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全)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第六集第一章)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1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2
赫氏門徒45(第六集第二章)-3
第四十五章(第六集第二章)-4(全)
第四十六章(第六集第三章)
第四十七章(第六集第四章)
第四十八章(第六集第五章)
第四十九章(第六集第六章)
第五十章(第六集第七章)
第五十一章(第七集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第七集第二章)
第五十三章(第七集第三章)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第五十五章(第七集第五章)
第五十六章(第七集第六章)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53
累積人氣
56603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4.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十四章(第七集第四章)
那幫好戰分子們立刻齊聲發出震天響的狼嚎聲,響應著阿加力老大
的號召。接著阿加力高舉巨劍,引臂一揮,幾千人便雄赳赳氣昂昂
地喊著口號走了出去。

「龍羽大哥!人家真的很想出去看看嘛!真是的,我們都這麼厲
害,還怕什麼啊!」麗絲雅說著說著,眼圈都紅了。

我歪著頭看著她,突然想到一個人,於是笑著問:「妳是不是擔心
龍迪出事情啊?」

麗絲雅的臉騰地就紅了,立刻支吾著反駁道:「才……才沒有呢!」

我嘆了口氣說:「放心吧,龍迪他們那麼多人,不會出事情的。」
倒是我自己現在孱弱不堪,很可能難以自保啊!

「龍羽大哥!」麗絲雅不依地使勁晃起我的袖子來,差點把我晃倒
在地。

雪城月拉開麗絲雅,勸她說:「放心了,他們三個就算再不濟,逃
回來總是不成問題的啊!」麗絲雅這才不說話了,低著頭可憐兮兮
地看著腳尖。

我欣慰地衝雪城月笑笑,擺了擺手,接著也跟在隊伍後面走出了赫
氏大門。


赫氏附近並沒有出現什麼混亂的場面,相反倒是靜得出奇。街上一
個人都沒有,就連隻鳥也看不見。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奇異的緊張氣
氛,似乎是預示著大戰即將到來。

阿加力讓眾人每十個人一個小隊四散開來,互相之間保持五十米的
距離,呈方形分佈在赫氏大門附近的街道上。我吩咐他讓人巡查一
些可能能進入赫氏的低牆,並告訴他如果沒有必要,千萬不要出現
流血事件。

「老大,兄弟們就渴望著流血啊!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的女孩子都喜
歡渾身是血的英雄漢子嗎?那幫傢伙們十個有十一個是光棍,再不
給他們點機會去找對象,我怕他們的終生幸福就毀在我手裡了啊!」
阿加力一本正經地反駁著我。

我拿眼睛一瞪道:「不想在赫氏混了?萬一殘了一個都沒法向校方
交待,要是出了人命,你就等著給自己收屍吧!」

接著我又讓古克、龍迪多注意隨時會出現的暴徒中有無高手,如果
對方不強,就圍毆,迅速解決戰鬥;如果對方實力很強,就盡可能
地把他們引開,待分散開來後再逐個擊破,千萬不要逞強硬碰硬。

不過此刻的我倒是漸漸開始懷疑蝶葉蘭情報的準確性了。這附近別
說暴徒了,就連只會狂吠的狗都沒有啊!

難道說……暴徒們都聚集到市政府那裡去了?

「阿力,市政府怎麼走?」我看著不太熟悉的街道,有種找不到方
向的感覺。沒辦法,平常都是四點一線的作息方式,寢室--教室
--食堂--飯店--寢室,就這麼轉來轉去,讓我對赫氏的周邊
情況瞭解甚少。

媽的,為什麼出了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要讓我這個路癡去解決
呢?裡赫氏的那些白癡們現在都跑到哪裡去了?!我在心裡狠狠地
咒罵著。

阿加力吩咐完手下後過來告訴我:「老大啊,你想一個人去市政府?
嗯,一個人單獨行動倒是蠻方便的,不過我懷疑你現在的身體狀況
好像不能應付那種大規模的暴亂啊!當然,如果真有暴亂的話……」
說著,他也懷疑地巡視著靜悄悄的四周。

「哦?我的身體狀況怎麼了?」奇怪,難道所有人都看出我渾身酸
痛了嗎?

