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4
累積人氣
5660283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8.2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第四章∼

正當我默默地運功吐納到第十二息的時候,我身前的樹林中果然傳
來了一片刺耳的尖叫聲。

此時,一團厚厚的烏雲遮住了頭頂那鉤淡淡的彎月,讓這片如鬼哭
狼嚎般的悚人尖叫將漆黑的樹林襯托得更加淒厲可怖。

那尖叫聲如潮水一般,瞬間席捲了整個樹林,似乎有數萬冤魂厲鬼,
正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暗夜之中聲嘶力竭地為自己哀鳴哭叫。那一
聲聲詭異尖銳的叫聲就如同一根根鋼針般深深地直刺入我的耳膜,
讓早有準備的我也忍不住渾身寒毛倒豎,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隨著那似是無邊無際、永不止歇的尖叫聲漸漸高漲,轟然的暴雨便
也接踵而至,如萬馬奔騰一般鋪天蓋地而來的雨點聲伴和著那無數
恐怖尖利的嘶叫,將整個世界都捲入了一片令人無法呼吸的濃黑之
中……

就在這時,我心中突然一動,只聽那一片震耳欲聾的轟然巨響之中,
隱隱約約傳來一陣細碎而又略顯驚慌的腳步,正飛速朝我逼近,腦
海中立時浮現出圖非雅格那張充滿了驚恐的臉。

緊接著,一道身影突然衝出樹林,朝我隱身的灌木叢急奔而至。我
便在此時猛然出手……

冰封劍!!

螺旋凍氣剛剛脫劍而出,飛奔中的圖非雅格身形便猛然一滯,哼也
沒哼一聲就滾倒在地。

我本來準備得手之後便立即逃走,可看他此時竟一動不動地躺在地
上,心中卻又不由得暗暗擔心起來,忍不住摸上前去,小心翼翼地
靠近他的身體,只見一根通體晶瑩的冰錐正正地插在了他的胸口
上,鮮血順著冰錐中空的螺旋孔徑緩緩流出,漸漸凝結成一片紅色
的冰晶。

看來我的冰封劍還練沒到家,竟然偏離他的心臟足足三寸之多。不
過也幸虧如此,否則恐怕我日後就要良心難安了……

隨手輸入一道真氣護住了他的心脈後,我不敢再有所停留,趁著那
兩個人此刻還沒有衝出樹林,急急消失在了濃密的灌木叢中。


雪城月晃了晃手裡的酒杯,輕輕呷了口紅酒,靜靜地聽著斜靠在沙
發上的龍吟瑤講述那個好似才發生在昨天的故事。

「……直到羅特研究生畢業,脫離了裡赫氏後,他們兩人一直維持
著的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才告一段落。當時羅特不顧我師父的勸
阻,毅然決然地加入了龍騎軍團,常常跟著龍騎將們外出執行任務,
而我師姐也總是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兩個人便因此而斷了聯
絡……」

「……這個時候,在我師姐眾多的追求者中,出現了一位頗具實力
的競爭者,說出來妳恐怕不信,他就是那個創出『實體攻擊無效』
的海神迪洛。」

「啊,海神迪洛?!」雪城月吃驚地叫了出來,卻又被自己剛剛一
不小心嚥下去的點心給噎得差點沒喘過氣來。

「呵呵,也不用這麼驚訝吧!妳要是被噎死了,我可就成了赫氏的
千古罪人了哦……」龍吟瑤咯咯地笑著幫雪城月捶打著後背。

「哇……」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的雪城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喝了
口酒後,嗔怪地瞪了龍吟瑤一眼:「趁人家正在吃東西的時候說這
個,妳分明就是存心的嘛!」

