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01集 入錯門
第02集 黑暗童年
第03集 慘綠少年
第04集 臭名遠播
第05集 五大衰人
第一章 雄辯
第二章 仙門
第三章 屁王
第四章 偷窺王
第五章 逆止
第六章 見者有份
第七章 造假
第八章 展開業務
第九章 灼魂珠
第十章 風雲將動
第十一章 混亂
第十二章 暴利
第十三章 秘商(一)
第十四章 奶奶的?
第十五章 衰運再現
第十六章 靈獸象鈸
第十七章 石體術
第十八章 大力金剛丸
第十九章 自古誰無死,今日拼得一身屎?
第二十章 無屎一身輕
第二十二章 母老虎
第二十三章 路見不平
第二十四章 日月陰陽斬
第二十一章 缺德帶冒泡
第06集 衰尾人
第07集 衰名遠播
第08集 隱姓埋名
第09集 運不由人
第10集 五方天地書
第11集 長征血戰
第12集 遇龍不淑
第13集 天界秘聞
第14集 天書開
第15集 力爭為賊
第16集 青蓮宮
第17集 朱顏血
第18集 鳳棲梧桐
第19集 生機
第20集 衰人北行
第21集 八王之亂
第22集 天價賞金
第23集 逃竄鬼族
第24集 鬼族內戰
第25集 鬼族殤
第26集 鬼族舊怨
第27集 鬼族雙主
第28集 西北亡命
第29集 西北亂象
第30集 女土匪
第31集 西北風雲
第32集 西北第一匪
第33集 新月遺族
第34集 金蟬脫殼
第35集 京城冤案
第36集 南疆秘傳
第37集 南疆異變
第38集 南疆飄流
第39章 南疆佈道

衰仙傳說
作 者
天際奔馳者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9112
累積人氣
996069
本月推薦票(投票)
15
累積推薦票
411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5 / 76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衰仙傳說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0.2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章 無屎一身輕
〝磅!〞

一聲轟然巨響當中,象鈸小小突然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似的,整個倒了下來,讓所有觀戰的人全都摸不著頭腦,這爆菊花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想到這裡,就有不少人當場就想著,他日和人對戰的時候,我是不是也給對手來這麼一下?

可是再看看吳道子如今一身屎樣,那黃油油、黏糊糊的大糞,就這麼澆的他滿頭滿臉,就連眼睛都快睜不開,所有人剛冒出頭的想法馬上隨之一熄,還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

而在眾然猜測著,象鈸小小為何會倒下時,也只有御獸宗的一些人,和身為主人的羅象才會知道這真正的原因。

其實說破了也很簡單!

一來羅象剛剛喂給象鈸小小的兩種丹藥,其實都有著不小的副作用,而就在吳道子爆小小的菊花時,剛好藥效時間到了,副作用開始發作的時間。

二來象鈸的菊門本來就是牠們的一大弱點,而吳道子剛剛那一劍又夾帶著強勁的劍氣,不但破了小小的菊花,那劍氣還傷了小小的五臟六腑。

在這兩個原因的交互影響下,任象鈸小小肉體再強橫,也不得不倒下。

在象鈸小小倒下後,那羅象便艱難無比的,從象鈸小小的肚子下爬了出來,一爬出來便驚呼一聲:「小小!」然後連忙掏出一顆丹藥餵進了象鈸小小的嘴裡。

這顆藥丸也十分神效,象鈸小小才一吞下去,原本痛苦的表情就放鬆了不少,看到這情形羅象這才長長的吐了口氣放下心來。

只是羅象才剛鬆了口氣,背後就突然出現一股殺氣,驚的羅象有如一隻大蛤蟆一般,連忙往前一跳這才轉過身來。

當他轉身一看,這殺氣的源頭不是別人,這是屎人吳道子,只見吳道子往臉上一抹,再狠狠的一甩,一大把的大糞順勢甩出,當大糞落地發出了啪的一聲時,羅象心裡簡直就是心驚肉跳。

