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篇
學園篇
魔劍篇
83 暗向限的頂峰
84 達姆瑟非斯的迷霧樹海
85 兩個月前
86 亞亞希德的最強劍士
87 身份
88 夜痕•十二斬紋流
89 仲介所的大姊
90 恐嚇案件
91 真面目下的陰謀
92 瘋狂的人與劍
93 落雨下沼林
94 雙面危機
95 揮劍的意念
96 價值連城的劍
97 為妳打造的光明
98 光明下的面貌
99 內幕
100 菲迪希爾•菲蘭姆頓
101 空港都
102 意外的來者
103 登機前的事件
104 飛空艇通道的變數
105 雷舞之花
106 真正魔法的訓練
107 洛爾的指導
108 蓄力的訓練•高空漫步
109 交會的雷光與炙流
110 傳說的及薩大陸三劍士
111 兩國戰事
112 魔法戰爭的前哨
113 魔法戰爭爆發
114 解放王城
115 與著國家殞落的傳奇
116 滅亡後的新生
117 與傳聞中相符的用劍人
118 每個人的痛苦往事
119 關於馬絲寇領地
120 伊凱魯
121 仲介所的會談
122 勇者與魔王的傳說
123 離開奇亞沛城
124 領地中的短暫休憩
125 追朔的過去•埃里斯與拉修格爾
126 追逐的交接
127 洛爾與埃里斯•黑暗與火焰的巔峰之戰
128 洛爾的過往
129 與洛爾相似之人
130 顛峰的魔法領域
131 術法之密
132 刀上戰鬼•劍下叩首
133 識劍人
134 相互追逐的師與徒
135 劍的意義
136 劍譜傳達的真義
137 風雨的前兆
138 各自的相遇
139 洛爾與萊特•魔族雙子
140 鎖定用劍人的兇手
141 孤高的用劍人
142 寄託期待的繼承者
143 沉重期待下的背叛
144 同為用劍人的友誼
145 魔法的全貌
146 不被記載的城市•塞魯達克
147 闖入險地的兩日前
148 糾結
149 第二次塞魯達克解放行動
150 塞魯達克城攻略行動啟動
151 攀登中央塔
152 成全武者之心的死亡
153 在戰鬥中求生的理由
154 反轉弒命的劍術
155 秋霜之劍•劍名吹雪

神劍使
作 者
西納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本月人氣
167
累積人氣
2895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0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3 / 1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53 在戰鬥中求生的理由
  153 ─ 在戰鬥中求生的理由


  「嗯──液態的不完全魔法火焰,融合技巧的用劍人嗎?」

  亞盧特看著濺灑地面如滾水沸騰般的火焰,但僅只碰觸到都有燃燒火焰的特性,立刻就清楚埃里斯所擅長的是融合性質的魔法。然後立刻咧嘴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絕對自信的模樣。

  「火焰?嘿呵呵──真是可悲的屬性相剋啊。」

  隨即亞盧特身上的術力一震,由底擴散白銀色的水體,且一接觸到埃里斯的液體火焰,竟還能將之凍結成塊,而且周圍的氣溫驟降。

  「嘎哈哈──慣於水屬性的魔法師,而且還同為融合的對手嗎?真是趣味。」看著地面自己的液體火焰被壓制的情況,埃里斯依舊沒有動搖,更加對此戰的興致熱血沸騰;但他並沒有停止思考,也一眼看穿了對手的魔法特性,內心自言自語評估道。
  『水魔法融合成具有凍結特性,不光只有凍結,還有侵蝕的特性。』

  被冰凍的埃里斯的液態火,被冰結過的痕跡還戴上了浮泡沫,彷彿在侵蝕般的情況。

  「屬性被克制也就算了,連同身上術力的質量看似也只有那點程度,連同融合所用的魔法也未完全,居然有那勇氣挑戰我?嘿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話。」

  但就在當要被對手詭異的融合水即將擴散到自己腳底下之際,埃里斯臉色驟變,極為興奮的愉悅神情。

  「嘎哈哈──你很小看我啊。」

  語畢,埃里斯瞬間術力釋放猛烈,同時融合紫色火焰綻放取代液態火焰,並將侵蝕而來的水冰同現魔法推出,回復到兩人的中央形成均衡之勢,也瞬間讓原本極度輕視埃里斯的亞盧特多了些警戒。

  「……你才是小看我的人啊。」

  「我小看的是弱者,同時也厭惡弱者,希望你們這五位王者之名的戰鬥者不會讓我失望啊。嘎哈哈──」

  「哼哼。嘿呵呵──就拿你的命出來後悔你的愚蠢吧。」

  「有身為強者的本事,就儘管來吧,但我可不會乖乖認輸。嘎哈哈──」

  到此,雙方高傲與藐視的話語說盡,雖是無再多言,但在兩人腳底下擴散的炙熱與寒冷,已經進行交戰了。埃里斯右手按在身前的滅炎,亞盧特握住自己的太大刀,雙方腳步挪移,皆採取弓箭步,宣告著即將進行近身戰的氛圍。

