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36
累積人氣
56602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2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走回酒店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

就在掏出門牌要進房間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那個說要在我房裡等我回來聊天的漂亮女導遊。

奇怪,聊天的話,白天也可以啊!幹嘛非要是在晚上?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莫不是想……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卻不知道是因為過於興奮,還是因為極度的恐懼。

驀然,想起阿呆曾經說過的一個有關吸血鬼的故事……


「……在一個陰雲密佈、閃電交加的夜晚,男主角詹姆斯?龐德慢慢停下了車,掏出一把深綠色的袘囡_匙,打開了古堡的大門……」

一道閃電突然照得漆黑的屋內恍若白晝,嚇的我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緊隨而來的悶雷聲稍稍打斷了阿呆的故事,也讓他趁機又從我手中搶走了一塊當作宵夜的牛肉乾。

「男主角詹姆斯?龐德一邊大嚼著牛肉乾……哦不,是抽著古巴西的雪茄,一 邊藉著ZIP打火機的光亮悄悄潛入了古堡中。小心翼翼地走上一段嘎吱作響的古老樓梯,揮手拂去擋在眼前積滿灰塵的蜘蛛網,他在一個落漆斑駁的房門外停了下來。又是一陣掏鑰匙的卡啦卡啦聲,緊接著,房門在痛苦的呻吟中被慢慢推開,一股潮濕的腐味撲鼻而來,讓即使是在毒氣室中也能若無其事大抽雪茄的龐德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突然!一陣陰風吹來,ZIP打火機上微弱的火苗搖曳了幾下後,便無力地熄滅了,四周立刻陷入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我們的男主角龐德不得不又掏出了手電筒,可還沒等他來得及擰亮電筒,整個房間便已經亮了起來……」

「天花板上垂掉著的數十根蠟燭,彷彿都在同時被點亮一般,讓這間原本不大的陳舊書房,在幽暗的燭光中冒著森森的鬼氣。書桌前,一個妖冶的金髮女郎,穿著一身暴露無比的黑亮皮裙,坐在一張寬大的皮椅上,拿著一把精美的小手槍,衝著龐德嫵媚的一笑:『嗨!帥哥,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說到這裡,阿呆便停了下來,伸出右手朝我嘿嘿一笑。

我瞪了他一眼,將手裡的最後一塊牛肉乾,心不甘情不願地給了他。

「啊……嗯,任務完成,睡覺了!」阿呆嚼著牛肉乾,便準備上床。

「喂!你還沒說完啊!」

「哦?還沒講完嗎?」阿呆彷彿這才想起來似的,咳嗽兩聲後繼續講道:「啊……接著,龐德就拿出一塊古德國產的牛肉乾,和金髮美女一起大吃起來。嗯,這下總算講完了,晚安……」

我氣得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叫道:「你耍賴!小心我告訴老頭子說你騙我!」

阿呆無奈地說:「小祖宗,接下來的實在是少兒不宜,我怕你聽了晚上睡不著覺啊!」

「快講!不然以後別想我會聽你講故事了!!」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接著,金髮女郎便慢慢站起身來,拿槍指著高舉雙手的龐德說:『我等你很久了。來吧,寶貝,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給我脫下來。』」

「龐德露出招牌笑容,無奈的聳聳肩,將嘴裡的雪茄遞到女郎手中,轉過身去,慢慢地開始脫衣服。女郎又用槍捅了捅他的背,嬌笑道:『轉過來,不然我看不清楚哦……』」

「嗯?你怎麼不說了?」我著急地問道。

「咳咳。然後,就在這旖旎的燭光中,兩個人緊緊地抱作一團,滾倒在地。接著,燭光慢慢熄滅,只餘下一連串女郎的嬌喘聲和肉體的碰撞聲……」

「啊?他就這麼掛了?」我失望地喊道。

阿呆白了我一眼,接著講道:「第二天,紐約時報上便刊登出一條消息,一具乾癟的男屍被人遺棄在垃圾堆中。男屍的脖子上還有一個似是被猛獸咬爛的傷口,而他體內的血液也被某種不知名的生物給吸光了。」

