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4
累積人氣
5660283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1.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
當時我想,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湖妖的眼睛了……就好像夜間出沒的食肉猛獸一樣,那種綠色的淡淡的光芒,是牠們在黑暗中搜索獵物的工具。

這種肆無忌憚的暴露,彷彿是在向整個世界宣稱:我來了,你們乖乖地待在那裡,讓我來飽餐一頓吧!

而事實也證明,我並沒有猜錯。

湖妖並不是游上岸來的,牠是走上岸的。牠有著一個巨大的類似鯉魚的黑色身軀,似魚的猙獰頭顱,連尾巴都跟魚尾沒什麼兩樣,可是在牠的腹部卻長出了頎長的四肢。

厚厚的鱗片覆蓋著牠的全身,牠將兩條略顯粗壯的後腿立在湖中慢慢向前邁步,兩條前肢如同人類的手臂一般,不時地撥開濃霧,掀起巨浪,從湖中撈出某些正在掙扎的怪物,塞進自己巨大的魚嘴裡。

當牠來到岸邊的時候,那些龍龜、巨大的螃蟹,和牠比起來,就好像人類世界中的烏龜螃蟹遇到了一條鱷魚。

牠一隻手就可以抓起一隻龍龜、一隻螃蟹、一隻任意的怪物,然後扔進嘴裡,連嚼都不嚼就那麼吞了下去。

我已經無法計算牠的體長和身高了,我只能仰起頭來,向看著月亮一般去仰望牠那張不住吞吃怪物的巨大而又怪異的嘴巴。

每當牠低下頭時,兩隻閃著綠芒的魚眼透露出貪婪凶狠的光芒,不停地向我們所藏身的叢林中掃視著。彷彿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存在,並且警告著我們,快點出去,乖乖地做牠的晚餐。

此時的燮野明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那種氣勢,他尷尬地在我身旁輕聲咳嗽了兩聲:「咳……咳,羽,這傢伙看起來……好像真的和傳說中的妖怪一樣可怕啊……」

我沒有回答他,因為此時我的全副心神都放在湖妖的左手上,那是隻比人手略顯枯瘦但指頭卻細長得多的怪手,覆蓋著黑亮細密的鱗片,妖異而又可怖。

當然,牠的手並不能讓我如此好奇,我真正好奇的,是牠左手食指上的那一圈奇異的銀光。

那就好像是古代國王手上戴著的一枚華麗的白金鑽石戒指一般,是富貴和權力的象徵。那個奇怪的東西,會不會就是吉娜說的什麼「沉溺之冠」呢?!

如果是的話,可為什麼卻不是戴在那個怪物的腦袋上,而是手上呢?是不是只要我砍下那根手指,牠就會喪失所謂的沉溺之冠的力量呢?

見我在這邊胡思亂想,燮野明捅了捅我的腰,悄聲說:「別發呆了,好戲就要上演了!」

「嗯?」我愕然地看向他:「出什麼事了?」

「你難道沒有聽到那幫笨蛋的聲音嗎?」燮野明壞笑地指了指身後:「他們從後面趕上來了。」

我這才聽見身後幾百米遠處傳來嘈雜的腳步聲,還有人們不時交談的聲音。

凝神聽了聽,來的大概有一百多人,都是這次參賽的選手,看來他們面對怪物的攻擊,不得不臨時結成了一個龐大的尋寶隊伍,雖然各自互不信任,卻也不得不在通往目的地的道路上團結一致。

抬頭看了看湖妖的腦袋,我起身就往回跑。

「喂!你想幹什麼?」燮野明一把沒抓住我,也只得跟著我跑了起來。

「廢話!當然是阻止他們去送死了!難道你想看著湖妖把他們全吃下去嗎?」

「咦?難道你以為一百多個武功高強的傢伙,對付不了這麼一個怪物嗎?」

「難道你以為你口裡的這群笨蛋,能對付那麼大的一隻怪物嗎?!」

我們的聲音驚動了那群人,他們紛紛拔出佩劍,幾個領頭的選手高聲喝道:「誰?!是誰在那裡鬼鬼祟祟的?!」

「是我們!我們也和你們一樣,是來參賽的!」我從樹叢中鑽出來,看著眼前一個個拿著刀劍緊張地注視著我們的選手們,高舉雙手說道:「不要前進了,前面有一個巨大的怪物。你們要是再繼續這麼前進,肯定會被牠發現的!」

