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07
累積人氣
5657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2.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埃娜說完後,辦公室里便陷入了長久的沉靜,靜得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聲。校長呆呆地凝視著窗外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埃娜雖不時轉動著眼珠,卻也一直愁眉不展。而我除了發呆外,就剩下發呆了。

如果埃娜說的病毒情況和那個病人逃出醫院的事情屬實的話,那麼赫氏里現在到底有多少人已經感染上了這種病毒,恐怕已經無法估計了吧。而三天後,當病毒再次爆發的時候,又會有多少人沖出赫氏,去感染外面的人呢?

阿冰、雪城月、阿加力……他們也已經被感染了麼?我心里打了個哆嗦。天哪,恐怕就算是我,也已經被感染上了吧!

如果不及時采取行動的話,到了三天後,一切都已經遲了。可是我現在又能干些什麼呢?除了在這里發呆以外,難道出去殺了所有可能已經染上病毒的人麼?


就在我們沉默不語的當兒,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只听一個老邁的聲音在走廊上喊著︰“校長!校長……”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了,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地看向來者,卻是一個我素不相識的老教授,滿頭花白,大汗淋灕。

“校長……”他氣喘吁吁地扭頭看了看四周,接著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放心,這里沒有外人,你說吧,又有什麼新情況了麼?”校長擺了擺手,嚴肅地問。

“剛才接到七百多份傳真,都是來詢問有關病毒的解決方法的,而那些病毒的癥狀,居然和我們赫氏的一模一樣啊!”老教授滿臉焦急地說著,“這七百多份傳真中,有百分之三十都來自世界上有名的食品、商業等大型集團,還有一些公立的學校和醫院也發來了類似的傳真詢問我們!!”

“天哪!”校長痛苦得差點呻吟了出來,他用力揉按著自己的額頭,緊皺著眉看向我和埃娜說︰“看來這次已經不再是簡單的毒蝙蝠襲擊人類事件了,我看,這八成是某個大型集團想借此來控制整個人類的陰謀行動。”

“聖龍聯盟?!”我和埃娜同時驚呼出聲。我立刻回憶起當聖龍聯盟的代表們走出會場時,那個首席代表曾表現出一臉不屑的樣子來。

如果真是他們所為,那事情就更難解決了……


晚上七點鐘的時候,我正在校長辦公室吃著晚飯,埃娜則打開電視听著新聞,出去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校長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邊走邊說︰“梅凱爾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並下令麾下所有龍騎將全體出動去尋找毒蝙蝠的下落,據說元老高參們也有人已經接到了匿名的電話,聲稱要為這次毒蝙蝠的事情負責。”

“哦?!”我放下筷子,著急地問道︰“是聖龍聯盟的人麼?”

校長沉著臉搖搖頭說︰“不知道,匿名電話里通知說,將會在三個小時後在電台發表聲明,並提出條件來讓元老高參會議交換病毒的解藥配方。”

“這麼說,三個小時後,我們就可以知道真凶了?”我繼續問道。

“嗯”,校長點點頭,繼而沉吟道︰“不過就算知道了,恐怕也無濟于事吧。既然敢露面發表公開聲明,就代表他們根本就是有恃無恐。大概即使我們破解了病毒的源代碼,可能也無法在短期內找到可以根治的解藥配方啊。”

“元老高參們此刻可能正在進行緊張的討論,校長,現在到底有多少人已經知道這次事件的真實情況了?”埃娜焦急地詢問著。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就五大家族來說,還沒有一個家族對這件事情過問過,看起來,他們似乎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那我們要不要通知他們做好防範措施?”

