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33
累積人氣
5657991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3.3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看到扶著雪城日的我,蘇特斯大人顯得非常驚訝,一位紫徽龍騎將
在他的授意下走上前來將雪城日扶到了沙發上。

「請問,我這位下屬出了什麼事情嗎??」蘇特斯看著一臉蒼白的
雪城日,皺起眉來詢問我。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讓雪城日裝出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
然後用我的真氣在他體內搞了點小花樣,這樣看起來,就好像他中
了毒一樣。

「呃,大人,我發現他的時候,他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嘴裡還流
著血,經過我的檢查,他似乎曾經中過一種很厲害的毒,如今又復
發了。」我面無表情地撒著漫天大謊。

蘇特斯若有所思的衝我點點頭,接著便滿臉歉意地看向雪城日道:
「阿日,我忘了問你身上的毒清乾淨了沒有,這的確是我的疏忽。
你先好好休息,馬丹諾,你可要照顧好他,不然我唯你是問。阿日,
等這件事情結束了,我再想辦法幫你驅毒。」

那位名叫馬丹諾的紫徽龍騎將立刻立正行了個軍禮,接著走到雪城
日的身旁坐了下來,雙手微微泛著白光,按在了雪城日的腹部。

蘇特斯又轉頭看向我說:「剛才我見過你,你是……」

「他是龍羽,蘇特斯大人。」埃娜拿著一份厚厚的報告書,走下樓
梯:「您要的關於解藥可靠性實驗數據的報告就在這裡,不過我想
提醒您的是,除了我們校長認可的人可以看到這份報告外,其他人
誰都不能看。哦,包括您在內。」

「呵呵,小姐,我可不想被軍法處置,所以妳放心好了。」蘇特斯
仔細地檢查著報告書啟封上的封印:「這個封印,妳確定除了赫迪
亞,就沒有人能打開了嗎?」

「嗯,當然,還有人也能打開這個封印,不過裡面的資料就……」
埃娜說著,衝著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這個時候不走,恐怕我就沒機會和他們辭行了。我立刻站直身子,
故作尷尬地說:「啊,看來我不應該待在這裡,那我先行告退了。
蘇特斯大人,晚安。」

說完我又衝埃娜鞠了一躬道:「埃娜小姐,晚安。」

「呵呵,小伙子,今天晚上謝謝你了……」

蘇特斯還沒說完,埃娜就著急地叫道:「龍羽,你先別走!!」

我無奈地看了看蘇特斯,小心謹慎地問道:「這個……軍事機密好
像不能讓我這樣的人知道吧!」拜託,我現在除了睡覺以外,其他
什麼都不想幹了。

蘇特斯玩味地看了看焦急到甚至想要衝上來用沙發扣住我卻又不得
不裝出淑女模樣的埃娜,開玩笑地說:「她是這裡的負責人,你問
我可沒有用啊!」

埃娜噘著嘴不滿地走到我身旁耳語道:「校長說讓你和我一起處理
這件事情的啊,難道你這就想溜了?」

她嘴裡絲絲的暖氣讓我的耳朵一陣酥癢,我侷促不安地看了看周圍
的人,然後非常小聲地說:「埃娜,我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好好睡覺
了啊,妳再不讓我休息一下,我會睏死的。再說現在這裡這麼多守
衛,我看妳暫時也不需要我了吧!」

埃娜拽住我的衣袖低著頭可憐兮兮地說:「可是……沒有你在身邊,
人家心裡不踏實嘛……」

「……」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的確很累,那你走吧……」埃娜噘著嘴故意
生氣地扭頭看向一邊,卻依舊拿眼睛偷偷地瞄著我。

