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07
累積人氣
5657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6.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呆愣了半天後,我才聽見通訊器那頭阿冰不斷的呼喚聲。

「……羽?!羽?!你還在嗎??你怎麼不說話啊?!」

「啊!我還在。」

「你現在很忙嗎?要不要我過一會兒再打過來?」

「不用不用,呵呵,只是一時沒反應過來罷了……」

那頭突然沉默了下去,我不禁好奇地喊了兩聲,又把通訊器摘下來
晃了晃,懷疑這東西是不是壞掉了。

卻聽見裡面又傳來阿冰的聲音,我趕緊戴上它,只聽她聲音哽咽地
輕聲說道:「……羽……剛才我真的好怕……」

「嗯,妳怕什麼啊?」

卻聽阿冰吸了吸鼻子道:「唉……既然你沒事兒,那就好了。那……
我掛了啊……」

「啊?!」這就完了?我還沒說上一句呢!

「嗯,還有什麼事情嗎?」阿冰在那頭傻傻地問。

「啊……妳……最近還好嗎?」

阿冰遲疑了一下,才輕聲答道:「嗯,挺好的……」

我皺起眉來,直覺地感到阿冰是在騙我,可又不敢追問,怕她再次
跟我說再見,只得繼續問道:「妳爸爸……也還好吧……」

「也挺好的……」

我嘆了口氣,感覺似乎在突然之間,和阿冰之間的距離變得異常遙
遠了起來,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才吶吶地說:「那……就沒什麼事
情了。」

正當我以為她要跟我說再見的時候,阿冰卻又在那端支支吾吾起
來,只聽她「你」了好幾下後,突然又沉默下去,隔了好半天後才
又問了句:「阿月他們還好嗎?」

「挺好的。對了,聽她說,他們寒假去天堂島玩了一圈呢!可惜妳
正好走了,不然妳也可以去。」

一聊到這個話題,阿冰的語氣便明顯輕鬆了起來,輕笑道:「呵呵,
我以前去過的。」

「哇!真羨慕你們啊……」

「呵呵……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是我媽媽帶我去的。」

「……」倒霉,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話題,誰知卻是哪壺不開提了
哪壺。

「記得那時候我還不會游泳,我媽媽就手把手地教我,嗆了好幾口
水,我才學會的呢!」

「……」

「羽,你會游泳嗎?」

「不會,從來沒游過。」龍牙山上終年積雪,哪有地方給我游泳啊!

「哦?那你也不會跳水了?」

「從來沒跳過……」不過跳崖倒是跳了很多次。

「呵呵,那等我回去後教你游泳還有跳水,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不禁驚喜地叫道:「好啊!好啊!!
妳什麼時候回來呢?」

「嗯……我也不知道,爸爸他……啊!爸爸他說現在還不是很安
全,要等到安全了才能讓我回去。」

唉,阿冰還是那個樣子,騙人的時候即使不在眼前,也能讓人輕易
識破。我卻不想說穿,只是失望地問了句:「啊……那要等到什麼
時候啊?」

「不知道啊!其實是他自己太多心了,我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危險
的。啊!不說了,他回來了!」

「嗯,誰回來了?」我還沒來得及問完,通訊器那頭就只剩下了嗡
嗡的聲音。

「喂?」

「阿冰?……」

通訊器中依舊傳來單調的嗡嗡聲。

我又呆呆地等了半天後,才失望地摘下通訊器。悵然地吐出一口氣
來,看著窗外夜空中閃爍的無數星辰,腦子裡翻來覆去地想著剛才
和阿冰說的話,總覺得該說的沒說,沒用的卻聊了一大堆,讓我心
裡憋得難受。

唉,阿冰,妳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妳啊!想得有時候恨不得讓校長把
阿源給變成妳的模樣。不過那個傢伙要是真變成了妳的模樣,我恐
怕又會氣憤得一劍砍死他呢……

不知不覺間,我又想起了阿冰曾經為我受過的諸多委屈,想起了她
背著我偷偷打工,想起她為了我而受傷,甚至在龍羽的面前為了冷
羽而擔心得差點落淚……

想到後來,我只覺得一股強烈的鬱悶湧上心頭,猛然從床上蹦起躥
至窗邊,剛想大聲狂吼出來,將自己罵個狗血淋頭,終因怕攪人清
夢而強自忍住……

唉,這裡的夜晚……還真他媽的靜啊……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下午,醫生又給我檢查了一遍身體後才允許
我出院。

來到臨時宿舍,卻看到一棟氣勢恢宏的宮殿屹立在我的眼前,我不
禁納悶地看了看手裡的地圖,完全無法將那上面標著「宿舍」字樣
的小紅點和眼前這棟豪華的建築物聯繫起來。

暈,不會是搞反了方向,走到私人領地來了吧!

