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52
累積人氣
5660381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2.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四章
隨著那如滾潮般的呼嘯之聲越來越近,我已經失去了留下來戰斗的勇氣。匆忙掉頭跑回剛才掉下來的位置抬頭察看,卻怎麼也找不到出去的洞口。我又試著跳起來摸著壁頂的石板,幾乎將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摸了個遍,也沒發覺有哪個地方能讓我跳出去。

天哪,難不成這個入口只能進不能出?我在心里打了個哆嗦,卻依然抬著頭焦急地尋覓著可能的出口。要是再不快點找到,那听起來數量幾乎能覆蓋整個赫氏的家伙們豈不是就要活活把我給埋了?!

僅僅過了十幾秒的時間,我的額頭上便已掛滿了豆大的汗水。心跳漸漸加速,在那愈來愈近的潮水聲中,我的手也忍不住發起抖來。

“鎮靜!——”仿佛發自心中突如其來的一聲狂吼,渾身也隨之猛地一顫,我停止了所有焦慮的動作,愣愣地看著遠處的深黑。呼吸終于慢慢平緩了下來。輕輕地握住劍柄,我聆听著汗水紛紛滴落到泥土上所發出的微小迸濺聲。

奇怪,剛才是我自己喊的那一聲鎮靜麼?怎麼好像突然連那無止盡的洶涌潮水都被這狂猛的一聲斷喝嚇得倒退了回去?

側耳傾听起來,此刻才依稀听到剛剛那聲吼叫所引起的無數重疊的回音。而那潮水聲竟真的在一瞬間便銷聲匿跡了。

(注︰冷羽真氣的名字其實並不叫做破魔真氣,真正的名字大家以後會慢慢知道的。在這里用的這一招叫做“羽落無聲”,由心靈直接發出的一種除敵人外其他人無法感受到的巨大聲響,如果在戰斗中使用的話,可以在一瞬間給敵人的心靈帶來極大的震撼,同時也能讓自己從種種焦慮慌亂的情形中擺脫出來。在這里無意中使用出的這一招,是因為冷羽體內的真氣被外界的聲響所震撼,進而激發出的一種本能反應。)

輕吐出肺里混濁的空氣,我這才听見胸腔中那急促如鼓的心跳聲。咦?難道它們因為我的叫聲太過于恐怖,就停止了前進?還是說它們根本不是來襲擊我的,卻被我的叫聲給吸引了呢?

我立刻就排除掉了第二種可能,因為還沒等我想完呢,那潮汐般的聲音又再次轟響了起來。听著那如海般壯闊的聲音逐漸變大的速度,我已經可以肯定,它們正高速朝我逼近著。

此刻的我,已經不再象剛剛那麼驚慌失措了。再次仔細地打量了一番頭頂上的石板後,我放棄了逃走的想法。既然背後不可能遭到襲擊,那我只要拼命守住前方就可以了。只是……我到底能夠守多久呢?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恐怕就算我能守到明天早上,也仍然無法逃脫被它們吞噬的命運吧。

暗暗嘆了口氣,我卻在這心靈松懈的一瞬間突然想開了。也許,元老們根本就不會同意那幫瘋子的提議;也許,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解藥;也許到了三天後,無論再怎麼見效的解藥,也無法阻止病毒擴散的速度了吧……

也許,我就算從這里逃出去了,也一樣是死,只不過是晚死了那麼幾天而已。既然橫豎是死,我又何必那麼在意呢?何況在這里殺死的敵人越多,我就賺得越多。說不定被它們撕碎紛食的痛苦,要比外面那些人飽受病痛折磨的痛苦要來的輕松得多啊。

只是在我即將面對這一場死斗的前夕,腦海中似乎閃過一絲若隱若現的畫面,這個那麼的模糊,讓我來不及抓住便已消失而去。心底仿佛有個聲音在告訴我,這個幾乎快要淡忘掉的回憶,將決定著赫氏乃至整個世界的命運……


沒有再思考下去的時間了,我的視野內終于出現了那潮汐聲的廬山真面目。此刻正如浪般翻滾著朝我直撲過來的無數動物,竟然是我童年噩夢中的主角——金鱗鱷嘴龍!!

天哪,難道這也是師父說的那句︰“不想看到的事物,卻偏偏會出現在你眼前”所能舉凡出來的證據麼?!那個老不死的烏鴉嘴!!