阿呆講到這裡,略帶得意地做著下期預告:「好了,○○七之吸血鬼傳說到此就告一段落了,明天晚上,將會開始○○七之深海疑雲。咳咳,準備好牛肉乾吧!小子。」

「咦?他不是已經掛了嗎?怎麼明天又要去深海裡玩了?」我相當的詫異。

「我靠!我說了那具男屍是龐德了嗎?」

「可那個女的不是吸血鬼嗎?」

「我說了那個女的是吸血鬼了嗎?!」阿呆差點被我氣暈了。

「可是你從五天前一直講到昨天,都還沒講到吸血鬼出場啊!那今天這個要是不是的話,為什麼要叫它吸血鬼傳說呢?」

「廢話!你懂不懂什麼叫做傳說啊?!當然就是已經消失了的東西,才叫作傳說了!!」

「……可是連一個跟吸血鬼相關的東西,都沒有出現過啊……」

「媽的,最後那個男屍不就是被吸血鬼殺掉的嗎?看,我多負責啊!講故事不僅講到結尾還給你來個呼應主題,沒管你要牛肉乾,你就偷著樂去吧!」

「……」


「阿翎?你怎麼還站在這裡啊?」燮野明穿著一身睡袍,奇怪地看著還站在門口發呆的我。

「咦?你不趕快睡覺,跑出來幹什麼?」我也好奇地瞪著他。

燮野明狡黠地一笑,低低地在我耳旁說道:「嘿嘿,當然是夜襲去了,正準備來叫你呢!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啊?」

「夜襲?夜襲誰啊?」我納悶地問。

「就是我們那個嬌滴滴的導遊小姐林斐兒了!人家那麼大方地借了咱們兩套如此名貴的禮服,我們怎麼也該登門去表示表示吧!」

我恍然大悟,原來那個導遊小姐叫林斐兒,於是指著我的房間說:「啊!她就在我房裡,那我們現在正好一起進去跟她道謝吧!」

燮野明瞪著雙牛眼不敢置信地叫了起來:「什麼?她就在你房裡?!」

「是啊!她說她晚上要找我聊天,在我房裡等我。」

燮野明傻呆呆地瞅了我半天,最後拍了拍我的肩膀,無奈地苦笑道:「算了,還是你自己進去吧!不過小心點,別搞的太厲害,以免明天參加不了比賽。今天看了你的表現,我可是對你信心十足啊!」

「咦?搞什麼啊?不是要一塊兒進去道謝嗎?還是你發起的啊!」

「唉,可惜人家的目標不是我啊!」燮野明嘆了口氣,突然又振作精神道:「嘿嘿,今天看了她們那個女上司,果然也是顧盼生姿、風騷入骨啊!嗯嗯,既然這邊已經有你照應,那我這就去向她們上司表達一下我衷心的感謝。」臨走前還不忘拍拍我:「小子,努力哦,千萬別給我丟臉啊!」

茫然地看著他哼著小曲悠哉地遠去,我搖了搖頭,擰開了房門。

卻見房間裡燈火通明,一個動人的身影俏立在窗前,正拿著杯紅酒背對我看著窗外美麗的小島夜景。

我心中暗暗奇怪,這個導遊的身影此刻怎麼變得如此熟悉,可白天的時候為何就沒看出來呢?

等我發現她居然還留著一頭紫紅色的水亮長髮時,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妳、妳……妳怎麼來了?!」

還沒走遠的燮野明聞訊趕了回來,跟我一起看著那個笑吟吟轉過頭來的少女,忍不住驚呼道:「龍、龍、龍……龍吟瑤?!!」

龍吟瑤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哼,第一次出遠門執行任務就學會泡妞了啊?想不到你這個白癡也這麼好色呢!」

燮野明看了我一眼,緊張地悄聲問道:「你們認識?」

見我無力地點點頭後,他飛快地衝回自己的房間:「拖住她!我這就換衣服找她要簽名!!」

我奇怪地瞅著她:「咦,怎麼是妳?林小姐呢?她來過了嗎?」

龍吟瑤扭回頭去看都不看我,慢條斯理卻又滿含怒氣地說:「是不是林小姐我不知道,不過剛才我進來的時候,裡面倒是有一個差點把我當成是你的美女,摟著我親熱了半天。要不是發現我是個女的,恐怕她已經把我拖上床去了……」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那個導遊林小姐果然不是單純想來找我聊天的。

尷尬地笑了笑,我不好意思地解釋道:「啊……其實我並不知道她原來是這個意思……」

「你不知道?」龍吟瑤轉過身來,冷笑地看著我:「一個女孩子說要半夜來找你聊天,你居然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是啊……就像妳現在來找我,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啊……」我無辜地看著龍吟瑤。

說完這句話後,還沒等我自嘲地笑笑來緩解一下氣氛,一個酒杯已毫無徵兆地突然在我鼻樑上開了花,冰冷的酒液瞬間模糊了我的雙眼。

抹掉臉上的酒液和碎玻璃渣,我捂著鼻子憤怒地看著她--我幹什麼了我?說都不說一聲就動手打人?

