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2.09.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四章

帶上了面具,拍乾淨身上的塵土,我慢慢的走到會場的入口,這才驚訝的發現入口處竟然被密密麻麻的電網給覆蓋住了。難道是那些藍徽龍騎將們怕蝙蝠衝進去而設置的禁制??

我無力的苦笑了一下,以現在我的力量,隨便的去碰那玩意兒估計能被它給電死,於是我就地坐了下來,衝著裡面大喊:「有人嗎?!有人麼!!」

真倒霉,剛才一不小心用力過猛,搞的自己現在五癆七傷的。我捂著陣痛的胸腑,一想到裡面的人居然在那裡舒舒服服的大睡不醒,就感到一種極度的不平衡,於是開始大聲的咒罵起來:「人都死了啊?!快點給我開門!!」

看來裡面的人真的全都睡著了,不然為什麼我叫的嗓子都快干了,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我不禁漸漸焦急起來,阿冰現在如何了?他可沒有那麼強的魔法抵抗能力,誰知道這群蝙蝠是催眠的還是讓人發瘋自殺的啊。

萬一……呸呸呸!

我搖了搖頭,無奈的歎了口氣,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大概就是等待了。


「冷羽?你看到蝙蝠群了嗎??」一個嬌膩動人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來,我一扭頭,便看到了雪城月那焦急的神情。哎,就算是焦急的表情,也如此的讓人怦然心動啊。

「看到了,不過又都飛走了……」我無力的點點頭,衝著她招了招手。

雪城月伸長了脖子四處巡望,似乎在找著什麼人,微微的歎了口氣後,便走了過來,好奇的看了看那密密麻麻的電網,皺著眉頭問我:「這是怎麼回事?裡面的人呢?」

我苦笑了一下,無奈的聳了聳肩:「呵呵,你去問他們吧,我叫了半天了,都沒人來把這破玩藝給拆了……」

雪城月盯著電網仔細的瞧了半天,才露出了和我一樣無奈的表情說:「看來必須得等裡面的人來開了,這種高密集度的電網大概只有藍徽龍騎將才能夠將它砍破。」

我看著她不停扭動脖子左顧右盼的樣子,便明知故問道:「你下午到哪裡去了?我和阿冰找你找了半天啊。」

雪城月被我突如其來的問題問住了,呆了一呆,臉上微微的飛上了一抹淡紅,卻若無其事的眨了眨可愛的眼睛,岔開了話題:「啊,校長一定能夠打開它的,我去叫校長,你和我一起去吧……」

「……不用兩個人去吧,我這幾天連著通宵,現在感覺好困,你自己去吧……」我做勢打了個哈欠,肚子裡卻暗暗好笑。

「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懶蟲呢……算了,我自己去吧,你這幾天也真是夠辛苦的了呢,哼,大少爺!」說完,雪城月無奈的白了我一眼,便轉身朝遠處跑去。

看著她娉婷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我才鬆了口氣,剛想強壓下胸口翻騰到幾欲作嘔的血氣,卻頓時便感到一陣頭暈眼花,眼前金星亂冒。看來我的傷還真不是一般的重啊……


等雪城月叫來校長和幾名老教授的時候,太陽都已經下山了,我也已經勉強鎮壓住了剛才差點崩潰的傷勢。

赫迪亞校長對這件事情似乎並沒有太大的驚訝,除了緊皺著眉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外,在破解電網的時候沒有問過我一個問題。

我看著他忙碌的連那雪白的鬍子上都沾滿了汗水,暗自搖了搖頭想:這件事情鬧得這麼大,估計校長有再大的靠山也無法向那些盟會組織交待啊……

「校長,這件事情你看會是誰幹的呢?」雪城月一邊給正忙碌著的校長擦汗,一邊小聲的問著。

「看樣子似乎不是一般的土系魔法師,因為普通的土系魔法師雖然能夠控制大規模的蝙蝠,卻無法控制它們不攻擊人。這應該是蝠魔特爾迪卡幹的好事吧。」赫迪亞校長將觸摸著電網的手縮了回來,沉吟道,「但是他好像已經退隱了很久,而且他似乎也沒有理由來攻擊這裡……」