剛想掉頭回醫院從頭找起,卻突然聽見阿源的聲音從樓上傳了出
來:「哈哈哈,該妳亮牌了!」

我循著聲音望去,卻只看見灰白色的石壁上一排排形狀奇特的圓窗。

這時又聽見雪城月嬌嗔的聲音:「你是不是偷看了啊!不然怎麼可
能知道我的牌肯定沒你大?」

「哼哼,小子,你是不是戴了隱形眼鏡?這牌上不會做了什麼手腳
吧?!」這次居然是阿加力的聲音。

「嗚嗚嗚,我都輸了那麼多了,你們才發現他作弊,太過分了!!」
哦?麗絲雅也在?

「我沒作弊啊!不信妳們看看啊!我眼睛裡哪有什麼隱形眼
鏡?!」只聽阿源大聲申辯道。

阿加力說:「哦?果然沒有。說!那你是怎麼作弊的?!」

「冤枉啊!難道運氣好就是作弊嗎?」

「哼哼,哪有人能夠連贏這麼多把啊!運氣再好,也沒這樣的
吧……」

我這才聽出來他們的聲音是從我左側三樓的一個房間裡傳來的,便
衝著那裡仰起頭來叫道:「阿源!阿源!!」

立刻就看到阿源的頭從一個窗戶中探了出來,驚喜地看著我道:「你
這麼快就出來了啊!快點上來!我們在打牌呢!」

聽到這話,我才確信自己沒有走錯方向。剛穿過大門後的一個小廳,
就看到一位穿著全套制服的侍者微笑著朝我走來,拿出一張彩色的
宣傳單遞給我說:「這是我們七號餐廳新推出的菜式,有各種海鮮、
甜點和飲料,如果您想點餐的話,請撥打上面的電話……」

我狐疑地看著他問道:「這裡真的是赫氏的宿舍嗎?」

他繼續微笑道:「是的,您是新來的吧!請問您住在幾號房間?我
這就叫人給您帶路。」

「啊……請你幫我查一下冷羽應該住在幾號房間吧!」

過了一會兒,一位容貌秀麗、體態動人的女侍者拿著一張登記表微
笑地將我帶到了三樓三零七號房間,遞給我一把鑰匙說:「先生,
這就是您的房間。樓下大廳中的自助餐都是免費的,從早上六點到
晚上七點提供服務,不過只有軟性飲料。三號到九號餐廳都是貴賓
餐廳,晝夜服務,但不是免費的。對了,請您在這裡簽上您的名字。」

我受寵若驚地接過她遞給我的登記表,簽了字,目視著她消失在樓
梯拐角後,這才推門進去。

這是一間不算太大的單人臥室,但是卻有單獨的盥洗室和衛生間,
屋內棕色的基調、淡雅的擺設和獨具匠心的格局,讓這個幽靜狹小
的空間充滿了一種溫馨而又活潑的奇妙氣氛,彷彿曾經有一位可愛
的公主在這裡住過一般。

將書包掛到門後,打開衣櫃,一排潔淨的衣服整齊地掛在裡面。推
開盥洗室的門,地板上潔白的瓷磚一塵不染,洗手台邊擺放著各種
洗滌用品和毛巾浴巾,雕花銅色浴池古樸雅,一打開蓮蓬頭的開關,
無數道溫暖的水流便「呲呲」地噴射了出來。

哇!想不到赫氏還有條件如此優越的宿舍啊!我忍不住感嘆了一
聲,情不自禁地痛恨起和阿源同住的那個邋遢到了極點的寢室來。

走到窗邊,拉開窗簾,漫山遍野的翠綠掩映著午後明媚的陽光瞬間
躍入我的眼簾,卻看見不遠處的幾個山頭上,正有學生在那裡野餐
玩耍,嬉鬧的笑聲隱約傳來,給這幅絕麗的風景又增添了幾分勃勃
生氣。

