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55
累積人氣
56602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2.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七章
風在耳邊如刀般刮過,四周昏黑的景色早已連成無數條濃淡相間的平行線,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目的地,生怕在這麽高的速度下一不小心撞了上去。

背後突然傳來了奇怪的動靜,似乎有什麽東西用著比我還快的速度追了上來。我剛一回頭,便「砰」的一聲撞在了一棵大樹上。

頭暈眼花地踉蹌著退了幾步,我捂著腦袋蹲在地上「哼哼唧唧」呻吟起來,而那棵樹則「轟隆」一聲倒在了地上,濺起無數塵土和落葉。

媽呀,剛才差點撞死我了。

「你就是龍羽?」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我齜牙咧嘴地看向他,眼睛媮暀ㄟ惘a泛著淚花。原來剛才跟在我身後的是一個白衣老者,雪白的頭髮半禿著,臉上的皺紋仿佛都能夾住一根雪茄了。此時他正一身雪白地站在漆黑之中,渾身散發出一種莫名強大的氣勢。

「你是誰啊?幹嘛沒事兒跟在別人後面亂跑?!」

「哼,我還以爲你是個很有禮貌的小子呢,沒想到竟然如此不知分寸。」那老者從鼻子塈N哼一聲,不冷不熱地說著。

「算了,我沒時間跟你耗,我還有事情,再見了!」說完,我起身便再次向研究院跑去。

「想跑?」那老者嘲諷地說了一聲,我只聽見「嗖」的一聲極快的輕響,左肩胛骨處突然傳來一陣麻痹,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兒,我已經栽倒在地。

「你想幹……」我剛要撐起身來罵他幾句,肩胛骨處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痛楚,讓我痛得沒法再繼續說下去了。只覺眼前金星直冒,冷汗瞬間便浸透了我的全身。

「哼哼,小子,我知道你有急事,不過我的事情更急就是了。」那老頭慢慢朝我走了過來,「今天早上七點鍾之前拿不到你的人頭,我的寶貝徒弟就又要毒性發作了。」

「徒……徒弟?」我艱難地單手撐起身體來,咬牙忍受著肩胛骨處鑽心的痛楚,惡狠狠地盯向他,「難道你、你就是蝶葉蘭的師父?」

「哦?你居然知道她的名字?那丫頭好像還沒和你熟到這個地步吧。」老頭詫異地停下了腳步,聲音突然顫抖起來,「難道你殺掉了她?!」

「呸!」我吐出一口沖到嗓子眼的血痰,齜著牙罵道,「老子從來不殺女人!你徒弟還好端端地活著呢!」

「哦。」那老頭點了點頭道,「難道這丫頭看上了你?那我就更要殺掉你了,萬一她下不了手,還不讓我殺你,我和她那個不人道的父親的交易可就告吹了。」

肩胛處的疼痛漸漸變成了一陣冰冷的麻痹,我的左手看來已經被廢掉了。媽的,怎麽今天晚上這麽不順啊,送個解藥居然連著兩次被人攔住,還不明不白的就負了重傷。

「老傢夥,我告訴你,我現在要去送一個很重要的東西給研究院,你他媽的別攔著我!我要是沒及時送過去,別說我會死,到時候連你也活不了!」我搖搖晃晃地站直了身子,一邊威脅著他,一邊伸手去摸我的左肩。天哪!一根粗長的冰錐正插在我的肩胛骨上,那尖銳的錐尖從我前胸口處戳了出來。大概是因爲太過於冰冷的緣故,我傷口周圍的血管都被凍住了,所以並沒有造成太多的失血。

「哈哈!我活不活得了,這就不用你去操心了。我冰龍迪爾這輩子都沒怕過死,哼。小子,剛才要不是你躲得快,你的心臟已經被我刺破了。你還是省省力氣告訴我你的遺囑,如果合理的話,我心情好的時候也許能滿足你一下。」

「遺囑?我此刻最想說的遺囑就是你他媽的立刻去死!」我大聲地咒駡著,腦子堳o飛快地運轉起來。冰龍迪爾?蝶葉蘭的師父居然是冰龍迪爾?!這老傢夥和拉奇特是一夥兒的?拉奇特對於此次事件毫無反應,看來早已和聖龍聯盟是一個鼻孔堨X氣了。那他這次來赫氏根本就是有恃無恐的了?恐怕他早就已經服下了病毒的解藥吧。咦?那爲什麽蝶葉蘭卻不知道病毒的事情呢?難道拉奇特不相信她,所以沒有告訴她事情的真相麽?