打了人的龍吟瑤臉上不但沒有一絲歉意,還毫無懼色地與我對視,甚至帶著挑釁地說:「怎麼?想揍我?哼,我可不怕你!」

默不作聲地扭頭進了洗手間,我打開水龍頭洗掉了臉上的酒液。關水龍頭的時候卻因為氣瘋了心,一不小心將整個水龍頭都給擰了下來。

冰冷的自來水立刻瘋狂地激射出來,將我渾身上下淋了個透濕。

隨手捏扁了還在瘋狂噴水的自來水水管,剛想找毛巾來擦臉,身後便有一隻手遞過一條毛巾來,卻聽不知何時走了進來的龍吟瑤嘆了口氣:「唉,是我不對,誤會你了……其實剛才你和那個傻大個在門外的對話我都聽到了,只是實在嚥不下這口氣罷了。」

我接過毛巾,使勁兒擦著臉,沒有理她。

「喂!一個大男人的,別那麼小氣好不好?!我可是從小到大都沒被人這樣摟著親過呢!哎,你別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好不好?我又沒冤枉你……哼,信不信我回去把這件事情告訴阿月,看她不扒了你的皮才怪。」

剛剛稍微平復下去的怒氣,在聽完這句話後又猛的撞了上來,我瞪著她惡狠狠地吼道:「妳要再敢惹我,信不信我今天讓妳出不去這個屋?!」

龍吟瑤見我再次發火,也忍不住衝著我吼道:「你敢?你敢?!」

我直氣得渾身發抖、頭暈目眩,隨手砸爛了盥洗台,石塊紛飛中,更大聲地對著她吼了句:「妳說我敢不敢?!」

她顯然是被我這突如其來的粗暴行為給嚇了一跳,瑟縮了下身子,臉色蒼白地瞪視著我:「有種……有種你殺了我啊……」說著,眼圈一紅,兩行清淚便奪眶而出。

看著那滴晶瑩的淚珠劃過她雪白絕麗的臉,我不禁愣住了--我這是怎麼了?不就是鼻子上挨了一酒杯嗎?值得這麼又砸東西又吼人嗎?

難道說隨著摘下面具的時間越長,我的脾氣也變得愈發難以控制了嗎?

狠狠吐出憋在胸口的悶氣,我不再理會還站在那裡氣得死瞪著我不停喘息著的龍吟瑤,轉身出了洗手間,卻看到燮野明西裝筆挺目瞪口呆地站在門口,手裡還拿著一枝金筆和一個不知從哪裡偷來的精裝記事本。

「她是你仇家?」燮野明難以置信地瞅著我。

我搖了搖頭,無力地說道:「別管她,先來幫我看看這套衣服吧,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穿了。」

「你女朋友?」他更加難以置信的瞅著我。

「你看像嗎?」我沒好氣地反問他。

燮野明搖搖頭:「我看也不像,你哪配得起她?我靠,我看你這套衣服還是扔掉算了,明天就等著去負荊請罪吧!」

我頭痛地坐進沙發裡,拿起那瓶龍吟瑤剛開的紅酒便灌了一大口。

媽的,今天看到了阿冰,又完成了校長吩咐的重要任務,本來正高興的時候,卻偏偏碰到了她!

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我命中的剋星,看到她還沒兩分鐘,就又是挨砸又是挨澆的,搞得我現在什麼心情都沒有了。

燮野明那個不怕死的居然還跑到洗手間,小心翼翼地賠笑著說:「這……這個……請、請問……能不能幫、幫我簽個名?」

「滾!!」隨著龍吟瑤這沙啞得變了聲的一聲吼,就看到燮野明踉踉蹌蹌狼狽不堪地退了出來,洗手間的門也「砰」的一聲狠狠關上了。

燮野明苦著臉坐到我身旁,接過我手中的酒瓶就是一通胡灌,灌完了一抹嘴,一臉難以理解地問道:「你們兩個這他媽的到底怎麼回事兒啊?見面不到三分鐘就吵成這德行了?這要是讓她的歌迷們看到了,還不砍死你啊?!」

我苦笑地看著他:「我也沒鬧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兒。唉,倒是可憐了這套衣服啊!才穿了一個晚上,就壽終正寢了。你看看,這套衣服值多少錢?」