迎面吹來的微風中帶著海的潮濕和腥鹹,彷彿在告訴著我,海就在
山的那頭。蔚藍的天空上白雲朵朵,姿態萬千,在微風的吹拂下,
就似吃飽了飯般懶洋洋地在空中漫步。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飛機上的時候體力耗費太多,這兩天我總是感
到非常的睏倦。如今待在這沒有了消毒水味的房間裡,和煦的暖風
熏得人心迷醉,讓我忍不住伸了個懶腰,又舒服地打了個哈欠後,
便仰倒在被陽光曬得溫熱的軟床上。


赫氏的午後,似乎總是這麼寧靜安詳。我和阿冰走在操場旁邊的林
蔭道上,匆匆趕往飯店打工。

「羽,你的腿姿勢不正確哦!」阿冰在一旁小聲地提醒道。

「嗯?可我一向都是這麼走路的啊!」

「我們現在不是在走路,是在游泳啊!」

我奇怪地扭頭看向他,卻發現自己正只著一條短褲,置身於一望無
際的海洋中。

午後的陽光晃得我睜不開眼睛,高空處孤單的海鷗鳴叫聲、海浪輕
湧時發出的嘩嘩聲,讓周圍的一切顯得更加空曠寂寥。極遠處,一
艘客輪正冒出猛烈的濃煙,漸漸沉沒。

「我們遇難了嗎?」我驚訝地問著身旁的阿冰,卻突然發現此時的
「他」已經變成了葉靈冰,宛若一條晶瑩雪白的美人魚,輕輕從我
身旁游過。

「喂!妳要去哪裡啊?」看著她朝著客輪的方向漸漸遠去,我不禁
納悶起來。難道我們不是要朝相反的方向拚命逃命嗎?

「笨蛋!快過來啊!我們要去救人!!」阿冰在遠處衝我招了招
手,又急速地向前游去。

「救人?」我不禁糊塗了起來。這裡除了我們兩個,哪裡還有什麼
人啊?

感覺著周圍冰涼的海水浸潤著我的皮膚,我剛試探性地活動了一下
四肢,豈知立刻就如一條箭魚般向前射了出去,頃刻間便趕在了阿
冰的前面。

「呵呵,羽,你游得好快哦!」阿冰笑嘻嘻地稱讚著我。

我回頭看去,卻見那動人的臉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挺俏的鼻樑上
沁出一串細膩的汗珠,巧笑倩兮間,竟是星目迷離,眼波流轉,直
看得我如癡如醉。突然額上一陣劇痛,卻是撞上了沉沒中的客輪。

我和阿冰剛想攀上客輪的甲板看看有沒有倖存者,突聽上方忽然傳
來一聲斷金裂帛般的奇異叫聲,一道陰影從頭頂一晃而過,抬眼看
去,卻是一條渾身金紋斑駁的龍從船上躍了下來,在海面上如履平
地般迅捷地向遠處奔去。一眨眼,就只剩下一個小小的金點晃動在
海天一線之間。

我不禁看傻了眼,問著身旁的阿冰道:「剛才那真的是條龍嗎?!」

還沒等阿冰回答,就聽見一群人在甲板上大聲喊道:「他媽的!讓
牠給跑掉了!!」

接著,便有無數人從甲板上躥跳了下來,一個個都舉著明晃晃的兵
刃踏波追去,當中一人惡狠狠地回頭衝我們罵道:「小畜生,等我
們回來再收拾你們!」

阿冰見那人目露凶光、形容猙獰,不禁驚恐地鑽到我的懷裡,摟住
我的脖子嚇得說不出話來。

我只覺鼻間一香,一個溫軟豐滿的窈窕胴體便貼在了我的身上,伸
手觸及的皆是凝脂一般滑膩彈性的肌膚,心中一蕩,渾然忘了自己
身處何方。

就在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之時,突然足下一緊,我還來不及出聲驚呼,
便被一股巨力猛的拽入了水中。

