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36
累積人氣
56602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1.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回到寢室才發現,那個不知趣的龍吟瑤居然又來了!而且還帶來了個得力的說客--雪城月!

見雪城月吃驚地看著我們有說有笑地進了屋,埃娜連忙紅著臉鬆開我的手,解釋說:「啊!我、我是來看那隻我送給阿羽的龍的……」

龍吟瑤拽住正奮力掙扎著要爬過來的二百五十一號的尾巴,吃驚地看著埃娜說:「怎麼是妳送給他的?妳為什麼不送給我呢?埃娜,無論是從經濟實力還是和妳的親密程度上考慮,我都是絕對的第一人選啊!像這種連自己都養不活的男人,妳怎麼能夠把這麼可愛的龍交給他?!」

埃娜無力地解釋道:「當時妳不在嘛!我又沒時間照顧牠,只好轉送給阿羽了……」

看到赫氏的三大美女同時聚集在小小的寢室中,號稱語言天才的阿源已經徹底不會說話了,只知道一邊偷偷藏起自己骯髒的內衣內褲,一邊瞪著眼睛將目光在三個美女身上來回逡巡,氾濫的口水差點從嘴角決堤而出。

雪城月將我拉坐到她的身旁,非常鄭重地看著我說:「羽,我們絕對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我吃驚地看著她,腦子裡「轟隆」一聲,一片雪白……

記得小說裡女主角對男主角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是已經到了非私奔不能解決問題的危難時刻了……

而這時,男主角總是要踱著方步來回走上幾步後,才異常沉著地回答道:「我們先暫時分手吧!這樣下去,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

然後,女主角就絕望地帶著能夠震塌長城的哭號聲悲愴地離去。沒過兩天,就被家裡強迫著和別人訂婚了……

幾年後,當男主角帶著傷痕纍纍的心從外地回來時,女主角的孩子都已經會上網泡妞了……

「……你看,你這隻小破龍,居然已經開始逐漸認同別人管牠叫二百五十一號了!叫別的名字,牠理都不理我們呢!而且,你看看牠脖子上的那個項圈,那麼沉重,戴起來一定很不舒服,長此以往,會壓迫牠的頸動脈,影響牠的智商發育啊!」

我鬆了口氣,捂著驚魂未定的胸口問她:「那妳想怎麼辦?」

「當然是給牠改個名字了,而且還要把那個項圈給摘下來!牠又不是小狗,帶項圈幹什麼?!」

我倒寧願牠只是一隻狗,隨便找一隻母狗來給牠當媽就好了。媽的,昨天晚上居然還在我的凳子上拉了一泡,幸虧我發現及時,不然就一屁股坐上去了!

「哦?可是如果不叫這個名字,我老闆就不管牠的午餐了啊!這個……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啊……」我為難地看了看二百五十一號。

二百五十一號一聽到午餐這兩個字,立刻歡快地叫了起來,彷彿在喊著:「牛排!牛排!不嫩的不要!」

「我們來解決牠的午餐啊!我和阿瑤都已經商量好了,以後我們輪流負責照顧牠的飲食,這樣牠的名字就可以由我們來起了啊!」

「……」

「羽,聽說牠天天都在飯店裡吃牛排,這可不行啊!憑牠現在的消化能力,怎麼能夠吃那麼粗糙的食物呢?我們冬劍集團最近剛剛開發出一種新型的嬰兒營養食品,不僅利於消化、富含各種嬰兒成長髮育的營養成分,還非常好吃呢!我想牠只要吃上一次,就肯定會吃上癮的……」

龍吟瑤反駁她道:「怎麼能用那麼普通的東西來餵牠呢?牠可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小龍啊!吃的東西也必須要獨一無二!憑我在世界上廣泛的人際關係,聯繫幾個專門生產營養食品的聯盟產業可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到時候讓他們開發一種新產品出來,再買斷專利,只准讓牠獨自吃,其他人統統不能吃!」

「阿瑤,看來妳對我家新開發出來的這種嬰兒食品還不夠瞭解哦,哪天我拿來給妳嘗嘗,妳就知道這種嬰兒食品絕對不普通了!」

「哼,再怎麼不普通,還不是隨便在大街上就能買得到的?這怎麼能顯出我們這隻小龍的特別之處呢?!我看哪……」

「好了好了好了……二位不要吵了!」我忙不迭地打斷她們:「既然妳們都準備負責牠的飲食,那能不能連我的也一塊兒算上?」

雪城月興奮地握住我的手說:「當然好了!我們正愁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成年人來長期試用我們的營養嬰兒食品,以證明它不光適合給嬰兒吃,也能夠成為新一代的成人營養快餐呢!」

