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4
累積人氣
5660283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1.1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章
星期四一大早,萬眾矚目的哲學考試分組名單終於出來了。

看著遠處操場上分組榜前的人山人海,我和阿源悠閒地站在教室裡吃著雪城月特地給二百五十一號準備的豐盛早餐。

一個是無需考試就能輕鬆進入甲組的天才,一個是靠走後門早已內定為乙組的哲學白癡,我們兩個人此刻的心情真可謂是春風得意,好不羨煞旁人。

正得意著呢!卻見雪城月帶著一臉的憤怒突然走進了教室。

來不及收拾桌子上的狼籍,我只好急中生智地衝著空空如也的桌膛大喊了聲:「二百五十一號!吃完了東西也不收拾一下,看你吃的這個亂啊!」

誰知雪城月卻根本沒理會滿桌子吃剩的殘渣,面色鐵青地過來拉了我的手就往教學樓外跑。


「喂!喂?!怎麼了?」摸不著頭腦的我踉踉蹌蹌地跟在雪城月身後,突然發現她居然正拉著我跑向校長辦公的赫氏主樓?!

一直沒說話的雪城月,這才憤憤不平地叫了起來:「氣死我了!我爺爺明明已經跟校長通過信了,居然還讓你分到了丙組!不行,我要以五大家族繼承人的身份去找那個該死的校長理論!」

我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問:「什……什麼?丙組?妳還想去理論?!」

「對啊!明明說好了是乙組的嘛!居然讓我白高興一場!」

「雪……雪城月,我看這樣好像不太好吧……怎麼說,靠關係走後門都是不太道德的行為,校長既然已經否定了這種做法,我看我們是不是就不要去白白送死了?」

雪城月沒聽見我的話,還在那裡自顧自地抱怨著:「哼,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又不是什麼正規的考試,他有必要搞得這麼公私分明嗎?!」

在旁觀者們羨慕的驚呼聲中,我一路上被雪城月橫拖直拽地拉進了主樓,卻被迎面走來的埃娜給攔住了。

「咦?雪城月、冷羽,你們這麼急著要去哪裡啊?不是馬上就要上課了嗎?」

雪城月生怕沒人知道我走過後門似地咆哮道:「校長呢?我要找他算帳!明明說好讓冷羽進乙組的,怎麼事到臨頭又變卦了呢?!」

埃娜吃驚地看著我說:「什麼?原來你想去乙組?咦,憑你的哲學成績明明可以去甲組的啊!」

「沒、沒搞錯吧……」雖然明知道埃娜絕不會騙我,但是這種和彗星撞擊地球一樣,幾百萬年才有可能發生一次的事情,怎麼會幸運地落到我的頭上?

「沒搞錯啊!批考卷的教授還說難得有一位學生能有這麼深刻的見地呢!雖然說還很稚嫩,也過於悲觀和片面了點,但也還算真實,很符合現階段青少年的心理。而且還是我親眼看到你考券上的成績的啊!」

這下我可是徹底的糊塗了。既然我明明可以去甲組,而雪城月的爺爺又靠關係讓我去了乙組,可為什麼卻偏偏把我分到了丙組呢?!

難道是因為不知道要把我分在甲組還是乙組,所以就乾脆分到丙組去了?!我靠!這不是典型的草菅人命嗎?!

「什麼?你在丙組?」得知真相後的埃娜也難以置信地叫了出來:「不可能啊!肯定是有人搞鬼!」

聽她這麼一說,我反倒冷靜了下來。

按理說,我和教授們應該沒什麼過節,就算有人擠我,最少也能去個乙組。

而學校領導中既有權力幹這種事情又認識我的人,除了那個整天就盤算著搶錢的校長外,也就沒有別人了……

「看來這是校長故意安排的呢……」我總結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當著雪城月和埃娜的質問,校長痛快地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二位別激動,妳們看看當事人多冷靜啊!唉,我做這個決定不是沒有道理的,再怎麼說,冷羽同學也不是經過正規考試進入我們赫氏的,在某些學校待遇問題上自然就要區別對待了。而且我這樣做,也是為他好啊!多讓他瞭解一下基層的工作情況,以後才能將事情的本質看得更透徹嘛!」

