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636
累積人氣
56602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07.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一路上走來,雪城月似乎早已忘記了剛才發生的不快,一會兒跑到
我的前面催我快點走,一會兒又突然蹲下身來指著正在曬太陽的小
動物笑個不停。

瑪雅島上物種豐富,可令人奇怪的是居然全都是一些小型的動物,
最大的也不過只到人的小腿高。

就在我們走到山腳下的時候,突然從路邊竄出一隻渾身青綠的小龍
來,那隻龍身材矮胖,可尾巴卻好像網球拍一般扁圓碩大,腦袋上
還長了兩根圓圓的犄角。

卻看牠走路的時候慢吞吞的頗為吃力,朝山坡上爬個幾米便要停下
來喘上一喘,立刻就引起了雪城月的興趣。

「哇!這裡居然會有扁尾龍?」雪城月驚喜地追上前去,跟在牠身
後衝我笑道:「呵呵,你知道嗎?這種龍幾乎已經快滅絕了呢!」

我皺著眉瞅著牠那笨拙的樣子點頭道:「爬得那麼慢,怪不得會滅
絕呢!」

「呵呵,牠爬得慢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牠們外出
覓食的時候總喜歡將自己的孩子放在尾巴上拖來拖去,結果一個被
抓就全家都被抓住了。唉,這麼可愛的龍,要真是滅絕了,那該多
可惜啊!」雪城月嘆了口氣,突然賊笑著用手按住了那隻扁尾龍的
尾巴。

只見那隻龍依舊傻乎乎地向前爬,可爬了半天都沒有爬動一步,這
才發現居然有人按住了自己的尾巴。

「天哪,就這種反應速度,恐怕天塌下來了,牠還在睡覺吧!」我
苦笑著搖起頭來。

「呵呵,這種龍天性善良,如果牠們在野外發現了其他動物們的遺
孤,也會把牠們當作自己的孩子來撫養呢!」雪城月說著,將那隻
龍愛憐地抱在了懷裡道:「呵呵,姐姐帶你上山哦!乖∼」

只見雪城月抱著那隻小龍一邊低聲逗著牠一邊朝山上走去,我扭頭
看了看四周,卻絲毫沒有發現巴克和那魯的身影。

奇怪,他們是還沒趕到嗎?

就在這時,我渾身不自覺地一歪,感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我肩旁滑
落,突聽身後有人「咦」了一聲,連忙回過頭去,卻看到巴克詫異
地站在我的身後看著我。

「咦?那魯呢?」我好奇地問。

「呵呵,他就在我身旁啊!」巴克指了指空空如也的身邊笑道。

「嗯?」我瞪大了眼睛好奇道:「他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啊?」

「你走過來就看到了。」卻見巴克向身旁斜跨了一步,身體竟在突
然間消失了!

我驚異莫名,朝他消失的地方走了幾步,猛的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只聽巴克笑道:「這就是那魯的能力,他能夠讓你在任何地方藏匿
都不被人發現。」

「哦!他是怎麼辦到的?」我好奇地問著眼前看不見的巴克。

「呵呵,我們也解釋不太清楚,這是他與生俱來的一種特殊能力。
好了,你快點進來吧!可千萬別讓那個女生看到了。」

突然一隻手拽住了我,我身不由己地向前邁了一步,感覺突然之間
似乎進入了一團看不見也摸不著的球體之中,接著整個世界都立刻
黯淡了下去。

卻看巴克和那魯就蹲在我的身旁,那魯笑著衝我打了個招呼,指著
我腳下的一塊石頭道:「坐吧!」

我坐在了石頭上,這才發現身處一個半圓形的透明封閉空間,空間
內的一切都還是彩色的,而空間外的世界卻變成了黑白兩種顏色。

就在我嘖嘖稱奇時,卻突然聽到山頭上傳來了雪城月的喊聲:「冷
羽?你跑到哪裡去了?」

我剛要答話,身旁的巴克卻阻止我道:「她現在根本看不到我們,
你如果說話,豈不是暴露了我們的位置嗎?」

我這才醒悟過來,原來這個半圓形的封閉空間,是他們刻意製造出
來讓我甩掉雪城月的啊!

