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07
累積人氣
5657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4.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六章 「咦?我已經不運功了啊,怎么妳還會冷呢?」我嘴上雖然還問著問題,手下卻動作很快,立刻摟住了她纖細柔軟的腰肢,將她香軟脂膩的嬌軀貼緊我的身體。 此刻才突然發現,阿蘭的身體早已一片冰涼,並正在劇烈地顫抖著。過了好一會兒,隨著她發出了一聲微微的歎息,身體的顫抖才漸漸停了下來。我不禁再次在心媗撘菑F一聲:好堅強的丫頭,冷成這樣還能和我談笑如常啊。 「對了,龍羽,那個銀頭髮的女生和你什么關係啊?你們頭髮顔色一模一樣,不會是兄妹吧。上次我去刺殺你,她那么快地沖上來,都嚇了我一跳呢!」阿蘭靠在我懷堙A把玩著自己的頭發問我。 「啊?哦,她可不是我妹妹!算是我的合作夥伴吧,她是校長的秘書。妳以後要是碰到她,最好別再惹她,她可是很厲害的呢!上次要不是因爲人多,我看妳恐怕就沒法活著離開了。」聞著阿蘭身上淡淡的幽香,感覺著她溫香軟玉的嬌軀,突然讓我感到一陣窒息。 阿蘭吐了吐舌頭說:「哼,我才不怕她呢。對了,要是我們這次沒有死的話,出去以後就當我們從沒認識過哦。到時候我看到你,還是會來刺殺你的!」 看到她故意作出惡狠狠的樣子來嚇我,我不禁感到一陣頭痛,忍不住道:「不會吧,這個時候妳給我提這種話題,不怕我現在就永絕後患么?」 「有種你來啊!信不信我變成鬼都纏著你啊!」阿蘭噘著嘴瞪著我。如此近距離地說話,她嘴堛滫琲熒x息輕呵到我的臉上,脖子上,讓我感到渾身一陣酥癢難當。 「呵呵……喂,這么黑的,別提鬼不鬼的好不好。」我看了看四周,生怕突然從哪里冒出一隻鬼來。 「哈哈,原來你怕鬼啊!」阿蘭在我懷堜蝯菑滽漱F起來,「哎呀呀,想不到赫氏如今鼎鼎有名的帥哥高手,萬衆矚目的明日之星,無數少女心中的偶像,居然還會怕鬼哦。這條消息要是拿到赫氏去賣,哈哈哈,那我可要賺死了!!」 「咦?我哪來的那么多頭銜啊……」突然聽她如此說我,還真讓我有點飄飄然的。 「去食堂吃飯的時候聽那幫女生們說的啊。呵呵,你現在可真是有名啊,居然有女孩子爲了你,準備雇私家偵探來探查你的行蹤呢!」 「妳居然跑到我們學校去吃飯?我們學校不讓外校的人進來的啊。」 「笨,我當然是穿著你們學校的校服去吃飯的啦。嘻嘻,我這堨i有關於你的不少傳聞,想聽的話,一個銀魯克一條哦。」 「哼,我才不想聽呢。」我故意別過頭去,裝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來。 「算了,你要是不想聽,何必還心跳得這么厲害啊。好吧,免費說給你聽好了。不過以後我每刺殺你一次,你都要請我吃頓飯才可以。」 這種荒唐的條件,我還是頭一次聽到,不過既然連待會兒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搞不清楚,我也不在乎了,於是點點頭說:「好啊,那到時候我先把妳打個半死,然後再撐死你。」 「好,不許抵賴哦。嘿嘿。」阿蘭歪著頭想了想,故意壞壞的讓我幹瞪著她好半天,這才慢條斯理地說:「我聽說,你不僅是赫氏至今爲止第一個在剛進校就敢觸怒校長的傢夥,還是赫氏如今最帥的帥哥哦。她們還說啊,你在沒進赫氏以前,曾經有過好幾百個女朋友,進來後,那些女朋友都被雪城月用各種手段給嚇跑了。