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篇
學園篇
魔劍篇
83 暗向限的頂峰
84 達姆瑟非斯的迷霧樹海
85 兩個月前
86 亞亞希德的最強劍士
87 身份
88 夜痕•十二斬紋流
89 仲介所的大姊
90 恐嚇案件
91 真面目下的陰謀
92 瘋狂的人與劍
93 落雨下沼林
94 雙面危機
95 揮劍的意念
96 價值連城的劍
97 為妳打造的光明
98 光明下的面貌
99 內幕
100 菲迪希爾•菲蘭姆頓
101 空港都
102 意外的來者
103 登機前的事件
104 飛空艇通道的變數
105 雷舞之花
106 真正魔法的訓練
107 洛爾的指導
108 蓄力的訓練•高空漫步
109 交會的雷光與炙流
110 傳說的及薩大陸三劍士
111 兩國戰事
112 魔法戰爭的前哨
113 魔法戰爭爆發
114 解放王城
115 與著國家殞落的傳奇
116 滅亡後的新生
117 與傳聞中相符的用劍人
118 每個人的痛苦往事
119 關於馬絲寇領地
120 伊凱魯
121 仲介所的會談
122 勇者與魔王的傳說
123 離開奇亞沛城
124 領地中的短暫休憩
125 追朔的過去•埃里斯與拉修格爾
126 追逐的交接
127 洛爾與埃里斯•黑暗與火焰的巔峰之戰
128 洛爾的過往
129 與洛爾相似之人
130 顛峰的魔法領域
131 術法之密
132 刀上戰鬼•劍下叩首
133 識劍人
134 相互追逐的師與徒
135 劍的意義
136 劍譜傳達的真義
137 風雨的前兆
138 各自的相遇
139 洛爾與萊特•魔族雙子
140 鎖定用劍人的兇手
141 孤高的用劍人
142 寄託期待的繼承者
143 沉重期待下的背叛
144 同為用劍人的友誼
145 魔法的全貌
146 不被記載的城市•塞魯達克
147 闖入險地的兩日前
148 糾結
149 第二次塞魯達克解放行動
150 塞魯達克城攻略行動啟動
151 攀登中央塔
152 成全武者之心的死亡
153 在戰鬥中求生的理由
154 反轉弒命的劍術
155 秋霜之劍•劍名吹雪
156 不利的戰鬥
157 塞魯達克城的終幕
158 突來的不告而別
159 暗之精靈一族
160 埋葬母親的場所
161 萊特的過往─上
162 萊特的過往─下
163 比血緣更真實的羈絆
164 藏於小村的高人
165 非為用劍人的訓示
166 札安克魯城的魔法盛典
167 欣德與埃里斯再一次的勝負
168 冰的極致劍者
169 隨吉內瓦歷史存在的四大世族
170 預感即將分離的旅程
171 禁忌之人
172 造訪吉內瓦城
173 造訪吉內瓦魔法世族•霍爾家
174 投注生死的比劃提議
175 意外的敗戰
176 重新拾起的傷慟
177 戰鬥的缺陷

神劍使
作 者
西納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4.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本月人氣
238
累積人氣
307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02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3 / 1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62 萊特的過往─下
  162 ─ 萊特的過往─下


  「呼呼──」萊特抱著母親的劍,在陰暗夜幕下的山區、林木間不停跑著。

  雖然聽著母親最後的話,但跑越遠,心就越是無法平復擔憂,腦中又在此刻回憶過往種種,一家生活的快樂。

  但父親跟小弟已經都不在身邊,如果這樣逃跑之後,身邊已經再無親人,自己又要怎樣獨自一人。

  想著想著,隨著情感的紛亂,身體的術力釋放開始張狂,身上的變化開始如同母親一樣變化,更有部分術力向周圍擴張黑暗的魔法,推倒樹、撕裂草木。

  更讓原先還追著他的猛獸野性察覺不對,立即恐懼的放棄逃命。

  「媽媽!媽媽!」

  一邊呼喊著,一邊更是緊緊抱住手中的長劍,但內心的煎熬讓一個僅只有七、八歲的小孩如何接受。原本藉由這張狂的術力用著移動魔法早已在這樣的時間拉到追擊的人已經無法追上的距離了,但他停下了腳步。

  接著因為一時不小心,移動魔法的距離沒計算完整,現身一刻腳跟不小心被石頭絆倒,跌倒在地上。雖然沒有大礙,但眼前就是一個泉水流過的水面,印照出了自己的面容,讓萊特心裡又驚又怕。

  「怪、怪物……」頓時過去受到人們攻擊、厭惡、驚恐的景象歷歷在目,讓他跪在地上掩面。
  「媽媽也不在身邊的話……我要怎樣一個人活這個世界……我……我……每個人只會幫我當成怪物……當成怪物啊。」

   接著他心意一轉,立刻爬起來折回原路回去。


○○○○○○○○○○○○○○○○○○○○○○○○○○○○○○○○○○


  「喝!」

  「嘿呀!」

  森林之間,激烈的魔法戰爭延續,持劍的諾克杰德為攻,處處在距離外頻繁施放劍光,其融合魔法的光之焰,其速快捷且讓人防不勝防,而且只需要命中,那怕只是小小的傷口都可能瞬間點燃炙熱的侵蝕之焰。