卻看到雪城月從山上慢慢地走了下來,左顧右盼地尋找著我,一邊
找還一邊喊道:「冷羽!冷羽!你在哪兒啊?!」

不一會兒,雪城月便走到了我們身旁,扭頭朝四周掃視了一圈後,
又噘著嘴道:「真是的,這個傢伙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呢?」

我暗暗好笑,卻還不敢笑出聲來。

直到雪城月走遠了,才聽身旁的巴克小聲道:「我們不能在這裡待
太長的時間,不然你的突然消失會引起她的懷疑。」

那魯在一旁點頭道:「我們長話短說吧!這次校長之所以這麼急著
讓我們來抓那隻龍,是因為已經有人悄悄潛入到這個島上來了。雖
然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來的目的也
是為了那隻龍。」

又聽巴克問道:「冷羽,你最近發現過什麼可疑的人嗎?比如沒有
穿校服,也不像是教授或者服務人員的?」

我搖了搖頭。

「那你看到過那隻龍嗎?」

我點頭道:「嗯,昨天晚上我還見到牠了。」當下就把昨晚追蹤牠
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巴克聽完後不禁皺起了眉頭道:「糟了,這隻龍如果真照你說的那
樣已經受了傷,恐怕很難逃過那些人的追捕。對了,你看清楚牠的
長相了沒有?」

我又將牠的長相大致描述了一下,只見那魯點頭道:「看來很有可
能就是裂角金環龍,而且是一隻還未成年的幼龍。」

我不禁好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牠還未成年?」

那魯笑道:「成年的裂角金環龍頭上長有兩簇如同炸裂開來的短角,
分布在頭頂兩側,很容易辨認出來,而你距離牠那麼近都沒有看到,
就說明牠還沒有長出來。按照這個推斷,牠應該只有三到四歲。」

「啊?三四歲就這麼大了?那牠要是成年了,該有多大啊?」

巴克搖著頭答道:「牠的身體已經發育完全,只是尚未成年罷了。
現在只有在靠近南極的幾個高緯度小島上才能看到這種龍的蹤影,
而且數量極其稀少。據有關人士統計,那種地方氣候寒冷、環境惡
劣,一個像這裡這麼大的小島上的物產還不夠一隻裂角金環龍活
呢!而且經過數千年來人類的捕捉,恐怕這種龍的數量已經超不過
十隻了。」

那魯在一旁苦笑道:「說不定,這就是最後一隻裂角金環龍了呢!」

我不禁奇道:「咦?難道那些被馴養的裂角金環龍都沒有後代嗎?」

「像這種高智商的龍種,絕對不像那些低級的龍那樣,只要是一公
一母在發情的時候遇到一起就必然會交配。牠們沒有固定的發情
期,而且和人類一樣是有感情的,並且比人類還要潔身自好。就算
你把一公一母兩隻裂角金環龍關在一起,很可能過個幾年後牠們依
然還是兩隻。」

聽他這麼一說,我不禁想起了埃娜,情不自禁地點頭嘆道:「唉,
這些龍要是滅絕了,那可真是人類的一大損失啊!」

巴克凝思片刻後,突然道:「這樣吧!冷羽,你先去做你的事情,
我和那魯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點什麼線索,我們今天晚上七點鐘在宿
舍外的樹林裡匯合,到時候再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

那魯道:「你趕緊出去吧!不然你的那位同伴恐怕要擔心死了。好
端端一個人突然不見了,說不定她會以為你掉到哪個空間去了呢!」

正說著呢,就聽見遠處又傳來雪城月的哭喊聲:「冷羽!你別嚇我
啊!!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我心下一驚,還沒想好過會兒該怎麼回答她,就被巴克給推了出來,
只聽他在我身後笑道:「呵呵,你可千萬要想好藉口啊!別把我們
也給供出去了。」

看著周圍的景色又明亮生動了起來,我一回頭,只見剛才待過的地
方除了一片綠油油的青草外就什麼都沒有。

苦笑一聲後,我急急忙忙朝遠處正四處焦急尋找我的雪城月趕去。

走到剛才的那片樹林前面,卻看見雪城月正對著鼴鼠洞哭喊道:「冷
羽?你在裡面嗎?」

我差點倒在地上,忍不住笑罵道:「妳才在那裡面呢!!」

雪城月一愣,抬頭見我朝她走去,立刻起身衝著我喊道:「你這個
傢伙,剛才跑到哪裡去了啊?!真是的,說都不說一聲就溜了,你
知不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啊!」