我立刻興高采烈地對著蘇特斯大人揮揮手道:「大人再見!各位再
見了哦!」說完我就頭都不回地向門口走去。

「喂!喂!你真的要走啊!」埃娜那略帶哭腔的聲音從我身後傳
來,接著便聽到蘇特斯大人笑呵呵地說:「埃娜小姐,難道我們這
麼多位龍騎將站在這裡,妳都放不下心麼?」


走在回寢室路上,我輕鬆地伸了個懶腰,換上面具。呵呵,和雪城
日的決鬥沒想到竟能如此友好地收場,還真讓我感到高興。現在這
麼晚了,阿冰應該已經回寢了吧……

一想到阿冰,我的頭又大了起來。天哪,我該怎麼跟阿冰解釋本該
在寢室裡睡覺的我卻直到現在才回去呢?上廁所?萬一阿冰他去過
廁所了呢?

那就說是我回來後發現睡不著,又去上自習了?天哪,我這才發現,
我連書包都忘在了研究院。

急急忙忙向研究院趕去,我剛想摘下面具打扮成龍羽,卻突然聽到
前面傳來一陣嬉笑聲。停下腳步,我側耳傾聽著,立刻,雪城月等
人的相貌便在我腦海中顯現出來。

這麼晚了,他們這是從哪裡回來的?我納悶地向前走去,拐了個彎
兒,就看到微弱的星光下幾百米開外幾個淡淡的人影。

麗絲雅不愧是電系的高手,感官敏銳,立刻就發現了我,只見她拉
住前面的雪城月,指著我大叫:「阿月,快看啊!那不就是冷羽嗎?」

今晚的雪城月穿著一套絲織的月藍色校裙(奇怪,她剛剛好像穿的
不是這套衣服啊,打扮得這麼正式,去看誰呢?)窈窕而充滿了青
春的身影襯著倒映出滿天星光的水亮長髮,打扮得好像要去參加校
長的慶功宴一般。

卻見她伸指無奈地敲著麗絲雅的腦袋說:「阿雅啊,我跟妳說過多
少次了哦,女孩子就應該斯文一些,像妳這樣大呼小叫的,什麼時
候才能讓那頭遲鈍的死豬看上妳啊?」

「咦?誰是遲鈍的死豬?」阿加力立刻湊了上來,故作驚喜地說著:
「難道我們的阿雅有暗戀的對象了?小聲的問一句,他是人類嗎?」

麗絲雅先是委屈地噘起小嘴瞪了雪城月一眼,接著便回頭對阿加力
說:「暗戀你個頭啦,哼,倒是你這隻紅毛大猩猩的前途令人堪憂
哦!」

我忍著笑朝他們走去,龍迪和古克都禮貌地衝著我打了個招呼,阿
加力卻依然在和麗絲雅鬥嘴:「小丫頭,我可收到了不少情書哦,
不像妳,哼,十五歲看起來還跟十一歲差……哇啊!」他還沒來得
及說完,就抱著膝蓋痛哭著彎下腰去,齜牙咧嘴地呻吟著:「媽媽
呀,為什麼我偏偏會認識妳這個膝蓋殺手呢?嗚嗚……」

雪城月當作不認識他們兩個,歪著頭嘲笑地衝我打了個招呼:「嗨!
沒想到請假回去睡覺的人居然是去了研究院啊!」

我只聽見心裡「咯登」一聲脆響,如霜的冷汗伴隨著猛然間岔氣的
劇痛針一般密密麻麻插滿了我的渾身。

卻見她突然將身後背著的書包遞到了我的面前,然後揪住我的衣領
伸手道:「小費,五十銀魯克哦!」

我傻呆呆地看看手裡的書包,又傻呆呆地抬起頭來看著近在咫尺的
雪城月那如雪蓮般純清絕麗的笑容。

「喂?傻了嗎?」雪城月將手在我眼前來回晃了晃:「沒錢就直說
嘛,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哦,你可以先欠著,如果實在還不上,就
把阿冰抵押給我好了。」

