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46
累積人氣
5658004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2.11.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當我帶著暗月楓、埃娜和二百五十一號以及一身雪山探險裝的雪城月出現在機場時,埃菲爾正指揮著一群工作人員將雪地野營用的炊具和帳篷搬上飛機。

「這是在幹嘛?我們明早就回來了啊!」我看著那幾乎塞滿了半個機艙的物資,納悶地問著墨烈。

墨烈卻很驚奇地看著我身後一大票人反問道:「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要去?!」

「哦,我很擔心埃娜和二百五十一號遇到危險,就把她們帶過來了,至於那個傢伙……」我指了指暗月楓沒好氣道:「只是我臨時派去接埃娜的司機而已。」

接著,我又指了指雪城月和欒茹湘,「到時候只有我們四個人去。」

「哦……欒茹湘小姐跟我們一起去,我還能理解……另一位又是誰啊?」墨烈頗為擔心道:「人越少不是越安全麼?」

「這就是今天下午剛跟你見完面的阿月……」我回頭看著被雪地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的雪城月,渾身無力地向她央求道:「這天都黑了,拜託大小姐您把墨鏡摘下來好麼?況且,這裡氣溫二十多度,您居然還穿著雪地偽裝服,不熱麼?!」

「哼!我爺爺說我穿這一身很好看的!」她不服氣地雙手叉腰衝我撅嘴道:「他說超像電影裡的職業女特工!」

我看著她那身做工精良的斜襟連體雪地服,不但輕暖結實,居然還將身材襯托得前凸後翹的,而厚實的皮腰帶上更是掛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配件,從抗生素、注射器到麻醉槍真是應有盡有,不得不點頭道:「是很像……等一下,妳爺爺知道妳要來救人,居然沒阻止妳麼?!」妳家那位老爺子的神經也未免太大條了點吧!

「我跟他說我是來登山的,還有專業人員陪伴,他幹嘛要阻止我啊?難道你還擔心我會遇到什麼危險麼?」

「呃……那倒沒有,我只是擔心您這一身打扮要是不小心摔下山去,我找不到您啊!」

「那還真是謝謝您的擔心了呢!」她氣哼哼地從墨鏡後面狠狠白了我一眼。

打量了雪城月半天的墨烈,將我拉到一旁,指著她悄聲道:「這個……我很理解你此刻的難處,但……帶她去,真的沒問題麼?」

「放心,這裡我最不擔心的人就是她了。」我苦笑著道:「阿湘如果有她保護的話,我也會安心很多的。」

見墨烈臉上半信半疑的樣子,我只得低聲道:「說來你可能不信,這丫頭比你師兄都厲害啊!」

「是麼!」他驚異地再次打量起正在向埃菲爾撒著嬌討要終生會員卡的雪城月,「可……她看起來不像是練過很久功夫的樣子啊?」

「這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我這種凡人能夠理解的。」看著他仍舊半信半疑的表情,我也只能解釋到這個份上了。

之前一直在跟埃娜低聲聊天的暗月楓,此時走上來道:「老大,埃娜小姐有話想跟你說。」

我扭頭看了一眼埃娜,見她正面帶焦慮地看著我,趕忙走過去問道:「有什麼事兒麼?」

「羽,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她很擔心地拉著我的袖子低聲道:「這次的事情很可能與之前那群神秘失蹤的蝙蝠龍有關,萬一你們遭到蝙蝠龍的攻擊,我想我應該能幫上忙的。」

「不用了,妳看好二百五十一號就好。」我寬慰地衝她笑了笑道:「那麼大群白嘩嘩的蝙蝠龍,瞎子才會看不到,真要碰上了,十幾公里外我們就避開了。」

「嗯……」她不得不認同地點了點頭,「那你可一定要小心,就算不為了我,也要為二百五十一號保重啊!」

這話聽著簡直就像是帶著孩子的媳婦兒向即將奔赴前線的丈夫依依惜別一般,我忍不住哈哈一笑,學著電視裡的情節,伸手摸著她懷裡半瞇著眼睛昏昏欲睡的二百五十一號道:「放心,我不會那麼狠心拋下你們母子倆的。」

「呸!」她紅著臉輕聲啐了我一口,「說話越來越沒個正形了,學誰不好,偏偏去學你師兄。」


由於喀米什市位於北大西洋的歐洲西海岸線北端,所以從位於北太平洋中部的天堂島上起飛的我們,選擇了穿越北極。

於是,一路上便不斷聽到雪城月、欒茹湘二人對著窗外興奮的大呼小叫聲,我和墨烈則一邊臨時抱佛腳地研究著各種裝備說明書,一邊討論著各種緊急情況的應對方法,在這片據說隱藏著政府無數秘密的冰洋上空忙得不亦樂乎。