我雖然搞不懂蝠魔特爾迪卡是誰,不過也能大概的瞭解到情況的確如校長所說,應該不是一般的土系魔法師干的。那個瘦老頭子居然能夠讓蝙蝠組成魔法陣勢,光想想就已經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但是如果是他來了的話,恐怕不會這麼輕易就收手。剛才我們也被大群的蝙蝠困在了房間內無法脫困,可那群蝙蝠突然之間卻急匆匆的掉頭飛走了,似乎控制它們的主人受傷逃跑了似的。如果蝠魔特爾迪卡親自來了,除了我,這裡恐怕還沒人能夠和他相抗衡的。」

「那會是誰呢?」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了出來。

赫迪亞校長看了看我,似乎別有意味的笑了笑說:「我想應該是他的徒弟阿郎基特,那個傢伙自從他師父退隱後,好像又投靠了聖龍聯盟。如果是他的話,碰上了上次殺了我的龍的那個傢伙,大概就會如此匆忙的逃掉了……」

我嚇得心臟幾乎要從口裡跳出來,連忙尷尬的掩飾著:「哦,是嗎?呵呵……」


校長不再說話,臉上的表情凝重了起來,雙手在虛空中慢慢的做了幾個玄妙無方的手勢,彷彿在捧著一個裝滿了水的海碗,但隨著他手指如輪般的輕舞,在凝重中卻又透露出曼妙的靈動,並且漸漸的停在空中微微抖動,並隱隱冒著藍光,正當我還在想他下一個手勢會如何變化時,校長突然之間雙手合併成錐,狠狠的朝電網中央刺了過去。

我驚恐的幾乎要大叫了出來,因為這種高密度的能量電網如果受到太過於猛烈的衝擊,就會發生威力驚人的大爆炸!!而沒有一根柱子支撐的地下會場說不定就會因此倒塌!!

可令我分外驚奇的是,爆炸並沒有如期而至,電網卻在突然間消失掉了……

「當你的雙手也發出和它們類似的頻率時,它們就會把你當成它們的同類了……」赫迪亞校長衝著我眨了眨眼睛,狡黠的笑了笑。

我這才發現我的手居然在捂著我那差點驚叫出來的嘴巴,於是再次尷尬的笑了笑問:「那……怎麼令它們消失呢?」

「呵呵,笨蛋,正負電荷互相中和啊!」校長無奈的搖著頭看了看我,接著便走進了會場。

「哈!小笨蛋,還坐在這裡幹什麼啊,進來幫我們找人吧。」雪城月笑嘻嘻的嘲笑著我,卻伸出一隻手來,讓我拉住她。

握著雪城月那柔滑脂嫩的小手,我借力站了起來,卻突然眼前一黑,差點又坐了下去。

「你啊你啊……」雪城月扶著我的胳膊支撐住我,接著便又白了我一眼道,「今天好好睡個覺吧,不然讓別人看到了還以為我曾經虐待過你呢……」


會場裡面的情況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很多人橫七豎八的倒在走廊中間,都在甜蜜的熟睡著,並沒有什麼過於驚恐的表情,而藍徽龍騎將們則分別都盤坐在會場的入口,當然,也都毫不例外的睡著了。雪城月從熟睡的雪城日身旁走過時,還特地將他的頭塞到椅子下面,一邊塞還一邊小聲嘟囔著:「哼,壞哥哥,敢不要我了,今天終於輪到我報仇了!」

當我找到阿冰的時候,這個傢伙正趴在茶几上做著美夢,而他對面的晶石屏幕還在播放著冰克教授上課的實況錄像……

「哎~~,一個趴在裡面呼呼大睡,一個坐在外面有氣無力,你們兩個還真是從同一個寢室裡面出來的懶蟲呢,卻讓我一人辛苦奔波,真是讓人思之不覺淚兩行啊……」雪城月不勝唏噓的說著,還故作傷心的抹著眼淚。