「我總是感覺你好像背著幾百斤的東西似的,走路慢吞吞不說,還
有種隨時都會倒下去的感覺。老大,你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

「昨天晚上?一覺睡到大天亮啊……你這是什麼眼光啊?快告訴
我,市中心怎麼個走法。」

「啊,我只是好奇罷了……你順著這條路走到頭,可以看到公共汽
車站,坐上寫明到市中心的車就行了。」

「公共汽車?!那是……嗯,我知道了。」天哪,以前在街上看到
超大型御風車上擠滿了人,還以為是一大家子出門兜風呢,原來是
公共的啊!

「不過今天如果真的暴亂了,恐怕就沒有車了。這周圍連個人影都
沒有,我懷疑連公共汽車的司機都罷工了。」阿加力搓著下巴猜測
道。

「那就是說我要走過去了?」我絕望地看著他。

「呵呵,其實也很好走的。老大,你只要順著主幹道走,就是這種
很寬的,並且中間有紅線、兩邊各有三條白線的公路走,走個一個
半小時就到了。」

「一個半小時?」如果真有暴亂的話,就算我趕到了,恐怕市政府
武裝庫也被暴徒佔領了吧!不過就算我及時趕到,面對那些人,恐
怕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攻佔武裝庫。讓我拔劍去殺那些可憐
的人們,我還真下不了手。

就在這時,突然聽見四五輛御風車的噴氣聲從大門內傳了出來,我
一回頭,卻看到五輛黑色的御風車陸續開了出來。

一輛御風車停在了我的身邊,後座的車窗搖下,卻看到雪城日從裡
面探出了頭來衝我叫道:「小子,有空嗎?我們已經接到通知,市
中心發生了大規模的暴亂活動,我們要去那裡保護政府重要機構的
安全,你要去就上來!!」我哪有回絕的道理,立刻使勁點頭。

阿加力驚喜地看著雪城日說:「阿日老大恢復健康了啊!阿月她知
道了嗎?」

雪城日衝著阿加力點點頭,叫了句:「告訴阿月,我沒事了。」接
著就打開了門讓我上去。


坐進御風車裡,才發現原本連司機只能裝四五個人的狹小空間居然
擠了八九個龍騎將,有人趴在座位下面,有人躺在長椅上,讓別人
坐在自己身上。後排最多三個人坐的長椅上硬是擠下了五個人,我
坐下來的時候,我屁股下面的一個腦袋發出了抗議的咆哮聲。除了
前排的司機外,幾乎所有的人都全副武裝,還有一個坐在別人身上
的傢伙居然渾身都密密麻麻地插滿了鋼針,也不怕不小心將鋼針坐
進屁股下面的人的肚子裡。

雪城日說那傢伙叫艾力克,是風、火系的高手,用鋼針進行超遠距
離狙擊時精確度非常高。

艾力克扭頭咧著嘴衝我一笑道:「唉,阿日,別提我的什麼精確度
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我瞄一個用冰裂槍遠距離暗殺聯會高幹
的恐怖分子,誰知甩出去卻甩到了追上去想活捉他的人的屁股上,
硬是讓那個小子給跑了。」

接著就從我的屁股下面傳來一聲哀嚎:「那個倒霉的屁股就是我
的!!當時差點被你小子的鋼針給燒成紅燒屁股!」

一車人都哄地笑了出來,司機更是笑得前仰後翻,差點一頭撞死在
方向盤上。

雪城日邊笑邊告訴我說:「剛才我們接到市政府的緊急通知,說那
裡發生了大規模的暴亂活動,就連龍騎警都參加了進去,希望赫氏
能夠調派一部分人手去保護檔案庫、銀行以及金庫的安全。埃娜說
得到情報有人想攻佔武裝庫,讓我們再抽調兩個人去照料一下。到
時候我和你去武裝庫,我們兩個互相熟悉,配合起來應該比較輕鬆。」

我點頭道:「呵呵,我也正想去那裡,就是不知道怎麼去。對了,
你們調了這麼多人出來,萬一有人攻進赫氏破壞解藥,到時候人手
要是不夠怎麼辦?」

雪城日苦笑一聲說:「那就看你們赫氏的防禦系統是不是能經受住
火的考驗了。不過所有的紫徽統領和蘇特斯大人都留在研究院,我
想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哦,那倒是很讓人放心了啊!我第一次參加這種行動,你能不能
具體說一下,萬一面對失去理智的傢伙,嚇不退他的時候,該怎麼
對付?」