  「喝!」打破沉默的兩個叫喊聲,一者腳步踏爆出紫色的火焰,拖著劍曳動在地上;一者腳步踏濺銀白的水波,一手握刀鞘,一手握刀柄的拔刀姿態。眨眼間,逼近兩人中央,那火雨水的交界之處。

  「喝!」一接近,再聲喝;拖曳的劍由下而上,後而前掃動;太刀順著拔刀而出,一閃不見刀刃,只見激烈的劍光,以及噴濺的白銀水與紫色焰。


○○○○○○○○○○○○○○○○○○○○○○○○○○○○○○○○○○


  ——塞魯達克城上層•南方區——


  藉由中央塔小心翼翼穿越道了南方區,倫多在術力隱密的狀態下,用著身法快速交錯在街道上,因為經大衛伯克所說,觀眾到達塞魯達克城雖然不見得身為觀眾的貴族或是商人,或是其隨行者都不懂魔法,但最基本的武器管制還是有。

  所以帶劍的倫多都避免被人發現,但就如同洛爾等人所說的,以倫多那種肉眼已經無法察覺的速度做移動,加上隱密狀態下根本難有人察覺到,雖然上層南區可見到無數閒逛的觀眾們,但他們毫無發現到倫多的存在。

  接著倫多來到一處大衛伯克所說的屋子,跟人質區與戰鬥者區僅只有大門的建築不同,這裡的建築有窗,也有前後兩扇以上的進入大門。內部也可見到明亮的光線,跟其他兩區陰暗的感覺全然不同。

  「就是這個屋子了,大衛伯克哥哥說的,接應的人就在裡頭。」

  由於由窗戶偷溜進去有點奇怪,倫多在毫無人察覺的情況移動現身門口,立刻打開了門,然後進入。

  「誰!是誰!」一開門進入,大廳就見到一個老年男子坐在大廳椅子上,他原先是雙手握著杯子,非常沉靜且凝重的神情,聽到開門聲,他受驚嚇的摔破了杯子,但在看到倫多之後,他似乎就立刻清楚狀況了。
  「是、是伊凱魯安排的工作員嗎?」

  「嗯!」

  倫多點頭後,走上前,這人也鬆口氣繼續坐在椅子上,但表情依舊凝重且恐懼的模樣。

  「你就是伊凱魯哥哥要接應我們的人?」

  「可、可別誤會了,先再確定說好協議,我跟你們的行動沒有任何關係。就算失敗了,也不可以漏洩跟我有參與其中;成功了,就請伊凱魯依照協議,別干涉與呈報國王知情我竄改過財政與人民的稅金來這裡進行賭博,我也不會再幹那種事情。」

  聽到這個貴族如此緊張的說,倫多聽其內容,似乎能夠理解他似乎是受到伊凱魯某種程度的威脅,才擔任這個接應的身分。

  「嗯,你不用害怕。我想這位大人只要好好幫助我們,讓這裡可以成功解放,伊凱魯哥哥不會為難你的。」

  「但、但願如此……」看著這位貴族驚恐未定的模樣,似乎真的對伊凱魯非常懼怕,與著倫多對伊凱魯的印象全然不同。

  「那伊凱魯哥哥是希望你怎樣幫助我呢?」

  「他交代我接觸工作員之後,等候騷動發生之後,要工作員跟著我,偽裝成我的隨行者,一同假裝逃離這裡。」

  「假裝逃離?」

  「嗯,這裡的觀眾都是藉由特殊的通道進出,連接到移動飛船的停泊站。但停泊站的位子是在山谷與山谷間特殊的平台,非常隱密,幾乎沒有人會察覺到,當然這裡的位子都是在無人跡的山脈間,更不可能被發現。」這人詳細告訴了倫多。
  「不過就算想用移動飛船進入停泊站,也在接近深谷上方的時候就經過層層掃描,如果不屬於核准、未登入預約的飛船降落,都會被用東南大陸特有火炮彈藥攻擊擊墜。」

  「原來是這樣,那我該做些什麼呢?」

  「伊凱魯要我交代工作員,開啟外部通道的連接。」

  「外部通道?」

  「嗯,我們這些觀眾跟賭客都是搭乘飛船前來的,回去也是得用飛船回去,但是塞魯達克城的設計上,如同東南大陸部分的建設準則是一樣的,雖然觀眾這邊的物資也都是靠飛運,但其實也有如同北區那邊有個外部通道,那觀眾客人這邊,那條通道是屬於緊急逃生用的,其對應的出口是在不為人知也不方便開啟的地方,我會先告訴你路線,然後在逃離的時候先假裝受到一起受到疏導,然後你自己找機會繞去那條通道的路線,然後這一切都跟我沒關係……」