離我將近五十米遠處,數不清的鱷嘴龍從地上,洞壁上,洞頂上似金色的潮水般密密麻麻的洶涌而來,遠遠的看不到盡頭,還有不少居然踩在自己的同伴身上迅速的跳躍著前進。它們每一只都只有一尺半高,細長的脖子和四肢,連接在短小的身體上,像鴨子一般的頭顱前端,鱷魚般長長的嘴里露出了無數的鋒利細小的尖牙,渾身都被覆蓋在細小的金色鱗片中,尖細的尾巴高高翹起,為迅捷的行動帶來平衡。它們顯然經過了嚴格的訓練,如此驚人的數量,卻沒有發出一絲微小的嘶叫聲。

當然,如果讓我和其中任何一只來單獨撕斗的話,相信我都能不費吹灰之力便取得勝利,但是那個烏鴉嘴也曾經說過︰“十只受過訓練且悍不畏死的綿羊,就能殺死一頭凶猛殘暴的獅子。”

尤其是在我那童年時代幼小的心靈中,這些家伙們曾給我帶來了無數恐怖的回憶和巨大的陰影,此刻的我恐怕只要閉上眼楮,就能回想起它們那爭先恐後朝著比它們大數百倍的猛獸體穴內鑽進去的場景。如果我被這片金色的海洋所覆蓋,大概不用一秒鐘,我就已經只剩下手里的這把劍還能勉強保持原來的形狀和質量了吧。

來不及思考了,五十米的距離頃刻即逝!一只金鱗鱷嘴龍已經飛快地撲到了我的眼前,突然躍起,長長的鱷嘴猛地張開,上下吻幾乎分開了一百八十度,露出了暗紅的舌頭和無數的尖牙,瞬間便朝著我的肩膀惡狠狠的咬來。

破塵式!

如果現在還能有光線的話,也許我手中突然閃耀出的萬點金光能帶給它們幾秒鐘短暫的震撼。“ 里啪啦”的頸骨碎裂聲不絕于耳,無數只金鱗鱷嘴龍便從我面前一米處的空中耷拉著脖子“啪啪”的掉落到了地面上。我根本沒有時間再去檢查掉到地面上的它們是否已經喪失了行動能力,因為每一個瞬間,都會有幾十只金鱗鱷嘴龍朝著我狠狠地撲來!

僅僅過了三秒鐘,我面前便已經堆起了高高的龍牆,濃重的血腥味突然四漫了開去,原來竟是後面的鱷嘴龍為了開道,狠命撕咬著擋在前面已經喪失了行動力的同伴們。

這幫凶殘的家伙們,在聞到同伴的鮮血後,似乎變得更加瘋狂了。無數只鱷嘴龍們不約而同的豎起脖子來,“嘎嘎”地狂叫著,爪子在地面上不停的刨著石塊,發出刺耳的磨擦聲,讓此刻本就已經混亂的場面更加的鼓噪起來。

就在那刺耳的嘈雜聲響起的一瞬間,我渾身真氣似突然被外來力量觸動了一般,猛然間加速在我體內旋轉了起來。一道冰寒刺骨的真氣從丹田內萌生出來,如洪水一般瞬間便吞噬了我的整個身體!

就在這令我心靈劇顫的一瞬間,眼前的景像突然之間緩慢了下來,那些金鱗鱷嘴龍們仿佛遇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事物般,都紛紛瑟縮起身體來不住地發著抖。

接著,我便發現眼前數十米範圍內的金鱗鱷嘴龍身上,漸漸出現了一層白色的結晶,不僅它們身上,就連偶爾從它們的空隙中暴露出來的地表,也慢慢結上了一層白霜。

隨著時間的推移,僅僅在數十秒後,每次朝我撲來的金鱗鱷嘴龍就已經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兩三只了,而它們也僅僅只能勉強踩在同類的尸體上沖到我的面前,被我輕松地斬殺于眼前。而其他的鱷嘴龍們,似乎已經連動都動不了了。

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來,這才發現自己呼出來的熱氣居然在瞬間凝結成了無數個微小的冰晶,飄散在空中,如寒夜中的星光一般微弱淡薄。嗯?什麼時候氣溫竟然變得如此寒冷了?為什麼我自己居然沒有絲毫寒冷的感覺呢?