我終於反應過來了。原來雪城月說我去過研究院,並不是指龍羽去
過,而是身為冷羽的我去過。

而她之所以會知道,也不過是因為埃娜讓她將我的書包轉交給我罷
了。所以我立刻深吸了口氣,平復下胸口處如鼓般的心跳,僵硬地
笑著說:「謝了。」

「啊?你怎麼這麼沒良心啊!阿冰待你那麼好,你居然只為了五十
銀魯克就出賣了他?!哼,賣完了還敢跟我說什麼謝了?!」雪城
月立刻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一把將比她足足高了一個多頭的我
的腦袋夾在了她的腋下,似乎是妄想用那纖細柔嫩到只適合端著高
檔酒杯一邊欣賞著世界名曲一邊在陽台上悲秋傷春的胳膊來勒死
我。

聞著滿鼻那清新的淡淡幽香,感受著雪城月那薄滑的絲裙下火熱而
充滿了彈性的肌膚,我只覺得我的耳朵似乎貼在了一個綿軟滑嫩而
又豐滿如脂的肉球上,從而忘記了她似乎用力到真想勒死我的事
實。

直到我的耳中開始發出如警鈴般嗡嗡的鳴叫聲,以及眼前出現了無
數個宛如夜空中的信號彈般明亮的金星時,雪城月才嬌喘著放開了
我。

晃了晃暈脹的腦袋,我差點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卻聽到阿加力驚嘆
地拍著雪城月的馬屁道:「阿月,妳這招連環鎖頸扣可真是威力非
凡啊!下次如果我也不老實的話,可千萬不要用這招來對付我
啊!!」

相信只要是個男人,就都知道阿加力此刻說的是反話,古克和龍迪
立刻嗤之以鼻。不過雪城月根本沒考慮阿加力在說些什麼,只是皺
了皺眉,看著好不容易才直起身來的我說:「你今天這是怎麼了?
平時好像也沒這麼傻吧!難道真做了什麼虧心事兒?對了,你去研
究院幹嘛去了?那個叫埃娜的漂亮女秘書說你名字的時候,怎麼好
像死了爹媽似的啊!」

我摸了摸還有點眩暈的腦袋,傻笑著說:「我去複查了,醫院被炸,
我也只能去研究院檢查身體了。他們擔心我在考場上會因為心律不
齊而再次渾身噴血,所以想鑒定一下我對緊張情緒的忍耐程度罷
了。」一邊說,我還一邊抬頭看看連一絲雲都沒有的晴朗夜空,擔
心會不會突然打下一道閃電來。

「我……」儘管雪城月將「我靠」這個很不淑女的詞後面那個字勉
強咽進了肚子裡,可我還是很清晰地聽到了:「我還以為那個埃娜
看上你了呢,唉,這下是沒戲了。真是奇怪耶,像你表哥那麼健康
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孱弱不堪的表弟呢?」

「這……大概是遺傳的問題吧……」說著,我再次擔心地抬起頭來。

麗絲雅則睜著好奇的大眼睛走上前來,上下仔細地瞅瞅我說:「冷
羽,為什麼那些老教授們和那個女秘書都這麼關心你啊,不僅給你
複習提綱,還時不時替你做身體檢查,難道僅僅因為龍羽大哥是裡
赫氏的預備成員嗎?」

這個問題就連向來撒謊不打草稿的我也感到分外困難了,於是我尷
尬地衝著阿加力求救道:「啊,你剛才說誰是阿雅的對象來著?我
認識嗎?」

「死冷羽!哼哼,小心我再也不理你了哦!」麗絲雅立刻被我氣得
直跺起腳來。


和雪城月等人分道揚鑣後,我揉著酸痛的脖子慢慢向寢室走去。奇
怪啊,就算我不用第二重的功力,雪城月也不是我的對手,可怎麼
剛才突然受到攻擊的時候渾身的真氣卻好像懶洋洋的,一點反應都
沒有呢?難道它們也都被雪城月的美麗給迷惑了?!

