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36
累積人氣
56602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3.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章
按照那個男生指引的方向,我來到赫氏東南角的一塊空地之上,果然見到一個廢舊的倉庫背山而立,周圍圍上了高高的鐵絲網,上面還掛著「禁止入內」的鐵牌。

鐵牌扭曲不平,已經袑騑頂憿A固定四根牌腳的鐵絲也斷了三根,讓那鐵牌斜斜的垂著,微風吹來,便呀呀作響。

倉庫後山上怪石嶙峋,林深葉茂,蒼天古樹扭曲交錯,即使大白天看上去,林中也是陰森森的一片昏暗。

倉庫的石壁與後山相連,看起來倉庫內裡應是一個深廣的山洞。而倉庫石壁是用雜亂的石頭堆砌而成,縫隙中雜草叢生,一眼望去,還有幾個亂蓬蓬的鳥巢夾雜其間,到處都是一副破敗不堪的景象。

我心中暗暗納悶,那個趾高氣昂的暗月楓怎麼可能會住在這種地方?

剛剛走近鐵絲網,幾隻巨獒便從倉庫一旁的小屋裡衝了出來對我狂吠不止,更有一隻人立而起,趴在了鐵絲網上齜牙咧嘴地對我嗚嗚示威,壓得整個鐵絲網都搖搖欲墜。

突然聽見倉庫厚重的鐵門嘎吱一聲,幾名身著黑色西服的人從倉庫裡走了出來,喝住了巨獒。

其中一人衝我喊道:「這裡不是你們能隨便來的地方,不想被咬就快點離開!」

我從擋在身前的巨獒身旁探出頭去,問道:「請問這裡是暗月楓住的地方嗎?!」

「哪兒來的垃圾,你該不會是想來跟我家少主套近乎的吧!我家少主從不和赫氏裡的人來往,你們赫氏的垃圾我們暗月也絕對不收!」

我冷笑一聲,一腳踹在鐵絲網上,將那隻耀武揚威的巨獒震得飛了出去,揚聲說道:「加入你們暗月?做夢去吧!叫你們家那個狗屁少主暗月楓給我出來!老子今天是來找他決鬥的!無關的人就給我快滾,不然我連你們也一塊兒揍了!」

那人「咦」了一聲,看了看旁邊同伴,見他們也紛紛搖頭表示不認識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找我們家少主決鬥?小子,你是不是瘋了?」

我懶得跟他們廢話,又是一腳狠狠踹在鐵絲網上,眼前的鐵絲網立時在一陣刺耳酸牙的巨響聲中轟然倒地,連帶著整個鐵絲網也塌了半邊,嚇得那幾隻巨獒狂吠不止,狼狽不堪地逃到那些臉上變色的黑衣人身後瑟瑟發抖。

踏著嘎吱作響的鐵絲網走上前去,我緩緩抽出腰間長劍,指著剛才說話的那人道:「快點把那個廢物給我叫出來,不然我就把這倉庫給砸了,讓你們活活憋死在山洞裡!」

那人皺起眉來,扭頭和身旁的人低聲談了幾句,又拿出一個行動電話撥了個號碼,對著電話說道:「喂?頭兒,少主在嗎?……少主,有人來砸場子,說是要跟你決鬥……不是三個,只有一個,不過看起來武功不弱,我們幾個人恐怕是打發不走了……」說著,他突然抬頭衝我叫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龍羽。」

「他說他叫龍羽,少主認識他嗎?……嗯……好的,屬下明白。」

他掛了電話,冷笑一聲道:「原來你是為那隻小龍的事情來的啊!我們少主說他也正要找你算帳,請你在這裡等一等,我想他馬上就會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返身走回空地上,那幾隻巨獒以為我想逃走,又狂叫著追了上來,我腳跟在地上一磕,一枚石子立時倒射而出,只聽到「卡卡」的骨頭爆裂聲傳來,那石子正中一隻巨獒的鼻樑,將牠擊得向後飛了起來,凌空翻了好幾個跟頭後才「噗通」一聲摔在地上,又蹭著鐵絲網嘩啦啦地滑出了十幾米遠,皮開肉綻地躺在地上沒了動靜。