雪城月反駁道:「校長,既然你這麼照顧他,讓他去丙組,幹嘛不連我也一塊兒照顧了?!正好我也想去瞭解一下基層情況,省得以後成天只知道高高在上,不瞭解民間的疾苦……」

「這是兩回事嘛!他要成功,還需要創業,而妳不同,妳是更艱苦的守業。更何況,妳們女孩子,怎麼能去幹那種粗重的體力活?我都聽妳爺爺說了,說妳也想去乙組?呵呵,雪城月同學,妳的這種精神,我很贊同嘛!但是一個人應該正視自己的價值,將自己擺在一個合理的位置上,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實力。憑妳的能力,就應該坐在高級辦公室裡吹空調,喝咖啡,為社會創造出巨大的財富,又何必去浪費自己的才能,學別人去跑業務,幹那些極不務實的工作呢?」

老奸巨猾的校長以為幾句話就能將雪城月給吹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誰知雪城月卻還是不依不饒:「如果沒有創業的艱辛,怎麼可能去珍惜到手的成果?校長,不然這樣吧!我放棄自己在甲組的權利,讓乙組的首位補進甲組,同時也讓羽調進乙組,如何?我相信就算是跑業務發傳單,向客戶介紹自己的經營項目,也絕對不會比清掃廁所輕鬆……」

校長擺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對不起,這是不可能的。學校關於分組的決定可不是什麼兒戲,讓妳說改就改。雪城月,如果妳願意讓出甲組的位置,我倒不反對,但是冷羽同學是絕不可能被調出丙組的,這可是明明白白寫在校章上的規定,未經正常途徑進入赫氏的生員,必須經過校教委審核才能獲得與其他生員同等的待遇。很可惜,校教委沒有批准冷羽獲得同等待遇,所以就算是我,也無權調動他。」

雪城月氣得幾欲抓狂,卻也毫無辦法,只得恨恨地摔門出去了,留下我和埃娜冷冷地看著校長。

校長衝我無奈道:「唉,這丫頭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別懷疑,我讓你去丙組,可完全是為了你著想,當然絕不是什麼審核未批准之類的理由。」

「哦?為我著想?!讓我從清掃赫氏裡所有的廁所開始,進而去進修清潔廁所專業,將來畢業就成立一個廁所清潔公司,而全公司上下從董事長到員工全都是我一個人嗎?」一想到原本可以名正言順進入甲組的我居然進了丙組,我就來氣。

校長見我動了真火,連忙賠笑道:「呵呵,哪裡哪裡,我怎麼可能讓你去幹那麼無聊的事情呢?」

埃娜插口道:「校長,學校根本就沒有什麼生員待遇差別的規定。您要是擅自把羽從丙組調到甲組,我還沒什麼意見,可您怎麼偏偏倒行逆施啊?我先說好,這次我可不幫您了,要是下次再有什麼任務,您也別找阿羽了,找別人去吧!要不,您親自出馬算了……」

校長抹了把額上的冷汗,苦笑著對埃娜說:「埃娜,別人說這話,我可以理解,可妳怎麼也能這麼說呢?妳應該瞭解我吧!再怎麼說,我也不可能害阿羽啊!這次真的是為了他著想,才特地把他分到丙組去的……」

「哦?那您倒說說看,到底是怎麼為他著想的?難道等他畢業的時候,招聘公司的過來看到他的社會調查審評報告全都是在清掃廁所和垃圾堆,就會介紹年薪上萬的職位給他?阿羽他本來就沒有什麼社會背景,更加不是什麼百萬富翁的法定遺產繼承人,您要是再這麼折騰他,難道也想讓他一輩子留在赫氏裡當一個全職特工嗎?!校長,您這麼做也未免太自私了吧!」