「好像不可能吧……」我摸著後腦勺自言自語:「她要是連這種能
耐都有,還不天下無敵了啊?」

嗯,不過她要真是這樣倒也好了,讓她去殺了那個讓我恨之入骨的
洛克,或者直接去殺掉拉奇特和聖龍聯盟那幫人渣,嘿嘿,這個世
界可就立刻清靜了很多。

不過話又說回來,想像著讓這麼一個清純可愛的女生去殺人,實在
是一件很煞風景的事情。就好像蝶葉蘭那樣,原本應該是無憂無慮
地生活在溫室裡的一朵嬌嫩的鮮花,卻偏偏去學別人當什麼刺客。

唉,一想起來就分外頭痛,萬一她扮成雪城月或者阿冰等人的模樣
來殺我,我豈不是只有挨宰的份兒?不過也不一定哦,今天早上那
個奇佳麗變成埃娜來騙我,還不是被我一劍刺了個對穿嗎?

嗯,對了,這件事情可絕對不能讓埃娜知道,不然她又會癡癡呆呆
地盯著我,看得我渾身發毛了。

正想著呢,只聽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這麼晚了還會有誰
在外面跑啊?我詫異地回過頭去,卻看到銀色的月光下,一淙清亮
的雪藍從我身邊晃過。

蝶葉蘭?!卻看她一個人低著頭急急地向前走去,我剛想出聲叫住
她,手才伸出了一半兒,又立刻彎回來摀住了自己的嘴。

活膩了麼我?!要是讓她知道我這個白癡就是龍羽,還不知道會怎
麼死呢!到時候恐怕就連上個廁所、洗個澡都會被她突然不知道從
什麼地方冒出來給我一劍啊!這倒還不是關鍵問題,最關鍵的是-
-她那張美麗可愛的臉孔每出現一次,我都要掏錢請她吃頓飯……

一想到這裡,我就禁不住打了個冷顫,捂著兜裡僅有的幾個硬幣直
喘粗氣。

誰知道蝶葉蘭超出了我將近二十米後,突然又急匆匆地轉回身來,
直直地朝我走來。我驚恐地看著低頭皺眉不語、正向我逐步逼近的
她,嚇得幾乎想掉頭就跑。

「嘿,這位同學,請問你能不能借我一個硬幣?」蝶葉蘭走到我的
面前,依舊低著頭看也不看我地說著。難道這是刺客的習慣嗎?不
讓別人看到她的臉?這還真是個好習慣唉!

「硬、硬、硬……硬幣?!」我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讓顫抖的聲音
洩漏我真實的身份,忍住無盡的心痛,勉強掏出一枚面值最小的硬
幣依依不捨地遞給了她。

「哦,謝謝啊,身上沒帶零錢,還真麻煩呢!」她接過硬幣,一邊
說著一邊轉過身去,嘴裡似乎唸唸有詞著:「人頭……人頭……」

我只聽得魂飛魄散,剛想轉身逃命,保住我這顆岌岌可危的腦袋,
卻突然看到那枚硬幣從她身前高高地彈向了天空,飛快地上下翻轉
著,似精靈一般在月光下輕盈的舞動,不一會兒,又飛快掉落下來,
「叮」的一聲砸在地面,「嗡嗡」地繞著圈兒滾動,好半天才停了
下來,「啪」的一聲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蝶葉蘭彎下腰去將那枚硬幣輕輕地撿了起來,嘴裡依然念叨著:「人
頭……人頭……」似乎正在閉目祈禱,過了一會兒才將那枚硬幣舉
到眼前,突然又歡呼出聲道:「哈!真是人頭啊!」

我暗暗驚奇,什麼人頭啊?好像不是在說我的這顆吧!小心翼翼地
湊上前去一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她說的是硬幣上面的人頭浮雕。