我冷冷地回過頭去掃了一眼,餘下的巨獒頓時嚇得匍匐在地一動不動,在黑衣人的連聲呵斥下,這才膽戰心驚地夾著尾巴跑了回去。

突聽到山上林中有人「啪啪」地鼓起掌來,循聲望去,只見暗月楓正帶了十幾個手下從山上下來。

暗月楓邊走邊笑道:「哈哈哈,我剛才聽說有人要找我決鬥,還以為誰來了呢!沒想到卻是你啊!唉!想不到赫氏裡居然還有你這樣的高手,我可真是走了眼啊!」

我看了看他身旁的人,雖然都不是庸手,但也上不了什麼檯面,淡淡一笑道:「我們赫氏裡高手多的是,只不過都不想跟你一般見識罷了。別以為你剛進赫氏時風光無限,以後就能稱王稱霸,哼哼!要是惹到不該惹的人,恐怕到時候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暗月楓走到了空地上,衝著我訕笑道:「是是是,龍兄教訓的是。唉!現在想起來,那天我做的的確過分,就算龍兄你要揍我也是應該的。不過今天我已經約了跟人決鬥,龍兄能不能明天趕早啊?」

「哈哈,原來想殺你的人還不只我一個啊!既然是我先來的,我看你就先跟我決鬥了再說,不然要是死在別人手裡,我這口氣可就出不了了。」

暗月楓嘆了口氣道:「我也沒想到我居然這麼搶手,誰叫我年少多金還風流倜儻呢?」

說到這裡,暗月楓身後的人全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暗月楓頓了頓,又道:「龍兄,其實我和你之間的恩怨,也不過是為了那隻小龍罷了,我已經把龍還了,你幹嘛還要逼人太甚呢?而且我都答應阿瑤再不去惹麻煩,為什麼你還要來找我決鬥呢?唉!冤冤相報何時了,我看我們不如就這麼算了吧!」

就這麼算了?然後讓你繼續派人去刺殺阿冰?!

我憤然道:「暗月楓,我和你的恩怨,已經跟那隻龍沒什麼關係了。我只想問你一句,阿冰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殺她?!」

暗月楓愣了愣,故意問道:「殺阿冰?阿冰是誰啊?」接著又扭頭問身後的隨從:「你們認識一個叫阿冰的人嗎?」

身後一人說:「該不會是我上次在瑪紗酒店睡過的那個婊子吧!她說她也叫什麼阿冰阿雪的,長得跟個狒狒似的,居然還開口就要五十銀魯克,我身上沒錢,就給了她幾耳光,可也沒殺她啊!」

眾人立刻起哄般地笑了起來,暗月楓瞅著我,衝他笑道:「嘿,你小子沒錢還去嫖什麼妓!看,拉皮條的找上門來了吧!」

我氣得一股怒火直撞上來,頭暈目眩中,恨不得一劍將這個人渣砍成兩段。

深吸一口氣勉強壓下熊熊怒火,我冷冷地看著他,一個字一個字地從牙縫中擠了出來:「暗月楓,這是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我了!」