還有啊,你也是赫氏有史以來行蹤最飄忽不定的一個傢夥,有人說她曾經冒著蹺課的危險找遍整個一年級上課的教室,都沒發現你的行蹤哦……」 天哪,我沒進赫氏以前都沒認識過女生,怎么可能交女朋友呢?我哭笑不得地搖搖頭,讓她繼續往下說。 「還有人說,其實你就是那個冷羽的雙胞兄弟哦,兩個人除了頭髮不一樣,一個戴面具,一個不戴面具,剩下的地方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有的女生爲了這個,甚至說誰要是能揭下冷羽的面具,就給她一萬銀魯克,天天幫她簽到呢。」 「……」如果我去應徵的話,會不會給我錢?? 「嘿嘿,是不是感到很興奮呢?下面的會更讓你興奮哦,我有一次去洗手間的時候,聽幾個女生小聲地說,雪城月爲了見你,天天在她的筆記本上寫你的名字,想你一次就寫一次,現在已經寫滿了整整一本了!」 「不會吧……」雪城月有那么無聊么? 「是不是真的,你親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喂!到時候如果你和雪城月成了一對兒,別忘了我這個媒人哦!」 「別開玩笑了,我和她根本不可能啊。」我苦笑了一下,雖然聽她這么說我很開心,不過一想到現實的差距……唉,還是不要抱這種幻想的好。 「哦?這有什么不可能啊?你和她的事情,難道還有人來干涉么?哼,我要是喜歡誰,才不在乎他是什么人呢,就算是天底下人人唾棄的人渣,只要我喜歡,就是被人罵死,我也要和他在一起的。」 我剛想告訴她我真正的苦衷,卻突然感到背後一陣陰邪無比的冰寒之氣正向我們飛速襲來。來不及作出警告,我抱著她就地滾了出去。 剛滾出一米遠來,那寒風便從頭頂急速地掠過。只覺那股寒風刮過時,背上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寒風撞擊到岩壁上,立刻「嘩啦啦」地掉下無數碎石。 糟糕,剛才盡顧著和阿蘭說話了,忘了那只蝙蝠還有可能會飛回來。我一把將懷堛漯蘭推到遠離寒風刮來的方向,一個鯉魚打挺跳將起來,持劍便朝著那寒風的來源處打出破塵式。 「喂喂喂!別費勁了,那是每天一次的寒潮了。」阿蘭在我身後叫了起來,我詫異地停下來,回頭看著她,「那個空間跳躍魔法的能量不是靜態平衡,而是類似于簡諧振動的動態平衡,達到一個頂點後,就會向反方向的另一個頂點運動。寒潮過後,洞穴就可以用啓封咒開啓了。嘻嘻,要不我剛才跟你聊天幹嘛?就是等寒潮來了後我們才能開始行動啊。」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爲是蝙蝠回來了呢。」我心有餘悸地看著甬道的出口,「這寒潮怎么這么厲害啊?」 「呵呵,本來以前只是刮刮冷風而已,大概剛才也嚇著了那個蝙蝠吧,﹟就像你一樣作出了反擊,才會讓這風變得很厲害啊。」 「哦。既然現在可以出去了,那我們是不是該行動了呢。」 「嗯,不過我們要先制定出行動的具體方案來才行。」 我們站在甬道盡頭的拐角處,一起探頭探腦地朝出口處打探。 「喂!你看到什么沒有啊,我根本看不到那么遠的地方。」阿蘭在我身後扯著我的衣袖小聲地問我。敵對的時候完全摸不透在想什么的阿蘭,在我們站在一條戰線上後,居然變得像個小女孩一般可愛。 我凝神注視了半晌,也沒看到那只蝙蝠的蹤影,心下暗暗奇怪,回頭對她說:「搞不好那只蝙蝠也會啓封咒,自己出去了吧。」 「不會吧。啓封咒的咒文中有一部分是施咒者自己設定的,除非親口告訴你,否則你根本出不去的,」阿蘭捅了捅我的腰,「再好好看看啊。」 於是我又探出頭去,卻差點撞上迎面飛來的一記風刀,嚇得我猛一後退,背便撞在了阿蘭的鼻子上。