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章(試閱)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63
累積人氣
5658021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6.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本來已經決定死都不去看開學典禮的我,在第二天晚上打工回來
後,突然又改變了初衷。

說句老實話吧!之所以不想去看開學典禮,主要就是因為不想看到
和阿冰有關係的那一幫人。唉,本來就還沒從打擊中恢復過來的我,
再去聽他們談論有關阿冰的事情,恐怕我這顆好不容易才稍稍安定
下來的心又要飛走了。

而且……我也不太想看到龍吟瑤,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的
病毒事件之後,她突然和阿冰走得很近,每次見到她,她總會將阿
冰拉到她的身旁,一邊悄聲地和阿冰聊天一邊得意洋洋地看著我,
彷彿在向我炫耀著什麼似的。

如果現在再看到她,她恐怕會更加得意地嘲笑我:「哈哈,你連阿
冰就是葉靈冰都不知道,可見你們的關係比我和她的要差得遠
了!!」

唉,這正是我心中最痛苦的地方,如果真的被她如此嘲笑,我恐怕
會立刻撿起一塊石頭一頭撞死在上面……不過阿源的一句話讓我回
心轉意了。

「如果因為一隻母雞長得過於醜陋,就拒絕吃牠下的蛋,你這不是
本末倒置嗎?你管那隻雞是長了三條腿,還是有兩個屁眼呢!只要
牠下的蛋好吃,不就得了?據我所知,當年發現能源晶石能夠循環
使用的人還是個其醜無比的花癡呢!他曾經追求過無數從他門前走
過的女人,不管是三四歲的女孩還是八十多歲的老太婆,無一次成
功。照你這種說法,那我們都不該用這種東西了嗎?!」

阿源的這番話好似醍醐灌頂,讓我幡然悔悟,連連點頭道:「對啊
對啊!管那隻雞有幾個屁眼啊!只要能下蛋就是好雞嘛!」

「嗯,還真是孺子可教啊!來來來,讓哥哥我親一下……」

「……滾!!」

「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不要這麼粗暴,好不好啊……」


陪著哼著小調的阿源走出寢室,看著路上無數的學生都興沖沖地朝
著學校大禮堂走去,我這才發現龍吟瑤居然有如斯魅力。

狠狠捶了自己的腦殼一下,我暗罵道:「你也太愚蠢了點吧……」

記得前幾天在飯店打工的時候,一位肥碩得有如北極熊的女人在結
帳時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一邊塞給我小費一邊低聲地說道:「只要
你能讓我生個孩子,我就給你五十萬銀魯克……」

當時我看著她渾身上下不住抖動的肥肉、一對蒲扇般的熊掌,以及
臉上那雙早已深陷進肉中卻還不甘心地透射出無限曖昧的瞇縫眼,
噁心得都心跳無力了,小費也沒拿就扭頭捂著胸口勉強逃入後廳,
暈倒在老闆的懷中。

要不是我有足夠的涵養和堅韌不拔的意志,估計我那尚憋在胸腔內
的尖叫聲,早已經把所有在場的客人都給震得狼奔豕突了吧……

此刻想來,當時我也是夠蠢的了,那小費本就是我的,為什麼就因
為這麼一句令人發狂的話而放棄了呢?

唉,下次一定要記取教訓,如果再有人跟我說起類似的話,我一定
要先把小費緊緊地攥在手裡,爾後就算我口吐白沫的暈倒在地還是
神智不清地飛奔而逃,也不會虧本了。


好久沒看過赫氏的夜景了,似乎從阿冰走後,我就再沒有興致去欣
賞任何令人心曠神怡的東西。

就連上次埃娜在我面前收拾那凌亂得已經到了人神共憤的寢室時,
無意間讓坐在地上的我窺到了她雪白薄透的長裙內兩條如酥藕般豐
腴滑嫩的玉腿,當時我也只是平靜地端起杯子來喝了口水,然後扭
頭繼續衝著窗外發呆。

走在幽暗的校園小路上,不時低頭讓過路旁樹木橫杈過來的枝幹,
周圍同行的人們興奮地低語著,不少情侶手牽著手匆忙而過,讓那
急促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在遠處如銀河一般繁星點點的教學樓燈光之
中。

身子突然下意識地斜了一下,一隻手便帶著勁風從我的身旁滑落,
只聽見一個熟悉至極的男子嗓音微帶著驚訝從身後傳來:「嘿!小
子,跟我來一趟吧!」

我渾身一震,驚得連話都不會說了。

洛克!!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居然又回來了?!

