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850
累積人氣
566755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077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12.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沒錯,就是老夫。」沒想到拉奇特竟然痛快地承認了,真是令我意外,「怎麼,你還想替他報仇不成?」

羅特冷笑一聲道:「他?我管他死活。嘿,那個傢伙……」說到這裡,他欲言又止,長嘆了口氣後,皺眉對拉奇特道:「你想整他,我不反對,但是你也別太聲勢浩大了。哼,僅僅一個多月就死了七十多人,傷了五百多,你還真行啊!我要再聽說有無辜百姓喪命的話,你那幫手下可就給我小心著點了!」

「你也跟他有過節?我怎麼沒聽說過呢!」叼著雪茄的拉奇特聽到羅特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那我們何不聯手整他呢?我想你也該知道,那個狗雜種,純粹就是元老議會那幫老狐狸的鷹犬,只怕背地裡幹的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比我少!」

羅特淡淡地說:「嗯,他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反正我是不會和你聯手的,沒空。」

聽他們如此談論平日裡聲名卓著的梅凱爾,我只覺得背心一陣陣發涼,一想到雪城月的哥哥就在梅凱爾手下,忍不住出聲道:「拉奇特,你能不能別對付雪城日?他是我好朋友的哥哥……」

拉奇特冷笑道:「行啊!你殺了我就行,反正我這條命現在還捏在你手裡呢!到時候讓雪城月那小丫頭哭倒在你懷裡,豈不是更好?」

我愕然一愣,正不知該如何做答,羅特拍拍我的肩,對拉奇特道:「阿日曾經是我的徒弟,也算是羽的師侄了。你若真想動他,就掂量掂量吧!」

拉奇特冷哼一聲道:「我本來沒打算動他,不過聽你們這麼一說,倒是很有興趣了。」見我冷冷地瞪著他,他哈哈笑道:「除非你肯加入我,不然你小情人的哥哥可就要一命嗚呼了!反正你也有這個意思,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還沒等我回答,羅特已好奇地問道:「加入你?他加入你做什麼?搞恐怖活動?你做夢吧!拉奇特。」

拉奇特笑道:「當然不是,具體情況還是讓你這可愛的師弟告訴你吧!老子傷剛好,沒體力再說一遍了……」

見羅特將詢問的目光瞅向了我,我便一五一十地將剛才拉奇特招攬我的話重複了一遍。

羅特聽完後沉吟半晌,突然一拳狠狠砸在石製欄杆上,憤聲罵道:「操他媽的!那果然是梅凱爾的秘密軍隊!!」

就聽到「喀剌剌」一陣咧響聲起,被砸中的石欄突然「嘩」地坍塌了大半,碎裂的石塊紛紛滾下了塔去。

我伸手接住一塊砸向蝶葉蘭的石塊,驚問道:「師兄?怎麼了?!」

卻聽拉奇特淡淡笑道:「看你這麼生氣,難道你指的是三十年前北海薩馬蘭島上的事情?那次我聽說你這個常勝將軍被島上的恐怖組織打得鎩羽而歸,損失慘重,還欣慰了很久呢!怎麼卻成了梅凱爾的部隊了?」

「對,就是那次的事情……」羅特咬著牙將一塊石頭捏得粉碎,瞪著坍塌的石欄沉聲道:「那次我去薩馬蘭島,名義上是調查藍翼劍背龍的活動範圍,實際上是因為我的一名手下告訴我發現島上有人在非法拘禁和奴役奴隸,而且數量規模都非常龐大。等我派遣偵察隊去了後,才發現他們在用從世界各地非法販運來的奴隸秘密開採和合成鎢鈦合金。當時我匆忙間調集了三萬的兵力,並聯繫梅凱爾,希望他能夠協助我聯手搗毀那個非法礦場,並且營救出所有的奴隸,誰知道還沒等我抵達礦場,就被一支神秘的部隊偷襲,並炸毀了我們所有的運輸工具……」