「呵呵,辦法很簡單。」雪城日微笑地看著窗外,若無其事地說:
「殺掉他們就行了。」

我聞言渾身一震,看著一臉無所謂的雪城日,久久說不出話來。


御風車開到離市中心還有十幾分鐘的路程時,就沒法再往前走了。
路上到處都停滿了車,將整個馬路堵得水洩不通。

大型的公共汽車、中型的貨車,還有小型的類似於我們乘坐的車,
橫七豎八地擠塞在所有的交通幹線上,就連路邊的人行道上都停滿
了無數輛車。離我們不遠處,幾輛撞在一起已經面目全非的車正徐
徐冒著黑煙。所有的車上都空無一人,而四周依然是靜得嚇人。

龍騎將們紛紛下車,司機則迅速開車離開了這裡。我跟著雪城日他
們在車群中行走,突然聽前面的龍騎將們傳來一陣驚嘆。

快步趕上前去,卻看到一個年輕的婦女渾身赤裸著俯躺在地上,雙
手被鋼絲反綁在身後,那一身皮膚白得讓人覺著有些刺眼。

此時的她正扭頭側著臉彷彿看著什麼,一雙無神的大眼中已經失去
了生命的光輝,而那張並未經歷過什麼風霜的臉上卻寫滿了麻木和
絕望,微張的嘴角正淌著黑色的血滴。

她身體下的地面滿是鮮血,而兩條白生生的腿則被鋼絲分別捆在兩
輛御風車的保險槓上,裸露的下身早已被人糟踏得血肉模糊。

我吃驚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只覺得腦中忽然一片空白。幾段模糊
的對話和場景如流星般劃過我的腦海,卻彷彿靜夜中的驚雷般讓我
雙耳轟鳴。


「……今天看到一個倒霉的傢伙,被龍撕成了兩半,腸子和大糞從
肚子裡流了出來,嘴裡卻還在喊著救命,真是噁心啊……」

「別說了,說不定這就是你我明天的下場……」

「他媽的,你別這麼晦氣好不好。不過死了也好,總比在這裡活受
罪強……」

「你們都給我看好了!這就是想自殺的人的下場!你們都他媽的是
我買來的,誰敢不經我允許擅自尋死,就是這個下場!!」武鬥場
老闆指著一個吊在空中被十來根鋼條貫穿全身卻還沒死的傢伙,衝
著我們大吼著。

「你們都給我記好了!想痛快地死,就去給我死在擂台上!別以為
進了這裡還能舒舒服服地去死!我告訴你們,連門兒都沒有!」

老闆說完,猛的一揮皮鞭狠狠抽向空中那人,只聽「啪」的一聲脆
響,讓我們全都忍不住瑟縮了一下身體。


「龍羽?你怎麼了?」雪城日的聲音喚回了我的神志,我驚醒般地
抬起頭來,衝著他無力地笑了笑。

「這種事情在暴亂的時候是很常見的,人們一旦失去理智,最先遭
殃的就肯定是婦女和兒童。」雪城日嘆了口氣:「看多了也就習以
為常了,人性的本質就是如此……」

一位龍騎將揮劍砍斷了綁縛著那個年輕婦女的鋼絲,脫下騎士袍裹
住她赤裸的身體,將她放在一輛車的座椅上。周圍的龍騎將們紛紛
舉劍,朝車頂砍去,直到車頂塌下,完全掩蓋了她的身體為止。

「走吧,前面可能還有更多這樣的,我們沒時間一一處理了。看到
活的才救,死的等暴亂結束後再說吧!」一位龍騎將回頭看了我們
一眼。於是大家又開始前進,氣氛卻突然壓抑了很多。

那個叫艾力克的龍騎將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說:「小伙子,
你是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行動?要記住,看到那些發瘋的人,千萬
別留手,那幫傢伙已經不把自己當人看了。上次洛城暴亂,我在一
家飯店的廚房裡看到一對倖存的母子,那個母親已經神志錯亂了,
見人就砍,她身旁倒了好幾個被她砍死的暴徒。當時我聽到灶台上
一個正在煮東西的大鍋裡傳來小孩的哭聲,過去一看,差點沒驚呆
了,原來那個母親害怕孩子被人發現,就把他藏在煮沸了的蒸鍋裡,
以為這樣就沒人會去傷害孩子。要不是我搶救及時,那孩子早沒命
了……」