奇怪,他來找我幹什麼?難道他已經忘記了上次慘痛的教訓,還想
殺掉我嗎?

我從震驚中迅速地恢復了過來,拍拍身旁好奇地扭過頭來的阿源的
肩膀道:「你先自己去吧!對了,別忘了給我佔個前排的位子。」

阿源識趣地點點頭,衝我小聲說了句「保重」,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他匆忙離去的腳步,我深吸一口氣,冷冷地問著身後的洛克:
「怎麼,上次沒玩夠,還想再來一遍嗎?」

「小子,別太狂了,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可別自己找死啊!」洛克
也冷冷地回道:「找個沒人的地方去,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

我看看不遠處樹林後的操場,站著不動:「你以為我是傻子嗎?你
要是敢殺了我,在這裡的目擊證人可是很多呢!有什麼事情就快點
問,我可沒工夫陪你。」

「嘿,你難道非要我把你打成重傷然後再拖過去麼,那我就成全你
吧……」我尋思了一下,此刻冷羽的身份還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只
好無奈地嘆了口氣,轉身朝操場走去。

也好,我早就想幹掉你了,你居然還自己送上門來,也算是識趣得
很啊!


站在空曠的操場上,洛克環視了一下周圍,確定沒人能發現我們後,
這才問道:「小子,你那個什麼表哥的住在哪裡?」

「對不起,無可奉告。」我摸了摸腰間的佩劍,慶幸自己居然還記
得把它帶了出來。

「……」洛克沉默了一會兒,意外地沒有發火:「小子,我今天來
的目的並不是他,我只是想知道那個紅頭髮的傢伙到底是個什麼
人。」

「不知道。」

「唉,那我就沒辦法幫你了,可惜這大好的機會啊……」洛克突然
搖頭嘆了口氣:「我今天本來不想揍你,如果你老老實實地回答完
問題,我還能親自送你去看那個開學典禮。可是你小子居然這麼不
識抬舉,我也是沒有辦法啊!」

我眨了眨眼睛,連忙道:「等等,我真的不知道那個紅頭髮的傢伙
啊!」

「那你表哥在哪裡,你總該知道吧!」洛克見威脅奏效,得意地笑
了出來。

「他?他……他好像還沒回來吧……」

「不要騙我,我知道他在赫氏,我已經監視了很久,並沒有發現他
出過校門。小子,不說實話的話,我還是會收拾你的。」

我裝出一副痛苦掙扎的表情,彷彿正為是否出賣我的那位表哥而做
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更不會對他不利。只要你告訴我,這一
千銀魯克就是你的了。」洛克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沓子鈔票,衝我
揚了揚。

「你找他就為了這件事情嗎?」我懷疑地問道。

「當然,拉奇特大人對那個紅頭髮的小子非常感興趣,想讓他加入
我們,但是又不想讓這件事情太過於公開化。畢竟讓一個還沒畢業
的學生加入龍騎軍團,對於媒體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新聞啊!」

「真的?!」

「哼,你以為我有興趣騙你嗎?小子,快點告訴我!我的時間可不
多啊!」

我猶豫了一下道:「那你先把錢給我,不然我不會告訴你的。」

洛克輕笑了出來,搖著頭道:「好一個謹慎的小伙子啊!好吧好
吧……」接著便毫無戒備地朝我走近。

就在他剛剛踏進我前方三步之內,一道剛猛的劍氣瞬間劃破了他的
胸襟,洛克驚叫一聲,眨眼間已經躥至十米開外。

我嘆了口氣,想不到身為冷羽的我,在如此大好的機會下竟連他的
護體真氣都無法擊破。

摘下面具,習慣性地從口袋裡取出緞帶繫在額頭,我衝著對面還沒
反應過來的洛克笑道:「對不起,不光你那一千銀魯克,就連你的
命,我也要了……」

驚魂未定的洛克看著我的頭髮由黑至白,再由白至紅,顫抖著手指,
驚叫道:「原來你是……」

還未等他說完,飛羽流星已經當胸襲至,洛克倉促拔劍迎擊,「噹」
的一聲,便踉蹌著朝後退去。

「小子,別太狂了!就憑你,想殺我還沒那麼容易!」不住後退的
洛克一邊躲閃著飛羽流星的襲擊,一邊怒吼道:「哼,老子可比那
些膿包們強太多了!」

「是嗎?」我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手中的劍一聲龍吟,漫天的
大雪便夾雜著無數劍氣舖天蓋地地朝他席捲過去。