「呵呵,誰叫妳這麼貪吃的。」

「哼!……哦,妳還沒說完呢,快接著說啊,海神迪洛和妳師姐後
來怎麼樣了?」

「呵呵,海神迪洛是豪門貴族之後,不僅相貌非凡、身分高貴,武
功也是極高,在認識我師姐以前從來沒把天下的女人們放在眼裡
過。可有一次他被一個朋友邀請去參加了我師姐的演唱會後,就被
我師姐給深深迷住了,並且想盡了一切招數來瘋狂地追求我師姐。
當時很多在追求我師姐的人看到迪洛也成了自己的競爭者後,紛紛
頹然棄權,就連我師父也相當地看好他,並且不斷給他和我師姐製
造單獨相處的機會……」

「啊!後來呢?後來呢?妳師姐該不會真的愛上了他吧……」雪城
月緊張地看著龍吟瑤,連放在嘴邊剝好了皮的瓜子都忘了吃。

「唉,我師姐要是真看上了他,倒也算是一對神仙眷侶了。可惜,
我那個糊塗師姐不知道為何,總是以各種各樣的理由來拒絕他的邀
約。而迪洛也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物,儘管受到了無數次的挫折,
依然對我師姐狂追不捨,有幾次甚至深更半夜跑到我師姐下榻的酒
店來找我師姐聊天,把我師姐弄得頭痛不已,事後還把負責她行程
安排的助理給狠狠罵了好幾頓……」

「就這麼你追我逃地過了三年,迪洛的熱情不但沒有絲毫減退,反
而日益高漲,甚至多次在我師姐的演唱會上公然登台求婚,害得我
師姐每次都只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匆匆逃離現場,要多狼狽就有多狼
狽。唉,面對一個如此癡情的人,就算是石人恐怕也要動心了,可
我那個師姐啊……」龍吟瑤說到這裡,輕輕搖著頭嘆了口氣,一扭
頭卻看到雪城月竟是一副鬆了口氣後笑嘻嘻的模樣,禁不住氣道:
「喂!怎麼妳那麼開心啊?」

「呵呵,我想妳師姐一定很喜歡羅特啊,而羅特也肯定很喜歡她了,
她要是真被那個迪洛給追去了,那我可會替羅特傷心死呢!」

「妳啊……」龍吟瑤白了她一眼,卻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呵呵,妳
一定是看愛情小說看多了,成天就知道做夢……」

雪城月吐了吐舌頭,接著問道:「嗯?一下子都三年了哦,那羅特又
怎樣了呢?」

「羅特?嗯……那個時候,羅特雖然才剛剛當上卡迪馬龍總統領手
下的銀徽龍騎將,卻早已經成了各大媒體爭相關注的風雲人物,並
且經常代表卡迪馬龍參加各種大型社交活動。畢竟能在三年之內就
從一個默默無名的龍騎兵爬到如此顯赫的地位,這在整個龍騎軍團
的歷史上都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而羅特當時受到的器重,也是眾
人有目共睹,所有人都毫不懷疑他將是卡迪馬龍總統領的接班人,
就連卡迪馬龍本人也曾多次在公眾場合表明,希望羅特將來能夠接
手他的位置。唉,我師父曾跟我說,羅特是個千年罕遇的奇才,在
無比黑暗、勾心鬥角的政壇中浸泡了那麼多年,居然還能出淤泥而
不染,能教出這樣一個學生來,他此生也算是無憾了……」

「哦?那羅特和妳師姐呢?他們是不是又見面了?」

「……」龍吟瑤玩味地笑看著雪城月:「阿月啊,妳怎麼總是這麼關
心我師姐和羅特的事情啊,而且還問得這麼詳細?妳是不是又想出
去講給某個傻子聽,趁機討他的歡心啊?我可告訴妳哦,今天我跟
妳說的這些話,妳可別跟除了我們兩個外的任何一個人說啊!到時
候,我要是從別人嘴裡聽到半句關於我師姐和羅特的風言風語,小
心妳的小屁股!」

