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63
累積人氣
5658021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6.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呵呵,君子倒也說不上吧!不過這隻龍倒是很稱我的心意。所以
今天一大早,我就叫了他們兩個人陪我去找那隻龍,如果幸運的話,
說不定還能活捉牠呢!」龍吟瑤說到這裡,瞅了正在狼吞虎嚥的古
克和龍迪一眼,又苦笑道:「可惜我們從早上找到晚上,除了發現
牠啃咬樹木留下的齒痕和一些斷斷續續的足跡外,就什麼都沒發現
了,更加不知道牠的巢穴在哪裡。唉,還真是一隻神出鬼沒的龍呢!」

「啃咬樹木?!」阿源奇道:「莫非牠生病了?不不,應該是受了
極重的傷吧……」

見我們大家都不解地看著他,阿源便解釋道:「我以前看過這方面
的東西,當動物生病的時候,一般都會去尋找一些植物給自己治病。
不過這隻龍的情況就有些特別了。按理來說,如果生病,應該是去
尋找些草本目的植物來才對,怎麼會去啃咬樹木?喬木類的枝幹,
除了樹皮外,似乎就沒有什麼可以當作藥材的了。對了,牠咬得很
厲害嗎?」

龍吟瑤皺著眉點頭道:「牠把一棵直徑約二十公分的樹給生生咬斷
了,但是並沒有動過樹皮。而且,斷處齒痕粗糙,似乎咬了很長時
間才咬斷的。」

阿源點點頭,道:「那一定是受傷了,而且還很嚴重。如果不及時
救治的話,恐怕……」

「恐怕什麼?」龍吟瑤緊張地問。

「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阿源嘆了口氣,拿起酒來抿了一小口,
卻立刻被嗆得咳嗽起來。

龍吟瑤擰起眉來陷入了沉默,從她的表情看,似是很為那隻龍的生
命擔憂。

「奇怪啊!難道啃咬樹木就一定是受傷了嗎?說不定是樹上有什麼
東西吸引牠,牠又上不去,才咬斷的啊!」麗絲雅反駁道。

阿源搖頭道:「看牠的行動力,想爬上一棵如此粗大的樹木,應該
不成問題的。妳想想,這島上物產豐富,牠怎麼也不會餓到去冷庫
裡偷吃的吧!而且,牠擺明了不想招惹人類,處處避開我們,可以
想見,牠的傷恐怕是人為的。」

「可是如果受傷了,怎麼又可能跑得那麼快呢?分明就是一隻懶得
要死的小偷嘛!」麗絲雅依舊不服地說。

阿源再次搖頭道:「可能牠傷在要害,雖不影響牠的行動,卻也讓
牠無法捕食。羽,你想想,如果牠能夠行走如飛,卻無法捕食,應
該是傷在哪裡?」

我正大嚼著壽司填飽肚子,突然被他問到,不禁微微一愣,見大家
將目光都投向了我,只得不捨地放下筷子,想了想道:「如果傷在
四肢或者腰部,就不可能會有那麼高的機動性。我想,應該是在胸
腹以上。但是如果傷在胸腹部,既然能夠行動無礙,至少也能進行
簡單的捕食吧……所以應該是傷在肩頸部,以至於讓牠無法靈活地
轉頭去啃咬奔逃的獸類。」

龍吟瑤聽完,彷彿鬆了口氣般點頭道:「嗯,應該如此。既然只是
傷在肩頸,又怎會致命呢?呵呵,牠一定能恢復過來的!」

我接口道:「恐怕事情沒有妳想像的那麼樂觀吧!牠既然痛得咬斷
了樹木,說明傷勢嚴重,而且還在日益惡化,如果……」說到這裡,
我突然想起中午做的那個夢,呆了一呆,竟忘了下面要說些什麼。

龍吟瑤卻焦急地追問道:「如果什麼?如果不救牠,牠就死定了嗎?」

我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道:「妳怎麼這麼關心牠啊?如果牠的傷真是
人為造成的,恐怕應該是高手所為,那就相當危險了。不過話又說
回來,牠死了就死了嘛,說不定死了還好呢!省得被人抓住了還要
活受罪。」

