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篇
學園篇
魔劍篇
83 暗向限的頂峰
84 達姆瑟非斯的迷霧樹海
85 兩個月前
86 亞亞希德的最強劍士
87 身份
88 夜痕•十二斬紋流
89 仲介所的大姊
90 恐嚇案件
91 真面目下的陰謀
92 瘋狂的人與劍
93 落雨下沼林
94 雙面危機
95 揮劍的意念
96 價值連城的劍
97 為妳打造的光明
98 光明下的面貌
99 內幕
100 菲迪希爾•菲蘭姆頓
101 空港都
102 意外的來者
103 登機前的事件
104 飛空艇通道的變數
105 雷舞之花
106 真正魔法的訓練
107 洛爾的指導
108 蓄力的訓練•高空漫步
109 交會的雷光與炙流
110 傳說的及薩大陸三劍士
111 兩國戰事
112 魔法戰爭的前哨
113 魔法戰爭爆發
114 解放王城
115 與著國家殞落的傳奇
116 滅亡後的新生
117 與傳聞中相符的用劍人
118 每個人的痛苦往事
119 關於馬絲寇領地
120 伊凱魯
121 仲介所的會談
122 勇者與魔王的傳說
123 離開奇亞沛城
124 領地中的短暫休憩
125 追朔的過去•埃里斯與拉修格爾
126 追逐的交接
127 洛爾與埃里斯•黑暗與火焰的巔峰之戰
128 洛爾的過往
129 與洛爾相似之人
130 顛峰的魔法領域
131 術法之密
132 刀上戰鬼•劍下叩首
133 識劍人
134 相互追逐的師與徒
135 劍的意義
136 劍譜傳達的真義
137 風雨的前兆
138 各自的相遇
139 洛爾與萊特•魔族雙子
140 鎖定用劍人的兇手
141 孤高的用劍人
142 寄託期待的繼承者
143 沉重期待下的背叛
144 同為用劍人的友誼
145 魔法的全貌
146 不被記載的城市•塞魯達克
147 闖入險地的兩日前
148 糾結
149 第二次塞魯達克解放行動
150 塞魯達克城攻略行動啟動
151 攀登中央塔
152 成全武者之心的死亡
153 在戰鬥中求生的理由
154 反轉弒命的劍術
155 秋霜之劍•劍名吹雪
156 不利的戰鬥
157 塞魯達克城的終幕
158 突來的不告而別
159 暗之精靈一族
160 埋葬母親的場所
161 萊特的過往─上
162 萊特的過往─下
163 比血緣更真實的羈絆
164 藏於小村的高人
165 非為用劍人的訓示
166 札安克魯城的魔法盛典
167 欣德與埃里斯再一次的勝負
168 冰的極致劍者
169 隨吉內瓦歷史存在的四大世族
170 預感即將分離的旅程
171 禁忌之人
172 造訪吉內瓦城
173 造訪吉內瓦魔法世族•霍爾家
174 投注生死的比劃提議
175 意外的敗戰
176 重新拾起的傷慟
177 戰鬥的缺陷
178 揭開吉內瓦秘辛的會面
179 數千年失落歷史•魔劍與魔族的災禍
180 劃開的立場
181 即將到來的攻城之戰
182 攻城戰前的會議
183 受擺布的選擇
184 毀滅兵器•阿塔萊激光砲塔
185 變更的進攻指令
186 宮殿內的再遇
187 失效的許願
188 與惡魔做下交易

神劍使
作 者
西納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7.09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本月人氣
95
累積人氣
3203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3 / 1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61 萊特的過往─上
  161 ─ 萊特的過往─上


  「你在叫誰啊?」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大哥給的線索,當然不光是我啊,小羊兒他們也跟來了,跟妹控打過照面後,他們都在樹中小屋那邊等了,也從村長那邊知道了這個地方。」洛爾很直接了當地告訴萊特。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萊特的口氣顯得很不悅。