這些日來,雖然我整天發呆無所事事,不過功夫卻沒有耽擱,經過
這幾個月的修練,現在的我,無論是功力還是速度,都已經遠超當
初,讓我有了足夠的自信來殺掉洛克。

一道青紫色的電光盾突然從洛克挺出的劍尖迸射出來,無數冰冷的
劍氣撞擊其上,連續不斷的爆響炸得那電光盾上銀光四射,激盪出
一陣波浪般湧動的電花。

忽聽洛克悶哼一聲,光盾立時散去,原來是我的飛羽流星趁亂擊中
了他的肩頭。

我心下暗喜,一道冷月無聲朝他空門大露的胸口劃去,同時身形晃
動,欺身引劍斜劈他的左肋。

此刻我的身法已凌駕在洛克之上,還沒等他從冷月無聲的襲擊中穩
住腳步,我的劍已經斜砍至他的左肋。

只見一淙幽幽的藍光在空中猛然閃過,稍縱即逝,洛克又是一聲慘
呼,捂著肋部拚命地向後倒縱了出去。

剛要追擊,卻突然聽到頭頂上隱隱傳來「劈啪」之聲,頭皮發麻,
我心知不妙,揮劍一招破電式便向頭頂劃去,卻聽「轟隆」一聲巨
響,一個焦雷在我頭頂上方炸裂開來,眼前一片刺亮,目不視物間
一道強大至能將任何生物瞬間燒焦的閃電已經擊在了我的劍上。

體內寒星真氣倏忽流轉,那道劈啪作響的電流被我劍上的真氣一引
一壓,頓時凝作一團,我挺臂揮劍掄了一圈,體內真氣猛然一放,
聚集在我劍上的電流便如一團盛滿水銀的光球脫劍而出,朝著前方
正欲重整旗鼓的洛克飛去。

此刻凝神閉目的洛克對那飛速逼近的光電球恍如未覺,在我驚訝的
瞪視之下,嘴裡大喝一聲,反手持劍猛的朝地上刺去,彷彿早已計
算好一般,那疾馳而至的銀球正正擊在他下刺的劍脊之上。

就在他的劍尖刺入土裡的一瞬間,一道亮藍的電環瞬間沿著地面向
四周擴散開來,我只覺得足底微微一麻,再看洛克,卻已失去了蹤
影。

我詫異地停住腳步,收劍回身四處巡望洛克的蹤影,飛羽流星也似
感受到危機的存在,立刻飛了回來在我周身不住嗚嗚地轉著。

「哈哈哈,小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想不
到你們三個竟是同一個人,我只要殺了你,就可以向拉奇特大人交
差了,哈哈哈……」

洛克的聲音從四面八方轟然響起,讓我一時間摸不清他的方位,雖
然心中有些惶惶,不過聽他沒有逃跑的意思,我也稍微放下了心,
冷笑道:「就憑你?!」

「哼,狂妄的小子,我這套步法可是得自總統領大人的真傳,就是
為了對付你而學的。認命吧,小子!」

數道帶著強猛電勁的劍氣突然從四面八方同時襲至,我微微一驚,
還沒來得及想出對策,體內真氣已經做出反應,帶著錯愕不已的我
斜斜地向右踏出一步,忽覺左肩一陣酸麻難當,一道劍氣擦肩而過,
我整條左臂立刻被麻得抬不起來了。

好在我的真氣立時做出反擊,讓洛克也吃了點苦頭,不然剛才我的
胳膊就已經被他卸掉了。

「嘿!算你運氣,不過下次你就沒這麼好運了……」洛克的話稍顯
中氣不足,看來他身上的傷勢已被我剛才反震的真氣引發得更加嚴
重了。

我索性放棄了防守,直挺挺地站在地上,任由體內真氣牽引,長笑
道:「哈哈哈哈,你以為你倉促學來的這種步法就能制得住我麼,
除非是拉奇特那頭瘋狗親自來用,否則,哼哼……」