「……」

龍吟瑤則趁火打劫道:「這個嘛……雖然說有點難度,但是如果你能夠說服你表哥,讓他同意免費當我的全職保鏢的話,別說你的吃喝費用,就算是你想包下香格里拉大酒店最貴的六星級套房當宿舍住,都沒有問題哦!」

「還……還是免了吧……」

二百五十一號終於掙脫了龍吟瑤的魔爪,跳進了我懷裡,突然汪汪地叫了兩聲,嚇了我一跳。

「二百五十一號,你怎麼學會狗叫了?」我掰開牠的嘴,想看看牠的嗓子是不是出了問題,牠卻狠狠地用牙齒來回報我的好心。

甩掉叼住我的指頭不肯鬆嘴的二百五十一號,我納悶地問一旁的阿源:「這隻狗……不,二百五十一號這是怎麼了?才一會兒不見,不僅會狗叫,還學會搖尾巴討好了?」

阿源目光呆滯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沒聽懂我的問題。

就聽雪城月尷尬地咳嗽道:「啊!剛才我給牠吃糖的時候教牠的……咦?這隻龍不是智商有問題嗎?怎麼學的那麼快啊?!」

「原來是妳教的啊……」我驚訝地看著雪城月,狗叫還好教了,可搖尾巴這一招她居然都能教出來,可真是難為她了呢!

「啊!!!」一不留神,我的指頭又被窺伺已久的二百五十一號給狠狠咬住了。

自從第一次見面以來,不知道為什麼二百五十一號就對我的手指產生了強烈的興趣,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要去咬住它。

我曾經拿阿源的指頭去誘惑過牠,誰知二百五十一號沒有反應,阿源卻緊張得差點暈過去了。

阿源說,這大概是牠對我表示親近的一種方法,就好像小蜘蛛吃掉母蜘蛛那樣,這是一種對親情的天真的宣洩……說得我當即就想把他拿去犒勞偉大的母蜘蛛。

直到一年以後,我才從二百五十一號嘴裡得知,牠喜歡我的手指,是因為我的手指曾經神奇地止住了牠的腳痛,而牠當年老愛咬住我的指頭不放,則是因為牠吃多了牛排,總感到牙痛罷了……


拒絕了龍吟瑤和雪城月的一番「好意」後,龍吟瑤又不依不饒地決定立刻給小龍改名字:「……就算你不肯讓我們負責牠的飲食,怎麼也該為牠以後著想吧!總不可能一輩子都叫牠什麼赫氏大門對面的二百五十一號吧!」

「是赫氏大門對面龍生街二百五十一號。」我非常敬業地糾正了她。

「哎!不管是什麼二百五十一號了!反正是不能再叫這個名字了!埃娜,妳聽聽,好好的一隻龍,就這麼被一個名字給糟踏成弱智了!」

半天都沒說話的埃娜看看那隻小龍,無所謂地聳聳肩道:「我覺得沒什麼不好啊!反正是阿羽的龍,只要他喜歡就好了嘛……」

龍吟瑤痛心疾首地看著叛變的埃娜,顫抖著手指說:「這種慘無人道的名字,妳、妳、妳居然都能認可?!埃娜,妳是不是被這個戴面具的白癡給洗腦了啊?!」

我瞪著她道:「誰是戴面具的白癡啊?!」

「當然是你了!能給自己的龍起這種名字的人,不是白癡是什麼?!」龍吟瑤咬牙切齒地指控著我。

「好好好,我是白癡,我是白癡……又不是我給起的名字,要改名,妳就去找我老闆啊!」

「如果不是你貪圖一頓免費的午餐,你們老闆能有那個機會來發揮這種過人的天分嗎?!所以說啊!羽,還是讓我們來負責牠的飲食吧!順便讓牠輪流到我和阿月那裡去住幾天,等和我們混熟了,以後牠也就不用再來煩勞您老人家了嘛……」

於是,爭論的話題又回到了昨天的老問題上,看來龍吟瑤真是不搶走二百五十一號的歸屬權,誓不罷休了。


攆走了兩個無恥的強盜,又和埃娜告別後,阿源總結陳詞道:「唉,看來要是不給牠改名字,我們寢室就要變成會客室了……」

的確,二百五十一號這個名字,實在是難登大雅之堂,可對於起名字這種事情,我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只能請教博聞強記的阿源了。

