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36
累積人氣
56602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2.10.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阿冰走後,隨著時間漸漸的推移,我突然對即將來臨的那場晚宴產生了一種極為矛盾的心理。原本的那種期待和盼望,漸漸變成了一種希望它永遠也不要來臨的懼怕。

就先不提我要宣佈埃娜為我的未婚妻的事情,畢竟這是我和埃娜兩個人的事情,雖然說我極度的不情願當眾來宣佈這一消息,但是如果冬劍家真如校長所說,並不想讓雪城月嫁給我這個窮鬼,那麼這樣做還能挽回一點我的面子。但是只要試想一下,一個可以說是窮得叮噹響,連個家喻戶曉的傳說都要別人講了才能得知的小子,在一群富得流油的新新人類中徘徊,萬一不小心露出一點點不符合他們禮儀的舉動,那不是給雪城月她們的臉上抹黑麼?!要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以後可還怎麼在雪城月面前抬起頭來?!

想到這堙A我不禁暗暗責怪起師父來。那個老不死,平常儘是胡言亂語,就算正經的時候也只是說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講故事就是一些亂七八糟不知道從哪里看來的破故事,講的天下大事也都是些陳年濫事,一點有用的都沒給我講過。就連龍騎將都沒給我提過,這種破爛師父我還要他幹什麼啊!?真是氣死我了……

萬一一位高貴的紳士突然攔住我的去路,很有禮貌的問候我,我該怎麼回答?哈,除了一拳砸爛他的臉讓他滾到一邊去別讓我出醜,剩下的答案……大概只有天才能知道了。不過我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萬一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士攔住我的去路,我該怎麼辦?


下午五點半鍾的時候,我正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欣賞著窗外落日的餘暉,門卻突然開了。

“埃娜?!”我驚訝地看著門口正小心翼翼探頭進來探查“敵情”的埃娜,“你怎麼來了?”

“你難道忘了今天晚上的宴會了麼?”斜倚在門口的埃娜俏皮地朝我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看著我。雪白精緻的臉蛋上那股俏皮的天真,讓我立刻忘掉了責怪她沒敲門就進來的失禮。

“忘倒是沒忘,不過我現在還真想忘了它…………”我嘟囔了一句,翻了個身,無聊地繼續看著窗外。

“哦?你不想去麼?那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哦,你想想,你去參加了雪城月未婚夫的比武大會,卻拒絕他們對你的邀請,這樣他們會怎麼想?”

他們會怎麼想?大概是謝天謝地,少來一個人,可以省點錢了吧……

“他們會以為,你參加那個大會,根本就是為了好玩,而你對雪城月一點意思都沒有。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恥辱,而你以後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也休想他們能夠幫助你了。”

恥辱?!不是吧,有這麼嚴重麼?我詫異的回頭看著埃娜問道:“那你不是說要我宣佈你是我的未婚妻麼?這跟不去有什麼區別?”如果他們真的把這當成是一種莫大的恥辱的話,大概唯一的區別就是,去了的話,我會死在雪城月的家堙A而不去的話,我還能死在醫院的床上吧……

“呵呵,只要你去了,就表明你對他們有足夠的重視,接下來,你就可以進行解釋,比如你雖然有了未婚妻,但是你卻不希望雪城月嫁給司凱爾,至於這其中的理由嘛…………我想,無論什麼樣子的理由,只要是你說出來的,就會有人相信哦。”埃娜歪著頭轉著眼珠說著,那一頭亮麗的銀髮順著曲線優美的肩膀撲瀉下來,反射著窗外火紅的落日,讓原本一身雪白婀娜的埃娜,一瞬間竟散發出千萬道耀眼的金光,晃呆了我的眼。

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的我,突然問道:“校長為什麼不讓我說是因為不想讓司凱爾進入婸恕韝~出賽的呢?這總比未婚妻什麼的藉口要好得多吧……呵呵,未婚妻?我這個窮光蛋居然有未婚妻,在別人眼堿O不是有點太荒謬了?”