「抱歉,這個遺囑我無法實現,小子,你認命吧……」冰龍迪爾的右手上漸漸泛起白光,突然之間,一把晶瑩剔透的冰劍出現在他的手中,「我也不想這樣,畢竟欺負一個晚輩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不過爲了我的乖徒兒,也只能犧牲你了。哦,差點忘了,我還要謝謝你幫我解決掉了司凱爾。那小子我早就看不順眼了,可惜因爲蘭兒的關係,我一直無法對他下手……」

還沒等他廢話完,我左腳猛地蹬向地面,轟然一聲巨響,眼前登時被一片沙石彌漫。借著蹬力,我的身體向後飛竄出去,在空中剛轉了個身,一把鋒銳的冰劍已經指向了我的喉嚨。來不及思考了,我伸出右手便去抓那劍脊,左腿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踢向持劍人的肋下。這一腳隱約中帶著風雷之聲,在空中走了個奇怪的下弧線,堪堪躲開了他伸來擒拿我左腿的手。

這招師父把它叫做「死也不放手」,當然,招式卻是正好和名字相反。持劍的人若想刺中我,必然會被我這不走正常路線的一腳踢到,而我的手看似白白湊上去送死,卻會在和劍接觸的一瞬間用柔勁將劍向身側引開,接著便一拳搗向他的面門。他除了立刻收劍回撤或者讓劍脫手飛出外,已別無他法。

誰知冰龍迪爾竟突然爆喝一聲,硬受了我那致命的一腳,體內早已蓄積如丸的真氣立刻如炮彈般激射了出去,只聽他的肋下傳出劈堸埶晡漱@陣爆響,卻是我的真氣和他的護身真氣激烈地撞在了一起,炸做一團。此刻我的手指指尖剛剛滑上他的劍脊,綿若稠汁的柔勁已緊緊裹覆在他的劍上,可還沒等我完全將他的劍引開去,一陣巨力猛然從劍脊上傳了過來。我忍不住悶哼一聲,胸口仿佛被一個萬斤巨錘猛然砸了一下,身子便如一捆稻草般沿著原路飛了回去。

不知道在地上滾了多少圈後,我終於停了下來,隨著「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一片粘稠的濕意在我胸口上擴散開來。耳邊依然在嗡嗡作響著,他剛才的那聲爆喝,差點震破了我的鼓膜。無力地躺在泥地上,我只覺五臟六腑全都撕裂般地疼痛著,真氣在我體內狂亂地四處流竄。此刻的我,就連動一動小指頭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了。茫然瞪視著黑藍的天空,我渾渾噩噩地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麽。恍惚間,仿佛有千百個不同的聲音在我耳邊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有的興奮,有的淒厲,有的童音稚嫩,有的蒼老無力……猛地驚醒過來,卻又只剩下一片嗡嗡的聲音。東方已漸漸泛出魚肚白,天,看來快要亮了。也許,太陽出來的時候,我已經再也無法呼吸了吧……

直到耳鳴聲漸漸消失後,冰龍迪爾卻依然沒有趕上來再補一劍,好結束掉我的性命。我的口突然好渴,渾身似火燒一般炙痛著,神志卻漸漸清醒起來。他爲什麽不快點來殺了我?是他太過於自負,已經走了,還是乾脆想等著我慢慢咽氣,讓我受夠活罪呢?

「咳咳,小子,你還真夠厲害的。」冰龍迪爾的聲音終於再次響了起來,我苦笑一下,看來他是不想讓我痛快地死去了,卻聽他略帶呻吟地繼續說道:「這麽多年都沒人能讓我受傷了,沒想到今天居然被你踢斷了兩根肋骨。」

他媽的,我胸口的肋骨幾乎全斷了都一句話沒說,你只不過斷了區區兩根,還在這婺穨琤s喚。

不知怎麽的,突然之間,我很想放聲大笑,可惜,嗓子中哽咽著鮮血,讓我想笑都笑不出來。此刻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赫氏,校長,元老會議,龍騎將,聖龍聯盟……這一切的一切,爲什麽會跟我這個只有十六歲的傢夥扯上關係呢?如果我還呆在龍牙山上,還和師父在一起練功的話,是不是就不用去找什麽解藥,也不會這麽早就死掉了呢?