摸著被刮得隱隱作痛的鼻子,我一回頭,發現阿蘭正蹲在地上捂著鼻子小聲地啜泣著:「你這個混蛋,嗚嗚嗚,我可憐的小鼻子啊。」 「噓!~我們被發現了!」我連忙出聲警告。奇怪啊,我剛才怎么看都沒看見它,卻會被它偷襲了呢?﹟到底躲在哪里? 「劍在你手上啊,你看到﹟就砍它啊!」阿蘭依舊蹲在地上,捂著鼻子瞪著我。此刻她那雙豐凝雪膩的大腿從裙叉出露了出來,看得我心怦怦直跳,趕忙扭過頭去。 「關鍵就是我都沒看到它,就被它給偷襲了。」我尷尬地摸著鼻子解釋著,卻再也不敢隨便伸出頭去了。 根據我們原來的計劃,先找到﹟藏匿的地方,然後讓阿蘭發出無數個小電球,用﹟們去襲擊﹟,趁﹟反擊電球的同時,我出手,用能打出凍氣的破塵式將﹟暫時冰封,阿蘭去開啓洞口。如果幸運的話,阿蘭就能跑出去,先去送解藥給埃娜,然後到外面找她師父來給我破開頂壁。當然,如果我還能活到那個時候的話。 事到如今,雖然我有那么點擔心她出去後就再也不會回來管我,但是我也只能相信她了。阿蘭已經將啓封的咒語告訴了我,並且叮囑我,除非我有把握那只蝙蝠能在半分鐘內都不來打擾我,我才能安全地出去,否則如果念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停止,後果會有兩個,第一個是我先被蝙蝠殺死,然後被吸入異次元。第二種是蝙蝠還沒來得及殺掉我,就和我一起進入異次元了。 如果非死不可的話,我倒寧願是第一種死法,因爲至少我還能在這個熟識的地方死去。萬一異次元中充滿了恐怖的怪獸,或者根本啥都沒有,是一個連空氣都沒有的虛空,呵呵,到時候就死得難看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異次元堨R滿了讓人春心蕩漾的美女……那我也不能帶一隻恐怖的蝙蝠飛過去吧,這樣會嚇壞那些美眉的。 「唉,我們現在的行蹤已經被暴露了,如果還用電球術,﹟會有所防範,可能根本還沒等我們沖到它跟前,﹟就已經解決掉了那些電球,開始襲擊我們了。」阿蘭苦著臉蹲在地上,愁眉不展地看著我。 「其實電球術恐怕對它根本就不好使,﹟本身就精通電系魔法。」我歎了口氣,視線再次躲開她那充滿誘惑的雙腿。 「那該怎么辦好呢?如果﹟是一隻正常的蝙蝠的話,我還能用東西毒暈﹟,可惜﹟不會餓,蝠魔當年留在﹟身上的魔法恐怕足夠﹟活到我們被餓死吧。」 「這個時候,就是妳這個智囊團發揮出真正作用的時候了。」我拍拍阿蘭的腦袋,用充滿期待的雙眼鼓勵著她。 「可是,這個時候我一般都在睡覺啊。」 「……」 「其實,阿朗基特如果真的抱著玉石俱焚的想法,就應該是讓蝙蝠自殺,這樣豈不是一了百了?連赫氏也完蛋了啊。他之所以沒這么做,大概是不想破壞他師父留給他的這把劍吧。」阿蘭再次歪著她的小腦袋,開始思索了起來。 「可能吧……」我默默地計算著時間,現在應該是淩晨三點鍾了。 「對了!如果我們抱著阿朗基特的屍體去,說不定﹟就不攻擊我們了!」阿蘭突然擡起頭來,雙眼放光地看著我。 「哦?妳確定么?」 「試一試吧,再怎么也比呆在這媔拑平n強得多啊。」阿蘭跑過去,將阿朗基特的屍體抱了起來。 「我數完一二三,我們一起沖出去,只要一看見﹟,我就把阿朗基特的屍體抛出去,然後你使勁攻擊﹟,讓﹟沒有喘息的餘地。」阿蘭囑咐完後,開始慢慢地數起來。 「一……二……」 我捏緊了手堛獐C,深吸一口氣。 「三!!」阿蘭剛說完,我一馬當先就沖了出去。 三記風刀毫不客氣地向我射來,我揮劍使出破風式,一劍斜斜上挑,真氣早已充沛劍身。突然劍身不受控制地猛顫了三下,我差點拿捏不住,讓劍脫手飛出。 「三十米,左上角!!」我大喊了一聲,身後的阿蘭抱著阿朗基特便朝前猛衝了過去。 