驚慌中,我被海水嗆得劇烈咳嗽起來,拚命地掙扎著想游回海面,
卻只見一片幽暗的海水中,頭頂那輪飄曳不定的明日離我越來越
遠,而客輪和阿冰都已經蹤影全無。

再低下頭去,又驚恐地發現自己正被一根看不見的觸手纏住雙腳,
朝著身下那無盡的深黑急速沉去……

「啊!∼∼∼∼∼∼」


喘息著驚醒過來,卻發現眼前矗立著一個巨大的黑影,無力地眨了
眨眼睛,才發現是阿加力正惡聲惡氣地衝著窗外不住叫罵著。

「不好意思,吵到你睡覺了哦,嘿嘿。」

一張絕麗的臉蛋突然笑嘻嘻地伸到我的眼前,長長的黑髮濕漉漉成
縷垂下,額上的劉海還在兀自往下滴水。我仔細一瞅,才看清楚是
雪城月。

「你這個房間的布局還真豪華呢!別的屋子都裝修得很整潔大方,
怎麼偏偏就你屋裡這麼多零零碎碎的東西啊!」雪城月一邊擰著頭
髮一邊轉過身去好奇地打量著一台自動飲水機:「呵呵,怎麼只有
一個溫水檔,涼水和開水的都沒有呢?!」

我無暇理會雪城月的問話,只覺得此刻渾身酸軟無力,竟連撐起身
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好不容易坐起身來,卻發現阿源那個可惡的混蛋居然將一堆濕淋淋
的衣服堆在了我的腿上。

我抬腳便將那堆攪了我好夢的衣服踢下床去,伸著懶腰問道:「怎
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阿源驚呼一聲,連忙俯身收拾著掉到地上的衣服。卻聽麗絲雅在一
旁氣呼呼地指著阿加力對我說:「都是他!哼,真是的,沒事兒玩
什麼火嘛!就算牌真的有問題,你燒了它也看不出來啊!」

阿加力回身叫道:「關我什麼事啊!都是妳!看這小子贏得太多了,
就讓我檢查牌有沒有問題!我哪知道房間裡還有噴水淋頭啊!」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啊?!」我氣惱地大叫了起來。

「是他!是他幹的!!」麗絲雅指著阿加力衝我喊道。

「是他!都是這小子作弊鬧的!!」阿加力又指著阿源衝我喊道。

「我沒作弊!我根本就不會作弊!!」阿源抱著那堆濕衣服衝著我
哭訴道。

雪城月見他們三人吵成一團,無奈地吐舌衝我做了個鬼臉道:「他
們三個在你還沒醒來前,就已經吵了好半天了呢!唉,真是煩
呢……」

說罷,低頭用手擰乾衣角,接著又倒了兩杯水,遞給我一杯後,突
然指著窗外叫道:「快看啊!!有飛碟!!」

那三人立刻住了口,齊齊奔到窗口,探頭朝外張望,邊望邊叫:「在
哪兒?在哪兒?」

正當我也準備起身去看飛碟的時候,卻突然被雪城月攔腰摟住,一
時間只覺得軟玉溫香抱了個滿懷,一股潮暖的香氣撲鼻而來,熏人
欲醉。還沒等我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便已被一張濕軟滑膩
的小嘴將我剛要問出口的話給堵在了嗓子眼裡……

我的飛碟……唔唔唔……

「阿月,妳剛才在哪個方位看到的啊?」好半天後,阿加力撓著濕
淋淋的頭髮看著天空問道。

雪城月這才鬆開了我,任憑目瞪口呆到已經無法思考的我躺落床
上,滿臉紅潮地喘了口氣後,舔著濕嫩的唇瓣,賊賊地衝著我一笑
道:「啊!可能飛到雲叢堨h了吧!你們再找找看。」

我呆望著床前的雪城月,聽著腦子裡一陣嗡嗡亂響,眼花耳熱間,
滾燙慌悶的胸腔中一顆心兒竟控制不住地「霍霍」狂跳起來。

恍惚中,突然覺得此刻站在我面前的雪城月,一顰一笑、一舉手一
投足間,都似充滿了說不盡的嫵媚,那如星的美目中波光流轉,透
射出無盡的濃情蜜意,宛若兩道脈動著的水流和我的視線牢牢膠著
在了一起。