“暫時還沒有這個必要,再說現在告訴他們事情真相,只怕會讓事情越鬧越糟。我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則要再來一次全民性的恐慌,局面就無法控制了。”校長說完,倒了一杯熱茶坐下來慢慢地品著。

剛才還憂慮萬分的校長,此刻怎麼突然變得如此悠閑了?我好奇地看著他問道︰“校長,你是不是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哼,解決的辦法?鬼才知道解決的辦法。”校長白了我一眼,“現在除了等待那幫人渣的公開聲明外,還能有什麼法子?醫院那邊幾乎已經變成了無人區,只有幾名不知情的護士還在留守。病人們都已經被轉移到了地下倉庫,並且都被鎖了起來,可就算這樣,也是無濟于事。必要的時候,我看我也只能建議元老高參們同意那幫喪心病狂的家伙們的條件了。”

我和埃娜相對無言。低頭默默地吃著還沒吃完的晚餐,我不禁開始擔心起阿冰此刻的處境來了。


晚上九點半,期待已久的公開聲明終于在特約專頻上播出了,能收看到此次節目的地方除了赫氏外,還有全世界的各大政治集團和商業集團。以下是自稱為此次事件負責的人士在電視上發表的講話︰

“關于世界各地出現的毒蝙蝠襲擊人的事件,相信有關方面已經了解到此次事件的嚴重性了。我在此鄭重宣布,毒蝙蝠事件,是由我鐵血自由軍策劃並付諸行動的。我方要求全世界由元老會議所控制的武裝力量在四十八小時內解除自己的武裝,並將飼養的龍群全部處理掉!同時我方還將提出以下十二個條件︰
一,立刻解散元老會議,交出所有庫存文檔及現行權力;
二,從即刻起,取消掉奧克瑪島聯合武裝條約;
三,在二十四小時內舉行一次全球性的哀悼活動,對我軍在過去三十年中死去的戰士們進行真誠的哀悼活動,並有元老會議的代表進行公開道歉;
四,二十四小時內全面封鎖赫氏以及里赫氏的所有行動;
五,不得擅自…………”

“啪”的一聲,電視被校長關掉了。我驚訝地看向校長,卻發現埃娜已經不知去向。

“簡直就是開玩笑!居然想封鎖我們所有的行動?!”校長額頭上青筋直冒,“ 嚓”一聲,手里的茶杯已經碎了,滾燙的茶水頃刻間冒著蒸騰的白氣浸沒了整個辦公桌。

緊接著,辦公室里的通訊裝置便開始“嘀嘀”的響了起來。校長接起通訊器,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慢慢問了聲︰“喂?”

“赫迪亞,我是卡伊布爾,鑒于鐵血自由軍的恐怖活動和威脅條件,為了保障全世界人民的安全,經過元老會議的緊急會議,讓我代表所有元老高參會議成員勒令你在三十分鐘內停止赫氏的一切活動!”

“喀”的一聲,通訊中斷了。校長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又試播了幾個號碼後,滿臉無奈地將通訊器放回原位。

“這麼說,我們現在除了干瞪眼以外,就沒什麼可以干的了?”我焦急地問著校長。

“龍羽,里赫氏的成員們現在都無法立刻趕回來,由于通訊已被官方強制中斷,我也聯絡不到他們。事到如今,赫氏的安全就交給你和埃娜了。”校長並未回答我的問題,卻只是翻箱倒櫃地找著文件,“我現在要趕到千里之外的柏特明去面見元老高參們,請求立刻執行C級救世計劃。在我回來以前,你們兩個一定要保證赫氏的安全!不許任何人擅自離開學校,還有,讓埃娜告訴那些研究院的蠢蛋們,沒有我親口命令,就算是地震、火山爆發、拉肚子,也要給我留在崗位上直到找到解藥配方為止!”

我連忙點了點頭答道︰“放心吧,校長,我用我的生命發誓,絕對不會讓任何人來危害到赫氏的!”

校長從保險箱中拿出一份泛黃的文件,對我微微一笑道︰“全靠你了。”說完,便臉色凝重地走出了門去。


埃娜回來後,我將校長吩咐的話告訴了她。

“看來這次校長想要破釜沉舟了。”埃娜听完後,略一沉思,便低低地說了出來。

“哦?破釜沉舟?”我渾然沒明白埃娜到底是什麼意思。

“從剛才的電視聲明來看,聖龍聯盟用的是曾經聖血教用過的招式,雖然老套了點,不過卻很容易唬住人。他們先找一個替死鬼來發表聲明,然後去元老會議宣布自己擁有找到解藥的能力,並會開出相對這個什麼破血軍的條件比較寬松的條件來進行交換。事後,他們既不會成為眾矢之的,還有可能以救世主的身份得到較高的聲望。”