雪城月被說中心事,登時便紅透了臉,支支吾吾地看著一旁正睡得
昏天黑地的眾人小聲說:「那萬一……萬一是被他自己給偷聽去了
呢……」

「那我也揍妳!」龍吟瑤瞪了她一眼:「他怎麼可能偷聽得到?他現
在人又不在……」

雪城月心頭一跳,連忙岔開了話題:「啊……啊……嗯,我不說、我
不說,妳還沒跟我說呢,羅特和妳師姐後來到底又是怎麼樣才見面
的呢?」

龍吟瑤又看了她一眼,似是確定了她不敢說出去後,這才慢慢地接
著講了下去:「羅特開始在各大媒體露面後,我師姐也正因為迪洛的
事情而煩惱不已,看到這個多年未見的舊相識如今竟已是聲名顯赫
的銀徽龍騎將,立刻就找到羅特想請他幫忙擺脫迪洛的糾纏……」

「啊!那羅特答應了沒有啊?」雪城月著急地剛問完,就看見龍吟
瑤抬頭瞪了她一眼,似是在責怪她打斷了自己的思路,她連忙吐了
吐舌頭,乖乖地不再說話。

「羅特二話沒說,當即應允。並且在第二天就當著記者的面說:『緋
月琳小姐是我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我們在赫氏的時候就已經認識
了。我不管她的追求者到底有多少,也不管來頭有多大,只要是想
追求她的人,都必須過我這一關!』呵呵,他的這一番話,立刻被
向來喜歡捕風捉影的媒體給炒得沸沸揚揚,並且被我師姐的眾多追
求者當成了挑戰書。而我師姐也配合他在某些場合曖昧地表示,如
果追求者是羅特的話,可能會接受他的追求……這兩個人就這麼在
媒體前面一唱一和,結果就成了當時人們津津樂道的公眾話題,還
有不少好事者甚至把他們兩個人的照片剪輯成結婚照,並且連他們
孩子的相貌都給預測了出來……」

「苦追三年未果的迪洛自然是嚥不下這口氣,當即也發表公開聲
明,要和羅特決一死戰,活下來的那個,就有資格繼續追求我師姐。
當時這件事情鬧得很大,連我師父和卡迪馬龍都曾親自出面調解,
卻均以失敗而告終。唉,兩個人都是不世出的天縱奇才,而且一個
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型聯盟會長繼承人,一個是如日中天的下屆
金徽龍騎將接班人,不管誰死了,對整個社會都將是一個極大的損
失……」

「嗯?那後來呢?他們到底決鬥了沒有啊?」

「呵呵,那件事情在表面上最終還是不了了之,而且各大媒體也因
為受到了來自上層的種種壓力而停止了對此事的報導,所以很多人
都以為兩人終於握手言和,放棄決鬥了。可我師父卻告訴我,當時
他們兩個人並沒有握手言和,而是相約在一個無人的荒島上決鬥。
決鬥的事情,只有包括我師父在內的寥寥數人知道,因為當時羅特
已經寫好了遺書,讓我師父轉交給卡迪馬龍。可是最後到底誰輸誰
贏,卻是沒有任何人知道,因為兩個人都完好無損地活著回來了。
不過自那之後,迪洛便放棄了對我師姐的狂熱追求,開始致力於尋
找異空間的研究活動……」

「哦?照這麼看來,還是羅特贏了啊,不然迪洛怎麼可能放棄對妳
師姐的追求啊!」雪城月的這番話,也不知是在安慰龍吟瑤,還是
在安慰著她自己。

龍吟瑤苦笑一聲,嘆了口氣後,又慢慢說道:「唉,可是自那之後,
羅特也突然再次對我師姐不聞不問起來,就連好幾次在公眾場合不
期而遇,也只是打了個招呼後便匆匆離去,彷彿已經對我師姐死心
了一般。」

「啊!怎麼會是這樣呢?」雪城月擰起了眉頭:「難道他們兩個都對
妳師姐死心了麼?哼!那個迪洛也就罷了,可羅特怎麼也……」

「呵呵,羅特之所以決鬥,也只不過是在幫我師姐的忙罷了,所以
事後這樣做,於情於理都並不算過分。再怎麼說,他也曾經為了我
師姐而去和別人決鬥過,幫完了忙,也沒有要求什麼酬勞或回報
啊……」