我還想笑著調侃幾句,卻見她雙眼紅腫,分明是剛剛急得哭了出來,
心下一陣不忍,只得收起笑容很抱歉地說道:「剛才我內急,所以
就去……去……」唉,當著個這麼漂亮的女生,還真不好意思說出
那兩個字來。

「那你也不跟我說一聲啊!再說了,我剛才喊了半天,你也該回一
聲啊!」雪城月幽怨地瞪著我。此刻她的神情突然像極了一個剛死
了老公的小寡婦,正對著死去老公的墳墓哭訴相思之情。

我囁嚅道:「啊……我只是不想讓妳知道我在……在……那個嘛!」
說罷還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為什麼不想讓我知道?我知道了,又怎麼樣啊?難道我還會過去
偷看你嗎?!」雪城月怒沖沖地剛說完,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嗔
我一眼道:「真是的,我還以為你掉到某個洞裡或者不小心撞在樹
上暈過去了呢!下次你要是去那個,提前跟我說一聲嘛!我又不會
笑話你。」

我趕忙連聲稱是,接著問道:「怎麼妳剛才沒看到阿加力他們嗎?」

「哼,我看到他們了啊!可一回頭卻發現你又不見了。真是的,下
次要是再敢這樣,看我不敲破你的頭!!」

沒有了巴克和那魯的干擾,我和雪城月便一起去尋找阿加力他們。

當我們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躲在一叢小樹後觀察著一群小食草
龍。

而阿源在看到雪城月後,竟興奮得忘了自己正在隱蔽,一下子從樹
叢後竄了出來,嚇得那些食草龍們以為遇到了猛獸襲擊,嚇得驚慌
逃竄。有一隻甚至還嚇得大小便失禁,癱倒在地上怎麼也爬不起來
了。


不知不覺間,便已經到了黃昏,等我們回到宿舍時,天已經完全黑
了。匆匆吃過晚飯,我見快到七點,便一個人悄悄溜出了宿舍,跑
到樹林裡等候巴克和那魯。

等了將近一刻鐘後,巴克和那魯才匆匆趕到。卻見他們二人滿頭大
汗,氣喘吁吁地朝我跑來,渾身上下都濕淋淋的。

我不禁好奇地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掉到水裡去了嗎?」

巴克搖頭苦笑道:「我們剛才匆忙趕回來的時候,經過了一片樹林,
那魯不小心撞在一棵樹上,結果整片樹林都下起了瓢潑大雨,把我
們給澆了個透。」

「咦?樹還會下雨?!呵呵。」

「媽的,那種樹不光會下雨,還會尖叫呢!我的耳朵都差點給震聾
了。」那魯一邊罵著,一邊還伸指掏著自己的耳朵:「不提這個了,
我們趕回來,就是想告訴你,我們已經發現了裂角金環龍經常出沒
的地方。」

「哦?你們怎麼發現的啊?!」

只見巴克笑道:「這還要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跟雪城月編的那個
藉口,我們還想不到要去尋找牠的糞便。整座島上的食肉動物相當
稀少,而且體形都不大,所以牠們的糞便也自然很小。我們今天下
午在北部的海邊發現了十幾堆比較大的糞便,而且還是食肉龍的糞
便,你說不是牠的,還會是誰的?」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那隻龍可真乖啊!居然還知道不能隨地大
小便啊!」

那魯點頭道:「的確,我們在那周圍也找了一圈,卻再沒有發現牠
的糞便。今天晚上我們準備去那裡守夜,如果幸運的話,說不定就
能抓住牠呢!!」

巴克一拍我的肩膀道:「怎麼樣,小子,你一個晚上不睡覺沒問題
吧?」

「放心好了,我肯定沒有問題。」我信心十足地答道。

「那就好,我們這就出發吧!」

在他們兩人的帶路下,我們一邊摸黑趕路,一邊討論著過會兒個人
的分工--那魯負責隱蔽,而巴克和我則負責圍捕。

不過當我們談到究竟該如何捕捉牠的時候,大家都感到分外頭痛。

「那傢伙行動太快,只要一受到驚嚇立刻就會逃之夭夭。如果我們
今天晚上不成功的話,恐怕再想找到牠就非常困難了。」

「那我們怎麼不用一塊放了麻醉藥的肉將牠迷暈呢?這樣牠不就跑
不了了嗎?」我問道。

「這種龍相當機警,絕不會去吃那些無故出現的食物。何況牠現在
也知道自己的處境,更加不會輕易上當了。說不定牠看到那塊肉時,
立刻就會猜到周圍有人,到時候可就糟了。」