“……”埃娜愣了愣後,突然歎了口氣道,“哎,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其實司凱爾要進入婸恕鞳A並不是校長看拉奇特的面子才同意的,而是私下埵酗@筆交易。這筆交易的內容涉及到赫氏生態平衡研究所的能源系統更新計畫。當時校長和拉奇特簽協議的時候,也沒有想到拉奇特是想讓司凱爾控制婸恕鞳A只是單純地以為拉奇特只想得到赫氏關於生態平衡研究所建立的各種資料資料,而他卻很自信這個資料不會被任何人知道,所以才同意簽訂協定。而生態平衡研究所對於五大家族來說,是一個絕密的存在,他們絕對不希望它的存在會被除了婸恕韞H及他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其實校長和拉奇特簽訂協議,也是迫於無奈,生態平衡研究所能源系統的穩定問題從建立至今,一直沒有得到過很好的解決,據婸恕顗漪膍s小組報告說,如果再不更新,恐怕五年之內,能源系統就會崩潰。可是五大家族的資金如果全部到位,至少需要七年的時間才行,到時候,只怕一切都晚了。校長多次請求五大家族聯合進行超額抵押貸款,來解救生態平衡研究所即將面臨的危機,但是五大家族卻因為風險過於巨大而遲遲不肯給出明確的回復……”

“哦?那拉奇特又是怎麼知道生態平衡研究所的存在的呢?還有,你們為什麼會讓我知道這東西的存在呢?難道不怕我說出去麼?”

“呵呵,讓你知道它的存在,是因為校長有足夠的把握讓你無法再說出去。”埃娜沖著我歉意地吐了吐舌頭,“其實一開始你並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校長也只是以為你是一個很有天賦的窮學生罷了,而且很想培養你進婸恕鞳A但是你和雪城月等人突然交往過密,引起了校長的懷疑,他當時認為你是拉奇特派來的臥底。”

“………………”

“呵呵,別生氣嘛,校長又不會殺了你,如果你真是拉奇特的臥底,校長最多也只是封印你的記憶,然後讓你退學罷了。”埃娜邊說著,還做到我身旁來給我捶著背討好我。

“其實當時的你來歷不明,真的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如果你那個時候答應了校長的要求,說明你和拉奇特並沒有什麼關聯,但是你也會被封印,因為你不適合進入婸恕鞳C如果你從一開始就堅決拒絕,那就說明你八成是拉奇特派來的臥底。還好兩者都不是,所以,你現在還能記得有這麼一個地方哦。”埃娜笑嘻嘻地給我捶著背,那銀色細長的發絲水一般淌了下來,隨著她拳頭的捶打而輕輕摩挲著我的頸項,弄得我渾身酥癢,就算想發火恐怕都發不了。

“那拉奇特呢?……”好半天我才想起這個問題埃娜還沒回答我。

“呵呵……他之所以會知道,應該說校長也有一定的責任吧,不過我們也沒想到他居然能從一點點的蛛絲馬跡就猜測到這項工程的真正目的。我們當時猜想,要麼拉奇特身邊有一位相當厲害的參謀,能一眼就從這個模棱兩可的項目資金申請書中看出我們真正的目的,要麼拉奇特自己也在著手進行類似的計畫……不過校長在這件事情上還是有很大的責任,他雖然沒有承認,但是為了引誘拉奇特提議讓元老高參會議表決是否撥款資助,也沒有完全否認。所以校長很害怕五大家族知道司凱爾想進入婸恕馧o個消息呢!”

原來他也有怕的時候啊……我無奈地搖著頭,很想問埃娜一句,為什麼那個老頭幹下的糊塗事兒,卻要我來擔責任呢。哎,怎麼說校長也對我不薄了,就當還他個人情吧……


換上龍羽的衣服後,埃娜打開了窗戶,對我說了聲:“你從這婺鶗X去,在下面等我從正門出去。別跑遠了哦……”

我點了點頭,一縱身便從窗口跳了出去,落到地上後,這才想起來剛才沒有仔細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人。萬一被某位正處於更年期的大娘誤認為我在跳樓,那可就麻煩了。