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洛克來,那傢伙把他的龍簡直當成了純粹的
工具,危難之際,竟只顧自己逃命,對龍的死活毫不掛懷。哼哼,
要是那隻龍落到這種人手裡,還真不如死了算了。

龍吟瑤愣了愣,接著頹然地嘆了口氣道:「唉,你說的是有道理……
不過我還是很想有一隻這樣的龍。那麼機靈,拿來當寵物養著,肯
定很好玩。」

「當……當寵物?!」我驚訝得差點把剛吃進嘴裡的美味壽司給噴
了出去:「那隻龍那麼大,還是食肉的,妳小心牠哪天肚子餓了,
把妳當點心吃下去哦!」

「才不會呢!牠那麼聰明,肯定也會知恩圖報的。如果是我救了牠,
說不定都不用等我要求,牠就主動粘著我不放了呢!」龍吟瑤說到
這裡,忍不住幻想起來:「到時候,我還要教牠能聽懂人話、能幫
我端茶倒水送報紙。等上街的時候帶著牠,肯定很酷呢!」

正在喝酒的龍迪聽到這裡,不禁一口酒全噴了出來,古克理解地拍
著他的後背道:「那隻龍如果知道將來要去給妳端茶倒水,恐怕立
刻會去自殺。早知道是這樣,打死我們都不跟妳去了。」

龍吟瑤瞪著眼睛嗔道:「憑什麼給我端茶倒水就要去死啊!我天天
大魚大肉地伺候牠,牠給我倒倒水,難道就是委屈牠了嗎?」

我無奈地苦笑道:「等妳抓住牠了,再說這些吧!我倒是很好奇,
牠究竟是怎麼跑到這裡來的。總不可能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吧!」

龍吟瑤被我這麼一說,不禁也好奇起來,歪著頭,伸指點腮道:「對
啊!這裡四面環海,牠總不可能游過來吧!說不定這裡有個秘密的
海底隧道入口,牠就是從那裡面過來的也說不定哦!」

「阿瑤,我這還是第一次發現妳的想像力居然這麼豐富呢!」阿加
力嘖嘖嘆道:「這裡要真有個海底隧道,那隻龍恐怕爬到一半就給
餓死了吧!就算餓不死,那裡面黑咕籠咚的,牠怎麼就知道不是死
路,一個勁兒地往裡爬啊?難道說牠的夢中情人托夢給牠,告訴牠
只要一個勁兒地悶頭爬,就肯定能到這裡?」

「哼哼,牠哪有你那麼傻?說不定是追某隻野獸追過來的呢!」龍
吟瑤夾起一塊壽司放到嘴裡,橫了阿加力一眼。

只聽阿源搖頭道:「海底隧道是不太可能了,不過倒有可能是從附
近的海面上游過來的。說不定牠是被人給抓住了,在帶回去的途中
跳海逃了出來,因為離這裡近,所以就游到這裡來了。」

阿源的這番推理和我的夢境不謀而合,我忍不住點頭道:「對啊!
我也是這麼猜的!牠為什麼這麼害怕人類?肯定是曾經被人抓住
過,還吃了不少的苦頭,所以才變得如此小心謹慎,不敢來招惹我
們呢!」

一旁的雪城月笑嘻嘻地端起酒杯斟滿了遞給我道:「呵呵,恭喜你
猜對了,來,乾杯!」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她將酒杯遞到我的唇邊,這才驚慌地擺手
道:「不不不,這酒太辣了,我可不敢一口喝光!」

卻聽龍吟瑤笑道:「傻瓜,這酒是只有在吃壽司的時候才能喝的,
單獨喝的話,任誰都會受不了的!剛才我都不相信你能一口喝完
呢!」

阿加力也附和道:「對啊!剛才我還以為你會立刻吐出來呢!」

我這才恍然大悟,不禁氣惱地瞪了雪城月一眼,卻見她故作無辜地
看著我,那雙可憐兮兮的大眼睛彷彿在說:「我真的不知道哦,不
信你再來一杯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哦……」