「嘩!那個是軍事基地麼?!」

聽著雪城月的叫聲,欒茹湘也好奇地探頭過去觀望。

「看!欒姐姐,下面那些建築旁邊還有飛機跑道呢!」

「啊,那其實只是個渡假村罷了。」放下說明書湊過頭去的墨烈,好笑地答道:「我還去那裡開過會的。」

欒茹湘納悶道:「渡假村?有誰會跑到這種地方來渡假啊?!」

「夏天的話,很多有錢人都會跑過來的。當初這裡剛興建的時候,為了宣傳,還曾計劃每年要讓二十名幸運的孤兒們免費來體驗一周,不過後來因為來的人實在太多,根本排不出空檔,主辦方就把這個項目給取消了。」墨烈有些悵然地歎了口氣。

看著對面的雪城月略微困惑的眼神,我在一旁補充介紹道:「別看妳這墨大哥年紀輕輕的,他可是位開了很多家孤兒院的大慈善家啊!」

「哇!」雪城月立刻欽佩地向他致敬道:「太了不起了!」

墨烈頗有些承受不起地尷尬道:「你們五大家族可是每年都有向我們捐錢、捐物的,而且數額頗巨,真正了不起的應該是你們才對。」

雪城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道:「還有這種事兒?我……我都不知道呢!」


飛行了七個多小時後,飛機於當地時間晚上五點半按照預定計劃降落在了位於喀米什郊區的機場,天堂島的兩名駕駛員在檢修完飛機並向天堂島報備情況後便裹著備用大衣在呼嘯的寒風中匆匆躲進了機場旁的酒店裡,將足足半個機艙的物資留給了大眼瞪小眼的我們。

「哇!八點起飛,五點半到!」背著帳篷和食物的我,故作驚奇地看著機場大廳裡的時鐘,「再多轉幾圈,我們豈不是能回到昨天了?!」

可惜我這強大的幽默感居然只有欒茹湘能夠欣賞,除了跟我一樣驚奇無比的她,剩下兩人都假裝不認識我們般,在人們詫異的目光下背著小山般的行李匆匆遠去……


雖說此時位於亞熱帶的赫氏還是十月秋高氣爽的秋分時節,但地屬高緯度地區的喀米什郊外山區卻已經被皚皚大雪掩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

在陰雲籠罩的夜幕中眺望著遠處樹林外那一片綿延起伏層巒疊嶂的雪山時,我忽然想起了闊別已久的龍牙山,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不覺油然而生……

「少爺,那個什麼伯爵幹嘛偏偏要住在這種地方啊?」欒茹湘納悶地在身旁問道。

「估計當年也是被政府給騙了吧!」我幾乎可以想像出那位辛苦發明了鎢鈦合金的伯爵先生興沖沖帶著一家老小搬遷過來後在樹林邊瞪著這一片鳥不拉屎的雪山發呆的情景……

「才不是呢!」雪城月瞪著我道:「很多有錢人都很喜歡待在這種風景獨特的地方,好不好?人越少,他們才越開心呢!夏天可以打獵,冬天可以滑雪,這麼美的地方,我都想搬來住呢!」

正低頭看著本地風景宣傳雜誌的墨烈,聞言笑了笑道:「這片雪山深處有不少對老年人身體非常有好處的溫泉,而且這附近沒什麼重工業,環境幾乎沒受到任何污染,是個不錯的養老勝地。看來當年的政府還真是相當照顧那位老伯爵啊!」

「溫泉?!」雪城月聽得兩眼發亮,興沖沖地便往前跑去道:「最後一個到溫泉邊的,就只能幫人看東西了!」


靠著導航儀和地圖的指引,我們頂著呼嘯的北風,背著沉重的物資,在齊膝深的雪地中向北艱苦跋涉了半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了埃菲爾預設的駐紮地點,一個風勢略顯和緩的小峽谷內。

在墨烈的協助下,按照說明書的指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紮好兩個雪地帳篷。

我一邊給帳篷底部保暖用的棉芯氣囊軟墊充氣,一邊抱怨道:「一晚上就搞定的事情,為什麼還非要搭帳篷啊?」

在避風處用晶石烤爐燒著熱可可和肉粥的欒茹湘,向我解釋道:「埃菲爾小姐說這種惡劣天候下高速長途飛行的話,飛機駕駛員必須休息十個小時以上才能再次駕駛飛機的,所以我們至少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坐上飛機呢!可住酒店的話又容易暴露行跡,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這是給我們救完人後臨時休息用的。」