在濕薄衣裙的緊裹下,凹凸有致的動人身段彷彿瀰漫著一層淡淡的
水霧,如水波中迷濛的倒影般在我眼前蕩漾了開來……

天哪!這到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該不會是還在做
夢吧……

「阿月,妳到底看到了沒有啊!我們怎麼看了半天都沒看到啊!」
麗絲雅揉著酸痛的眼睛問著雪城月。

「是啊!難道閃了一下就不見了嗎??」阿源依舊呆望著天空喃喃
道。

「哼!不用看了!一定是阿月在騙我們!」終於醒悟過來的阿加力
指著正端著水杯坐在椅子上兀自賊笑的雪城月,憤怒地提醒著大家。

「我真的看到了,沒騙你們啊!剛才我還明明看到有三頭小豬也在
抬著頭使勁兒找飛碟呢!!」

恍然大悟的麗絲雅氣呼呼地撲到雪城月身上去撓她的膈肢窩,兩個
女孩子立刻笑鬧著扭做一團。

一旁早已吵到喉乾的阿加力拿著杯子對著空空如也的自動飲水機悲
傷地哀嘆道:「唉,世道變了,就連一向誠實的小豬也學會騙人
了……」

只有傻呆呆的阿源,依舊趴在窗口探頭四處巡望,邊看還邊問:「咦?
這裡還有豬嗎?我怎麼沒看到啊?」


徜徉在黃昏的海灘上,傾聽著耳畔大海澎湃的呼吸,任由溫暖的海
風翻動著我們的衣襟,遠處儘是一片紅霞滿天、波光瀲灩的醉人美
景。

阿源緊跟在雪城月的身後,看著來處起伏不平的綠色山丘笑道:「想
不到看起來很遠的一段路,竟一會兒就走到了。這座島可真美啊!
一路上眼睛都忙不過來了呢!」

此時阿加力正提著鞋子,在淺灘處彎著腰悶頭捉螃蟹,麗絲雅悄悄
地從他背後走上前去猛力一推,只聽「噗通」一聲,阿加力便一頭
栽進了水裡。

我在一旁哈哈大笑起來,笑聲未絕,忽覺腳踝一緊,一對小手在我
身後猛力一推,我也跟著「噗通」一聲,狼狽地撲進水中。

濕淋淋地爬起身來,卻看到身後的雪城月正哼著小曲若無其事地朝
前走去,緊隨其後的阿源則無辜地衝我搖了搖頭。

剛想脫下衣服來將它擰乾,忽聽麗絲雅驚喜地叫道:「小海龜!哈
哈,好可愛的小海龜啊!!」

我們不禁全都好奇地湊了上去,只見麗絲雅手中正捧著一隻剛從細
沙裡爬出來的小海龜,牠掙扎地揮舞著笨拙的四肢,似乎想拚命地
游到海裡去。

阿加力驚喜地叫道:「哈哈!有海龜蛋吃了!」連忙俯下身去扒開
細沙,卻看幾十隻小海龜爭先恐後地從裡面爬了出來,歡呼雀躍地
朝大海爬去。

有幾隻笨頭笨腦地撞在了我們的腳上,接著又不甘心地撲騰著爬上
我們的腳背,奮力地劃著四肢朝同伴們追趕了上去。

阿加力沮喪地抓起一隻正拚命想爬上他腳的小海龜,將牠拋進海裡
道:「我的晚餐啊……」

「你這個饞鬼,看著這麼可愛的小東西,居然還只想著吃?!」麗
絲雅瞪著阿加力道。

「阿雅,難道妳忘了?上次妳不是也吃得津津有味嗎?」

「啊?那就是海龜蛋啊?!」麗絲雅吃驚地看著他道。

「那妳以為是我下的蛋嗎?」阿加力氣急敗壞地罵道。

阿源也提起一隻小海龜,感嘆道:「牠們還真幸運呢!居然整整一
窩都能安然無恙地爬進海裡去。如果這附近有海鷗的話,牠們可就
倒霉了。」

卻見雪城月接過麗絲雅手中的小海龜,拍著牠的殼,笑瞇瞇地說道:
「來,我幫你找媽媽哦!」說著便將牠捧到我的面前,指著我說:
「看!這就是你媽媽!別怕別怕,牠正在洗牠的龜殼呢!」

「……」我一邊擰著浸透了海水的校服,一邊無力地瞪著正笑嘻嘻
瞧著我的雪城月,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


風景絕麗的瑪雅島,就連夜晚也是星光璀璨,秀色逼人。

在自告奮勇的阿加力帶領下,我們走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後,卻發現
又走到了原來的地方。待麗絲雅和雪城月聯手痛扁了這個超級路癡
之後,我才突然想起身上帶著的地圖,不過在見識過兩位女暴徒的
殘暴手段之後,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再把那一團已經被海水泡爛的地
圖掏出來刺激她們了。