「那該怎麼辦啊?追又追不上,總不能等牠睡著了再去抓牠吧!」

「呵呵,等牠睡著了?這倒是個辦法,不過萬一牠不睡覺的話,我
們豈不是要眼睜睜地看著牠溜之大吉?」巴刻苦笑道。

那魯想了片刻後說:「看來只有等牠靠近後突然將牠擊暈再抓了,
不過一旦力道過大,就很有可能會造成牠的終身殘疾。可力道輕了,
又反而會打草驚蛇,這可真是難辦啊!」

我也陷入沉思之中,想了一會兒突然問道:「對啊!我還想問你們
呢!你們知道校長為什麼要抓這隻龍嗎?」

巴克和那魯都被我給問住了,好半天後,巴克才猜測道:「應該是
送到生態平衡研究所去吧!畢竟在那裡牠就再不用擔心會有人來抓
牠了。」

那魯卻懷疑地說:「你忘了嗎?上次菲吉亞他們奉命抓住的那隻龍
還被校長給賣掉了呢!我可不信校長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座會移動的
金山而不動心。」

「那隻龍只不過是一隻雲翼龍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賣了就賣
了。這隻可是最高等的龍種啊!別的人就算拿錢都買不到,校長又
怎麼可能把牠給賣出去呢?」巴克反駁道。

「嗯,這倒也是啊!不過最近幾年我們赫氏因為生態平衡研究所的
問題,一直經費緊張,萬一校長被逼昏了頭,將牠給賣掉了,那該
怎麼辦啊?」

巴克不禁一時語塞,嘆了口氣,皺眉道:「不管了,等抓住牠之後
再說吧!到時候就算牠被賣掉了,那也只是校方的事情,跟我們毫
不相關了。」

我聽的心直往下沉。原來他們也無法確定校長是否會賣掉這隻龍
啊!

如果校長真要賣掉這隻龍,那我們豈不是剛把牠救出了火坑,又轉
身把牠給推進了糞坑嗎?


等到了巴克和那魯所說的那片樹林,藉著微亮的星光,果然看到幾
棵粗大的喬木中央有十幾堆臭氣熏天的糞便。

我們捂著鼻子隱藏在樹後,躲在那魯製造出來的那個封閉空間中靜
靜地窺探著周圍。

等了將近兩個多小時,除了有幾隻夜晚出來覓食的小動物出現過,
竟什麼也沒有等到。

我心裡有些洩氣,可看到巴克和那魯兩人依舊專心致志地注視著周
圍,一點想撤退的意思都沒有,也不得不強打起精神來繼續監視。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一輪明月悄悄爬到了我們的頭頂,幽淡的月光
穿過茂密的樹枝灑在深黑的樹林中。

不一會兒,從樹林的深處突然傳來了窸窣的聲響,似乎又有幾隻小
動物朝這裡爬了過來。

我們屏住呼吸,收縮渾身的毛孔防止氣息外漏,瞪大了眼睛注視著
聲音的來源,卻見三隻剛出生的小狐狸正藉著月光的指引,在草叢
中腳步蹣跚地朝這裡慢慢爬了過來。小狐狸們還未褪掉乳毛,渾身
毛茸茸的煞是可愛,兩隻尖尖的耳朵時不時轉動著方向,大大的黑
眼睛一眨一眨,彷彿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無盡的好奇。

牠們來到我們藏身的樹下,圍著那十幾堆糞便嗅了嗅,接著便似找
到了目的地一般歡呼雀躍了起來,其中一隻比較瘦小的趴在草叢中
直喘粗氣,另外兩隻則互相撲打撕咬,還時不時叼住那隻在旁邊休
息的小狐狸的尾巴將牠拖來拖去,玩得不亦樂乎。

我們三人不禁面面相覷,心中都浮上了一個巨大的問號--這十幾
堆糞便該不會是小狐狸的父母留下來的吧!可是不像啊!要不……
難道是牠們父母被那隻龍吃掉後所拉出來的糞便?!