  持刀的卡涅沃斯以蓄力為主的特性,處處在對手閃避或是抵禦間隙揮刀攔截,一方面想趁機痛擊對手,另一方面阻斷對手能對諾克杰德進行反制。

  兩人雖是鬥競場彼此佔據王者之列的兩人,為了家人安危,可以說是豁盡全力,沒有一絲保留,因此配合無間。

  但縱使如此,眼前持著漆黑之劍的女子,卻依舊讓兩人吃了大驚──

  「晝光炎殺!」在兩人纏身近鬥沒有任何優勢之下,諾克杰德此刻拉開距離向後一躍,以化勁功夫凝結周身無數光球,滾動彈跳地面襲向萊菲坦,而在彈跳之間,隨著自己操控其中未完全的術力轉化放射融合魔法,絢麗、而且攻勢不規則、難以閃躲。

  在光球彈跳間,卡涅沃斯很有默契的移動魔法位移至上空。

  「刀縱一文字!」極為強悍蓄力在刀刃上閃耀,一斬而下,刀勁在落下的過程順著刀身,層層疊疊加重斬擊威力,向下加重壓力。

  不過即使是罕見的刀劍招,在萊菲坦面前卻是全然無用。

  「劍語•山楂花。」儘管未動用太多的術力,但手中的魔劍術力湧現配合,一股無比刺眼的黑色光芒如同五朵花瓣向中央的自己聚攏,如同盾,不僅讓諾克杰德的融合魔法打不穿透,同時縱下一刀的卡涅沃斯也是刀停在魔法花瓣上,無力突破。

  「喝!」裡中的萊菲坦一揮劍,花朵花瓣綻放,如同夜色下一朵絢麗的黑色山楂,同時向四周擴散的魔法黑芒,將卡涅沃斯整個人轟飛,同時餘勁也讓後方的諾克杰德也順勢被擊飛。

  但魔法欲接觸兩人瞬間,本該是會衝擊內臟的勁力,卻又再一次在萊菲坦刻意收起術力使魔法的衝擊力全數消失,所以變成殘留的強風將兩人吹得飛起而已。

  「呃……呼呼…….」落地之後,兩人雖是無傷,但是卻是氣喘連連,並非是被萊菲坦所傷到,而是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兩人傾盡一切的魔法能力與刀劍招,但在萊菲坦面前,才感覺到自己真的太渺小了。

  「這是我們第幾輪的攻擊了。」卡涅沃斯一邊調整釋放術力至和緩,以便恢復體內術力的存量,一邊問著旁邊的諾克杰德。

  「呼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這個女人真的打算殺我們,我們早就死了。」諾克杰德苦笑的回答,也如同卡涅沃斯一般,想辦法恢復術力。

  「我是頭一次在劍上領域中,如此發自內心欽佩一個對手……」

  「我也是……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捉住她跟她的兒子,我根本不想繼續糾纏,直接點頭認輸了還比較乾脆。」

  「呼呼──」儘管萊菲坦以一敵二,仍然穩占優勢,但一方面壓抑先前所受的融合魔法的創傷,以及不願傷人而刻意力壓兩人又刻意卸去魔法的精密控制,也讓她耗費超乎兩人更重,若不是有孤狼贊助術力,也許她早就接近力盡的時候了。

  因此目前雙方的身體狀況,可以說是毫無差距。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在三人所在的位子本是一片森林樹木間的小空地,如今在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魔法猛攻下,早就變成一大片荒地的面貌。

  而在荒地外圍依舊是森林樹木林立之景,而這時,利猶達帶著原本開車的工作人員與副手出現,一見到三人,便是開口大罵起兩位護衛者。

  「抓個受傷的人怎麼抓這麼久!還有那個女人的小孩呢!」

  「……小孩跑了。」雖是氣憤利猶達,但卡涅沃斯忍住怒氣,回答。

  「什麼!那你們還在做什麼!那兩個女人跟小孩都是指定商品,少一個都不行!怎麼不一個去追,偏偏要兩個留在這!」

  「我們也試過了……但這女人太不簡單了,我們沒辦法做到。」兩人盯著眼前的萊菲坦,說道。

  兩人早就從交談與戰鬥中了解,萊菲坦並不會傷害他們,所以就有實踐過,一人前去追擊萊特,一人纏鬥的虛晃戰略,但早就被萊菲坦洞悉一般,搶先擋下兩人的去路;同時身為戰鬥王者的身分,用捨身戰的方式,企圖以互換傷勢的作法強攻對手,但連連被萊菲坦精妙的身法避過或是中斷,而這一拖延,已經是過了十多分鐘。

  「哼!那小孩現在往哪個方向跑了?我們自己去追!」

  「朝著那女人後方跑了。」諾克杰德回答道。
  「但我勸你們別自葛去追,以你們不會魔法的人想抓到那小孩是不可能的,更別說那小孩是這女人的孩子。」

  聽到諾克杰德這樣說,萊菲坦不禁一抹微笑回應。

  「況且那小孩會移動魔法,這女人已經拖延我們十幾分鐘了,以那小孩子的能力也早就跑了很遠了。早就脫離我們可以靠釋放術力能夠搜索的距離了。」

  「什麼!」

  「手銬也被破壞了,也不能用電腦搜尋到定位了……」副手也急忙回覆這件事情。

  「可惡!可惡啊!少掉一個指定商品,肯定沒賺到還要多補償給何塞大人什麼!你們這群廢物!」利猶達怒不可遏地指著萊菲坦說道。
  「還不趕快追住這個女人,是想害我損失更多嗎!還是你們想要我把你們的家人一起陪葬!」