我暗暗點頭,這招的確很陰啊。

“既然條件中提出了要求赫氏停止一切活動,就表明他們還是害怕我們會找到解決的方法。畢竟赫氏這近千年來所創造的無數奇跡並不是憑著運氣得來的,所以他們不得不防備著我們在條件還沒得到承諾前就發現了解藥。我剛剛吩咐過分布于赫氏各處的治安管理人員,讓他們在這三天內不準任何人進出赫氏,除非有校長辦公室蓋章的通行證才行。如果有軍隊想要硬闖進來,可以請示我是否動用宙斯盾B級防御系統。”

埃娜一邊說著,一邊收拾著校長剛才翻亂了的抽屜和櫃子。

“那校長所說的什麼C級救世計劃又是什麼呢?”我好奇地問道。

“這個就連我也不清楚了。這屬于世界級的秘密計劃,從當初訂立起至今,也只有元老高參會議的成員和極少數具有極高聲譽的知名人士知道。校長從來沒跟我提起過這件事情。”埃娜蹙起眉頭,困惑地說著。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埃娜關好抽屜和櫃子,抬起頭來平靜地看向我說︰“我去研究院那邊安撫人心,督促他們盡快找到解藥。你就到校園里去監視局勢。一旦發現可疑的人員或者什麼不平常的事件,盡自己的能力去制止。還有,一旦局勢無法控制,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辦的吧。”

我點了點頭,輕輕地拍了拍我腰間懸掛的佩劍。埃娜臨走前回眸凝視了我很長時間,緊咬著嘴唇似乎依依不舍,隨著一聲無奈的嘆息,她最終還是走了。


在漆黑的赫氏校園中散步,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話,我現在倒很想坐在自習室里打瞌睡,或者躺在那個破舊的寢室里和阿冰慢悠悠地聊天。

記得阿冰曾經問過我關于世界末日的看法。他說︰“羽,如果有一天,你得知幾天後就是世界末日了,你會怎麼辦呢?”

當時的我似乎正在用熱水洗腳,因為這是師父留給我的優良傳統。師父說,每天睡覺前洗個熱水澡,對身體有好處,就算沒條件洗,至少也要泡泡腳。阿呆也說過,人年紀大了,就會對熱水產生很深厚的眷戀,因為他們會在潛意識里回憶起曾經在母親肚子里時被溫暖的液體浸泡過的感覺。

“如果真有這麼一天,我一定會盡一切可能去吃遍天下所有的美餐,嘿嘿。”

“哦?這麼簡單麼?”阿冰似乎並不滿意這個答案。

“嗯,我還會向我心愛的女人求婚吧。不過也許那個時候她早就已經跑去向她心愛的男人求婚了。”

“哦?你這麼沒有自信麼?”

“當然了,我這種被毀過容的人,如果真有哪個女生喜歡上我,她大概是瞎了眼,哼哼。”

“不會啊,我想一定會有某個女生也很喜歡你的,只是你不知道罷了。”阿冰說著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臉竟然紅了起來。

“看上我?哈哈哈,恐怕也是和我一樣的人吧。”我自嘲地說著,當時滿心里都想著雪城月那絕麗的面容。呵呵,雪城月如果能看上身為冷羽的我,恐怕就連阿呆都能找到女朋友了。

“才不會呢,哼。哎呀,不和你開玩笑了,說啊,如果你知道的話,你到底會怎麼樣嘛!”

“我不是說過了麼?二選一啊,還不夠麼?”

“不行啊!這肯定不是你的真心話!”執拗起來的阿冰,嬌嗔地神態竟好似女孩子一般的動人,就連他那眼神中微微帶著的不滿,也讓我的心中感到一絲絲甜蜜。

“嘿嘿,你真想知道我的真心話麼?”我奸笑起來,不懷好意地看向阿冰。

“說吧,只要是你的真心話,我都想听的。”

“哦,那你可不要後悔啊。我到時候一定會去求校長,看看他能不能有什麼法子將你變成個女生,然後我再……咳咳,嘿嘿……”

話還沒說完,阿冰就氣呼呼地揪起枕頭朝著我一通亂打。

“哇!是你讓我說的啊!!救命啊~~~!……”


不知什麼時候,我已經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記得當時阿冰說,如果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他一定會去找他最喜歡的那個人,就算是死,也要和那個人死在一起。

“哦?萬一那個人不喜歡你呢?”請注意,在這里我所說的那個人指的是男人。

“啊?如果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強求啊,只要在能夠看著她的時候死去,我也很開心了呢!”