蝶葉蘭似乎放下了心思,將那枚硬幣拋了兩拋,又輕輕握住,長長
地嘆了口氣後,接著就要轉過身來。

我一時間只顧著看那枚硬幣,沒反應過來她還會轉身,眼看著她那
嬌小玲瓏的身體就要撞進我的懷裡,我急忙一個後仰,卻因為猛然
間失去了平衡而向後倒去,剛想提氣倒縱,誰知體內那要命的的真
氣竟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沒了任何動靜。

就在我奮力揮舞著四肢眼睜睜地要倒下去時,一隻香軟纖滑的小手
卻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輕輕向前一帶,讓我從差點四腳朝天的窘
境中解脫出來。

「還給你吧!」她將那枚硬幣放進我的手心,卻仍舊沒有抬頭朝我
看上一眼:「功夫這麼差,就不要在這麼晚的時候到處亂跑好不好?
萬一遇到什麼劫匪,我看你連這個硬幣都保不住哦!」

「謝謝……」我急忙將硬幣塞回兜裡,暗暗慶幸著她居然如此拾金
不昧。

「哎,你們這幫人還真是幸福呢,卻不知道有個蠢才為了你們這幫
人拚死拚活地差點連命都丟了。」她說著搖了搖頭,又長長地嘆了
口氣後,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蠢才?我呆呆地看著她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好半天後才清醒過
來:「難道……她說的那個蠢才就是我嗎?!」


危險過去後,隨之而來的就是那讓人難以忍受的睏乏。此刻的我只
覺得那一對眼皮就好像中了剛才雪城日發出來的那個什麼超重力球
一般,沉得似乎各吊了一頭懷了孕的母象。

就這麼一步一個哈欠地直至走進寢室,剛輕輕推開寢室門,卻發現
早該熄了燈的寢室依然明亮,而阿冰正只穿了件襯衫躺坐在我的床
上看著書。天哪,他果然還沒睡……

反手鎖上了門,正心驚肉跳的我突然看見他那兩條雪白滑嫩、修長
柔美的腿毫無遮掩地交疊在一起平放在床上的樣子,不知為何,我
那原本早應該疲累到沒了知覺的身體忽然產生了一種異樣的衝動,
彷彿有一股熊熊的大火猛的在我小腹內燃燒起來。

還沒等我想明白自己這是出了什麼毛病,就看見阿冰驚喜地扭過頭
來說:「你跑到哪裡去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

「啊……我被……被……」雙眼一離開那片如凝脂般滑軟細膩的肌
膚,我的頭腦便又立刻昏昏沉沉起來,連早先已經想好的幾個理由
都忘了個乾乾淨淨。

「被什麼啊?」阿冰噘著嘴不高興地從床上起身,又光著兩條修長
的美腿穿上了拖鞋朝我走來:「哎,馬上就要考試了,你還這麼到
處亂跑,你知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你不在,有多擔心啊?」

喂!你就不能穿上長褲再下地嗎?天哪……

我低頭呆呆地看著那一對豐嫩如脂,卻又曲線纖滑的長腿,玉一般
反射著水晶燈那皎潔無暇的幽光,一步一步前後裊娜著向我移來,
忽然覺得彷彿整個天地間就只剩下了這兩條纖柔無骨的絕美玉腿在
我眼前不住挪動靠近,那丹田處早沒了反應的真氣突然如滾燙的洪
水般朝我下體猛衝而去,渾身的肌肉似乎都在一瞬間興奮了起來。

聽著腦子裡一陣「嗡嗡」作響,肺部好像突然被抽空了似地讓我的
呼吸急促不已,胸口傳來一陣陣飛快而又慌亂的心跳,不知不覺間
便伸出雙臂向阿冰那薄軟襯衫下的纖細腰肢摟了過去。

雙臂還在空中的時候,我便猛然驚醒了過來,似乎聽見心裡一個聲
音正在大喊道:「你要幹什麼!!」只嚇得我渾身一顫,連忙裝作
體力不支的樣子閉上眼睛軟軟朝前倒去。

就在那激烈如鼓的心跳聲中,一個火熱滾燙、香滑綿軟的嬌軀便毫
無保留地貼進了我的懷裡,耳邊傳來了阿冰那惶急的驚呼聲:「羽!
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啊?」