哼,鬼才信妳呢!不過這酒這麼辣,就算是吃壽司的時候喝,恐怕
也會讓人受不了吧……

我試夾起一塊壽司咬了一口,接著又抿了一口紅酒,同時暗運真氣
準備隨時以防不測。

可令我驚訝的是,剛才還辣得要人命的紅酒,此刻竟似溫和了許多,
不僅不辣,還帶著微微的酸甜,散發出一股濃郁的醇香,和著美味
無比的壽司下肚,就感到一團暖熱順著食道緩緩下滑,待到了肚子
裡,那股暖熱竟隨之擴散至全身,讓人遍體生津,彷彿一瞬間渾身
的毛孔都舒張開來一般,真是通體舒泰,妙不可言。

「怎麼樣?嘿嘿,好喝吧!」雪城月笑瞇瞇地問我,彷彿剛才提醒
我該這麼喝的人是她一樣。

「嗯,真好喝呢!嘖嘖,想不到混在一起居然是這個味道。」我忍
不住讚了一句,卻故意不去理睬雪城月,又接著問龍吟瑤道:「妳
有沒有想過,要是真的抓住了牠,會有什麼後果嗎?」

龍吟瑤一愣道:「會有什麼後果啊?既然是我抓住的,自然就應該
屬於我啊!難道還要讓給別人?」

我搖搖頭,指著床上的壽司道:「如果在我們都很餓的時候發現了
一盤壽司,但是只夠一個人填飽肚子,妳說應該讓誰來吃?」

「呵呵,誰都可以啊!大家平分嘛!」麗絲雅笑嘻嘻地插口道。

「那,如果只有一個壽司呢?」我努力地讓這個比喻更加接近我想
表達出來的意思。

「那也可以平均分成八份嘛!」

我挫敗地低下頭去,看來喝了酒後的麗絲雅,還真不是一般的「可
愛」啊……

就在我正絞盡腦汁想讓他們明白到底有多少人將會不顧一切地想得
到這條龍時,阿源突然出來解圍道:「是啊!壽司可以平分,但是
那隻龍又怎能將牠分開呢?如果這隻龍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覬覦
牠的人肯定少不了!」

龍吟瑤不解地說:「可如果是我先抓住的呢?我管他多少人想要,
反正是我的,誰都別想奪走!」

卻聽古刻苦笑道:「到時候,恐怕就沒這麼簡單了。法律明文規定,
如無合法手續,將不得飼養食肉馴龍,難道妳想把牠關在某個隱蔽
的地下室裡關一輩子嗎?」

龍吟瑤一時語塞,呆了半天後,才失望地點頭道:「也對啊……」

我安慰她道:「別太傷心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妳如果沒有足夠
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得到妳想要的東西。我想如果這條龍真是從海
船上逃下來的,抓牠的人恐怕至少也應該是在銀徽級別以上,那這
件事情也肯定屬於軍事機密。你們想想看,誰能有實力在這茫茫大
海上去尋找到這麼一條龍呢?」

「當然只有金徽龍騎將了!」已是滿臉酡紅的麗絲雅再次叫道。

我笑著點頭道:「對啊!而且我聽說拉奇特此刻剛巧沒有馴龍,這
條龍八成就是他特地叫人抓回去的。」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屋子裡立刻靜了下來。

卻聽麗絲雅小聲地問著身旁的古克道:「拉奇特怎麼那麼笨哦!如
果他用飛機,這條龍根本逃不出來呢!」

古克失笑道:「妳以為他沒想到嗎?想活捉這條龍可不比殺了牠容
易,恐怕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是在一個地勢險要的島嶼上,
妳讓那麼多架飛機停哪兒啊?而且既然這件事情屬於軍事機密,那
他更不敢隨便動用數量驚人的飛機了,不然肯定會引起各界媒體的
注意的。」