唉,要真是那樣,這幾隻小狐狸可就實在是太可憐了……

我心中忽然一動,立刻便聽到極遠處再次傳來了窸窣的樹枝晃動
聲。只聽那聲音來得好快,幾乎在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身前十幾
米處。

突覺身旁的巴克握了握我的手,伸手指著前方。我順著他指的方向
凝神看去,立刻便發現昨晚看到的那隻龍正站在一棵樹下警惕地掃
視著周圍。

那幾隻小狐狸也發現了牠的到來,卻非但不驚慌逃竄,反而全都撲
騰著迎了上去,在牠身旁蹭來蹭去,還有一隻竟不知死活地去咬牠
的尾巴!!

我閉目暗嘆一聲,心裡為那幾隻小狐狸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而感到
深深的惋惜。

唉,怪不得人們常說狐狸通靈呢!連這麼小的狐狸都知道要為父母
報仇雪恨,即使明知是送死,也毫不畏懼。

你看,牠們蹦跳得多歡暢啊!簡直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在衝牠
們招手一般……

接下來的情景卻又讓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差點驚呼出聲,就連巴
克和那魯兩人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只見那隻龍帶著三隻小狐狸走到樹下,張嘴吐出一塊還帶著冰碴兒
的硬梆梆凍肉來,那三隻小狐狸立刻撲了上去,張開小嘴便費力地
「卡嚓卡嚓」啃了起來。

我忍不住扭頭看了巴克一眼,卻見他也正呆呆地回過頭來看著我,
似乎在問著同樣困擾我的那句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那隻龍見小狐狸們吃得費力,便俯下身來將那塊凍肉又銜在嘴裡,
吃力地將它咬成碎塊後再次吐了出來。

接著牠又直起身來,像一個盡職的父親般不時轉動著身子,警惕地
注視著四周。

待牠轉過身去背對著我們的時候,藉著淡淡的月光,我們齊齊倒吸
了一口冷氣,只見一道猙獰可怖的狹長刀口從牠的左肩一直延伸至
後腦!

那道刀口深可見骨,讓兩旁的肉都倒翻了起來,肉色微微泛白,顯
然這傷已經有些時日了。

看著那幾隻吃得正歡的小狐狸,以及那道令人不忍目睹的猙獰刀
口,我忍不住扭頭看向巴克和那魯,卻發現他們也皺著眉頭沒了主
意。

又過了好一會兒,三隻小狐狸才終於吃完了凍肉,卻依然不肯離去,
圍在那隻龍的身旁親暱地蹭來蹭去,嘴裡還不住地「嗚嗚」直叫,
彷彿早已將牠當成了自己的親身父母。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將牠嚇得驚慌逃竄的情形,心下不禁又深深惱
怒起自己來。

唉,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牠後來有沒有找到食物來餵這三隻無父無母
的小可憐啊……

三隻小狐狸直到玩得累了,才蹣跚著步子依依不捨地離去。

那隻龍一直注視著牠們消失在漆黑的草叢中,才又轉身凝視了周圍
一圈,突然「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我心中一驚,以為牠死了,剛想出去察看,卻見牠又掙扎著爬起身
來,費力地晃了晃腦袋,低下頭去仔細地舔食著地上殘留的碎肉。

我這才鬆了口氣,扭頭對同樣擔心著牠的巴克和那魯寬慰地笑了一
笑。

可還沒等我扭回頭來,只聽「嗖」的一聲異響,那隻龍竟似被什麼
東西狠狠擊在了背部一般,朝著我們踉蹌地衝了兩步,便搖搖晃晃
地倒在了地上。

「冰裂槍!!」巴克低呼一聲,剛想衝出去,卻被一旁的那魯給牢
牢地按住了。

「你不要命了嗎?!」

「可是牠……」

還沒等巴克和那魯兩個爭執完呢,我早已一個箭步衝了出去!就在
我的手快碰到那隻龍時,在他們兩人的齊聲驚呼中,又聽到「嗖」
的一聲,我的手在空中猛的一頓,只見一道白光瞬間從我手底劃過,
「啪」的一聲擊在我身後的樹幹上,隨即「卡卡卡」一陣裂響,回
頭看去,那棵粗大的喬木上竟結起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冰裂槍?!我驚恐地看著那被冰瞬間凍住的樹幹,不禁嚇得呆在了
原地。