「可是……可是他們不是……」雪城月說到一半,也不知該如何說
下去了。

「他們不是什麼?妳是說,他們原本應該是一對情侶?」龍吟瑤笑
著衝雪城月搖了搖頭:「我師姐從來沒對羅特承諾過什麼,而羅特也
同樣沒有這樣要求過我師姐,也許在他們心中,他們之間的關係,
也就和當初在赫氏的時候一樣,止於兄妹了吧……」

「難道這樣就結束了麼?」雪城月失望地看著龍吟瑤:「不會吧,妳
不是說妳師姐的死還跟羅特那個混蛋有密切的關係麼?難道就是因
為這種兄妹關係?」

一聽說羅特根本沒有喜歡過緋月琳,雪城月就立刻對羅特的印象大
打折扣了。

「呵呵,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就結束了啊?妳倒是挺會擅作主張給我
結束掉啊!如果他們的關係真像他們想的那樣,只不過是兄妹關係
的話,我師姐她……唉,她也不會那麼早就死掉了啊……」

「哦,難道後面還有故事?呵呵,阿瑤妳也真是的,就喜歡唬人。」

「……我什麼時候唬妳了?」

「啊,接著說,接著說啊,呵呵……」

「唉,我那個師姐,說她是個白癡還真不為過。明明喜歡人家,卻
還要用諸多藉口來掩飾自己的真心。其實她當初去求羅特幫忙的時
候,就是想讓羅特藉著這個機會來追求她,可是又不肯說明白,結
果羅特以為真的只是讓他幫忙而已。到了最後,羅特幫完了忙,拍
拍屁股走人了,她卻又以為羅特根本沒喜歡過她。那段時間她的情
緒十分低落,甚至都想過退出藝壇,再也不唱歌了,還好我師父勸
了她足足一個月,才勸得她打消了念頭。要知道,我師姐當時的演
出收入可是赫氏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如果她真的退出了,我師父
恐怕會因為經費問題而苦惱致死吧……」

「啊!這麼說,妳師姐倒是對羅特死心塌地咯?哼哼,那麼羅特那
個傢伙可真就是……」雪城月邊說著,邊皺起小臉,惡狠狠的用手
比劃著要將羅特千刀萬剮。

「我什麼時候跟妳說羅特不喜歡我師姐了?看妳激動的那個樣
子……」龍吟瑤再次白了雪城月一眼:「羅特也喜歡我師姐啊,可惜
他俗務纏身,而且也猜不透我師姐到底是怎麼想的,所以一直不敢
表露心跡。而就在那個時候,卡迪馬龍總統領遇刺身亡,羅特正忙
著緝拿真兇,幫自己愛戴的上司報仇雪恨,哪裡還有心情來管我師
姐到底是不是喜歡他啊!」

「咦?我怎麼聽說卡迪馬龍是病死的啊!遇刺身亡?誰有那個本事
去刺殺金徽龍騎將呢?」

「刺殺卡迪馬龍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拜特。拜
特在多年前就已經當上了銀徽龍騎將,原本以為父親的位置非自己
莫屬,誰知半路突然殺出了個羅特來,打亂了他全盤計劃。尤其是
當他從電視和報紙上看到父親居然當眾表明想讓羅特接班後,心中
更加不忿。開始時,他還只是想行刺羅特,可惜羅特早就看出他心
懷不軌,處處提防,讓他無從下手,最後不得已,只好去刺殺自己
的親生父親……」

「天哪!」

「哼,憑著當時拜特的武功,就算是趁著卡迪馬龍毫無防備之際猝
然偷襲,也根本不可能得手,可惜他背後還有個相當硬的靠山在幫
他。刺殺得手之後,卡迪馬龍傷重不治,而拜特為了掩蓋自己的醜
行,便對外界宣稱卡迪馬龍因暴病而死。聽聞上司突然逝世,羅特
當即從海外趕了回來,他當然不信什麼暴病而死的鬼話,並且立刻
開始懷疑上司的死和拜特有著直接的關係……」