又有兩記風刀隔空飛來,因爲我早有準備,微一側身,便輕輕巧巧地閃了過去了。還沒等我來得及慶倖一下,一個令我頭皮發炸的「劈堸埶捸v聲便從那蝙蝠的隱藏地傳來過來。天哪!居然是一個如拳頭般大小的紫光電球!! 破電式!!媽的,是死是活,就看這一下了!如果讓這個紫電球炸開來,恐怕就跟上次洛克放出的那個紫電球那般,其的威力會在瞬間將我和阿蘭活埋在這堙C 全身的真氣激蕩澎湃,仿佛因爲我那必死的決心而突然變得充滿了生機,手中的劍在空中走了個「S」形,一個纏繞著綠色電光的光球突然從劍尖處冒了出來,直飛向那個紫電球。 就在兩個電球即將相撞的一瞬間,我緊閉上雙眼,心臟都已經停跳,卻聽「呲啦」一聲,就如火遇到了水一般,一睜開眼睛,那紫色電球頃刻間竟已消失不見。綠光電球似乎膨脹了一倍,在空中繞了一個來回後,似個鬼魂般飄飄乎乎地停在那媟n擺不定。怪了,從來沒聽說過有綠色的電球啊,而且這電球仿佛帶有生命一般,並不受我控制。不過我已經來不及納悶了,因爲那蝙蝠居然無視阿朗基特的屍體,朝著阿蘭又發出了一個紫色電球! 我肝膽俱裂,飛撲向前,大喊一聲:「扔下他快跑!」阿蘭一聽,立刻將阿朗基特的身體朝上抛了出去,自己則猛地朝前加速跑去。 那紫色電球繞過阿朗基特的身體,「呼」的一聲朝阿蘭的背心飛了過去,其速之快,急若閃電。此刻的我,離阿蘭還有將近十米的距離,就算我用盡全力撲將上去,恐怕也只能來得及和阿蘭同歸於盡了…… 我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剛想捂住耳朵不去聽那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以及阿蘭臨死前的慘叫,卻再次聽到了「呲啦」一聲,睜開眼睛,卻看到剛才的那個綠色電球從阿蘭的身後打了個轉兒飛了起來,似乎又膨脹了不少,而那個紫色電球卻已再次消失不見了。 來不及思考了,那只蝙蝠似乎因爲連擊不中而凶性大發,「呲呲」怪叫著朝那個綠色電球撲了過去。好機會!!我渾身真氣突然變得冰涼無比,還沒想呢,破塵式已經脫手而出。數萬道冰冷的凍氣在狹窄的空間中縱橫交錯,僅僅一瞬間,那只蝙蝠便被凍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雕,「啪」的一聲從空中斜斜地落在了地上。 我心驚肉跳地看著那個蝙蝠冰雕,生怕剛才那一摔將﹟給摔碎了。那個綠色的電球突然從我背後冒了出來,小心翼翼地靠近前去,在冰雕上繞了個圈子,似乎是在觀察這東西還能不能動彈。 「通往靈魂之門的通道啊,當祭壇的火不再閃爍,聖賢的血液流遍整個亞蘇山脈,阿朗基特的豔福能羡慕死宙斯的時候(據阿蘭介紹說,這一句話就是阿朗基特自己設定的部分),靈匙清澈,願主垂憐。」阿蘭吟誦的聲音從五十米遠的前方傳了過來,卻聽她剛一念完,就著急地對我說:「快來啊!出口馬上就要開啓了!」 我站立在原地,注視著那個正在急速龜裂著的冰雕,回了一句:「照原計劃,妳出去吧!我不能走啊,﹟馬上就出來了!」我的確不能走,萬一這蝙蝠看我們都走了,便玩自爆,那我們恐怕照樣會死在異次元中。不過我不知道我還能用幾次破塵式,剛才那個綠色的電光球就差點耗盡了我所有的體力。 話音剛落,卻聽到「嘩啦啦」的一陣冰屑濺落聲,那綠色的電球似乎嚇了一跳,「嗖」的一聲便再次躲到了我的身後。金蝙蝠晃了晃露出冰外的腦袋,剛想張開被冰凍住的翅膀,卻被我的破塵式再次冰封了起來。 「還有三秒鐘就開了!啊!那我先走了,你等著我啊!」阿蘭說完,一縱身便跳了出去。 我緊張地注視著那只蝙蝠,﹟在冰中猙獰的模樣仿佛一隻恐怖的魔鬼一般。