  「這樣我了解了。那開啟那條外部通道之後呢?」倫多繼續問。

  「伊凱魯就交代這些,他希望接應的工作員支撐下去,直到攻陷中央塔的人成功毀掉主系統,能讓他接下來安排的戰力能夠安全成功進入這座城市。他說雖然是條緊急逃生路線,對方應該沒多少守衛的兵力,但應該難不倒他所安排的工作員。」

  「伊凱魯哥哥安排的其他人是──?」


○○○○○○○○○○○○○○○○○○○○○○○○○○○○○○○○○○


  ——塞魯達克城上層•北方區東側主機房——


  「現在情況如何?」大衛伯克滿臉是汗的走進主機房,先跟瑟魯爾確認系統的狀況。
  「從植入開始已經十分多鐘了喔,外頭可是已經聚集不少打算攻入這裡的人群囉。」

  「系統感染一樣很正常,看得出來那頭肥豬還睡得很死沒發現,也還沒叫醒工程師到他的頂頭的主控台掌控中。」

  「看來就如先前預料,至少要二十分鐘後他才會注意到。」

  「當然,底下的人怕事態爆發被遷怒,自然會想著自己能處理掌控的情況下,就先找到問題點去處理,但不見得每次都處理得來。」瑟魯爾繼續操控,並回答大衛伯克。

  「為什麼他們都不敢說呢?」提夢璐好奇的問。

  「璐璐呀,這是社會職場的眉角,妳以後長大會知道的。」摸著提夢璐的頭,大衛伯克笑著說。
  「老闆如果只是個會嘴砲跟亂追究下屬的責任的白痴,底下的員工哪可能會第一時間把事情呈報上去,都是能來就自己趕快私底下弄掉。」

  「是這樣的嗎?」這時提夢璐發現大衛伯克摸著自己頭的手有些塵垢,倒也不是嫌髒,而是問了他手上沾了什麼東西說。
  「嗯──大衛伯克哥哥的手怎麼髒兮兮的?而且這成黑黑又油油的感覺?」

  「啊!抱歉!把小淑女抹個髒兮兮的還真是不紳士。我去洗一下。」接著,走至一旁,在這主機房內就有個類似洗臉台與廁所的小房間。而等他清洗完手的汙垢後,拿著手巾擦拭著走出來。
  「剛剛大衛伯克哥哥我是跑去把等下要逃跑的通道弄出來,所以才弄得一手油汙。講到這個就滿火的,緊急逃生通道都沒保養開關,害得我還要上油潤滑機關才扳得開來。」

  「這地方要保養那種東西做啥?」瑟魯爾隨口一說。

  「耶耶!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符合建構工法才能交屋,符合設備使用可是建商的基本。要是你買一棟公寓裡頭的逃生門打不開,在東南大陸那邊建設公司就準備被國家查封了啊。」

  「這裡又不是東南大陸,誰會管那種建設管理法啊。腦袋有洞嗎你?」

  「瑟魯爾……璐璐聽不懂就算了,至少你也聽得出來我是在搞笑好嗎?」

  「過去我跟你的搞笑從來就沒對頻過。」瑟魯爾依舊鎮定的在操控電腦,並繼續問了大衛伯克。
  「外頭的狀況你打算怎麼拖延?你現在怎麼回來這裡了?」

  「放心啦。我先裝了一個強光照射器在那裡,他們一攻入踏到紅外線掃瞄的區塊,就會先等著閃瞎眼睛,然後至少會浪費時間去找防閃裝備重整之後才會再來,大概是十五、二十分鐘之後的事情,所以我撥了時間去弄了一下通道,然後回來這裡喝個水。」接著大衛伯克走到主機房的特別飲水機器開始為自己倒了杯水,喝到一半之時,聽見主機房外通道,傳來一片淒厲的慘叫聲。

  「咦?」提夢璐被嚇了一跳。

  「喔喔,第一波中鏢了。」放下茶杯,大衛伯克得意的笑了。

  「只是個強光照射器,應該不足以抵禦那麼久吧?」瑟魯爾雖是心知發生什麼事情,但仍不是樂觀的說。
  「閉上眼睛衝進來跨過強光照射器的直射範圍不就好了?」

  「哪有這麼簡單。那種型號的強光照射器可是軍事用的,還有術力填充效果,可以自動模式發射雷光子彈,雖然我把威力調整到最低,射不死人,但可以搞到他們認為必須準備好防光裝備之後在上的念頭。」