  利猶達每次的命令都拿著自己的重視之人威脅,讓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憤怒的表情難以壓抑,但縱使如此他們清楚,必須全力拿下萊菲坦才行。

  萊菲坦看到兩人的表情,察覺到兩人的心境,也清楚接下來的捨身之舉會更加極端,但自己貫徹著用劍意志沒有改變,也清楚自己絕對走不了了,但已為萊特博得逃命的機會,她也沒有牽掛了。

  緊接著,見到兩名護衛者採取近身戰,刻意不再使用移動魔法的快速進逼,而是把所有的術力全數用在施放魔法的威力上,並且刻意不守住破綻,全力猛攻不計後果。

  接著見到這片空地魔法光芒強烈、兵器敲擊聲更加刺耳,同時翻天覆地。

  「哇啊啊啊──」一邊觀戰的人被飛來的石頭嚇得頻頻退後。
  「比、比起鬥競場的戰鬥還誇張啊……」

  「鬥競場的戰鬥者並不是每個都強悍這樣…….」利猶達的副手說道。
  「但可以爬上五位王者之列的戰鬥者,其魔法的交戰都是如此程度……更別談那女人的實力在某方面恐怕要動用三名以上的王者才有可能制服。」

  「哼!早知道就帶更多一點的人出來護衛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利猶達大人,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除了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之外,其他更上位的王者……根本不可能接受命令與威脅,帶上其他戰鬥者,素質也不可能到達王者,對那女人也起不了作用。」

  「嘖!至少可以把影帶來也行啊!」

  「是大人你當初說不必把塞魯達克城的王者首位者帶上的,更何況你也說過影獨來獨往,命令下達之後他可能會連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一起殺掉也說不定的。」副手說道。

  「你這是在指責我嗎!是在諷刺這一切都是我害的嗎!」

  「不…..大人我沒這個意思!」怕再說錯什麼,於是副手縮在一旁不再發言。

  在飛石與轟炸的激烈魔法下,讓圍觀的看不到眼前三人戰鬥的身姿,歷經數分鐘的嘗試,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等人再次拉開距離,兩人身上依舊無傷,但是都用自己的兵器撐起自己虛弱的身體,兩人已達極限的狀況,似乎術力已所剩無幾了。

  而煙塵散去之後,萊菲坦的身影現出,跟兩人一樣,她也靠著孤狼撐起自己的身子,但不同的是,額頭帶有一個微小的刀痕,以及左肩膀又多了一道劍傷在冒出火光,皮膚像沸騰的冒泡、血綻。

  「都做到這樣了……還是只能給她這點創傷嗎……呼哈……」諾克杰德這時雙手都握上劍,仍舊無力的跪倒在地上。

  「體力都到達極限了,剛才我們已經獲盡最後的術力了。哈呼……」

  萊菲坦雖然情況上相比兩人更有餘力,但仍舊也所剩無幾,身上兩處融合魔法的效力仍在,因此幾乎都是在仰賴魔劍的術力。

  「兩個王者圍攻都沒辦法制服這女人……真可惜!如果不是何塞大人當初就指定好的物品,養成戰鬥者肯定能成為影下一位的王者之才。」這時,利猶達看見這樣的情況,不禁緩和情緒說道。

  「恐怕會是在影之上的戰鬥者……」而副手冷汗直流的說道。

  「你說什麼?會比影還要厲害!」利猶達大吃一驚。

  「雖然我不太懂魔法跟劍術,但我也很清楚影的能耐,讓他一人獨戰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也許也不會陷入什麼苦戰,但這個女人可就不同了……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一點傷都沒有,他們可是堵上性命的全力魔法攻擊,但對手不禁沒有傷到他們一分,雖然受了點傷,但這可是他們不要命的攻擊之下才能給她這樣一點傷害啊。」雖然只是副手,但卻與利猶達不同,他非常睿智且長年觀察這些戰鬥者的戰鬥,已經有初步的評估;他說道。
  「影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是會直接殺了兩人斷絕攻勢,不然肯定會被殺死,但這女人卻在這種情況下完全接下對方的攻擊而且還不傷害到他們兩人,能做到這種程度只能解釋──這女人的魔法與劍術修為遠高於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的程度,更甚者連影都不可能勝過這女人。」

  「居然是這麼厲害的女人,這樣說來,這女人的小孩肯定未來也是個很好的商品……稍微可以懂了為什麼何塞大人在進貨當下就立刻指定這一家人為指定商品,還給下了高昂的前金。」利猶達在副手的分析下,也稍微能夠不再無理的發怒;但,這時他產生了新的疑問。
  「但是為什麼明明這麼厲害,她不乾脆直接殺了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帶著小孩逃走不就好了。」