我白了她一眼,伸手搖著阿冰的肩膀:「阿冰?醒醒……」

「嗯~~~~~~~~~」好半天,阿冰才漸漸的醒了過來,可愛的揉著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看著我們兩個說:「幾點了……我怎麼睡著了啊……」

說完,他低頭尋找著自己的通訊器問:「難道那幫好色的老頭們又有什麼特殊要求了嗎?……」

聽到如此不像是出自阿冰口中的話語,我張大了嘴,扭過頭去,卻發現雪城月正瞪圓了眼睛,同樣驚訝的看著我……



星期一如約而至,我的傷勢也飛快的癒合了,正當我準備再次全身心投入到小費事業中去時,元老會議卻出人意料的被迫中止了。那幫老頭子臨走前紛紛給雪城月和阿冰留下了自己的聯絡方式,一再的囑咐說只要畢業就可以去那裡工作,而且日薪相當的豐厚。阿冰倒是很小心的保存了起來,雪城月卻連看都沒看,轉身就將那些名片丟進了垃圾箱。

「垃圾……」雪城月扔完後,還心有不甘的使勁用手巾擦著自己的手,小聲的咒罵著那幫遠去的老色狼。

梅凱爾總統領發表宣言說,這次恐怖活動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元老會議的正常進行,來達到某些盟會的非法目的。為了保護元老會各成員的安全,保證元老會議的公正性和權威性,將先對此事進行徹底的追查,並且宣佈一個月後會再次召開元老會議。

緊接著梅凱爾就對聖龍聯盟發表了正式的制裁宣言,並揚言雖然現在沒有確鑿的證據證實此事和他們有關,但是也將根據已經投票得出的結果對其進行必要的經濟制裁。

「……我將通過一切有效的手段,來進行對聖龍聯盟的制裁行動!再次聲明,這不是警告……」

記得當聖龍聯盟的代表們走出會場的時候,大部分人的臉上都是一種近乎呆滯的表情,而那個首席代表卻帶著一臉神秘的譏笑,毫不在意的將目光從我們服務員的臉上掃過,接著便搖著頭嘲諷的小聲嘀咕了一句:「哼,一群白癡……」


「哎,聖龍聯盟簡直是一幫傻瓜,這個時候來攻擊會場,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家就是他們幹的嗎?」雪城月面無表情的吃著午餐,用手撐著下巴無聊的看著四周稀疏的人群,「害的人家連掙零花錢的機會都沒有了。」

「阿月,我聽很多人說,這次只是聖龍聯盟的一次示威行動,好像是要告訴各個盟會組織他們連龍騎將都不放在眼裡,而且聽說不少小的盟會組織都開始紛紛動搖了,準備中立自保。」阿冰皺著眉頭,神情中透露出一種奇怪的擔心,更顯出一種楚楚可憐的動人模樣。

「阿冰啊,這種事情我們也管不了,你那麼擔心幹什麼啊,這應該是那些大人們操心的事情吧。」我放下餐具,用餐巾抹了抹嘴,「不過讓我傷心的是以後吃不到這麼好吃的免費午餐了,哎……」

「除了吃,你還會幹什麼?!」雪城月白了我一眼,「連小費都要阿冰幫你掙,簡直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窩囊廢!」

我嘿嘿的乾笑了幾聲,心虛的偷偷瞄向阿冰,卻見阿冰似乎全沒聽到我們的對話,兀自愣愣的看著盤子裡面的菜餚發呆。

「你們慢慢吃,我去拿點白色的芙蘭迪斯香檳來,反正最後一天了,不賺點回來豈不是太虧了?!」雪城月站了起來,衝著我們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接著嫵媚的讓黑亮似水般的長髮從前額流淌下來,將自己那如芙蓉般絕麗清秀的臉遮住了一小半,粉嫩脂瑩的唇微微向下畫出一個優美的弧度,一雙晶瑩黑亮的大眼睛微微的急速眨了兩下,那長長的可愛的黑睫毛便似兩把小刷子般刷啊刷的讓人不由得摒住了呼吸,突然之間便讓人發現她似乎更添了一種無比性感的神秘風韻。