燮野明也從身後的樹叢鑽了出來,站在我身旁嚴肅地點頭道:「是啊是啊!那個怪物現在正在吃晚餐,等牠吃完了,我們再繼續前進也不遲的。」

領頭的那幾個選手疑惑地掃了我們幾眼,其中一個問道:「怪物?我看你們兩個倒像是怪物,怎麼可能這麼快就來到這裡?難道你們沒有迷路嗎?」

我剛想告訴他有吉娜給我們帶路,可是突然在他們中間看到幾個剛才見過的村民,被他們用繩索反綁了手,渾身給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我不由得皺眉道:「你們怎能這樣對待他們?!他們又不是怪物!」

「小子,少廢話,他們只不過是遊戲世界裡面的生物罷了,你這麼同情他們幹什麼?難道跟他們有一腿?」

我一時語塞,卻還忍不住強辯道:「你們何必非要這樣,只要你們態度好一點,他們應該能主動給你們帶路的啊!」

「哈哈哈!真是笑話。你見過有人肯給強姦了他們女人的人帶路的嗎?!」那個選手嘿嘿地冷笑著,身後那些人也起哄般地淫笑起來。

那幾個村民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冷冷地看著身旁的人們。

聽到這話,我如遭雷劈,只覺一陣頭暈目眩,心頭殺意頓起--這群垃圾,簡直是給我們人類丟盡了臉啊!

燮野明拉了拉我的手,悄聲在我耳旁道:「算了,他們人多,與其讓我們殺,不如讓那隻怪物收拾他們!我看這幾個村民也是想讓他們去送死呢!」

我強壓下怒火,吐出口氣來,冷冷地看著那個領頭的人:「後面的湖岸上現在正有一隻巨大的怪物,請你們不要再前進了。還有,我希望你們立刻放了這幾個村民,因為你們根本就沒有這個權力!」

燮野明在一旁喃喃道:「我靠,老弟,你該不會是想在這裡單挑一百多個人吧……」

誰知那個領頭的卻哈哈大笑起來,走上來推了我一把,上下打量著我道:「就憑你也敢跟我們說這種話?!哼,等老子找到了寶物,回來第一個收拾了你!」

他身後一人也嘿嘿冷笑幾聲:「怪物?什麼怪物我們沒見過,兩個膽小鬼,你們可千萬別和我們走在一起啊!不然老這麼大驚小怪的,爺爺我的心臟可受不了!」

人群再次哄笑起來,領頭的人揮了揮手:「兄弟們,趕路了!」又指著我們說:「嘿,你們兩個可給我記住了,千萬別再讓我看到你們,否則,哼哼……」

說著,他回手一劍斬斷身旁一棵小樹,又衝我們冷笑兩聲,頭也不回地帶著眾人向前走去。

看著那群人消失在前方的樹林中,燮野明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都驕縱得厲害,一群人在一起,就眼睛長到天上去了,真不知道他們的師父是怎麼教他們的!」

我狠狠一腳踹倒一棵大樹,咬牙切齒地罵道:「媽的,這幫人一點人性都沒有了嗎?難道只要是進了遊戲世界的人,全都是這個德行嗎?!帕羅那個混蛋是這樣,這幫人也是這樣!」

燮野明嘆了口氣:「沒辦法,這是一個沒有法律來保護,可以為所欲為的世界,只要你有足夠的能力,你就是上帝。反正大家都死不了,想怎麼胡來都可以。」

「可是他們居然……居然……難道那些村民就沒有感情、沒有思維嗎?!」

「唉,弱者在這裡,自然是要被強者欺凌,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就算不是他們,可能別的人也會做同樣的事情吧!」

我冷冷地看著那群人遠去的方向,從齒縫中擠出一絲冷笑:「哼,強者欺凌弱者,好,我倒要看看他們是怎麼欺凌那隻怪物的。」


回到吉娜那裡,確定她依然安全後,我和燮野明再次來到了樹林的邊緣。

令我們奇怪的是,原以為將會看到一場人與怪物混戰的局面,卻連一點打鬥的聲音都沒聽到。直到看到那群人後,我們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全都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呆了。

是啊!才區區一百多人,看著數不清的龐大怪物們正靜靜地趴在湖岸上,毫無反抗地任由一隻跟摩天大樓一般巨大的怪物隨意捕食,相信只要稍微膽小一點的,都會害怕到足酸腿軟、呆若木雞了吧!