  「恐怕是因為……」其實利猶達本來就該清楚萊菲坦的來歷,但在塞魯達克城享樂的生活讓他少去注意這些戰鬥者的來歷。於是這時副手打開電腦,查閱萊菲坦的資料給利猶達看個仔細。

  「嗯……雖然擁有強大的實力,但卻從來沒殺過或是傷過任何人……」看著萊菲坦過去的資料後,利猶達不禁冷笑起來。
  「….嘿嘿哈哈,既然是這樣,要抓她根本不難了啊。」

  說完,從自己的口袋掏出了手槍,並且拿出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特殊形狀的子彈裝填進入。

  「利猶達大人……你想做什麼?」副手恐懼地問。

  接著看利猶達走進了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然後帶著不屑的眼神盯著兩人的背後,舉起了手槍朝著諾克杰德。

  「啊……」像似刻意萊菲坦看見似的,而萊菲坦也在那一瞬間吃驚,因為他在城內見過那兵器。然後看著利猶達緩緩扣下板機的動作,萊菲坦急忙使用了移動魔法。

  「嗯?」諾克杰德有察覺到移動魔法是要朝著自己拉近,但當下術力匱乏的情況下無力應對,更別說他不清楚萊菲坦的意圖,以及他雖有感覺後方有人走來,但尚有段距離,所以沒刻意回過身來看。

  〝砰!〞接著一聲槍響,伴隨著諾克杰德的回過身,萊菲坦的移動魔法現身,他的左腰中了彈藥。

  「嗚!」子彈對於魔法師的術力防護來說,幾乎不可能打穿,但由於萊菲坦的術力幾乎所甚無幾,依靠魔劍的術力只能用於攻擊不能用於防護,因此略為減輕防禦力,子彈依舊是無法貫穿她,但她卻感覺到左腰一陣刺痛。

  「什麼!妳……」諾克杰德意外竟是利猶達從背後偷襲,而且那槍的目標很明顯是朝著自己所開,更讓他難以置信的是,萊菲坦竟然是要替他擋下這個意外的一槍。

  「嘿嘿,我很清楚你們這群魔法師較量起魔法的時候身體硬得跟什麼似的,但這子彈的前端做的很特殊,稍微用了特殊的材質跟形狀,所以可以稍微穿進體內,將這子彈媕Y的針劑注入到你們魔法師的體內。」利猶達這時候說道。

  萊菲坦看下左腰中的子彈,其尖銳的彈頭,如同細針,穿刺進入了自己的皮膚表層,而還看見媕Y有異樣的液體,瞬間衝擊力灌入自己的體內。

  接著身體一陣癱軟,全身本來的釋放術力頓時都鬆懈下來,讓她無力的趴倒在地。而融合魔法的效力也失去術力壓制,開始擴散了傷口。

  諾克杰德見狀,也立刻伸手,將萊菲坦身上的魔法術力全數散去,使得魔法的效力消失。

  「你這是做什麼……」但同時怒眼瞪著利猶達,質問。

  「做什麼?還不都是你們一群廢物靠不住,逼得我開這槍!」利猶達一邊發怒,一下又得意的說。
  「也多虧這笨女人善良到令人可笑的過去,用這種方法最容易省事。」

  「你─!」雖然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對於這樣的行徑相當不齒,但又無可奈何得咬牙忍受,在這已經沒什麼力氣的當下,將怒氣握緊拳頭。

  「你們有什麼不滿嘛!這一切還不都要怪你們兩個廢物連顧個人都顧不好!」接著利猶達指示後方的工作人員。
  「還在看什麼,還不趕快給她扣上手銬!」

  「是、是!」

  工作人員開始跑向萊菲坦,豈料萊菲坦又站了起來,雖是吃力,但她又站了起來,雖然眼神不帶殺氣,但一臉堅定無所懼怕的臉,讓工作人員不敢再進寸步,也讓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也同感震攝。

  「她、她還能動啊!」

  「竟、竟然用上這樣劑量的鬆弛劑妳都還能動!」利猶達也如同其他人一樣慌張,但他卻也憤怒起來。
  「就算是強如魔法師也早就倒下了,妳身體到底是什麼做的啊……魔族的後裔就是這麼一回事嗎!真是怪物!」

  「呵呵……怪物嗎……」接著萊菲坦手摸著自己臉上的圖紋、長角,笑著說。
  「曾經……我怨恨過自己留著這樣的血、這樣的面容與力量,想將這些用在報復周遭的一切......但堅持著這份不願意傷害他人的用劍意志…..卻能讓我有那樣的幸福時光……」

  「妳在說什麼!」

  「我想也是因為這樣,仍然有人願意幫助我,願意幫助我們這一家人。」萊菲坦笑著不理會利猶達,像似把自己內心的話自行說出一般,熱淚盈眶。
  「這樣一生被稱為怪物的我──感覺自己活得更像個人,更加堅強。」

  「胡說什麼!妳這個怪物!」

  「我知道那個要買走我們一家的人,還有帶走萊爾的那人是誰……雖然你沒有告訴過我,但你曾經帶著我去給他見上一面。」這時,萊菲坦眼神瞪著利猶達,與之交談。
  「第一眼見到他,我便看透了;他的眼中只有將一切力量納為手中的貪婪,將一切生命都視為糞土的瘋狂。他要的,是我們身為魔族後裔的力量,拿這份力量去掠奪一切。那個人,才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妳說何塞大人是怪物?妳到底在說什麼?」