直到此刻,鱷嘴龍的攻擊已經完全停止,無數鱷嘴龍們匍匐在我的眼前瑟瑟發抖,發出微小卻又毫不間斷的一片“  ”聲,這  聲漸漸延伸開去,蔓延到了洞穴那極深的盡頭,仿佛無數條春蠶啃食桑葉時所發出的連綿不絕的“沙沙”聲。

我靜靜地站在原地,慢慢地調息著體內的真氣。體內的真氣此時就似一條條極寒的冰柱般,在我周身不停的流轉著,我目力所及的範圍不知不覺已經延伸到了洞內的極深遠處,那里竟是一個開闊的空地,而空地盡頭的岩層上,則分布著無數個形狀猙獰的洞穴。

當最後一絲微小的“  ”聲也漸漸斷絕後,洞內的空氣中不知什麼時候起,已經飄滿了銀白的雪花,微小的雪花不斷從空氣中凝結出來,細膩如煙地緩緩落到地面,就好像無數個白色的精靈般,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隨著一段優美的舞姿,又慢慢消失在一片銀白之中。所有的事物都在這潔白無暇的美麗中靜止了下來。

試著動了動腳後跟,我才發現地面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由松軟的泥土變成了僵硬的凍土。鞋子上,褲子上早就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雪。我緩緩抬起手來,試著用劍去挑逗那些停留在地面正傻呆呆看著我的鱷嘴龍們,卻發現它們已經被凍僵了。

就在這狹窄卻又深廣的封閉空間中,下起了一場無聲無息的大雪。沒有了風兒那悠然自得的伴奏,晶瑩剔透的雪花們也只能發出無聲的嘆息,靜靜地在一片沉寂中不斷下落著。我踩著那些僵硬了的鱷嘴龍們的軀體,緩緩朝前行進。這些鱷嘴龍們已經沒有了呼吸,就連心跳都傾听不到,看來應該是全都凍死了吧。只是……這一場沒來由的大雪,真的是我所為麼?難道此刻我的身上,已經發生了什麼所不為人知的變化?

不過我也沒有去追查此刻體內到底出了什麼變化,既然這種變化所帶來的結果令我平安無事,也就隨它去吧。眼下最緊要的,還是找到那個引起這一場紛亂的罪魁禍首。想必,這群鱷嘴龍們來自的方向,應該就是操控它們的人所隱藏的地方了。我一邊撢落著飄飛到身上、劍上的雪花,一邊輕輕地朝洞穴深處走去。


除了腳下偶爾因踩碎了鱷嘴龍凍僵了的軀體而傳來的“ 嚓”聲外,只剩下一路飄雪的寧靜。在這沒有絲毫干擾的清幽下,我不禁忘記了前面所隱藏的危險,胡思亂想起來。

同學們現在應該都在沉沉地酣睡著吧。而那些已經得知毒蝙蝠體內帶有可怕病毒的人們此刻又在做什麼呢?也許梅凱爾的那幫龍騎將們正在四處搜索著各種蝙蝠的巢穴,也可能正帶著龍騎兵們準備朝那個所謂的什麼鐵血自由軍發起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襲行動吧。

埃娜呢?哈哈,那個丫頭認真起來的時候,可是精明得嚇死人,研究院那邊的人們是不是一個個都正在她的威逼下戰戰兢兢地廢寢忘食呢?阿冰現在應該已經開始做夢了吧,他會夢到什麼?也許夢到和我吃飯的情形?又或者和雪城月上自習時的嬉鬧?

哦,阿冰要是知道他那個令人擔憂的冷羽,此刻正走在一個漆黑無比的洞穴中,找尋著解救整個世界的線索,他會怎麼想呢?

“你?拯救世界?”恐怕阿冰還沒仔細地開始思考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就已經擔心得暈過去了吧。

那雪城月要是知道的話,又會怎麼想呢?