「達爾文?」

「我可不想牠將來證明我們的祖先是恐龍……」

「畢加索?」

「不好吧!好像太抽像了點……」

「希特勒?」

「阿源,你就不要再去打擾那些世界上已經為數不多的猶太人了吧……」

「嗯,要不,這樣吧……這隻龍背上佈滿雪斑,長相還很特別,又會狗叫,那就不如叫牠……雪特狗吧……」

我終於徹底地對他死心了。


這幾天來,困擾我的問題不光有小龍的名字,還有那件和我的面具正好相配的胸甲的來歷。

說來也氣人,原本是想找師兄來幫我看看的,可是在發生了一大堆事情過後,我居然愣是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現在大概也只有校長能夠解答我的疑問了,可我死都不敢把這件胸甲拿給他,萬一他要是問我從哪裡弄來的,難道真讓我說是和燮野明一起從那個「粉紅色的天堂」裡找到的?

其實就算讓校長知道了,也無所謂,反正我堂堂正正,問心無愧,可要是讓埃娜知道了,咳咳……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啊……

慶幸的是,這件盔甲就和我的面具一樣,不但輕薄光滑,穿上之後竟也像是成了身體的一部分般讓我總是忘了它的存在,所以就連睡覺我都將它穿在身上,也不用擔心會被人發現。

對於我這件不用換洗的「內衣」,二百五十一號也非常的喜歡,每天晚上都要爬到它上面來,哼哼唧唧著一些我聽不懂的兒歌,在我緩慢的心跳聲中沉沉入睡。


生活就是這樣,有快樂就會有煩惱。但是平凡的我總希望快樂能多一點,而煩惱則越少越好,所以我經常誠心地向上天禱告,祈求著赫氏以及世界的永久和平安定,也詛咒著拉奇特的長命百歲。

可惜早在兩萬年前,就已經有一個偉大的多嘴烏鴉說了一句讓後人永世不得安寧的話:「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從每天早上雪城月講給我們的新聞中,我驚訝地得知:早已被剿滅的鐵血自由軍突然又死灰復燃,並且開始了瘋狂的報復行為。他們的目標,就是上次在病毒事件中親手將他們剿滅的總統領梅凱爾,以及他所率領的龍騎將們。

據連續幾天來雪城月的跟蹤報導,我大概地統計了一下,梅凱爾在鐵血自由軍這短短幾天內的不斷報復下,已經毀掉了五座城市的七個五星級大酒店、六輛高級御風車、兩棟市政府大樓,還有他自己的三幢別墅,外加一隻叫做「培根」的狗。

而他的部下們更是被鐵血自由軍騷擾得傷殘不斷、妻離子散。最恐怖的是,當一個紫徽龍騎將回家去探望自己的妻兒時,卻驚異地發現自己的家已經變成了一個深達二十米的巨坑,而家裡的一切,包括他的妻子和兒子,全部都不知所蹤……

雪城月還說,據有關專家分析,鐵血自由軍所採取的報復工具,統統都是無法查明來源的烈性炸藥。

這種炸藥的爆炸威力極大,所以每一次報復行為都會傷及不少無辜的百姓,以至於全世界幾百個省的億萬公民們紛紛聯名上書,要求市政府堅決制止梅凱爾以及他的手下進入自己所在的省市。

當然,梅凱爾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即宣佈要跟恐怖分子勢不兩立,戰鬥到底,就算戰至最後的一兵一卒也絕不放棄。

但是由於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狡兔三窟,奸猾無比,讓傾巢而出搜索叛軍的龍騎兵們不但沒摸到他們的影子,反而連中了好幾個埋伏,被炸得傷亡慘重,鎩羽而歸。

對於幾次反恐怖清掃行動的慘痛失敗,有人說是因為鐵血自由軍的殘餘分子都是些受過鐵血自由軍好處的平民百姓們自發組成的,平日裡都是些沒有案底的普通人,所以隱蔽性極強,按照一般的反恐程式根本無法揪出他們。

