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53
累積人氣
56603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2.10.2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九章(全)
七點半的時候,宴會才正式開始。雪城拓烈在大廳前方發表了簡短的講話後,便端起酒杯自飲一杯。隨著樂隊再次緩緩奏起輕快悠揚的旋律,連我這個從來沒參加過宴會的白痴都知道,宴會,才剛剛開始。周圍的貴賓們紛紛舉杯,在這個充滿了輕松和歡快的大廳里紛紛互相祝福著,仿佛今天是某個盛大的節日。原本就很嘈雜的大廳里,頓時便更加熱鬧起來,雖然還達不到人聲鼎沸的紛亂程度,不過那隨處可聞的竊竊私語和放聲歡笑,卻是連那正逐漸如海浪般掀起層層高潮的樂曲都掩蓋不住的。

埃娜站在我的身旁挑著食物,正端著一個小盤子,上面已經放滿了各色精美的小吃。她又挑了一塊色澤鮮嫩的蝦肉後,便將這個拼盤送到我的眼前,輕聲地對我說︰“你餓了吧……”

我一邊好奇著遲遲不見蹤影的雪城月到底干什麼去了,一邊將逡巡在人群中的視線緩緩收了回來,看著埃娜盤中香味四溢、精美絕倫的各色小吃,暗暗咽了口口水,卻突然想起剛才忙著找雪城月,卻忘了管女侍者們要餐具了,只得皺著眉搖搖頭說︰“呃,連筷子都沒有,你讓我怎麼吃啊?”

埃娜皺著鼻子想了想,突然舉起手中的筷子,夾起一塊鮮紅熟嫩的肉塊便輕輕送到我的嘴邊。我習慣性的躲避了一下,可一看到埃娜眼中濃濃的期待後,只得尷尬的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人注意我,這才張口吃了下去。

“呵呵,好吃麼?”埃娜歪著頭笑嘻嘻地問著我。

“嗯,真好吃!”天哪!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好吃的東西!!上次阿冰給我吃那個“爛白肚”的時候,我還以為已經是菜肴中的極品了,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比那個更好吃的!

“這是什麼肉?!”

“哦?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將小牛肉切成塊後涂上八鰭齡魚的魚脂再用小火烘烤出來的吧……”

“……埃娜,你也太謙虛了吧,知道得這麼詳細還說不太清楚?!”

“嗯,我怕萬一說錯了,你笑話我啊……”

害羞中的埃娜,總顯得分外可愛,可那個可惡的校長此刻卻正在我身前一邊品著美酒,一邊將一雙眼楮滴溜溜的亂轉著,不知道在人群中找著誰。卻听他喃喃自語道︰“那個死丫頭到底搞定了沒有啊?”

又被埃娜連著喂了好幾口後,正當我驚嘆連連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咳嗽聲。我一回頭,居然是麗絲雅?此刻她正高高的噘起嘴來,相當不滿地看著我。

“阿雅,怎麼了??好端端的咳嗽什麼?”我好奇的問她。

“哼,龍羽大哥你好壞哦!阿月不在了你就偷吃啊!小心我告訴阿月去,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啊?”我詫異地看了看埃娜手中的盤子,問埃娜︰“這是你偷來的麼?不是誰都可以吃麼?”

埃娜連忙搖了搖頭,緊張地說︰“我沒有偷東西啊!真的沒有啊!”

回頭再看麗絲雅,她卻已經笑得起不來身了,讓那張可愛的小臉更像一個熟透了的只果般,讓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看著她仿佛快要笑得斷氣了,我這才奇怪地問了句︰“阿雅?你笑什麼啊?我沒偷吃啊……”

“老大,阿雅說的偷吃,不是指這個啦!哎~,我以為阿雅已經夠白痴了,想不到老大你比阿雅還厲害,佩服、佩服啊~!”阿加力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轉了回來,好整以暇地邊搖頭邊嘆著氣,斜眼瞅著正一邊笑一邊努力拿眼楮瞪他的麗絲雅。

我這才恍然大悟,忙看了看埃娜,後者卻依然很無辜的看著我們,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嘴里還直說著︰“我真的沒有偷嘛!!”