終於順利地摸回了宿舍,可當我們飢腸轆轆地走進自助餐廳時,卻
只看到幾名侍者在收拾著吃剩的餐具。

「天哪!七點多了!」麗絲雅捏著小拳頭氣呼呼地瞪著阿加力道:
「都是你!害人家多走了那麼多路,搞得自助餐廳都關門了!」

「冤枉啊!我也是被害人啊!」阿加力捂著被掐得滿是淤紫的胳膊
哭訴道。

我這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摸了摸兜裡僅剩的幾十魯克,嘆了又嘆
--慘了,今晚恐怕是要餓肚子了……

阿源在一旁看出了我的難處,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道:「呵呵,我
請你去吃海鮮吧!不過我可提醒你啊!如果想吃龍蝦的話,那就得
你請我了。」

我剛想感激地跟著他去填飽自己的肚子,卻被身後的雪城月給拉住
了,只見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金卡遞給身旁的侍者說:「請幫我訂
八人份的海鮮壽司,要鮪魚肉的,再來四瓶瑪格烈清紅酒,送到三
二三號房,謝謝。」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侍者拿著金卡走向櫃台,與身旁同樣目瞪口
呆的阿源異口同聲道:「鮪魚壽司?瑪格烈清紅酒?!」

說實話,我是因為從來沒聽過這些名字才叫的,至於我身旁這個白
癡在那裡瞎叫什麼,那我就不清楚了。

卻見雪城月回頭瞪了我一眼道:「沒帶錢就直說嘛!真是的,阿冰
一走,就連蹭飯的本事都不會了?你們兩個單獨吃有什麼意思,大
家一起吃才開心啊!」

我羞愧地低下頭去,還未答話,就聽阿源欣喜若狂地點著頭道:「對
對對,大家一起吃才開心嘛!」說罷,又在我耳旁竊笑道:「哇!
你表哥的面子可真大!呵呵,光這一頓飯,我就能賺回半個學期的
學費來啊……」


到了三二三號房間後,我才明白過來雪城月為什麼要叫八人份的壽
司了。

「天哪!阿月,妳們怎麼現在才回來啊!餓都餓死我了!」還沒進
門呢,就已經聽到了龍吟瑤嗔怪的聲音。

「都是阿力啦!真是的,明明不知道路,還帶著我們瞎走。」雪城
月回頭瞪了眼垂頭喪氣的阿加力,又好奇地問道:「你們三個今天
跑到哪裡去了啊?一大早留了張紙條就不見人影了,真是的,有什
麼好事情,連我們都不能告訴嗎?」

「別提了……阿月,妳點了晚餐沒有啊?」

走進屋內,卻看見古克如虛脫一般地和龍迪兩人躺在床上,有氣無
力地衝著我們打招呼。龍吟瑤則依舊穿著昨晚那套紅色長裙,神情
疲憊地靠在窗台上衝我笑著招了招手,待看到阿源後,又立刻沉下
臉來扭頭看向窗外。

雪城月站在床前對著古克和龍迪叉腰道:「哼!如果不給我從實招
來,別想吃到晚餐!」

古克呻吟著伸了個懶腰後,苦著臉道:「女俠,等我們吃完飯再招
好不好啊?我已經快沒力氣說話了。」

麗絲雅跑到龍迪身旁推了推他,見他正睡得香,便在他耳畔突然大
喊道:「吃飯了!!」

龍迪猛的坐了起來,半睜著惺忪的睡眼看了一圈後,又「彭」的一
聲躺了下去。

「呵呵,他們兩個今天累壞了,妳們還是饒了他們吧!」龍吟瑤看
著窗外的夜色笑道:「等吃飯的時候,我再告訴妳們好了。」

我對他們幾個人去了哪裡並沒什麼興趣,梳了梳被海水浸泡後枯澀
粘結的亂髮,便走出房間想回自己的房間去洗個澡。

還沒等我走到走廊拐角,便聽後面雪城月生氣地喊道:「冷羽!你
要去哪裡啊?!」

「啊?」我回頭見她倚在門口噘著小嘴看著我,似乎是在責怪我的
不辭而別,便解釋道:「我想先回去洗個澡。」

雪城月立刻笑了起來,衝我揮著手道:「哦,那你快點回來哦!」

看著她那忽嗔忽喜的嬌俏模樣,回想起下午那個突如其來的香吻,
我心裡不禁升起了一種奇怪的預感,但又旋即否定——不可能啊!
連龍吟瑤都沒看出來,她又怎麼可能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呢?


反鎖了房門,我費力地脫下半乾的衣服,光著腳走進盥洗室。待擰
開蓮蓬頭時,我才驚訝地發現從裡面噴出來的不是水,而是一種乳
白色的不明液體!