等埃娜從大門出來後,我們便朝著主樓的方向走去。

“校長在那媯尼畯怴A還有,剛才我又再次吩咐過護士,今晚不許任何人進你的房間,就連她都不行。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哦。”埃娜親昵地挽住我的胳膊,窈窕香軟的嬌軀隔著薄滑的紗裙有意無意的觸碰著我的身側,霎時,我的心便開始加速跳動起來。

此時的埃娜,在我們共同在一張床上睡了一晚上後,似乎變得開放了很多,不再像昨天那樣不知所措。不過她看我的眼神中還是有一絲淡淡的羞澀,我們的目光一旦相遇,她便會連忙慌亂地移開視線,而那雪膩的臉蛋上也立刻浮現出一片可愛的紅暈。

在看到周圍來來往往的同學們都用著羨豔的目光瞪視著我們後,我尷尬的咳嗽兩聲說:“埃娜,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挽著我?別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嗯?哦……”埃娜先是一愣,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我的胳膊,小聲地噘著嘴說:“這樣子比較像你的未婚妻嘛,要不……我悄悄拉著你的手,不讓別人看見,可以麼?……”

“…………”我無力的扭頭看了看她,想了想昨天晚上那“慘痛”的教訓,便只得點了點頭道:“你隨便吧……”

卻聽到埃娜嘻嘻地竊笑著,一隻酥軟滑膩的脂嫩小手便悄悄鑽進了我的掌心……


坐在校長豪華的禦風車上,聽著校長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說著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看了看身旁的埃娜,這個傻丫頭此刻正低著頭嬌羞地笑著,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龍羽啊……”校長看了看身旁的司機,便用另一種稱呼叫了我一聲說:“你小子面子可真大呢,雪城拓烈居然想親自來接你,嘿嘿,我死都沒告訴他你住在哪里,氣得那老小子差點跟我翻臉。”

我默然地看著窗外,不去理他。校長曾跟我說雪城拓烈不會喜歡我這樣的窮小子,可如今看來,卻似乎並不是這樣。他那麼熱情,還說雪城月的眼光不錯,一點也沒有表現出對我的反感來。這到底是因為他不知道我很窮,還是校長根本就不想讓雪城月嫁給我?

我想,後者的可能性很大。校長這只老狐狸恐怕是想讓埃娜和我……暈……

“對了,雪城月今天說要來看你,她來了麼?”校長見我不理他,只得尷尬地咳嗽一聲,轉移了話題。

“嗯,她來過了。”想到這堙A我暗暗看了埃娜一眼,早上鬧的笑話全是因為她…………

“呃……她跟你說過什麼沒有?”

“她說我和冷羽最好兩個都能去……”

“哦?!哦……呵呵,看來讓你住院是個非常明智的決定嘛,哈哈哈……”校長得意的笑著,看了看司機後,又趕忙轉移話題,“過一會兒你去的時候,如果有人跟你打招呼,你只要笑著點點頭,然後舉杯示意一下就行了。如果和長輩在一起,我介紹的時候,你不要伸出手去和他握手,因為這樣很不禮貌,除非他先伸出手來,否則你只要舉杯就行。”

我點點頭,再次沈默的看向窗外。第一次坐車,感覺真的很新鮮。身子不用動,周圍的景物就會自動飛快的向後退去,漸漸形成千萬道五顏六色連成一片的彩線,象不停翻滾著的海浪一般,千變萬化,色彩繽紛,不經意間,已經迷了我的眼。

“車?……”我喃喃自語著,忍不住微笑起來。發明車這個辭彙的人,一定是個很聰明而且還很懶的人,不論是古代的馬車還是現在的這種禦風車,都讓人在偷懶的同時,還能趕路,如果是坐在名貴的車上,還能讓自己的自尊心得到極大的滿足呢。不過從沒看到雪城月坐車來上學,不知道是她自己不願意呢,還是她家族的人不同意?