第一次見到埃娜居然如此聲色俱厲地跟校長發火,我都嚇得有點不知所措了。校長更是錯愕地看著埃娜,好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一時間屋內的溫度幾乎降到了冰點,只見埃娜憤怒地看著校長,而校長則紅著老臉低頭不語。

沉默了半晌後,校長才老老實實地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合同協定書來遞給埃娜。

「裡赫氏人員租賃合同?」埃娜驚異地看了看那張合同書的落款:「聖.菲麗斯修女學院?校長,菲麗斯修女學院難道出了什麼棘手的事情嗎?怎麼跑到我們赫氏來借人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她的條件很奇怪,聲明租借的對象必須由她指定,而且還偏偏指定了根本不在裡赫氏現役成員名單上的羽。」

「咦?難道她認識羽?」

「她倒沒指名道姓,只是說希望能夠租借上次解決了病毒事件並且擊退那群黑衣人的高手。」

埃娜緊張地說:「不行,絕對不能把羽借給她。現在羽的身份可是高度機密,萬一暴露了,恐怕會遭到拉奇特手下的殺手暗殺啊!」

我也趕緊點頭道:「對啊對啊!校長,這種違反人權的事情,我可不會答應!」

校長道:「放心,保密方面絕對沒有問題,這就是我安排羽進入丙組的原因。正好我們已經提前安排好了,下個月一年級的社會調查題目就是關於聖.菲麗斯修女學院教學改革計劃的利弊,屆時還將舉行一次盛大的學生聯誼活動,因為我們兩個學校在世界上的聲譽很高,所以會有很多政府高官以及財經界巨頭到場捧場。菲麗斯說,她將在那個時候履行租借合約。」

菲麗斯??這該不會就是阿冰曾經該去的那個修女學校吧……

埃娜質疑地問:「她們那裡不是不允許男生隨便出入嗎?那羽也不可能進得去啊!」

「因為甲組和乙組將要和修女學院的學生們一同上課住宿體驗生活,所以這兩個組的男生將去調查聖.菲麗斯修女學院旗下保險公司的管理體系,無法進入學校參加聯誼會。而招待工作和聯誼會後勤工作可全都是丙組負責的,羽可以趁那個機會和菲麗斯見面,順便完成任務。這次的租借時間只有短短的兩個小時,租金卻是三萬銀魯克,合約上說羽到時候可以提成百分之二十,並有額外獎金,既然是大家都高興的事情,我幹嘛要拒絕呢?」

「校長,兩個小時的租金居然高達三萬銀魯克!難道您不覺得這可能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嗎?!」

不光埃娜感到不可思議,我也是震驚莫名,什麼時候起我竟然這麼值錢了?

「而且我也不認為這件事和羽是不是要去丙組有直接的關係。就算只有丙組能夠進入修女學院,我們也可以藉口人手不足臨時抽調甲組的學生去幫忙啊!」

校長拽了拽自己雪白的長鬍子,顯然是為埃娜依然在我分組問題上的喋喋不休而感到不耐。

「羽……時候不早了,你先去上課吧!關於分組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的。」

我只得無奈地應了聲是,走出了辦公室。看來校長有些話不好在我面前說起,所以只好藉故將我支開。

果然,待我躡手躡腳再次摸到辦公室門口時,只聽見校長正用著很小的聲音說:「……埃娜,妳怎麼這麼傻?讓羽去甲組?妳知不知道進了甲組的男生全都變成什麼德行了?我當校長當了這麼多年,學生們之間流傳的那些話,我還能不清楚嗎?進了甲組的學生,將會以平均每個月換一個女朋友的速度一直到畢業,難道妳真的希望羽也變成那種人?」

「羽他可不是那樣的人!再說……再說就算甲組不行,乙組總可以吧!幹嘛非要是丙組?」

「乙組?呵呵,妳想想吧!阿月那個丫頭閒著沒事兒這麼熱心幹什麼?我可是看著她長大的,她心裡想什麼鬼主意,我能不知道嗎?乙組女生少,沒什麼競爭力,正好讓她和冷羽好好地培養感情啊!哼,我可不能讓雪城拓烈那個老傢伙稱心如意!」