  「不過沒關係,力量若是不靠自己的意志去掌握了解,最終那些力量都將反噬自身。這個身體,讓我明白這個道理,是劍引導著我一路走來沒有任何遺憾。」接著眼神對準到了利猶達身上,讓利猶達感覺被看透一般的退了一步。
  「我不會恨你們,因為你們這些人,最終都會因為自己的愚昧而沒有後悔的機會。」

  「你這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鬼話!」像似嘲笑自己的言語聽進耳朵,利猶達不由得舉槍對準萊菲坦。

  但萊菲坦也舉起孤狼,面對利猶達的槍口。

  「利猶達大人!不行開槍啊!這女人應該只是裝的,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了,要是不小心殺死她了,等於就是讓損失變得更大啊。」雖然萊菲坦依舊站地挺直,但從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毫無反應的狀態下,早已猜測出萊菲坦只是空有做動作的力氣,連控制手中魔劍的術力餘力都沒有了,於是副手提醒利猶達。

  「是、是這樣嗎…..」因為這提醒,才沒被刺激到扣下板機。

  但這時萊菲坦卻笑了。

  「我不會讓自己的力量成為有心人實踐野心的器具,我的孩子也已經逃得遠遠了,一切都結束了。」

  說完,竟是將孤狼反手,要朝著自己的心臟刺去。

  「你這女人!」眾人措手不及,動作難以跟上萊菲坦自盡的舉動。

  「媽媽!不要啊!」

  但卻是由一陣大喊,制止了萊菲坦的劍鋒。

  「萊特!」

  這一瞬間的停滯,讓利猶達扣下的板機趕上,子彈打中了她已無術力防禦的手腕、濺出鮮血,孤狼也脫手掉落。

  「媽媽!」見到這一幕,萊特急忙要衝向前,但搶先被諾克杰德與卡涅沃斯擋住去路。

  「萊特…..你這傻孩子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要回來……」雖然手腕受到子彈的傷害,但萊菲坦不當一回事,而是看著自己的孩子。

  「哈哈,真是嚇死我了!要是妳這樣自盡了,我可就沒辦法跟何塞大人交差了!而且這下可好了,連妳的孩子都自己跑回來,也讓我不用多損失了!」利猶達反而是放下手槍,開心不已。

  「媽媽……媽媽……」看著自己母親握著手腕跪在地上,滿身是傷,讓萊特內心翻騰不已,眼淚止不住,並在沾滿水氣的眼瞳透出隱約透出紅光,那是憤怒的情感。

  「萊、萊特!」四目相對,萊菲坦見到萊特眼睛底中的怒意,以及起伏不定的釋放術力,頓時察覺不妙,然後大聲安撫。
  「媽、媽媽沒事!媽媽沒事!你不用擔心。」

  而不僅只是萊菲坦察覺到萊特身體的異狀,阻擋在他身前的兩人也感受到一下激昂一下化無的術力,相當不穩定,但是向上升高的最大術力,卻是不亞於萊菲坦的強大。

  「這個小鬼……最大的釋放術力居然如此驚人……」

  「只是這樣小的小孩怎麼可能…….」

  「你們兩個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快去給我制服那個小鬼啊!只是個小鬼還需要愣在那裡看嗎!」利猶達不清楚萊特身體的變化,只覺得兩名護衛者傻愣在那堣@動不動,於是大聲斥罵,並且再補了萊菲坦一槍,打穿她的右腳,讓他不便移動。
  「哼!避免妳還想幫助那個小鬼!把妳一隻腳打殘看妳怎麼動!」

  而這舉動,看在萊特眼中,看著自己母親趴在地上,那一幕,將自己內心的理智給一瞬間消除了,但本身釋放術力卻是完全進入低點,神情像似止住淚水,呆滯了一樣。

  「這小孩的釋放術力突然急速放緩……」

  「是暈過去了嗎?」

  阻擋的兩人對這樣的情況一頭霧水,但只有趴倒在地的萊菲坦依舊著急地撐起一半的身子,但只能無能為力地看著自己的小孩,不斷說著。

  「不行啊!萊特!媽媽沒事!你不能、不能這樣!要保持自己的心,不要被體內那股本能的力量給驅使啊!」

  「你這女人又在發什麼瘋啊!」利猶達不了解萊菲坦為何如此驚慌,因此他依舊命令說著。

  「你們還在看什麼,快去給我抓住那女人。還有既然那小鬼都暈過去了,你們兩個廢物還不快點給我把他銬回來!」

  正當他話一說完,萊特傾吐了一口氣。

  「呼……」而這口氣震出體內的術力,先是一點點,但是他的腳底隨術力釋放吹起一陣冷風。雖然這術力並不強,但其冷冽的寒意還是讓站在最靠近他的兩人渾身冷顫。

  「呼─」而再一口,吹起地風越遠了,讓較遠的利猶達以及副手、其他工作人員都備感寒冷。

  「這股冷意是什麼啊……那小鬼是怎樣啊……」

  而這時,表情呆滯的萊特突然猛然怒眼一瞪,露出尖牙,身上的圖紋更加鮮明,並且原先沒有的部位也開始延伸圖紋,頭上冒出與萊菲坦同樣的雙角,同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強悍術力伴隨高昂的獸鳴,引起烈風吹地讓人站不住腳。

  「嗚吼──」

  接著不僅只是眼睛滿是通紅,更長出了尾巴,而且明明只是小孩子的軀體,變在下一刻變得跟成人一樣茁壯,但身形已經不像個人,而是個巨大的野獸。

  「啊啊啊──是怎樣啊!怪物!怪物啊!」

  「萊特─!」萊菲坦企圖用呼喊喚回、緩和萊特的心神,但豈料的是下一刻,化為野獸的萊特卻是無意識地拿起抱在懷中、母親的劍,用力一揮!