突聽遠處傳來一陣冷笑,卻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哼哼,小子!
要不是看在你們給我帶路的份上,剛才那一槍我就已經要了你的
命!」

接著便傳來一陣極其細微的腳步聲,三個人影慢慢出現在黑暗的樹
林中。

我渾身一顫,卻見左邊那位紮著馬尾辮兒、穿著一身淡藍色騎士裝
的,赫然便是我的老相識——奇佳麗!

她身旁的兩個男人都在四十開外,全是清一色的緊身騎士裝,中間
那個男子手中拿著一把粗大的長槍,槍口還冒著陣陣白霧,正是剛
才用來狙擊龍的冰裂槍!

奇佳麗見只有我一個人,不禁好奇地「咦」了一聲道:「還有兩個
小傢伙跑到哪裡去了?」

中間那個持槍男子冷哼道:「哼!管他們跑到哪裡去了,只要這隻
龍不要再跑掉就行了。」

右邊的那個男子嘿嘿笑道:「想不到這次居然能如此輕易地得手。
當初我們抓牠的時候,差點沒把腿給跑斷呢!」

奇佳麗嬌笑道:「你們那也叫抓?幾十個人追一條龍,居然都能讓
牠給跑丟了。這件事情要是傳了出去,我看你們以後面子還往哪裡
擱啊?」

「唉,誰叫大人下令非要抓活的回去啊!而且那時候牠還沒受傷
呢!只要有人靠近牠周身百米的範圍,牠都會立刻察覺,就算有冰
裂槍也根本拿牠沒辦法呀!」

我剛想趁著他們聊天的時候逃入樹林深處,卻見中間那個男子猛的
舉槍指著我道:「小子,老實點,不然老子一槍讓你去見你外婆!」

我立刻停下動作,故作驚慌道:「我不動了,你可千萬別殺我啊!
我什麼都不知道!!」接著又對著遠處喊道:「喂!你們先回去吧!
我可能要等到天亮了才能走!」

突然,眼前一花,我的臉上已經重重地挨了一記耳光。

頭暈耳鳴間,只聽奇佳麗在我身旁冷笑道:「小子,別給我玩花樣。」
接著又扭頭對那兩人道:「那兩個小子一會兒肯定還會回來,我們
快點把這隻龍搬回船上去吧!」

「那這小子怎麼辦?」那個持槍男子指著我問奇佳麗道:「殺了嗎?」

奇佳麗點頭道:「這次行動屬於絕對機密,我們不能留下任何蛛絲
馬跡……」

還沒等她說完,我一掌便猛的擊在了她的脖子上,扶住她的身體擋
在我身前。

只聽那兩個男人同時叫罵了出來:「嘿!小子,找死啊你!!」

我伸手卡住了處於昏迷中的奇佳麗的脖子,衝著他們冷笑道:「快
點給我滾,不然我立刻掐斷她的脖子!」

話音剛落,我只覺一點冰寒朝胸口刺來,連忙一掌將奇佳麗打飛出
去,同時借力向後躍起,腳尖一點樹幹,猛的改變方向投入了深黑
的樹林之中。

只聽身後傳來「嗖嗖」兩聲輕響,接著便又有兩棵樹發出了一串「卡
卡」的爆響聲。

躲在黑暗的樹林中,我屏息暗運真氣,發現身體並無異樣,又伸手
摸了摸胸口,卻感到一陣冰寒刺骨,原來校服的胸襟上竟已結上了
一層寒冰。

卻聽那名持槍男子關切地問奇佳麗:「怎麼樣?沒事吧?!」

「哇……」這一聲大概是奇佳麗吐了口鮮血。只聽她喘了口氣道:
「好狠的小子,還好我反應快,不然真被他給打死了。」

另一個男子恨聲道:「妳放心,任那小子再怎麼厲害,我也絕對不
可能讓他活著走出這片樹林的。」

我在心中冷笑道--就憑你?我可還沒用出真功夫來呢!

