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753
累積人氣
5660382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6076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2.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在聽完我的被騙經過後,羅特卻收起了笑容,沉吟道:「奇怪啊!你說這個寶石是華月婷親自交給你的,而且也是她告訴你這顆寶石能復活三千多次?不會吧!月婷那個丫頭可比其他兩個要穩重得多,照理講不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所以我才這麼輕易地上當了!」我立刻為自己找到了開脫的理由。

羅特想了想,皺起眉頭道:「我看她八成是有什麼不方便說的苦衷,才故意這麼說的。你說你們去的時候,那個什麼斯丹也在那裡?」

見我點了點頭,羅特猛一拍額頭道:「哈哈,怪不得那個蠢貨臨死居然還敢給我叫囂,說我們就算把這裡翻過來也找不到那顆龍蛋。原來被他藏在那裡了啊!」

「師兄……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那個時候,他可還沒去搶龍卵呢!」我看羅特八成是想那顆龍卵想瘋了,不然怎麼可能連這種事情都能聯想到它?

「呵呵,小子,你大概還不知道那幾個丫頭的厲害吧!那裡之所以叫做尋夢閣,自然就是和夢想有關了。只要你去過那裡,你心中所有的綺念都會被她們知道得一清二楚,然後針對你心中的渴望來迎合滿足你。不然她們怎麼可能會讓所有去過的男人都流連忘返,恨不能在那裡終老?你想那個蠢貨在那裡一連住了三個月,恐怕成天都在盤算著怎麼搶奪龍卵,自然也就被她們知道了。」

「咦……可她們就算知道了,也沒必要特地用這種方法來告訴我吧!再說我和她們非親非故的,她們告訴我又有什麼好處呢?」

「大概……她們覺得你實在太帥了點,所以想拿這個當嫁妝來嫁給你吧……」

「……」

為了驗證自己的結論,師兄當即和我一起趕往尋夢閣。


剛踏入尋夢閣的大門,馨兒就已經從裡面迎了出來。

看到我身旁的羅特,她不禁吃了一驚,接著便氣急敗壞地大聲罵道:「你這個死小偷,居然還敢來我們這裡!」

羅特尷尬地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我,趕緊衝著馨兒賠笑著擺手道:「喂、喂,我只不過借了點東西沒還罷了,有必要這樣嗎?再說妳們這裡的免費寶石那麼多,贊助給我一點兒,也是應該的吧……」

「呸!」馨兒不知從哪裡突然抽出把笤帚,攔在門口,像隻發怒的小母雞般插著腰衝羅特叫道:「一點兒?根本就是一點兒都沒給我們剩下!那些都是給客人準備的寶石,什麼時候說過要給你了?!哼,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揍你了哦!」

馨兒剛做勢要拿笤帚攆人,月婷的聲音便從裡面傳了出來:「馨兒,別鬧了!妳要是把客人也給嚇跑了,我可不饒妳。」

話音未落,月婷已從院子裡娉婷裊娜而出,看都不看羅特一眼,走過來親暱地挽著我的胳膊道:「你可來了,真是讓我們一陣好等呢!呵呵,我剛燒好了一壺碧螺春,來,我們進去邊喝邊聊。」