  「危險!」並不是魔法,而只是強悍的一擊伴隨術力增幅、斬一到無形的風刃,阻擋的兩人雖然及時閃避,但遠處不會魔法的人卻沒如此幸運。

  「咦?」雖然有看見眼前看起來像扭曲的空間延伸而來,但下一刻,利猶達身旁的副手跟在後方的一名工作人員,未及反應,就被這斬擊給撕裂成了兩半,濺灑出鮮紅的血雨。

  「哇啊啊啊──」利猶達見到這一幕,嚇得跌坐在地上,張大嘴巴的尖叫。

  「萊特──」看著自己孩子已經失去理智的爆走姿態,萊菲坦雖然想要阻止,但自己的術力已經用盡,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該有的術力制住自己的親兒,加上身上藥劑讓自己全身快沒了力氣,更是讓她束手無策。

  「快逃!你們快點逃啊!」

  在這無能為力的當下,她依舊顧全的是周圍的人,大喊著要他們逃命。

  「逃?逃什麼?要我讓你們兩個商品溜走,我要賺什麼!」利猶達聽到這聲,立刻大聲回話,而這回話的大嗓門,卻成為了瘋狂的萊特起反應的目標。

  「吼嘎啊啊─!」接著又是同樣的斬擊,朝著利猶達斬出。

  「啊啊啊──救我!快救我啊!」看見萊特朝著自己揮劍,再想到剛才副手與另名工作人員慘死的模樣,利猶達大聲呼救。

  卡涅沃斯挺身移動魔法到利猶達身前,運刀揮砍這道無形的風壓,在魔法作用下,很輕易擋掉了這個斬擊風壓,但卻因為使用移動魔法與抵禦,又把卡涅沃斯好不容易恢復的體力給在消磨殆盡。

  「可惡……雖然蠻力驚人的怪物,但並不會妥善用本身的術力去使用魔法,真要制服不難……」

  「難就難在我們現在所剩不多的術力要怎樣抗衡這樣的怪物啊…..」諾克杰德這時來到卡涅沃斯身旁,緊接著說道。
  「現在要逃跑可能都遲了……」

  瘋狂的萊特眼睛凝視著兩人,並且已經注意到利猶達與其他腿軟坐在地上的工作人員,表示著已經所有的人都當成獵物,毫無逃生的可能。

  「萊特!你不行這樣子下去……媽媽會喚回你的!媽媽一定要喚回你!」萊菲坦在一旁,緩緩爬向孤狼,握起魔劍,開始說道。
  「親愛的……孤狼……把力量借給我,把力量借給我…..不用管我的身體了,為了我們的萊特……為了我們僅存的孩子啊!」

  孤狼似乎也有所感應,也如同萊菲坦一樣著急的灌輸術力回流到萊菲坦身體,不同的術力灌輸在體內,可以見到皮膚不時放射出排斥的電流,但這股力量相衝卻也激發萊菲坦體內的術力,在短期間開始恢復、提升。

  「你們帶著利猶達快跑!」而另一邊,卡涅沃斯向著腿軟的工作人員說道。

  「啊……啊……」工作人員從恐懼中稍稍回過神來,點頭,然後去攙扶起利猶達。
  「是、是。」

  「逃什麼!快抓住─」利猶達一聽反而大聲怒罵。

  「嗚吼──」

  「嗚咿──」但萊特這陣怒吼立刻讓他嚇得說不出話來。

  「呼……我們現在僅存的術力別說抓住他,可能殺他都有點困難……你們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的。」卡涅沃斯諾克杰德這時候說道。

  「殺他!這小鬼可是重要的商品!你們居然要毀了我的商品!」利猶達聽到後,心慌地推開自己的工作人員。

  「現在的情況不是殺他就是被殺了!還搞不清楚狀況嗎!」諾克杰德一聲怒吼,運上術力一推,將利猶達連同他背後扶著的工作人員,推出了這片森林毀壞出來的空地,飛入的森林之中。

  「居然還要替那頭豬斷後……」卡涅沃斯不禁嘆口氣。

  「才不是。」諾克杰德舉起劍,轉動未握劍的手腕。
  「反正也沒活下去的動力了,這也是個機會,能拚得過,就看能怎樣活下去,拚不過死了也無所謂了。」

  「嗯?」

  「你也知道的不是嗎?」諾克杰德淺笑說道。
  「我們家人早就死了,那個傢伙過去在我們還沒有成為守門的五位王者之前,可沒這樣三五句不離拿家人的命要脅,何況我們在這之後……根本就沒見過自己的家人了。」