“小夥子怎麼了?喜歡這輛車了麼?呵呵,只要你從這堥咱X去,不用半年就能有自己的車了。”校長笑嘻嘻的在前面說著。

“校長,你直說吧,今天到底有什麼任務還要我來完成?”我眯起眼睛來,看著不停討好我的校長。這個老狐狸今天很反常啊。

“咳咳,怎麼會啊……”校長尷尬地咳嗽了兩聲。我無奈的搖搖頭說:“校長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又不會肯定拒絕,只要我能辦到的,相信我都會盡力去試。”

“真的?!”校長立刻回過頭來,雙眼露出興奮的目光,“今天有一位重要的客人將要出席宴會,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小忙。”

“哦?你想讓我怎麼幫?”我困惑的看著校長,是什麼客人讓他這麼高興啊……

“呵呵,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放心,很簡單的任務……”校長說完,還拿眼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埃娜,似乎是連她都不敢告訴。可埃娜現在卻依然低著頭自顧自笑著,仿佛我們說了什麼,她完全不知道一般。

“好吧……”見我點了點頭,校長這才滿意地回過頭去。


當我走上臺階前那長長的猩紅地毯時,我的眼睛已經花了。上百名衣著整齊華麗的男侍者恭敬地站在地毯的兩旁,向我們行著注目禮。長長的地毯那頭,是一棟氣勢雄偉輝煌的白色宮殿,宮殿的大廳前,無數巨大的漢白玉石柱巋然挺拔,似一個個雄壯的巨人般擎天而立。不時有飛龍從宮殿頂上的平臺起飛降落,而宮殿臺階前寬闊的廣場上無數名貴的車輛停放得密密麻麻,每隔兩三分鐘便會有車陸續開來。面對一個如此盛大的晚宴,讓我這個幾乎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小子突然有種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

師父說……讓那個老東西見鬼去吧!那個老混蛋至今說過的東西,沒一個有用!我氣憤地想著,卻還不得不在臉上擠出一絲微笑,不停地沖著周圍的侍者點頭。

那個老混蛋說:“人生,是由無數個第一次組成的,這個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嘗試才能知道個中滋味。但是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可驕躁急進,第一次失敗了,還有第二次,當然,有時候如果失敗了就無法挽回的話,打不過就跑這句話,相信我已經教過你不下上千遍了吧……”

是啊,打不過是可以跑,可我現在怎麼跑?當著幾百個侍者的面掉頭就走,任誰叫都不理麼?!難道那個老混蛋當年就是因為這樣逃跑的次數太多,被人當成了瘋子,才不得不跑到那個鳥不拉屎的什麼龍牙山上去躲著麼?

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要早知道那個司凱爾原來是個無賴,我在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把他打個半身不遂不就萬事大吉了?大不了藉口說他當著我的面污蔑了我們奇亞族,開口閉口大談豬肉。呃……奇亞族好像可以吃豬肉吧,那到底是哪個民族不能吃豬肉呢?

媽的,不管了,如果有人膽敢不識好歹,來跟我打招呼,我就當沒看見好了,哼哼,誰怕誰啊,反正戴上面具換了發色就沒人能認出我來了。

等我心堨援w主意後,卻覺得腳下突然一絆,差點摔了一跤,還好埃娜眼明手快,立刻扶住了我,還在我耳旁輕輕說了句:“小心臺階啊……”

我面紅耳赤的站穩了身子,朝四周看了看,發現並沒有人笑我後,這才放鬆下來,跟著校長和埃娜走上了臺階。


“哎呀呀,你這個老小子!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怎麼讓我等了這麼半天啊!”剛剛穿過大廳的回廊,一走進正門,便看見一身名貴西裝的雪城拓烈張開雙臂迎面走來。

我緊張得差點也張開雙臂迎了上去,幸好被校長搶了先。我松了口氣,扭頭看了看埃娜,卻發現後者正低著頭掩嘴偷笑。

“埃埃埃……埃娜,你笑什麼啊……”我的臉再次熱了起來,剛才那個冒失的舉動一定很丟臉吧!