羅特在一旁苦笑道:「月婷,妳要氣我也不用這樣啊!好歹我們也認識了幾十年了,那壺碧螺春,怎麼也該有我一份兒吧……」

月婷掃了他一眼,蹙著眉朝一旁的馨兒問道:「奇怪,這個人是誰啊?」

馨兒立刻撇撇嘴說:「不認識,估計是走錯門了。」

「哦,那就不送了。」說著,月婷頭都不回地拉著我走進了院子。

回過頭去,只見師兄滿是無奈地衝我聳了聳肩。走進院內,卻聽他在外面小聲地哄著馨兒說:「馨兒,上次妳不是說想要一個鑲鑽的銀髮夾嗎?我昨天可在一家店裡看到了哦……」


一直走到了裡廳,月婷才拉著我在一張八腳圓桌旁坐了下來,親手倒了杯茶遞到我手裡道:「怎麼樣,比賽結果如何?」

我抿了口熱茶,故意撓著頭說:「贏是贏了,可惜……」

「哦,可惜什麼?」

「可惜獎品被人給搶走了……」我照著師兄先前教給我的話,故意愁眉不展地答道。

月婷拍拍我的手安慰道:「呵呵,贏了就該高興嘛!就算沒有獎品,也不用這麼傷心啊!對了,我給你的那顆龍涎珠呢?沒叫外面那個強盜給搶了吧!」

「沒……沒有……」我趕緊掏出來還給她。

她笑著將那顆寶石推了回來,嘆了口氣道:「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呢?唉,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人呢!對了,剛剛有人送了個東西給我,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你能幫我看看嗎?」

還未等我點頭答應,她便起身從屋內拿出了一個圓盒。看著那個圓盒,我不由得緊張地屏住了呼吸。

難道……難道龍卵就在裡面?!

打開盒蓋,我差點沒驚呼出來。

龍卵!果然就是那顆龍卵!

只見圓盒內的翠綠軟布墊上,一顆滿佈著奇異黑紋、鵝蛋般大小的龍卵正靜靜地躺在上面。

天哪,一顆保存了幾百年的龍卵,居然還能如此完好無損,實在令人驚嘆。

雖然明知道它已經無法孵化,可是看著那上面的黑色細紋在搖曳的燭光下隱隱地脈動,竟讓我生出一種它立刻就會破殼而出的強烈錯覺。

似是看出了我心中的震驚,月婷故意好奇地問:「哦,你見過這東西?呵呵,那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極力克制住心中那想要一把將它捏碎的衝動,好容易才將視線從龍卵上移了開去,故作茫然地搖了搖頭道:「不……不知道,我沒見過這東西。」

月婷美目中閃出一絲異彩,突然輕笑出聲,拿著那顆龍卵放到了我的手裡說:「既然你想捏碎它,又何必強忍著呢?」

聽到她這句話,我心中一陣劇顫,驚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呵呵,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為了它而來的。諾,我現在可是把它交給你了,你不會再像剛才那樣那麼害怕我們了吧!」

我連忙搖頭辯解道:「我……我可沒怕過妳們,只是……只是在妳們面前有點緊張罷了……」

「緊張?緊張不就代表害怕嗎?呵呵,你倒說說看,我們哪裡讓你緊張了?」

見我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來,她只得搖頭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今天晚上還要趕回去,我也就不再留你了,只是希望下次你來的時候,還能再來看看我們。」


直到再次來到院裡,我才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妳……妳為什麼要把它給我呢?難道妳不知道這是別人特地藏在這裡的?」

月婷笑著答道:「呵呵,誰叫你是從絕望之崖下面進來的呢?只要是通過了試練來到這裡的人,我們都要無條件地滿足他們心中的願望,這就是這個遊戲世界所規定的遊戲規則啊!」

我恍然大悟,不禁又驚奇地問道:「可這一切也太巧了吧!萬一那個叫什麼門塔的沒把龍卵拿來,妳們豈不就沒辦法完成我的願望了嗎?」

月婷搖了搖頭道:「難道你不知道,遊戲世界就是用來滿足人們在現實世界中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嗎?如果沒有這顆龍卵的話,那麼你此刻想要得到的,也就不會是它了。而正因為你心中的願望是它,它才會到這裡來的。所以這一切都不是巧合,只是遊戲的一個必要環節罷了。」

我聽得似懂非懂,不禁拿起那顆龍卵仔細端詳起來。看著上面那彷彿仍在脈動的黑色細紋,我好奇地伸出左手食指去摸了摸。

一陣耀眼的紅光突然從我食指上的銀戒爆射出來,嚇得我差點沒把龍蛋給扔了出去。待紅光消失後,我卻無比震驚地發現,光滑的蛋殼居然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

細微的裂痕彷彿河道中乾涸的龜裂一般,不住延伸擴散,在一陣細微清脆的「卡卡」聲響後,整個龍卵都隨之碎裂了開來,一股透明的黏液頓時便流了我滿手。

然而,更令我驚奇的是,本以為還會流出一團卵黃的龍卵裡面,竟然什麼都沒有!