洛克陰森地笑道:「大人他日理萬機,怎會跟你這等無知小民一般
見識,有我收拾你也就夠了。」

我凝神細聽之下,只覺得他聲音傳來的方位忽左忽右、忽前忽後,
似是一下子同時出現了七八個洛克一般,心下暗暗吃驚,只得不住
地引他說話,好搞清楚這個什麼步法的規律。

洛克也的確是條笨狗,從上次殺我的時候就喜歡喋喋不休,這次自
以為穩操勝券,更是不住口地肆意嘲弄,還忽遠忽近地故意誘我出
手,想趁我露出破綻的時候再後發制人。

我卻毫無戒備,只是靜立凝神細聽,根本不管他的恫嚇是真是假,
同時嘴裡還一個勁兒地東扯一句、西拉一句,到後來都不知道我自
己在說些什麼了……

不知怎的,我們就聊到了上次聖龍聯盟的失敗,洛克笑道:「小子,
你以為拉奇特大人真的那麼看重聖龍聯盟嗎?哈,早在一開始,他
就預言了這次行動必將失敗,只不過是想用聖龍聯盟來探探路罷
了。不過大人他對你們赫氏居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找到病毒
的解藥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就算是病毒的原創者也花了將近
三年的時間才找到病毒的解藥配方。」

「哼,那只是你們自己太笨了……」

「……這次事件讓大人對你們赫氏的實力有了新的評價,不過我覺
得似乎沒有那個必要。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定是梅凱爾的人誤
打誤撞突然發現了解藥的存在,不然就憑你們赫氏……」

「不好意思,你猜錯了,我給你個機會再猜一次。」

「哼,小子,你不住地引我說話,就是想知道我這套步法的底細吧!
別白費心機了,這套步法乃是艾非拉斯他老人家在三十年前創出來
的一套電系步法,由心而動,渾然天成,縱使你想破了頭,也不可
能窺出一二來的!哈哈哈……」

我不屑的道:「哈哈,廢什麼話!我就站在這裡讓你砍,你都砍不
到我!」

「是嗎?」突然一道劍光從眼前三尺處突然冒出,毫無徵兆之下卻
還快得匪夷所思,我大驚失色,連忙揮劍格擋,卻覺得左腳小腿一
麻,已被劍梢掃中。

我踉蹌著退了兩步,舞劍護住周身,心中驚疑不定,想不到連飛羽
流星都完全不知道他剛才是從哪裡出劍!

「知道厲害了吧!小子,接下來這一劍,我要刺穿你的心臟,哈哈
哈!」

我瞬間便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絲毫不為他這句話所動,靜心尋思-
-他這神出鬼沒的身法當真是生平僅見,如此高速的運動,只怕已
經超越人類體能的極限了,而他居然還能清楚的辨別出我的方位,
看來這傢伙一定是精通電系的高手,不然除了電魔之眼,還有什麼
招數能夠在這種高速下去洞察對方的動態呢?!再這麼下去,我明
他暗,恐怕遲早會喪命於他的劍下……

嗯?剛才聽來聽去,他都只在這十米見方的圈子內轉來轉去,難道
說這個步法是有範圍侷限的嗎?

心念及此,我立刻向後飛退,只聽洛克大吼一聲「想逃嗎?沒門!」,
緊接著數道劍氣從我背後響起。

我來不及思考,當下便向前滾了出去,飛羽流星雖在空中攔截住了
幾道劍氣,可我的背上還是中了一劍。

狼狽不堪地站起身來,忍住後心傳來的劇痛,我嚥下一口胸口翻湧
上來的鹹腥液體,暗暗後悔剛才過於托大,竟妄想一個人來殺掉洛
克。如果能夠讓阿源去通知埃娜,此刻我也不至於陷入如此境地了。

唉,這個世界上可是沒有後悔藥賣的,既然已經走到這個田地,是
死是活都不管了!跟他拼了!

我長嘯一聲,漫天的劍影朝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同時身形拔地而
起,想從空中掠出這十米的圈子去。

耳後一陣生風,卻是洛克追了上來,我一低頭躲過劍氣,順手一劍
反刺過去,只聽一聲清脆的金屬交擊聲從後傳來。

洛克的行動忽然一滯,立刻在空中暴露出身形,我見機不可失,真
氣突然逆轉,由前掠猛然改成倒縱,反手挺劍朝他懷裡撞了過去。

洛克哈哈一笑,一掌朝我背心印來,我猛然弓身,全身的真氣瞬間
凝聚在後心,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背心處傳來一陣劇震,洛克
慘呼一聲,便被我的護體真氣撞得飛了出去。