“哈哈哈哈,看不出來你這個白痴還挺會做夢的嘛。不知道你在夢里遇到的大魔王是不是長得很像那個老眼昏花得已經分不清男女廁所的校長啊。”

呵呵,難道是我平時偽裝得太好了麼?為什麼每一個認識冷羽的人總是認為他是個毫無戰斗力的弱者呢?也許,是那段慘痛的經歷帶給我的教訓太過于深刻了吧,讓我在無形中已經學會了如何來保護自己。畢竟,一個太過展露鋒芒的人,一般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記得當我殺掉第一只食肉龍的時候,奴隸場老板看我的眼神就已經開始變得興味十足了。大概他認為,我既然在中毒的情況下還能殺掉體積是我八九倍的大型食肉龍,那麼我就有可能殺掉更加厲害的東西。于是第二次,我的敵人就已經變成了好幾只被注射進超量迷幻藥的瘋獅……

也許,我應該裝得平凡一些,就算是龍羽,也不要給人留下太過于深刻的印象。不然以後萬一遇到什麼超高難度的任務,恐怕校長第一個想起來的人,就是我了。

不過在我的心底,卻似乎總有一股不甘于平凡的沖動。正是在這種沖動的引領下,我才一次又一次地變成龍羽,去為那個我心目中的公主解決種種難題。


不知不覺中,雪停了下來,我抬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那個開闊的空地上。在這個方圓三四十米的空間里,也同樣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已被凍死的鱷嘴龍們。看著斷裂的岩層上大大小小形狀詭異的無數洞穴,我實在不知道哪一個里面才隱藏著那個無恥的混蛋。

隨便找一個沖進去?呵呵,這大概是最為不智的舉動了吧。那我就在這里干等著麼?

我沉思了片刻後,終于長嘆一口氣,放棄了這次的搜尋任務。既然這些鱷嘴龍們已經死絕,蝙蝠們也應該不能幸免吧。還是回去再仔細找找那個出口,不然萬一找到了那個帶著解藥的高手,卻無法將解藥帶出去,豈不是冤枉死了。

听著無數悠悠的長嘆聲從那些怪異的洞穴中傳了出來,我不禁一愣,這才反應過來是我剛才那聲嘆息的回音。看來今天注定是要無功而返了,只是不知道過一會兒我能不能順利地找到出口,回到那個溫暖的寢室去安然入睡呢?想到這里,我已經開始思念那個暖烘烘的被窩了,躺在里面的感覺,舒適而又愜意,可以盡力地去伸展四肢,放松身體的每一根神經。醒來的時候,就到早上了,阿冰應該已經買好了熱氣騰騰的早餐,沖好了甜甜的暖茶,正一邊忙來忙去地收拾著本來就很干淨的房間,一邊嘀嘀咕咕地小聲召喚我起床吧。

忍不住伸了個懶腰,我轉回身去,準備去尋找那個剛才遍尋不著的出口。誰知剛邁了兩步,一聲悠悠的長嘆卻又回響在了寂靜的空間中。

“哎~~……”

這一聲仿佛發自女鬼口中如泣如訴的深長悲嘆,猶如在耳邊響起一般,令我那本已放松下來的身心再次繃緊了所有的神經。頭皮一陣陣地發著麻,我環顧四周,卻根本就沒看到一個人影。

鬼?!我暗自搖了搖頭,雖然阿呆總是喜歡將冬夜窗外發出的“嗚嗚”悲鳴聲解釋成冤魂厲鬼的慘叫,可師父卻曾再三告訴過我︰“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鬼,只不過總有些無聊的人喜歡造謠生事罷了。”每次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都要舉出個同樣的例子來︰“比如你晚上要是听到什麼比較可怕的聲音,只要你把鞋子扔到那個呆子的床上去,那聲音立刻就會停下來了。”

于是某天晚上,當我听到床腳下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時,便將一只鞋子狠狠地甩到了阿呆的床上,那聲音果然消失了。只是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卻听到阿呆慘叫道︰“他媽的那只老鼠又把鞋子拖到我嘴里來了!!”

既然不是鬼,那就是人了?我摒住呼吸,將五識的範圍逐漸擴大了開去。


“呵呵……”驀的,一串如銀鈴般少女的嬌笑,再次打破了這片寧靜,和剛才那聲長嘆不同的是,這次的聲音卻是發自左方遠遠的一個洞穴深處。

“誰?!”我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劍,盯牢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大聲喝問著。

“還沒有找到你想找的人,就想走了麼?那我師父辛苦飼養的這些小東西們豈不是白白被你殺掉了?”少女的聲音越來越近,正說話間,一個窈窕的身影已經鑽出了那個一人來高的洞穴。

“是你?!”我驚訝地看著這個正朝我微笑著走來的嬌俏少女,竟然是……阿蘭?!


