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內文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赫氏門徒
作 者
冷鑽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4.11.11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
本月人氣
1505
累積人氣
56579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4
累積推薦票
6075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7 / 123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3.10.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章
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接到天堂島邀請函的各聯盟高層幹部們終於陸續來到了下榻的雪塔大酒店。

站在一百多層高的樓上,我功運雙目從玻璃窗向下在人群中尋找著葉靈劍會長的身影,可是找來找去,卻怎麼都看不到他。

燮野明圍著浴巾推門而入,見我對著窗外發呆,不禁笑著問:「幹嘛?美女們來了嗎?」

走過來一看,百層樓下走來的卻是一堆身材臃腫的腐敗分子,他便拍著我的肩膀安慰道:「唉,羨慕什麼啊!你看看他們,一個個不是高血脂就是心臟病,要不就是糖尿病、腎虛。哼,雖然現在醫學發達,還有各種各樣的治療手段,我看他們恐怕也活不到一百歲。」

「哦?那你師父今年多大了?」

「我師父?他老人家可很少跟我們提年齡,所以我們都不知道。不過據我推算,至少也有個七八百歲了。」

「呵呵,你怎麼推算的啊?」

「他曾說我們的最後一位師母是在六百年前去世的,享年一百二十七歲。從這推算,我師父可不至少七八百歲了啊!」

「哈哈哈,最後一位師母?那你師父一共娶過多少位老婆呢?」

「唉,這個我可就不清楚了,再說也不好意思去查啊!以前雅格有一次問過,結果師父他掐著指頭數了半天後,告訴我們他忘了……」

「……」

「這也沒什麼啊!你想想這一千多年來因為聯盟之間的利益衝突爆發過多少次戰爭啊!那麼多男人死在了戰場上,導致曾經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所以只要有能力,一次娶七八個老婆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我師父說他曾經最多一次娶過十六個老婆呢!」

「我靠!我懷疑你們幾個這麼好色,是不是都從你師父那裡學來的啊?」

「哈哈哈,好色的只有我和雅格,墨烈可是個不懂風情的正人君子。至於元嘉,他還小呢!還有兩個小師妹,那就更不可能好色了。」

「咦,不是還有一個什麼卡城嗎?那小子聽說是你師父的關門弟子啊!」

「那小子?呵呵,他家裡有錢,而且俗務繁多,所以不常去我們那裡,和我們也不是很熟,而且我師父教他武功只是看在他祖父的面子上,並沒有收他為徒。」

「哦,我倒是曾和他交過手。這麼說來,你們師兄弟幾個全都跟我打過架呢,哈哈哈!咦,你師父以前的徒弟呢?不會是他直到這幾十年才突然想要找徒弟的吧?!」

「唉,別提了。我師父以前也曾經教過幾個師兄,他們全都死在戰場上了。聽我師父說,其中有一個天分不比我差呢!可惜中了別人的奸計,就那麼掛了,不然的話,哼哼,我師父火神劍的名頭,也不能叫那隻臭烘烘的老蝙蝠給蓋過去了啊!」

正談笑間,漂亮的導遊小姐推門而入,一看燮野明只圍了條浴巾,上半身什麼都沒穿,不禁笑著調侃道:「喲!二位帥哥這是在幹什麼啊?我說怎麼找來找去都少了兩個,原來你們還在這裡偷偷私會啊!」

燮野明哈哈笑道:「我可是一直苦候著小姐妳哪,可惜等了半天妳都不來,怕凍感冒了才過來曬曬太陽,暖和暖和的。」

「這裡暖氣十足,怎麼可能感冒?」導遊小姐笑道:「我說二位,大家都在樓下等你們哪,你們到底還去不去島北了?晚上還有盛會的開幕式,我們可要早去早回啊!」

「去!怎能不去?讓美女們等久了,可是罪過啊!」燮野明趕忙衝回自己的房間去換衣服。

導遊小姐看看四下無人,便笑著走了過來,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輕聲問道:「晚上有空嗎?要不要我陪你去海邊游泳?」