本以為即使不受傷也要被震飛出去的我對這樣的結果著實吃了一
驚,不知是洛克當初被校長打得功力倒退,還是我和洛克之間的差
距在此刻已經徹底倒轉了過來。

然而,誰知甫一落地,剛要趁機追擊的我,卻又失去了洛克的蹤影。

「嘿嘿,小子,想逃離我這個電陣嗎?別做夢了,哈哈哈!」一股
淡淡的血腥味從四周飄來,看來洛克為了阻止我的逃跑,已經傷了
內臟。

我剛想故技重施,再來幾次讓他受更重的傷,誰知洛克這次學精了,
每當我想躍起逃竄的時候,立刻在我頭頂引出一道閃電,打的我應
接不暇,只能不停地揮劍引電,嘴裡還兀自咬牙切齒地不住大罵著。

「嘿嘿,小子,你就貧吧!我看你能貧嘴到什麼時候……」洛克獰
笑著,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刺來幾劍,若不是我周身真氣應變極快,
讓我閃躲及時,恐怕還不到幾息的功夫,我就已經全身是洞了。

縱然如此,我身上的劍傷也不斷增加,看來洛克是想耗得我傷重不
支後才痛下殺手。

心下漸漸焦急,此刻的我已經開始了微微的喘息,長此以往下去,
只怕再過個五六分鐘,我就要棄劍投降,任憑宰割了。

媽的!這是什麼破爛步法!怎麼搞得我如此狼狽!

我心下大罵著,卻突然發覺腳底板處總是傳來一陣陣麻颼颼的感
覺。因為剛才太過於專心洛克方位的變化,以至我一直都沒有注意
到這個細節,可此刻不經意間發現,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洛克之所
以能夠擁有如此形同鬼魅的身法,全靠著腳下這股電勁的牽引啊!

雖然沒搞懂為何這股看似平常的電勁居然有如此玄妙的作用,不過
我也懶得去想了,長吸一口真氣,勉強矮身躲開洛克從斜側刺來的
幾道劍氣,小腹處一股沛然電勁猛然躥起,我反手一劍插入土中,
體內的電勁在瞬間順劍洩入地下,腳下的麻勁也隨之忽地猛增幾倍。

只聽四周突然傳來洛克的連聲慘呼,接著便聽到操場四周的幾棵大
樹在一陣悶響中轟然倒下,塵土飛揚中一個身形頓時暴露了出來,
卻是洛克正拄著劍跪在地上不住嘔血。

我驚異地看著洛克的慘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持劍笑罵道:「再
給我跑啊!哈哈哈,再跑就讓你被樹撞死!」

此時的洛克衣衫不整、髮絲凌亂,臉色已是一片蒼白,嘴角猶自掛
著一道血痕,胸襟全被噴出的鮮血染得一塌糊塗。

他強吸一口氣壓下傷勢,緩緩站起身來,恨聲道:「小子,這可是
你逼我的……」

「哼,快完蛋了,居然還嘴硬……」我還沒說完呢,突覺背後一陣
寒風刺骨,透體而來,悚然一驚,還來不及回身看個究竟,我已被
體內的真氣拉得栽倒在地。

只覺一股颶風從我頭頂刮過,刮得我魂飛魄散,完全沒想明白洛克
怎麼會在突然之間功力劇增。

「嗷∼∼∼」一聲低沉雄渾的猛獸長嘶從我身後響起,我這才明白
過來,原來洛克為了殺掉我,竟不惜違反元老議會的禁令,擅自動
用了馴龍來作戰!!

媽的,欺負我沒有馴龍嗎?!不過……我也的確沒有就是了……

我連滾帶爬地逃了開去,正好躲過那隻龍的尾巴豎砸下來,一聲巨
響下無數的土塊石屑迸裂四射,就連細微的沙粒都濺得我臉上隱隱
作痛。

突然眼前一花,卻見洛克閃身而至,正如當初我襲向司凱爾之時那
般,一手肘朝我胸口拐來。

此時他的動作在我眼中慢得就像電影中的慢鏡頭一般,我左手一引
一推,寒星真氣立刻化掉他那連綿好幾重的真氣襲擊,同時右手一
拳狠狠砸在他的胸口,借力向後飛退而去。

卻見一隻巨大的冰步龍帶著滿身晶瑩的冰屑,張著血盆大口如泰山
壓頂般飛撲至我剛才停留的位置。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操場都隨之抖了幾抖,地面竟被砸得凹陷
下去。一時之間被牠震起的塵土遮天蔽月、星光慘淡,而好命的洛
克則因為被我一拳轟出才逃過被自己的馴龍生生壓死的險境。