“阿雅,你看看你,龍羽大哥只不過吃了幾口別人好心喂給他的東西,你就說他花心,你看看你龍羽大哥那張誠實善良的面孔,他像是那種喜歡花心的人麼?不過這位漂亮的小姐……咳咳……還真有讓人花心的本錢呢,你應該是赫氏的吧,上次還看到你和校長在一起,可我怎麼會不認識你呢?”阿加力邊流著口水邊看著埃娜,雙眼充滿了看到美女後的興奮與疑惑,搖著頭喃喃自語道︰“奇怪啊,難道那幫連逃命都不會的蠢貨們私底下還給我留了一手?不可能啊,他們有那個智商麼?”

“哦,呵呵,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呢,阿加力,一年級甲系,烈木家的繼承人,現年十五歲,十二歲的時候因為打群架而被拘留,保釋出來三天後,再次被拘禁。那次和你一起被拘禁的還有晶石家的龍迪,因為你們差點鬧出了人命,所以在以後的兩年假釋期間內,被禁止進入公共場所。我說得對麼?”埃娜笑嘻嘻的看著已經滿臉詫異的阿加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小伙子很有正義感麼,就是沖動了點,還需要好好磨練啊!”

看來面對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埃娜立刻就能變回那個精明老練的聖白龍。此刻阿加力的臉色早已一片蒼白,眼中除了疑惑外,更多的就是驚懼了。

“那次不是阿力和龍迪的錯!誰叫那個混蛋連老人看病的錢都騙啊!”麗絲雅的申辯讓我恍然大悟,不過阿加力的臉色並沒有因此而變得好轉,他的視線在我和埃娜身上逡巡了好一會兒後,突然拉著我走到一邊,悄聲問了句︰“老大,那個女的跟你什麼關系啊?你沒把我們打架的事情透漏出去吧……”

“我沒有啊,不過她已經知道了……”我好笑的看著他,看到阿加力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不禁好奇地問了句︰“到底怎麼了?”

“這事要是被我媽知道了,那就糟糕了……”阿加力低頭看著地面,擰著眉小聲說了句。

“你媽?”我納悶的重復著這個詞,難道阿加力他媽很厲害麼?能把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治得服服帖帖的女性,一定是個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超級女巫吧!

“龍羽大哥,阿力他媽媽身體不好,一直臥床呢!醫生說凱麗阿姨大概就能活到明年春天了吧……”麗絲雅在我身旁小聲地解釋著,卻換來阿加力悲憤地瞪視。

“…………”我沉默了下來,對于我這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來說,媽媽這個詞匯,就和幾十萬年前的始祖鳥一樣陌生。不過此刻我的心里卻突然充滿了一種異樣的滋味,是嫉妒?是同情?抑或是感傷呢?就仿佛一個似乎從來都沒注意過的傷口,雖然它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悄悄愈合,可在突然看到它的時候,心里卻依然不由自主地回憶起當時應該是很痛的吧……

“放心,埃娜不會把你的事情告訴你家里人的,校長也不會,而且你媽媽的病,我想不會像醫生說得那麼嚴重吧。”我輕聲地安慰著阿加力,後者卻依然一臉蒼白地看著地面,仿如沒听到我的話一般。

“阿力他媽媽得的是遺傳病,先天性心機能衰竭,治不好的……”麗絲雅這次幾乎是用從嗓子眼里擠出來一般的聲音輕輕說著,說完還搖了搖我的手臂說︰“龍羽大哥,你有什麼好辦法麼?”