還沒等大腦反應過來,我體內的真氣已經做出了急劇的反應,一瞬
間丹田處彷彿突然爆炸一般,真氣立刻膨脹激盪著充滿全身。

只見那股乳白色的液體似噴在我身周一道透明的罩子上,撞碎成無
數晶瑩的珍珠向四周濺落開去,頓時一股濃郁的奶香便充滿了整間
盥洗室。

牛奶?!

我伸手接住幾滴液珠,用舌頭舔了舔,只覺得舌尖微甜,果然是純
度極高的新鮮牛奶。

沒搞錯吧!用牛奶洗澡?!

我連忙關掉龍頭,又打開洗手台上洗手用的水龍頭,卻看到一股淡
紅色的透明液體從裡面流了出來,還帶著一股清爽怡人的淡淡芳香。

天哪,這裡真的是宿舍嗎?!

我驚恐地衝出盥洗室,冒著被人偷窺的危險,拿起電話就打到了服
務台,卻聽見裡面傳來一聲甜甜的問候:「您好,請問需要什麼服
務嗎?」

「對不起,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白天的時候還能提供自來水,怎
麼到了晚上就變成牛奶和別的了?!」

「哦,您是三零七號房的冷羽先生吧!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啊……你們這裡晚上不提供熱水嗎?」

「水不是熱的嗎?實在很抱歉,我想應該是熱水供應部忘了給您的
牛奶加熱了,我這就打電話告訴他們……」

「不是不是,我是說你們這裡晚上沒有自來水嗎?」

「呵呵,您的房間是特級貴賓房,按照規定,從晚上六點到早上九
點都將給您提供特別服務。」

我困惑地問道:「特級貴賓房?那不是接待貴賓的嗎?為什麼要給
我住?」

「這是龍吟瑤小姐特別要求的,如果有問題的話,您可以去問她。
請問還有別的要求嗎?」

「啊……沒了……對了,能不能給我換成普通的水?」

誰知服務員卻調皮地答道:「對不起哦,冷羽先生,我們只能按照
要求提高標準,不然龍小姐會把送給我們的票收回的。好了,祝您
晚安。」

「喂!等一下……」還沒等我說完呢,那頭就已經掛斷了。

龍吟瑤特別要求的?!我搖頭苦笑一下,算了,將就著洗吧!

洗完澡後,我聞著身上那一股牛奶的香氣,只聽到肚子裡「咕嚕咕
嚕」直叫,愈發餓得難受。

打開衣櫃想找一件乾淨的衣服換上,卻發現除了幾套高檔的西服之
外,剩下的都是些質料上乘的睡衣和浴衣。

我盯著那套被海水浸漬後已經開始發硬泛白的校服,頹然地嘆了口
氣後,終於還是將它們穿在了身上。


回到三二三號房,聚餐已經開始了。只見舖著餐布的床上滿放著八
盤壽司,七個人正圍坐在床邊邊吃邊聊,見我進來,紛紛舉杯大喊
道:「遲到的罰一杯!」

阿源站起身來想讓我坐在他的身旁,卻被雪城月搶先一步,拉著我
坐到了床頭靠牆的角落裡。

她拿起我面前的空酒杯,斟滿酒後,笑嘻嘻地遞到我眼前說:「嘿
嘿,眾命難違啊!你就先乾為敬吧!」

我見那酒液清澈澄亮,試著用鼻子聞了聞,只覺得酒香四溢,似乎
並不難喝。環視一周,卻驚恐地發現大家竟全都好奇地看著我,彷
彿不信我能夠一口就把這杯酒給喝下去。

我心下暗道不好,只得硬著頭皮,一仰脖子將它吞了下去,立時覺
得那酒液好似一道辛辣異常的烈焰順著喉管直衝到肚裡。頃刻間,
小腹內就像著火般灼燒起來,一團炙燙的氣流急速上升,待頂到喉
嚨處,我忍不住打了個嗝,便見一股白霧從嘴裡噴了出來。