那頭通體晶瑩長滿冰稜的巨大冰步龍落地後僅是稍作停留,長尾猛
一掃地,將周圍崩裂堆積的土塊紛紛掃起朝我擊來,接著又扭頭迅
捷地躍起追擊,同時嘴裡還噴出一股炙人的凍氣,在空中凝成一條
粗長的冰蛇急速向我延伸過來。

我扭身與之擦肩而過,剛想反擊,誰知那龍頭突然一擺,連帶著這
二十幾米長的冰蛇竟有如鐵柱一般向我橫掃過來。與此同時,洛克
也在左側從我頭頂劈出一道閃電,讓措不及防的我慌忙揮劍中被那
有如象腿一般的冰蛇掃中腰際,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就被掃得貼地
飛了出去。

在空中連續幾次提氣變換身形,好不容易才化去那股強猛的衝力,
我心中一股怒火騰地燒了起來,忍不住罵道:「好你個畜生!上次
沒殺了你,這次又來找死嗎?!」

說罷,我便跳起身來,躲過那龍從空中砸來的長尾,長劍連挑下挑
開無數從牠嘴裡急速噴來的冰錐,看準牠落地的方位,渾身真氣猛
的一沉,一肘狠狠朝牠雙眼中間隆起的鼻樑砸了下去。

那龍因為身體過於龐大,在空中無法轉身,眼睜睜地看著我一肘擊
在牠的鼻樑上,頓時牠的整個身體就在一陣巨大的地裂冰崩聲中被
我從半空中硬生生地砸到了地上,接著便有幾聲「卡卡」的裂響從
牠鼻樑處傳來。

不敢稍作停留,我的身體一接觸到地面就立刻挺身翻了開去,揉了
揉略顯酸痛的肘部,卻見那龍如御風車般大小的龍頭深陷土中,長
長的冰尾不住地狠命拍擊著身後的地面,一邊「嗚嗚」地慘叫著,
一邊涕淚長流,如乒乓球大小的晶瑩淚珠從牠瞇起的眼眶中不斷滾
落,搖搖晃晃地掙扎著想站起身來,卻因為四肢不聽使喚又搖晃著
倒了下去。

剛想出劍刺瞎這頭畜生的雙眼,身子卻不由自主地一斜,左臂傳來
一陣撕裂的劇痛,竟是趁機偷襲的洛克一劍刺穿了我的左臂。

我忍痛回肘後擊,正中還在獰笑著的洛克的鼻樑,他吃痛不住,悶
哼了一聲,撒劍掩面踉蹌後退幾步,接著便消失不見。

這傢伙還真是死到臨頭都不知悔改啊!居然還給我玩這招!

我這次連放電都懶得用了,咬牙拔出左臂上的長劍,讓飛羽流星去
收拾身後那頭鼻樑骨已經斷裂的蠢龍,右手運勁震碎洛克的長劍,
接著便揚手將碎裂的鐵屑甩了出去。

這一震一甩,我已經用上了冰封劍的內力招式,劍體在我真氣的劇
震之下立刻碎裂成了一個個中心有螺旋真空的細微鐵刺,紛紛朝著
飄忽不定的洛克急速追去。

果不其然,還沒到半秒鐘,洛克便胸口插滿鐵刺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驚怒交加地顫聲罵道:「小畜生!居然敢暗算你爺爺!!」

我微微一笑,運氣止住左臂傷口處的血脈運行,右手持劍指著他道:
「你現在就算跪在地上當我的孫子我都不要了,還敢給我罵人?!」

洛克顯然是已經瘋掉了,絲毫沒有考慮眼下的處境,兀自破口大罵
道:「老子操死你!幹你娘的!他媽的看老子怎麼……」

我飛起一腳踹在他的胸口,將無數的鐵刺踹進了他的胸腔內,而倒
飛出去的他痛得愣是把後半句話給生生嚥了回去,張嘴噴出一道血
劍。

還沒等他落地,我已經來到他身後,一拳凝起無數螺旋氣彈便轟向
他的背心。

洛克慘嘶一聲,狂噴著鮮血從倒縱立時又變成了前飛,飛出數十米
後才滾落在地,我轟入他體內的螺旋氣彈此刻才發揮威力,每當他
想拚命停下來的時候,便渾身一震,手足劇顫,一口鮮血噴將出來,
接著又向前滾去,就這麼一直從操場這頭滾到了那一頭都還沒有停
下來的意思。