我黯然地搖了搖頭,想治好遺傳病這種絕癥,除非兩萬年前的大爆炸沒發生過,才有可能吧……

為了逃避這個令人傷心的話題,我故意扭頭看了看四周問︰“雪城月到底干什麼去了?怎麼都這麼長時間了,還沒見到她啊。”

“呵呵,原來龍羽大哥你也會惦記人啊……”麗絲雅笑嘻嘻的瞅了我一眼,接著也很苦惱地說︰“哎,可能她去祭奠她媽媽了吧……”

暈,又是媽媽,我今天非得面對這個詞不行麼?還好埃娜及時過來給我解了圍,不過她的方式實在是讓現在的我無法接受……

“我剛才看到一個小孩子哭著說要媽媽!羽,我們一起去幫他找好不好?”埃娜指著幾十米外的某個地方,再次一臉期待地看著我。天哪!她是怎麼在如此眾多的人群中發現那個哭泣的小孩的?!難道她是透視眼麼?

“………………他媽媽該不會是吃多了上廁所去了吧……”面對母性突然空前泛濫的埃娜,我只剩下嘆氣的力氣了……


師父似乎也是個孤兒……因為他在我面前從來不提及和父母有關的一切事情。阿呆……似乎也是呢,難道我們三個人是因為這樣的關系才聚到一起的麼?看來那個所謂的龍牙山,應該改名叫孤兒院了吧…………

記得阿呆有一次突然提議說,要給我過生日,師父就拿眼楮瞪著他問︰“難道你知道這個小混蛋是什麼時候出生的麼?”

那天師父正因為我練功的時候不用心而上火(天哪,一個才五六歲的小孩子,卻要天天從早練到晚,這真的是我的童年麼?直到現在我都還在懷疑著),不知死活的阿呆卻正好撞在了那個充滿了火藥味的烏黑槍口上。他恐怕還不知道,那烏黑的槍口中充滿的不是子彈,而是核彈吧…………

“可是別的小孩子都過生日的,如果阿羽他不過的話,他會覺得很不正常啊……”阿呆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正義凜然,當然,事後我才知道,他只不過是在垂涎著師父私釀的幾壇好酒。

“你過過生日麼?”師父突然淡淡地問了句。那平靜的話語中,卻讓我聞到了一股凜人的殺氣,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至今回想起來,還讓我不寒而栗。從那以後,每當我想偷懶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記起這段恐怖的話語,于是立刻便化恐懼為動力,把偷懶當找死了……

“沒啊,我都不知道我啥時候生的,還過啥生日?不過如果你願意給我過一次的話,嘿嘿,那就當今天是我的生日好了……”當時我實在是為阿呆捏了把冷汗,因為他說話從來不看場合氣氛。難道他就沒看到師父已經把吃飯的鐵筷子都給捏彎了麼?

“我也沒過過生日,所以,你以後要是再給我提這個,我就讓你滾回娘胎里去再生一次!”


我七歲的時候,那頭陪伴了我七年的母狼終于因為衰老而死掉了。師父將它埋葬後,它的幾個孩子在它的墳前嗚嗚的叫了幾天幾夜,抽著鼻子不肯離去。當時我拉著師父的手哭著說︰“它們沒了媽媽,一定很傷心呢!以後它們再打架了誰來管啊……”

師父卻只是皺著眉低低地說了句︰“它們……也該長大了吧……”

那個時候,在我那幼小的心靈中突然產生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噩夢︰在一個極為寒冷的冬夜,爐火里啪啦的燒著,卻漸漸的快熄滅了。師父躺在病床上,在他彌留之際,也這麼拉著我的手低低地啞著嗓子說了聲︰“你……也該長大了吧……”

以後的數個月里,我總是在半夜被這個噩夢驚醒,那種以為差點失去了師父的恐懼,讓我的心仿佛空蕩蕩的沒有著落,而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會酸痛不已的鼻梁也讓淚水好似開了閘門的水一般連續不斷地濡濕了松軟的枕頭。

大概,這就叫做依戀吧,就好像那幾只在母狼的墳前悲哀著不肯離去的小狼一般。如果,師父也被埋進去的話,我會不會也像它們一樣,在墳前嗚咽著不肯走開呢?