“要是世界末日來臨的一霎那他在洗澡或者上廁所呢?你是不是也要沖過去偷窺?”

“……”阿冰並沒有立刻回答我,只是用手再次揪住了剛剛才用來行凶過的那塊枕頭。

“呵呵,我知道了,阿冰,放心,我絕對相信你的啊。再說了,你們反正是同性,偷窺個一兩下他恐怕也不會計較吧……哇!~~這麼說也打啊!”


阿冰現在是不是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呢?如果他知道了會怎麼樣?會著急地到處找我麼?還是……


“啊!!龍羽大哥!你看到冷羽了麼?!!”

還沒想完呢,我就看到前方一個柔弱的身影朝我跑來。難道是我這一身白衣太過于顯眼了?怎麼他從那麼遠的地方一眼就看到我了呢?

“阿冰,你這麼晚跑出來干什麼?!”我驚訝地看著一身睡衣的阿冰,天哪,這麼冷的天,他居然只穿了雙拖鞋就跑出來了!!

“剛才我做惡夢,夢見冷羽被毒蝙蝠咬傷了啊!嗚……”阿冰淚眼婆娑著跑到我的近前,抽泣著說,“冷羽他還沒有回來啊,這麼晚了,我怕他是不是被送進醫院去了。剛才自習結束的時候听人說校園里的毒蝙蝠攜帶有致命的病毒哦!前天晚上他還殺掉了三只毒蝙蝠,那些蝙蝠該不會是記恨他,來……來……”

說到這里,阿冰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傻瓜。”我輕拍著他的肩膀,好聲安慰著他說,“那個家伙現在正在校長那里做復查呢,校長怕他的病還沒完全好,影響了考試。他根本就沒被蝙蝠咬傷啊!”

“哦,真的麼?龍羽大哥,那麼那些毒蝙蝠真的帶有恐怖的惡性病毒麼??”阿冰松了口氣,接著又仰起小臉,睜著紅腫的雙眼問著我。

“嗯,的確是這樣,你還是趕快回去睡覺吧,記得一定要把門關好。呃,我看我還是送你回去吧。”說實話,讓他就這麼回去,我還真怕他會遭到蝙蝠的襲擊呢。


一路上阿冰嘰嘰喳喳問了我一連串問題,都是關于毒蝙蝠的。為了不讓他太過于驚慌失措,我只好騙他說這些都是那幫子恐怖組織故弄玄虛,為了嚇唬大家才說出來的謊話,而所謂的病毒也只不過是類似于肺結核之類的病毒罷了,並沒有太大的危險性。看著阿冰如釋重負的輕松表情,我心里不禁暗暗自責起來。欺騙如此相信我的阿冰,這種負罪感實在是太深重了點。

“好了,到了,進去吧。記住,天沒大亮千萬別開門啊!開門了也要小心打量一下四周天花板上有沒有毒蝙蝠。”我站在門口再三叮囑著阿冰。

“嗯,我會的。龍羽大哥也要小心哦,還有,叫冷羽他也多加小心。他已經很倒霉了,如果再來一次,我真的怕他……”阿冰吐了吐舌頭,連忙轉開話題說,“太不吉利了,嗯,看到冷羽讓他好好復習啊,呵呵,龍羽大哥再見了。”


走出了冷冷清清的寢室樓,我扭頭四望。阿冰已經入睡,而寢室的門窗都已關嚴,相信晚上不會有蝙蝠闖進去偷襲他吧,要不要去看看雪城月她們?不過好像我還不知道她們住在哪里。正想著呢,我心里突然閃過一陣不規律的悸動,耳邊隱約傳來了蝙蝠那細微的扇翅聲。