我看著洛克嘔著血滾出了我的視野範圍,直至消失在操場邊的樹叢
之中,才回頭去看那隻正被飛羽流星一頓飽揍的冰步龍。

那龍顯然已經被揍得暈了過去,一點反應都沒有,死挺挺地躺在地
上一動不動,在飛羽流星毫不客氣的橫擊直撞下,突然「嘩啦啦」
一陣碎裂聲響起,只見那龍渾身晶瑩的冰塊如滾石般紛紛散落下
來,現出一具只有綿羊般大小的龍身。

原來這就是冰步龍的真面目啊!渾身鱗片細碎、水亮光滑,尾巴粗
短,腦袋上還長著兩個圓犄,圓滾滾的模樣頗為可愛,一點也不似
剛才那般龐大猙獰。

我好奇地走過去踹了踹牠那鼓鼓囊囊的雪白肚子,那龍低吟了一
聲,微微睜開眼睛無力地晃起尾巴,討饒地看著我。

「嘿,等著校長來收拾你吧!我先去收拾你那個該死的混蛋主人去
了。」我又一腳將牠踹得再次昏厥過去,轉身朝洛克消失的方向追
去。


跑出了操場外的樹林,卻依然沒有看到洛克的蹤影,我心道不好,
這傢伙該不會是不顧自己馴龍的死活,獨自逃命了吧!萬一抓住某
個過路的學生當人質,那場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我足下發力,一邊看著地上斷斷續續的血跡,一邊用鼻子嗅著空氣
中的血腥味兒,朝著洛克逃竄的方向追了上去。

左臂處的傷勢在我真氣的治療之下已經漸漸癒合,只是偶爾還會傳
來隱隱陣痛。追了半分鐘後,一條寬敞的大道突然出現在眼前,在
路燈的照映下,看著地上點點的血跡順著大道延伸下去,我心頭猛
然一震……

這不是通往禮堂的方向嗎?那裡現在應該在舉行開學典禮吧!天
哪,要是讓洛克那頭亡命之犬闖了進去,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呢!!

我暗罵著自己的粗心大意,剛才居然還有閒工夫去看看那頭龍長的
是什麼模樣!他媽的,現在糟了吧!要是鬧出什麼人命來,到時候
怎麼向校長交待!!

不過我轉念一想,校長應該會親自主持開學典禮吧!再說埃娜也在
那裡,就算有人受了重傷,只要不是當場死亡,埃娜都能讓他們立
刻復原的。

當然,最好的結果,是在洛克進入禮堂之前就能結果他的性命,這
樣我也就不用在好幾萬人面前以這種狼狽的形象去拋頭露面了。

想到這裡,急速奔跑的我猛的長吸一口氣,體內真氣激盪如潮,就
在背後一對血翅伸展開來的同時,身前風壓突然劇升,一股巨大的
波動讓我渾身都劇烈地顫抖起來,可幾乎是一瞬間後,那股波動便
奇跡般地消失了。

狂猛的風力如刀般從我身旁刮過,近處所有的景色都連成了一片模
糊不清的斑斕長線,可此時我的耳中卻沒有一丁點兒的聲音,靜得
彷彿處於一個廣闊的冰湖之上,胸口湧起一股失重般的虛悶,空洞
得幾乎能讓人發瘋。

就在我運功抵抗著這迫體的狂風之時,眼前突然浮現出一個清晰的
景象--洛克渾身是血地站在路心,獰笑著用手在空中劃出一道淡
藍色的圓符,一道刺眼的藍光閃過,只見一枝布滿電環的淡藍色晶
瑩長槍突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雷神之怒?!!足以和核彈爆炸的威力相媲美的電系終極禁
式?!!

記得在書上曾看到過關於它的照片和介紹,這靠強大電勁所凝聚起
來的聖槍在受到震動後所引發出來的威力足以炸平一座全是花崗岩
的小山!!

我被眼前的景象駭得心臟都差點停跳了,這種只有在書上才出現過
的禁招怎麼會出現在洛克的手中?!

難道書上白紙黑字寫的「此招已被徹底封禁」是騙我玩的嗎?

背後的血翅突然毫無徵兆地扇動了一下,我只覺得那迎面而來的狂
風猛然間改變了方向,如狂潮激浪般從我身側刮來,接著腳下不由
自主的一個急停,身旁的狂風又立刻改向,從我背後猛烈襲至,將
我的頭髮狠狠地甩在我的臉頰上。

早已寂靜多時的耳中此刻好像炸響了無數個焦雷,直震得我頭暈眼
花、耳鳴不止,使勁兒地晃了晃頭,好容易才從這暈眩之中清醒了
過來。

睜開眼睛來,卻發現眼前十米處一個血人正蹲在那裡捂著耳朵狂吼
不止,還有一股不住波動的氣浪向四周擴散開去,讓所有的景物都
如水波中的倒影一般不住地扭曲變形。

扭頭看了看,卻發現背後一百多米處正是赫氏的大禮堂,一陣陣如
潮的掌聲和震天的喝彩聲正不斷從裡面傳來。

等眼前的景色都穩定下來後,我才看清,那個渾身是血的人居然就
是洛克!而此刻他的手裡果然拿著一把宛如實質、匝繞著藍色電光
呲呲作響的透明長槍!