  仍在大衛伯克說完之後,聽見接二連三的哀嚎,以及不停有人大叫。

  「把傷兵帶出去!對方有魔法師在裡頭啊!」

  「好痛、好痛!是魔法,像槍的子彈一樣!」

  接著,通道就一片安靜了。

  「嗯──現在東南大陸的軍事兵器隨科技進步不少,看來確實能拖延一些時間。」瑟魯爾這時也算能鬆口氣,繼續放心的工作,但同時也擔憂起正在中央塔的進度。
  「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是,現階段中央塔裡頭的情況是怎樣了。」

  「相信他們的身手辦得到的。」


○○○○○○○○○○○○○○○○○○○○○○○○○○○○○○○○○○


  ——塞魯達克城•中央塔•第二個王者戰鬥場——


  埃里斯與亞盧特之戰,兩人腳步踏在滿是銀白色的水面以及騰燒的紫焰,劍與大太刀交錯的利光響聲,併射飛濺火光與液體,兩人釋放的術力猛烈,水火不沾身,但周圍爆發的各自融合魔法,造成如同煉獄般的殺伐景象,若有人在這空間,哪怕只是觀戰都會受到波及。

  「嘎哈哈──殺、殺!」埃里斯戰得興起,劍隨情緒一劍快過一劍,不僅劍勢開始壓得大太刀應接不暇,同時紫色火焰也快似吞噬對方銀白水魔法。

  但亞盧特卻不見一絲慌亂,仍舊蔑視著埃里斯,渾不在意的面對。

  「不是想要我的性命嗎?那還不趕快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真正實力?」埃里斯一邊揮舞劍攻擊著,一邊張狂的挑釁對手。

  「你該不會以為自己那點實力就可以在我面前猖狂。」面對埃里斯的挑釁,亞盧特攻勢立刻起了變化。

  握刀的手時而雙手持、時而換手,刀路因而變幻莫測,埃里斯原先快速的劍勢頓時被扭轉呈現被壓制之態。

  「嘎哈哈──」雖再度陷入劣勢,但埃里斯卻笑得更加興奮,全神投入戰鬥的驚險之中。
  『太刀雙手持砍劈力量較厚重,他利用砍劈順勢而下之後再由高明換手手法調整下一刀的角度,這是魔法世族的運刀智慧。有意思!』

  雙手持砍劈威力又快又急,單手靈巧調整針對埃里斯格擋而進行下一刀的變化,越是抵禦,越是覺得毫無空隙可反擊。但同時只有埃里斯,亞盧特也沒有因為刀制劍而放鬆,畢竟彼此的兵器上,刃身上劇烈的融合魔法,雙方片刻鬆懈術力凝聚皮膚上的鎧甲,那怕只是一點點創傷,皆為罕見融合魔法的殺傷力都足以致命或重創。

  但不可否認的,刀法特異的亞盧特占了一時上風,表情上更顯得有攻防戰鬥的算計心思。

  「喝!」

  再稍過片刻的刀劍互擊,在一次雙持換上左手的剎那,亞盧特逼上埃里斯懷中。

  埃里斯雖心起疑,但瞬間的戰鬥反應依舊閃避了亞盧特近身的左手持刀突刺臉部的攻擊,雖突刺撲了空,但是強勢近身的步伐濺揚起兩人腳底下的水波與紫色火焰。

  「嘿呵呵。」

  但就在埃里斯想藉勢反擊這個突刺完的破綻,遮蓋眼睛視線的火焰與銀水間,耳邊聽到亞盧特的冷笑,接踵而至的是另道閃光。

  原來亞盧特左手單手持大太刀的突刺之後,在快速的逼近以及揚起的水火之光,其真正企圖是掩蓋右手已經握上小太刀,並在突刺之後,順著接上小太刀拔刀一閃。

  但這刀下去,吃驚的卻是亞盧特。

  「你!」

  因為在右手小太刀拔刀出鞘的橫砍,小太刀的光芒才一離鞘,瞬間那時埃里斯便也同時左手伸出握住他的右手,停住了他橫砍的一刀。

  「嘎哈哈──」

  接著埃里斯右手舉高的劍砍下,不得已趕緊使用移動魔法拉開距離,同時讓這五分鐘左右的刀劍之鬥稍作停歇。

  兩人都因為堤防著對方的融合魔法而在這一連串近身接觸的戰鬥中釋放了大量的術力,等同消耗了大半的體力,都喘息不只,尤其埃里斯更為氣息紛亂,因為仍有大部分的體力用於快速移動魔法爬上中央塔而浪費掉了。