  「啊啊……是啊……」卡涅沃斯也露出淺笑回應。
  「拚了這數年的努力換來的,也不能周全家人的性命,這些日子我們到底做了些什麼……為了什麼在戰鬥…..為了什麼要這麼聽話。哈哈──」

  「你沒想過若有幸運活著離開塞魯達克城要怎樣的生活嗎…….」

  「沒有……一生珍惜的人都死去了…..還能想像怎樣的生活,只希望是個不用再戰鬥的生活了。身為魔法世族的我們……不就是想要回歸平凡安穩的日常才到塞魯達克城的,不是嗎……」

  「說的也是。」

  接著兩人同時低頭,面對著化作怪物的萊特,相互說下一句話。

  「希望你能活下去。」

  接著兩人跳向了化作野獸的萊特,在他的咆哮聲下,將生死想法一拋,一者劍上透出激烈的光芒,另一者一刀揮出層層的刀影。

  「吼──」萊特回劍一擋以一劍擋下兩人全力的一擊,雖受到魔法的餘勁,但身上釋放的術力沖散了魔法,讓傷害降到了最低。

  「嘖!雖然沒精密去做到術力抵禦魔法,但他強烈釋放的術力還是讓我們現在沒多少的術力使用的魔法無效了。」諾克杰德說道。

  兩人身影停滯在空中,瞬間萊特收劍高舉,朝著諾克杰德砍下去,而這劍為擊中前,諾克杰德也知道自己無力抵禦了。

  「讓開!」在空中,以蓄力領域為精通的卡涅沃斯還尚有更多剩餘的術力,使用移動魔法到貼近諾克杰德,並將他向更上空推去。

  接著凝聚術力餘刀刃上,接著被萊特連著人壓著刀,將人打入地面,雙腳的腳裸都陷進地裡,周圍地面彷彿也要下陷一般。

  「嗚──咳!」雖然使用魔法同時釋放術力催出體力的極限,但萊特這一劍還是讓他嘔出鮮血,雙臂的肌肉撕裂濺血;接著看見自己的刀刃因為那一擊,裂出一道痕跡,這時,卡涅沃斯反而笑了。

  『呵……夥伴……雖然我早就忘了當初以你做下什麼誓言而緊握你這一生戰鬥著……但現在我累了……你也累了吧?哈。』而在這笑容與內心的聲音說著,下一刻刀斷、同時萊特一劍由他的右肩砍入,將卡涅沃斯整個兩斷,但卡涅沃斯死前反而是一副解脫的輕鬆。

  「喔喔─!」而被推上上空的諾克杰德順著落下的速度,在吶喊聲中將一點點的術力化作最後光芒與火焰的融合魔法在劍刃上,刺向萊特。

  「吼─!」本能的視野鎖定到獵物瞬間,也立刻將劍回了一個刺擊而去。

  而萊特回擊的劍更快,諾克杰德即使搶先利用落下的速度依舊不及,但順著這勢頭,就算自己中劍,自己的劍也能刺中萊特,而自己的劍上可是沾上了融合魔法的效果,就算自己當場身亡,在術力散去前,這魔法應該也能致萊特於死。

  而在即將同歸於盡的剎那,一個移動魔法的人影出現在了兩人劍鋒相對的中央──


○○○○○○○○○○○○○○○○○○○○○○○○○○○○○○○○○○


  「嗚──」萊特疲倦的掙開自己的雙眼,而此刻依舊暗濛濛一片,仍就是夜晚的時程,而在森林間穿梭,月光是一下灑落,一下又消逝,讓他看不清楚。

  「萊特。對不起,把你吵醒了嗎?」

  這時,他才知道自己正被母親背在背上,步行在森林間。

  「媽媽?」聽見自己母親的喚聲,萊特似乎鬆口了口氣,未醒迷糊的此刻露出高興的神情。

  「傻孩子……為什麼你要回來呢?」萊菲坦的聲音不像指責,而是單純的口吻詢問。

  「因為……因為沒有媽媽……這世界上根本沒人會跟我在一起……像我這樣的怪物……只有爸爸、媽媽、還有弟弟而已……」

  「傻孩子。真是個傻孩子。」

  萊菲坦向後伸手觸碰萊特的頭,輕撫。在這隻手輕撫下,同時間感受到母親掌心的溫暖與看著與自己同樣頭頂上的畸角,萊特難掩心中的高興情緒。而這溫度下,在下一刻卻讓他震驚不已,因為有鮮血,低落在他的臉上。

  「媽媽……妳、妳……」

  接著隨著在母親背上的仔細看下去,竟然在月光下看見自己的母親,腹部一劍在前一劍在後的刺穿了自己,而這貫穿的雙劍,讓萊特才連接失控時,自己那時的記憶,母親用自己的身體為自己擋下同歸於盡的一劍。

  諾克杰德的劍無力穿過萊菲坦的身體再刺中萊特,但萊特的一劍卻用力兇猛的刺穿萊菲坦,並且刺死了諾克杰德。而現在雖然諾克杰德的融合魔法效力隨死亡已經失去作用,但融合魔法的傷害也確實曾作用在萊菲坦身上,穿刺過身體的劍燒灼了內部的臟器,並且讓傷口都糊成一團。