那隻怪物很快便發現了這一群渺小的人類,「嘎嘎」地怪笑起來,緊接著,一個粗啞猙獰的巨大聲音便從牠嘴裡傳了出來:「愚蠢的人類啊!難道你們知道我很久沒有嘗過新鮮的人肉了嗎?」

這句話在空曠的湖面上四處迴盪,餘音隆隆,也讓我和燮野明大吃一驚。想不到怪物居然會說人話,這不就表明牠有著和人類一樣的智慧嗎?

接下來,那群人便受到了湖妖的熱情款待。雖然他們早就連逃跑的勇氣都喪失了,可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那隻怪物把他們吃掉,於是每當怪物的手伸過來抓他們的時候,他們總會拼盡全力,要麼揮劍砍殺、要麼用冰箭火彈電球來攻擊牠。

可惜他們的攻擊無法刺穿怪物手上那厚厚的鱗片,就連放出去的魔法也全無效果,雖然火彈電球爆炸時的聲勢驚人、砍出去的劍氣響破雲天,可是怪物卻彷彿連一點感覺都沒有,受到攻擊的巨手也沒有一絲一毫的顫抖。

雖然他們騰挪縱躍,可是怪物那巨大細長的手也靈活異常,就像抓起一把掉落在地面的麵團般,輕輕鬆鬆就將他們捏在了手裡,仰起脖子和著那陣陣刺耳的慘叫聲便吞了下去。

很快的,一百多人便被湖妖盡數吞入了肚內,而湖岸上的怪物們依然靜靜地待在那裡,彷彿這群人類的死並沒有帶給牠們多少快慰。

我和燮野明倒是相當的幸災樂禍,尤其是看到剛才那個領頭的第一個被湖妖吞下肚時,燮野明更是差點放肆地大笑出來。

雖然那幾個陪死的村民實在是死得冤枉,但是相信他們在看到欺凌自己的人們跟自己在湖妖的胃裡一起經受折磨,肯定也會感到非常欣慰的。

不過接下來,我們就笑不出來了。湖妖在吃完了這一百多人後,明顯的意猶未盡,一隻腳踏上山坡,俯身探頭在樹林上方不停地嗅著。

牠一邊用手撥開高大的樹冠,一邊用那個巨大的魚頭在我們頭頂說著:「不要藏了,我已經聞到了妳的氣味,女人、女人,快給我出來!!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了,嘎嘎嘎嘎……」

那刺耳的怪笑聲從頭頂傳來,簡直是震耳欲聾,而牠的手在樹林上方不斷的撥弄,讓無數粗大的樹木不住地搖晃起來,樹枝樹葉紛紛落下,掉了我們滿頭滿臉。

「女人?!」我和燮野明對視一眼,同時問道:「牠在找你嗎?」

「不不,我這麼皮糙肉厚的,老大不小了,怎麼看也不像女的。倒是你,長得水靈靈粉嫩嫩的,我看牠八成是把你當女的了。」燮野明搖著頭,指正我的錯誤。

我不禁為之氣結:「你才水靈靈粉嫩嫩的!我看八成是你用了什麼洗髮香波洗頭,才讓牠以為你是女生!」說到這裡,我猛然驚醒:「是吉娜!牠在找吉娜!!」

「吉娜?」燮野明一拍額頭:「糟了,我怎麼把她給忘了?!對不起,羽,我一直以為牠是在找你呢!」

我懶得再跟他鬥嘴,起身便朝著吉娜藏身的方向跑去。

燮野明緊隨其後,不滿地發著牢騷:「這怪物怎麼這麼老套,難道我們男人就真的像傳說裡面說的那麼難吃嗎?女人、女人,除了一身脂肪,還有什麼好吃的?!」

「那好啊!你去跟牠說,讓牠嘗嘗你的滋味是不是真比女人好吃!」

突然聽到湖妖在頭頂上「嘎嘎」地笑著說:「原來妳躲在這裡啊!可真是讓我一頓好找……」

緊接著,吉娜的驚呼聲便從我們斜上方傳來。我抬起頭來,從樹梢的縫隙中看到湖妖正用兩根手指拽起了一棵大樹,而手足無措的吉娜正被那棵樹上變形的樹杈牢牢卡住,無法逃生,只能用盡全力失聲驚呼!