意識漸漸模糊起來,恍惚間,我眼前竟出現了阿冰的臉……

……

「羽,醒醒啊!你每天那麽早起去晨練,怎麽回來還睡回籠覺啊。馬上要上課了啊!」

……

「羽,老闆今天說可以讓你去大廳媮小費了,呵呵,開心吧!對了,要是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來告訴我哦!」

……

「羽,這道題你看一看,如果不會的話,反面有答案的。阿月,你別氣他了,你不知道他落了很多課麽?」

……

阿冰?爲什麽我每次快要死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人,一定會是他呢?

難道他在我的心目中,位置竟然比雪城月和師父還要高麽?

不知道我死了以後,阿冰會不會以爲冷羽因爲懼怕考試,所以自動退學了呢?說不定我的屍體還會被冰龍迪爾懸挂在校園最高的旗杆上,向拉奇特邀功呢……

什麽世界末日,什麽病毒的解藥,讓﹟們統統見鬼去吧!反正我就要死了,這一切都已經和我再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還有來生的話,我寧願不要這一身的武功,只要能和阿冰在一起,平淡地渡過一生,我就心滿意足了……

…………


「喂!小子,你想到哪里去啊?」

我愕然回頭,卻看到師父站在我的身後,皺著眉疑惑地看著我。

咦?這堿O哪里?我怎麽會來到這堛滿H我四下張望了一下,發現自己竟走在一個充滿了礫石的赤黑色的廣漠荒原上,天陰沈沈的,厚重無邊的黑雲低得仿佛隨時都會下起雨來。

「師父,你怎麽來了?」我好奇地問著他。

「啊,這個小子說你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可能再也不會回來了,就讓我來看看你。」師父說著,他的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柔弱的少年,他那俊美的臉上充滿了憂慮,身體在寒風中瑟瑟發抖,雙眼牢牢地看著我,似乎正強烈地渴望我能留下來。

阿冰?他怎麽也來了?他又怎麽會知道我師父的呢?我糊塗了起來。

「羽,你走了以後,真的再也不回來了麽?」阿冰雙眼中似乎噙著眼淚,卻強忍著沒讓它們落下來。

「啊!放心吧,三天後,你就會看到我了!」咦?這是我說的話麽?爲什麽連我自己都聽不懂?

我愈發地糊塗起來。

「是麽?三天後?你三天後就回來了麽?」阿冰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瞬間,仿佛連天上那陰沈無比的烏雲都泄出了無數道陽光。

「哈哈,不是啊,是你會來找我啊!阿冰,不光是你,還有很多人呢,雪城月、龍迪他們也會來的哦!」

是你會來找我?可我不是已經死了麽?……

滿腦的迷惑漸漸變成了一股委屈的擔憂,開始在我胸腔內徘徊起來,那種鬱悶而又酸澀的流動,讓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心一陣陣地痛著,不知道爲什麽,我突然覺得,好像整個世界上,也只有阿冰一個人才會關心我,擔心我,照顧我。所有認識龍羽的人,要麽以爲他很強,根本不用擔心他的死活,要麽就把他當成了敵人,一心想要殺掉他。可是,誰又能知道龍羽的背後,是一個平凡得需要用面具來隱藏自己那自卑的過去的男孩子呢?我並不是不怕死,我也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那麽強,我也害怕未知的東西,總是擔心自己會被別人嘲笑,擔心被自己喜歡的人看不起,難道就因爲武功比同齡的人高了一些,就需要來承受這些我根本不應該承受的責任麽?我才只有十六歲啊,連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麽樣子都沒弄明白,連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麽走下去都沒想明白,可爲什麽此刻會如此淒慘地躺在地上,被一個幾乎是頭一次才見面的人打得奄奄一息,並被當成是非殺不可的死敵呢?

心中的那股委屈突然之間像決堤的洪水一般,瞬間便衝破了我心中的最後一道防線,猶如滔天的怒浪,轟鳴著席捲向我的腦海。

爲什麽?!這一切都是爲什麽?!……


猛然間睜開雙眼,我惡狠狠地盯向眼前這個死敵——冰龍迪爾。我哪個地方惹到你了,爲什麽你就這麽想殺了我呢?既然你不想讓我活了,我爲什麽還要留著你?!要死,我們一塊兒死!