  萊菲坦也在那時,將利用孤狼刺激自己恢復的所有術力,藉由雙手按住萊特的頭,用自己的術力將萊特的術力覆蓋壓制,讓萊特得以恢復。

  但萊菲坦依舊忍著這樣的致命的傷害,像似無事般背著自己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在這片森林。

  「媽媽……我、我……是我、是我……」

  懊悔自己的失控,萊特眼眶的淚從萊菲坦的臉龐不停低落而下。

  「我、我只是想回去幫助媽媽逃跑…..但我……」

  「傻孩子,我們這不是安全的一起走了嗎?」

  「但我卻害了媽媽、是我傷害了媽媽啊!嗚嗚──」儘管萊菲坦安撫著,萊特依舊難掩悲傷,大聲哭泣。

  萊菲坦繼續步行,讓自己的孩子放聲大哭,這陣哭聲,驚動著無人的大片森林,驚嚇到夜晚棲息在森林的動物。

  但非是只有萊菲坦受到致命的創傷,失控當下將自己術力無節制的釋放,也造成著萊特力虛,加上他雖為魔族後裔,但仍就是個小孩,這陣哭聲也隨他逐漸無力、而漸漸昏沉沉的,難以再哭出聲音,但眼淚依舊殘留餘臉上,久久未能停止。

  「別再傷心了,萊特。」等到他情緒漸穩,萊菲坦才得以用她那微弱的聲音跟萊特說著。
  「爸爸跟媽媽以前就告訴過你……爸爸跟媽媽可能不能陪你跟萊爾到最後的……所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自己面對自己……」

  「可、可是……」

  「你還記得媽媽告訴過你,為什麼媽媽會這麼堅持成這樣的用劍人嗎?」

  「……嗯。」萊特腦中回憶,回應一聲。

  「媽媽年輕的時候,跟萊特你、跟萊爾、還有爸爸一樣,都可以很輕易傷害周圍的人,所以媽媽那時被人傷害的時候,就一直在想,乾脆讓這樣的力量支配自己,用在報復周圍的人身上。但那時候一個念頭閃過的是,如果媽媽真的那麼做的話,我不就真的成為了一個怪物了嗎?」萊菲坦開始重複著,過去就不斷跟萊特所說的故事;萊特一邊聽著一邊輕點自己的頭,不是他第一次聽聞,而是順著母親的重複提起,再一次重新體會。
  「但媽媽很難忍耐內心的那股怒意,而拯救媽媽的,是成為用劍人的契機。因為媽媽出生在用劍的魔法世族,被驅離時,剩下的也只剩下這把劍,所以母親將自己內心的苦痛與不忍傷害他人的煎熬付諸劍上,也是劍將這份內心的真實傳遞給了同樣身為用劍人的其他人,所以媽媽認識了許多知心的劍者。更──認識了爸爸。」

  「嗯……」

  「初遇爸爸那時,他就跟過去的我一樣,對於外頭的世界敵意投以同樣的報復,在城內受到眾人的不諒解,而進行討伐,造成了無數的死傷。」

  「……聽爸爸說,是媽媽的劍與實力折服了他,讓他因此愛上媽媽的。」

  「是啊……爸爸也說過,原本以為任由力量驅使才可以發揮魔族真正的力量,但他卻在我身上找到不同、且更好的答案。我們也是在那時更加了解彼此的痛苦、以及擁有相同孤獨……所以相愛誕生了你與萊特。」說到過往情事的萊菲坦不禁一笑,接著又繼續說下去。
  「萊特,你是爸爸跟媽媽的孩子……你應該也能體會那種感覺,不是嗎?」

  「我……」

  「你不是怪物,你只是我跟爸爸的孩子啊。」

  這句話,讓萊特本來該哭盡的淚水又不知從哪裡而來,從眼角流出的更多,並像似把萊特內心的陰影連根拔出。

  「爸爸跟媽媽告訴過你們很多,你可以靠自己去掌控體內的力量,不要再被那力量所驅使,做出與自己相違背的事情。」萊菲坦告誡著萊特。
  「你是媽媽的孩子,你的善良媽媽是知道的,你不想將這力量用在破壞、殺戮上,而是想用在守護自己在乎的一切,媽媽都是知道的。所以記住自己的這意志在劍上,肯定會有同樣的用劍人了解你,就像媽媽過去的朋友一樣。所以──不要再說自己的怪物了。」

  「嗯……萊特知道……」

  「呵……瞧你哭成這樣,讓媽媽想起了過去。爸爸跟萊爾還在的那時,那時候──」

  也許該告訴自己孩子的都說了,在這樣即將走向生命盡頭的當下,萊菲坦最想說的還是過去的幸福回憶,一邊說著,也讓萊特原先只有悲傷的哭泣,稍稍轉變有些笑顏,即使萊特隨心情平復睡去,她仍舊不停的重溫往事,因為她知道一但停下,自己就要與著心愛的孩子辭別了,所以珍惜此刻的最後機會,一直說著、直到黎明,也走過了兩座山頭──


○○○○○○○○○○○○○○○○○○○○○○○○○○○○○○○○○○
=下 回 待 續=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神劍使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