“怎麼,你認得我?”阿蘭故作驚訝地微笑起來,用手輕輕將耳畔的寶石藍長發撩到耳後,“我想,我們似乎沒見過面吧。”

“哼,一個月前在冬劍家,好像就是你來刺殺我的吧。”我眯起雙眼,想讓自己此刻的表情看起來凶狠一些。

“喲,你這麼惡狠狠地盯著人家,可是會嚇壞我的哦。”阿蘭故作害怕地捂住胸口,噘起嘴來委屈地看著我,“我怎麼可能去刺殺你呢?就憑你剛才這一招,十個我恐怕都不是你的對手呢!”

哦?那你還出來干什麼?找死麼?!我看了看手中的劍,不知道應該怎麼去砍她才比較的有紳士風度。

“呵呵,你現在心里面一定在奇怪,我為什麼會自己出來吧。”蝶葉蘭邊說著,邊低下頭整理著緞子般光滑的絲裙,“哎呀呀,那個洞里地方太小了,而且還冷得要死,害得人家的裙子都差點起褶皺了呢。”隨著她手輕輕的撫弄著那藍色的絲裙,一截曲線優美的雪膩玉腿便從裙叉處露了出來。我只覺腦際“轟”的一聲巨響,雙目便死死盯住了那片玉嫩脂滑的肌膚。記憶中,也只有雪城月的小腿能有如此的迷人,可那種毫不掩飾的美麗,卻遠遠及不上這無意間露出一絲春光時所帶給人的那種震撼。

見我沉默不語地盯著她的腿發呆,阿蘭又“咯咯”地笑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一個精美小巧的手電筒來,“啪”的一聲扭亮了它。

我還沒來得及出聲制止,早已適應了極度黑暗的雙眼瞬間便被這一道強光給晃花了。恍惚間,只听到一片微小的破空之聲,似有無數根如牛毛般細小的針朝我的胸口飛刺了過來。

破風式!

隨手挽起了一個劍花,一道強猛的小型旋風頃刻間便在胸前刮了起來。無數的細針紛紛被旋風刮得失去了準頭,身不由己地跟著風的旋勁打著轉兒落到了我平攤開來的手掌上。

“呵呵,好漂亮的招式哦!怎麼樣,我送給你的禮物好看麼?嘻嘻,別小看這些針哦,就算沒有刺進你的皮膚,接觸到了,也能讓毒液瞬間滲入你的毛孔呢!”阿蘭拍著手兒咯咯地笑著,順便還朝著我晃動著那個光芒刺眼的小手電。

“哦?既然這樣,那就讓我還給你吧。”我說著,一口氣便將那一捧細針朝阿蘭身上吹了過去。針兒被一股強風吹得猛然朝著阿蘭飛舞了過去,並在空中擴散了開來,在強光的照耀下,這片細如毫塵的落羽中,還夾雜著一片白茫茫的細小冰晶。

哈,你以為我沒有防著你麼?剛才我已經在手掌上凍結了薄薄的一層寒冰,如果那些針上的毒液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我只要把這層寒冰從手上吹掉不就行了麼?

還沒等我看到那些針兒落到阿蘭的身上,眼前便已是一片漆黑。刺眼的光芒消失得就好像它出現時的那般突然,隨著一片衣袂翻飛的聲響,我知道阿蘭已經遠遠地朝後方退了開去,並想躲進一個洞穴中。要是再讓你跑了,我還怎麼混下去?!

無聲無息的高高躥了起來,我狠命一抖手,劍如游龍般脫手而去,用上了冷月無聲的高段縱氣術,讓這把劍飛去時竟無聲無息,卻又快如閃電一般。

“呲”的一聲,一溜火光閃現自我的劍擊中的方向,我暗道一聲不好,想不到那把志在必得的劍竟然插進了石頭里!

又是一片微小的破空之聲,從我身下如雲般朝我飛刺了過來。原來那丫頭只是扔出了她的衣服來誘我上當!我暗罵一聲,提氣縱身,猛地又拔高了數尺,貼著頭頂的石板如一片落葉般朝我的劍飄蕩而去。身後的“呲呲”聲不絕于耳,毒針刺入石板後,其上的毒液立刻便于石頭里的化學成分發生了強烈的化學反應。一股焦臭味兒在空氣中彌漫開來,我掩住鼻息,悄無聲息地落在地上,想要去拔出我的佩劍,誰知竟撈了個空!