天哪,我這是在瞎擔心些什麼呢?看那個老不死的樣子,只怕再活個幾萬年都沒事,到時候就算我死了,他恐怕還活得好好的吧。呵呵……


此刻的我,正被埃娜拉著,在人群中四處搜索著小孩的母親。而那個剛才還悲痛得抱著桌子腿不肯撒手、只有兩三歲大的孩子,正跨坐在我的脖子上,心滿意足的啜著自己的小手指,另一只手則拿著一塊埃娜哄他開心用的小蛋糕,讓那蛋糕屑撒得我滿頭都是。

“咿呀~~”孩子低低的叫了一聲,用手拽住我的頭發,上下顛簸著自己的身子,又“咯咯”地笑了起來。

“呵呵,看她笑得多開心啊……”埃娜掩嘴輕笑的指著我頭上的孩子,我翻了翻白眼。的確,這孩子真的“可愛”極了,可是她為什麼卻偏偏要騎在我的身上?

“她媽媽真是不負責任呢,將她丟在那里就不管了……唉,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埃娜皺著眉,四處尋覓著。

“你又不認識她媽,這麼瞎找有用麼?再說這小家伙恐怕現在連她媽是誰都忘掉了,我看我們還是將她放回去吧。”我好心規勸著埃娜,希望她回頭是岸。

“不行啊,放回去她又要哭了,她需要人陪著的。你肯定沒帶過小孩子,對吧,有的小孩子對大人的依賴性是很強的,一看不到自己的父母,就會著急的大哭呢!”

“……埃娜,我們又不是她父……”我還沒來得及將那個“母”字說出來,一塊蛋糕卻突然糊在了我的臉上,一只小手還讓它在我的臉上做著逆時針的漸開線運動。厚厚的奶油立刻便涂滿了我的臉,連我頭上扎著的那條“腰帶”都沒能幸免……

“嘿!你這個小混蛋!……”我氣急敗壞地將她從我脖子上拎了下來,並將她拎到我的眼前,一邊用手抹掉眼楮上的奶油,一邊狠狠地恐嚇著她︰“不想活了?!”

誰知她一點都不害怕,居然還捧著自己的小肚子“嘎嘎”的大笑了起來。

“…………埃娜,你先收留她吧,我要去一趟洗手間……”咦?埃娜呢?我一低頭,卻看到埃娜正趴在餐桌上笑得直發抖。


尋找洗手間的旅途,真可謂是長路漫漫,不少客人在看到我後,都捂著嘴偷笑著,更有甚者夸張地彎下了腰去,痛苦地大笑起來。我想用手捂住臉,可卻還不得不去撥開擋路的人群,真是左右為難。身旁一位紳士回頭看到我後,愣了一愣,接著便笑得連酒都噴了出來,而他身後的那個小姐更是笑得連裙子的吊帶都從肩上滑了下來。媽的,那個死小孩,過一會兒一定要用奶油淹死她!!

“龍羽大哥!你在這里啊,阿月的爺爺讓你去前面呢!”正當我左沖右突準備“殺出”人群的時候,卻被身後的一只小手給拽住了。麗絲雅?

“阿雅,洗手間在哪里啊?快點,救命啊!”我回過頭去,著急地叫著。

“哈哈哈哈……”麗絲雅看到我的臉後,也立刻笑彎了腰,一邊喘著氣一邊說︰“等……先到……前面了再說吧,哈哈哈……我去給你要條毛巾擦臉……”


于是乎,當我一邊拿著毛巾一邊走上大廳前面人群讓出來的一小塊空地時,臉上的奶油還正在不停的往下掉著。果不出我所料,四周的笑聲立刻如潮水般四散了開去。還好雪城拓烈比較有風度,只是皺著眉仔細的瞅了瞅我的臉,似乎是在確認我到底是誰。剛才這讓我惱怒非常的奶油,使我徹底忘記了去思考雪城拓烈想找我的原因。直到此刻我才恍然大悟,雪城拓烈一定是想當眾把我介紹給大家!