“啊,沒什麼,只是覺得你今天還真可愛呢……”埃娜笑著,明麗動人的雙眸中眼波流轉,看了我一眼後,又羞怯地低下頭去。

“哎,阿劍他俗務纏身,抽不出時間來,前天剛剛去了加羅海港,還沒趕回來,所以今天只好由我這個糟老頭子來給我孫女慶賀了。”雪城拓烈鬆開雙臂,略帶歉意地對著我們說。

“呵呵,理解理解,只是海港那邊有沒有什麼好消息呢?”校長笑嘻嘻的問著。

雪城拓烈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攤了攤手壓低聲音說:“在阿冥的努力下,元老高參會議終於下令釋放被銀行凍結的所有資金,並要求拉奇特開放海岸線。但是現在卻依然禁止小型船隻通航,只允許拉奇特批准的商隊在他軍艦的護衛下出海。哼哼,護航費居然是運送物品總價值的百分之十六,他這不明擺著就是敲詐麼?!所以呀,海運現在依然不夠暢通,讓我們冬劍家在北方的食鹽價格一時半會兒是降不下來了…………”

我倒是很想問問那個阿冥是誰,他到底有什麼神通,居然能讓元老高參會議聽他的。而且不是說丟了條蒼鰭龍麼?怎麼拉奇特就這麼輕易的算了?不過礙於身份地位上的差異,我只得忍住了。

“啊!不談這個了,今天應該高興才對啊,哈哈,來來來,堶掃苤I”雪城拓烈側身走在我這一邊,伸手在我肩上拍了一下,一邊拉著我朝前走,一邊輕聲道:“呵呵,你小子可算來了啊,那個老鬼死活不告訴我你的地址,我還真怕你來不了呢!”說著便湊到我的耳邊輕輕說了句:“月兒在堶接左熙ㄤ菻璊F,吵著鬧著要出來,可還是被我留在堶惜F。別看她今年才十五,現在可已經是我的左膀右臂了,家堣j大小小的事情,有時候少了她還真不好辦……”

我斜眼局促不安的瞅了瞅笑眯眯的校長和正努力端莊起來的埃娜,賠笑著說:“呵呵,您老真客氣……”

“好,你們先進去吧,我還要接待客人……”雪城拓烈再次拍了拍我的肩,鬆開我指著廳堶悸漱j門,對旁邊站著的一個侍者說:“招呼好了,這可是我的貴客啊!”


回頭看著雪城拓烈又迎向下一批客人,我暗暗咂舌,天哪,這麼多客人,他一個人迎接,忙得過來麼?

正想著,卻聽到一陣悠揚的樂曲從廳中的大門媔リF出來。我這才抬起頭來看了看大廳,天哪!這個大廳可真是空曠,兩旁的宮壁和高高的天花板遙不可及,上面繪滿了無數色彩豐富、華麗秀美的神話人物,無數的吊燈將整個大廳照得金碧輝煌,讓我的周圍充滿了一種雍容華貴的高雅情調。真不愧是有錢人啊……

看到這堛滷●滿A再想想我和阿冰住的地方,呵呵,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底下了……


走進了廳內的大門後,才發現又進入了一個更加寬廣的大廳。無數衣著華貴的客人們正站在一排排鋪著雪白桌布、擺滿了精美食品的長桌旁互相舉杯問候。大廳最堶惇O一排手拿各式樂器的樂手們,正專注地演奏著優雅輕鬆的曲子。而大廳周圍則站滿了漂亮的女侍者,一手端著酒盤,上面放著一瓶瓶的各式名酒,另一隻手則整齊劃一地搭著一條雪白的餐巾。我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如此奢華的宴會,想一想就已經夠讓人驚歎了,親眼見到更是讓我震驚莫名。

突然想到雪城月好幾次和我們一起吃飯喝酒,卻一點都看不出來是一個有如此身家的高貴小姐。雪城月啊雪城月,你到底是怎麼長大的呢?……


正驚歎著呢,在身旁引路的侍者告退了下去,我這才逮住機會問校長:“校長,那個阿冥是誰啊……”

校長一愣,接著象看白癡般的笑著看了我一眼說:“不會吧,搞了半天你連你未來岳父大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岳父大人??哼……又沒人來告訴我……”我白了他一眼,嘟囔著向前走去。一晃眼卻看到左側一人正疾步朝我走來,定睛一看,居然是阿加力?!呵呵,他們四個人竟然都來了,哦?阿冰也和他們在一起?!