我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連忙笑著搖頭:「啊!明天就要比賽了,我怕……」

「呵呵,怕什麼?怕我會吃了你嗎?」說著,她便拿起我的左手放在了她那豐滿圓挺的綿軟酥胸上。

「不是啊……是、是怕感冒……」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等陣仗,可我還是忍不住一陣臉紅心跳、呼吸急促,只覺得左手正按著一個滑膩嬌軟的渾圓肉球上,一股令人酥軟的火熱瞬間便透過薄滑的衣衫順著手心直燒到了我的心裡。

導遊小姐輕聲笑了出來,連帶著我手掌下那火熱綿軟的滑膩肉球也跟著微微晃動,只見她媚眼如絲地將臉湊到我的耳旁悄聲說:「那好吧!不去海邊,那我晚上就在這裡等你回來聊天哦!你可要早點回來,別真等到開幕式結束了才給人家跑回來……」

「這……這個……」我一時間被她故意呵到耳朵裡的絲絲暖息給弄得渾身酥癢,幾乎說不出話來,正不知該如何拒絕,卻突然想到可以借此機會問問葉靈劍是否來到了島上。

「嗯,這個什麼啊?」

「這個……那個……妳知道葉靈劍會長他今天來了嗎?」

「呵呵,你問他做什麼?難道你也看上了他的那個寶貝女兒?」

「啊……哈哈,不是啦,只是昨天剛好看到新聞裡介紹過他。」暈,難道我將心裡想的全寫在臉上了嗎?

「哦……他來了啊!不過各個聯盟會長都不住在這裡呢!你要想見他的女兒啊,恐怕只能問我了哦!」

「呵呵,妳誤會了,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啊,他、他……他女兒也來了?」

「嗯……這個人家就不知道了。怎麼樣?今天晚上你可不要只顧看他的女兒,要知道我可在這裡等著你呢!」

原來她也不知道阿冰到底來了沒有啊……既然葉靈劍已經來了,看來我今天晚上可就有得忙了。

剛想告訴她我晚上還要練功,沒辦法陪她聊什麼天,就聽換好了衣服的燮野明在那邊叫道:「阿翎?你要下去了嗎?」

「啊!還沒呢!」我趕緊抽回左手,紅著臉朝門外走去。

導遊小姐拽住了我的手,在我身後咯咯直笑道:「走那麼快幹什麼?我才是帶路的哦!」


下午去的幾個地方,並不是師兄說過的什麼遊戲世界,只是幾個小型的供遊人玩耍的魔幻空間。

那裡面有一望無際的雪原和巍峨挺立的高山、鬱鬱蔥蔥的熱帶叢林和綿延百里的金色海灘,還有高絕百丈、氣勢雄偉的大瀑布,以及一年四季都不停噴發著岩漿的熾烈火山。

在那裡面,遊人們可以滑雪、衝浪、爬山以及探險,而且完全不用顧慮生命的安危,因為就算死無全屍,也能立刻復活。

雖然說沒有看到傳說中的如雲美女,可燮野明也是玩得不亦樂乎,仗著有神功護體,又是玩雪崩、又是玩跳崖,最後竟拽著我就往火山口衝。

而那位多情又漂亮的導遊小姐,卻似乎為了保持一定的神秘感,刻意遠離我們而領著其他貴賓去遊山玩水、滑雪乘舟,直到日落時分才意猶未盡的帶著我們坐上了返程的巴士。


回到酒店吃過晚餐後,貴賓們便紛紛回房梳洗,換上參加開幕式的西裝禮服,就連導遊小姐自己也換上了一套華貴的晚禮服,站在一群男貴賓中竟彷彿被群星追逐的明月一般耀眼奪目。

不過話說回來,因為所有的女賓都不在這裡,所以她也自然就成為了所有男士們注視的焦點了。

看到我和燮野明依舊是白天的那副裝扮,導遊小姐笑著走過來問道:「你們二位還真有默契呢!都不肯換衣服。呵呵,是沒帶,還是怕被盛會中人們的熱情給點著了啊?」

我笑了笑說:「我們可沒他們那麼多衣服,再說也不習慣穿的那麼正式。反正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看什麼盛會,玩得開心就行了。」