「經過歷時兩年多的辛苦調查後,羅特終於掌握了充足的證據來指
證拜特就是刺殺卡迪馬龍的兇手,可是當他將罪證提供給元老議會
時,元老議會中的大多數人早已被拜特和他的靠山給收買了,他們
藉口說此事屬於家族醜聞,如果照常審理,就會在社會上引起非常
惡劣的影響等等,無論羅特再怎麼要求,就是不想審理這個案子。
羅特無奈之下,只得向拜特發出了決鬥挑戰書,並依靠著自己的力
量來為上司報了仇……」

雪城月點了點頭,恍然大悟道:「哦……後來的事情我也聽我爺爺跟
我講過,呵呵,可沒想到整個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啊,我當時還以
為羅特是為了爭金徽龍騎將的位置才去和拜特決鬥的呢!咦,妳說
了半天羅特,那妳師姐呢?她又怎麼樣了?」

「我師姐?」龍吟瑤無奈地苦笑起來:「我師姐經過了一段情緒低潮
後,不知怎的突然想開了,決定主動去爭取自己的幸福,可惜她又
不肯放下身段主動去追求羅特,於是就想盡各種辦法,來引起羅特
的注意……」

「哦?呵呵,她是怎麼引起羅特的注意的啊?」

「唉,當時羅特已經殺掉了拜特,並且當上了金徽龍騎將,更是忙
得不可開交。而我那個白癡師姐,她為了達到目的,多次將演出地
點安排在治安最差、恐怖組織活動猖獗的幾個城市,並且指名讓羅
特派軍隊來保護她。她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可惜當時羅特身在海外,
無暇分身,所以每次來的都只是羅特手下的銀徽龍騎將而已。到了
後來,她居然不顧一切地用天龍吟去勾引了羅特手下的兩名銀徽龍
騎將。呵呵,那兩名銀徽龍騎將原本都已結婚,可是被天龍吟迷了
心竅後,竟都不顧自己妻兒,為了我師姐打得不可開交,甚至揚言
要幹掉對方永除後患。最後羅特看場面已鬧至無法收拾,只得從海
外趕回來親自出手結束了這場鬧劇,讓那兩個笨蛋從天龍吟的控制
中清醒了過來……」

「啊!這麼一來,羅特還可能喜歡妳師姐麼?」

「對啊,至此之後,羅特就對我師姐更加避而遠之,甚至有時候一
聽說自己要出席的場合我師姐也將出席,就立刻改變計劃,不再出
席。而當時我師父也為了此事多次責怪我師姐濫用天龍吟的功夫。
結果我師姐一個沒想開,就割腕自殺了……」

雪城月聽到這裡,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搖著頭嘆了口氣:「唉,
妳師姐也實在是太傻了,還好……還好她當時沒死成,不然……」

龍吟瑤點了點頭說:「是啊,我那個傻師姐要真就那麼死了,恐怕永
遠也不會知道羅特其實也很愛她的……」

「哦?」雪城月眨了眨眼睛,興奮地問道:「難道羅特在那次之後就
向她表白了麼?」

「當然沒那麼簡單了,呵呵……不過當時羅特卻是第一個來看望她
的人,還把她給臭罵了一頓。我師父說,他還從來沒見過羅特居然
能發那麼大的火兒,當時羅特罵人的聲音,差點把整個醫院的樓頂
都給掀翻了呢!不過被羅特罵完後,我師姐不但沒有因為生氣而再
次尋死,反而整個人突然變得開朗了起來……呵呵,想不到羅特罵
人的功夫,居然如此高明啊!」