「老燮,上面!」我說著騰躍而起,眨眼便跳到了樹林的上方,站在搖擺的樹梢上,看著近在咫尺那湖妖的巨大怪頭,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燮野明跟著跳了上來,卻差點沒被嚇得又掉了下去。

乖乖,光這個腦袋就有赫氏的半棟教學樓那麼大,那兩隻魚眼幾乎能夠塞滿一個窗戶!

光禿禿的巨大魚頭上佈滿了青苔和水藻,脖子處的魚腮正一張一歙地不停扇動,難聞的惡臭從牠如鏟車般的魚嘴裡散發出來,讓我和燮野明差點沒被齊齊熏暈過去。

湖妖此刻正專心地將那棵樹從樹林中拽出來,絲毫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存在。

牠那兩隻散發著妖異綠芒的魚眼貪婪地盯著樹杈上的吉娜,口水如同瀑布一般從牠嘴裡淌了下來。

攻擊牠的腦袋,怕是根本不可能奏效了,因為那包在腦外的厚厚顱骨看起來是那樣的堅不可摧。

於是,我高聲叫道:「老燮,你用御劍術砍牠的眼睛!我去救吉娜!」

燮野明當即抽出銀劍,甩手便向湖妖的右眼扔了過去。

銀劍在空中靈巧地滑了一個弧線,恰恰躲過湖妖正準備去幫忙抓住吉娜的右手,瞬間沒入湖妖的眼中。

緊接著,隨著湖妖的一聲巨吼,牠的右眼珠頓時被蘊滿真氣的銀劍攪得整個兒爆裂開來。趁著牠收回右手去遮住受傷的右眼,我急竄兩步,一個破天式便朝牠左手正拽著大樹的食指砍了過去。

體內真氣急速運轉,瞬間催至頂峰,手中的長劍突然射出刺眼奪目的血光,我突然覺得此刻彷彿不再是我帶著劍,而是這柄劍正帶著我狠狠朝目標砍去!

「嗤」的一聲輕響,彷彿切入了水中一般,那看似被堅不可摧的厚重鱗片層層包裹的巨大食指頓時應聲而落,被拽起的大樹也隨著食指一起掉落下去。

湖妖再次發出一聲震天的長吼,嘶聲怪叫道:「人類!愚蠢而又該死的人類……寶貝!我的寶貝啊!!」

(筆者註:因為創建整個遊戲世界的人,也是落羽神戀曲的傳人,而「沉溺之冠」是他所創造出來的遊戲世界中的寶物,所以龍羽才能如此輕易地削斷湖妖的食指。如果換成另一個人,就算他有和龍羽一樣的功力,雖然也能削斷湖妖的食指,卻絕不可能像龍羽一樣那麼輕鬆了。)

寶貝?我這才注意到那箍在牠食指上的銀環也被我一起砍了下來。不過此刻沒工夫理會牠了。我鑽進身下的樹林,砍斷樹杈,抱起再次被嚇暈過去的吉娜,招呼著燮野明就準備跑路。

突然一股股惡臭難當的大團綠色黏液從樹林上方不斷地滴落下來,滴在樹梢上又立刻四處飛濺,搞得我不得不抱著吉娜在樹林中狼狽逃竄。

我一邊躲,還一邊縱聲高呼:「老燮!快逃啊!你沒事吧?!」

卻聽燮野明在樹梢頂上驚呼道:「羽!牠掛了!哈哈,牠竟然掛掉了!!」

我繼續躲避著不斷濺落下來的腐臭黏液,驚奇地問道:「你把牠殺掉了?!哇!你也太厲害了吧!!難道牠跟吸血鬼一樣害怕銀質的東西?!」

「哈哈哈,不知道,我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兒,不過……你快上來看看吧!這可真他媽的壯觀啊!」

我躲著濺落的黏液,抱著吉娜吃力地跳上樹梢,卻看到一副正不斷淌著綠色黏液的碩大無比的魚骨架,那副骨架還保持著剛才被我們襲擊時的動作,右手捂著眼眶,左手高舉在空中。

緊接著,失去了肌肉支撐的骨架立刻便散落下來,巨大的魚頭砸入了樹林中,讓整個大地都為之顫抖了起來,樹木呈放射狀紛紛向外倒塌,「卡啦卡啦」的樹幹斷裂聲和樹木砸落地面的隆隆聲震耳欲聾,細小的樹枝帶著樹葉漫天紛飛。