看著近在眼前的雪城月,突然便似乎感到一股溫暖的氣息自她身上向我吹了過來,那種遍體如酥、如沐春風的感覺,讓我眼前一亮的同時,卻也感到了一陣心慌意亂,呼吸急促……如此風情萬種的雪城月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卻不知道她到底想如何去拿那個價比黃金的芙蘭迪斯白香檳。

「好像服務人員無法拿到紅酒以外的高檔酒啊,你準備怎麼拿?」我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激烈的心跳,好奇的問了出來。

「嘿嘿,你等一下就會知道的了!!」雪城月用無比媚惑的眼神瞄了我一眼,嘻嘻的笑著低頭整了整順滑的裙擺,便朝著酒櫃裊娜如煙的緩緩走去。

當我看到調酒師那色授魂予的表情時,方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師父常常跟我提起的「美人計」啊!


「阿羽,這世界上還有一種無比犀利的武器,比錢、軍隊都更加有效,你知道是什麼東西嗎??」

「不知道……啊!難道是阿呆放的屁?上次他的屁把師父你都差點熏暈了呢……」

「………………,小混蛋,你給我正經點好不好,我說的是美女啊。你還小,還不瞭解這些,不過等你以後長大了就會明白,這個東西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了,那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力量,輕則讓一個人墮落入萬劫不復之地,重則讓一個社會組織徹底的被顛覆掉……」


此刻,我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美人計的威力了……雖然只是一瓶酒,但是從那個調酒師癡呆的表情中,我懷疑即使現在雪城月要他自己給自己一刀,他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的。


不一會兒,雪城月便巧笑嫣然的拎著一瓶白香檳娉婷的走了回來,笑嘻嘻的說:「美女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耶!!」說完還對著我和阿冰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先給我們最勤勞的服務員阿冰來一杯!~」雪城月背過左手,學著服務員倒酒的姿勢,給阿冰面前的水晶杯裡面滿滿的倒上了一杯透明晶瑩的香檳酒。

「阿月,你知道的!……」阿冰慌張的抬起頭來,埋怨似的瞪了雪城月一眼,「我不會……」

「阿冰,你不喝可就是浪費了啊,這酒價比黃金哦!」雪城月不容置疑的將酒杯塞到了阿冰的手中,接著便突然笑著低下頭去,在阿冰耳邊輕聲的說了幾句話。

卻看到阿冰聽著聽著,先是呆呆的盯著眼前的酒杯,卻突然之間臉上的表情變得好奇怪,驚訝中彷彿還帶著一種甜甜的羞澀,嘴角微微的揚起,似害羞的小女孩般立刻低下了雙眼……

「呵呵,怎麼樣?你要是不喝的話,就是不給我面子了哦!」雪城月先是神秘的看了我一眼,接著便抬起頭來,噘著嘴撒嬌般的對阿冰說著。

阿冰狀似無奈般的舉起了酒杯,還可憐兮兮的問了一句:「真的必須喝完啊……」

「哼哼,快喝了!」雪城月惡狠狠的瞪了阿冰一眼,直到看著阿冰小口小口的全喝完了,才高興的點點頭說:「真乖,這才不枉我犧牲了一次色相嘛。」

我相當好奇雪城月剛才到底對阿冰說了什麼,不過看著他們倆如此親熱的舉動,不禁讓我感到一陣難言的尷尬。雪城月前天和我在操場上的擁抱時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至今還讓我記憶猶新,我卻愈發的難以理解雪城月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她究竟喜歡誰呢?阿冰?還是另外一個我?