暗月楓嘿然冷笑:「來啊!怕你不成?你無緣無故殺了我的狗,你以為我還能便宜你嗎?」說罷揮手道:「上!給我砍了這小子拿去餵狗!」

那十幾個隨從轟然應是,全都收斂了笑容,紛紛抽出腰間長劍,呈扇形緩緩朝我包抄過來。

看著這十幾個朝我圍過來的廢物,我皺眉道:「暗月楓,我只是來殺你的,你找這麼多人陪葬幹什麼?難道現在決鬥的定義已經變成群毆了嗎?」

暗月楓哼了一聲道:「誰說要跟你決鬥了?老子還有正事,沒功夫陪你!」接著又衝那幫人說:「別太磨蹭,快點解決了他!過會兒還有貴客要來呢!」

那十幾個人又轟然應了聲是,卻依然不緊不慢地朝我逼近,沒有一個人敢貿然出手。

我見他們一個個都全神貫注地看著我手裡的劍,似乎怕我一劍刺出去的對象就是自己,不禁哈哈一笑,揚手將劍筆直拋上了天空。

那幫人全都吃了一驚,立刻抬頭去看劍的去向,趁他們略一分神之際,我搶上前去一腳將正中一人踹飛了出去,順手奪過旁邊一人的長劍,抓住那人的後頸將他打橫掄了起來,只聽「砰砰砰」一陣悶響,身旁的六個人便慘呼著被我掃倒在地。

餘下的人見我瞬間便打倒了八個人,趕忙退了開去,重新將我圍在中心,而那些倒在地上的人一個個渾身發抖,面色慘白,痛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嘿,這幫人也太過膿包了一點吧!我連三分的力氣都還沒使出來,就痛成這個樣子了?

就在這時,只聽倉庫裡傳來一陣騷動,轉眼又衝出了三四十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來,全都手持長劍,齊齊喝了一聲後,排成一字型橫隊朝我衝了過來。

暗月楓在一旁冷冷叫道:「快點解決掉他!不然讓別人看到了,還以為我們暗月家全是一群飯桶呢!」

我聽他這話,不禁冷笑了起來:「你們暗月家養的,自然不是飯桶,只是蛀蟲罷了。」

說著,我長劍一掃,真氣稍稍一吐,只聽「叮叮」幾聲脆響,身旁的人便全都臉色慘白地踉蹌退了幾步,隨即委頓在地,說什麼也站不起來了。

這時,衝過來的黑衣人群中一人突然高高躍起朝我撲來,卻被我拋到空中落下來的長劍正中大腿,隨著一聲慘嘶,鮮血狂湧中,已將他牢牢釘在了地上。

哈哈,哪兒來的蠢貨,什麼時候不跳,偏偏等我的劍往下掉時才跳過來,看來暗月家還真是人才濟濟啊!

從地上抓起剛才那個自稱嫖妓不給錢的人,我冷冷盯著他道:「你剛才說什麼來著?有種的話再給我說一遍,好嗎?」

那人渾身抖得厲害,把牙根咬得咯吱直響,只是一言不發地狠狠回瞪著我。我哈哈一笑,順手給了他一個耳光,扇得他半邊臉頰頓時高腫了起來,黑紫一片,就連牙都被我扇掉了一半。

遠處的暗月楓忍不住叫道:「龍兄,打一個不會動的人,不覺得沒意思嗎?你前面那麼多站著的人,為什麼不跟他們動手呢?」

我只當狗在叫,理都不理他,又反手給了那人一個耳光道:「看來你媽是沒好好管你了,不然怎麼跑來加入了黑社會?加入黑社會也沒什麼,怎麼嫖了妓連錢都不給?嫖了妓不給錢也就算了,他媽的居然還敢在我面前亂吠。小子,阿冰也是你能叫的嗎?」

說完又一拳砸在他胸口,砸得他慘叫一聲,胸口肋骨斷了七八根,一口鮮血和著數十顆斷齒全都噴了出來。

將那個已經面目全非的傢伙扔到地上,我掃了一眼將我團團圍住的三四十人,一股濃重的殺意湧上心頭,緩緩說道:「剛才有人提醒我說,跟你們暗月家的人打交道就要不留痕跡。哼哼!原本只想殺了你們那個怕死的少主就走的,現在看來只有將你們全殺了才行啊!」

我身前一個黑衣人冷笑道:「小子好大的口氣,就算是紫徽龍騎將也不敢在我們家少主面前如此叫囂……」

他話還沒說完,已經被我凌空一指點中喉節,餘下的話便全嚥了下去。緊接著就聽他嗓子裡一陣「呵呵」作響,神情漸漸痛苦不堪,滿臉憋得通紅,突然「噗通」一聲撒劍跪倒在地,就像瘋了一般地將雙拳在胸口一陣「砰砰」猛捶。