燮野明在一旁補充道:「像我們這種人實在不適合穿那麼名貴的衣服,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把它們弄破了,還不如穿著這一套,又結實又好看,省得總是擔心來擔心去的不自在。」

導遊小姐笑著說:「這可不是什麼好藉口哦!我那裡恰巧有幾套備用的男式禮服,你們二位要是不介意的話,就借給你們穿一晚上吧!弄壞了也不要緊,反正我也不穿。」

燮野明立刻笑道:「那就太好了,不怕弄壞的禮服,不穿白不穿呢!」

導遊小姐笑著白了他一眼:「看看你這德行,真不知道你師父是怎麼教你的,就不會說幾句好聽的話嗎?」說罷拉著我們便去換衣服。

我本想拒絕她的好意,因為一來實在是沒穿過那麼正式的禮服,二來也怕欠了她的人情日後不好說話,可一想到晚上要去見葉靈劍,如果阿冰真沒來的話,要是不穿得正式一點,還真怕被人拒之門外,被逼動武。

換上禮服後,筆挺的西裝竟沒有那種累贅的拘束,照照鏡子,感覺也還不錯。

當我和燮野明雙雙走出更衣室時,導遊小姐雙眼一亮,走上來挽住了我的胳膊,忍不住驚嘆道:「哇!你們二位帥哥今天晚上可要小心點兒,千萬別把所有的女賓們都給迷暈了哦!」

我們倆都被她讚得有點輕飄飄的找不到北了,燮野明更是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妳那個美若天仙的上司呢?她晚上可會出現?我還要找她去切磋切磋呢……」


慶祝活動的開幕式是在天堂島東部的天然環形大劇場內舉行。

整座劇場竟是由一整塊巨大無比的環形白色花崗岩雕琢而成,經過打磨加工之後,更顯得氣勢雄偉、莊嚴華貴,遠遠看去,宛若一顆耀眼的明珠般閃爍出無比聖潔的光輝。

十幾萬人坐在大劇場的環形看臺上,放眼望去,真是人山人海,盛況空前。

隨著動感十足的音樂聲響起,一個方形的紅色巨大舞台從地面緩緩上升,看臺上的閃光燈如夜晚繁星般晃煞人眼,全是心情激盪歡聲雷動的人群在搶著拍照留念。

隨著數千名盛裝男女湧上了劇場中的巨大舞台,在一陣悠揚悅耳的歌聲當中,開幕式終於拉開了序幕。

我坐在歡呼的人群當中,環望四周,試圖能夠從人群中找到我想找的人。

可惜在場的觀眾實在太多,再加上氣氛熱烈、群情激動,哪裡還能看清楚葉靈劍到底在哪兒。

無奈之下,我只得找到一位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藉口來晚了,想打探葉靈劍等人坐在何處。

「咦,你是聖龍聯盟推薦來的比賽選手嗎?」工作人員被現場的熱烈氣氛弄得戒心全無,居然對我的身分毫不懷疑:「啊,據我所知,他們今天晚上要等到開幕式正式開始時才會入場,而且因為葉會長公務繁忙,恐怕來得更晚。你要是急著找他的話,可以到劇場旁邊的私人別墅區去找他。」