  但埃里斯的表情依舊愉悅不已,因為眼前的對手實力能讓他戰鬥至今。

  「剛才你居然能反應到我暗藏的小太刀攻勢,在我抽刀瞬間竟然抓住我的右手拳頭,制住我揮出這刀。當然這刀沒被防下,無論你是否會因此攔腰而斷,還是劃上刀痕,在我的蝕水魔法都會血肉腐敗、侵蝕內臟而亡。」

  「嘎哈哈──彼此彼此,要不是你剛才即時抽身,若被我的滅炎傷到,你連骨頭都不會剩。」

  「看來我對你的實力得重新評估了,沒想到你居然能看穿我的雙刀流攻勢。」

  「有需要這麼驚訝嗎?從你這樣的反應,也讓我需要重新評估,你可能不是個強者啊。」埃里斯這番話,讓亞盧特臉色巨變;然後埃里斯又繼續說下去。
  「不過就告訴你無妨,我並沒有看穿你的刀法,事實上我還以為你那把小刀是裝飾品,但我沒想到你能這樣巧妙融合在雙手操刀。」

  「那你為什麼──」

  「為什麼能夠及時制住你的小刀是嗎?」埃里斯笑著說。
  「也沒什麼特別的啊,純粹就你的動作太慢了。」

  埃里斯這番話,更讓亞盧特更加惱怒,但埃里斯卻毫無任何虛假或是挑釁的意圖,他只是實話實說罷了。他並不了解亞盧特的雙刀運使特性,同時也沒有看穿對手的任何動作。

  埃里斯即使戰鬥中時常多言,或是裝作大意,但他卻不曾放鬆自己術力、聽覺、嗅覺、視覺五官感受,在歷經奇亞沛無數生死以及拉修格爾的指導之後,他早鍛鍊出非人般的神速反應。

  他不用去看穿亞盧特的動作,因為亞盧特那怕只要腳步輕輕挪移或是術力有細微的變化,握刀的手勢、拔刀的角度等等,任何一絲動作的前置行為出現,在埃里斯的反應下就會直接做出屬於自己對應的最佳反射行動。

  洛爾先前能戰勝他,是因為埃里斯當時執意以術力、魔法威力的硬碰硬較量;欣德能夠輕取他,靠的是運用出讓他無法對應的化勁攻勢;菲迪希爾能勝過他,是因為他在攻守間逐一限制了埃里斯所有最佳反射動作的空間,迫使他無能為力。

  「嘎哈哈──你確實很強,但還遠遠不及洛爾他們。」但就在此時,埃里斯收住戰鬥的姿勢,跟亞盧特說道。
  「好歹我也是在趕時間,如果你現在就收手,讓開道路,我可以考慮放過你。畢竟我從你能夠那樣運使雙刀的實力,看的出來你未來還有可能會是我想挑戰的強者。」

  「哼哼……嘿呵呵──」聽到埃里斯這樣說,亞盧特冷笑的說。
  「看來你並不知道,這裡根本就已經是你的終點了。」

  「嗯?」

  「從你的反應就知道,卡諾並不是你打敗的,你能上到這個戰鬥場,只有卡諾死了才會開啟來到這個戰鬥場的大門。這樣說來,你肯定有同伴一同闖入這個中央塔,但沒用的,然後除非我死,中央塔往上爬的某道電子門才會開啟。」

  「哦──看來還是得殺了守關的人才能繼續往上爬就對了。」埃里斯聽完後,有些困惱說道,並且舉起滅炎對談。
  「那可真是麻煩了,說老實話我並不想要你的命,尤其是還有價值的美酒就這樣開瓶喝盡,會非常可惜。你也是這麼想的吧?滅炎。」

  「嘿呵呵──看來你還是不了解你自己的處境啊。」

  「嗯?」

  「你是不可能戰勝我的,縱使你確實實力不差,最後只會敗在我雙刀之下。」亞盧特雙刀隨手是向外甩動,水波也揚起。
  「嘿呵呵──因為我已經沒有弱點了,沒有人可以勝過我。」

  「沒有弱點?」

  「聽你說起自己正在挑戰強者,便能清楚你是個背負著某些事情而在變強,所以有無數的弱點。」

  「嘎哈哈──我不否認你這說法,因為我還沒成為最強的那個強者,所以自然有很多弱點等著我去克服。」聽完,埃里斯倒是心情不錯,沒有覺得自己被人貶低的感覺。
  「畢竟現在階段我還勝不過洛爾他們。」