說實話,我並不希望雪城月會喜歡另外一個我,而是現在這個我。摘下面具的我,滿腦子裡都有一種對殺戮的渴望。每當面對一個強勁對手的時候,我的心裡都有一股莫名的激動,渾身都處於極端的緊張中,雖然有時候無法抑制的伴隨著一種深深的恐懼,但是當我順利的打敗他或者成功逃脫時,卻都會隨之產生一股巨大的更加難以壓抑的興奮之情,那種幾乎要衝破心臟般的歡喜,實在是讓我無法自拔。我很害怕,一旦我徹底的脫離了面具,會不會成為一個師父口中最為不屑的修羅——那種為了追求武道的至境而紛紛走向極端的瘋子……

而戴著面具的我,雖然被諸多因素牢牢地制約著,但是卻活的輕鬆自在,沒有太多的煩惱,即使有時候會遭人白眼,甚至遭受莫名的辱罵,但是這個面具卻似乎能讓我很平靜的面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多心了,總覺得每當我受到強烈的刺激時,都有一種神秘的無法觸摸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面具上流淌到了我的體內,安撫著我那顆激動而又不平靜的心靈。

但是話又說回來,雪城月是不會喜歡上現在的我的。在她眼裡,這個我,如此的懦弱怕事,還很好逸惡勞……哎,一想起來就分外的傷心,還是不想的好。再說阿冰是那麼的配她,我又何必再做什麼奢望呢?

算了,以後再也不去用另外一個身份和雪城月見面了,讓她專心致志的和阿冰在一起好了……話雖然說的漂亮,但是我還是很不甘心,一想到如此漂亮可人的雪城月被人摟在懷裡,而那個人卻不是我的時候,我就……嗚……


正當我在心內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時,一杯香醇的香檳卻意外的遞到了我的面前,接著就聽到了雪城月嬌嗔的聲音:「你這個傢伙!沒看到別人給你倒酒嗎?一天到晚除了吃喝睡就是發呆,你到底是吃什麼東西長大的啊……」

我吶吶的接過酒杯,心虛的抬頭看了看剛才引起我心中激烈鬥爭的禍根一眼,尷尬的笑著說:「謝謝……」

「我今天可是很高興哦,要是能給我一口氣喝乾淨的話,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我詫異的看著雪城月那不知道是認真還是開玩笑的臉,驚訝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我我我……真的要一口喝完嗎?這這這……這麼貴的酒……」沒搞錯吧,我就連喝紅酒都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如此一口喝完一杯,是不是太……浪費了?!

雪城月俯下身來,瞪視著我,彷彿在看著一個不聽話的壞小孩,緊接著,她那動人的臉龐便在我眼前不斷的放大起來,直到我幾乎能感覺到她口中芬芳濕暖的氣息,而我則緊張的心臟都要從嘴裡蹦出來時,耳邊卻突然聽到她輕輕的說:「看清楚了,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哦,你要是不給我喝乾淨,我就把你對阿冰有那種不正當的念頭的事情告訴阿冰哦!」

「我哪有!!」我立刻激動的大聲反駁了出來,在看到阿冰驚訝的看向我時,立刻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尷尬的衝著阿冰傻笑了幾聲。

忽然感到雪城月的嘴幾乎貼到了我的耳朵上,一股濕熱的氣息彷彿帶著電流般立刻侵襲了我那敏感的耳朵,我只覺得一陣酥麻難當的觸電感自耳畔輻射向全身,心臟似逃跑般的狂奔起來,渾身那種無法反抗的酥軟之感,讓我連舉杯子的力氣都差點消失掉了……