真……真的是雷神之怒啊!!媽呀!!

咦?奇怪,他蹲在那裡幹什麼啊?

不過現在也不是問問題的時候,一劍殺了他才是正事。

二話不說,我提氣縱身一劍朝他背後刺去,誰知背對著我的洛克右
手突然一動,那柄晶瑩電槍便如靈蛇般直指向我的心口,隱隱的電
勁隔空震得我全身酥麻。

我連忙凝住身形,持劍於胸,使勁兒板住臉冷冷地問了句:「你逃
到這裡來想幹什麼?!」

洛克似乎被剛才我造成的那股風壓震得失了聰,對我的問話竟置之
不理,我納悶了一下,剛想用冷月無聲繼續偷襲他,誰知他卻猛然
轉過身來,大聲地獰笑道:「哈哈哈,小子,你是想自己死,還是
想讓大家陪你一起死?!」說完,喉頭一陣湧動,接著便「哇」地
又嘔出一口血來。

擦了擦嘴角的血漬,洛克獰笑著的臉又陰沉下來:「媽的,還從來
沒人敢把我整的這麼慘,小子,你就等死吧!」說完舉槍便要投擲
過來。

我看得心臟差點從口裡飛了出來,根本來不及考慮便慌忙擺手阻止
他道:「等一下、等一下,有話好商量啊!你不就想讓我死麼,用
這麼狠的招數,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到時候,你們總統領也無法向
元老議會交待啊!」

媽的!真甩過來的話,別說我了,就連我身後這座大禮堂也立刻沒
了……

洛克哈哈笑道:「他媽的都這個時候了,我還管什麼總統領?老子
就是天!哼哼,這一招老子已經練了二十多年,想不到竟是用在了
你小子的身上……」

「那我自殺呢?!我自殺總可以了吧!!」看他又要將槍投將過
來,我情不自禁地鼓足了勇氣大聲吼道。

洛克一愣,高舉著電槍的手不自覺地便停了下來,半信半疑地看著
我。

我趕緊指手畫腳口沫橫飛地說服道:「我剛想出了個好方法!!就
是我自殺!!我自殺,總可以了吧?你看這個提議如何?既不用連
累你們總統領,連你也能撿回一條命。怎麼樣,這個辦法不錯吧!」

我想我此刻大概是昏頭了,居然在敵人面前極力地解釋著自己自殺
的好處。

奇怪了,師父一直以來都是在教導我打不過就逃的真理,可怎麼此
刻我卻連一點點逃走的念頭都沒有呢?!

「哼,小子,你可別耍什麼花樣,這一招的威力想必你也非常清楚,
要是敢弄什麼小動作,到時候大不了讓這些人一起陪葬罷了!」

「當然當然,我可是很乖很誠實的,你看我上個學期的考試成績就
知道了,我絕對沒有作弊啊!!對了對了,你不信還可以去問問校
長,我可不是那種說一套做一套的人……」我已經不知道我嘴裡在
胡扯著些什麼了,只聽到心中一個聲音急切地大喊--你個混蛋流
了那麼多血怎麼還不死啊!非要等我自殺了才死嗎?

「小子!別廢話了!!想自殺就快點!老子可沒時間跟你耗!再磨
磨蹭蹭的,老子一槍炸死你!!」

我聞言悚然一驚,停下了滿嘴的胡言亂語,呆呆地看著他問了一句:
「真的……要我自殺嗎?」

「廢話!這可是你這小兔崽子自己說的!!」洛克耐不住性子跳著
腳罵道。

我低頭看了看手裡的劍,完全想像不到該怎麼用它來殺了我自己。

刺穿自己的心臟?

太痛苦了點吧……

抹脖子自刎?

好像也很痛啊……

「別給我磨蹭了!!快點!老子等不及了!!」

我慌忙抬頭擺手道:「別急別急,小心腦溢血啊!我我我……我這
就死……這就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6.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