雪城月想起那次被龍羽搧了一巴掌的經歷,忍不住也笑了起來:「當
然了,看著心愛的人這麼關心自己的生死,妳師姐當然會開心了
啊……」

「嗯,說到這裡,我倒是想起了上次古克跟我說過的關於阿加力和
龍羽的事情……」

雪城月心頭一陣狂跳,趕緊打斷了龍吟瑤的回想:「啊啊啊……後面
呢,後面呢?後來又怎麼樣了啊?」

「後來?後來妳為了阿加力自刺一劍,結果被龍羽給搧了一巴掌
啊!」

「哎呀呀!阿瑤!人家不是問這個了!!」雪城月又羞又氣,忍不
住伸手捶了龍吟瑤幾下:「我是問羅特和妳師姐啊!」

龍吟瑤笑著躲開她的粉拳道:「呵呵,妳又沒有說明白,我怎麼知道
妳問的是什麼啊?哎喲!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接著說羅特
和我師姐……」

雪城月這才住了手,卻還忍不住噘著嘴威脅著龍呤瑤:「哼,妳要是
再給我跑題,看我怎麼收拾妳!」

龍吟瑤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剛想接著說下去,誰知「噗哧」一聲
又笑了出來,氣得雪城月再次撲過去揪住她亂捶了一頓,二人就這
麼嘻嘻哈哈鬧了好一會兒才總算平靜了下來。

「唉……我剛才跟妳提過,拜特之所以能殺得了卡迪馬龍,主要還
是因為他背後有一個相當強硬的靠山,那個靠山到底是誰我不清
楚,我師父也一直沒有告訴過我。當羅特殺掉拜特後,那人因為苦
心經營多年的計劃付諸流水而對羅特恨之入骨,經常派手下來刺殺
羅特,並四下製造種種不利於羅特的謠言。那個人甚至還用假名致
信給羅特,約他出來決鬥,想以此來消解心頭的怨恨。羅特通過多
方面的調查後,才弄清此人的真實身分,並且也意識到如果在這個
時候去接近我師姐的話,恐怕會給她帶來極大的危險。而我師姐故
意去勾引羅特的手下,多次平白無故地給他製造麻煩,這其中的心
意,羅特自然是一猜就透,卻也因此而更加苦惱,這就是為什麼羅
特總是刻意躲開我師姐的原因了……」

「……這兩個人還真是夠辛苦的呢……」

「呵呵,想當金徽龍騎將,自然是要付出比平常人多數倍的代價。
至於他們兩個人到底辛不辛苦,這妳就要去問問他們兩個當事人才
能知道了……」

「要是照妳剛才的說法,如果那個人一天不死,妳師姐和羅特就無
法在一起咯。哼哼,我要是羅特,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妳師姐娶
到手再說了……」

「妳以為羅特不想麼?可是那個人的勢力太過於龐大,而其本人在
當世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恐怕我師姐和羅特剛剛結婚,第二天就
已經命喪黃泉了。當時那個人為了洩憤,竟製造了多起恐怖事件,
並宣稱這一系列的恐怖活動都是對羅特的報復,羅特在被逼無奈之
下,只得答應了和那個人的決鬥。以當時羅特的實力,若真和那個
人決鬥,恐怕是必死無疑,可是他又沒有別的辦法,因為如果不去
決鬥,那麼就會有更多無辜的百姓喪生在恐怖主義那慘無人道的暴
行之下。而當我師姐聽到這個消息後,立刻不顧一切地趕去幫助羅
特,想用自己的天龍吟和羅特聯手打敗那個人……」

「啊,是不是就是那個被世人稱之為謎一樣的百列島大決鬥?呵
呵,妳師姐也參加了麼?我怎麼沒聽我爺爺提起過啊……」

龍吟瑤點頭道:「當時我師姐化裝成一名龍騎兵偷偷地混入了羅特的
軍隊,直到二人交手之際才挺身而出。那次大決鬥後總共也只有羅
特一個人活了下來,妳爺爺又怎麼可能知道我師姐也去了呢?」