「我看最少也值三百銀魯克,如果是雪迪龍的,大概就上千了。」燮野明嘖嘖地嘆息著:「唉,這下可要大出血了啊!」

還好,比我估計的要便宜多了。而且我現在身上就有兩千多銀魯克,雖然說只是靠兩個星期不睡覺掙來的,但是就這麼一下子拿出去一半多相當於一年半的學費,也夠讓我肉痛的了。

「喂,她待了這麼半天還不出來,你就不去勸一勸?」燮野明指著洗手間,悄悄問我。

「你嫌我命長嗎?」我瞪了他一眼。

「話不是這麼說的啊!不管怎樣她也是個女生,你個男子漢大丈夫怎麼也該顯示一下氣量嘛!萬一過會兒她經理人來找她,看她氣得腦溢血昏死在你的洗手間裡,你到時候怎麼解釋啊?」

我呆呆地瞅著他,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後,連忙跑到洗手間門口喊道:「龍吟瑤?龍吟瑤?妳、妳沒事吧?」

見連叫了好幾聲裡面都沒有反應,我嚇得心都差點從胸口蹦了出去,連聲音都變了。

又叫了幾聲後,我一身冷汗地看看在一旁也同樣一臉緊張豎起耳朵聽著裡面動靜的燮野明,一咬牙,「砰」的一腳踹開了門,可還沒等我衝進去,門又「砰」的一聲從裡面關上了。

捂著被撞得差點變了形的鼻子,我忍著眼淚齜牙咧嘴哼哼唧唧地拍著門道:「揉易搖?揉易搖?嘿門……嘿門……」

就聽裡頭突然傳來「噗嗤」一聲輕笑,我這才鬆了口氣,輕聲道歉:「對不起,剛才我實在是太衝動了點。其實我知道,妳根本就沒誤會我,也不想把這件事情跟雪城月說,對不對?咳咳,唉,我想我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所以……所以……」

所以,妳可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雪城月啊……

要不是剛才實在害怕她老人家氣急之下,不小心犯個心臟病、腦溢血之類的突發性疾病,我還真不肯跟她道歉。如此火爆的脾氣,換了誰都要勃然作色,沒揍她已經算是很給她面子了。

道歉完了,裡面卻再次沒了動靜。我撓撓頭,小心翼翼地開了門,才發現她正用濕毛巾敷著自己的臉。

「咳咳……不……不生氣了?」

龍吟瑤輕輕地「哼」了一聲,嚇的我差點要奪門而逃,卻見她拿下毛巾,瞪了我一眼道:「明天晚上比賽結束後,我還要給優勝者唱歌呢!結果現在被你氣得嗓子都啞了、眼圈也腫了,你讓我明天怎麼上台啊?」

我小心翼翼地賠笑道:「小的這就給您治療,莫慌、莫慌。」

說著伸出雙手輕輕撫在她的眼睛上,略一運功,便幫她疏通經絡活穴化淤,再拿下來的時候,兩隻眼睛已經恢復如初。

接著又輕捏她的小手,一道真氣順臂而上,轉眼便將她嗓子處的淤滯疏通,再恭恭敬敬遞上一杯灌注真氣的紅酒,給她老人家潤了潤喉後,便大功告成了。

「看不出來,你療傷的本事不賴啊!就是脾氣太大,哼,冷羽可比你好太多了。」龍吟瑤得了好還不忘損我兩句:「怪不得阿月現在跟冷羽形影不離,我看就是被你氣的。」

我不自覺地看了燮野明一眼,見他沒什麼反應,便也無所謂地聳聳肩:「他是他、我是我,沒事兒別把我和他扯一塊兒。」

龍吟瑤顯然把「他」聽成了「她」,狠狠跺了我一腳後,又暗自嘟囔了句:「沒心沒肺的傢伙,活該找不到女朋友。」

我抹著眼淚哭道:「姐姐∼∼我說的是別把冷羽跟我扯一塊兒,這句話難道也招您了嗎?」

「啊!」龍吟瑤捂著嘴,很不好意思地訕笑道:「咳咳,哎呀!我說白癡兄,你這件西服……算了,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幫你這個忙吧!」