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陪著它了,在這個黑暗寂靜的空間中,我突然感到一陣孤寂和恐慌。 暗暗祈禱著這只讓我心神不寧的蝙蝠不要再亂動了,無奈冰塊碎裂的聲音越來越劇烈,「嘩啦啦」的聲音再次響起時,我一咬牙,剛想打出破塵式,金蝙蝠卻在一瞬間如蒸發般消失在我的眼前。原本凝結在﹟周身的冰塊「嘩啦啦」地掉了下來,撒了一地。 四周再次寂靜了下來,除了我自己急切的呼吸聲外,就一點動靜也沒有了。我極力壓下心中的恐慌,一動不動,凝神用五識體察四周,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再覺察到﹟的存在了。 我深吸一口氣,想平復更加劇烈的心跳。手已經開始不受控制地抖了起來,剛才那幾下子,讓我幾乎脫力了。我昏昏沈沈地扭了扭頭,想看清楚四周有沒有那只蝙蝠的蹤影,卻遍尋不著。天哪,那只蝙蝠該不會是自尊心受挫,自殺掉了吧!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紛紛滾落,「嘀嗒嘀嗒」地濺落在地上。我終於忍不住喘息起來,扭頭看向四周,奇怪,那只蝙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就算是自殺了,也該讓我聽個響兒啊。 那個綠色的電球在我身旁慢慢地旋繞著,仿佛也在四處尋找著那個蝙蝠的蹤影,卻又怕﹟突然冒出來,便不敢離開我的身旁。 「你……多大了?」 就在這一瞬間,我心跳徒然加劇,只覺耳邊嗡的一陣巨響,眼前一黑,差點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暈了過去。提著劍慢慢轉過身去,卻看到一個渾身黑衣的老者滿臉肅容地站在十米遠處。 「你你你,你是誰啊!」我一邊打量著周圍,害怕那只蝙蝠突然沖出來,一邊顫抖著問他。這老傢夥從哪里冒出來的? 「不用怕,那只赤金蝠已被我轉化爲和你溝通用的能量了。我是特爾迪卡,阿朗基特的師父。」 「……」我呆呆地看著他,已經不會說話了。他居然是阿朗基特的師父,蝠魔特爾迪卡?!他不會是因爲我殺掉了阿朗基特,就特地趕來殺我的吧…… 「你剛才那一招雪羽降塵已經有了四分火候,而那招綠野仙蹤也將近七百年沒有現世了。你現在到底多大了?」 「十……十六。」 「十六歲?」那個老者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瞪著我,「十六歲就能打出四成功力的雪羽降塵,用出幻影神技綠野仙蹤?」 我依舊呆呆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簡直就是難以相信啊……」他喃喃地自言自語著,「就算是麗兒,恐怕下輩子也學不會這招啊。」 「麗兒?」我睜大了眼睛疑惑地看著他。他不會是在說麗絲雅吧。不可能,阿雅怎么可能找這種人做師父? 「小子,你殺了我徒兒,讓我的赤金蝠在你面前束手無策,呵呵,我本該催動血咒來給我的那個笨蛋徒弟報仇的,不過我現在倒也不想這么快讓你死掉。」 「……你想怎么樣?」我再次攥緊了劍柄,緊張地看著他。 「知道么?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武功,叫做萬神渡劫曲。」 「萬神渡劫曲?」我眨了眨眼,腦中一段模糊的畫面閃過,忍不住驚叫道:「難道是當世七大絕學之首的萬神渡劫曲?」 「呵呵,想不到你也聽說過,那就更好辦了。七大絕學中,能夠學會一樣的,便足以傲視天下。你知道還有哪些絕學么?」 