  「但我不一樣,我已經強大到不用去背負任何東西,所以我也因此沒有任何弱點。」但這時,亞盧特說到此,令埃里斯感到興趣。

  「哦?」埃里斯聽完,一臉無法理解的望著亞盧特。

  「嘿呵呵──告訴你也無妨。」亞盧特停下戰鬥,開始說起自己的過去。
  「我出生在薩茵斯領地的國家,一出生在身為國家器重的魔法世族,隨一的目的就是為了未來能夠成為國家武力的支柱,掌握榮耀、彰顯自己的價值。我有那份才能,在我剛入學園的那年,我在父親的指導下,開啟了釋放術力,學會了真正魔法,在父親的期盼下不斷往高處攀爬,贏過父親後,接著面對的是更多的挑戰。但在這些挑戰底下,我很恐懼,非常恐懼,在為了保護國家,還是證明自身價值與其他世族的戰鬥之中,面對了無數生與死的瞬間,縱使是人類,也有著野獸最原始的恐懼──被殺死的恐懼,你能懂那種感覺嗎?」

  「嘎哈哈──我能懂,雖然我曾經忘了那種感覺,但現在我面對強者時,那種感覺依舊存在我的腦海之中。」

  「那麼你就因為這點,必定贏不了我。」亞盧特斬釘截鐵地說。

  「哦?」

  「因為──我已經沒有了那種感覺了。」亞盧特繼續說下去。
  「在王城那時,在害怕被殺死的戰鬥中,父親的叫喊與周圍世族的親戚鼓勵迫使我必須面對這種恐懼,因為害怕我們世族之後的生活,為了害怕榮耀的破滅,我依舊背負這一切打贏一場又一場的死鬥。但諷刺的是最後,我們世族依舊在王室與世族間利益的鬥爭下受到迫害,因此受到牽引來到了塞魯達克城。」

  埃里斯聽到他說這番話的同時,臉色頓時一沉。

  「本以為遠離世族鬥爭的一切,我可以好好在塞魯達克這裡繼續在不用面對這些恐懼,單純為了自己精進術力、魔法、刀法。結果到頭來我還是為了保護父親、保護其他人的安危,再次將自己逼入那恐懼之中,而塞魯達克城的鬥競,遠比外頭的世界更為艱辛,我曾經數度認為自己沒辦法活下去了。」亞盧特的表情變得怨氣深重,看著自己的握著小太刀的右手。
  「我的手曾經斷過,我的大腿也有受到威力的強大魔法傷害,險些喪命的傷痕,雖然這些都好了,但面對那些戰鬥的恐懼卻讓我逐漸連戰鬥外的時間都飽受折磨,然後我開始產生,為什麼我要為了這些事情在戰鬥,為什麼我要面對這些恐懼的戰鬥。」

  「嗯……」埃里斯似乎內心有想法,他原先愉悅的笑聲與表情都逐漸變成不悅。

  「嘿呵呵──雖然我恨這裡給我的對待與生活,但有件事情我該感謝利猶達。」亞盧特握緊大小太刀,冷笑說出可怕的話語。
  「在我面對這些恐懼已經無法自理的當下,即使與父親及其他人會面之後都沒辦法稍緩這些內心的心悸,利猶達與我見面,他告訴我,如果我能戰勝王者成為接替的王者,我便能稍緩這種無謂的生命之鬥,於是我在那場跟前任王者戰鬥中體驗到今生最可怕的恐懼,原本以為自己會死在那時,但在背負父親與眾人性命的壓力下我還是勝過了他;取代王者之後獲得了與自己親人們的生活權利,他們也曾經跟我住在這裡。」

  埃里斯聽完,開始四處環顧,但這個戰鬥場並沒有任何其餘的人,除了還有一些殘餘清除掉屍體的味道與血跡,以及似乎有起居室設計的電子門與其他空間,術力與嗅覺確定沒有其他的人在此。

  「那你的父親…….以及世族的其他人呢?」

  「嘿呵呵──」亞盧特邪笑著,然後看著自己太小刀的刃面銀光,說道。
  「我殺掉了他們。」

  聽到亞盧特坦承親手殺死自己的父親與世族的人,埃里斯震驚得瞳孔放大。

  「利猶達說得沒錯啊,重視這些人,如果害怕失去一切,背負不屬於自己的重擔,戰鬥會受到這些恐懼影響,害怕死亡而難受──那不如一開始就不去背負這些事情。嘿呵呵──哈哈──」亞盧特精神似乎變得亢奮,笑得更加囂狂。
  「殺死他們之後,不在有那些叫喊聲,也不再見到那些人的臉,我戰鬥的時候就不再害怕了,恐懼已經不再存在。之後仍有挑戰我的人,但我已經不再害怕戰鬥了。哈哈──」

  亞盧特即使態度囂狂,但埃里斯表情卻變得不再從容或是享受,凝視著亞盧特。

  「是嗎?」埃里斯挪移腳步,握劍,滿是憤怒夾雜悲嘆的神情,說道。
  「話也聊多了,既然要殺了你才能繼續往上前進,那就只好這樣了。」

  而隨他的話語說完,手中的滅炎術力開始張狂釋放,讓亞盧特頓時警戒收住笑聲。

  「你的劍…….居然會釋放術力?」

  「啊啊,滅炎你也覺得遺憾嗎?原本是個值得你綴飲的對象,最後竟是被人這樣毀掉該有的滋味。即使我勝了他,也沒有真的變強,他也不值得嗜血了。」埃里斯如同跟劍對話般自言自語。
  「但這樣的弱者你不用出面,讓我自己來就行了。」