聽到這裡,我猛然想起雪城月曾經給我講過這段事情──當時正值克迪族慘遭迫害之際,而師兄卻不巧去了北海調查藍翼劍背龍,待大屠殺結束後,才匆匆趕回,後來因為調查一起恐怖事件,發現是克迪族的人主使,不久便引咎辭職。如今聽師兄說起,卻想不到這件事情竟是另有隱情……

卻聽羅特繼續咬牙切齒道:「哼,那時我還在納悶,恐怖組織什麼時候配備了冰裂槍和高級馴龍以及威力巨大的定時炸彈,就連我們的行軍路線以及日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如今想來,除了他,怕是沒別人了!」

「在我們遭到重創後,我率領殘餘部隊撤退到薩馬蘭島南岸一個隱蔽的山谷裡,那時接到部下的電報,說你對克迪族採取了軍事鎮壓,我立刻聯繫梅凱爾,讓他協助我的部下火速派遣軍艦和飛龍將我的部隊運送回去。誰知道,還沒等軍艦抵達,我們就再次遭到了襲擊,並被數倍於我們的兵力圍困了足足一個多月,直到克迪族慘案已經接近尾聲,我們才得以逃脫。那時我才知道,派遣來接我們的軍艦在海上也遇到了未知武裝力量的襲擊,並且因為傷亡慘重而被迫撤回……」

「那次之後,我曾經懷疑過是否梅凱爾在通風報信,因為除了他,沒人知道我的進攻路線和撤退後的藏匿地點,不過我聽部下說他的部隊也在營救我們的路上遭受重創,就沒再追查下去了。」

「如今想來,薩馬蘭島上的非法礦場根本就是屬於政府的秘密產業,梅凱爾也是在元老議會的授意下,偽裝成恐怖武裝分子對我進行攔截和包圍,所謂的因遇到阻擊而遭受重創,其實就是跟我的部隊狠狠幹了一仗!哼,老子他媽的當時還跟梅凱爾抱怨說,如今恐怖組織的裝備是越來越精良了,只怕那龜兒子當時肚子裡都笑翻了天吧!」

拉奇特點頭冷笑道:「如果是我,事先絕對不會讓手下一名龍騎將得知消息,事後也一定會將所有參與此事的士兵全部發配到南極等人跡罕至的地方去駐紮,讓他們一輩子都別想回來。只怕梅凱爾比我幹的更絕,後來我聽說他在一次圍剿恐怖武裝分子的行動裡,因為判斷失誤,中了埋伏,白白葬送了五六千名部下。哼,此後的類似事件更是不勝枚舉,估計這些無辜送命的,都是那些曾經包圍過你的部隊……」

我聽得頭皮發麻,忍不住問道:「那幫士兵肯乖乖聽你擺布嗎?」

拉奇特冷哼道:「軍紀如山,不聽的就上軍事法庭吧!只怕他們就要到監獄裡去待一輩子了!」

我忍不住罵道:「那你把他們當什麼?他們可是為你賣命的啊!」

拉奇特嘿嘿笑道:「既然都賣給我了,自然也就只能乖乖聽命了。小子,成大事不拘小節,老子沒要他們的命就不錯了。」

我懶得理他,扭頭問羅特道:「師兄,你當年被圍攻的時候,應該能衝出包圍吧!那幫人難道還能攔住你嗎?要換了是我,先衝出去殺了他們的頭領,不就能趁亂率眾突圍了嗎?」

拉奇特哈哈笑道:「你也想得太天真了吧!試想一下,如果別人知道被包圍的部隊有金徽,還會傻傻地暴露自己的指揮部嗎?只怕要搬到海上一百多公里外去無線電遙控,等你師兄游過去找到船並且毀掉指揮部,回來時恐怕手下已經全部陣亡了吧!」