看起來,這顆龍卵早在當年剛剛生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孵化成龍的可能……

想到這裡,我不禁啞然失笑。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還煞費苦心地去拿那個王者之杖幹嘛?

月婷拍手笑道:「哈哈,你這下相信我說的話了吧?你看你剛才不是還想捏碎它嗎?它立刻就自己碎了呢!」

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我不信。

順手將滿手的黏液在師兄給我的挎包上擦了擦,我這才接過月婷遞過來的手帕擦去剩餘的黏液,忍不住笑著說:「看來我就算想要天上的月亮,這裡都能給我實現了呢!」

「呵呵,還好所有來這裡的人都不會有這種無聊的願望呢!不然啊,這裡還不得變成廣寒宮了啊……」


跟月婷、馨兒道別後,我和師兄再次回到了魔幻宮的入口處。

看著黑色天幕上已經高高掛起來的彎月,羅特笑道:「你可真是披星戴月、來去匆匆啊!我們師兄弟總共才聚了不到幾個小時,就又要說再見了。」

我依依不捨地拽著他再次哀求道:「看在師兄弟的份上,你就贊助我點吧!天這麼黑,師父他老人家肯定看不見了……」

羅特在我腦袋上來了個爆栗,笑著說:「你是不是嫌我活得太自在了點,就想看到我被那個死老頭追殺才開心啊?」

「哪有啊……」我齜牙咧嘴地捂著痛處,突然想起了手上的戒指,連忙摘下來遞給他:「哦,對了,這是從遊戲世界裡得到的,可以讓所有的怪物都避開你。雖然不知道在別的遊戲世界好不好用,但是起碼師兄你要是去那個晦暗森林找寶石的話,可以方便很多啊!」

「哦?」羅特拿起戒指看了看:「嘿嘿,這玩藝兒不錯啊!既然老頭子沒規定說不讓你資助我,那我可就卻之不恭了。」


告別師兄後,我一個人在夜色中匆匆趕回了酒店。先去辦好了離島的手續,又給埃娜打了個電話後,我才背著挎包來到自己的房間。

剛打開房門,卻發現屋內燈火通明恍若白晝,而當我看到滿滿一屋子的人時,差點沒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

一個長髮紫亮的窈窕身影站在落地窗前回頭衝著我打了個招呼,十分不滿地問:「比賽都結束兩個多小時了,你怎麼才回來?不會是和那個白癡去找你們被人搶走的龍蛋了吧?」

我沒理她,瞪著那滿滿一屋子人問:「你……你們怎麼跑到我的屋裡來了?」

龍吟瑤在我屋裡倒不奇怪,她昨天晚上就進來過了。奇怪的是,怎麼暗月的這幫人也能進來?難道說我房間的門只要是一把鑰匙就能打開嗎?

「哼,他們在你屋外都等了兩個多小時了!要不是我來了,他們現在還在外面等著呢!」

哦……原來這群狼是妳引進來的啊……

我撂下背包,皺眉看著他們道:「怎麼?昨天晚上沒擺平我們,今天就找上門來了?對不起,想打架的話,拜託你們到外面去等我,我可不想打爛這裡的東西。」

坐在魅羅身旁的一個老者聞言站了起來,正當我以為他這就要動手的時候,他卻突然「撲通」一聲跪在了我面前。頓時一屋子的人都驚叫了起來,而叫的最凶的那個,居然是龍吟瑤?!

只見她慌忙跑上前去想要扶起那個老者,嘴裡還不住地叫著:「您、您怎麼給這個白癡跪下了?天哪!我不是說會幫你們擺平一切嗎?您就這麼不相信我?」

可還沒等她把老者扶起來,其他的人也全都齊刷刷地跪在了我的面前。

從未經過這種陣仗的我,一時之間不免也慌了手腳,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們這是幹什麼?龍、龍吟瑤,他們都瘋了嗎?」

那個老者掙開龍吟瑤的手,突然雙手撐地「咚咚」地朝我磕了兩個響頭,老淚縱橫地哭道:「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們家少爺吧!」

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是衝著我手裡的終生會員資格證來的啊!