不過一想到那個男子手中的冰裂槍,我又感到一陣頭痛。

伸手去腰間摸劍,豈知竟摸了個空。我這才渾身冷汗地想起,我好
像根本就沒把劍帶上飛機!!

驚慌中,我隨手在地上亂摸,想找一塊趁手的石頭當作臨時的武器,
卻突然碰到一件冰冷的鐵器,拿起來藉著月光一看,差點沒驚喜得
掉下淚來。

哈哈!老天爺啊!你真是太可愛了!!知道我沒有劍用,就立刻給
我送來了一把啊!

卻見這把劍一側的劍鋒已經捲曲了起來,似乎是曾經砍在了什麼鈍
物之上,劍身袑騑頂憿A還沾滿了枯褐色的血跡。

我回想起剛才在那隻龍身上看到的傷疤,心中頓時明白了過來--
原來這把劍是從那隻龍的身上掉下來的啊!

此刻手中有了武器,我的膽子便又壯了幾分,定了定神後,就想起
身去教訓那幾個混蛋。突聽頭頂又是「嗖」的一聲,我只覺渾身汗
毛倒豎,趕忙壓低了身子。

只聽那名持槍男子道:「咦?明明是跑到那兒去了啊!亞托,你過
去看看。」

那名叫做亞托的男子應了一聲,便朝我這裡走來。我握緊了手中的
劍,屏住呼吸,準備等他靠近過來的時候猛的給他致命一擊。

就在這時,我心中沒來由地劇顫了一下,猛一抬頭,只見一塊巨大
的冰錐正從我頭頂朝我狠狠砸落下來。

大驚失色下,我連忙向前滾了出去,還沒站起身來,一道狂猛的劍
氣便朝我的面門橫掃而至。

已然來不及思考,我挺劍便刺,只聽「噹」的一聲脆響,埋伏在我
身前的亞托踉蹌著連退了幾步,驚呼道:「這小子好強的腕力!!」

我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揉身便撲了上去,誰知在半空中渾身真
氣突然一滯,身體微頓間一道白光已從我眼前劃過。

暗呼了聲好險,我立刻向後飛退,再次隱藏在黑暗的樹叢中。

只聽那名持槍男子狠狠罵道:「媽的!又讓那小子給跑了!」

「亞托,別管他了,先幫我們把龍抬上船!」奇佳麗在那頭喊道。

亞托應了一聲,又朝著樹叢中亂砍了幾劍後,才轉身走了回去,邊
走邊道:「哼,算那小子命大。」

奇佳麗又道:「布斯,這龍該不會是死了吧?怎麼連呼吸都停了呢?」

我聞言心中一驚,不禁咬緊了牙關恨道:「你們這幫狗雜種,我一
個都饒不了你們!」

「現在牠要是還能呼吸,那才叫出事了呢!巴克,牠的肺已經被凍
住了,你抬的時候可要小心點,千萬別把牠的內臟給弄破了。不然
到時候可不好向大人交差啊!」

我這才又暗暗鬆了口氣。

「嘿!嘿!叫你小心點兒,你怎麼不聽啊!」布斯突然叫了出來。

「媽的,這龍身上這麼滑溜,還冷得凍手,你叫我怎麼抬?」亞托
回罵道。

奇佳麗笑道:「你把牠背在身上不就行了?一個人背、一個人扶啊!」

我剛想趁機摸上前去,耳畔突然傳來巴克的聲音:「別動!他們根
本沒走,就等你出來!」

我趕忙停了下來,又伏在了樹叢後。只聽他們忙活了半天,依然沒
有要走的意思,不禁在心裡暗暗好笑--我倒要看你們想磨蹭到什
麼時候去?