渾身的毛髮在我那熾烈的怒火炙烤下仿佛全都豎立了起來,我只覺得全身的肌肉都異常地緊繃著,還不時發出「咯嘣」的聲音。幾聲輕微的爆響從我的胸腹處傳來,體內紛亂的真氣隨著這幾聲輕響,突然之間如爆炸般膨脹了開去,渾身的毛孔都被那瞬間湧至的澎湃激蕩的氣流所衝破,如無數個狂風中沒關嚴實的窗戶般,劈堸埶捰a歡迎著暴風雨的來臨。一股血色漸漸彌漫在我的身體周圍。

「小子,受了這麽重的傷,不但沒死,還能自己爬起來?」冰龍迪爾此刻正背對著我用一把冰鏟仔細地在泥地上挖著坑,從他那慢條斯理的樣子上看來,他似乎正在享受著這個埋葬敵人的過程,「你好歹也和蘭兒認識,還幫過我們的忙,如果掩埋得太過於草率了,我良心實在是不安。這坑堛漸衈Y多了點,所以清理起來比較麻煩,不過馬上就好了。你要是能自己走進去,我倒是可以省點力氣啊……」

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背後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似乎有什麽東西向從我背後鑽了出來,但是我卻無暇去看。怒火在我胸中熊熊燃燒著,此刻的我,滿腦子都只有一個念頭: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一步步向前走去,我沈重地呼吸著,而我那從肺中呼出的濁氣,居然也帶滿了濃重的血霧。

冰龍迪爾從我那粗濁地呼吸中,似乎聽出了什麽不對頭,猛一回頭,臉上突然湧出了一種奇怪的表情,似懼怕,又似好奇,就好像一個嬰兒看到了一隻恐怖的怪獸一般。

「血羽靈翅?!」他驚訝地叫出來後,才慌忙間將手中的冰鏟變成劍形,連著後退幾步,卻差點栽進自己挖的坑中。

「小子,你你你怎麽會那個傢夥的功夫?!難道他臨死前已經找到了傳人?!」他驚恐地揮舞著手中的冰劍,仿佛在我面前,他已經失去了自保的信心,就連逃走的可能,也已經沒有了。

我絲毫不理會他那沒來由的瘋囈,只是依舊惡狠狠地盯著他,一步步向他走去。

冰龍迪爾不愧是冰龍迪爾,短暫的驚慌後,便立刻恢復了鎮定。

「小子,你該不會是回光返照吧。」他喘息了幾口後,站穩身形仔細地打量著我,「不過死前能有如此的反擊力量,也著實夠讓我吃驚的了。」

「死老頭……」我圓睜怒目,嗓中低吼出如野獸般的咆哮,「今天就算我死了,也要拖著你一起死!」

「哼,你胸前的那個傷口,已經證明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你又何必這麽辛苦折騰自己呢?老老實實地去死不是更加舒服麽?我的冰封劍,已經有三十年沒用過了,剛才只是練練手而已……」他說地輕鬆自如,臉上的表情卻一直陰晴不定,似乎是在爲某個念頭而困擾著,既想拒絕掉,卻又忍受不住那種誘惑,終於,他狠狠咬了咬牙,突然轉了話題,「小子,你知道我這冰封劍有多少年的歷史了麽?」

我懶得搭理他,趁他說話的當兒,暗暗凝聚體內的真氣。如果要一擊必殺,看來只能使出師父傳給我的那一招當時我無法運用的禁式了……

「一萬二千年前,有一個愛斯基摩人在北極一個小島上看到一種龍。那種龍全身的鱗甲如針般豎立,在冰面上奔跑如飛,快得令人無法想象,而當﹟的速度達到極限的時候,竟能在水面上奔跑一兩百米才沈入水中。﹟的嘴長得像個槍管,每次捕食前,都會吸上一口海水,混合自己嘴堛漱@種分泌物,等﹟慢慢凝固後,再用嘴將其含成尖錐狀。一旦獵物出現,﹟就立刻開始奔跑,當離獵物很近的時候,猛然吐出嘴堛漲B錐去刺殺獵物。那種冰錐是中空結構的,很輕,幾乎沒有什麽質量,卻能夠在一瞬間穿透獵物的頭顱,致獵物於死命。」