而另外則有人說,那是因為龍騎軍團內部有人被鐵血自由軍收買了,所以才會走漏風聲,讓龍騎兵們撲進了除了炸彈外就連一隻蟑螂都沒留下的所謂的基地中。

甚至有人聽說龍騎兵已經開始了內部整頓,誓要揪出出賣了兄弟的無恥叛徒,將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而其中不少本是紈褲子弟,因為想走仕途捷徑而參軍的龍騎兵們,在看到自己的同袍們被炸後的慘狀,則嚇得紛紛提前退伍,回家孝敬父母去了。

在這一連串舉世轟動的事件發生之後,就連向來以號稱「槍林彈雨中,我都將跟隨你」而聞名於世的狗仔隊們,也將本世紀最大的焦點人物金徽龍騎將梅凱爾視為了瘟神,不但沒有人敢去跟蹤報導,就連梅凱爾的家人所在城市的報刊新聞雜誌等媒體機構,也紛紛逃難般地舉家遷移到了幾百公里外的城市,只是花高價僱用直升飛機在城市上空幾百米處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來回巡視,準備拍攝到恐怖組織報復梅凱爾家人的第一手新聞資料。

當然,作為曾經剿滅鐵血自由軍的幫兇之一--拉奇特,也沒能逃脫鐵血自由軍無情的報復。

不過,因為他當時所負責的只是外圍清掃,而不是主力殲滅,所以對他的報復僅止於炸毀了他一輛心愛的名牌跑車,而當時那輛車裡正坐著一個最近剛剛走紅、以清純甜美著稱的女明星。


「再這麼下去,我看梅凱爾遲早會被那些恐怖份子給活活玩死啊!」阿源不無擔心地說:「要是梅凱爾不幸身亡,那麼世界上不就只剩下一個金徽龍騎將了嗎?一旦這種維持已久的勢均力敵的平衡被打破,世界恐怕會再次陷入戰亂之中……」

「咦?梅凱爾死了,怎麼就會發生戰亂呢?不是還有拉奇特嗎?」我好奇地問。

「唉,你歷史怎麼學的?從古至今,戰亂都是起源於利益分配的不合理和高度的權力集中,而只要有獨裁統治,這種現象就會永遠存在。不論是侵略戰爭,還是內戰,或是人民自發的起義,都是因為獨裁統治所造成的利益和權力上的不平均化引起的。知道以前為什麼要設立三個金徽龍騎將嗎?」

我無知地搖搖頭。

「因為政府害怕如果只有兩個金徽龍騎將,萬一其中一個突然離任,在新任金徽龍騎將還未能掌控局面的時候被另一個金徽龍騎將奪去軍權,所以才大費周張地修改憲法來增設一名金徽龍騎將,並強迫元老議會同意擴軍,硬是將原本只有不到一百萬的龍騎軍團給擴充到了現在的近四百萬之多。唉,要不是因為近三十年來天下太平,羅特走後所留下的虛席也無人能夠接替,而馴龍的日耗過於繁重,軍需預算開支太大,政府這才開始大規模的裁軍,並逐漸削減金徽龍騎將手中的特權,不然你現在隨便走進一家餐館,說不定都能看到幾個現役士兵牽著他們的龍在那裡喝酒聊天呢!」


阿源在擔心著世界的安定,而雪城月則在擔心著她的哥哥。

「羽,你說我哥哥他不會出什麼事情吧?」雪城月擔心得連吃飯的時候都愁眉不展。

我餵著二百五十一號,安慰她道:「放心了,最近被報復的主要目標不都是紫徽以上的龍騎將嗎?藍徽龍騎將應該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吧!再說,如果連藍徽都要報復,那些鐵血自由軍哪來的那麼多錢買炸藥啊!」

「唉,希望是這樣了……不過我哥哥和梅凱爾的關係不錯,萬一要是被那些鐵血自由軍知道了……」

「妳就不要胡思亂想了,趕快讓妳爺爺把妳哥叫回來啊!然後派人二十四小時保護他,不就行了?」

「能把他叫回來的話,早就叫回來了。可惜他根本就沒有想回來的意思,還說在這種關鍵時刻,他要跟梅凱爾共進退呢!」

我哂道:「妳哥也真是夠義氣的了!要換了我是他,早就溜之大吉了。」

「唉,我哥他要是有你一半開明就好了呢!像這種時候,人人自危,他幹嘛還要去湊那個熱鬧啊?真是的,當個什麼破爛龍騎將,腦子都當壞了。」

一旁的阿加力一邊把自己不吃的肥肉統統餵給二百五十一號,一邊勸著雪城月:「阿月,妳哥武功那麼高強,區區一顆炸彈又能把他怎樣?再說妳哥命那麼大,連被雷劈中了都只是躺了三天而已啊!這種事情,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了!」