只聽遠處的暗月楓打了個響指,他身後一人便走上前來,一腳將他踢暈,抱了下去。

此時暗月楓已面無表情,只是輕輕拍著手淡然道:「龍兄真是厲害,剛才那一下連我都沒看清楚你是怎麼出手的。只怕我帶來的這五十個手下,今天全都要死在你手裡了。」說罷突然大喝一聲:「紫星逐月陣!」

他話音剛落,三四十個黑衣人立刻四散開來,紛紛引劍斜指著我。一時間我只覺得眼前到處都是一片刺目的光芒,晃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了,卻是這三四十人同時用劍將陽光反射到了我的眼睛上。

忍不住舉起手來想擋住反射的白光,可那白光從四面八方同時向我照來,除非捂緊了眼睛,否則眼前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刺痛。

忽覺額角太陽穴一陣急速跳動,卻是一人正無聲無息地靠近我,舉劍慢慢朝我額角太陽穴刺來,我冷笑一聲,隨手挑劍刺中他的手腕,將他的長劍擊落。

這時,我身後又有數人同時舉劍向我緩緩刺來,我反手剛要撩劍橫掃,那些人便退了開去,不敢和我的長劍相碰。

突然感到胸口寒星真氣一陣狂跳,眼前微風拂面,我捂著眼睛的左手立刻一拳擊了出去,卻聽「砰」的一聲,已和迎面擊來的拳頭撞在一起,體內真氣微微一顫,那人便悶哼一聲跌跌撞撞地倒退了開去,一連撞倒了身後數人,立時便將劍陣打亂了。

睜開眼睛,卻看見暗月楓正捂著胸口從倒了一片的黑衣人群中站起身來。

我忍不住譏笑道:「怪不得剛才你口口聲聲說不想和我動手,原來是等這個機會好來偷襲我啊!」

暗月楓嘿嘿一笑,拍了拍沾滿塵土的褲腿道:「我看你傻站著不動,怕你被我們給嚇傻了,才上來看看你。誰知道龍兄卻突然給了我一拳,真是枉費了我的好心啊!」說完一揮手道:「結陣!」

哈!傻子才會讓你們再次結成什麼逐月陣了。

我深吸一口氣,長劍一抖,雪羽降塵立刻呼嘯而出,一時間身周數十米方圓內劍氣縱橫大雪紛飛,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不見人影,只聽見「叮啷叮啷」聲不絕於耳,間或還夾雜著眾人驚怒交集的叫罵聲。

等我收回長劍,雪霧消散後,眾人手中均只剩下一個個光禿禿的劍柄,地上卻已滿是一節一節寸許長的斷劍,亮閃閃的映得一地銀光。

看著愣住了的眾人,我冷哼一聲:「哼!不想死的就全給我滾!不然我下一次砍的,就不再是你們手中的劍,而是你們的眼睛了!」

暗月楓見此情景,嘆了口氣,面無表情地舉起手來擺了擺道:「都退下吧!難得龍兄手下留情,不然你們早就全成瞎子了。」

聽到這話,眾屬下突然齊刷刷地跪倒在地,其中一人大聲道:「少主,請您快點離去,我們就算全都沒了性命,也一定會拖住他的!」

我聞言不禁哈哈大笑,還劍入鞘,略一晃身便到了那人身前,一把抓住他的領子提將起來:「就憑你們也能攔住我?我看就算你們暗月家的草包們全來了,也保不住你們這個膿包少主的命啊!」