「嗯,萬神渡劫曲,天鷹翔星曲,九仙降魔吟,天龍吟,還有……還有……」我搔了搔後腦勺,想不起來了。 「咦?難道你連自己的功夫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么?落羽神戀曲可是排名第二的啊!」 我瞠目結舌地看著他,渾然沒明白他在說什么。 「看來,你師父是沒捨得告訴你了。」特爾迪卡微微歎了口氣,「想學會落羽神戀曲,必須有三個條件,你師父恐怕也沒告訴你吧。」 我茫然地搖了搖頭。 「算了,既然他不說,我也不告訴你了,得罪了他,對我也沒什么太大的好處。我只想告訴你,落羽神戀曲的最後一式,就是萬神渡劫曲的起手式,學不會落羽神戀曲,也就沒希望去學萬神渡劫曲。我這一輩子,都只聽說過萬神渡劫曲,卻從沒親眼看見過,恐怕就算是你的師父也沒見過。如果你有一天能夠領悟它的話,希望你能夠記得今天我的不殺之恩,讓我親眼看一看就行了。」 「啊?!」這種交換條件,還真是讓我吃驚。 「唉,這種遠距離的對話,是很耗費體力的,我不多說了,現在你已經可以出去了,記得出去後,不要把見過我的事情說出去。」他沖著我揮了揮手,身體便漸漸模糊起來。 「喂喂!病毒的解藥呢?沒有解藥我怎么去給你演示那個什么渡劫曲啊!」看著他逐漸消失的身影,我忍不住叫了出來。萬一我拿到的並不是病毒的解藥,還讓這個始作俑者就這么白白消失掉,那到時候可就要後悔死了。 「如果你真是萬神渡劫曲的傳人,自然會找到解藥的……」此刻他的聲音仿佛從極遠處傳來一般,縹緲至極,卻又分外清晰。 「喂!你還不如殺了我!喂!回來啊!!」我著急地大叫起來,回聲隆隆,卻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我悵然地垂下頭去,頭暈眼花間,已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卻隨著「啊」的一聲慘叫,我又摸著屁股跳了起來,低頭仔細一瞅,才發現是鱷嘴龍的屍體硌得我的屁股如此疼痛。 「媽的!」我將那條硬邦邦的屍體遠遠地踢飛了出去,扭頭向出口走去。不知道阿蘭有沒有將病毒的解藥送到埃娜手堙A不過從她剛才得知病毒的事情後的表現,她似乎不可能不把解藥送過去吧。 突覺頭頂上有一陣異響,我剛要出劍,才發現居然是那個綠色的電球,﹟正依依不捨地在我頭上盤旋著,似乎想跟我一起出去。 「你聽得懂我的話么?」我對著﹟問道。 ﹟似乎沒有聽懂我的問題,卻突然鑽到我的懷堙A嚇了我一大跳。這綠色的電球並沒有電到我,反而在我懷埵w靜了下來,「呲呲」叫著漸漸地變小,不一會兒,便消失無蹤了。突覺一股充沛的真氣從我胸口處澎湃了出來,在我體內激蕩徘徊,令我精神一振,感覺渾身又充滿了力量,頓時便輕鬆無比。忍不住仰天長嘯一聲,竟震得甬道兩壁「嘩啦啦」地掉下無數泥沙來。 我微微一驚,沒想到僅僅一會兒的功夫,我的功力竟又見漲了。 從那個毫無生氣的洞穴中鑽出來後,我借著星光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便急急忙忙朝研究院跑去。直到此刻,我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雖然我告訴了阿蘭研究院在赫氏的東南角,但赫氏這么大,她可能根本就找不到研究院在哪里! 不知怎么,身體驀地自動停下了腳步,我驚慌中穩住身形,鼻尖處突然閃起一道清亮的銀光。結界?!我心堣@驚,連忙後退了兩步。心中暗暗詫異著,自己無緣無故地停下來,難道就是因爲身體察覺到了這個結界的存在么? 記得師父說過,結界的唯一目的,就是製造一個自己的力場,在這個力場中,可以限制敵人的某些行動,方便自己來打敗敵人。