「啊!只有羅特一個人活了下來?!難道妳師姐就是在那個時
候……可是……可是妳師姐不是在演唱會上……」

「是啊,當時從百列島上回來的,只有羅特和我師姐兩個人,但是
我師姐那時已經耗盡了真元,還身受重傷,回天乏術了。如果不是
羅特靠著真氣來維持她的生命,她恐怕根本無法從百列島回來
了……唉,當時羅特答應我師姐,不管將來如何,他都將在演唱會
上宣布兩個人結為夫婦,可是還沒等羅特來得及宣布呢,我師姐她
就已經……」

關於緋月琳的故事,雪城月已經聽她爺爺說過無數遍了,可卻從來
沒想到過緋月琳竟是因此而死……這突如其來的真相,讓她震驚莫
名,呆呆地看著龍吟瑤,一句話都問不出來了。

而此時的她卻並不知道,當時的羅特,也正如她現在一般,在那個
夢幻般的夜晚,在數萬人的齊聲驚呼中,呆呆地看著台上一身雪白
的緋月琳……那個曾經和他在燭光下把酒言歡、互訴衷腸的可愛學
妹,那個他在無數夜晚魂牽夢繞的夢中情人,那個在他危難之中挺
身而出擋在了他身前的美麗女子……就那麼靜靜地看著他……倒了
下去……

「事後,全世界數千萬歌迷為了我師姐的死,舉行了各種各樣的悼
念活動,並且讚譽我師姐是一個為了事業,奉獻了愛情和生命的偉
大藝人。而羅特為了不破壞我師姐在世人心中的形象,也就沒有將
他們決定結婚的事情透漏給任何人,除了我的師父。後來每當人們
問起羅特為什麼不結婚的時候,羅特總說,他的新娘已經死在了他
們的婚禮上,而這個新娘到底是誰,卻從來都沒有人能夠猜到……」


當身後如潮般的尖叫和雨聲漸漸地停下來時,我剛剛跑出茂密的灌
木叢。只覺眼前豁然一亮,一面平靜而寬闊的巨大湖泊出現在了面
前。

在清冷如水的月色映照下,泛著粼粼波光的湖面送來陣陣涼爽的晚
風,吹得我通體舒泰、心曠神怡,就連心中剛剛漲滿的無比殺意也
漸漸平復下來。

咦,這是哪裡啊?我回頭看了眼極遠處那片會鬼哭狼嚎的恐怖樹
林,又四下打量了半天,也沒搞清楚此刻自己的正確方位。

完了,該不會是老天爺覺得我剛才撒的謊實在太爛,所以特地讓我
真的迷路了吧?!

突然,一聲怒吼從極遠處的身後傳來,迴盪在夜色迷濛的遠山近水
之間。我心頭突地一跳,回頭望向聲音的來處。聽聲音,似乎是發
自那個並不太喜歡說話的墨烈口中。

我心中一驚,頓時便出了一身的冷汗。該……該不會是圖非雅格因
為肺被刺穿,窒息而死了?!

不!不會吧,我剛才明明檢查過他的傷勢,雖然傷得頗深,但應該
還不至於嚴重到影響了他的呼吸啊!

難道說那片樹林的尖叫聲驚醒了什麼龐然大物的美夢,一氣之下便
一腳將圖非雅格給踩死了?!可是教授明明說這個島上並沒有什麼
大型的動物啊!

一時間,我心中紛亂如麻,雖然明知道圖非雅格絕對不可能因我而
死,可是又忍不住生出種種揣測。想到後來,我甚至開始懷疑圖非
雅格的心臟是不是和正常人不一樣,正好就長在冰錐刺入的那個地
方……

天哪,圖非雅格要真的死了,那兩個人還可能放過我麼?恐怕就算
是我逃到天涯海角,他們也會一路追殺過來吧?

唉,他們兩個倒還算是其次,最可怕的是他們的師父,那個久聞大
名卻從未謀面的火神劍雷迪!!