羅特也苦笑道:「縱然我想衝出去幹掉他們的指揮部,也是有心無力。他們四萬多人配備了三千多把冰裂槍,二十四小時輪番監視我們的動靜,並且用炸藥封死了出口,防止我們趁虛逃跑。當時那種情形下,只要我一跳出掩體,立刻就有七八十把冰裂槍對準我,一旦我進入射程就發射,還沒等我衝到他們眼前,恐怕已經有一千多把槍開始對著我開火了,那個時候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撤退了。」

「一千多把……」我吶吶無語。師兄在一千多把冰裂槍的圍攻下都能安然撤退……換了是我,只怕早被轟成碎片了吧……

拉奇特嘆道:「冰裂槍最讓人頭痛的就是,發射出來的冰彈一遇到攻擊就立刻碎成細霧瀰漫開來,開頭一兩百發憑你現在的功力也許還能忍受那股凍氣,可等到上千發在你身邊炸開後,你就知道那滋味了……先是手腳開始不聽使喚,接著就是口鼻僵麻,連眼球都開始僵澀,再到後來,你會發現不知何時你的手腳已經斷光了……」

「……」

羅特苦笑道:「你別嚇他了……唉,當年我原以為大屠殺是因我的失職而起,才毅然決然的辭去職務……今天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梅凱爾布置好的計策……」

拉奇特訝道:「怎麼又跟你有關係了?」

羅特嘆氣道:「以你的身分職位,應該聽說過蘭雪島上的姦殺案吧……」

拉奇特一怔,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哦……原來是那件事情。那次的案情我聽說過,因為有一位被害者是元老議會核心組織裡一位成員的直系親屬,所以並未公開審理就將案犯秘密處決了,事後還對外封鎖了一切關於此案的消息。而且七名涉案成員都是克迪族家族聯盟的繼承人,所以原本對克迪族態度搖擺不定的元老議會才下定決心要執行大屠殺計劃……」

我愕然道:「因為姦殺而大屠殺?那幫人怎麼能因為七個人的罪行而殺掉三十萬人?!」

拉奇特搖頭道:「沒這麼簡單。元老議會核心的十二個成員,有四個是堅決支持大屠殺計劃的,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克迪族的人存在,新能源開發計劃就有可能被付諸實現,自己的財路就會被斷絕;有五個是堅決反對的,因為他們認為就算克迪族全死光了,也未必能阻止新能源計劃的實施,而且這樣太不人道,嗯,其中就有被害者之一的直系親屬了;剩下的三個是中立派,認為殺不殺都無所謂。這件事情發生後,那五個反對者中的那位被害者親屬便因為過於仇視克迪族而加入了對立的一方……於是,大屠殺就發生了……」

「不會這麼巧吧!」我驚訝道:「怎麼可能偏偏就是反對派的親戚被克迪族的人姦殺了呢?!這肯定是有人故意設計陷害的!」

「也許這並不是巧合,但是在當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一個巧合。雖然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湊巧,惹人懷疑,但是因為它發生在羅特部隊的一個駐紮地,而你這位師兄又是一個典型的正義使者,所以就算有人懷疑是個陰謀,也因為相信羅特的為人而打消了猜測……」

「啊?!」我吃驚地看著羅特,「在你的駐紮地發生的案件?!可是就算如此,也……」

拉奇特冷笑著打斷我道:「不光如此,就連案件嫌疑人以及發現此事的人員,也都是這位仁兄的手下。」

我震驚莫名,難以置信。

羅特點頭道:「當時我正出發前往薩馬蘭島,而出發地就是蘭雪島,那是離薩馬蘭島最近的一個基地。就在我出發的第二天晚上,我的部下在部隊的俱樂部裡發現了三名被害少女和七名涉案的新兵。當我的部下發現時,兩名少女已經被分屍,另一名雖然還活著,但是四肢耳鼻全部被人割掉了,就連舌頭和眼睛也被人剜了出來,在送往醫院搶救的途中死亡。另外七名涉案人員是剛剛加入我部隊的七名克迪族家族聯盟繼承人,他們被發現都曾服食了過量的迷幻藥,現場也發現了不少興奮劑藥包以及各種作案工具,可以說是證據確鑿,於是我的部下並未向我報告便在第一時間上報給了司法部,並在確定死者身分後,直接將案件處理權轉交到了元老議會手中……」