我又驚又喜,想不到阿冰這麼聽話,只我一句話,他就不顧一切地跑來了。我快步向阿冰走去,完全忽略掉了剩下那四人的存在,直到阿加力驚詫地叫了聲“老大?!”後,才不得不停下來,沖阿冰一笑後,回頭看向他。

“老大,你也太傷我的心了吧。一見面連理都不理我,就從我身邊過去了啊?!”阿加力一臉的無奈,讓我忍俊不禁,龍迪也笑嘻嘻的走了上來,沖著我友善地點點頭。呵呵,想看到這個冰山美男笑一笑,可真難呢。

“龍羽大哥!哼哼,剛才我還以為你不認識我們了呢……”麗絲雅噘著嘴埋怨了我一句,接著又笑著說:“阿月她今天可真是高興啊,好久都沒看到她這麼高興過了,呵呵,龍羽大哥,你今天是來求婚的麼?”

我看著麗絲雅那好似紅蘋果一般粉嫩可愛的臉蛋,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這個讓我分外頭痛的問題。回頭看了看校長,校長卻立刻扭頭看向一旁,沒事兒一般地歎道:“年輕,真好啊!……”我咬牙切齒的瞪了他一眼,卻又不得不立刻換上一副笑臉迎向可愛的麗絲雅。

“呵呵,麗絲雅……”

“嗯~!!”麗絲雅使勁搖著頭嗔出一個極為嬌憨的鼻音,“都說了叫人家阿雅了嗎,真是的,龍羽大哥心堮琤豪S有人家嘛!”

“………………”我求助的看向古克,古克卻沖著我呵呵一笑,聳了聳肩,看那意思好像是說:“自求多福吧,兄弟。”

還是阿加力明白我的難處,一把拉開麗絲雅說:“阿雅你怎麼老是不分場合的撒嬌啊,什麼老大心堮琤豪S有你,本來就不該有你啊!要是有你了,阿月她還不跟你拼命啊?!”

“哼哼,阿力,你就喜歡欺負我~~~!”麗絲雅瞪起眼睛不滿的瞅著阿加力,用力扯著我的衣袖哭兮兮地指著阿加力說:“龍羽大哥,阿力他欺負人!!”

“咦?我欺負人了麼?我明明只是在欺負你啊!”阿加力故作無辜的看向周圍,惹來麗絲雅的一頓亂捶。

看著這兩個活寶熱鬧非常,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剛進屋時的那種壓抑在這輕鬆的氣氛中漸漸消退。只是……雪城月她人在哪里呢?

看到我扭頭四望,阿冰走上前來笑嘻嘻地說:“龍羽大哥,阿月她剛才說她要去廚房做一道菜呢,我懷疑啊,她這道菜一定是做給你吃的哦,呵呵。”

我看著他高興的神色,似乎並沒有因為太多不認識的人而感到拘束,便放下心來,尷尬的笑道:“呵呵……怎麼會呢?”

“對了,龍羽大哥,你今天去看過阿羽了麼?”阿冰的臉上隱約有種過度勞累後的蒼白,讓我感到一絲心疼。

“去看過他,他現在恢復得差不多了,我想再過幾天他就能出院了吧。你別為他操心了,看你累的,本來就夠瘦的了,再累下去,我怕他剛出院,你又進去了呢!”

“呵呵,不會的啦,我身體很好啊,還是你給我治好的呢!”

聽到這話,我心中一動,便若無其事的拉起阿冰的手說:“上次我好像還沒完全給你治好,我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後遺症。”

握住阿冰冰涼的小手,感覺真的比以前瘦了不少,蒼白的肌膚下,血管的脈絡都清晰可見。想必是我受傷後,他一直擔驚受怕,還去額外打工累的吧。我暗歎一聲,真氣便緩緩輸入他的體內。

我的真氣在阿冰體內運行一周後,看到阿冰的臉色紅潤了不少,這才放開了手,還順便調侃了他一句:“你體質不是很好,似乎是心事過多的緣故,怎麼,你有喜歡的人了?”

想不到我這無心的一句話竟讓阿冰登時紅了臉,看著他不知所措的朝周圍看去,我不禁暗暗好奇,到底是誰家的姑娘這麼幸運啊……呃,該不會是龍迪吧……呸呸!