一想到這里,我不禁感到頭皮發炸。天哪!校長,你現在在哪兒?如果雪城拓烈真的想讓我做雪城月的未婚夫,那龍羽這個身份就會立刻成為公眾的焦點!到時候,恐怕我的真實身份也就保不住了吧……想到這里,我背上的冷汗都下來了。

“小子……怎麼搞的,啊?!吃蛋糕吃到臉上來了?”雪城拓烈苦笑地搖著頭,掏出胸前的手帕來幫我擦臉。

我一邊尷尬的用毛巾繼續擦臉,一邊低低地“嗯”了一聲,想掩飾我此刻驚恐的心情。只是令我好奇的是,雪城月為什麼直到此刻都還沒出現呢?

“大家靜一靜,靜一靜好麼?今天叫大家來,想必很多人都已經猜到是為什麼了。我孫女雪城月日前曾被拉奇特的 子司凱爾求婚,這件事情似乎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當然,我非常希望我的孫女能有一個好的歸宿,但是如果是抱著想分裂我們五大家族的目的來求婚的人,就算他條件再好,我也不會同意。和大家相處了這麼多年,大家應該都很清楚,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喜歡的我就說喜歡,不喜歡的,我也絕對不會去討好他。今天在這里,我想給大家介紹一個人,大家先不用急著來猜測他的身份…………”

雪城拓烈還沒說完,一個聲音就突然打斷了他。卻見校長捋著胡子笑呵呵的走出人群,對著雪城拓烈說︰“其實這個人的身份到底是誰我們根本就不關心,我們只是關心雪城月她為什麼現在還不出來。我想,如果雪城月能親自出來為我們介紹這個人,效果會比你要好得多吧……”

而我此刻耳邊卻听到校長用另一種聲音說︰“如果不想身份曝光,就配合我點,雪城月現在正被我請來的客人給纏住了,你趕快告訴這個老東西你已經有了未婚妻,讓他在還沒說出來之前就徹底死心吧!”

“老家伙,你別給我出來攪局!”雪城拓烈低低的叫了一句,接著又笑著對大家說︰“我想阿月她大概是不好意思吧,呵呵,女孩子嘛,面對這種問題的時候,總是要矜持一些的……”

此話一出口,人群中立刻便騷亂起來,人們紛紛交頭接耳地猜測著我與雪城月的身份。隱約中听到一個男士不屑地說︰“哈,這個邋遢鬼還能配得上雪城月?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立刻便有不少人冷嘲熱諷的附和起來。

“呵呵,大家其實對你的寶貝孫女都不陌生啊,那個鬼丫頭,她還會害羞?我看哪,她恐怕是不同意你的決定吧……”校長依舊笑呵呵的看著雪城拓烈,而後者的臉已經開始變得有些發白了。

“赫迪亞,你要是再不給我閉嘴,仔細你的皮!”雪城拓烈雖然用上了傳音入密的功夫,卻還是逃不過我的耳朵。此時我的心中正在激烈的天人交戰著。當雪城月的未婚夫?這簡直就象是一個美麗到了極點的夢!但是夢醒來的時候,又會是怎樣?當雪城月發現她喜歡的人,居然就是那個一無是處的冷羽時,她會怎麼想?阿冰會怎麼想?而大家又會怎麼想呢?!可是如果讓我說埃娜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以後還怎麼去面對雪城月呢?想到這里,我痛苦得差點呻吟了出來……

“小子,快點!那老家伙要是跟我翻了臉的話,以後我們都不用混了!”校長焦急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我苦笑一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阿月呢?快叫人去找她出來,這個丫頭,怎麼到現在了都不出來……”雪城拓烈表面上依然笑呵呵的,暗地里卻大罵著校長︰“你這個老東西!到底想干什麼?!我孫女嫁人礙著你什麼事了?!”