卻看她伸手在空中虛抓一把往回一拽,我週身衣服上的水分便紛紛氣化,凝成了一團籠罩全身的白霧流向她的手心。

不一會兒,我身上便清清爽爽,再沒有半點水漬,而龍吟瑤手心裡也凝聚了一大團圓不溜丟晃晃悠悠的晶瑩水球。

可惜西服已經顯得有些發皺,看起來似乎再怎麼補救也沒有辦法了。

「這是什麼破爛西服啊,潑點水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龍吟瑤將那團水球拋進被我砸得所剩無幾的盥洗台,又拽著我來來回回原地轉了好幾個圈,氣鼓鼓地搖瑤頭。

一瞥眼間,她瞧見了燮野明手裡的酒瓶子,勾了勾手指,酒瓶子便突然出現在她的手中。

就聽燮野明在沙發上驚呼:「我靠!酒呢?我的酒呢?」

龍吟瑤拿著酒瓶,像小媳婦給丈夫用刷子掃衣服上的灰塵般,在我的西裝上來來回回的熨了幾遍,便看到那些原本再也消不去的皺褶,就彷彿根本不存在般奇跡地消失了。

我嘖嘖驚嘆道:「哇,妳以後要是改行當洗衣匠,肯定也是把好手啊!」

直到此刻才發現自己酒瓶去向的燮野明,尷尬地拿著紙筆遞到龍吟瑤眼前,指著酒瓶問道:「這個……我們換,好不好?」


「龍羽,剛才我碰到了葉靈冰。怎麼樣?聽說你和葉靈劍身邊的龍騎將們幹了一架,任務完成了嗎?」

給燮野明簽完名,讓他心滿意足地再次出征之後,龍吟瑤又從酒櫃裡取出一瓶紅酒,自斟自飲地問著我。

「你們……怎麼都把酒當水喝啊?」我納悶地看著她手裡的第三杯酒。

「反正你們貴賓一切消費全免,我不多喝點,你豈不是虧了?」龍吟瑤做了個鬼臉:「快說,任務完成了嗎?」

「嗯,妳回去告訴校長,圓滿完成任務。葉靈劍決定在三個月內便將總額十五億三千萬的資金存入赫氏在世界各地的七十一個秘密戶頭,剩下的事情,只要校長派個人來告訴他那七十一個戶頭的地址就行了。」

「這麼順利?」龍吟瑤吃驚地看著我:「你該不會是動用了武力和親情來要挾他吧?」

「……」

「呵呵,想不到你剛來第一天就完成了任務,真是出乎我和校長的意料之外呢!對了,那三個紫徽龍騎將和坎佩特統領是怎麼被你打發掉的?四個人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來的?」

我輕描淡寫地說:「啊!他們並沒把我當對手看,所以出手也不算重,後來聽說我和燮野明是朋友,便握手言和了。」

龍吟瑤點點頭,看著我狡黠地一笑:「呵呵,龍羽,想不到你這個白癡運道居然那麼好,竟和燮野明這個黑白兩道都聲名顯赫的傢伙成了朋友,相信以後辦起事來,肯定更加輕鬆自如啊!」

我當然知道她笑的意思,連忙懇求道:「拜託拜託,妳跟校長可千萬別說我是借燮野明的光,不然還不知道他以後會派什麼更變態的任務給我呢!」

「哦?那就要看你怎麼賄賂我咯∼∼」龍吟瑤得意地要挾著我:「要不要當我小弟啊?保證絕對不虧待你哦!」

我頭痛地倒了杯酒,在她殷切的期待下一口氣喝光,然後非常肯定地搖了搖頭。

「喂!當我小弟很沒面子嗎?怎麼說,我現在也是世界上的知名人士啊!一次出場費就夠支付赫氏半年的開銷了!大不了每個月五千的工資,遇到我巡迴演出的時候,旅費我掏、吃住全免,還有百分之三十的獎金。」

我張大了嘴巴愣愣地看著她:「五……五千?!!」

「怎麼,嫌少嗎?當然,這只是開始,如果以後合作順利的話,還會漲哦!」龍吟瑤繼續蠱惑著我。

「冷羽現在一個月才兩個半銀魯克的工資,妳一個月就給我五千?」

龍吟瑤該不會是藉著巡迴演出的名頭,到處販賣毒品吧?!

「呵呵,我一次出場費至少是在三十萬以上呢!每個月五千雖然高了點,但是像你這樣的高手,我可一點也不虧。當然,如果能找到那個紅頭髮的傢伙來當我的小弟,恐怕他的工資就得至少是一萬了哦!」

「紅頭髮的?哪個紅頭髮的?」我戒備地問道。

媽的,居然有人敢跟我搶生意,不想混了?