我漠然地凝視著他,仿佛他已是一個死人,心中開始默念起師父當年傳授給我的口訣。

「那個愛斯基摩人就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那只龍似乎並沒有怎麽去瞄準就能輕易射中目標,而在那種高速的奔跑下,﹟也不可能去瞄準獵物的頭。於是他就費盡心思去研究那種龍,在幾次死堸k生後,才終於弄清楚了真相。原來那種龍嘴堛漲B錐,在還沒射出前,其中的空心處是螺旋形的,並且是真空。一旦接觸到空氣,就會沿著風的空隙處流竄。而獵物因爲驚慌而拼命逃竄,身體與空氣摩擦的時候,必然會形成微小的空隙。他在接下來的研究中發現,這種有著奇怪結構的真空冰錐,對震動頻率快的事物尤爲敏感,所以漸漸的,他就創造出了這種曠絕古今的神功……」

這老頭精神不正常了麽?如今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有可能動手殺掉他,可他卻在這媮膩_了故事?!

不管了!我冷哼一聲,將我的右手擡至胸前,平攤開手掌,一個璀璨的血紅色光球突然之間躍然掌上。

「哦?小子,你又想玩什麽花樣?」冰龍迪爾似乎很不高興我的動作打斷了他的故事,皺著眉頭冷冷地問著我。

那顆光球在我掌心處宛若實質,隨著我的手指輕靈的舞動,﹟也開始上下飄飛,越來越快,突然之間,竟化作一道璀璨的血色流星,繞著我的周身開始飛速旋轉起來。

「飛羽流星盾?」冰龍迪爾的臉上,再次出現了難以置信的表情,茫然地搖著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啊……」

不錯,師父告訴我,這招就叫做飛羽流星盾。他曾經提醒過我,想使用這一招,破魔真氣至少要達到第三重的境界才有可能,如果擅自使用,後果只有一個,就是爆體而亡。

「流星的行動力全憑你真氣操控自如的程度。如果你無法將這些用你的真氣凝聚成的流星控制好,﹟就會真的像流星一樣撞上你這顆地球的……」師父當時的表情,嚴肅得好像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只有十來歲的冷羽了,而是他生命堛漣J星——那個總能激怒他但是卻又無法好好教訓一頓的阿呆。

我已經不在乎了,反正橫豎是死,只是如何死的問題了。剛想沖上前去,卻突然感覺到背後似乎多了些什麽。

天哪!我背上居然長出了一對巨大的血色羽翅!咦?看起來好像是長在我身上,可我卻能感覺到,這只不過是我體內的真氣所幻化出的一種擬態罷了……?!難不成我已經達到了師父所說的第三重境界,能讓體內的真氣化虛爲實了?

「血色的翅膀……血色的流星……還有你的頭髮……」冰龍迪爾那滿臉的茫然漸漸變成了一種莫名的恐慌,左手在胸前不停地畫著十字,「血鷹……血鷹現世了!!」

血鷹是什麽,我已經無暇顧及了,此刻最要緊的,就是擊殺眼前的敵人。隨著一聲爆喝,整個大地都似乎爲之一顫,我背後雙翼一展,頃刻間便沖至他的眼前。

紅色的流星似箭,嗖的一聲擊向冰龍迪爾的胸口。一陣清澈的碎裂聲自他手中響起,冰龍迪爾踉蹌著退了兩步,那把晶瑩透徹的冰劍已不復存在。

血色流星化作一道道鮮紅的光影,繞著冰龍迪爾的周身不停地攻擊著。我全神貫注地操控著流星的動向,一陣爆響從冰龍迪爾渾身各處不斷傳來。

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堙A他滿頭的白髮已經亂作一團,面色猙獰,口沫亂飛,身上的白衣也被擊出了無數孔洞。冰龍迪爾一邊舞起滿天拳影抵禦無孔不入的流星,一邊將護身真氣催至極限,狂喝一聲,一股猛烈的凍氣從他身上似滔天巨浪般向四周席捲而去。

一聲巨響之後,流星被那剛猛無匹的氣勁遠遠的震開了去,我心念一動,流星便又輕靈地打著轉兒回到了我的身旁,在我周身上下極快地旋繞起來。

「好!好!好!!」冰龍迪爾圓睜著雙眼,臉頰上一縷血絲正向下淌著,「不愧是飛羽流星盾,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本事,也算是讓我開了眼界了……」