暈,天堂島上居然還有什麼私人別墅區?一邊感嘆著聖龍聯盟的財力雄厚、政府部門的生財有道,我一邊匆匆趕往工作人員所說的私人別墅區。


來到私人別墅區後,卻看見整個私人別墅區內空空蕩蕩,只有幾個龍騎警在停車場站崗值班。

循著各大盟會的標誌牌,我毫不費力地便找到了葉靈劍所在的別墅。

只見別墅的大門外,停著幾輛豪華的御風車,還有幾個身著黑衣的保安人員在大門口來回巡視。

我整了整身上的禮服,深吸一口氣後,慢慢走上前去。

「對不起,這裡是私人住宅區,如果你沒有介紹信或者邀請函的話,請不要再前進了。」還未等我走近大門,一位保安便即出聲警告。

我心下一涼--媽的,什麼介紹信、邀請函,我可統統沒有。

沒辦法,既然校長說無論如何都要親眼見到葉靈劍會長,而且還不能在除了葉靈劍會長之外的人前透露真實身份,看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啊!這位大哥,請問這裡有沒有洗手間?」我故意裝出一副內急的樣子,希望他們能夠行個方便,省得讓我破門而入,浪費體力。

「對不起,這裡沒有公用衛生間,你可以到大劇場裡去找。」回答的聲音依舊冰冷。

「可是……可是,我實在憋不住了啊!能不能讓我進去借用一下洗手間呢?」

「對不起,這裡是私人住宅區,沒有介紹信和邀請函的人,一律不准進入。如果你實在憋不住的話,可以到那棵樹下解決。」保安抬手一指,卻是幾百米外停車場旁的一棵參天大樹。

「……」就算我要解手,也不用找那∼∼麼大的一棵樹吧?!

「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就請趕快離開。這裡是私人住宅區,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

看來文的不行,只能來武的了!

我故意齜牙咧嘴地走上前去,猛的拽住那個保安的領子,惡狠狠地罵道:「他媽的!用個廁所都不讓嗎?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我他媽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在我面前擺譜兒!」

那個保安被我一把抓住胸口,哪裡還能反抗,連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雙眼中充滿了莫名的恐懼。

另幾名保安一看架勢不對,連忙衝了上來,抽出腰間的警棍便朝我身上砸來。

我任由警棍砸落在身上,體內的真氣順著警棍刺了出去,那幾個保安頓時連哼都沒哼出來,就僵硬在那裡動彈不得。

鬆開了那個保安的衣領,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哼,不讓我用廁所?老子這就進去給你用到天亮!」說完便大搖大擺地從大門走了進去。

剛走進裡院,卻看見又有幾名保安叫喊著衝了出來,似乎是在招呼後面的人。

我連忙擺手道:「別激動!別激動!我只是來上個洗手間罷了……」

還沒等我說完呢,那幾個不長眼睛的保安已經衝了過來,抽出警棍圍著我便是一頓暴揍。

劈里啪啦的聲響過後,我拍拍衣服,對倒在地上的他們賠笑地說聲「得罪」,便繼續朝別墅的門口走去。

卻突然聽到一個冷冷的聲音在門內說道:「哪兒來的瘋子?不想活了嗎?什麼地方都敢闖?!」聽聲音,竟似是紫徽級別以上的高手。

我心中一顫,暗嘆了口氣,只得繼續裝瘋賣傻道:「我不是瘋子,只是內急啊!拜託開開門,借個洗手間用用!」

白色的橡木門「卡嗒」一聲開了,令我吃驚的是,門內站著的,不是一位,而是三位紫徽龍騎將!

為首的那位臉上蓄著整齊的鬍子,雙手環抱胸前,衝我冷冷一笑:「哼,借洗手間借到這裡來了?你膽子也夠大的啊!哪兒來的?不會是真的尿急吧!」

「我真的尿急啊!拜託讓一讓、讓一讓,洗手間在哪兒?」我說著便想從他們身旁擠過,誰知為首的那位張臂一攔,指著門外倒在地上的保安說:「我還頭一次見到如此尿急的人還能打人呢!你今天要是不給我說清楚你到底是誰,哈,我看你要麼當場給我撒出來,要麼就憋死在褲襠裡!」

事到如今,我還有什麼辦法?恐怕是除了轉身走人外,就只能當著他們的面立刻撒一泡尿證明清白了。

不過看他們的口氣,我想走大概也走不了,那麼剩下來的那條路……可實在是……

算了,今天晚上不行,還有明天。說不定過會兒葉靈劍去劇場的時候,我還能有機會見他一面呢!