這時候穿著一身雪地偽裝服勘察完地形的雪城月,很沮喪地回來報告道:「報告長官……周圍沒有發現溫泉……但我覺得今晚夜黑風高,很適合放火劫營,所以必須要有人留下來站崗放哨才行啊!」

「總共才兩頂空帳篷,有什麼好劫的!」我沒好氣地瞪著她道:「而且,誰會知道有一群傻瓜在這種時候跑到這裡來紮營啊?!」

「長官,您這樣麻痺大意,可是會讓敵人趁隙而入的!」她很生氣地用登山鎬指著我,一本正經道:「萬一被不明生物闖進我們的帳篷,污染了我們儲備的食物和水源,該怎麼辦?!」

我很無奈地歎了口氣,「那我們就勉為其難地把牠當成食物給吃了唄……」

「那太殘忍了吧!」她難以置信地看著我,泫然欲泣道:「人家也是很辛苦地在這種惡劣環境下努力求生的可憐小動物啊!」

「除了北極熊和偷蛋龍,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東西敢跑到人類的帳篷裡來的。如果妳覺得那兩種站起來比我都高的傢伙也是可憐小動物的話……」我頭痛地看著她道:「那妳不如先可憐可憐我吧!」

「……」她瞅了一眼在一旁咯咯直笑的欒茹湘,歪著頭有些不信地看著我問道:「真的麼?」

我擺出一副年長前輩的姿態,傲然道:「拜託,我可是在雪山上住了十幾年的人啊!」

「太好了,那明天就有龍肝和熊掌可以吃了!」她高興地坐在晶石烤爐旁取著暖,無比期待地說道。

「喂!!……」


吃完應該算是早飯的晚餐後,又在被風吹得嗚嗚作響的帳篷裡裹著睡毯小憩了一個鐘頭,看到天已黑透的我,這才和墨烈起身叫醒欒茹湘和雪城月,收拾行囊穿戴好裝備,準備出發。

「等一下無論遇到任何敵情,都只由我和墨烈負責應付,阿月妳只需要保護好阿湘就行了。」臨行前,我再次囑咐道。

「少爺,我能保護好自己的!」欒茹湘有些不滿地向我抗議道。

我無視她的意見,繼續道:「此次行動全權由墨烈指揮,阿月妳也要聽話啊!」

手電筒燈光下的墨烈,紅著臉赧然道:「這個……不太好吧!」

「這裡你最大啊!」我瞪著他道:「經驗應該是最豐富的吧!」

「怎麼可能……比起救過拉奇特的你來說,我那些經驗簡直不值一提。」他苦笑道:「我只有過幾次突襲海上被劫遊輪的經驗而已,還都是師兄帶著我的。」

「我那次也只是打下手罷了,哪裡有什麼經驗……」我也苦笑地看著他,早知如此,真該提前請教一下師兄啊!

「既然你們都不想指揮,那不如我來吧!」雪城月相當興奮地高舉著手,毛遂自薦道:「我在天堂島可是有救過人質的哦!」

「呃……那還是我來吧!」我無奈地搖搖頭,「畢竟你們各自的實力如何,我算是最清楚的了。」

雪城月在一旁撅著嘴小聲沮喪道:「真是的,哪有你這樣玩弄人家感情的啊!」

我咳嗽兩聲道:「因為對這裡的地形不太瞭解,所以哪裡可能出現雪崩,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行進過程中禁止一切無意義的談話,只能用無線電信號燈聯繫,臨時出現意外或者突然內急的話,請按兩快兩慢四下信號燈,等大家都停下來後再解決。」

說著,我摘下防風鏡,指了指鏡框內鑲嵌的信號指示燈和外框上的發訊器按鈕,又幫著手忙腳亂的欒茹湘打開了信號燈開關,這才繼續道:「墨烈,你等一下在最前面領路,我在最後面警戒,每個人的間距不能超過五米。遇到情況,第一時間向中間的阿湘靠攏;如果碰到了雪崩,墨烈和阿月你們有多快跑多快,我負責帶著阿湘逃跑。如果不小心跑散了,就在高處用隨身攜帶的紅色閃光燈標示自己的方位。萬一受傷導致行動不便的話,在確認沒有雪崩的危險下可以出聲喊叫,或者等到天亮後用易拉式發煙器告訴我們具體位置。」