那驚呼聲中,一股濕熱的暖氣向我耳畔呵來,一瞬間只覺得渾身彷
彿觸電般突然沒了勁兒,讓我整個人就那麼酥麻麻軟綿綿地靠在了
阿冰的身上。哇,這次可是真的一點勁兒也沒有了……上帝啊!我、
我、我……絕對不是故意的啊!

「哇!羽!堅持住啊!你這麼沉,我……我……」阿冰吃力地扶住
我,一步步向床邊挪去,昏沉中我只覺得我的臉正貼在阿冰那滑膩
的臉蛋上,忍不出微微將臉貼著他那柔嫩的臉蛋上下摩挲了幾下,
便只覺得一股說不出的舒服感覺麻酥酥地遍襲全身。

完了,我算是完了,怎麼會對阿冰突然產生了這種奇異的感覺?!
上帝啊!快救救我吧!我可不想和那個奇佳麗一樣去當什麼同性戀
啊!

正當我在內心深處激烈掙扎著的時候,突然感到身體一下子失去了
平衡,猛然向前傾去,下一刻,我已經擁著阿冰那窈窕滑軟的火燙
嬌軀躺倒在了床上。

耳畔傳來阿冰一陣陣急切而又無力的軟叫:「羽!……羽……」恍
惚中似乎感到阿冰那酥嫩的身體在我身下努力地掙扎了幾下,卻因
為使不上勁兒而無法將我推開,只得曲起雙腿想從我身下溜出去,
突然之間便變得異常滾燙起來,一股股火熱潮濕的氣息急促地朝我
脖子呵來,還漸漸開始不安份地左右扭擺著纖軟圓潤的腰肢,雙臂
也如兩條滑軟而又充滿了彈性的粗籐條般緊緊地從我的腋下箍住了
我。

慌亂中忽然遭遇如此情形,一時間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像這種
在平時絕對是荒謬到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卻就這麼突然而又
毫無徵兆的發生,想推開阿冰,卻又份外捨不得這銷魂蝕骨的酥麻
之感,只得裝作沉睡不醒的樣子由它去了。

心下正苦思著這場因我而起的荒唐鬧劇該如何收場,一條玉滑脂軟
的豐腴大腿已經滑擠進了我的雙腿之間,我猛然一驚,剛要張嘴出
聲制止阿冰,突然一陣陣強猛的酥麻如電流般從下體轟然襲向腦
際,卻是阿冰將火熱柔滑的小腹緊緊貼上了我那早已堅挺的下體,
隨著身下嬌軀傳來的陣陣挺動,與我的小腹上下不住摩挲起來。

與此同時,一對潮熱濕嫩的香滑唇瓣,正在我的脖子上緩緩地吸吮
遊走。

一時間我只覺得渾身血脈賁張,幾欲破體而出,接著腦際一片空白,
耳鳴不斷,胸口傳來一陣陣劇烈的酥悶感,昏眩中隱約聽見阿冰嗓
子中傳來一聲聲軟膩的呻
吟,直聽的我渾身肌肉痙攣,只想也拚命緊緊地回抱住阿冰……


「砰砰」兩聲敲門聲如炸雷般驚醒了正沉醉其中的我們,阿冰嚇得
不知從哪裡來了力氣,一下子將我推到了一邊,慌亂地起身道:「誰
啊?」我則趕忙穩住急促的呼吸,繼續裝作毫無知覺地閉著眼睛假
寐。

「阿冰?你還沒睡啊?開門哦,是我啊……」

「阿月?!這麼晚了,妳來幹什麼?」我微微睜開一隻眼睛,看見
阿冰急急忙忙地將凌亂的床單整理好,從上舖取下長褲穿在腿上,
接著抖開我的被子將我蓋住,這才匆匆跑過去給那「救」了我一命
的雪城月開門。