  「找你啊,還想做什麼?是老大哥你什麼話也不說就開溜了,大家都很擔心所以才跟上來的啊。」

  「我跟你們沒任何關係……」

  「講這話真傷人,好歹都一同旅行一段時間,還一同進行了一起任務;再說啦,如果沒有關係,那你剛才叫錯名字是叫辛酸的嗎?」

  洛爾這話一說出來,讓萊特不知所措。而洛爾就這樣邁步走來,走到萊特並肩的位子,看著眼前閃耀的黑銀色之劍,以及銀劍後方的石塊堆,說道。

  「這就是你母親的墓嗎?」

  「……嗯。」萊特回過身來,兩人並立站在墓碑前,一起凝視起了劍。

  接著見到洛爾盤坐下來,萊特見了,也也坐了下來,兩人依舊不發一語盯著劍刃透著劍光印著兩人的眼睛。對洛爾來說依舊是陌生無感,但萊特卻在此刻內心湧現百般親情溫暖。

  「老大哥,我曾經告訴過你一些我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嗯。」萊特點頭。

  「那時候說的不夠仔細,我再說一次給你聽吧,我八歲,從我有記憶那時的所有點點滴滴吧;這一次,在你、在你的母親墓前……再仔細說一次吧。」

  洛爾開始侃侃而談自己的生平過去,儘管一度停緩說話、或是中斷沉默,但他依舊強迫著自己說完整自己遭遇的一切。

  與瑪莎亞的所有快樂回憶能夠笑著說出,但最痛苦的往事都一併從自己內心深處挖掘說出時,卻又是止不住淚水,將一直玩世不恭態度的自己,背後那最脆弱的一面呈現在萊特面前。

  坐在他一旁的萊特,靜靜聽他的傾訴,在他的心中認定洛爾是自己的弟弟,在聽得過程也是同理感受到瑪莎亞與洛爾相處時的呵護與歡樂,因而笑了,但也同時在那悲傷往事完整呈現在自己耳邊,又是那般相似的苦楚,讓他自己與著洛爾一樣,都落淚了。

  說完後,洛爾心情久久不能平復。萊特也擦掉眼淚,閉眼不語。

  而眼前的劍,受一陣風吹過,輕微晃動了劍刃,似乎通靈般在撫平洛爾的心緒,接著洛爾停下了眼淚。

  「瑪莎亞……是個好姊姊。」萊特,也在此時不禁說道。

  「嗯……」拭去眼淚,洛爾參雜鼻音的說話。
  「他是個好姊姊。即使沒有血緣的關係,但她給我的親人感情是真實的,只是我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的瘋狂,瑪莎亞姊姊卻為了喚醒我,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接著,兩人又各自沉默了片刻。

  「這之後有段時間我經常反覆回想,如果回到還沒遇見瑪莎亞姊姊以前的那時,那只有令人發冷的感覺、令人恐慌的世界,野獸與所有的人把我當成怪物的人攻擊……直到我死去……對啊,魔族後裔,我真是個怪物的小孩。那寧願不要遇見瑪莎亞姊姊,回到那樣的時間自生自滅是不是比較好?也許我也是因為這怪物的模樣,才被自己親人給拋棄的也說不定。」

  沉默片刻,洛爾又說了這樣的話,讓萊特心頭同感到苦楚。於是萊特開始說出了這樣的事情。

  「……爸爸被友人欺騙而死,媽媽被不知情的人勸說下,帶著幼小的我跟弟弟前往塞魯達克城,萊爾在那時跟了我們分離。我很想救回萊爾,但我年紀太小又還未掌握魔法與術力,但──媽媽那時怎樣都不肯接受鬥競場的安排上去戰鬥,但她卻每日抱著我無聲哭泣。」

  洛爾聽到這事情,不是怪罪這個疑似自己親母的人沒有在乎自己小孩的生死,而是對故事中,明明愛兒至深、愛護有加、同時又身負驚人魔法與劍術的魔族後裔女性,怎麼可能不會想要接受戰鬥抱持疑惑。

  「媽媽太過善良,不願意接受戰鬥安排上去殺害任何一樣遭遇的人,所以不得已將萊爾捨棄……」

  「……他們沒拿萊爾威脅嗎?」洛爾疑惑的問。

  「沒有。」萊特直接回應。

  『明明妹控那邊就有拿他妹妹威脅……為什麼…..』

  「過了一個月,突然利猶達現身了,從他口中得知我們一家早有買家要購買取走我們。那時候,我們並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商人或是貴族花錢買了我跟媽媽,然後我們就在利猶達的監管下,被押送離開了塞魯達克城。」