我抱著吉娜和燮野明在樹梢上不住地向後躲開倒塌的樹木,直到一切都平靜下來後,才目瞪口呆地看著對方,好一會兒後又齊聲大笑起來。

而剛才那些一直沒有動靜的怪物們,一見湖妖死去,立刻恢復了生機,如潮水般向樹林中湧來。

燮野明欣慰地看著牠們說:「你看看,連畜生們都知道要報仇雪恨呢!可見牠們還不是那麼愚昧無知啊!」

「哇!牠們的仇恨一定跟這個月之海一樣深,居然這麼拚命往樹林裡鑽!」

我吃驚地看著那些順著山坡湧向樹林的怪物們,牠們巨大的身軀被樹林攔住,便用嘴巴咬斷樹木、用螯鉗夾斷樹木、用身體撞斷樹木,全都不要命地向湖妖散落在樹林中的骨架擠去,而後面被擋在山坡下的怪物們,則爬上同伴們的身體,不停的掀翻前面攔路的同伴,似乎極力地想要趕在別的怪物之前去啃咬踐踏湖妖的屍骨。

「奇怪啊!難道說就為了報仇,連自己同伴的死活都不顧了?」燮野明指著前方幾隻衝進樹林撕咬在一起的小型怪獸,好奇地問我:「你看牠們,有必要這樣嗎?」

我皺著眉看著牠們瘋狂地自相殘殺,沉吟道:「看起來不像是為了報仇,倒是和帕羅他們那幫人很像啊!我看牠們應該是在搶奪什麼東西才對。」

「寶貝!湖妖的寶貝!!」燮野明突然叫道:「我知道了!只要得到那個東西,牠們就可以變成另一隻湖妖!!」

我也恍然大悟:「媽的,我還以為牠們是要報仇呢!沒想到只是想讓自己當上第二個湖妖罷了!」

將吉娜交給燮野明,我提劍便朝著剛才湖妖食指斷落的地方衝了過去。就聽燮野明在我身後喊道:「你小心點,千萬別把自己變成湖妖了!」

聽到這話,我差點沒從樹上一頭栽下去。

趕到那裡時,幾隻剛才沒死絕的巨蜥正在那裡互相撕扯作一團,而牠們糾纏在一起的身軀下面,果然就是那根被削斷的食指。

食指上的鱗肉已經全部腐蝕,只剩下幾節粗大的趾骨,一團銀光正箍在骨節斷裂的地方。

我上前隨手抓住一頭巨蜥的長角,將牠當棍子般掄了起來,把其他四頭巨蜥掃得紛紛飛了出去,接著一鬆手,讓牠追向自己的同伴,這才用劍將那團銀光挑了起來。

(筆者再註:遊戲世界中變成湖妖的怪物,復活後其屍身並不會自動消失,因為這是變異後的身軀。)

再次跳上樹梢,銀光頓時吸引了所有怪物的注意,牠們立刻轉移目標,紛紛向我腳下的樹林擠來。腳下的樹幹一陣劇烈的搖晃,讓我不得不躍起身來,趕往燮野明的身邊。

「快!毀了它!」我持劍將那團銀光挑到他面前。

「就是這個東西嗎?」燮野明驚奇地看著那團銀光中的精細銀箍,拿劍便狠狠砍了過去。

「噹」一聲,銀箍上爆起一溜璀璨的火花,卻分毫未損。

燮野明苦笑道:「看來這東西不是我們能毀掉的了,媽的,我的手都酸了……」

我拿起吉娜身上的外衣,裹著手抓住銀箍,將劍拋給燮野明,雙手拽住銀箍,隨著體內真氣一陣狂湧,便想運勁拉斷它。

誰知拼勁了全力,我渾身上下骨節一陣爆響,銀箍依舊沒有絲毫變化。我又將體內冰冷的氣勁急速輸入銀箍,緊接著又換成極度的高熱,想讓它因為急劇的溫差而被震碎,卻依然失敗了。

看著不住朝我們倒塌過來的樹林,聽著怪物們的瘋狂嘶吼漸漸逼近,我猛一咬牙,喚出四顆飛羽流星,如暴雨一般狠命地砸在銀箍上。

四顆飛羽流星在瞬間便撞擊了數千下,震得我雙臂發麻,手一鬆,銀箍立刻脫手掉了下去。一顆流星又飛快地將它擊飛了起來,其他幾顆流星跟著一擁而上,將它禁錮在空中又是一陣狂轟亂炸,卻依然沒讓它有絲毫損傷。