“其實你不用去找了,你孫女都跟我說了,她說她現在年紀還小,不想考慮這些事情的。你看看你,整天說疼自己的寶貝孫女,卻連她到底怎麼想的都不知道,你這個爺爺到底是怎麼當的啊!”校長也傳音入密的回答著雪城拓烈,卻在表面上好整以暇道︰“呵呵,不會是因為過于害羞而逃跑了吧……”

“真的假的?”雪城拓烈微微皺了一下眉,懷疑地問著校長,當著眾人說的話也稍稍沒了點底氣︰“哎呀呀,這個死丫頭,總是這麼不給我面子麼?呵呵,大家先喝酒,等我去找找她……”

“拓烈會長!請問您是不是想讓這個滿臉奶油的無名小子當雪城月的未婚夫呢?”就在雪城拓烈拉著我想走出人群的時候,一個年輕漂亮的紅發紳士突然攔住了我們的去路。只見他彬彬有禮的彎下腰,說出來的話卻充滿了火藥味,而那一雙幾乎女人才有的丹鳳眼即使在他彎下腰的時候,也一直惡狠狠的盯牢了我。我則好奇的瞅了他那滿頭的紅發一眼,映著燈光,那頭發就好像一團火焰般通紅透亮,令我不禁嘖嘖稱奇。

“這個,等我找來了我孫女再說吧……”雪城拓烈模稜兩可的說著,臉上卻充滿了一種不耐的神色。我心中再次著急起來,校長的聲音卻突然在我耳邊道︰“放心,他絕對找不到雪城月的,過一會兒他要是問你到底喜不喜歡雪城月,你就告訴他你不過是為了不想讓司凱爾進入里赫氏才出的場,如果他不信,就讓他來問我好了。埃娜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

我感激地看向校長,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變了口風,卻看到埃娜正低著頭站在校長的身後,而校長臉上那一臉的無奈,讓我立刻便恍然大悟。埃娜一定是知道我的難處,才臨時改變了主意去求校長的。而校長也一定是看在埃娜的份上,才終于忍痛決定不再隱瞞拉奇特和他之間的交易了。


“拓烈會長,我听說,因為這個小子打敗了司凱爾,所以才得到了向雪城月求婚的權利。那麼我想問一句,如果我能夠打敗這個小子,是不是我也會獲得這個權利呢?”那個男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依然是那樣的不慍不火,而那雙一直盯著我的眼中,卻仿佛突然燒起了兩團熾烈的火焰。就在他再次低下頭去掩飾那雙眼中的狂猛的執著時,一股炙人的殺氣卻沖著我迎面撲來。我心中微微一凜,這殺氣中充滿了火的氣息,卻又如刀一般鋒利刺人,此人到底是何來歷?看起來似乎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卻又不是龍騎將的裝束,難道又是哪個不世出的高人調教出來的好徒弟麼?

雪城拓烈似乎也感應到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戰意,微微一愣,回頭看了看我才說︰“你臉上滿臉奶油,先快去洗洗吧……”接著又對著那男子笑呵呵地打著圓場道︰“你應該是東坦斯特家族的東坦斯特•卡城吧,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身手,真是可喜可賀。不過今天實在不宜動武,相信你父親也一定不會同意你一把火把我這個不值錢的破房子給燒了吧,哈哈哈……”

東坦斯特??沒听說過,不過我對于這些家族的名稱實在沒什麼興趣,除非他是拉奇特的親兒子,否則就算是恐龍的繼承人我都懶得理他……

雪城拓烈看來還是很照顧我的嘛!我沖那個叫卡城的家伙無奈的聳了聳肩,無視他眼中濃烈得仿佛要炸出來的憤怒和失望,一邊用毛巾擦著臉,一邊從人群中走了出去。埃娜立刻跟了上來,小聲歉意地對著我說︰“剛才不該讓她坐在你頭上的,害你在大家面前出丑……”

“呵呵,別這麼說,剛才多虧了你,不然我還真要當眾宣布多了個未婚妻呢……再說奶油正好掩蓋了我的真實面目,以後大家恐怕見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啊!”