二百五十一號顯然是對食堂的飯菜相當反感,只是吃了我餵的幾塊肉後便不再吃了,對阿加力餵給牠的肥肉更是理都不理,抓起雪城月放在餐桌上的紙巾邊擦嘴邊「嘎嘎」地催促著我快點帶牠去飯店吃牛排。

「可要是萬一呢?萬一他出了事情,那可怎麼辦啊?!不行,我要趕快慫恿我爺爺給他找個女朋友了,到時候把他拴在家裡,總比放他出去被人家炸要好得多吧!」

「……」我同情地看著雪城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個……那個……我想妳哥應該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這種事情,是不能強迫的啊……」

多嘴的麗絲雅立刻叫道:「對啊對啊!妳哥哥不是早就說過喜歡阿冰了嗎?還從小到大都不叫她阿冰,總是冰兒冰兒地叫。我想要是讓阿冰姐姐嫁給他的話,他肯定會答應立刻回來的!冷羽大哥,你說是不是啊?!」

我呵呵地傻笑兩聲,算是應付過去,心裡卻恨不得把二百五十一號直接塞到她嘴裡去。

雪城月卻苦惱地搖頭道:「不行不行,上次我那個傻哥哥貿然向阿冰表白,結果把阿冰嚇得再也不敢見他了。唉,我哥那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太草率了,追女孩子這種事情,可不能急啊!真是的,他要是事先來跟我商量一下,事情也不會鬧成現在這個局面嘛……」

我虛心地求教道:「那妳說應該怎麼追呢?」

「當然要虛懷若谷、死皮賴臉了!他又不是不知道阿冰的個性,雖然樣子很柔弱,而且也不懂得拒絕別人,可是阿冰最反感的就是有人自高自大地喜歡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別人。而我哥呢?上去第一句話就是:『我知道妳一直都在暗戀我,其實我也挺喜歡妳的……』」說到這裡,雪城月忍不住撇嘴道:「我要是阿冰,聽到這話,也一腳把他踹到北極去了。」

阿加力納悶地摸了摸腦袋,有點鬧不明白地問:「這句話有什麼不對嗎?我看如果阿迪對阿雅說這句話的話,阿雅恐怕不但不會拒絕,還會……啊∼∼」

話才說了一半,突聽他慘號一聲,原來是被氣紅了臉的麗絲雅一書包砸到了腦門上。旁邊的古克則笑得一口飯全噴了出來,而當事人龍迪居然還在那裡彷彿沒聽到似地喝著他的鱈魚湯。