  「那──」於是洛爾將話題轉到他想知道的地方,也認為這是萊特扯到這事情他真正想告訴他的故事。
  「你跟你的母親就是利用這機會逃跑的,對吧?」

  「嗯。那天夜晚──」


○○○○○○○○○○○○○○○○○○○○○○○○○○○○○○○○○○


  「快、快!趕快把人帶上車!」

  在群山連結的山脈,幾乎毫無人跡也無村鎮,卻在一個洞外見到兩輛奇怪的車子,發出陣陣轟隆。不像似利用馬匹拉著的馬車,而是金屬質感的物體。

  而從山洞媕Y,由四個人護送著被扣上手銬的兩人前進,其中一名是三十多歲的女性,而另名是僅只有七、八歲的孩童。兩人臉上都一臉疲態,但仔細一瞧兩人身上都畫有奇怪的奇異圖紋,尤其孩童更是明顯。而女性最特殊的地方是,一頭秀麗長髮遮蓋的頭兩端,隱約能見到細微的角露出頭髮之外。

  「你們到底在拖什麼!這兩位可是某位大人急著要取貨的貨物啊!」在車外,能見到一個人在催促。更在這人兩側,站著兩位眼神冷酷、體態壯碩的人,一人持著刀、另一人持著劍靜靜等候。

  「上車!上車!」拉著連接手銬的鐵鍊,把那位女性與孩童從車的後方箱門拉入其中,接著兩位壯碩的人隨後坐上車,其中一名工作人員,連同這兩位具有戰鬥能力的人一同坐在後車門,然後關上了車門。

  另外兩人分別上了機器的駕駛位子,而那名催促者,則坐在前座的位子。

  「利猶達大人,已經把人帶上了。」

  「可真浪費了不少時間啊。」一身擁腫的利猶達坐在前車的後車位上,喝著美酒,吃著美食。此時的他,身體雖看的出來肥胖,但還不到達不方便行動的情況。

  「不是說這是很重要的貨物……所以我們特別慎重。」

  「是啊,何塞大人可是指定不能缺角的送達給他啊。」利猶達邊喝著酒,抱怨地說。
  「還要求我親自一趟送去某個地方,真是麻煩的要死,要不是談妥相當高的利潤,還有前金已經收下來,我根本不太想跑這一趟。」

  「畢竟最近何塞大人處處受制啊,吉內瓦那邊聯合了許多國家清查何塞大人的生意,我們這貨物要是隨便轉手給其他貴族或是商人轉運,還是利用飛行船的工具在及薩大陸上,行蹤很容易被發現,也會連帶牽連到何塞大人,所以只能用車輛運送到指定的山側等候何塞大人安排的接應。」

  「那些才都不是重點,能讓何塞大人出這筆讓人笑出來的賠錢價,可以清楚這一家的價值對他來說非常重要,還要求我不能讓他們以戰鬥者的身分出戰,要完完整整的交易給他。」

  「那為什麼最之前的交易時,不連同小兒子一起把這女人跟大兒子一起帶走?」

  「我怎麼會知道何塞大人在想什麼呢?反正何塞大人大概只是把塞魯達克城當作倉庫,暫時存放這對母子而已吧。雖然他交代過我,他們是魔族後裔,無論是在管理還是送貨的時候要特別小心,但我壓根子不知道魔族後裔是什麼東西,但從術力分析,跟很多戰鬥者給的評價,這對母子肯定有不少的價值,所以何塞大人才會這麼費工夫吧。」

  「原來是這樣。」

  「好了!別浪費時間了!車程可是要浪費一整天啊,趕快發車吧。」

  「是!──喂!開車!」接著坐在前排、疑似副手的人叫著一側駕駛車輛的人員,接著兩輛車子同時急速行駛。雖然山邊的車道非常蜿蜒,但似已經是早就整理出一條剛好可容車輛行駛的車道,讓車輛得以穿梭行駛。


○○○○○○○○○○○○○○○○○○○○○○○○○○○○○○○○○○


  在押後的車子較大,後車廂中,靠著堸憫云漸壑l,孩童偎在母親懷中,似疲倦而睡著一般,但身為母親的女子,雖然表情疲憊,但眼瞳中似乎將目光放在後車門,那個由門兩端的持刀持劍兩人所圍著的工作人員身上。

  那工作人員放下手中抱著的東西,是一把黑銀色配同色鞘的長劍,以及一個木製劍盒。

  身為不凡的用劍人,她的眼神裝作失神的模樣,但無時無刻注意著後方三人的一舉一動;兩位持刀劍的護衛,一者閉眼、一者並不將視線看向母子,只有工作人員對母子投以目光,恐懼地顫抖。