而結界的威力則和其面積成反比。越高段的高手,佈置的結界其限制能力就越強。聽師父說,最高級的結界,可以讓你所有的行動能力全部喪失,就連思考能力也會變得極爲微弱。所以說,一旦進入結界,除非你比對手的實力高出很多,否則取勝的希望是很小的。 我小心翼翼地橫移了兩步,實在猜不出來這是誰佈置下來的結界,也許是埃娜?可是埃娜不會閑到這個地步吧。 還沒等我考慮好是不是快速地穿出結界,直奔目的地呢,卻突聽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身旁傳來。雪城月?! 「呵呵,某人說讓我在這埵u株待兔,沒想到逮住了你這只傻兔子哦!」雪城月笑靨如花,提著裙擺從一棵樹後朝我跑了過來。 「哦?是誰讓妳在這塈b著的?妳不知道學校半夜會出現毒蝙蝠么?」我驚訝地看著她。這么晚了不睡覺,難道是被恐怖組織的聲明嚇地? 「就是要逮毒蝙蝠啊,研究院的那些人說毒蝙蝠樣本不夠了,需要重新抓一隻回去,所以我就來了啊。」雪城月歪著頭賊笑地看著我,「你這么晚了還不睡覺,是不是想去找那個銀頭髮的美女聊天呢?」 「咦?這妳都猜得到?」 「哼哼!當然了,看你急急忙忙的樣子,我就知道沒什么好事兒。」雪城月噘起嘴來,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有很急的事情啊,對了,這個結界是妳弄的么?妳還真厲害哦。」我讚賞地看著雪城月。 「不是我弄的啊,不過如果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是誰,否則……嘿嘿,餓死你都不告訴你哦!」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她,雖然說這丫頭平時膽子就很大,可也沒有這么大的啊!還好是在半夜,白天的話,我恐怕還沒走出十步,就已經被群情激憤的同學們給分屍了。 「不願意?嗚嗚,可憐我這些天一直都在想你,誰知道見了面你卻對人家這么冷淡……」雪城月故作難過地低下頭去,還傷心地抹起了眼淚。 「啊!怎么會呢?」我連忙辯解道,「我也很想妳啊,只是現在真有很緊急的事情啊……」 「那好啊,你走啊,不要管我好了,讓我自己一個人在這堿y淚到天亮好了,嗚嗚……」 「……」我無奈地看著她,「阿月,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對了,妳看到一個藍頭髮的女孩子從這媢L去了么?」 「藍頭髮的?」雪城月詫異地擡起頭來,臉上分明沒有一滴眼淚,只見她疑惑地皺著眉說,「沒啊,好象整個赫氏都沒有一個藍頭髮的女生啊。喂!你是不是看人家漂亮,就追過來了?」 今天的雪城月不知怎么的,好象總是在吃我的飛醋,讓我不禁感到一絲困惑,歪著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才搖著頭說:「不是,我讓她將病毒的解藥帶給埃娜,可是我怕她找不到路。而且她就算找到了地方,埃娜也很可能會認出她就是上次那個刺殺我的人,萬一動起手來,那可就糟糕了。」 「那你還讓人家一個人去送解藥啊。真是的,剛才讓你出來你不出來,現在怎么自己跑出來了?」 我驚訝得差點連下巴都掉下來了,卻看到眼前的雪城月在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阿蘭。 「啊?!怎么是妳啊?!妳剛才是怎么弄的,居然連我都沒看出來啊。」 