當我們吃完了飯正準備各自散伙的時候,卻見一個梳著極誇張的掃把頭的傢伙突然衝進食堂,衝著我們就大叫起來:「老大!出、出事了!!」

我背起書包跟雪城月他們揮揮手,轉身就走。嗯,出事了,好啊!明天早上又有新聞聽了。

「老大!老大?!你別走啊!!」

我回頭納悶地看看阿加力,才發現原來那個掃把頭嘴裡喊的老大居然是我。

阿加力攔住他道:「怎麼了?就你一個人,阿彪他們呢?」

「大哥,大事兒不好了啊!有五個人在校門口砸我們的場子!阿彪他們都已經被打暈了!」

阿加力吃了一驚:「五個人就收拾了你們二十多個?我靠!你們該不會是自己用腦袋往他們手裡的磚頭上撞過去吧?」

「不是啊!那五個人的功夫都相當厲害啊!大哥,你快點去看看吧……」那個掃把頭又衝著我喊道:「老大!你也快去叫你表哥吧!不然搞不好會出人命呢!」

我搖搖頭道:「對不起,我不當老大已經好多年了,我想阿加力一個人應該就能搞定了吧!實在抱歉,我還要去打工賺錢,沒時間去找我那個根本找不到的表哥,不妨礙你們了哦!」

不顧他在我身後苦苦哀求,我拎著二百五十一號就走出了食堂。

卻聽古克他們在我身後問:「五個人?什麼樣子?不會是龍九派來的吧?她不是已經和我們握手言和了嗎?」

「不是啊!為首的是一個年輕人,旁邊的幾個都管他叫什麼少主!嫂子,妳也一起去吧!不然我真怕阿彪他們會給活活揍死啊!!」

卻聽雪城月衝他吼了一聲:「我現在就揍死你!!」


想不到正當世界上的恐怖主義鬧得人心惶惶的時候,赫氏也突然被一群來歷不明的人給攪得翻了天。

阿加力手下二十多人被區區五個來歷不明的人輕鬆放平在赫氏大門內的事情,僅半天就傳遍了整個赫氏。而當我打完工回到寢室後,才知道這次群架的前前後後。

「聽說錯並不在對方身上,而是我們赫氏的人太囂張了點。」阿源客觀地說:「人家只不過是來問問路,想知道我們赫氏的主樓在哪裡,誰知道我們的人上來就來了句:新來的?問路費二十!」

我啞口無言。沒想到赫氏這麼響亮的招牌底下,也會有這種攔路要錢的人渣存在。

一想到我曾經居然還是他們的老大,就忍不住一陣面紅耳赤。

「不過呢!也不能全怪我們,對方的態度也非常的惡劣,問個路嘛!怎麼也要說個請字吧!誰知道對方開口就喊:他媽的有沒有人知道你們那個操他媽的主樓在哪裡啊?!」

「……」原來如此啊,看起來也不能全怪我們的人呢!

「雙方接著就動起了手,不過形勢完全是一面倒。我們的人雖然多,但是卻全都被對方給打得趴下了,而且對方還明顯留了手,不然那二十幾個人現在就不是躺在醫院裡,而是進太平間了。」

我驚愕地問:「有沒有這麼誇張啊?那幫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下手這麼狠啊?!」

「什麼來頭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帶頭的是一個很囂張的年輕人,後面跟著的四個像是他的保鏢。而且據說他們來的時候是坐一輛相當高級的御風加長轎車來的,看起來應該是某個很了不得的大家族的繼承人哦!」

我哂道:「家族繼承人,難道我們學校還少了?你不就是赫赫有名的麗池家族的繼承人嗎?只不過你老子現在不認你罷了。」

阿源謙虛地擺手道:「他們不是普通的那種盟會家族,而可能是黑道上的家族,不然也不可能那麼誇張地一次帶四個保鏢來。而且根據在場的人的描述,我看那些保鏢的身手應該不在你之下。」

「哦?那後來呢?阿加力他們不是也去了嗎?他們沒碰到那幫人嗎?」

「沒有,他們打完人後,那個少主突然接了個電話,然後扔下醫藥費就跑了,不過聽說他們明天還會來。」

「哦,怪不得鬧這麼大都沒人來通知我呢!校長知道了嗎?」

「他已經知道了,而且那二十多個倒霉蛋全都被扣了紀律分。校長還為這件事發火了,他說:『你們打架不但打到學校裡來,還給我打輸了,這簡直就是在丟我的人嘛!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赫氏裡面全都是一群窩囊廢呢!』」

「……」

「我看明天我們赫氏將會有一場好戲上演了。呵呵,五大家族繼承人聯手共抗黑道入侵,聽著就讓人感到爽啊!」

「我看你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呢!要是我們的人輸了,恐怕我們赫氏的面子都要丟光了吧!」

阿源蹭到我的身旁嘿嘿笑道:「雪城月他們怎麼可能會輸?不是還有你表哥在給他們撐腰嗎?要是把你表哥叫來,估計戰況就更精彩了,說不定到時候整個學校的人都要來觀戰呢!」

「喂!我表哥他可不會去打什麼群架啊!這種事情你最好想都不要想。」開玩笑,怎麼說哥哥我現在的身價也是兩個小時三萬銀魯克了,這種沒水準的事情怎麼可能輪到讓我出面呢?

「嘿!你表哥怎麼沒打過群架?當初紐芬特市裡不可一世的龍九軍團說是要掃平赫氏的時候,還不是你表哥出面把他們給擺平的啊?那個就不算是群架嗎?」

我頭痛地說:「那是兩碼事,當時我表哥年少不更事嘛!年輕人,總是會衝動的。而且人家都說要掃平赫氏了,作為赫氏的一員,他能不站出來嗎?而這幫人只不過是因為一點誤會才和我們打起來的,我看這麼無聊的事情,他才不會參加呢!」

阿源無奈地說:「好吧好吧!看來你表哥還真是個正人君子了。唉,本來還想蹺課去看他們打架呢!估計是沒什麼看頭了,反正再怎麼看也是輸,不如眼不見心不煩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1.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