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雪城月剛才如此激動……可是……

「咦?雪城月喜歡的不是龍羽嗎?難道她知道龍羽的身份了?」

聽到埃娜問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我也禁不住緊張起來,卻聽校長說:「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個月丫頭現在的目標絕對不是龍羽。其實這也不難理解,她對龍羽可能只是一時的迷戀而已,就好像偶像崇拜一樣,只要放一段時間,這種熱情就會漸漸冷卻,這在她這樣年齡的女孩子身上可是經常發生的事情。而且龍羽最近極少露面,又對她漠不關心,就算她的心再火熱也會被澆熄吧!而我們的冷羽就算不變成龍羽,是金子也遲早會發光的嘛!況且他又因為葉靈冰的緣故曾和阿月走得很近,這兩個人會日久生情也就是在所難免的了……所以啊!埃娜,妳一定要提高警覺啊!我可不想看到月琳的悲劇再在妳的身上重演。」

「校長,您怎麼又扯到緋月琳的事上去了?我喜歡誰,是我自己的事情,可不用您來給我瞎操心。我知道您一直在為當年沒將羅特留住的事情而耿耿於懷,所以才想方設法地想把冷羽留下來。可是您這樣做,是不是太自私了些啊?冷羽他有他自己的志向,您是無權干涉的啊!而且您知不知道這樣會令他很委屈?羽好幾次為了赫氏出生入死,差點把命都丟了,可是卻連一點報酬都沒有,您現在還這樣對他,真的是連我都看不過去了!」

聽到這裡,我心裡忍不住一陣感動。想不到平時總是對校長唯命是從的埃娜,竟會在私底下為了我,如此不客氣地訓斥校長。

面對難得如此激動的埃娜,原本就理虧的校長終於不得不妥協了:「好吧好吧!我不再堅持我的立場,等冷羽下個月的任務完成後,我就將他調回甲組……哦不,還是乙組吧!既然都這樣了,不如就給雪城拓烈那個老傢伙一個交待吧……」


是夜,埃娜又將我從寢室叫到了校長辦公室。

「每次都讓妳這麼麻煩地跑來跑去,太辛苦了吧!妳完全可以打電話讓樓下傳達室通知我嘛!要不,也給我們房間安一部內線電話,省得每找我一次都這麼來回折騰。」

「不行啊!傳達室是廣播通知,我怕別人知道是校長找你啊!而校規不准給低年級學生安裝內線電話和網路設施,怕他們在學習以外的事情上花費太多的時間。再說,我也想親眼看看你啊!要是電話的話,就沒現在這樣感覺這麼親切了嘛……」

「……」


到了校長辦公室,原以為校長會宣佈我的分組計劃有變,誰知他卻面色凝重地遞過來一份傳真說:「羽,又有大事發生了……」

傳真是某地報紙的新聞版複印件,那條新聞是這麼寫的:

「昨日晚二十一點四十分位於本市市中心的雪塔大酒店二十三樓發生了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據酒店負責人說,有兩名酒店的服務人員當場死亡,傷亡人數不下四十名。該負責人還說,爆炸發生時,梅凱爾總統領正在酒店二十四樓宴請十幾位世界大聯盟組織的盟會會長,而爆炸的中心就在他們的腳下。事故發生後,梅凱爾和各盟會會長迅速撤離了爆炸現場,並指派手下幾名龍騎將協助本市警力調查此事。有消息指出,此次爆炸事件是鐵血自由軍餘黨的報復性行為,然而直到截稿時為止,也沒有任何組織宣稱將對此次事故負責。」

報紙上標注的日期竟是今天。

我納悶地看著校長:「這件事情的確挺大,可是……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有關係。這條消息已經被元老議會內部封鎖了,而這家報社也已被停刊調查。據裡赫氏的內線消息稱,這是拉奇特對梅凱爾採取的報復性行為。不過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端,更厲害的,還在後面。」