末了,我喘了口氣,認命地說:「看來這玩藝兒是怎麼也毀不掉了。」

看了看身旁的燮野明,卻見他正驚愕地張大了嘴巴,羨慕地看著我那四顆不住攻擊著銀箍的血色流星。

我不禁啞然失笑,提醒他道:「發什麼呆,趕快跑路吧!」

燮野明驚醒過來,搖搖頭道:「不行,逃走只會引來更多不要命的怪物,我看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趕快讓自己變成湖妖,讓牠們懼怕。」

我瞪了他一眼:「你瘋了?!」

「不不,我沒瘋。反正大不了不行就扔了它,死了的話也能復活,你怕什麼?而且如果能夠得到它的力量,我們在這個遊戲世界裡不是更加安全了嗎?」

我沉默了片刻,伸手隔著衣服接住銀箍,皺眉問他:「那我們兩個誰來變成湖妖呢?你還是我?」

燮野明咬了咬牙,轉身放下吉娜,彷彿作了一個很大的決定,顫抖著手摸向銀箍。看他的樣子,好像一旦摸到這玩藝兒,自己就立刻會變成那個令人噁心的湖妖,去吃那些更加令人噁心的怪物。

「羽,要是過會兒我變成湖妖的話,你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帶走吉娜,我可不想吃女人。」

燮野明鄭重其事地叮囑了我一聲:「還有,如果你順利的拿到了王者之杖,千萬不要把它讓給別人,那顆龍卵,就全靠你了。哦,對了對了,要是我真的無法變成人類,就麻煩你拿到獎品後趕快回來殺了我,我可不想做一輩子的妖怪啊!」

見我緩緩點了點頭,他拍拍我的肩膀說:「一切都靠你了……啊!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千萬別跟其他人說我變成過湖妖,不然萬一貶低了我在那些美女心中的地位,那可就糟了……」

我忍不住笑著「呸」了他一口,心下卻是一陣感動。

嘆了口氣,我擋開了他的手道:「算了,還是我來吧!反正也沒人知道龍飆翎是誰,就算變成湖妖了,也不會影響我的聲譽。」說著,我便摸上了那冰冷異常的銀箍。

一團刺目的光芒瞬間在我們眼前炸了開來,極度的驚慌中,我只覺得一股異常溫暖的力量裹住了我的整隻左手。

遠處的怪物們傳來一陣陣絕望的哀號,似乎在驚懼著另一隻湖妖的誕生。

光芒消失後,又是一片無盡的黑暗,直到我的雙眼從剛才的光芒中恢復過來,才發現自己依然站在燮野明面前,並沒像想像中那樣變成巨大無比的怪物。

此時的燮野明彷彿變成了個傻子,死瞪著眼睛看著我的臉,張大了嘴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好奇的摸了摸臉,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舉起左手,卻驚愕地看到剛才那個銀箍竟然已經縮小成一枚小小的銀戒,箍在了我的食指上。

「你你你……你怎麼一點兒變化都沒有啊?!」燮野明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我:「你現在會不會……覺得很餓?或者很想吃人?!」

我一腳踢中他的屁股,罵了句:「你才餓得想吃人呢!這玩藝兒也沒想像中的那麼厲害嘛!」

說著,我伸手摘下了銀戒,卻又引來燮野明的一陣驚呼。

「怎麼了?」我奇怪地看著他。

「你……你……天哪……我還以為你會跟剛才那隻湖妖一樣變成一副骨架呢!」燮野明一邊在胸前劃著十字,一邊心有餘悸地捂著心口,顫抖著說:「拜託你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我的心臟都快飛出來了!!」

我把那枚戒指放在手心裡遞給他:「要不,你戴上試試。我戴上它,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啊!」

燮野明見我真的沒有什麼異狀,這才小心翼翼地拿起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果然,他也沒有什麼變化。

「看來這東西對於遊戲世界以外的我們,可能沒什麼作用。」我胡亂地猜測道。

「嗯,不過那些怪物們倒是全都安靜下來了。」燮野明將戒指摘下來扔給我:「還是你戴著吧!我已經買好結婚戒指了,可不想不小心把這麼恐怖的東西送給我未來的老婆。」

「你連對象都沒找到,就已經把結婚戒指給買好了?!」

「怎麼,不行嗎?難道非要等到結婚的時候才能買?哪一條法律這麼規定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1.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