我呆呆地聽著,腳下突然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艾力克再次拍
了拍我的肩說:「小伙子,別太激動。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你除
了接受它以外,沒有別的法子。我有個戰友,本來都已經下通知說
要讓他升紫徽了,大家都挺為他高興的。結果第二天出任務回來後
他就瘋了。據說當時他帶隊去保護醫院,卻正好看到十幾個暴徒將
一對母女輪姦後澆上酒精活活燒死,那個女孩死的時候才只有三四
歲。我想我要是看到那個情景,估計也會發瘋的。」

「艾力克,別講了。」雪城日低低地插嘴道:「塔克發瘋是因為那
對母女是他的姐姐和侄女……」雪城日說著,緊握雙拳,額上青筋
暴起,咬牙切齒道:「這一定是拉奇特手下的那幫下三濫搞的鬼!
他們早就看塔克不順眼了……」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啊……」艾力克扭頭看了雪城日一眼,便低下
頭去不再說話了。


我茫然地抬起頭來,看著一望無際的車海,恍惚中彷彿聽到心中有
個聲音在嘆息著說:「一切罪惡的悲劇,都來源於慾望的衝動……」

這句話好像曾經從阿呆的嘴裡聽到過,這是那個呆子少有的幾次正
經時說過的話。師父說,阿呆其實並不笨,可惜他跟我和師父一比,
就顯得弱智了很多。我當時很贊同師父的這番話。

那個女人臨死前一定非常的不甘心。沒有誰願意被人無緣無故綁起
來肆意凌辱一番,就好像當初我被阿呆毒倒後,他在我臉上畫花的
時候,我憤怒得想一劍刺穿他的腦袋一樣。

也沒有誰會願意把自己的孩子藏進煮沸的鍋裡吧……

逼著弱者拿起武器靠著瘋狂的廝殺來保護自己的人,一定是已經到
了無可救藥地步的傢伙。他們的目的無非是想讓自己心中潛藏著的
慾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洩,卻不去管他人的死活和想法。

師父說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要知道,強迫別人去承受不願
意承受的事情,就是在犯罪,就該被天打五雷劈。」

那個女人並不想死,更不想被人如此的糟踏。如果她有那個實力,
她早就把那些人統統殺掉了。

可惜,她沒有那個實力,她除了發出憤怒的哀號和乞求的呻吟,別
無他法……所以,死的自然也就是她。世事就是這麼奇怪,該死的
人沒死,不該死的人卻死掉了。

我在擂台上也是如此,如果我沒有足以自保的能力,早不知道死了
多少回了。不,死一次也就夠了吧,我可不想被龍吞了後再從某處
拉出來被別的生物吞掉。想一想那種情景,還真讓人噁心。

雪城日說得對,那些人的確除了殺掉外,就沒有別的辦法來處理了。
放了他們,不知道還會有多少婦女和兒童遭殃。

媽的,難道就真的沒有其他方法來處理這件事情了嗎?!那些人也
只不過是聽信了謠言,才變得如此瘋狂啊!到底是誰這麼可惡,既
把消息洩漏出來,又還故意讓人以為完全沒有希望了呢?如果讓我
遇到他,絕對不會饒了他!

我無奈地抬頭看看遠處高樓林立的市中心,看了看前方默默無語的
龍騎將們,加快腳步緊跟了上去。


快到市中心的時候,路上的車漸漸少了,而且不少車輛都已經被人
砸毀。路旁的商店和門面統統被人砸得面目全非,裡面的東西也被
搶劫一空。時不時從路旁樓頂上飛下來幾塊拳頭大小的石塊砸向我
們,艾力克略施小計,便將那些藏匿在樓上的孩子們嚇得四散逃竄
了。

突然一陣傾盆大雨從天而降,我下意識地猛然後退躲了開去,前方
的龍騎將們有一個沒有躲開,被淋成了落湯雞。接著,一個燃燒著
的紙團從左邊的樓頂上扔了下來,一位龍騎將放出冰矢將它擊滅。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這盆液體到底是什麼東西,又有七八盆液體從
天而降。

「是稀釋了的可燃性有機物!大家快四散分開!」那位渾身濕透的
龍騎將衝著我們大喊一聲,接著便急急忙忙地想脫去衣服,但已經
來不及了,幾十個燃燒的紙團已從路兩旁的樓上如雨點般撒了下
來。