一道強猛地劍氣突然從左側襲至,我措不及防下,猛一扭腰,那劍氣擦著我的胸口便狠狠地劃了過去。一腳朝左側踢了出去,順帶起好幾只凍硬了的鱷嘴龍的尸體,我趁著那個偷襲者閃身躲避的當兒,如鬼魅般連晃了幾下身形,走了個“之”字後,停在了十米開外。用手摸了摸胸口,衣衫已經被劃破了一個大口子,胸口的肌膚雖仍在隱隱作痛,卻並沒有流出血來。

媽的!居然還有一個人隱藏在這里!而我的五識竟然沒發現他!

刺眼的光芒再度閃現,卻听到阿蘭站在原地嬌嗔道︰“啊!你這個家伙刺破了我的衣服?賠給我了!不然我告你非禮哦!”

我心中一股無名怒火猛地竄上了腦際,失去了武器的我,此刻就好像沒了牙的老虎一般,面對一個詭計多端的少女,再加上一個不知道實力深淺的潛伏者,今天晚上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已經來不及為剛才莽撞的甩劍行為來懊悔了,現在最緊要的事情就是——逃命!

嘿嘿,如果你要問我我的哪一種武功修煉得最勤,我肯定會告訴你,那就是逃命的功夫!還沒等那個潛伏者再次發出一道劍氣,我已經如兔子般嗖的一聲便鑽向了一個僅有我一半高的洞穴中。腳尚未踏進洞里,我突然提氣縱身,一腳踹在堅硬的岩壁上,轉身朝正拿著手電筒亂晃的阿蘭飛撲了過去。

阿蘭的燈光似乎在一瞬間也晃花了那個還沒有準備好下一次出手的潛伏者的眼楮,只听“咚”的一聲,一聲慘叫便從剛才我拔劍的地方傳了過來。看來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而且從激烈的踫撞聲中可以听出,他的頭似乎已經掛了彩。

突然驚覺我已朝她撲來的阿蘭,來不及扭滅手里的手電,只得在匆忙間狠狠將手電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被手電的強光再次晃花了眼楮的我,伸手接住手電,立刻停住了身形,而我撲向的地方卻早已經沒有了阿蘭的蹤影。

不過從剛才她甩出手電後身形晃動的意圖來看,她似乎也因為懼怕我的報復而閃身躲進了洞穴之中。

“媽的,那個死丫頭開燈也不先打個暗號……”那個年邁的潛伏者捂著腦袋罵罵咧咧地站直了身子,我這才發現原來我們竟是老相識。這不是上次被我殺得抱頭鼠竄的那個阿朗基特麼?

難道阿蘭竟然是蝠魔的徒弟?蝠魔那老家伙什麼時候改行養起鱷嘴龍來了?我詫異地晃著手電問阿朗基特︰“嗨!好久不見,你和那個死丫頭是師兄妹麼?”

“呸!鬼才和她是師兄妹呢!”阿朗基特捂著禿頂的腦殼,狠狠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你小子今天死到臨頭了,媽的,我辛苦培育出來的毒蝙蝠居然被你給凍死了,看我過會兒怎麼收拾你吧。”不知道為何,听他說完這句話後,我竟沒來由地松了口氣。

“就憑你?”我不信地看著他。從剛才他發出的那道劍氣來看,他也就最多能幫我扇扇涼風了。

“哼,上次要不是為了照顧我的蝙蝠,才不會敗在你這個黃毛小子手里呢。如今我又拿回了我心愛的金蝠劍,而你卻手無寸鐵,嘿嘿,小子,你還想怎麼贏我?”

還沒等他說完呢,我已將手電筒在瞬間扭滅了。一個縱身,我一拳便朝他那受了傷的禿腦殼上揍去。

自從上次和司凱爾對打後,我就對我體內的真氣有了一個全新的了解。雖然說還不是很完全,但是這個新的發現也足夠讓我驚嘆的了。一拳的威力竟能趕上千百拳的威力,和司凱爾的綿冰神腿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而此刻,這不知死活的老家伙正被突然降臨的黑暗鬧得不知所措,盲目地揮著劍四處瞎劈。猛地察覺到我的存在時,我已經來到了他身前兩尺的地方。他倉促間後退揮劍時,我一拳便狠狠砸在了主動湊過來的劍脊上。

十幾個壓縮過的球形真氣立刻如炮彈般轟砸在了劍身上,沿著劍脊便沖進了阿朗基特的體內。阿朗基特慘嚎一聲,似一捆稻草般向後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岩壁上,“撲通”一聲摔落在地。

等他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起來時,我早已撿起了摔落在地上的手電筒,好整以暇地旋開開關,笑嘻嘻地照著他此刻的狼狽模樣。

“哼哼,小子,別太得意了……”阿朗基特吐出一口鮮血後,一邊用手遮擋著手電那強烈的光柱,一邊惡狠狠地眯起眼楮說著,“剛才我在黑暗中在我的劍身上抹上了一層毒液,你現在已經中了我的獨門密藥,哈哈哈哈!”