  「你、你們有沒有好好在看顧好這對母子啊……你們難道沒聽說魔族後裔都是怪物……會變成怪物的,好好看著他們啊,可別有任何一絲放鬆啊。」

  「你安靜。」其中持刀的護衛立刻制止發抖的工作人員說話。
  「我們有認真在工作,家人還在你們的手中,我們會遵守命令的。」

  「管這個女人還有小鬼是魔族後裔還是什麼的,這整個車廂裡頭都被我們地術力壟罩,就算揚起術力也沒辦法第一時間使用魔法,更何況他們手中的手銬是正常作用,一但術力超過機器設定的界線就會自動轉化成攻擊自己的電擊,他們根本沒辦法做什麼。反倒你,待在這裡只會妨礙我們,在我們兩個釋放術力警戒的密閉環境下,不會魔法、本身體內也沒有術力循環可以抗衡,當心昏厥當場。」持劍的護衛者則說道。

  兩個護衛者是用著釋放術力感受母子的狀況,一方面休息,所以只要母子有想使用術力施展魔法,在這車廂不出三公尺的近距離範圍,那怕只有一絲起伏都會注意到。而工作人員聽聞身為魔族後裔的事蹟,特別小心翼翼,同時間被這位護衛者的術力釋放壓迫到,導致有些寒冷、心悸無法呼吸。

  「沒、沒辦法……我也想到前面車位坐,但我手中的這兩把武器聽說好像也是陪同這母子交易的副商品。利猶達大人叫我別放在前座,然後要我順便監控你們兩個有沒有好好辦事。」在強大的壓力下,這名工作人員說話顯得很難過。

  「嘖……」兩名護衛者都露出不悅的神情,因為並不只這對母子在利猶達的監視下,連自己都是列為監視的對象。

  「反正你們有注意這對母子就好,我盡量在一邊支撐吧。」

  接著看到工作人員拿起一個防護白袍,將這件衣物披穿在自己身上,頓時剛才的心悸與發寒情況就緩解許多。

  「好在我也有所準備,有帶上術力防護服,不然我們這些東南大陸的人哪能在你們這些恐怖的魔法師身邊並肩工作。」

  「我們並不想跟你們共事,要不是家人被你們挾持著,我現在會二話不說直接殺了你。」

  「別這樣,我們做基層的也是無辜的啊……當初仲介所公司招募我們到其他大陸作些基本的工作,一開始我也只是為了還債貸款,不得已想說來這邊做個幾年就好,畢竟薪水開很高,哪知道一來才知道進入黑坑,根本爬不出去,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們啊……」這時,工作人員不禁搖頭訴苦。

  「哼。」但這兩位護衛者並不領情。

  「唉…..不要彼此相害了。這趟車程要來回一天才能到比較隱密的指定山脈地段,這一晚要過了到了隔日接近晚上才會到達,大家集中精神吧,不然惹怒利猶達大人,對誰都沒好處。」


○○○○○○○○○○○○○○○○○○○○○○○○○○○○○○○○○○


  兩輛車行駛於無人的群山之中,即使山路間回傳著轟隆的聲響,但似乎只驚動到了野生動物,卻沒有任何人的蹤跡。

  而從出發沒多久,夜幕就降了下來,兩輛車的前端放射出了光線,無謂夜晚的環境下繼續以著極快的速度前進,但道路雖然有開闢,但依舊不是很穩固,車子不停地零星搖晃。

  「呃……這裡的路開闢也太差了,先前造路組工作都沒有做好嗎……啊!我都忘了,這裡可不是東南大陸,根本沒辦法造柏油路之類的屬於車子好行駛的道路。」在劇烈搖晃的後車廂裡,對兩個護衛者而言,這點搖晃並不足以有太大的影響,母子的情況也是相同,但對東南大陸的工作人員來說卻異常吃力。
  「我來吃點暈車藥吧。」

  接著看到他暫時不將目光放在母子身上,開始在自己的行李中找些什麼。而兩名護衛者並沒有太大的警戒,而身為魔族後裔的女子則有了動作,長在她頭上兩端的角突然明顯長得更加聳長,如同鹿角般,身體似乎也變得異常結實,她刻意將左右手交叉握緊兩手的手銬,連她的指甲都變得突出尖銳,她的面容也變的猙獰,露出野獸般的獠牙。