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整個路面都被烈焰所侵吞,那個渾身都被澆
濕了的龍騎將在燃起大火的一瞬間高高的跳了起來,卻依然沒有逃
過被燒著的命運。身在空中的他頃刻間便成了一個火人,在眾人的
驚呼聲和周圍那震耳欲聾的汽車爆炸聲中,就那麼直直地掉落進熊
熊火海之中。

站在火海邊緣的龍騎將們紛紛出手,想要盡快熄滅這場可怕的大
火,救出自己的同伴。

我對著身旁的雪城日大喊一聲:「快上去把那幫人解決掉!下面交
給我了!」

正出手滅火的雪城日扭頭衝著我微微一愣,接著便拔地而起,朝著
路旁的樓頂躥去。

深吸一口氣,一股股冰冷的真氣在體內流轉起來,我大喝一聲,雪
羽降塵憤然出手。一時間數萬道凜冽的寒氣縱橫交錯,所過之處火
勢紛紛變小,熊熊大火間立刻出現了一條寬敞的大道。

卻見剛才那個龍騎將正盤膝坐在路中心,身體周圍凝結起一道厚重
的冰牆,將火勢隔在外面。眾人見他無恙,紛紛鬆了口氣,轉而去
撲滅周圍的大火。

兩旁的樓頂上突然傳來幾聲尖叫聲,十幾個渾身冒火的人從樓上不
顧死活地跳了下來,慘叫著接二連三地摔死在路面上。

接著雪城日也跳了下來,冷冷地看了看那十幾具漸漸燒焦的屍體,
轉身去撲滅近前的大火。

大火被撲滅後,那個被澆透的龍騎將才從冰牆中掙扎出來,抱著一
捆炸藥連聲說:「好險好險,差點就被自己帶的東西給炸飛了。」

「你帶炸藥來幹什麼?」旁人不解地問。

「當然是去炸那幫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們!人數如果很多,使用這
個的話,幾下子就能清除乾淨了。那種巨大的爆炸聲能讓人們清醒
一下,呵呵,就算沒炸到人,也能讓他們逃得一乾二淨了。」那位
龍騎將小心翼翼地將炸藥火捻重新插進炸藥中,衝著眾人呵呵一
笑。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心想怪不得剛才這傢伙死都不肯跑出來,原來
是怕炸藥炸到自己人頭上啊!

一位龍騎將看著遠處說:「我們要快點了,這些人恐怕是特地在這
裡拖延我們時間的。如果去遲了,一旦局勢無法挽回,那我們趕來
這裡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雪城日當即拿出一張市中心地圖,指著圖上畫
圈的幾個地方說:「我們現在在這裡,大家分成三隊,分別抄近路
去自己的目標吧!龍羽,你和我去這裡。」

說完,他抬起頭來看著眾人說:「蘇特斯大人剛才吩咐說,這次行
動絕對不能透露我們的身份!大家不得向任何人洩露自己是誰的部
下和部隊的番號,也不得擅自離開自己的崗位。如果戰死,也無法
帶回遺體,請身旁的人幫忙銷毀能夠表明身份的一切證據,包括我
們引以為榮的龍騎徽章。」說著,雪城日主動摘掉了胸口的藍色徽
章,眾人也紛紛效仿。

「如果需要援助,請用通訊器互相聯絡,報告清楚實際情況。請大
家現在打開並檢查一下通訊器。哦,龍羽,我這裡還有一個,是埃
娜讓我交給你的。」雪城日從懷裡掏出一個通訊器交給我。

戴上了通訊器,剛剛打開,就聽到了埃娜的聲音:「……解藥庫存
量還夠不夠?請繼續生產,不要停……」

「電晶石能源管已經超熱了,輸出功率波動極大,再繼續下去會有
危險的!新的能源管無法及時安裝,必須冷卻了才能安裝啊……」
這恐怕是某位教授的聲音。

「那就讓龍騎將們幫幫忙,迅速冷卻後快速安裝!要知道現在時間
已經不夠了,如果到時候沒有足夠的庫存量,我們無法向元老議會
交待的!」

「糟了!有一位學生聽說了病毒的事情後,嚇暈了!血壓不夠,解
藥沒法注射啊!!」

「叫醒他!先注射鎮定劑!男的女的?如果是男的用水澆醒就行
了,這種事情以後不要再向我報告!……」

「媽的,難道就沒有正常一點的注射師嗎?全都毛手毛腳的!解藥
都浪費在衣服上了!!」

「……」

我聽著通訊器裡傳來的亂七八糟的聲音,忍不住笑了出來。

雪城日對我說:「把通訊器的聲音關小點,別讓別人聽到了。對,
紅色的旋鈕是控制聲音大小的。你的頻道是赫氏的頻道,我們聽不
到,如果有什麼異常的情況,就立刻通知我。」