「哦……」

古克又嘆道:「不過話說回來,這條龍如果真是從拉奇特手底下逃
出來的,也真夠厲害的呢!」

龍吟瑤道:「是啊!不過恐怕也是因為拉奇特的手下不敢傷了牠的
性命,才讓牠有機可乘的吧!唉,不管怎麼說,我都夠佩服這條龍
的了,要真能得到牠,讓我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那如果是要妳的命呢?」我看著龍吟瑤冷笑道:「妳以為拉奇特
是什麼善男信女嗎?金銀豹紋龍就已經是最好的例子了,這個世界
上,我看除了善事外,還真沒什麼他不敢做的呢!」

「咦?拉奇特真有你說的那麼壞嗎?」麗絲雅好奇地問道。

我這才知道自己說漏了嘴,連忙補救道:「呃……我也只是聽人說
的罷了……」

似乎是從我的推測中受到了不小的打擊,龍吟瑤此後就再沒說過什
麼話,一直悶悶地吃著東西。

眾人又雜七雜八地談了一會兒之後,待到酒足飯飽,便收拾乾淨床
舖,各自告辭了。

我剛要跟著大家一起走出門去,卻聽龍吟瑤叫道:「冷羽,你先別
走!」

我詫異地回過頭來,卻見跟在身後的雪城月對我吐了吐舌頭,低聲
道:「等會兒我去找你哦!」便從我身旁溜了出去。


等眾人都離去後,龍吟瑤才看著窗外淡淡地說道:「冷羽,你實話
告訴我,是不是那個老白毛跟你說了什麼關於這條龍的事情?」

我愕然一驚,連忙擺手道:「沒有啊……」

「你不用騙我了!」龍吟瑤猛的轉過身來,瞪著我道:「如果不是
他告訴你的,你怎麼可能知道拉奇特要抓這條龍呢?」

「啊……這種事情想也能想得到吧……」我邊說著,心下一陣驚恐,
怎麼龍吟瑤好像早就知道這條龍跟拉奇特有關似的?

「麗池源沒有想到,阿月他們也沒有想到,怎麼偏偏就你一個人想
到了呢?」龍吟瑤逼視著我:「你要是不跟我說實話,我就把你在
飛機上非禮我的事情告訴大家!」

「非……非非非……非禮?!我什麼時候非禮過妳了啊!」我忍不
住叫了出來。

「哼,當時我雖然的確很疲倦,但是神智還算清醒,總覺得有個人
似乎老是故意抱著我不肯鬆手。那個人難道不是你嗎?!」

「冤枉啊!我什麼時候抱著妳不肯鬆手過了?」我簡直是欲哭無淚。

「既然不是你,那就是那個麗池源了?反正不管了,你要是不告訴
我,我就對大家說你在飛機上趁我昏迷的時候非禮我!」龍吟瑤故
意抬起下巴掃了我一眼,臉上卻不自禁地飛起一抹羞紅。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阿源你個臭小子,真是害慘了
我啊!

「要是這件事情傳了出去,你想周圍的人會怎麼看你?阿月會怎麼
看你?阿冰又會怎麼看你呢?」

「哼,阿冰才不會相信妳的鬼話呢!」

龍吟瑤雙手叉腰笑瞇瞇地說:「那好啊!我這就打電話給她,告訴
她,她曾經那麼關心過的人,居然是個趁人之危的色狼……」

我差點口吐鮮血地暈倒在地,瞪著她愣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哦?你死都不肯說嗎?那就怪不得我了哦!」龍吟瑤說著就走到
床頭,拿起電話便撥了一連串號碼,接著看著我微笑地衝著電話道:
「喂,阿冰嗎?我是阿瑤啊……」

我嚇得連忙衝上前去想奪下她手裡的電話,龍吟瑤卻飛快地將電話
藏在身後,笑著對我說:「還不快點告訴我?不然我大喊了哦!」

「我真的沒聽說過啊!」我著急地辯解道。

龍吟瑤深吸一口氣,作勢便欲大喊,我情急之下,伸手想去摀住她
的嘴,誰知龍吟瑤竟似渾身嬌軟無力一般,順勢便躺倒在了床上,
讓我一個收力不及,就那麼眼睜睜地撲倒在了她那只裹著一件長薄
絲裙的窈窕嬌軀上。

來不及掙扎起來,我一把搶過電話,慌忙中竟找不到掛機的按鈕,
只得對著裡面大喊道:「別聽她胡說!!」

卻聽裡面一個甜甜的聲音好奇地問道:「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服
務嗎?」

「……」咦?龍吟瑤怎麼打到服務台了?