東南方,八百米,二十四只……

一串數字閃過我的腦海,我悄悄拔出劍來,身形一晃,已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耳邊呼嘯而過的風仿佛在輕輕告訴我,今夜大概會是個不平靜的夜晚,而我心頭不時閃現出的沾滿血腥的片斷畫面,讓我不由得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劍柄。

蝙蝠們出現的地方,是一片樹林,樹葉被風吹動的聲音中間雜著微不可聞的翅膀扇動聲,蝙蝠們似乎才剛剛甦醒過來,正做著準備活動。

現在已經十點半了,按理說應該過了赫氏的就寢時間。自習室這個時候已全部關門,教學樓也早就一片漆黑。四周只剩下風穿過樹林發出的簌簌聲,寂靜詭異得讓人頭皮發麻。

要一舉消滅掉這些蝙蝠,不能再讓它們到處害人了!!我悄悄靠近去,盡量讓自己的身形緩慢下來。蝙蝠是靠超聲波的反射來感知物體的,雖然說我這麼做也無濟于事,但是緩慢的動作說不定可以讓它們以為我是靜止的樹木。

可惜,計劃失敗了。那些蝙蝠們仿佛在一瞬間全都發現了我,“噗啦啦”扇動著翅膀全都朝我飛了過來。

哼哼,也好,全來的話,也省得我費盡心思去一個個殺掉你們。我朝後閃動身形,故意用較慢的速度吸引它們追上來。只要把它們吸引出樹林,就好辦了,一招破塵式讓它們統統見鬼去!

果然,那一大幫傻乎乎的蝙蝠朝我撲了過來,還紛紛滑著不同的軌跡從上下左右不同的方位迅速接近著我。當中居然還有四五只在隊伍里面橫豎穿插,似乎是想用這種招數來讓我眼花繚亂。

我提起劍來,剛要出手,誰知那幫蝙蝠竟似看出我的厲害一般,呼拉一聲全部掉頭逃走了。

“媽的!”我暗暗咒罵著,提氣追了上去。不過令我奇怪的是,蝙蝠們並不是四散逃開,而是編成了一個菱形的隊形,朝著一條我從來沒走過的小徑逃竄。
咦?它們怎麼會刻意按照這條路的軌跡來飛呢?莫不是有人在操縱它們?

略一遲疑,蝙蝠群就從我眼前消失了。我听著它們飛行的方向,看來已經轉向了南方。管它的!如果有人操縱它們,就算是想把我引入陷阱,憑我的實力自保還是不成問題的。哼,就讓我來探探這個想讓整個世界都陷入恐慌的家伙到底有著怎樣的實力吧!

邊想著,我腳下加速,沿直線朝它們飛行路線的前方堵截而去。漆黑的灌木叢如一個個人影般在我腳下飛速地向後閃去,突然,一縷冰寒至極的凍氣朝我背心襲來。我心中一動,手中的劍已經揮至身後,“啪”的一聲,無數細小的冰粉在我身後彌漫了開來。

隨著身形一沉,我瞬間已從空中筆直地墜落,悄無聲息地伏在了草叢里。摒住呼吸,卻發現四周五十米的範圍內根本毫無人氣。

怪了,難道是機關?用機關發出的魔法冰矢麼?這簡直是讓人匪夷所思啊。

蝙蝠群發出的微小聲音已漸行漸遠,而我此刻才發現我的手心不知不覺間竟滲出了冷汗。看起來敵人的實力超乎尋常,我還追不追下去呢?

站立起來,五識進一步擴大著,我搜索了方圓百米內的地域,卻沒再發現什麼可疑的事物。看來安裝機關的人大概只是想嚇唬一下追蹤者,讓他們無法跟上逃躥中的蝙蝠吧。如此安慰著自己,我又朝著蝙蝠飛行軌跡的前方趕了過去。


記得師父曾經教導過我,窮寇莫追這個道理。為了說明它,他舉出過無數個例子來解釋,比如兔子急了會咬人、狗急了會跳牆、眼鏡蛇急了會噴毒液、人急了還有可能會學黃鼠狼拉屎放臭屁燻死你等等。據師父的一次親身經歷,他為了追蹤一只美味的晚餐,卻發現那頓晚餐因為過于害怕,竟然不知死活地沖進了食肉龍的領地,害得師父被十幾只母食肉龍追得屁滾尿流。