「好的。」我點點頭,調小了聲音。

突然聽到通訊器裡埃娜大叫道:「龍羽,是你麼?你在哪裡?」

「啊……我在市中心。大家都還好,剛才發生了點事情,不過沒什
麼大礙。哦,我就要出發了……」

「千萬小心啊!!早點回來!如果難以控制局面,就盡一切可能毀
掉所有武器!對了,千萬別逞強,不行就撤退……」

我哭笑不得,這是什麼命令啊,根本就自相矛盾嘛,又要我盡一切
可能,又要我別逞強,看來埃娜已經忙昏頭了。

「我聽負責點名的教授們說,除了部分男生外,雪城月和麗絲雅也
偷偷溜出去了!雪城日在你旁邊吧,你先別告訴他,不過如果你看
到雪城月她們,千萬要照顧好她們啊!」

我差點暈倒在地。偷偷抹了把冷汗看看身旁正急著趕路的雪城日,
口裡低聲應道:「好的好的……」

氣死我了,剛才看雪城月安慰麗絲雅的模樣,還以為她們會乖乖地
聽話呢,沒想到我前腳剛走,她們後腳就跟出來了。要是讓我不小
心看到她們,哼哼……

糟了,阿冰不會也跟她們一樣偷偷溜出來了吧!阿冰的武功還及不
上冷羽的一半功力,萬一遇到什麼危險該怎麼辦?不過阿冰倒不太
會是那種陽奉陰違的人,他答應了的事情,我想應該不會出現什麼
差錯。


胡思亂想後稍稍安下心來,雪城日已經超出了我十多米的距離。我
強撐著酸痛的身體追了上去,漸漸聽到前方傳來一陣陣的騷亂聲。

轉過幾棟高樓的阻礙,市中心已經在望,卻見一個被無數摩天大樓
環繞著的巨大圓形廣場上,到處都是攢動的人頭,各自紛紛高呼著
亂七八糟的口號,圓形廣場的中央,一棟高聳入雲的大廈聳立在那
裡,好似一個巨人般俯瞰著周圍的高樓。

地圖上顯示,武裝庫就在市政府大樓北面的停車場上,是一個半截
在地面、半截在地下的圓形建築,現在正處在我們和市政府大樓的
兩點中間,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離武裝庫已經很近了。

據雪城日介紹,武裝庫的外圍平時駐紮著一批裝備精良的龍騎警,
而建築四周都被高牆牢牢圍住,高牆上的鐵絲網也通上了高壓電。

大門是厚達七十厘米的鋼筋水泥門,並且需要兩個政府高職人員同
時輸入密碼匙才能進入,是一個就連龍騎警都無法進入的絕密場
所。

雪城日抬頭看了看市政府大樓,便告訴我要先裝成暴徒混入人群,
等接近武裝庫後再見機行事。他還囑咐我說,看到任何暴力行為都
不要輕舉妄動,一切以大局為重,如果僅為了區區幾條人命而犧牲
掉整個赫氏,那將是極為不智的行為。

稍微整理了一下服裝,將武器都藏在袖內後,我和雪城日一邊高呼
著:「打倒欺騙我們的人渣。」快步向遠處的人群走去。

人群外圍四散著一些裝備精良的龍騎警,他們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
起,牽著馴龍四處遊蕩,似乎是在監視著廣場外圍的動靜。

雪城日突然停下腳步低聲道:「糟了,看這些龍騎警並沒有加入混
亂的人群,可見這次暴亂是一次很有計劃的行動,策劃人恐怕就是
政府內部的高級職員。我們要小心了,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
別出手。一旦出手就要乾淨利落,不能讓人看出我們的意圖來。」