正想著呢,卻突然聽到身後一個熟悉到讓我的心微微一顫的男聲說:“嘿,你好啊,小子……冰兒,好久不見了呢,你怎麼看起來瘦多了……”

雪城日?!!!!!!!

我驚訝地回過頭去,就見一個英俊非凡的高個男子正在我身後沖著阿冰露齒一笑,那明亮潔白的牙齒再加上那一臉陽光的笑容差點晃了我的眼。

這傢伙不是已經脫離冬劍家族了麼?!怎麼又跑回來了!

“呵呵,很奇怪我怎麼來了麼?”雪城日眯起眼睛看著我,嘴角帶著一絲嘲弄的味道。

我情不自禁的點點頭,接著又問道:“你不是已經和冬劍家脫離關係了麼?”

“梅凱爾大人特地准我回來的,怎麼,你還有什麼疑問麼?聽說是你救了我妹妹,我真的很感激啊!”看著雪城日那半開玩笑的表情,讓我不禁暗暗提防起來。這傢伙似乎還是很想找我決鬥,頭痛,我都快忘掉這件事情了,他卻偏偏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是專門回來提醒我的麼?

“呵呵……”我假笑著,想拉著阿冰躲開他。阿冰也立刻非常順從的跟著我一起溜。

“冰兒!”雪城日在身後突然一聲厲喝,聲音雖然不大,我卻感到阿冰的手明顯抖了一下。

卻又聽雪城日悠悠地歎了口氣說:“如果以後有人欺負你,別忘了你還有我這麼一個哥哥……”

我回過頭去的時候,雪城日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人群中。卻見阿冰呆呆地看著地面,我握了握他的手,安慰了句:“其實他對你挺好的嘛,你幹嘛這麼怕他?!”

阿冰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搖著頭沒回答我,卻突然又抬起頭來問我說:“你怎麼知道我怕見到他?他又怎麼會認識你的?”

我暗道聲“糟了!”,連忙補救道:“哦,呵呵,冷羽曾經跟我說過你們的事情,他也曾經來問過我和雪城月的事情……”

“哦?!”阿冰歪著頭笑嘻嘻地看著我說:“那他是怎麼來問你的呢?嘻嘻……”

“呃……小孩子就不要知道那麼多了,咳咳……”

“龍羽大哥~~!你說誰是小孩子啊!”麗絲雅此刻卻突然在身後叫了起來。我暗呼頭痛,天哪!我啥時候提到你了啊!?

“呵呵,麗……啊!阿雅啊,我說阿冰呢,呵呵……”我回過頭去,沖著正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瞅著我的麗絲雅笑了笑。

“阿雅~,你怎麼總是喜歡這麼在別人背後提問題呢?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麼?上次我吃飯的時候你在我背後突然問我校長知不知道我從圖書館偷偷拿出了考試參考教材的事情,嚇得我差點被噎死啊!”阿加力也跟了上來,嘰嘰喳喳的教訓著麗絲雅。

“哼!你活該!誰讓你臨快考試了才給我們看啊!”麗絲雅皺起鼻子氣呼呼的反擊著。

校長卻不知道突然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笑嘻嘻的問著:“哦?我怎麼好象聽到有人在討論我呢?你們幾個在說我什麼壞話麼?”

阿加力和麗絲雅同時緊張的看了看對方,前者立刻說:“校長,我們哪敢啊,呵呵,我們對您歌功頌德還來不及,怎麼會還在暗地媔C毀您呢?!咳咳……阿雅,古克他人呢?!龍迪那小子好像也不見了哦……”

“啊?他們不就在你身後麼?”麗絲雅好奇地指著阿加力的背後給他看。

看著阿加力差點無力地暈倒在地上,我和阿冰差點沒大笑出來,還好這小子轉得快,立刻拉著麗絲雅的手說:“哈,我說呢,找了半天沒找到,原來跑到我們身後去了啊!校長您忙啊,我們有事先走了哦……”說完拉著麗絲雅撒開腳丫子就朝早就已經見機逃走的古克他們追了過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2.10.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