  〝喀、喀──〞手銬在她雙手的力道加催下,開始出現碎裂的痕跡,發出響聲。

  「什麼聲音?」

  「嗯……」在工作人員發出這樣的疑問,同時兩位護衛者也聽見聲音,瞬間張開眼睛以及頭轉向母子。

  女子動作上沒有變化動作,依舊將小孩抱在懷中的姿勢,但頭上猙獰的犄角顯現,術力卻沒有太大的變動,兩位護衛者太過於依靠術力的感應而不以為意,讓女子在工作人員摸找自己行李沒眼睛看向自己的空檔,進行了魔族的變化,即使術力沒有變化超過手銬的感應,但身體的機能卻隨魔族的軀體倍增,強勁的力道在不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強硬握碎手銬的束縛。

  手銬碎裂的清脆一響,兩名護衛者著急將刀劍拔出,但僅僅是一秒鐘的睜眼,女子手銬碎列瞬間,以一人之力的釋放洶湧術力,沖散整個空間,下一刻移動魔法已經貼近兩人,利爪的手掌左右橫揮,將兩人各自擊向兩側車廂牆面。

  「嗚─!」但這點衝擊並沒有造成護衛者太大的傷害,但女子真正的用意,是搶奪回自己的兵器。

  「呀啊─!」工作人員瞧面女子魔族化的面貌,倉皇得大聲吶喊。

  伸手,女子伸出手抓向工作人員手中的劍與劍盒,護衛者在剛才那兩下爪擊已經察覺事態不妙,女子本身釋放的術力更在兩人總和之上,心知要是在讓她獲得武器,肯定難以制下她,於是刀劍揮向強奪回兵器的女子。

  工作人員嚇得手鬆脫了黑銀色之劍,劍盒也掉落一邊,魔族女子一手抓住自己劍的劍柄,瞬間回擊──


○○○○○○○○○○○○○○○○○○○○○○○○○○○○○○○○○○


  〝轟!〞一聲巨響,押後的車子被攔腰斷折兩半,整個斷截的後車廂噴發濃烈的火焰。

  然後後車也因此翻覆。

  「怎麼了!」前車聽聞後方聲音,在前車位的副駕駛座之人命令下,停了下來。
  「快、快停下來!」

  然後打開一旁的車上車窗,探頭看向後方,只見翻覆的貨車,後車駕駛的工作人員從窗戶爬出車子,並且救助副車的同伴。

  「想辦法調頭!調頭回去!後面出問題了!」由於車道相當狹小,也很困難直接迴轉,於是前車的駕駛勉強用倒退的方式開動車子,向後方回去。

  在一片狼藉的慘狀下,前車的人都下了車,最著急的,是利猶達。

  「是怎樣!現在是怎樣!」

  接著見到後方,兩位護衛者現身,持刀的已經帶傷,額頭流出鮮血,持劍的右手腕也滴血落地,但兩個人都並無大礙。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後車廂為什麼會斷成兩截!還有我要賣出去的商品呢!」

  「那個女人趁著空隙奪回自己的武器,帶著自己小孩跑了。」

  「什麼!連附件商品都丟了!你們兩個到底在偷什麼懶!還有她身上還有精密的手銬,怎麼可能用魔法破壞!廢物!不想要你們家人的性命了嗎!」利猶達氣急敗壞的狂罵。

  「哼,她不是靠魔法破壞手銬,而是她會變身,幾乎能在毫無加強釋放術力的狀況下還能讓身體產生如同釋放術力的爆發性,靠蠻力將手銬握碎破壞。」

  「什麼!」一聽到女子是如此掙脫科技束縛,連利猶達也吃驚了。

  「她一劍突破我們兩個人的魔法,造成整個車子被截斷,然後一併使用移動魔法帶走了自己的小孩,真是可怕的術力,能做到這種程度。」

  「這、這就是魔族後裔的嗎……」利猶達驚訝之餘,後方的助手拿出一台電腦,開始按著按著,並將一條線連接到一個像尖塔的小裝置,一番操控後,靠向利猶達呈報急事。

  「利猶達大人!雖然那女人身上的手銬被破壞了,但那女人似乎還沒破壞小孩身上的手銬,現在靠電腦使用區域掃描器,他們人還在三百公尺的地方。」

  「雖然那女人驅退了我們,但是她取到劍回身反擊瞬間,只擋下了他的刀,而受了融合一劍,雖然不深,依照這種情況,為了避免融合的效力造成身體更大的破壞,他必須要將大部分的術力用在壓制傷勢擴散,所以很難專心逃跑,更別說要帶著一個小孩跑。」持劍的護衛者只著持刀的護衛者,說道。