「咦?你不知道?就是上次在赫氏跟會用深藍襲擊的人交手的那個高手啊!你不是裡赫氏的嗎?居然不知道他?」龍吟瑤奇怪地看著我。

「咳咳……抱歉,我現在雖然掛著裡赫氏的名頭,可還只是個預備的,裡赫氏裡面的人沒見到幾個,更不可能知道什麼紅頭髮的了。」

搞了半天,原來那個極具威脅的競爭對手是我自己啊!

龍吟瑤點點頭:「嗯,的確呢!就連我去問老白毛,他都不肯告訴我那個傢伙的真實身份。唉,看來那個傢伙肯定是我們赫氏的王牌啊!」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每個月五千的人工,可不是隨便找就能找到的哦!」龍吟瑤笑瞇瞇地問著我。

見我捧著頭猶豫不決,她起身道:「呵呵,你好好考慮一下了。如果考慮好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哦!不早了,你休息吧!我要回房間去了,晚安。」


早上起來後,便和燮野明又在房間中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早餐。乘電梯下樓的時候,燮野明還在那裡自鳴得意地炫耀著昨晚上的豐功偉績,弄得一電梯的人都紛紛側目。

到酒店門口集合的時候,原本的導遊小姐卻換成了個男的,讓我和燮野明禁不住一呆。

「請問……林斐兒小姐到哪裡去了?」燮野明上前詢問那個男導遊。

「啊!林導遊她因為臨時有事,讓我來幫她帶團,你們下面的行程,都將由我來負責。」那名男導遊客氣地回答。

我這才鬆了口氣。原本還在顧慮今天該怎麼跟她解釋昨天晚上的意外,此刻看來,是沒有這個必要了。

等人都到齊後,男導遊先介紹了一下自己,他叫林奇,居然是林斐兒的哥哥。看來兄妹二導遊還真是感情深厚呢!妹妹有事,哥哥來頂。

接下來,就是今天上午行程的注意事項了:「昨天我妹妹帶領大家參觀遊玩了天堂島的幾個旅遊景點,相信大家都玩得很開心吧!不過那幾個景點都不是我們天堂島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只是道開胃的甜點。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去領略天堂島真正的迷人之處,讓大家體會一下什麼才叫作當男人的樂趣!」

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過後,連導遊在內,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嘿嘿淫笑起來,紛紛小聲興奮地討論著過會兒的節目內容,讓我和燮野明聽得目瞪口呆。

跟他們一比,就連成天鼓吹要來這裡盡情享受美女風情的燮野明,也突然變成了一個剛出爐的純情少男。

「不過呢!在此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一下今天需要注意的幾個要點。首先呢!相信各位都知道,每一個能來到天堂島的人,都是有頭有臉、有地位、有身份、有名氣、有品味的人。有的是某個聯盟的會長,有的是來度假的統領、龍騎將,有的是參議會的議員,甚至還有經濟實力雄厚的家族聯盟代表人。所以,我想請大家注意的第一條就是,千萬不要跟陌生人發生爭執,大家要互相謙讓--說不定您今天交的新朋友,明天就會給您一份上千萬的訂單。」

「第二條呢!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注意遊戲的時間限制,千萬不要樂不思蜀,忘了歸隊。要知道,天堂島雖然對各位的慾望不加控制,但是在時間方面卻相當的嚴格。一旦發現超時的,一律嚴懲。罰錢還是其次,更可怕的是您要是因為體力耗盡而死在裡面,他們絕對不會負責您的人身安全。」

眾人相顧變色,紛紛點頭表示一定遵守時間規定。

「第三條,就是關於各位能在天堂島待的時間了。龍飆翎和燮野明兩位這次是我們團隊中的特邀嘉賓,和其他團隊中的特邀嘉賓一樣,在比賽結束後,還可以待一個月左右。而其他的貴賓,則只能待十五天。如果逾期不離島的話,首先,和第二條一樣,天堂島將不再負責您的人身安全問題,同時拒絕出售平價寶石讓你們復活,到時候你們只有從黑市上用超過平價四、五十倍的價格來進行復活。舉個例子來說吧!比如說一般的黑曜石,十七顆能夠讓您復活一次,而且前五天是免費復活,而後十天就需要用每顆十銀魯克的價格向政府購買才能復活。一旦超過歸期,那麼你們就需要花每四百銀魯克一顆的價格來從黑市上購買了,而且能不能買得到,還得看您的運氣。」

眾人忙不迭地點著頭,看來六千八復活一次的價格,也讓這些平素一向不拿錢當回事兒的人們,感到分外難以接受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2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