埃娜慢慢點了點頭,仿如恍然大悟般道︰“…………這樣啊,我說怪不得那個孩子怎麼會突然消失了呢……”

“嗯?突然消失了?剛才那個孩子麼?”我驚訝地看著埃娜,“她是怎麼消失的?!”

“剛才我抱著她的時候,她突然說要吃果凍,我塤uo去拿的時候,一個沒注意,她就消失掉了……”埃娜皺著眉若有所思道,“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桌子底下也找遍了呢。一定是校長不想讓你暴露身份,才讓她來給你臉上抹上奶油的吧……”

我瞪著埃娜,心說埃娜你把那個糟老頭子想的也太神了吧,就他那個智商,可能麼?!

“呵呵,先別談這個了,還是找個地方給你洗洗臉吧,現在的你,估計除了我和校長外,沒人能認出來了呢!……”埃娜一看到我這張臉,便又忍不住掩嘴輕笑起來。


正說話間,卻听到前面的人群中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叫嚷聲,似乎是一個中年男子正在嘶聲謾罵著某個得罪了他的年輕晚輩。

“……你這個有爹生沒娘教的小混蛋!你知不知道這套衣服值多少錢?以為進了赫氏就能為所欲為了麼?!他媽的,就算把你全家都押上,也不抵這衣服的一個扣子值錢!……”

我驚異的和埃娜對視一眼,赫氏?!

隨著“啪”的一聲脆響,我的心都差點從胸腔里跳了出來。到底那個家伙在罵誰?我拉了埃娜,便急急忙忙朝那里沖去。

“對……對不起……”從人群中傳來了一個輕微的道歉聲,那略帶哽咽的嗓音已然充滿了驚慌失措後的沙啞,卻怎麼听起來卻是如此的耳熟?!

阿冰?!果然!!我那極壞的預感立刻得到了證實。此刻我已經顧不上其他了,一伸手扒開前面好幾個擋路的貴賓,迭聲說著對不起,就那麼硬生生拉著埃娜擠進了人群中。


“阿冰?到底怎麼回事?!”一看到人群環圍中身形瘦小的阿冰正站在一個肥碩如山的中年禿子面前,神色慌張無助,雙眼中噙滿了淚水,我立刻沖上前去攔在了他們中間,皺著眉詢問著阿冰。阿冰的腳下灑滿了零碎的食物和一個包裝袋,而他向來整潔的褲腳已經被油膩的食物玷污得一塌糊涂。

“我……我……我弄髒了他的衣服……”阿冰小聲地囁嚅著,可憐兮兮地低垂著頭不敢看我,兩滴晶瑩的淚花卻順著雪膩嬌翹的鼻梁滑落了下來。他左臉頰上清晰可辨的五道紅腫指痕,在我眼中竟是如此的觸目驚心。猛然間,一股無法壓抑的無名怒火突然自我胸中沖天而起,我只覺得腦袋一陣發熱,伸手就想拔劍!一只冰涼柔軟的小手卻適時阻止了我這貿然的舉動,耳畔只听到埃娜輕聲說︰“先別生氣,問清楚了再說也不遲啊……”

媽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聲嘶力竭的吼了一句,卻突然發現那沖天的怒氣,竟讓我的嗓子氣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哦,這位先生想必應該是東坦斯特家的大管家司南靈德吧,不知道這位赫氏的學生到底怎麼得罪您了?”埃娜彬彬有禮地詢問著那個在我眼中已經是一堆爛肉的肥禿。

居然又是東坦斯特?!這它媽的是個什麼家族?!一個不知死活想挑戰我的白痴外加上另一個不知道是母豬還是母熊生出來的雜種竟然都是這個家族的!