  「還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去抓回我的商品!」

  「那可是怪物,就算得手一劍,術力必須用上大半抑制融合魔法的傷口,但從剛才她掙脫束縛釋放的術力,縱使只有一半的術力還是高過我們兩個,我們是擒不下她的。」持劍的護衛者毫無避諱地回答利猶達。

  「你們是不想要自己家人的性命了嗎!竟然敢反抗我!」

  利猶達的無理取鬧讓兩位護衛者敢怒不敢言,壓抑自己的衝動。

  「你們快去追吧!」此時他身後的副手接替利猶達發號施令。
  「運送前還是有給那個女人打上一針虛弱用的鬆弛針劑,只是沒想到她還是有辦法做到這樣,但絕非沒有效力的,以你們兩個堪比王城魔法師實力的王者戰鬥者,應該是能夠聯手制住她才對,等那時候我們再給她更強劑量的一針,應該就能避免這種情況!目前他們在往西方移動。」

  聽到利猶達的副手這樣說,這兩人才趕緊朝著西方使用移動魔法追去。

  接著,從後方殘骸,那名負責監視與攜帶副商品的工作人員從後方緩緩走來。

  「你還活著!東西呢!尤其那把魔劍!」利猶達一見到,立刻問道。

  「都、都被那女人帶走了……」

  「那你怎麼毫髮無傷的站在這裡?」副手問道。

  「……那女人在揮劍爆破後車廂的時候,離去瞬間也替我造了一個魔法屏障,讓我沒被魔法的火焰波汲……所以……」工作人員在說出過程,內心滿五味參雜的,因為那情況魔法的餘波自己會當場會喪命在那時,沒想到那女子只是奪回屬於自己的兵器後,並沒有對自己下毒手。

  豈料利猶達怒瞪著一眼,從衣服的口袋中掏出了手槍,直接一槍射擊了這名工作人員的心臟位子數槍,接著見到這人胸口淌血的跪地、倒下。

  「利、利猶達大人……」所有在場的人都嚇傻了眼,助手更在利猶達背後瑟瑟發抖。

  「哼!丟失了我重要的商品,還有那膽子活著!」接著利猶達收起手槍,指示著。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你們還不帶上備用的束縛手銬跟上去啊!」

  「是、是!」

  接著看剩下的四人都動了起來。

  「可惡!給我這場重要的交易桶什麼籠子。」


○○○○○○○○○○○○○○○○○○○○○○○○○○○○○○○○○○


  將自己的兒子揹在身上,自己的劍用經過的途中的叢林隨手拉了樹藤作為繩索,將自己的配劍重新綁掛回腰上,另外兩手抱著自己愛人的遺劍劍盒,放著給自己的兒子抱著。

  「媽媽……妳的傷……」

  「媽媽沒事的,萊特。」女子回答自己的孩子,說道。
  「雖然大腿中了那一劍融合魔法,但媽媽的術力可以撐著那點小傷口,等待魔法殘留的術力耗盡。現在得趕快跑得越遠越好才行,媽媽要全力使用移動魔法了。」

  「嗯。」

  在孩提的萊特點頭,女子維持魔族的姿態,爆發的術力異常強大,但即使如此,大半的術力集中去控制傷口的融合魔法不再擴張,同時連著自己親兒一同包裹術力進行數次與長距離的移動魔法,加上在看不見的體內作用的藥物藥劑,女子顯得更加疲憊,而且氣力消耗更加劇烈。

  「感覺到術力了。」

  「追到了,看到殘留的血跡了。」

  背後,兩名護衛者緊追不捨地跟上,在沒有負擔的情況下,女子也知道背後逐漸逼近,但也只能不停催出魔法移動,那怕越遠越好。

  但現實總是無奈,不消片刻,兩名護衛者已經追到自己魔法的射程範圍,肉眼可見的距離了。

  「光凌炎殺!」持劍的釋放術力匯流,在劍鋒端面發出閃耀的光芒,接著指向母子移動魔法的軌跡,噴射出數道光線的延展。而路徑上的樹木、被光芒直接貫穿,同時點燃燃燒。

  『光為主融合火焰的魔法,雖不是負相關,但只要觸碰會瞬間引燃而非是單純的光芒切割或貫穿而已。』女子從在剛才吃下一劍的劍痕皮膚有如沸騰的氣泡,此時再見到第二眼,已經完全洞悉這融合魔法的特性。在無法繼續逃跑地當下,當機立斷,只能靠著這樣的傷軀與藥物限制術力的情況下迎戰。