卻聽身下的龍吟瑤突然吃吃地笑了起來,伸手掛了電話道:「喂,
現在你算不算是在非禮我啊?人贓俱獲,你逃不掉了哦!」

我這才明白她原來是在耍我,忍不住氣得站起身來,扭頭便想走。

龍吟瑤卻在身後笑道:「喂!開個玩笑嘛!幹麼生這麼大氣啊?好
好好,算我錯了好不好?」

我回頭瞪著她道:「妳這也叫做開玩笑嗎?」

「誰叫你死都不肯告訴我啊!」龍吟瑤故作委屈道:「我打又打不
過你,當然只能用這個法子了。」

「哼!」

「好了、好了,我不逼你就是了。你不想告訴我就不說吧!當我沒
問過好了。」

聽她這麼一說,我的氣立刻消了一半,卻還有些不信地問道:「真
的?」

龍吟瑤又好氣又好笑地罵道:「果然一試就試出來了,還說那個老
白毛沒告訴過你?哼哼,枉我把你當作朋友,你卻這樣對我。」說
罷,還故作可憐地噘起嘴來看著我。

「啊……」見她突然識破真相,我不禁傻了眼,卻怎麼也想不明白
到底是在哪個地方露出了破綻。

「算了、算了,你回去吧!我要洗澡了。唉,跑了一整天,可真是
累死我了。」

龍吟瑤嬌憨地伸了個懶腰,盡露出腰部無限美好的曲線,又瞪著我
嬌嗔道:「喂!還傻站著幹什麼啊?難道想偷看嗎?」

我臉上一熱,忙收回正緊盯著她那迷人纖腰不放的視線,匆匆說了
聲晚安後,便逃命似地出了門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還沒過上十分鐘,便聽見有人在門外「砰砰」
地敲門。雪城月真的來了?

原以為雪城月只不過在開我的玩笑,卻沒想到她真的會來,而且還
來的這麼快。一想起下午那個令我摸不著頭腦的香吻,我的心就忍
不住開始狂跳起來。

記得很久以前阿呆曾經給我講過一個「真實」的故事,說他上大學
的時候,曾經有女生故意用借筆記的名義跑來他的寢室自動獻
身……


「嘿!那次可真他媽爽啊!我們系的校花居然會在晚上九點多來到
一個幾乎沒說過一次話的男生的寢室!我當時還以為她真是來借筆
記的呢!結果她拿到筆記本後又開始問東問西,還總是找藉口來岔
開話題,似乎非常不想離開……」

「哦?一次話都沒談過,你還敢讓她進門?!」我當時懷疑地問道。

記得師父曾經教導過我,千萬不要讓陌生女人隨便進入屬於自己的
私人領地,為了說明這個道理,他還特地不厭其煩地給我講述了一
個又一個恐怖無比的故事。

比如某條被外星人改造後的白蛇幻化成美女來偷男人的心,偷完了
心還給他生個孩子,然後自己跑到某個塔底下去逍遙自在,讓那個
傻子一個人可憐兮兮地撫養小孩,不但要自己給孩子餵奶、每天清
洗成千上萬塊的尿布,將來還要負擔小孩的全部學費和伙食費……

「小子,你從來都沒見過女人,又怎麼能知道美女的可愛呢?如果
一個美女可憐兮兮地站在門外讓你開門,你忍心不開嗎?」

「哼哼,師父說美女是毒蛇,被她們纏上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
咬死呢!」

「那個老頭子胡說八道的,你也信啊!他還跟我說他曾經被無數美
女倒追,還有女人曾經為了他而去跳樓自殺的呢!你信嗎?唉,像
這種沒人要的可憐蟲,如果不在口頭上來安慰一下自己,你叫他還
怎麼活啊?」