卻聽巴克又道:「小心!那個叫布斯的過去找你了!」

我側耳傾聽,果然聽到一陣細微的腳步聲漸漸朝我靠近。

等他剛摸到我身前十米遠處,我猛的從藏身處躍了出來,一道冷月
無聲便朝他胸口劃去。

布斯驚呼一聲,舉槍便射,還未扣動扳機,那把槍已從中折斷,頓
時一股濃烈的冰霧從他身前瀰漫開來。

濃霧中,只聽他大聲咳嗽著拚命向後逃去,我順著他逃去的方向又
抖出一記冷月無聲,剛想追擊,頭頂前方卻又有幾根碩大的冰錐刺
落下來。若不是我收腳及時,恐怕就正好被它們給釘死在地上了。

既然冰裂槍已經沒了,我也就再無畏懼,縱身便朝他們竄了過去。

只聽奇佳麗驚呼道:「那小子知道我們在騙他!!」

亞托罵道:「他媽的,就差一點兒了!結果弄得連槍都沒了,我們
現在該怎麼辦?!」

我哈哈大笑兩聲,躍至他們眼前,挺劍指著他們道:「趕快束手就
擒吧!不然我一劍一個,讓你們統統都去見你們的外婆!!」

奇佳麗臉色蒼白地看著我道:「小子,你可別太猖狂了……」

我忍不住心中的得意,張嘴便想罵回去,突聽巴克在我耳邊焦急地
大喊道:「傻瓜,快逃啊!!」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聲巨吼猛的從身後響起,緊接著便感到一陣
蝕骨的熾熱急速朝我背心襲來……

我只嚇得肝膽俱裂,連滾帶爬地朝一旁逃了過去。身後「轟」的一
聲巨響,一道熱浪席捲而來,四周的景色立刻亮了起來。

還未得空回頭看看到底來了何方神聖,身後竟又是一聲巨吼,這次
卻是頭頂生風,一抬頭只見無數只雪亮尖銳的冰錐映著身後沖天的
火光從斜上方朝我狠狠插落!!

媽呀!這到底是一隻什麼怪物!居然同時會冰火系兩種截然相反的
魔法!!

我藉著寒星真氣險險避過那無數冰錐的襲擊,一邊沒命地向前逃
竄,一邊忍不住破口大罵道:「打不過就叫幫手,真他媽的無恥
啊!!」

奇佳麗在我身後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小子,誰叫你那麼傻呆呆
地自投羅網呢!」接著又「哇」的一聲吐了口血。

眨眼之間,我便已在寒星真氣的庇護下狼狽不堪地左跳右躥著躲過
了身後那隻怪物的三四次猛烈襲擊,這才有空反手揮出一劍,卻猶
如擊在一個鋼柱之上,手腕震得隱隱作痛,心中更是驚惶萬分,略
一低頭,只見一條火紅的尾巴從我頭上狠狠掃過,帶起的勁風竟刮
得我頭皮生痛。

順著體內氣機的牽引就地滾了出去,聽著無數冰錐「劈里啪啦」地
砸落在我的身後,似是絲毫不給我喘息之機。

我心中一道怒氣猛衝了上來,轉身便想使出破天式跟牠同歸於盡,
突覺手腕一顫,手中的劍已被牠一尾巴給掃飛了出去。

媽的,沒有劍,我也不管了!!

我大吼一聲,體內真氣凝聚,雙腳猛一蹬地,一招破天式便以指代
劍朝後上方猛劃了過去。

突覺眼前異象橫生,流光異彩繽紛四射,恍惚間手中似又多出了一
把雪白色的羽翼長劍,揮出一道璀璨的白光直朝那怪物的胸膛憤然
斬去!!

一聲震天的嘶吼在我眼前炸響開來,緊接著一股強勁無匹的氣浪猛
然間將我轟得倒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一棵粗大的樹幹上。

我頭暈眼花地站起身來,只見一隻長了一對火色雲翼通體赤紅的巨
龍正揮舞著雙翅朝我猛撲過來。

熾羽雲翼龍?!天哪,救命啊!!

驚慌中,我渾然忘了手中的劍已被打落,揮臂急刺間,忽覺體內真
氣流竄,順著指尖便激射而出。眼前白光一閃,又是一聲長嘶從那
隻龍的嘴裡吼了出來。

「靈羽破魔斬?!!」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驚叫給嚇了一跳,而那隻龍也猛的收住前撲
的勢子,突然騰空而起,拚命揮動著雙翅,衝破樹枝,朝空中攀升
而去。

卻聽奇佳麗嘶聲問道:「小子,你和那個白頭髮的傢伙到底是什麼
關係!!」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07.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