“哎,要不是我對它們的肉實在是不感興趣,也不想破壞自然界的生態平衡,才不會那麼狼狽呢。”這是當時師父自己的解釋。

“哈,才不是呢,照我分析,你恐怕是看到人家貌美如花,動了憐香惜玉之心,才不忍心下手吧!哎,其實你根本就不用逃跑,那些母龍說不定是因為公龍太少,導致欲求不滿所以才沖動地想要強奸你啊!嘖嘖嘖,這麼好的一次機會,就這樣被你白白浪費掉了,可惜,可惜……”這是當時阿呆的解釋。不過我似乎記得阿呆後來還補充說︰“不要以為你年紀大我就怕了你!你拔劍我也要說!阿羽,其實你師父經常偷窺那群母龍的,他早就已經看好了其中一只叫‘阿花’的小母龍,就等著它發了情後找個機會去……救命啊!!……死老頭!再砍我小心我去告訴那只小母龍哦!……”


不知道這些蝙蝠們是不是也會帶著我沖進食肉龍的領地呢?想到這里,我不禁笑了起來。赫氏里倒是有不少食肉龍,不過那些龍恐怕根本就跑不出來吧。

搖了搖頭,晃掉這些讓我分心的想法,耳中傳來的聲音表明我的目標似乎又改變了它們前進的方向。我暗嘆一口氣,這幫蝙蝠難不成想跟我玩捉迷藏的游戲麼?

這個念頭剛從心頭閃過,那群蝙蝠的聲音竟突然在一瞬間消失掉了。我詫異地停住身形,摒住呼吸側耳傾听著,卻再也听不到任何類似的聲音了。奇怪,就算是那幫家伙們停下來的時候,也該會發出向前扇動翅膀減緩速度的聲音吧,就這麼一點預兆也沒有地消失掉了,難道是跑進一個不為人知的山洞里了麼?

走近蝙蝠們消失的地點,四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遠處是種滿樹木的林蔭道以及空曠的操場。如果這附近能突然冒出一座山來,那可真是見鬼了。

我小心翼翼地走著,提防著不知道隱藏在何處的蝙蝠們會突然從我腳後跟給我來上那麼一下。五識再次拓展開去,卻發現周圍竟然連一只活物都沒有。

看來今夜的捕殺行動就要這麼無疾而終了。我懊惱地收劍回鞘,猶自納悶著蝙蝠們突然消失的奇怪現象。

這些蝙蝠藏到哪里去了?看起來控制它們的人應該就在附近才對。如果能夠抓住那個人,是不是就可以拿到病毒的解藥了?

想到這里,我突然興奮了起來。對啊,師父說過,養蛇的人,肯定要自備解蛇毒的解藥,不然萬一被自己馴養的蛇給咬傷了,就會死得很難看。那麼馴養毒蝙蝠的人,也一定會有解毒的解藥了??

我振奮起精神,睜大了眼楮又四處開始查探。蝙蝠們不會無故消失的,它們又不會什麼冰系的隱身術,一定是躲進了某個隱蔽的坑洞里。而那個坑洞里,也一定隱藏著操縱它們的人。當然,如果他想借蝙蝠來殺掉我,就會聚集起很多蝙蝠來同時襲擊我,而控制的蝙蝠數量越多,他控制蝙蝠的範圍也就越小,離我的距離自然會越近。而如果他想保持蝙蝠的數量,親自來殺我,那更是要親自出現在我的眼前才行了。不過听校長說,放眼當今世上,就算是藍徽龍騎將也可能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除了里赫氏的成員外,年輕一輩的高手中已經鮮少有人能夠打敗我。

哈哈,能操控一大群動物的高手,當他看到我將他心愛的動物紛紛斬殺于劍下的時候,肯定會暴怒無比,這個時候,就是我解決他的最好時機了。所以師父常說,真正的高手,最多只帶一兩只心愛的馴獸,不僅便于照顧,而且馴獸本身也具有相當可怕的破壞力。如果帶得太多,對付一幫子烏合之眾倒還可以,對付真正的高手,比如說我(咳咳,不好意思啊),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正興高采烈地邊想邊走著呢,突然腳下一空,我一個趔趄便栽了下去……