「哦,原來師父他這麼可憐啊……」我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師父總
說美女如蛇蠍,原來是吃不到葡萄就罵葡萄酸啊!可是……葡萄真
的很酸啊……

「唉,不提那個倒霉的糟老頭了,剛才我說到哪裡了?」

「哦……說到她不想走……」

「呵呵,對,我當時眼看寢室就要關門,可她還不想離去,心裡就
不禁直犯嘀咕……」

「什麼叫直犯嘀咕?」我奇怪地問。

「啊……就是心裡很懷疑迷惑的意思……小白癡,別老打斷我!」
阿呆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嚇得我立刻住了嘴。

「當時我還很好心地提醒她,就要關門了,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誰知她卻突然摟住了我,還問我喜不喜歡她……」阿呆說到這裡,
雙眼憧憬地看著遠方的天空,似乎是在緬懷著那已經一去不復返的
遙遠過去。

「那你當時怎麼回答?!」我緊張地問道。難道他接下來會跟師父
一樣告訴我那個女的是個變態殺人狂,專門喜歡用處男的精血來滋
補養顏?

「當時?當時我就傻了,不過……嘿嘿,當時被她摟著的感覺真是
超爽啊!後來就更爽了,整個晚上我們都沒有睡覺,互相探索著對
方的身體,一直興奮到早上……」

「……你們兩個還真夠無聊的……」

「呵呵,你現在什麼都不懂,當然這麼想了,等你長大點了,你就
會跟我一樣喜歡了呢!這可是上帝賜予我們的歡樂啊!」


的確,阿呆說得真是一點也沒錯,今天的我不知為何,一想到雪城
月那纖細的腰肢、豐滿的酥胸,以及被長裙裹覆著的修長玉腿,就
會忍不住渾身熱血沸騰,心猿意馬。

雖然心裡面總有點覺得好像這並不是該屬於我的幸福,但是卻依然
會產生一種難以抑制的衝動……奇怪啊!為何以前就沒有這種感覺
呢?難道是因為壽司和酒精的關係嗎?

急促的敲門聲喚回了我那正沉浸在幻想中的神志,我連忙叫了聲:
「來了、來了!」便從床上爬起來,興奮地穿上拖鞋跑去開門。

大概是由於太過於興奮的關係,原本應該被打開的門不知為何竟突
然之間無法打開了。在連續試了好幾次,差點連門框都給我拽下來
後,我才發現,原來我不知怎地竟扭錯了方向,將門給反鎖了起來。

唉,這大概就是古人常說的好事多磨吧……

好不容易打開了門,我卻驚訝地發現門外站著的竟是……

「阿源?!!」

怎麼會是你?!難道你也想洗牛奶浴?!對不起,對男生,我可是
要收費的……

「你怎麼開個門都要開這麼半天啊?」阿源好奇地探頭掃視著屋
內:「難道你屋裡還藏了個女人?!」

「……」當然了,如果來的不是你的話……我掩住心中強烈的失望,
故作淡然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羽,我想問問你,你表哥和雪城月到底發展到了什麼地步?」阿
源推開我擠進門來,坐在我床上問道。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他啊!」

「難道你沒問過嗎?」阿源懷疑地看著我:「從雪城月對你的表現
來看,我懷疑他們兩個已經超出了朋友的界限,哼哼,說不定已
經……已經……」阿源說到這裡,突然痛苦地攥住了拳頭,彷彿如
果再繼續說下去,他的心就會因為承受不住這種痛苦而爆炸開來一
般。

「已經什麼了?」我好奇地追問道。

「羽,你老實對我說,你表哥是不是經常在你面前提起雪城月?」
阿源緊張地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

「那他偶爾提起雪城月的時候,都是一種什麼語氣呢?」

我支起下巴,困難地回憶道:「他提起雪城月的時候……他提起雪
城月的時候,好像總是很頭痛吧……」

「很頭痛?」阿源呆呆地看著我,突然驚喜地叫道:「太好了!太
好了!!謝謝你、謝謝你!」阿源說完,便興奮地衝出屋外,一邊
跑一邊還不住攥拳道:「我還沒失敗!哈哈哈,阿月,妳果然很矜
持哦……」

我疑惑不解地看著阿源遠去的背影,非常非常的納悶--難道他也
迷上雪城月了嗎?