「哼哼,每次阿冰去伺候那幫老頭子時,你為什麼總是好像要殺人似的站在門外,難道你是想入室搶劫嗎?乖乖的喝了它,我就當什麼都沒看見了……」


終於,雪城月抬起了頭來,長長的髮絲癢癢的滑著我的臉頰,耳畔的電流也隨之消失,我才得以放鬆般的長長吐了口氣,在她似笑非笑的注視下心不甘情不願的舉起杯子,一口氣將那杯酒喝了下去。只覺得一縷醇香甘冽的清泉從我口中順著喉管流淌了下去,微微的酸甜中還帶著股淡淡的辛辣,流到喉嚨處時卻感到那甘列冰冷的清泉突然變得熾熱起來,似條細細的火線一般直燒進我的肚腑中。接著便感到自小腹升起了一股奇異的熱力,立刻燒遍了我的全身,臉上的溫度也無法控制般的開始直線上升,片刻之後,似乎連耳朵都跟著燒起來了……


「嘻嘻,你們知道這種白色的芙蘭迪斯香檳為什麼如此貴嗎?因為它不光味道醇美,還有個外號叫做『入口酥』。無論是誰,只要喝下一杯這種酒,立刻就會感到渾身發熱,舌頭打結,好像喝醉了般,走路都會東倒西歪的哦……」


我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只覺得渾身如墮入雲霧中一般,輕飄飄的竟然感覺不到一絲力量了。朦朦朧朧中看到阿冰彷彿也正醉眼惺忪、雙頰通紅的看著我一個勁的傻笑。

耳邊再次傳來了雪城月那如夢幻般的聲音:「你們兩個也太不濟事了,真的一杯酒就倒了啊……」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卻突然感到小腹中的真氣微微一動,緊接著便開始緩緩的在我體內盤旋起來,渾身的熱力隨著真氣的盤旋,竟又漸漸的消退了下去,再轉個兩三圈,腦中竟恢復了清醒,身體也再沒有那種輕飄飄的感覺了……

「咦?你怎麼好像又恢復清醒了?」雪城月看著我驚訝的叫了出來。

我抬頭看看她,也迷茫的搖著頭,說實話,我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阿冰就沒我這麼幸運了,雙眼朦朧的趴在桌子上,居然一邊搖晃著那個空杯子一邊嘴裡還嘟囔著:「再給我來一杯嘛,阿月……」


下午三點鐘吞龍會場正式關閉,我們是趕著點走出的吞龍會場,扶著東倒西歪的雪城月,還背著個連路都不會走了的阿冰,我們三個人差點就被關在了會場裡面。阿迪爾還笑瞇瞇的問我:「需要幫手嗎?」當時我立刻就搖頭拒絕了他的「好意」。

送走了雪城月,又背著阿冰回到了寢室,我讓迷迷糊糊的他躺在了我的床上。看著躺在床上雙頰緋紅的阿冰那俊美清秀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甜蜜的笑意,而那一副柔弱纖細的身材和頎長嬌嫩的手指也柔美的好像女生的一樣,有時候還真難想像他竟會是個男生。難怪我總是害怕他會受到傷害,也許正是因為他這種過於女性化的形象,讓我在潛意識中將他當成了值得憐惜的紅顏知己了吧……哎呀,我這是在胡扯什麼呢?!

剛才雪城月迷迷糊糊中將滾燙的臉頰貼在我脖子上的時候,我清楚的聽到她微微散亂急促的鼻息聲,加上脖子上傳來陣陣火燙的酥麻感,讓我的心曾不止一次的狂跳過,而在無意間將差點倒在地上的她扶助的時候……我更是興奮的差點連鼻血都流出來了……可現在看到睡夢中安靜的阿冰,我的心卻又意外的平靜了下來,如止水般波瀾不興。摸了摸他依然有些發燙的額頭,我無奈的笑著歎了口氣,輕輕的給他蓋上了被子。

剛才雪城月到底對他說了什麼??難道也是在威脅他麼,或者在向他表白?嗚,不想了……可他當時臉上那種如小女兒般嬌羞的神態,卻在一瞬間讓我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心跳……

他是個男生!!

我狠狠給自己腦袋上來了一下後,便輕輕的爬到阿冰的床上,靜靜的躺了下來……

腦子……好亂……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2.09.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