「報復?拉奇特為什麼要報復梅凱爾?!」我故作驚訝地問。

「上次天堂島龍卵被搶事件,我想你也應該知道是誰指使的。而在那次事件中,拉奇特不但沒有搶得龍卵,反而令自己手下的一名銀徽龍騎將離奇失蹤。拉奇特不是傻子,他肯定想到這是梅凱爾特地佈置的陷阱,而那名銀徽龍騎將的失蹤,也應該和梅凱爾有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恐怕拉奇特至少也要幹掉梅凱爾手下一名銀徽才會善罷甘休了。」

「哦……那我們該怎麼辦呢?需要通知梅凱爾讓他手下的銀徽龍騎將小心嗎?」

校長瞪了我一眼:「少給我裝傻。說,這個銀徽龍騎將是不是被你和燮野明聯手殺掉的?」

突聞此言,我幾欲昏厥,瞪著校長說:「我?開什麼玩笑!校長,我和燮野明都是奉公守法的一等良民,可絕對不敢去殺人放火啊!更何況是殺什麼銀徽龍騎將啊!」

「可是梅凱爾說他和他的手下都沒有看到搶劫的嫌犯,而且他也沒必要在這件事情上說謊。想來想去,當天在天堂島上能有這個實力的,也就只有你和燮野明瞭……」校長見我臉上的委屈似乎不是假裝的,又改口道:「既然不是你們幹的,難道會是……」

我立刻點頭道:「對!絕對是梅凱爾偷偷幹的,他自己不承認,反而還陷害我們,沒想到他居然是這種人啊!」

校長擺擺手說:「不是他,還有一個人有這個實力……仔細想想,的確也只有他會幹出這麼大膽的事情來,還能做得如此乾淨利落。嘿,居然悄無聲息地就收拾了一個銀徽,看來他的功力又長進了不少啊……」

埃娜好奇地問:「誰這麼厲害啊?!」

「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退隱了很久的前金徽龍騎將羅特,就是你說的那個好心的匿名人士。羽、埃娜,這件事情除了我們三個人外,絕不能讓第四個人知道,明白嗎?我們要絕對確保他的安全。」

我和埃娜立刻鄭重地點了點頭。

校長接著說:「也許事情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菲麗斯絕不會無緣無故來請冷羽去幫她的,她一定是已經得知了某件事情的確切消息,並且還是她無法獨立解決的。本來我還猜不透她借你的目的,不過通過這次事件,我倒是猜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拉奇特想在那天的聯誼會上,報復所有參加過天堂島百週年慶的聯盟會長?!」埃娜忍不住驚呼出來。

「不,拉奇特就算再大的膽子,也不敢跟全世界作對。他要報復的只有一個人,而這個人,不但曾和他有過過節,也對梅凱爾設計陷害他的計劃非常瞭解。」

葉靈劍?!我的心猛的揪緊。如果拉奇特要報復葉靈劍,那阿冰豈不是也……

「校長,你說的這個人……該不會就是葉靈劍會長吧?!」聰明的埃娜也立刻想到了答案。

「對。因為憑著葉靈劍和菲麗斯之間的關係,此次聯誼會葉靈劍肯定要到場。然而向來不允許雙手沾滿血腥的人踏入的聖.菲麗斯修女學院是禁止龍騎將入內的,那麼在聯誼會的這段時間內,葉靈劍的生命安全就等於交到了菲麗斯的手上。可就算她再厲害,也畢竟只有一個人,而且作為學校的校長,不可能隨時照顧葉靈劍的安危。拉奇特既然已經決定要在那裡下手,到時候肯定會事先派人拖住菲麗斯,所以……菲麗斯才會想到讓既不是龍騎將,又曾經和拉奇特的手下交過手的冷羽去保護葉靈劍的安全。」