阿源走後,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雪城月依然沒來。我這才死心地嘆
了口氣,關了燈準備上床睡覺。唉,看來還真的只是一個玩笑呢!
是啊,就算雪城月再怎麼想洗牛奶浴,也不會貿然地跑到某個男生
房裡來洗吧……

可等我躺到了床上,卻翻來覆去地怎麼也睡不著了,滿腦子都是雪
城月那動人的體態、濕暖滑膩的小嘴,以及她在我耳邊低語時那種
銷魂蝕骨的感覺,只覺得一股熾烈的欲焰從小腹處咆哮著竄上腦
門,讓我渾身熱血沸騰,似有千萬隻小蟲在我心裡爬來爬去一般,
恨不能把懷裡的被子去換成雪城月來緊緊摟住……

「砰砰……砰砰砰……」

我突然驚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居然又睡著了,而門外
正有人在敲門。依依不捨地放開懷裡的被子,我摸索著打開了床頭
燈,趿拉著拖鞋去開門。

「誰啊?」我打了個哈欠,努力睜大了眼睛想看清楚門把手的方位,
擰開了門,卻見拿著手電筒的一位老教授探頭朝我房裡看了看,確
定沒有別人後,對我說:「明天早上八點,全體在宿舍大門外集合,
到時候別忘了。」

「哦,我知道了……」

我再次打了個哈欠,剛想關上門,他卻伸手攔住我,低聲道:「校
長讓我告訴你,他將派兩名裡赫氏的學生來協助你捉龍,到時候如
果人手還不夠的話,請立刻向他報告。」

我聞言一愣,立刻清醒了過來,皺眉問道:「他們什麼時候來?難
道校長已經確定牠的身份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校長讓我告訴你的就這些。好了,你接著睡
吧!我不打擾你了。」說罷,他衝我和善地笑了笑,反手拉上了門。

校長居然派了兩名裡赫氏的學生來協助我?!我呆呆地看著門想
著。

不是說要等我確定那條龍的身份後再叫人過來嗎?難道說情勢有
變,已經有人上島來抓那隻龍了?

算了,這麼困難的問題,明天再去想吧……我又打了個哈欠,揉著
眼睛就想爬回床上去。

突然,「砰砰」的敲門聲再次傳來。

我無奈地回身開門道:「還有什麼事情嗎?」話還沒說完,我就已
經呆住了……

只見雪城月正笑靨如花地站在門外,一頭水亮的黑髮在壁燈的掩映
下似那窗外星光璀璨的銀河般從她肩上流淌了下來,襯著一身水藍
色的校裙,就彷彿一朵含苞欲放的藍百合般亭亭玉立在我的眼
前……

天哪!妳不是開玩笑的嗎?怎麼真來了啊?!

此時,我那早已狂跳到酸痛的心臟又開始忍不住怦怦怦了起來,卻
見她作賊似地扭頭向四周看了看後,才輕聲問道:「我可以進來嗎?」

我趕緊點了點頭,放開門讓她溜了進來。

剛一關上門,雪城月就皺著小臉哭訴起來:「你知道嗎?阿雅那個
傢伙回去就吵著要去找阿力他們打撲克,還非要拖著我一起去。唉,
搞得我現在才能過來。」

我竭力壓下心中莫名的興奮,安慰她道:「還好妳現在才過來,剛
剛有個教授來查寢呢!」

「呵呵,我知道啊!要不是我剛才躲得快,就被他抓住了呢!!」
雪城月心有餘悸地捂著胸口道:「還好我不是從樓梯那邊過來的,
不然肯定被他撞個正著哦!對了,剛才他跟你嘀咕了些什麼啊?」