「……」

「怎麼,難道你也開始以為,這只是一個巧合了嗎?」見我無言以對,師兄苦笑著問道。

我很想否認,可惜無法說服自己,只得轉而問道:「家族聯盟的繼承人為何要去當兵?放著現成的財富名譽不要,去受罪嗎?!」

「這是克迪族家族聯盟的傳統,繼承人必須當過兵,才能擁有繼承資格。當時不光是我,就連梅凱爾的部隊裡也有克迪族家族聯盟的繼承人在當兵。當然,一向與克迪族為敵的拉奇特兄是沒這個好運了……」羅特苦笑道。

拉奇特笑道:「老夫的確沒你那麼好的狗屎運,不過你是怎麼想到這是梅凱爾策劃的呢?就因為他曾經派部隊圍剿過你?!」

「哼,這兩件事情的時間如此接近,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羅特咬牙道:「而且在慘案發生一個月後,我奉命去鎮壓一個新成立的恐怖組織,抓住了他們的頭目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克迪族僅剩的一小撥倖存者自發組成的復仇組織。據他們說,他們是在被抓後,大屠殺開始的前一晚,被我的手下偷放出來的。而且他們還知道這次的大屠殺和我有著直接的關係,因為我的手下當晚還告訴他們,發生在蘭雪島的姦殺案是因為我平時疏於軍紀整頓而造成的……」

「被你的手下偷放出來的?!」拉奇特驚訝的道:「你的手下居然還造你的謠?」

「嘿!怎麼可能?我的手下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來,因為除了我、你以及少數政府的高級官員,其他人──包括蘭雪島上我的那些手下們,根本就對死者身分一無所知,更加不可能知道這起案件會導致大屠殺的發生,所以我當時懷疑他們是想幫放了他們的人隱瞞身分,才故意誣陷是我的部下幹的……不過因為放人這件事情換作是我,我也會做,所以也就沒去追究是誰幹的,有可能是你那群對你頗為反感卻又無可奈何的部下,也有可能是梅凱爾那幫仇視你的部下。等我放了他們後,第二天卻被手下告知他們因為沒有武器,被龍騎警發現並虐待致死,那個頭目更是渾身被倒滿了汽油活活燒死的。我震驚之餘,也非常歉疚,再加上當時我聽了他們的話後,的確感到蘭雪島事件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自責良久後,便不辭而別……唉,如今看來,這也是梅凱爾刻意安排的了……」

「的確……如果你不辭職,遲早還要去薩馬蘭島搗亂,萬一讓你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那就糟了。不如一勞永逸,讓你辭職走人,整個世界就太平了。」拉奇特點頭讚許道:「梅凱爾這一招,的確是相當高明,不僅讓大屠殺順利進行,還利用你的良心來譴責你……嘿,換了是我,怕是死都想不出來。」

羅特聳聳肩,無奈笑道:「看來那次的大屠殺,我們兩個都成了他陰謀下的犧牲品。而他最高明的地方,還是在大屠殺發生後,居然能夠完全地置身事外,讓人以為這件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哼,當時就連我都以為他跟此事毫無關係,還跟他一起背地裡大罵你,罵你是條毫無人性的瘋狗,元老議會發昏,你就趁機大開殺戒,公報私仇。當時要不是梅凱爾攔著我,只怕我就要去跟你決鬥了。」

「老子他媽的也想公報私仇啊!可惜我剛把他們抓進各個集中營和監獄,就被元老議會勒令讓政府軍徹底接管了。媽的,一點甜頭都沒撈著,反而讓老子替他們背黑鍋!」拉奇特搖頭苦笑道:「那個時候梅凱爾要是不攔著你,只怕你我也不用等到今天才知道一切都是他策劃出來的了……」