我點點頭,興奮地緊握住藏匿在袖中的佩劍。

走得更近了,才漸漸聽清楚人群在喊些什麼。出乎意料的是,市政
府大樓的喇叭也沒有閒著。

「各位市民們、各位市民們,關於這次的病毒事件,我們也正在調
查,請大家一切都要三思而行。病毒雖然可怕,但是相信一定能找
到特殊藥物來進行治療的……」

卻見數百塊磚頭紛紛被砸向原本就已經千瘡百孔的市政府大樓,又
有無數塊無辜的玻璃紛紛磚頭砸碎,掉落下來。

人群沸騰起來,不少人齊聲大喊著:「為什麼我們總是最後的知情
者!」

「難道非要我們都死光了才肯告訴我們實情嗎?!」

「政府的職能是維護我們的利益!不是欺騙我們!」

「就算是注定要死,也要讓我們死個明白吧!!難道只有你們能提
前找口棺材,我們就只能曝屍街頭嗎?!」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掀起了不小的騷亂,讓整個人群立刻動盪不
安起來,似乎是某個地方出現了大規模的械鬥。

「看來他們已經到了。」雪城日回頭道:「我們趁現在衝進去,看
能不能衝到目的地。」

在我向埃娜簡短地匯報了聽到的情況後,雪城日一馬當先,高呼著
從旁邊的人群嘴裡學來的兩句:「要死也要死個明白!死也不當處
男!」的口號,帶著我就衝了過去。

就在我們快要衝入人群的時候,幾位龍騎警攔在了我們身前。雪城
日當沒看見他們,拉著我就繞過去。

卻見一位滿臉鬍子的龍騎警伸臂一攔,淫褻地笑道:「哈哈,兩位
小哥長的好漂亮啊,跟我們到那邊去聊聊如何?」

我茫然地看著他們,雪城日則焦急地邊打量著周圍邊沒好氣地說:
「他媽的老子可不是同性戀!沒事就給我讓開!」

卻見旁邊又過來一幫龍騎警,他們對人群中產生的騷亂視若無睹,
只是紛紛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朝這裡走來。

「糟了!」雪城日回頭低聲道:「聽說龍騎警流行同性戀,經常集
體狎玩監獄裡的犯人,曾經還因為有犯人不堪受辱而發生過監獄暴
亂。過會兒要是無法脫身,就看我手勢出手……」

我連連點頭,回身一看,周圍已被十幾名正不懷好意上下打量我們
的龍騎警團團圍住。

馴龍們停在外圍,阻擋了人群的視線,一位龍騎警藉機解著褲子笑
嘻嘻地說:「此處就很隱蔽,不用換地方了。還是處男?哥哥我更
喜歡了……」

說話間,耳後一陣風響,我扭頭移肩,一根胳膊般粗細的鐵棍便擦
著身子狠命砸到了地上。我暗暗心驚,倒不是因為此刻突然被人襲
擊,而是要真被這幫人抓住了,後果恐怕比死還要慘啊!雪城日在
這方面似乎比較有經驗,他該不會因為喜好此道而故意放棄反擊來
任人魚肉吧……

正想著呢,前邊的雪城日也遭到了襲擊,只看他果然躲都不躲,在
我的心臟差點從胸腔中擠塞出來的瞬間,突然伸手抓住砸來的警
棍,反手一推,那根警棍的圓柄就那麼直直的倒插在了它主人的咽
喉處。

「喉節下一指處!刺斷脊椎!我前你後!」就在那鮮血激射出來的
一刻,雪城日已高喝一聲,瞬間眼前劍芒大盛。我也毫不遲疑,頭
也不回地擎劍出手,急若閃電般分刺身後眾龍騎警的咽喉。

收劍入袖,隨意閃過身旁砸來的幾根警棍,我和雪城日推開周圍幾
個朝我們倒來的龍騎警。他們此刻全都喉頭冒血,嘎嘎地悶叫著,
雙眼透射出極度的驚恐和不信,因脊椎全被瞬間刺斷而歪身軟軟倒
下。

「別沾上血,會嚇到人的。」雪城日將劍尖的血跡抹拭在倒下一人
的衣服上:「現在人群情緒激動,看到血恐怕就會襲擊你。」

我趕忙也學他將血擦淨。看著周圍一堆倒在地上睜著大眼無力喘息
的龍騎警和因為聞到血腥而鼻孔裡直喘粗氣的十幾頭馴龍,不禁又
讓我回想起在武鬥場裡段非人的生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4.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