想到這裡,我彷彿已經看到一個圓瞪雙眼、怒氣衝天的禿頂老頭,
拿著一把通體赤紅的薄刃長劍,一邊大喊著「還我徒兒命來!」,一
邊不要命地朝我狠狠砍來……

猛的打了個噴嚏,我這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的衣服都已經被冷汗
給浸透了。

突然間,似乎聽到了什麼奇怪的歌聲,可想仔細去聽時,卻又似乎
什麼都沒有聽到。

我詫異地扭頭想確定是不是耳朵出了什麼問題,尋覓了半晌,才發
現那聲音竟似是從我腦海中響起,就像有一個小人正在我的腦子裡
細聲細氣地吟唱著一首古老的歌曲,在那隱隱約約、斷斷續續的歌
聲中,正透露出一種無限的悲哀……和說不出來的恐怖!!

難道是圖非雅格的鬼魂附在了我的身上?!!

呵呵,不太可能吧,在這個科技文明高度發達的年代,只要是稍微
上過一點學、懂得一點科學知識的人,都不會相信鬼這種東西的存
在,更何況是我這個曾經在師父逼迫下博覽群書,堅定的唯物主義
信徒、堂堂的赫氏一年級學生呢?!

可是、可是,我毛骨悚然地聽著那歌聲自我腦海中逐漸清晰起來,
清晰到能夠分辨出歌中的每一個音節、每一個停頓,就連演唱者換
氣時那有如哽咽般的詭異呼吸聲,也都聽得清清楚楚,彷彿那個看
不見、摸不著的演唱者就站在我的身旁,正將嘴貼在我的耳朵上輕
聲吟唱著一般。

鬼啊!!!!!

我驚恐地使勁用手敲打著自己的腦殼,想把那聲音從我腦海中給驅
逐出去,可是就算敲到我眼冒金星、頭昏腦脹,那聲音卻依然故我,
毫無凝滯地繼續在我腦袋裡迴響著……

漸漸的,那聲音竟愈發地響亮,讓我的腦殼都跟著共鳴起來,直震
得我牙根酥麻、眼眶發酸,耳朵裡嗡鳴不止,彷彿正有數千人扯開
了嗓子在我那個狹小得可以的腦袋裡齊聲高唱一般!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那聲音就像原子彈爆炸後急速擴散開來的
球形能量波,猛然漲出了我的腦殼,一瞬間便充滿了整個天地。

此時,我身周彷彿有數百萬人,正漫山遍野地高聲應和,那洪亮的
歌聲高亢悠遠、氣壯山河,震得整個天地都開始瑟瑟發抖,就連剛
剛還只是微波蕩漾的平靜湖面,此刻也竟然波濤洶湧,宛若沸騰一
般。

突然,墨藍的夜空中綻放出萬道霞光,將整個天際渲染成一片詭異
可怖的血紅,在那巨大嘹亮的歌聲襯托下,竟彷彿世界末日就要降
臨一般,這股陰森凝重的氣氛壓迫得人喘不上氣來……

我茫然地瞪視著頭頂那殷紅如血的夜空,完全沒搞明白這到底是出
了什麼事情。難道說就因為我失手殺了圖非雅格,連老天爺都震怒
莫名起來,想要將我連同這整個世界都一起毀滅掉麼?!

天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怎麼知道那個花花公子……呃,
那個善良可愛的人兒居然是您的親戚啊?!您要殺就殺我一個人
吧!千萬要放過那些無辜的良民啊!!

完了……師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世界末日竟是因我而起,恐怕就算
是上了天堂也會衝到地獄來將我追殺得體無完膚、片甲不留吧!!

到時候,阿冰、雪城月她們都上了天堂,只留下我一個人在不見天
日的地獄中與那些因我而死的無數冤魂野鬼們朝夕相對,任唾罵和
酷刑永無止境地折磨著我脆弱孤獨的身心。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僅僅是因為我不小心殺掉了一個化名為圖非雅
格的……耶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8.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