  「弱者?你說我弱?」亞盧特聽到,勃然發怒。

  聽到埃里斯這樣說,滅炎也似有感應,釋放的術力收回。接著埃里斯對著亞盧特說道。

  「我沒那麼多時間糾纏,你這樣的弱者也不值得我再費心了。」

  聽到埃里斯再次重複自己是弱者的話語,握緊的雙刀更加顫抖。

  「注意了!一招結束這場戰鬥。」

  埃里斯心一橫,劍輕拋,在身前迴旋,立劍入地剎那,身上的術力釋放爆發,紫色火焰張狂席捲四周,紫色火焰在自己與滅炎周圍形成火焰的氣旋。

  亞盧特見狀,沒有畏懼,也順著剛才的怒氣施招。

  「彎月雙刃•匯川分流斬!」

  雙手雙刀如鳥雁展翅劃開,腳底下的白銀水也隨刀流賦予意識般,形成數道渦流,然後由渦流中心噴起泉水,隨著亞盧特衝向埃里斯。

  「滅炎•殺生劍!」

  埃里斯招名一說出口,右手持劍高舉,震發術力的氣勁,隨即周身氣旋的火焰收攏,聚於劍刃、染上紫焰,下一刻,左手也握上劍柄,雙手持劍、奮力揮動,火焰彷彿受到兩倍術力激盪,劍刃上的紫焰更加發出刺眼的紫色光芒。

  接著腳步踏出,以著與亞盧特同樣的奔馳,相互快速接近。

  「喔喔──!」

  隨著兩人的吆喝聲,接觸剎那,亞盧特雙刀左右不同方向砍向埃里斯,同時白銀色的數道水泉也如同群狼般,沒有給埃里斯任何閃避的路線撲向了他。

  但見,埃里斯在亞盧特大小太刀砍落的瞬間,竟退了一步,但非是要閃避,而是刻意讓左右向中央砍落的太小太刀交錯在那時,橫劍一舉擋下大小太刀。亞盧特雖是吃驚,但嘴角一笑,背後尾隨的水泉隨後掩上。

  水泉化刃,如同無數的太刀撲向埃里斯。

  「喝啊!」

  可是埃里斯下一刻卻有了動作,沾上紫色烈焰的滅炎,在埃里斯咆哮一聲,收攏在其中的術力再度爆發,彷彿發生一個小型的爆破,爆散的紫焰噴散蒸發包裹突擊而來的白銀水體,同時衝擊力道讓亞盧特雙手雙刀向後彈開,而就在那一瞬間,滅炎橫劍一揮,魔法劃開對手胸前一道劍痕,兩人穿身交錯而過,勝負也分曉。

  「啊…..啊…..呼啊……」

  受劍一道,亞盧特身體頹然,勉強用太大刀駐地撐起身子,拿著小太的手按住自己胸前的劍痕,喘息著。

  埃里斯則右肩沾上了剛才亞盧特無死角的雙刀流魔法,一點點水體,但已經快速凍結腐蝕,但埃里斯二話不說,直接用滅炎削下右肩的皮肉,然後用自己的火焰燒住傷口止血;因為他非常知曉融合魔法的特殊性,而這只是小小的外部接觸,及時直接砍下外頭的皮肉,未來在進行治療魔法就可以輕易痊癒。

  但亞盧特卻不同,埃里斯這一劍是深深的砍入他的胸前,紫色火焰的殺傷力已經留入對手體內。

  亞盧特胸前的劍痕透出紫色的火焰,從他的表情已經滿頭的冷汗,還有顫抖不已的身軀,已經無法再戰了。但他立刻用自己的術力與魔法全數凝聚在傷口處,從外處漸漸影響內部的火焰,拖延魔法爆發的時間。

  「你很清楚融合魔法的特殊性,除非使用者親自解除魔除,不然是無解的。」

  埃里斯回過頭,用著憐憫的眼前看著亞盧特。

  亞盧特也勉強抗衡著體內熊熊燃燒的紫焰,回過身,與埃里斯凝視著。

  「為、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可不需要你的憐憫,你這點程度的魔法根本不算什麼!就算你不解除,我也可以撐下去!」儘管亞盧特如此說,他感覺到全身血液彷彿要被蒸騰的感覺,要吸不過氣來。