「阿冰,剛才怎麼了?我好像聽到了什麼動靜。你這麼晚都沒關燈,
是不是還在複習啊!咦?那條應該複習的懶蟲倒是睡得挺香啊!」

「啊……嗯,是啊,馬上就要考試了……羽他好像是昨晚上沒睡好,
所以才……才這麼早睡了啊!」阿冰此刻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在微
微地急促喘息著。

「阿冰,你生病了嗎?怎麼臉這麼紅啊?哇!好燙!你一定是發燒
了哦!」

「噓……小聲點兒,他睡著了啊!我沒事兒,只是給燈照的……」

「哦,你可真是勤奮啊,嘻嘻,該不會是……」正說著,雪城月的
聲音突然低了下去。

「才沒有呢!阿月妳、妳怎麼這樣啊!」阿冰似乎因為做賊心虛,
著急了起來。

「開玩笑嘛,放心,那個傢伙睡得那麼死,絕對聽不見哦!」

「小聲點啦!了,妳找我什麼事情啊?」

「我剛才也在用功哦,可是突然有一道原本會做的題又不會做了,
這才趕緊來找你啊!」

「真是的,有什麼問題明天問不就行了?非要三更半夜的跑來……」

「哎呀,人家怕忘了嘛,再說這道題搞的我心煩意亂的,怎麼也睡
不著,只好來找你了啊,沒想到你卻在……嘻嘻。」

「妳再這樣我不理妳了哦!」

「好好好,我不說了,快點給我講題吧,不然我真的睡不著了哦!」

突然感到身下的床微微一晃,卻是兩個人拿著書坐在了我的床上輕
聲討論起來。

「這一道啊……咦?解得很對啊,妳怎麼會看不懂呢?」

「這裡啊,就這裡不明白……」

聽著她們的竊竊私語,我那伸在被外的手微微一晃,突然感到好像
觸碰到了一個滑軟豐滿的臀部,嚇得我趕忙僵在那裡,一動都不敢
動。

這個臀部是誰的呢?我滿腹懷疑地想著,卻又不敢張開眼睛看,就
在這不安定的胡思亂想中,一股深深的睏倦再次襲來,讓我在不知
不覺間已沉沉睡去……


「你這個混蛋怎麼能對阿冰那樣呢!」不知為何,我竟又回到了曾
經住過的石屋裡,卻見師父正站在我眼前憤怒地咆哮著,顫抖的手
指彷彿想釋放出點點劍氣將我戳成一堆肉泥。

「恭喜你啊,羽,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就已經有了龍陽之癖,哈哈
哈……」那個可惡的阿呆則蹲在一旁的凳子上,一個勁兒地撫掌大
笑。

我滿臉通紅地垂下頭去,不好意思地囁嚅著:「我不……不是故意
的啊……」

「你這個小子!居然敢對我的阿冰動手!看我怎麼收拾你!來來
來,我收回剛才的話,繼續決鬥!」此刻發話的,卻是剛剛才與之
決鬥完的雪城日,只看他滿臉煞氣,一副想吃人的樣子,嚇得我直
往後退。

「虧我還將我妹妹託付給你,你居然轉身就去勾引我的阿冰!我告
訴你,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誰都不能搶走他!!……」

轟隆作響的話語在耳邊不住旋轉,我突然發現自己正朝著一個黑暗
的深淵不住飛速落下,一時間天旋地轉,什麼都看不見了……

「哎喲!呵呵,原來你也是此道中人啊,早知道是這樣,我也就不
為難你了。這樣吧,只要把埃娜交給我,我保證讓那個什麼阿冰阿
火的立刻乖乖投入你的懷抱,怎麼樣?」

驀地回頭,卻看到那應該已經被我刺傷的奇佳麗正站在我的身後,
滿是曖昧地笑看著我。

「好啊好啊,想不到龍羽你個傢伙也有今天,哈哈哈!真是出了我
心中一口惡氣啊!」再次回頭,我居然看到了那個廢人司凱爾。

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突然傳來:「哈哈哈,龍羽,如果我把這件事情
在赫氏中大肆進行宣傳,你猜會有多少女生去撞牆自殺啊?」這次
說話的,竟是那個古靈精怪的蝶葉蘭。