雖然兩萬年前就曾平民化的衛星導航技術歷經了無數戰火與浩劫,卻依然磕磕絆絆地一直被沿用至今,但由於過往的反政府勢力彼伏此起撲之不滅,導致政府對軍用設備的監管極為嚴苛,尤其是便攜式導航儀器入網許可證書的申請手續非常麻煩,如果不是政府認可的職業勘探隊,根本連申請的資格都沒有。

而我們如今手裡拿的是埃菲爾讓天堂島的工程師們臨時物理破解並改裝的一台便攜電子導航儀,替換了舊能源系統後,它的體積小到只比打火機大不了多少,精密度也大為提高。

但由於這東西隨時都會被政府的網絡屏蔽,而萬一下起大雪,足跡也會消失,所以我們每走過一個高地,都要在顯眼處插上一根半米長的紅色螢光管作為標記。

按照地圖的估算,全程只有十七八公里的路程,螢光管便僅準備了四十根,每人帶著十根,由墨烈負責選定比較顯眼的高處,我則負責爬上去安放。螢光管的發光持續時間大概有六個小時,應該足夠支撐到我們回來了……


離開營地不久後,原本以為會刮上整晚的北風卻漸漸停了下來。一旦沒有了風的呼嘯,這本來就荒涼單調的冰山雪嶺立刻便顯得更為死氣沉沉,就連原本眾人行走在雪地上的細微窸窣聲也突然變得空洞刺耳起來。

此時,天上黑沉沉的烏雲已經被之前狂猛的北風吹散,一碧如洗的夜空滿綴著璀璨細膩的銀沙,在這片廣袤浩瀚的寂寥天地中,城市街頭那日復一日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熱鬧景象竟讓人無端地憧憬起來……

然而,就在這抬頭的一瞬間,我卻突然生出一種時空異位的錯覺,彷彿自己又回到了當年的龍牙山上,正開心地跟在打獵歸來的師父和阿呆屁股後面準備回家生火做飯……

「啊!!我被蛇咬了!」

「在哪兒?我怎麼沒看見有蛇?」

「剛才咬完我,牠就跳崖自殺了!……看,我的手指都不能動了,一定是毒性發作!你快拿酒來給我解毒啊!」

「嗯……看這牙印的形狀和大小……我看還是砍了比較好,不然等拿酒過來,你都已經毒發身亡了啊!」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沒有良心!我覺得我這隻手還能再搶救一下的!……喂!你還真要砍啊!」

「放心,一點也不痛,砍完以後還能再長出來的。」

「少胡說!我又不是章魚!……好吧!其實不是蛇,是被羽咬的,你快住手!……羽,救命啊!!」

不知是否是眼前這似曾相識的景色讓我產生了幻覺,耳邊竟彷彿又響起了師父和阿呆的聲音。

搖著頭定了定神,我這才發現防風鏡框上的指示燈正在瘋狂地閃爍著。

綠色?是雪城月發的?

我納悶地看向前方的雪城月,卻見她正焦急地一邊用手指著我們身後,一邊狂按著鏡框旁的發訊按鈕,墨烈和欒茹湘也停下腳步在不住地回頭張望。

回頭掃了一眼,並未發現什麼異常的我,納悶地湊到雪城月身旁問道:「到底怎麼了?」

「噓!」她緊張地趕忙摀住我的嘴,在我耳邊用極低的聲音道:「小心雪崩啊!」

我笑了笑道:「這裡是北面的山脊,山勢平緩,又常年被風刮,雪層積的不厚,只要不太大聲就不用擔心雪崩。」

她卻依然對我耳語道:「我發現我們剛剛的那根螢光棒好像被風吹倒了……」

我依言回頭望去,發現剛才還插著螢光棒的山頭上如今果然已是空空如也,連螢光棒的影子都不見了。打了個手勢讓他們在原地待命後,我一溜煙爬回山頂,四下裡又查看了一遍,才在靠東面的山谷底部看到了那根泛著紅光的螢光棒……

奇怪,之前我為了防止被風吹倒,明明把它插進了岩石裡,就算吹歪了,也不至於整根都從雪層裡滾落出來吧!

我又仔細觀察了一下螢光棒留下的那個雪洞,並沒有螢光棒被風吹倒後留下的壓痕……

心中猛然一動,我立刻看向之前插過螢光棒的山頭,居然也看不到螢光棒的亮光了!

難道我們被人跟蹤了?

可周圍根本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啊!

我又細細辨認了一下之前我們留下的腳印,也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之處。

莫非,我們撞鬼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11.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