活了這麼大可還是頭一次見人給我磕頭,毫無心理準備的我差點沒被他嚇得心肌梗塞。

看了眼站在他身旁衝著我使勁點頭的龍吟瑤,我搖頭道:「對不起,您家少爺的事情,恕我無能為力。」

開玩笑啊!我辛辛苦苦弄來的免死金牌,怎麼可能去浪費在一個人渣身上?!就算是讓龍吟瑤來求情,也是沒門!

龍吟瑤急了,一上來就揪住了我的衣領,粗魯地從我懷裡將那兩本證件給掏了出來。

我一把搶了回來,瞪著她說:「妳瘋了?妳知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幹嘛這麼向著他們?這可是我的獎品啊!還輪不倒妳來幫我送人吧!」

龍吟瑤跺著腳急道:「你這個白癡!我看你在裡赫氏裡算是白混了!難道你連裡赫氏的最大贊助商就是暗月都不知道嗎?!」

「啊?!」我傻了眼:「不會吧!我們裡赫氏怎麼連黑社會都勾結啊?」

「呸!你才和黑社會勾結呢!」

不是勾結,難道根本就是一夥兒的?照這麼說來,平日裡那個道貌岸然滿肚子壞水的校長,竟然是黑社會流氓集團的總頭目?!

那我所加入的那個萬眾矚目的裡赫氏,不就是暗地裡進行各種恐怖活動的流氓組織了嗎?!

見我滿臉的疑惑,龍吟瑤這才解釋道:「暗月雖然是黑道起家,但是近年來已經逐漸漂白了。它跟我們赫氏之間是絕對正當的商業來往,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交易。而且你們裡赫氏所進行的各種研究項目,有百分之三十的資金都是他們贊助的!你給我聽清楚了,不是百分之十,也不是百分之二十,而是百分之三十,整整百分之三十啊!」最後的那幾句話,她幾乎是朝著我吼出來的。

「哦……」我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不然我真不知道是該去投案自首,還是畏罪潛逃了。

不過就算他們是我們的最大贊助商,我也不能就因為這個,讓一個混蛋去逍遙法外吧……

從我七歲起,師父就天天在我耳旁諄諄教導我以後長大要懲奸除惡、匡扶正義,就連阿呆那個白癡也說過:「邪惡就好像是一個長在屁眼上的痔瘡,如果你不趕快把它連根割掉,反而讓它在那裡快樂地生長的話,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你的生活將會被它鬧得寢食難安、如坐針氈,甚至連你上廁所的時候都會讓你忍不住咬牙切齒到痛不欲生啊……」

「喂!你發什麼呆啊!沒看到那麼多人都跪在你面前了嗎?!」龍吟瑤用猛烈的搖晃喚回了我的神志,聲音直震得我耳根發麻。

看著眼前那雙焦急而又帶著脅迫的大眼睛,我彷彿聽到它們正在對著我無聲地喊道:「嘿!小子,你要是敢不答應他們,我就讓你在大街上眾人面前表演傳說中的裡赫氏保留曲目--夏威夷草裙舞!」

面對如此凶神惡煞般的龍吟瑤,我不得不妥協地將這個燙手的熱山芋扔到了那個遠在萬里之外的校長臉上:「這……這個……咳咳……不是我不想答應啊!關鍵是我答應了也沒用,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校長他老人家手裡啊……」

看著愣在那裡的龍吟瑤,我不由得暗自得意著自己的才思敏捷。

嘿嘿,等妳去找到那個老頭,我早就把兩本證件全都填上我的名字了,一個冷羽、一個龍羽!到時候就算這幫人在我面前集體跳海自殺都沒用了,哈哈哈哈!

