面具看到了佩亞的記憶?也只有這個可能了吧!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6.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