我抬起右手來看了看,卻發現連一點中毒的痕跡都沒有。這老家伙是不是在做夢啊?

“你現在是不是感覺頭有點暈?胸悶惡心?嘿嘿嘿,這就是毒發的征兆了……啊!……”還沒等他說完呢,我又飛身過去給了他一記左勾拳,這次他被我打得朝上直飛了出去,“ ”地撞在堅硬的石板上,又直直掉了下來。

“哇……”阿朗基特這次已經開始大口大口的嘔血了,他狼狽地趴在地上,突然嘶啞著嗓子吼道︰“死丫頭,你還不出來幫忙啊!咳咳咳咳……”

他的身體隨著劇烈的咳嗽猛烈地抖動了起來,好半天過去了,阿蘭卻依然蹤影全無。

“他媽的,就知道這死丫頭肯定靠不住。”阿朗基特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咳嗽,用手勉強支撐起身體來,慘笑一聲,“呵呵,小子,你要是殺了我,就永遠都無法拿到病毒的解藥了。”此刻的阿朗基特,渾身上下都自發著抖,大概是由于護身氣勁地逐步潰散,他已經抵御不住這充滿了整個洞穴的極寒凍氣了,眉毛胡子上立刻結了一層白霜,就連手背上都已經開始出現了凍傷的痕跡。

“哦?這麼說那病毒的解藥真的在你身上了?”我皺起眉來看著他。既然解藥在他身上,那我也就不用再費神去找那個阿蘭了。

阿朗基特卻並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哆嗦著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爬一邊嘿嘿地笑著,不時還從他那咧開的大嘴里噴出幾口黑血。

“知道麼?小子,你已經死到臨頭了。恩師交給我的這把金蝠劍中,隱藏著一個極大的……”剛站起身來的他還沒等說完這句話,便又俯下身去猛烈地咳嗽起來。

“哦?難道病毒的解藥就藏在這把劍里?”我好奇地盯著他手中的那把金蝠劍,早知如此,我他媽的就不來了!

“咳咳……”阿朗基特再次停下咳嗽的時候,我已經走到了他的跟前,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那把劍,仿佛已當他不存在一般。

阿朗基特猛地退了幾步,躲開了我伸出去的手,踉踉蹌蹌地站穩腳跟後,這才深吸一口氣道︰“隱藏在溶洞中的神靈啊,黑暗已經徹底地降臨。無盡的血液流淌在深幽的河谷中,只等著您的汲取……”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想不到這個老頭子在身受重傷後還能用如此平和的語氣來吟誦咒文。不過我已經來不及細想了,因為那柄金蝠劍突然耀出萬道金光,將整個洞穴都照得如同白晝,就在阿朗基特最後一句吶喊聲中,金光突然逝去,那把劍卻已經化成了一只有半人高的巨型金蝙蝠!

“醒來吧!沉睡的金蝠王!~”

阿朗基特喊完後,便無力地倒在了地上。從他此刻萎頓的形容上和他身上白色冰晶擴散的速度,不難看出剛才那一段吟誦,差點要了他的老命。

那只巨大的金蝙蝠仿佛剛剛才醒過來一般,甩了甩頭,拍打著翅膀呆呆地停留在原地,似乎是在打量著我們兩個人及周圍的一切。它那猙獰的頭部前端支出兩只巨大的獠牙,渾身上下布滿了金色的細毛,三四米長的連爪膜翅在空中不停地扇動,卻沒有一絲風聲。一股無盡的冰寒從我心底暗暗升起,這個看起來邪惡無比的怪物,讓赤手空拳的我去怎麼對付啊?!

而就在我一眨眼的功夫里,金蝙蝠便從我眼前消失掉了。還沒等我抬頭尋找,一道狂猛的風刀已從身後朝我的脖子上狠狠斬了過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2.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