“啦啦”的爆脆聲自我的手上響起,我這才驚覺埃娜的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我捏得通紅。嘆了口氣後,我漸漸冷靜了下來。可剛松開埃娜的手,我卻又控制不住地狠狠攥緊了拳頭。抬頭冷冷地看著那個光禿禿的豬頭,如果不是周圍有太多的客人,如果這不是雪城月的家,我早就一拳將他的腦瓜揍進他的屁眼了!

“哼哼,怎麼得罪我了?哈,我倒想問問拓烈會長,怎麼會讓這麼個窮鬼混進來的,想一想居然和這種人呆在同一個屋檐下,還真是羞恥呢!”那豬頭猶自不知死活的撇著嘴,一邊朝我們噴灑著唾沫星子,一邊還滿臉不屑的看向我身後的阿冰。似乎是為了在埃娜面前保持一下自己的身份,他還故意挺直了鼓脹如球的腰,用手掏出胸前口袋里的白手絹擦了擦油膩膩的嘴角。

“我想這里似乎並沒有規定不讓什麼樣的人進來吧,而且據我所知,二十七年前你也只不過是個在街頭吃霸王餐的小流氓罷了,現在卻在這里嫌棄一個比你當時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人,還真是讓人奇怪呢……”埃娜那平淡的語氣中,听不到一絲怒氣,可說出來的話卻讓那個肥豬立刻慘白了臉。

“什麼?他二十七年前居然是個如此下流的人?!天哪,和這種人站在一起,還真是我的恥辱呢!”我故作驚嘆的瞪圓了眼楮,“嘖嘖”嘆息著看向埃娜。

“媽的小子!活膩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那頭肥豬再听到我的話後,臉色又變得通紅無比,一巴掌便朝我的臉扇了過來。

我躲都不躲,左手輕描淡寫地叼住了他狠狠甩過來的右手手腕,無視他痛到齜牙咧嘴的表情,回頭冷冷地問著阿冰︰“剛才他是用這只手打你的麼?!”

阿冰似乎是被我那冰冷無比的眼神給嚇呆了,居然驚慌地回答了我一句︰“不要啊!龍羽大哥!”還誑uㄗ   漱漶C喂!阿冰,你這到底是在幫誰啊?!

我沖著那胖子冷笑一聲,欣賞著他那充滿了恐懼和汗珠並憋到通紅的肥臉,手上微微一用力,只听“嚓”一聲,那胖子立刻便痛得翻起了白眼,仰天就要嘶聲呼痛,可還沒等他那驚天動地的慘呼聲叫出口來,我右手電光火石般的一指已經點中了他的咽喉,讓他硬生生地將那句“媽呀!!!~~~”給吞了下去。

看著他痛得渾身發抖,兩只深陷進肥肉中的小眼楮緊閉著“噗呲噗呲”直冒眼淚,臉上那一坨坨的肉全都皺到了一起,幾乎都分不清哪處是鼻子,哪處是顴骨了,我才冷笑一聲問道︰“呵呵,扇巴掌好玩麼?要不要再來一次?”

“龍……龍羽大哥!!……”阿冰急得再次哽咽了起來,抽泣著鼻子用雙手使勁地想掰開我那正握住死肥子手腕處的手。看著阿冰那仿如受驚了的小鹿般驚慌的神色,我嘆了口氣,心道了聲︰算你走運,便無奈地松開了他。

忽然聞到一股尿腥騷味從那胖子下身傳來,我詫異地低頭一看,他的褲襠此刻竟然熱氣騰騰的冒起了白霧?!埃娜差點失聲笑了出來,在看到我那冷若冰霜的面孔後,才捂著嘴偷笑著給那個肥禿治好了腕傷。四周的客人們有的嘲笑地看著那肥禿慘白著臉匆忙的離去,默默地喝酒,也有的正小聲嘀咕著︰“居然敢惹東坦斯特家族的人,難道不知道卡城是‘火神劍’雷迪的徒弟麼?!……”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2.10.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