我聽得呆住了,難以置信地問:「校長,您這不是在猜測,而是根本就已經知道真相了吧?!」

「不,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僅僅還只是我的猜測而已。菲麗斯並沒有向我透漏過任何關於租借你的原因。」

我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聽他這麼說完,恐怕就連原本可能並沒打算去刺殺葉靈劍的拉奇特,也要禁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早就已經制定了這個計劃。

「羽,如果這一切真按照我所推測的那樣,到時候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能離開葉靈劍的身邊,務必要保證他的人身安全,知道嗎?我想,只要拉奇特不派出銀徽龍騎將,你應該是能夠勝任此次任務的。」

「這個嘛……」聽校長的語氣,我真的感覺他簡直比我這個當事人都更有信心呢!

「總之一句話,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證葉靈劍的安全。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們赫氏的能源系統升級計劃恐怕就要無限期的擱淺,這對我們赫氏,乃至於五大家族聯盟,都將會是一個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啊……」

是啊是啊!對你們來說,這可真是個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啊……不知道到時候要是我也掛在那裡了,損失是不是就可以承受了呢?!


回來的路上,埃娜見我耷拉著頭沉默不語,意志頗為消沉,便拉著我的手哄道:「羽,分組的事情,我已經跟校長說過了,他已經答應等這次任務完成後再將你分到乙組。」

「……」這個消息我已經聽過了,只是不知道到時候能不能兌現。

「啊!對了對了,還有哦,葉靈冰也快回來了!呵呵,真是有點突然呢!當初葉靈劍還抱怨我們赫氏沒好好照顧他女兒,今天突然又打電話來表示非常希望他女兒能回到赫氏繼續學業。」埃娜說到這裡,忍不住感嘆起來:「唉,這些有錢人啊!簡直就拿自己說過的話不當回事兒……啊!當然了,校長可不是那種人,他說過的話,一定會算數的哦!」

「……」唉,妳說的一點沒錯。

在那些唯利是圖的有錢人眼裡,信譽兩個字值幾個錢?說不定明天葉靈劍又變卦了,說什麼赫氏學風不正,學生之間結幫拉伙、不務正業,要讓他的女兒提早畢業呢!

「羽……我知道你最近對校長有些不滿,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校長他的本意絕對不壞啊!雖然他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有些不盡人意,但也沒辦法啊!世界上那麼多損人利己、爾虞我詐的人,校長就算是聖人也要多少受到一些影響的。就拿上次那個來我們學校搞調查的政府教育基金會的會長來說吧!他居然假冒政府的名義說是希望赫氏能夠在芬吉利亞建立一個殘疾人和孤兒福利專業學校,並說什麼如果購買政府指定的那塊地皮和相關產業,還能夠免去地質勘測費和百分之五十的稅收,可是我們派裡赫氏的人一去調查,才知道那塊地的地下岩層結構疏鬆得只能用來當垃圾處理場,而且還是那個會長夫人名下的地產!更可惡的是那個說是準備在我們學校投資搞科研項目的雪塔聯盟會長的少爺,不但要我們赫氏發給他赫氏碩士畢業證書,還提出要將赫氏東南面的幾個操場改建成幾個高級夜總會和賭場,門前還要分別塑造他們家族成員的塑像!而且那個傢伙手腳還不乾不淨的,見了好看的女生就動手動腳,要不是校長發火把他給攆出去了,我們研究所裡的那些女碩士們可就要遭殃了。」

我忍不住問道:「他沒對妳動手動腳吧?」

埃娜啐道:「哼,算他命大,還沒那個膽子來碰我。」

聽她這麼一說,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麼說,那個傢伙還在妳手上吃了點苦頭了?」

「也沒有啦,只不過是讓他一腳踩空,滾到樓梯下面去罷了。」埃娜見我笑了,也忍不住喜笑顏開,藉機摟住我的胳膊道:「呵呵,走快點嘛!帶我去你們寢室看看那隻小龍最近胖了沒有……」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1.1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