“啊!~哦……”,“撲通”。

齜牙咧嘴地爬起來後,我才發現這個隱蔽的洞穴並不深,所以我掉下來的時候還沒來得及調整好身形並喊完我那一聲中氣十足的驚嘆就已經摔在了洞底。多虧了師父平時孜孜不倦的教誨,他總是喜歡讓我的床在突然之間四分五裂,來訓練我在熟睡時的反應能力及抗摔打能力,所以我剛才還能勉強保持雙腳先著地。不過得意忘形這句話師父卻從來沒有讓我親自實踐過,因為我在他面前,根本就沒有過得意的可能性,不知道這是不是他老人家的一個失策呢?哎,還好雪城月此刻並不在我的身邊,不然現在這個絲毫沒有高手形象的我豈不是影響那個完美的龍羽在她心目中的光輝形象麼?

四周已是一片漆黑,頭頂上那個讓我掉下來的孔洞似乎是被什麼魔法給遮蓋住了,竟連一絲月光都透射不過來。呵呵,這可真是為蝙蝠們提供的絕佳的隱蔽場所,也只有蝙蝠能夠發現這個洞穴了。

從摔下來後,我似乎就已經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就算我想學習古人靠星光來指引方向,也是不可能的。不過好不容易才誤打誤撞著進來了,說什麼也不能半途而廢。我站起身來,拍了拍此刻身上根本就看不見的塵土,抽出劍來,深吸了口氣,功運雙目,霎那間,四周的景象便清晰可見了。

這是一個高約三米,寬能並行三人的狹長洞穴,洞穴壁表的泥土還帶著新鮮的濕意,看起來似乎是剛挖出來沒多久。頭頂是厚重堅硬的鑄基石板,每隔五六米就會有一根沾滿泥土的粗石柱支撐住它。想必當年建校時這里應該是一片泥濘的沼澤,赫氏為了擴大校園,才將這里的水給抽干,然後打上了石基,將這里開拓成了一片灌木叢。怪不得這里沒有高大的喬木,原來是這堅硬的厚石板阻止了它們那深縱龐大的根系。

洞穴的地面相當平坦,並沒有絲毫的傾斜。狹長的甬道通向我目力所不能及的深黑之中,從空氣的流動速度和渾濁程度來看,這個洞穴似乎不是一般的深。

剛才我的那聲驚嘆,此刻才從遠遠的前方微微傳回來一片紛亂的回音,可見這個洞穴不僅深,似乎還有很多個岔路。

緩緩朝前方走去,我謹慎地打量著洞穴的頂端,因為蝙蝠就喜歡停留在那里。雖然說我的五識已經敏銳到可以在它飛起的瞬間就發現它的存在,但是我實在不想讓那種攜帶了病毒的家伙的骯髒血液滴濺到我身上來。

又向前走了數十步,漸漸的,我似乎听到極遠出傳來了無數細碎的爪子撞擊碎石時發出的" 啦 啦'聲,仿佛有數萬只老鼠在大舉遷徙一般。那聲音如潮水般漸漸向我逼近,隱隱中似乎還帶著細小金屬不停踫撞的聲響。

就在這深寒似海的無比黑寂中,那一片潮汐般遙遠的聲音竟漸漸開始變得令人震撼起來,似乎此刻真的有一股廣闊無際的滾滾白潮,正朝著這漆黑無比的地底世界無情地洶涌過來。地面上四散分布的小塊泥土也微微地陣顫起來,仿佛已被這莫名的聲音嚇到忍不住渾身發抖。

听起來,這恐怖得令人想逃跑的聲音絕對不是蝙蝠所能發出來的。我努力地開始回想到底有什麼小型爬行動物能在黑暗中看清事物。回想的結果,讓我的背後漸漸滲出了冷汗。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教授曾在課堂上講過,群居類的夜視型爬行動物,全部都是食肉系中最為凶殘的種群……


一陣冷風突然從洞穴深處刮了過來,帶著一片濃烈的血腥和沉重的殺氣,瞬間就讓我那早已忘記了的呼吸紊亂起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2.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