那人被我的真氣制住,渾身動彈不得,只得慘白著臉說:「我打不過你,你、你殺了我吧!」

我呸了一聲,隨手將他遠遠地扔了出去,接著突然倒退兩步,兩手一伸又拎起了兩人,同樣將他們給扔了出去。

如此這般連扔了七八個人後,餘下的人才反應過來,人群立刻亂作一片,全都想要遠遠的逃離開來不被我扔出去,可惜無論他們怎麼閃躲,倒縱也好,前撲也好,只要我隨便一晃,伸出兩手,必然就能抓起兩個人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除了暗月楓外,所有的人都被我給扔了出去,一個個全倒在地上呻吟不止,卻是怎麼也爬不起來了。

瞅了瞅自剛才和我交手後就再沒出手過的暗月楓,我冷冷說了聲:「多謝。」

暗月楓突然神情怪異地笑了笑,回了句:「我該謝你才是。你不想讓他們送死,如此心腸,也算是難得了。只是你不怕殺了我後,他們再帶人來殺你替我報仇嗎?」

我傲然一笑道:「要真是這樣,我就連你老子也一塊兒殺了,到時候不知道你們暗月家是不是還敢派人來送死啊?」

暗月楓哼了一聲,彎下腰去將斷在地上的寸許長的劍刃撿起了二十多片,搖了搖頭道:「我曾經向我老爸發過誓,這一輩子都不再用那半本秘笈上的功夫和人動手了。不過今天情況有些特殊,就這麼被你殺了,可要壞了我們暗月家的大事了。」

我微微一愣,隨即哂道:「哼!死到臨頭還在虛張聲勢。」

「呵呵,你就當我是虛張聲勢好了。」暗月楓對我的話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回過頭去衝著倒下的眾人道:「你們都還記得當日我發誓時說過的話吧!我說,『只要日後再用此功傷人,我暗月楓就不再是暗月家的人,是死是活,都跟暗月家沒有絲毫關係』。而我老爸也發誓說,『只要你再用此功傷人,就算被人殺了,我們暗月家也絕對不會替你報仇,而我也不會承認有你這麼個兒子,如違誓言,讓我不得好死』。今日我違背誓言和龍兄決一死戰,如果我贏了,等今天的大事一了結,也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就算我死在了龍兄手上,大家也只當是一個陌生人被殺。如果有人想為我報仇,那麼我老爸也會被你們害死。所以等我死後,各位千萬不要再提報仇二字,我暗月楓在這裡先謝謝大家了。」

那些倒在地上的人聽他說完,都急急地搖起頭來,只聽數人強忍著痛楚嘶聲道:「少、少主……不要啊……」

暗月楓哈哈一笑道:「什麼要不要的,如果不是你們這群廢物沒一個能撐得起場面,我早就不用當這個什麼狗屁少主了。哼!想當年我們暗月家四天王是何等的英雄了得,沒想到到了今天卻只剩下了一群笨蛋。唉!怪不得老爸這麼大把年紀了還要四處奔波,全是被你們這幫廢物給害的啊!」

這一番話說得眾人全低下了頭去,個個面露窘色。

暗月楓嘆了口氣,轉過身來道:「如果你們之中有人能及得上龍兄一半的武功的話,恐怕我老爸做夢都會笑出聲來啊!」

我冷笑道:「暗月楓,你還挺會教訓人的。你怎麼不想想自己在別人眼裡又是個什麼模樣?就憑你,也有資格教訓別人嗎?」

暗月楓聳了聳肩道:「我當然知道,恐怕赫氏裡現在人人都對我恨之入骨吧!呵呵,反正我在你們眼中也只是個人渣,就算我規規矩矩的不去惹別人,人家聽說我是暗月家的少主,當著我的面可能不敢說什麼,背地裡卻也罵了個痛快。與其平白無故被人罵成人渣,還不如真當個人渣,省得被人冤枉啊!」

「哈哈,真會給自己找藉口啊!」我挺劍直指他的鼻樑道:「像你這樣的人渣,也算是極品的了,本來我已經不想再跟你計較,誰知道你竟然還派人去殺阿冰!哼!你派人來暗算我也就罷了,可阿冰她哪裡惹著你了?!」