羅特搖頭道:「其實十幾年前我就已經開始懷疑了,不過苦於沒有手下去系統地調查取證,也僅能止於猜測而已。」

「哦?你是怎麼開始懷疑的?」拉奇特好奇道。

「唉,辭職以後,我一直對薩馬蘭島遭襲一事耿耿於懷,便暗中調查那些人的裝備是誰提供的。誰知道我找來找去,都再也找不到他們的下落了,薩馬蘭島上除了礦場自己的常駐武裝警衛部隊和奴隸外,別說冰裂槍,就連一條夠格的馴龍都沒有。另外我還發現了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我在一條販運奴隸的船上,看到了梅凱爾的一名親信,那個人並不是龍騎將,但我清楚地記得他當年曾經是梅凱爾的隨身警衛,負責照料梅凱爾的飲食起居。當時我隱隱感覺事情不對頭,但由於我根本不知道是政府壟斷了整個鎢鈦合金的生產銷售市場,還以為是某幾個我不知道的小聯盟在生產,更不知道從鎢鈦合金上牟取的暴利是多麼驚人,自然也就想不通梅凱爾幹嘛要支持非法礦場。因為以他現時的權力地位,根本就不用為金錢擔心,也沒必要冒這麼大風險來撈這種錢……」

「哼,這情報還是我的兩名得力手下用命換回來的,你又怎麼可能知道呢?」拉奇特苦笑道:「不過我查了這麼多年也沒查出他們是在哪兒生產的,沒想到,居然就在你當年首遭敗績的薩馬蘭島上。」

羅特也苦笑道:「嘿,如果我們兩個當年沒那麼互相仇視的話,只怕這個謎底也不用直到今天才解開了。」

拉奇特點了點頭,慨然道:「正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不合,才讓梅凱爾那個雜種能夠趁隙而入……不過這也沒辦法,我的行事作風,你又怎麼可能認同?」還沒說完,他已自嘲地笑了出來。

羅特也忍不住跟著苦笑出聲來,長嘆了口氣後,歉然道:「對不起,拉奇特,雖然你在我眼中仍然是個人渣,但我還是要為三十年前的誤會而向你道歉……嗯,順帶一提,上次你派到天堂島的那個銀徽……是我殺的。」

拉奇特愣了愣,扭頭看向我,疑惑的道:「難道不是你和燮野明那小子幹的?!」

正呆呆出神的我聽到這曾經也被校長責難過的莫須有罪名,頓時哭笑不得,無奈道:「你也太高估我們倆了吧……」

拉奇特正色道:「燮野明的實力,年輕一代中已經無人能敵,就算是我手下的銀徽也對他忌憚三分。再加上你這個曾經打敗過他的高手,哼,殺我一個銀徽,有什麼不可能的?!你今天不就連敗我兩名銀徽嗎?!」

「呃……那純粹只是運氣好罷了……」

拉奇特冷笑著點頭道:「你的運氣的確好到不行啊!居然連我都栽在你手上了……」

羅特奇道:「怎麼,羽,你連敗兩名銀徽?這可完全是金徽的實力了!」

我尷尬道:「真的只是運氣好……」當下便老老實實地將用綠野仙蹤吸納對方電勁,湊出火電混合真氣的法子說了出來。

羅特聽了哈哈大笑道:「看來你的運氣還真好啊……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麼學會混合真氣的?我當年還是在那老混蛋親手指導下才學會的,你……難道已經天才到能無師自通,連緋冥神羽箭的招數也一併領悟了?!」

我瞅了拉奇特一眼,撓著頭,尷尬的道:「呃,哪裡哪裡……菲麗斯教的……」

還未等羅特開口,拉奇特已經大聲罵道:「放屁!放屁!我師叔只精研魔法,根本就不會混合真氣!她頂多只能教你緋冥神羽箭的招式,怎麼可能將各種混合真氣的用途也說得那麼明白!說,到底是誰教你的?!」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12.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