「嘿嘿,」阿蘭得意地笑了起來,雙手隨意地在空中作了幾個奇怪的動作,原本烏黑亮麗的長髮便漸漸縮短,變成了藍色,身上的衣服也慢慢變了回來。她朝著我調皮的眨了眨眼,卻故意轉開話題道:「那只蝙蝠呢?還在洞堙H」 「﹟突然不見了,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聳聳肩。既然特爾迪卡饒了我一命,我也就不說出真相了吧,「妳剛才到底怎么弄的?是什么魔法啊?」 「啊?﹟突然不見了?哎,那我這個結界不就白忙活了?」阿蘭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卻依然不回答我的問題。算了,不說就不說吧。 「妳弄這個結界想幹什么?」 「抓我師父啊。他老人家行動力太快,我追不上他,只能在校園四處布下這種結界,他進入結界我就能知道他在哪里。」阿蘭舉頭四望道,「可惜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剛才我還真擔心他會不會殺到洞堨h,不小心連你也殺掉了呢。」 「……」我疑惑地看著她,「妳真的擔心我?妳不是一直想殺了我么?」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當然想你死了,可也不是現在啊!我師父要殺掉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哼……」阿蘭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扭過頭去不再看我。 「好吧好吧,我信妳了。對了,把解藥給我,我去拿給埃娜。」我朝阿蘭伸出手來。 「哼,給你!」阿蘭從懷堭ルX幾包藥膏,扔還給我,卻依然不看我。 「啊……對了,這么久了,我都還不知道妳叫什么名字……」我接住解藥,遲疑地問了出來。直到現在,我都只知道她叫阿蘭,卻還不敢這么叫她,怕聰明的她猜出我真實的身份。 「才不要告訴你呢!」阿蘭轉頭對我做了個鬼臉,「我的名字絕對不會告訴不相信我的人的!」 「那好吧,我還在想呢,這把劍到底是誰的?既然主人的名字我都不知道,何必還要還給她呢?」我抽出腰間的佩劍,笑嘻嘻地看著她。 「啊!」阿蘭氣急敗壞地叫了出來,「你這個賴皮鬼!這是人家的劍了!」 「哦?人家的劍?……」我本來還想繼續逗逗她,一看她一副急得要哭出來的樣子,還氣得直跺腳,趕忙將劍扔還給她,著急地辯解道:「啊,我不是不想給妳啊,只是真的很想知道妳的名字罷了。」 阿蘭接過劍來,突然莞爾一笑,好整以暇地將劍插進劍鞘,頑皮地眨著眼睛對我說:「我也不是不想告訴你名字哦,可惜你笨得要死,我稍微裝一裝你就真以爲我生氣了啊,嘻嘻。笨蛋,劍上有我的名字了!自己不看還來問人家。」說完再次沖我做了個鬼臉,便轉身朝樹林媔]了過去。 「喂!死丫頭!別跑啊!!」我看著她飛快地消失在樹林中,不禁大喊了起來,「妳還沒告訴我呢!」 「只說一遍哦,記好了!我叫蝶葉蘭!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 直到她的聲音變得微不可聞,我依然悵然若失地看著她消失的方向發呆,好半天才想起來還要去送解藥。天哪,剛才浪費了這么多時間,萬一就因爲耽擱了這么半天,讓解藥沒按時配出來,那我可真要自殺謝罪了。 想到這堙A我足尖猛一點地,急速朝研究院趕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4.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