  「就算撐到體內被打入的融合魔法術力用盡,你身體也肯定是敗壞大半,結果不變。」埃里斯收起滅炎,冷言說道。
  「是你敗了。而你──也不是我追逐的強者。」

  「閉嘴!給我閉嘴!」亞盧特忍著痛苦,對埃里斯的話回應。
  「我還沒死,就還沒有敗給你。我還可以再戰,我怎麼可能會輸!我已經沒有那個害怕戰鬥的弱點,我已經不再害怕死亡而可以全心全力戰鬥了。」

  「那你回答我吧──」埃里斯眼神一瞪,嚴肅的道出問題。
  「已經不再害怕死亡的你,現在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著在戰鬥?」

  一句問題,遠比埃里斯的魔法,也比起現在身上的傷害更加刺破內心的矛盾,讓亞盧特一時愕然。

  「為了什麼而戰鬥?為了什麼而…….活?」

  一句問題,內心一生回憶如走馬看花般在腦中重現;由最初進行魔法戰的那一刻,體悟戰鬥的可怕,但同時在勝利時受到世族人們的肯定那幕,再至每一次見證在害怕戰鬥,但克服那道恐懼取得勝利,父親與人們的安撫,一步步成長,但在世族受到迫害,流落塞魯達克城的悲劇,再為了父親與族人們的生命而努力,卻因為害怕失去而一點點忘記了──

  「老頭子曾說過,過去他在奇亞沛的日子所認為的強者,就是活到最後的勝利者;但在離開那無趣的地方之後,在外頭不斷與強者戰鬥的過程他才了解,真正的強者並不那麼簡單的論定。」埃里斯低頭,說著。
  「他說,真正的強者該是了解自己在戰鬥中該為什麼而活,然後戰鬥中一次次克服面對死亡的恐懼,而那份精神,便是強者該具備的──勇氣。」

  「……勇氣……對啊……嘿呵呵──」聽到埃里斯這番話,亞盧特突然眼眶奪淚而出,憶起了,過去即使害怕死亡的恐懼在戰鬥,但父親與族人的吶喊卻是支撐自己不斷超過、越過難關的存活意志,是那些幫助著自己成長到這樣程度的魔法師。

  「我在奇亞沛那時也跟過去的老頭子一樣,每天為了生存而戰鬥,早就看淡死亡,所以戰鬥已經不存在那種感覺,所以我才這麼弱,沒辦法變得更強。」埃里斯繼續說下去。
  「因為遇見了老頭子,我找回了那種感覺,我不能輕易把自己的生命看淡,戰鬥中開始會覺得恐懼,因為老頭子的用劍意志最後是寄託到了我身上,如果我就這樣隨便如同弱者死去,那我就是愧對了老頭子的尊嚴與價值。我就是以著這樣的心態的戰鬥,為了這樣活下去不斷戰鬥,那回答我──你呢?」

  「……嘿呵呵──」

  埃里斯再一次的詢問,亞盧特沒有回答,只是繼續那原先的冷笑,但那陣冷笑聲逐漸聽出了變化。

  「呵呵…..嗚呵呵…..嗚嗚……」

  這時,亞盧特也清楚自己為何會有冷笑的習慣,原來此笑聲的產生並不是真的想笑,而是自己藏在心裡的悲傷,想放聲哭泣的聲音。

  『既然你這麼害怕失去一切,那為什麼不就打從一開始不要去管你父親跟族人的生命不就好了?』耳邊再次傳來當初利猶達對著自己的玩笑話,原來那是惡魔的話語,在精神即將崩潰的瞬間,讓自己誤以為是真理。

  然後眼前閃過自己親手殺死父親與族人們的畫面,以及自己最後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血,不再顫抖,也不再有對戰鬥有任何恐懼;現在,亞盧特明白了,從那時候開始,自己已經跟死人沒有差別了,因為自己早就失去活著的念頭了,所以才在戰鬥中不再害怕死亡──

  念頭一轉,放棄了掙扎,原本阻止胸前的火焰綻放,壓制體內火焰威力的術力全數解開,頓時原先壓迫的紫色火焰從他胸口猛烈竄出,將他完全吞噬其中,由內外將之燃燒。

  「嗚嗚嗚──」在火焰將軀體燃燒的過程,亞盧特帶著懊悔的表情,放聲大哭。不消片刻,聲音消失,人也被紫色火焰燒得乾淨。

  看著剛才亞盧特站的位子,留著餘燼的漆黑,勝利的埃里斯不見任何悅容,而是更加憤怒。

  「原來是個能期待的強者……這地方居然用這樣的形式給我毀了。」接著身體的術力一震,紫色火焰壟罩整個戰鬥場。
  「那我也有了毀掉這個地方的理由。哼!」


○○○○○○○○○○○○○○○○○○○○○○○○○○○○○○○○○○
=下 回 待 續=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