「呵呵,他通知我明天早上八點在大門外集合。」

「哦,這個我們早就知道了,可能就你不知道吧!」雪城月坐在了
床邊,拍著床道:「哇!你的床好軟哦!這個房間可比我們住的地
方要高級多了!哼哼,學校很偏心耶!」

我看著從她裙下露出來的兩條雪亮滑嫩、曲線迷人的小腿,不禁困
難地吞了口口水,尷尬地笑道:「這不是學校的安排,只不過是龍
吟瑤為了照顧我這個病號才特地安排的罷了。」

「哦?阿瑤的安排?呵呵,阿瑤可難得這麼好心哦!」雪城月笑著
嗔了我一眼,「你這個傢伙還真有女生緣呢!哼哼,要是你敢……」

說到這裡,她的臉不知怎地突然紅起來,隨即岔開話題道:「啊!
現在還可以洗澡嗎?嘻嘻,差點連正事都忘了。」

「喂!要是我敢幹什麼啊?」我好奇地追問道。

雪城月彷彿根本沒聽到我的問話一般,拖著一對拖鞋便「劈里啪啦」
地跑進盥洗室道:「我洗澡了哦!對了,你可不准偷看哦!」說完
便衝我做了個鬼臉,「啪」的一聲關上了門。

我苦笑著躺到了床上,一邊極力克制著自己不要去幻想雪城月此刻
脫衣服時的情景,一邊還忍不住豎起耳朵來仔細傾聽著從盥洗室裡
傳來的一陣陣細微聲響。

隔了一會兒後,便聽到「嘩嘩」的水流聲從裡面傳了出來。


記得某次就寢後,阿源曾經問過我,如果一個你所喜歡的女生在你
面前洗澡的話,她到底是希望你偷看呢,還是不希望?當時我持否
定態度,因為在我看來,女生似乎都很討厭好色的男人……可阿源
卻說,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如果不偷看的話,她還會生氣!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正所謂男不壞,女不愛,如果你老實得
連放在眼前的美景都白白錯過,你想她可能會喜歡上你嗎?女生並
不討厭好色的男人,她只是討厭她不喜歡的人對她好色罷了。而且
如果她主動和你同處一室,並且還大膽地去洗澡的話,這就證明她
早已把你當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就算她對你說,不准你偷看她,那
也只是女孩子經常為了矜持而說的一些反話。比如她說她討厭你,
可實際的意思卻是她很喜歡你;如果她說她恨死你了,哈哈哈,恭
喜你,這證明她已經對你愛得死去活來了。嘿嘿,女孩子嘛!自然
不希望自己表現的太過於主動,卻希望男生主動一些。這就好像每
當我親戚偷偷塞給我零花錢時一樣,我心裡歡喜得緊,嘴上卻還要
很客氣地說:『不要!不要!』一樣。所以啦!如果你不偷看的話,
她可能會以為你對她的身體一點意思都沒有,你想想看,她會不會
生氣呢?」


如果按照阿源的理論,那此刻的我就應該去偷看雪城月洗澡啦?

一想到這裡,我彷彿已經看到雪城月正任由乳白的牛奶淋濕她那凝
脂般細嫩光滑的肌膚,凹凸有致的動人身段在牛奶的浸潤下更加香
艷怡人。頓時只覺一股熱血向小腹湧去,渾身的肌肉都忍不住興奮
得顫慄起來,心臟怦怦地跳著,口裡一陣發乾,剛起身朝盥洗室走
了兩步,卻突然聽到窗外不遠處的樹林中傳來一陣奇怪的窸窣
聲……

有人?!我納悶地尋思著。誰這麼晚了還不睡覺,躲在樹林裡幹什
麼啊?

走到窗口,只見一個淡淡的黑影正穿過樓下的一片樹林,朝遠處的
一個小湖泊飛奔而去,速度快得簡直匪夷所思,在眨眼間竟已奔出
了一百來米。

我心中一動,連忙回身扭滅了床頭燈,就著微微的星光,這才看清
那道黑影居然是一隻渾身布滿金紋的龍!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6.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