暗月楓奇道:「我什麼時候派人去殺你的那個什麼阿冰了?我手下不是跟你說了嗎?只是扇了那婊子幾個耳光而已,又沒殺她……」

我氣得七竅生煙,怒喝道:「我說的是葉……」話還沒說完,我體內的寒星真氣猛然一跳,帶著我便向後翻了出去。

從腰間抽出長劍,在空中隨手挽了個劍花防止他突然偷襲,卻聽到身下數十道破空之聲疾劃而過,待站穩身形後回頭一看,身後五六十米遠的地上已插了不下二十片銀光閃閃的斷刃。

只聽暗月楓冷笑道:「你說的是葉靈冰嗎?哼!聖龍聯盟樹大招風,有人要殺她又有什麼稀奇的?不過這件事情跟我可沒什麼關係。」

「跟你沒什麼關係?那幾個人明明就是你派來的!」

暗月楓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想殺我就來吧!扯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哼!我被人栽贓陷害也不是頭一次了,還在乎再多一次嗎?」

我冷笑一聲:「栽贓陷害?你倒是推得乾乾淨淨,暗月楓,我聽人說你老子是個少見的漢子,怎麼你卻這麼齷齪下流?我看你這小肚雞腸的性格多半是從你媽那裡遺傳來的了。」

暗月楓嘿嘿笑道:「你倒是對我挺瞭解啊!」剛說完突然又擰起眉來惡狠狠地罵道:「他媽的,老子就是齷齪下流,怎麼樣?!實話告訴你,老子不光派人去殺她,還讓他們殺完後給我姦屍!」說著,還狠狠地朝地上啐了口唾沫,接著罵道:「我他媽的小肚雞腸又關你屁事?!你罵我也就算了,你他媽的居然還罵我媽!老子今天不操死你,就他媽的是你孫子!」

我聽他侮辱阿冰,直氣得睚眥欲裂,咬牙道:「孫子,有種你來啊!」

暗月楓怒吼一聲,右手在空中捏了個印訣,猛的往上一抬,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我忽覺腳下大地突然上下顛簸起來,緊接著一股狂風撲面而來,空地上的薄土立刻被狂風捲起,一時間遮天蔽日的黃沙肆虐咆哮,將整個空地都籠罩在一片昏暗之中。

雖然暗月楓這招聲勢浩大,我體內的寒星真氣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等到風聲止息,漫天飛舞的黃沙也漸漸散去後,只見身前身後方圓二十多米的空間不知何時已佈滿了無數顆如拳頭般大小的銀色光團,如深海中的水雷一般靜靜地飄浮在空中,而暗月楓的身周則有六顆閃爍環繞著紫色電勁的黑色光球,正繞著他的週身「嗚嗚」轉個不停。

一看到這架勢,我差點沒笑出聲來。怎麼如今這世道,人人都會用這種華而不實的招數了?不過他還算有點新意,至少那六顆環繞不止的光球比起什麼護體功夫都沒有的奇佳麗要強多了。

「小子,受死吧!」暗月楓大喝一聲,一顆黑色電球立刻朝我電射而來。

我原本還在驚疑他怎麼也會飛羽流星,見到這招,不由得輕蔑一笑,運起破電式舉劍一晃,一顆綠色光球立刻輕靈而出,在我身前飄飄忽忽地打了個轉兒,便已無聲無息地將那個電球吸蝕了個乾淨。

暗月楓愣了愣,突然冷笑一聲,右手的印訣一變,我身前的綠野仙蹤竟如灌了鉛一般猛的往下一沉,直直掉落地面,隨著「啪」的一聲脆響,已碎裂成無數晶瑩的冰粉。

嘿!這小子居然能遠距離將真氣凝電成冰?我心下暗暗吃驚,臉上卻不動聲色道:「我還以為你多大的本事,卻全是這些不倫不類的招數……」

誰知話還沒說完,我已經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只見地上碎裂的冰粉不知何時竟已凝聚綻放出一個深紅色的火球來,一邊「劈裡啪啦」地迸射著點點火星,一邊打著轉兒慢慢飛了起來,如一團鬼火般輕靈飄忽,在我面前不住地盤旋上下,就好像我那綠野仙蹤又換了個顏色活了過來。