「不……不是啊!妳誤會了……」我剛要急著辯解,她卻已經消失
不見。

「嘿,小子,看不出來啊,我原以為你只是在武功上天賦異稟,沒
想到你在這方面也無師自通啊,哈哈哈,厲害厲害……」我麻木地
扭過頭去,看著冰龍迪爾捋著鬍子仰天長笑。

那笑聲如雷般在耳邊迴響,只見四周的景色再次模糊扭曲起來……

「老大!你你你……你竟然讓他做我們大嫂?你就不怕兄弟們笑話
死我嗎?!」阿加力雙眼瞪得猶如銅鈴一般,蜷縮在龍迪身後滿臉
恐懼地看著我。

媽的,你以為我願意嗎?

「老大啊老大,不是我說你,那麼多女孩子你不去喜歡,為何偏偏
要喜歡他?」古克搖搖頭,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也只不過是……是……突然昏了頭而已嘛……

「哇!龍羽大哥怎麼能和阿冰在一起呢?人家不要啊!!」麗絲雅
抹著眼淚大哭著撲到了龍迪的懷裡,龍迪則麻木地看著一前一後兩
個人,跟我一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羽,你竟然寧願喜歡他,也不願意喜歡我嗎?」我只聽得渾身一
顫,忍不住哆嗦著扭過頭去,果然看到埃娜哭得跟個淚人兒一般,
滿臉哀怨地看著我。

埃娜,我……我……我要暈倒了……

「嘿!你小子出息了啊!哼哼,枉我一片苦心想栽培你進入裡赫
氏,誰知道你小子居然好這一口?以後都別讓我再看到你了!滾!
滾出赫氏去!」說話的,卻是正氣得渾身發抖的校長大人。

「老白毛,你生什麼氣啊?我不早跟你說過他朽木不可雕了嗎?你
今天才明白過來啊?」還沒等我來得及狡辯一下,就看到龍吟瑤雙
手環抱胸前,慢悠悠地斜瞅著我朝校長走去:「他這種垃圾啊,早
就該被清出赫氏了……」

又是一陣頭暈目眩,我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看到雪城月正拉著阿冰
一起站在我的面前。

「你倒是說啊!你是喜歡他還是喜歡我?!」雪城月悲憤欲絕地衝
我哭喊著。

「我……」我囁嚅了幾下嘴唇,看看一旁滿臉羞紅的阿冰,硬是說
不下去了。

雪城月見我不說話,突然皺著一張小臉拿起一個枕頭就朝我的腦袋
砸了過來,直砸的我眼冒金星,差點倒在地上,還沒等我緩過勁來,
又一個枕頭砸在了我的臉上……

「你倒是睜開眼睛看看啊,到底是我漂亮還是他好看?你說啊!」

「……」我偷偷抬眼看了看阿冰,後者卻只顧低著頭擺弄自己的衣
角。

「龍羽!你到底聽沒聽見我在問你啊!你仔細睜開眼睛看看,到底
是我的腿漂亮,還是他的漂亮……」雪城月說著,緩緩拉高了裙裾,
露出一對白如羊脂豐嫩凝滑的修長玉腿來。

我只覺腦中突然一片混亂,一時間眼前除了那雙正不住款款踱來的
美腿外,就什麼也看不見了。耳邊似乎又傳來了阿冰那急促的嬌吟
聲,一陣陣火熱在我體內迅速流轉起來……

不要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3.3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