  「萊特,抱緊爸爸的劍盒!」

  「嗯!」

  聽聞母親的話,萊特更加抱緊胸前的劍盒,女子單手撐著揹著的兒子,另隻右手握上劍柄,術力如同黏上劍柄,將劍抽出旋轉拋向天空。

  女子抽速的劍在空中快速四方迴轉,形成巨大的闇球,接著球體的表面突然化勁變化,如同球體的花蕊、綻放。

  「劍語•繡球花!」

  接著縱身接上迴旋的劍,一劍抽掃揮出,球體噴出無數花瓣飛揚,吹向射來的火焰光束。

  頓時闇之花蕊以無數的數量逐一吞噬光芒,並掃向持劍之人。

  「危險!」持刀的護衛者一聲大叫提醒,同時持劍的護衛者移動魔法瞬間避開;魔法花蕊雖然吞噬護衛者的魔法,看似威力萬鈞,但卻撞上他閃避位子後方的樹木,卻如微弱的水柱吹散在樹木之間,沒傷害一草一木。

  『這……明明是可以衝破我魔法的可怕魔法,她卻在要即將命中我之前,就自己卸去魔法的威力,為什麼要自己這樣多此一舉?』這些飛舞散去的花瓣速度減緩讓自己更有餘力用移動魔法閃開,引起持劍的護衛者不明白女子為何要這麼做。

  持刀的護衛者抓準女子還招的時間,再進一步移動魔法逼近,藉由跳要樹木上的樹枝,雙手握刀、俯衝砍劈而下。

  女子還劍迎擊,劍與刀交碰,強大的力道由藉由兵器傳遞這衝擊到了這名護衛者,彷彿僅只是這一刀劍相碰,那衝擊力道就要折斷自己握刀的手臂。

  『這是什麼力道!』但才在感受到令人吃驚的力勁,瞬間女子又將全部力勁卸掉,然後將這名護衛者推得退後。

  接著持劍的另名護衛者也趕上,兩人站在一起,面對眼前的女子。

  「果然是怪物……」持刀的護衛者不禁脫口而出。

  「雖然在車上就已經被那非比尋常的術力嚇到了……而且……現在她還受到藥劑跟我那一劍融合魔法必須騰撥出來抵銷的部分,她可能一半的實力都沒辦法使出來,但卻讓我們聯手的勝算還不高於一半了。」

  「但是──」這時持劍的護衛者反而向著女子詢問。
  「為什麼妳不直接痛擊我們……以妳剛才使用的魔法,出擊不意擊斃低估妳我們其中一人,妳應該更有逃跑的機會才是。」

  「……媽媽她不想傷害你們。」在被上的萊特很清楚為什麼母親沒這麼做的原因,於是說。

  而這句話讓兩個人愣了一下。

  「就像我兒子所說的,我不想傷害人,從我學習魔法與劍術至今從來沒傷害過任何人。因為對我來說──我原本因為這一身魔族血統折騰了一半的人生,是劍的一切重新給予了我新的人生,從與自己的愛人結合,一起寄情於劍與養育兩個孩子的生活之後,我們夫妻倆便對自己的用劍意志做下了誓言,不將劍用在傷害任何人身上。更何況……」這時,女子用著憐惜的眼神看著兩人。
  「你們兩個也是至親至愛的人被抓住而不得已這麼做,在你們的武器、在你們戰鬥的意念充滿著無奈,我能體會那種感受。所以我更不想傷害你們。」

  「妳……」

  接著,見到女子放下自己的兒子,用魔法破壞了他的手銬,將他推開,並說道。

  「萊特,快跑。」

  「媽媽!」

  「媽媽替妳爭取時間,帶著爸爸的劍盡量跑。」

  「不要!萊特要跟媽媽在一起!」

  「聽話。」這時女子溫柔的聲音讓滿臉淚水、表現任性的萊特臉色一征。
  「媽媽原本是個什麼都擁有、非常幸福的女孩子,但因為這個模樣跟這樣的血統一夕之間什麼都沒有了。是因為堅持著用劍而有際遇跟爸爸相遇相愛,而獲得了新的重要之物,然後你跟萊爾的出生,才重新讓媽媽重新感受到幸福。在失去爸爸、在失去萊爾之後媽媽已經承受不住未來可能再失去最後的你,這樣媽媽的劍會失去任何的意義,至少在最後是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孩子揮劍。萊特……請你乖乖聽媽媽的話好嗎?」