要知道如此劇烈地變幻真氣,最是考驗人對真氣的控制能力,如果像暗月楓剛才那樣遠距離凝電成冰,我也能夠做到,但是若再將冰瞬間轉化成截然相反的火勁,恐怕就算是我師父那樣的高手,也只能和我一樣在體內瞬間轉化罷了,如此遠距離將真氣劇烈變化,卻是說什麼也不可能做到了。

想到這裡,我背上已是一片冷汗,卻聽暗月楓也驚訝地「咦」了一聲,困惑不解地注視著我身前飄忽不定的火球,右手接連換了好幾個印訣,那火球卻是依然故我,一點變化也沒有。

我暗暗鬆了口氣,心說難道這火球不是他變的?可一想到這小子詭計多端,說不定是想趁我不備再次忽施暗算,不由得又凝神戒備起來。

只見那團火球在我週身繞了數圈後,又慢慢飄飛開來,隨意地在飄滿了銀色光團的空中來回劃出一道道火紅的弧線,就好像一塊自己會動的黑板擦一般,竟將所過之處的銀色光團全都憑空抹掉了。

看著這顆似友非敵的火球,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我足尖略一點地,向後飄飛而出,想要撤出暗月楓布下的陣勢。

誰知我身形剛動,無數顆飄浮在四周的銀色光球竟似突然被我吵醒一般,全都在空中微微一顫,隨即順著我後退的勢子便如被黑洞俘獲的隕石般由慢至快朝我追了過來,而飄在我身後的光團也紛紛繞過我後退的身子,和我身前追擊的光團匯聚在一處,凝成了一道直徑半米長十七八米的光蛇,盯住我的胸口直撲過來,就連剛剛的那團紅色火球也吊在光蛇的尾部,一邊吞著光團,一邊隨著光蛇一起朝我追來。

眼見這條光蛇的速度越來越快,我也加快了倒退的速度,轉眼間便已退到了空地的盡頭。

猛一轉身,我繞著空地邊緣跑了起來,而光蛇竟也隨著我的軌跡掉頭追了過來,不論我高躍低縱,或是左閃右晃,那條光蛇就像追隨著彗星的光尾一般,始終不離不棄,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慢慢朝我背心逼近。

突然眼前銀光一閃,我隨手揮劍斜挑,「叮叮叮」地挑飛了十餘枚朝我胸口射來的斷刃,腳下略微一緩,頓時覺得背心湧起一股麻颼颼的涼意。

心裡大喊了一聲不好,我剛要回身攔截那條光蛇,卻又有一團銀光射至眼前。

倉促之間我大喝一聲,瞬間凝氣於胸,右手運起破風式持劍朝那團銀光斜劈而去,順勢扭身一引,靠著劍身上重疊如浪般的柔韌氣勁硬是將那十餘枚暗器引到了光蛇前方。

霎時耳邊傳來一連串「乒乒乓乓」的悶響,一團銀霧頓時在我眼前瀰漫開來。

趁著拚命搶回來的一絲空隙,我右手一抖,無數道呼嘯的劍氣立刻夾雜著紛飛的大雪朝著那團銀霧直撲而去。

原以為這一招擊出後引發的氣勁爆炸必然會聲勢驚人,誰知縱橫的劍氣竟毫無阻滯地穿過銀霧,直擊入空地邊緣的樹林中。

在一片密集的爆響聲中,將三棵參天古樹砸得木屑橫飛搖搖欲墜,震落的樹葉枝條漫天飛舞,更有無數棲息在林中的鳥兒「撲喇喇」地飛上天空,驚慌失措地在樹林上方盤旋來去,如此紛亂的場景好半天才漸漸平息下來。