他急喘了幾口之後,才有開口道:「可惜,你現在僅能操控一顆流星,哈哈!可惜啊!可惜!如果三十二顆流星一起來的話,我早在第一擊就已經被你打死了。」

我默不出聲,既然飛羽流星盾已然對他失效,那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死了。滿腔的怒氣在剛才的搏殺中已經耗盡,剩下來的,除了急劇的心跳聲外,就只有一個空空如也的軀殼了。

「小子,可別急著死,我的故事還沒講完呢!」冰龍迪爾雙目中透射出異樣的神采,既興奮,又好奇,仿佛此刻的我,在他眼中已經變成了一個充滿了神秘的寶物。

「咳咳……」冰龍迪爾捂著嘴咳嗽了兩聲後,將手堛漲撌蟪H意地甩到地上,又慢慢講了起來,「冰封劍從創立到失傳,經歷了整整三千年的歷史,這三千年中,有無數高手喪命在﹟那鋒利的冰錐下。那個愛斯基摩人所創建的冰封派,也曾一度輝煌無比,佔領了整個阿朗卑斯山脈以北的地域。最後,終於還是毀在自由聯盟軍的炮火之下。那是自大爆炸之後,人類第一次大規模地動用機械化武器來進行戰鬥,雙方均死傷慘重,阿朗卑斯山脈曾一度被彈坑和屍體所掩蓋,而人類所庫存的軍火彈藥也被花去了一大半。冰封劍的繼承人司路蒂亞的隱藏地被導彈轟炸成一片焦土,可當人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卻依然完好無損地活著。直到自由聯盟軍使出了致命的毒氣,並陪葬了己方的三千人,才將這個恐怖的魔王給殺死了。」

「自那以後,冰封劍就整整失傳了三千年,直到我師父在一次偶然的發現中,才讓﹟又重見天日……」冰龍迪爾說到這堙A突然停了下來,原本猙獰的面容又恢復了平靜。只見他對我微微一笑,搖著頭說:「可惜,他老人家得到的並不是冰封劍秘笈的全本,僅僅是冰封劍的開篇以及關於對那只龍的種種研究,而對於冰封劍中的最大奧義——蒼冰封日卻是只字未提。」

「老傢夥,你給我講這麽多廢話幹什麽?!要殺就快點!」我深吸一口氣,肩胛骨處的冰錐已經漸漸融化,復蘇的神經再次將那讓人戰慄的痛楚傳達到我的大腦深處。剛才的拼鬥讓我體內僅存的真氣幾乎耗費殆盡,而此刻在周身不停旋繞的流星也漸漸慢了下來。

「呵呵,我若真要殺你,剛才你的流星就不是被震向一旁,而是反彈到你身上去了。你當我不知道麽?以你此刻的狀態。若讓這顆流星彈到你的身上,你不僅無法吸收掉﹟,反而會因爲同源真氣的互相撞擊引起巨大的爆炸。」冰龍迪爾停了停,用手梳了梳散亂的白髮,突然鄭重無比地說道:「小子,你是我平生僅見的習武奇才,若真的就這麽殺掉你,實在是太可惜了,也難以愧對我師父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我之所以給你講這麽多,無非只是想試一試,看你是否真有我想象中的那麽天才罷了。現在,你有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只是我還想問一下,你是不是真的還不想死?」

「廢話!要不是你他媽的想殺我,你以爲我想死麽?!」

「那就好,那就好。」他微笑著點點頭,「從現在開始,給你兩分鐘的時間,只要你能發出我剛才用冰錐射中你的那一招,我就立刻饒你不死,還幫你解決掉那顆流星繞體之苦。」

我愕然地看著他,渾沒想到他居然會給我出了這麽一道難題。不過此刻也由不得我不答應了,恐怕他早已看出,我雖然在體內還保留了一些真氣準備臨死反擊,但也頂多只能支援著讓這顆流星再飛個兩分多鍾,兩分鐘後,也許流星就會回到我的體內,也許,我會帶著流星主動撲向這個混蛋,而等待我的,都是屍骨無存的慘死了。

可是讓我在兩分鐘內去領悟一個我從來沒接觸過的武功,連他是如何出招的都沒看到,僅僅憑著被刺中的印象,讓我如何去學啊?

中空結構,螺旋形,隨著風的空隙而動……剛才冰龍迪爾所講過的關於冰封劍的來歷一一閃過我的心頭,心念微動下,我似乎已經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小子,只剩下半分鐘了,你到底想出來沒有?」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2.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