  最後的擁抱,之後,他將萊特手中抱著的劍盒拿了過來,並將自己的劍收回劍鞘,將自己的劍塞給了萊特,並將他推得更遠。

  「媽媽……」

  「你以前說過,爸爸跟媽媽的劍你要選擇繼承媽媽的劍,那時媽媽很開心,現在帶著媽媽的劍離開吧。」接著回身看向眼前的兩名對手,劍盒用力壓震在地上。
  「快走啊!」

  「嗚嗚──媽媽…….我、我不要……」萊特猛搖頭。

  「走啊!」更大的一聲,讓萊特猛然抬頭,然後別過身子朝著背後的草叢跑動、猛奔離開。

  「慢著!」持刀的護衛者見狀,欲追,但是一到魔法的劍痕劃開自己腳邊的地面,雖淺,但是速度極快到自己無法察覺,只是反射性的前腳收回。

  「雖然我不會傷害你們,但我不會讓你們過去的。」

  「嗯……夜晚的這片無人山區,妳難道不怕你兒子的安全?」

  「呵,我們一家子以前就因為躲避追殺而進深山居住過很長的日子,山裡的野獸哪有辦法對我的兒子有什麼威脅。」女子輕笑一聲,說。
  「真正威脅我孩子的,是你們這群人,所以我只要替他擋下你們就行了。」

  「妳─」

  但說是不擔心卻也是騙人的,但女子裝得很自然與堅信不已。

  『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如果可以,媽媽希望在你掌握魔族那份瘋狂力量以前,好好守著你,避免哪天你會不經意傷害自己重視的人……但媽媽相信,選擇媽媽劍的你,一定可以掌握那份力量,不會用那份力量去傷害而是去守護的。』

  內心的思緒結束,女子坦然的阻擋在兩人眼前。接著他看著劍盒,喃喃自語說道。

  「親愛的,在我們還未熟識之前,你的劍傷害過許許多多的人,那是因為你孤獨到只能感受到來自人們的敵意,但與我相處後卻也為了這份感情、愛意讓你了解更多情感、找到了更多知心的夥伴,並與我許下不再傷害任何人的誓言,而專心的將彼此的用劍意志寄情於劍上交流。那樣的轉變,讓我們在那城鎮渡過難忘的幸福……無論是為人父母,還是身為用劍人……」接著術力釋放,壓住劍盒的手用力一震,將木盒完全粉碎,獻出裡頭的漆黑之劍,並且如同活人釋放驚人的術力。

  「會釋放術力的劍!那是什麼東西啊!」兩名護衛者都震驚了。

  「孤狼……對不起,原本親愛者將你留著給我,是因為如果出了意外,要未來有一天讓萊爾繼承你,延續親愛的不再將魔劍用在傷害他人的承諾,但萊爾已經不在了……」說著,女子眼淚不禁落下,讓眼前的對手也被這份真情給沾染,停下動作。
  「現在我很虛弱,只靠我的力量恐怕沒辦法撐持足夠的時間讓萊特逃離危險……請你把力量借給我,好讓我能支撐到萊特跑到安全的地方為止。好嗎?」

  說著,訴求似乎獲得了回應,猛烈的術力由劍刃綻放,並順從女子術力的引導,彷彿在地上開起一朵朵漆黑的花朵。其持劍之氣勢,雖然不帶任何殺氣,但卻讓兩人寸步難移。

  「……與其說是妳的血統太強悍,不如說是為母則強吧。」持刀的護衛者不禁對女子讚嘆起來。

  「……雖然我很體會妳的感受,我們也有不能退讓的覺悟,請妳海涵。」持劍的護衛者也因此不禁不再殺氣沉重,而是同情、佩服、與敬重。
  「如果不能把妳跟妳的兒子抓回來,我們的家人也會有生命危險。」

  「嗯,我知道。我從你們的眼神跟表情早就明白你們的無奈。」

  「我的名字是卡涅沃斯。」持刀的護衛者此時報出自己的名字。

  「諾克杰德。」持劍的護衛者也報出名字。
  「在這無奈的戰鬥前,至少讓我們互相知道彼此的名字吧。妳是可敬的母親、用劍人。」

  「亞迦•萊菲坦。」


○○○○○○○○○○○○○○○○○○○○○○○○○○○○○○○○○○
=下 回 待 續=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