等我眼前的那團銀霧隨風飄散之後,我這才驚奇的發現,剛才那條窮追不捨的粗長光蛇已經消失無蹤,只剩下一顆紅色火球在我身前不住地飄來飄去。

我奇怪地扭頭看了一眼在空地中心的暗月楓,只見他臉色鐵青地站在原地怔怔看著那個火球出神,嘴角不知何時掛上了一縷鮮紅的血跡。

直至此刻我才確信,這顆深紅色的火球的確是我自己放出來的那顆綠野仙蹤,然而它為什麼會變成了這個顏色,我卻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當年師父教給我破電式的時候,根本就沒提過什麼綠野仙蹤,更不要說跟我講解從綠色變成紅色的方法了。

唉!現在每看到自己武功有所進境,我所感受到的居然不但不是歡喜,反而是驚訝和頭痛,真不知道那個破爛師父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如果不是在天堂島得到了沉溺之冠,又被那條龍指點了一番,恐怕我現在已經走火入魔,這輩子都無緣爬到第四重的境界了。

嘿,這種時刻,我還想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幹什麼?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殺了這個討厭的人渣,然後再把他的一眾手下全部敲成白癡,讓他們就算是想給這個人渣報仇,也想不起來應該去找誰才是。

拿定了主意,我信步朝暗月楓走去,嘲諷地笑道:「唉!真是好厲害的功夫啊!怪不得你自己還發誓說什麼用完了就要自殺呢!想來你老爸也是有先見之明啊!知道你用了這招,基本上也就是九死一生了,哈哈哈……」

暗月楓頗不自然地嘿嘿笑了兩聲,一張嘴「哇」地吐出一口血來,抹了抹嘴角道:「想不到龍兄的功力竟然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唉!失策失策,既然如此,我也不敢藏拙了。」說著雙手在胸前合十,頓時將週身那五顆黑色的電球收了回去。

「難道你還有什麼沒使出來的花招嗎?」我故作驚訝地看著他,腳下的步子卻依然悠閒。

「呵呵,剛才只是給龍兄的一個見面禮罷了,接下來的……」

卻只聽到「啪」的一聲脆響,還沒說完話的他已經被突然欺至眼前的我一巴掌扇得橫飛了出去。

暗月楓驚怒交集,在空中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剛想開口罵人,卻又被瞬間趕上去的我一巴掌給扇飛了出去。

等他踉踉蹌蹌地落到地上,昏頭昏腦地四下尋找我的蹤跡時,我已經悄無聲息地站在了他身後。

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背心要害,我將他高高舉了起來道:「接下來的是什麼?說啊!我聽著呢!」

剛要使力抓破他的後心,讓他心臟爆裂而死,手上卻突然一空,只剩下一件滿是塵土的高檔西服。我心念一動,右手一晃,已經持劍斜指向腦後上方,果然聽到身後有一人低低地罵了一聲,收住想撲過來的勢子凌空倒翻了出去。

還未等他落地,我已如鬼魅般跟上前去甩手一掌,將他再次扇得橫飛出去,待他身子下落時,我又是跟上前去揮出一掌。如此這般連續了七八次,只聽得空地上傳來一聲聲清脆響亮的「啪」、「啪」之聲,到最後我一掌揮出,竟將暗月楓扇得橫飛出十七八米遠去,軟軟地滾落在地,整張臉被我扇得猶如豬頭一般,眼睛都高高地腫了起來,鼻孔嘴角不停地向外淌著血。

忍不住哈哈一笑,我問他道:「怎麼樣?被人扇巴掌的滋味好不好玩啊?哼!就你這點破爛功夫也敢在我們赫氏橫行霸道,不知道你平時扇別人巴掌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被人扇啊?」

暗月楓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看起來好像是被我扇得昏死了過去,不要說出聲回答,就連呼吸都彷彿停止了一般……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3.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