再說現在阿冰也不知到底來了沒有,就這麼貿然地闖了進去,豈不是弄巧成拙?

我當下便故意耍狠地說:「媽的,你們知不知道老子是誰啊?!我可是雪塔聯盟繼承人他表哥啊!」說著,便一巴掌朝為首那人臉上狠狠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過後,卻是我被人給扇得硬生生飛了出去。

齜牙咧嘴地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我憤憤地罵了句:「媽的!給老子記住!」轉身便想往外溜。

「哈,想跑?」那三個紫徽身形一動,再次攔在了我的面前。

為首那人衝我冷冷一笑道:「你不是要上洗手間嗎?好啊!我們這就帶你去。」

我連忙搖頭尷尬地笑道:「呵呵……呵呵,不用了吧!我、我這就去外面自己解決……」

「客氣什麼?走吧!」那個紫徽拽著我的衣領便想把我給拎起來,掙扎中我順手反扣住了他的手腕,體內冰冷的真氣立刻狂瀉而出。

只聽他突然悶哼一聲,接著便手腕無力地鬆開了我,身子搖搖晃晃地向後退了幾步後,渾身冷得不住打顫。

卻見一大片晶瑩的冰霜從他的胸口凝結而出,並逐漸向四肢蔓延,又過了片刻,竟連臉上、頭髮上都出現了一片白色的凝霜。

原本只想裝作不敵趁機溜走的我,卻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讓我體內的真氣沒有遇到絲毫的阻礙便瞬間侵入他的經絡之間。

真的是他太弱了?還是我的真氣已經被燮野明的火魘真氣給激發得愈發厲害了呢?

一時間,我們三個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啞然地緩緩坐倒在地,嘴裡不住呼出森然的白霧,而一股懾人的寒氣從他身上朝我們直撲過來……

「這小子居然會科格爾的冰魂雪魄?!」一位紫徽驚叫出來,另一位則急忙上前想幫助那個似乎是叫科格爾的紫徽運功壓住冰勁。

「啊!我不知道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啊!」見事情鬧大,我也忍不住有些慌了,轉身就想往外衝。

「華嘉!攔……攔住他!」正在運功救友的那位見我想逃,連忙讓想上前幫忙的華嘉不要管他們,趕緊抓住我。

華嘉暴喝一聲,頭也不回地向後倒縱而來,凝指成爪,直取我的背心要害。

紫烈的電勁在他指尖吐放閃動,竟發出「啪啪」的電擊之聲,直嚇得我頭皮一陣發麻,不得不再次回身揮手格擋。

手掌剛剛接觸到他狠狠抓來的一爪,體內的真氣竟又是一陣急瀉。這次華嘉雖早有準備,卻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慌忙撤爪擺脫我真氣的黏滯,踉蹌著向後退去。

再看另外二位,竟連剛才趕去救治的那位身上也凝出了點點白霜,兩個人一起僵坐在院子中央,正不住地瑟瑟發抖。

「卡勃特!」華嘉驚呼一聲:「你……你怎麼也中招了?」

「他……他……」卡勃特只是勉強說了兩個字,便說不下去了,慘白的臉上也漸漸凝結出一片薄霜,將嘴唇凍得烏黑發紫。

華嘉回頭狠狠瞪了我一眼,厲聲喝問道:「你是不是拉奇特那個狗雜種派來的刺客?!哼,我今天就和你們拼了!」

拉奇特那個狗雜種?難道他們竟是梅凱爾的部下?……呃,廢話,葉靈劍再怎麼不長眼睛,也不可能請拉奇特的手下來給他當保鏢吧……

卻見華嘉「嗆啷」一聲抽出了腰間的佩劍,竟不要命似地朝我當胸急刺過來,我扭身一讓,一股隔空都讓我有些渾身發麻的強猛電勁便從身旁擦過。

華嘉不敢再和我雙手接觸,輕叱一聲,劍鋒急轉,瞬間抖出一片紫色的粼粼劍光又朝我當胸罩來。

我眼明手快,雙手猛然合十,將他急刺而來的劍尖牢牢夾在了雙掌之間。體內的真氣再次急瀉而出,華嘉冷哼一聲,連忙撤劍後退。

「住手!」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突然傳來,卻見葉靈劍本人竟親自從房內走了出來,看向我的雙眼中沒有一絲的慌亂和不安:「你到底是誰派來的?是來找我的嗎?」