滿以為龍吟瑤在聽到這條理由後會知難而退,放棄對我的敲詐,誰知她卻突然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小的通訊器,在我目瞪口呆之下撥了個號碼後,用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溫柔聲音對著通訊器說道:「喂,校長嗎?呵呵,我是阿瑤啊……我是阿瑤……阿瑤啊!」

在連說了好幾遍自己的名字後,龍吟瑤突然火大地吼道:「……你個該死的老白毛!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嗯,暗月的人想要一個天堂島的終生會員證,有個白癡說只要你點頭,他就給他們……嗯?你說還能是哪個白癡?……嗯,好的,好的,呵呵,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點頭的……」

「啪」的一聲關掉了通訊器,龍吟瑤衝著已經後悔得差點沒拔劍自刎的我嘿嘿黠笑道:「那個老傢伙已經點頭了,這下你該乖乖地給我交出來了吧……」


在龍吟瑤「好心」的攙扶下,我神情恍惚地送走了那幫感激涕零、對我千恩萬謝的人渣。在整理完自己的東西後,又被笑吟吟的龍吟瑤親自護送上了離開天堂島的航空母艦。

坐在龍吟瑤給我訂的貴賓套房裡,我味同嚼蠟般地吃著服務生送來的豐盛晚餐,心還在慢慢地淌著血……

天啊……我拚死拚活一整天才辛苦賺來的終生會員資格證啊!居然讓那個該死的龍什麼瑤就這麼給我當人情送給了一幫人渣!而且還一分錢都沒有要!

就算是行賄,妳也該給我開一張發票回來吧!摸著懷裡僅剩的唯一一張資格證,我差點沒心酸得落下淚來。

端起杯子,我卻突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一口都沒動過的紅酒竟已只剩了個底兒。奇怪,難道我已經被龍吟瑤刺激得患了老年癡呆症?不然我怎麼一點都不記得我喝過杯子裡的酒啊?

接著,我便看到了只有在夢中才能看到的奇怪景象:一塊被炸得金黃的小牛肉,居然自己慢慢抬起頭來,爬出盤子,彷彿被什麼東西吃掉般一點一點的漸漸消失了!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狠狠地掐了大腿一下,我差點沒痛暈過去。

不是夢!這絕對不是夢!!難道……該不會是……

「有鬼啊--︱」

在我的尖聲慘呼中,那塊只剩下一半的牛肉立刻驚慌地朝著桌邊逃去,帶著那瓶六十二年的紅酒一塊兒「丁鈴噹啷」地砸到了地板上,一整瓶紅酒立刻便如一灘觸目驚心的血跡般迅速染紅了一大片地毯。

而那塊被紅酒浸透了的會走路的牛肉,此刻也如同喝醉了一般,搖搖晃晃地掙扎著向前爬了幾米後,終於「撲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如死屍般一動不動了。

我抽出劍來,心驚膽戰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用劍將那塊牛肉挑了起來。咦?真的不動了耶,看來是被我那聲充滿了恐懼的尖叫給嚇死了……

為了保險起見,我又用劍狠狠地將那塊牛肉在空中五馬分屍,直到確定它再也不可能復活了,才放心地回到了餐桌上。

媽的,真是活見鬼了,難道說落羽神戀曲的第四重境界就是能看到鬼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我豈不是不需要任何演技就能去當「人鬼情未了」的那個倒霉男主角了?!

突然之間,我聽到一陣彷彿嬰兒般的啼哭聲,從剛才那塊牛肉摔倒的地方傳了出來。

接著,我便毛骨悚然地看到了一小團模糊不清的透明物體搖搖晃晃地從地毯上爬了起來,一邊哭著,一邊慢慢朝著師兄給我的那個挎包爬去。

拎起了屁股下的椅子,我鼓起全身最後一絲勇氣,咬著牙衝上前去,便想將那團不知道是餓死的還是醉死的冤魂徹底送進地獄。

而就當椅子高高舉起即將狠狠落下之時,我卻驚愕地發現,那團不停哭泣著的小小透明身影,居然是……一隻龍?!!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2.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