「好啊!!」大伙們紛紛鼓起掌來。

隨著酒意上湧,我眼前立刻模糊起來,昏昏沉沉的--天哪,這真
是紅酒嗎?怎麼比白酒還烈啊……

坐在身旁的雪城月突然吸了吸鼻子,奇怪道:「咦?冷羽啊!你身
上怎麼有一股奶香啊?該不會是背著我們偷偷喝牛奶墊肚子去了
吧!」

我昏頭昏腦地搖頭道:「沒有啊!只是洗了個牛奶浴而已……」

大家齊聲驚呼道:「牛奶浴?!」接下來便是一片唏噓之聲。

我瞪了一眼坐在對面正掩嘴偷笑的龍吟瑤,紅著臉點頭稱是。

卻見雪城月將嘴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道:「一會兒我也想去洗,
好不好?」

她那嬌嗔的聲音未絕,嘴裡那濕暖芬芳的氣息已拂上我的耳根,讓
我登時酥了半個身子,微微點了點頭,心臟便又開始控制不住地狂
奔起來。

「呵呵,那就這麼說定了哦!」雪城月高興地勾住我的小指說。

對面的龍吟瑤突然故意咳嗽了兩聲,顯然是聽到了雪城月剛才對我
說的話。只見她略帶不滿地瞅了我一眼,放下酒杯道:「既然現在
人都到齊了,那我就開始說了哦!」

眾人立刻都靜了下去。我伸筷從面前的盤子裡夾起一塊壽司,還未
等放進嘴裡,卻聽龍吟瑤道:「我昨天聽這裡的負責人說,這座島
上最近出現了一隻金色的龍……」

我驚得張大了嘴巴,忍不住問道:「你們三個人今天就是去找那條
龍了嗎?」

龍吟瑤點頭道:「正是,可惜我們三個幾乎找遍了整座島,也沒發
現一點兒蛛絲馬跡。」

原來沒找到啊!我這才「哦」了一聲,暗自慶幸著,張口想去吃壽
司,誰知卻一口咬了個空,扭頭一看,筷子上的那塊壽司不知何時
已被雪城月偷夾了過去,此刻正低頭吃得津津有味,邊吃還邊裝出
若無其事的樣子來,彷彿在專心聽著龍吟瑤的講話。

「那是一條什麼龍?」阿加力好奇地問道。

「不知道,只是聽說那條龍行動非常迅捷,而且行蹤不定,每次剛
一發現,轉眼便又不知所蹤了。據看過的人說,那條龍只有普通人
一般高,前爪細小尖利、後肢異常粗壯,應該是食肉龍。」

「啊,那牠會不會襲擊我們啊?」麗絲雅嚼著滿嘴的壽司,擔心道。

「我想應該不會。聽負責人說,這條龍曾經潛入冷庫偷走過儲藏的
肉類,而在不知道密碼的情況下想完好無損地打開冷庫,幾乎是不
可能的。所以這條龍的智商肯定頗高,應該不會傻到主動來招惹人
類的。」

我立刻懷疑地問道:「他們怎麼知道是這條龍偷走的呢?難道他們
親眼看到了?」說不定……說不定就是我身旁這個剛剛才夾走了我
壽司的小偷幹的!!

「對啊!當時正好有人去冷庫裝貨,卻看到冷庫的門敞開著,那隻
龍正在裡面偷肉。可還沒等他來得及報警,那隻龍卻搶先一步咬壞
了報警裝置,接著就逃之夭夭了。」

「太……太神奇了吧……」阿加力瞪大了眼睛喃喃道。

這有什麼神奇的,你還沒見過會說話的龍呢!我再次小心翼翼地夾
起一塊壽司來,警惕地瞅了身旁的雪城月一眼,卻見她正專心聽著
龍吟瑤說話,這才放心地將壽司放進嘴裡。

嚼了一口,只覺得米粒柔軟酸甜,魚肉更是爽滑甘美,入口即化,
吃完之後滿嘴醇香,回味無窮,竟讓人想一直不停地吃到撐死為止。

「據那個人報告說,那隻龍體形修長,背脊布滿金紋,腹部生滿銀
白細鱗,雖然鱷嘴狹長且布滿尖牙,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凶惡。而被
牠偷走的,也都是些已經過期應該處理掉的凍肉,那些剛剛庫存進
去的鮮魚鮮肉一點也沒動過。」

「咦,難道牠是食腐肉的?」雪城月奇怪地問了出來,隨即又否定
道:「不對啊!沒有道理吧……」

一直沒有作聲的阿源突然笑道:「我看牠是知道那些肉就算偷走了
也沒有人會去追究吧!如果真是這樣,那隻龍也算是小偷中的君子
了。」

說罷,他瞅了我和雪城月一眼,笑容竟似有了些僵硬。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6.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