我連忙衝他點頭道:「對啊對啊!你是這裡的主人吧!拜託,請問你房間裡有沒有洗手間?我真的很急啊!」說著,隨手將劍拋還給退開去的華嘉,他卻不敢伸手去接,任由那把劍落在了地上。

葉靈劍見狀,不禁啞然失笑,走上前來俯身便要去拾那柄長劍。

華嘉急忙攔住他道:「不要!這小子功夫邪門得緊,小心劍上被他作了手腳!」

「呵呵!」葉靈劍笑著衝華嘉擺了擺手,輕輕將劍拾起道:「他若真要殺我,直接拿劍殺過來就行了,何必如此大費周張?」說著,將劍遞還到華嘉手中。

華嘉面上一紅,伸手接過了劍,卻依然攔在葉靈劍身前,對我怒目而視。

葉靈劍在他身後衝我笑道:「呵呵,小伙子,你剛才的所作所為,我可全都看見了。你有什麼事情不妨直說,何必這樣弄得大家都不開心呢?」

我也忍不住紅了臉,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大叔,我本來也沒想鬧得這麼大,可誰知道你屋裡還有三個紫徽啊!哦,我叫龍飆翎,是這次被推薦來的參賽選手,剛才經過這裡時突然尿急,這才……這才忍不住冒犯了……」

「龍飆翎?」葉靈劍皺起了眉頭:「這個名字我倒是沒有聽說過……原來是被推薦來的參賽選手啊,怪不得這麼厲害,連科格爾他們都幾乎攔不住你啊!你要上洗手間,那就進來吧!其實那幫保安的確是有點神經過敏,呵呵,他們都沒有事兒吧!」

我點點頭說:「他們都沒事兒。」說著便朝他走了過去。

華嘉在一旁急著說道:「葉會長,他很可能是拉奇特那個混蛋傢伙派來的刺客啊!在參賽選手中,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身手的高手呢?您、您千萬不能讓他進屋啊!」

葉靈劍再次擺了擺手道:「你看他最多不過二十,又不是拉奇特的什麼親侄子,怎麼可能會是刺客?你們啊,也真是的,說話動手一點都不客氣,把誰都當成是刺客看。我早就跟你們總統領說過不需要你們來幫我,可他偏偏還不放心。哼,我看這次我可是找到理由了。」

「葉……葉會長,我們是真得很擔心您的安危啊!」

「哈哈,恐怕你們擔心我女兒比擔心我要來的更多一些吧!」

華嘉臉上登時便紅了,扭頭狠狠瞪了我一眼:「哼,小子,你要是敢對葉會長有什麼舉動,我就算豁出了性命也饒不了你!」說完竟再也不看我一眼,走到那兩個紫徽身旁盤坐下來幫他們運功抵禦寒氣。

「啊!龍飆翎小弟,你不是要上洗手間嗎?那就快點進來吧!不過走的時候,可千萬要記得幫他們治治傷啊!」葉靈劍衝我微微一笑,便轉身進了門去。

我跟在他身後剛要進門,卻突然聽到樓上一個女子擔心地問道:「怎麼了?外面出了什麼事情嗎?」

那聲音猶如天籟一般,嬌婉清悅,竟似冰山雪嶺中蜿蜒而下的一道清溪,好聽得讓人心中舒暢無比,使人忍不住想看看這聲音的主人,是否也跟這聲音一般美得直入人心。

「呵呵,冰兒,沒事兒,只是一個路過的小伙子想借用一下洗手間罷了。」

我只聽得心頭一陣狂跳,不小心一腳絆在門檻上,「哎喲」一聲,便向前猛的栽了過去……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赫氏門徒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3.10.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