再抬頭看向吳道子時,吳道子突然眼睛猛然睜開來,一雙眼睛裡此時是布滿了血絲,無盡的殺氣自他的雙眼露了出來,整個人就有如厲鬼化身一般。

「他媽的!老子要宰了你!」吳道子嘶啞的大吼道。

此時洗心訣已經完全的失效了,在這麼倒楣的情況下,吳道子根本就不可能再繼續保持心澄之境。

正當吳道子帶著一身的臭屎,要撲向羅象之時,那羅象一看當場臉色大變,蒼白著一張臉十分驚慌的連聲道:「等等!、等等!我認輸了!、我認輸了!」

聽到羅象驟然輕易認輸,吳道子雖然想狠狠的揍這小子一頓,但下意識卻緩上一緩。

也就是這麼一緩,羅象便趁機連滾帶爬的逃到一邊,而裁判也收起腳下的飛劍,捂著鼻子朝著羅象問道:「你確定你要認輸?」

羅象拼命點著頭道:「當然!、當然!我認輸了!再打下去,我恐怕就也要沾的一身屎了,我可還不想屎呀!」

〝我靠!〞一聽到羅象的話,吳道子當場大怒。

「這小子就連認輸,都要再酸老子一下!」想到這裡,吳道子頓時心頭火再起,上惡狠狠的撲了過去。

不過羅象早就有準備了,才一說完話馬上一招手將象鈸小小收進靈獸印當中,然後轉身拔腿就跑。

而且不但是羅象逃走,就連一旁的裁判,一看到吳道子撲了過來,當場臉色大變,生怕自己被吳道子給碰上一點點,也連忙御劍驚慌逃開來。

說實在話的,如果不提吳道子那身屎的話,單他能將一個元嬰期的高手嚇的逃跑,就足以讓他揚名修真界了。

不過在多了那身屎後,吳道子雖然一樣揚名了整個修真界,但出的卻是屎名,這種名聲吳道子寧願不要,不過這也由不得他了。

在滿身黏糊糊的臭屎下,吳道子的身法根本就施展不出來,結果硬是被羅象給逃下擂台,無可奈何之下,吳道子也只能先把這筆帳給記著。

就在此時,吳道子才想起被打飛出去的飯桶,轉頭一看飯桶竟然被剛剛的土浪,給埋了大半的身子,只剩下一顆大頭還露在外面。

看到這情形,吳道子心中一緊,再也顧不得身上的臭屎了,連忙過去要將飯桶抱回去治療。

只是吳道子一走近飯桶,才剛彎下腰伸出手要將飯桶抱起時,飯桶卻跳了起來,然後發出一聲慘叫:「我的媽呀!大哥你好臭呀!你不要碰我,我以後不敢裝死了,我不要也沾的一身屎呀!」

飯桶一邊狂叫著,一邊發揮了牠體內最大的潛力,也一頭往台下狂衝了出去,當場讓吳道子張目結舌的傻在那邊。

但很快的吳道子就回過神來,當場就破口大罵起來:「我靠!你個死飯桶,你竟然是給老子裝死的,還嫌老子臭,你這個#@$@$#@……嗶……(以下內容全部消音,以免本書被禁!)。」

****************************************************************

〝咄!〞

〝頭也給我下去!〞

在比賽完後,吳道子根本就連明月閣的大門都進不去,就直接被月澄帶著七、八個女弟子,押著他來到了郊外的一條河邊。

一到了河邊,吳道子就在月澄的恐嚇下,不得不當著眾女的面,自己把自己給扒個精光。

剛開始看到吳道子赤裸的身子,月歡等人還會紅著臉,但很快的一群黃花大姑娘就不禁開始對吳道子品頭論足。

「想不到這小子,都這麼大了,還如此的不長進,下面還是跟小蟲子似的。」月澄有些不屑的道。

「澄師叔妳以前看過小豆子的身子了嗎?」月歡好奇的問道。

月澄傲然道:「那當然!他第一次見到我,可就被我給看光了。」

「不過小豆子的屁股還不錯,看起來挺結實的。」

「是呀!、是呀!大概是咱們幫他鍛鍊的結果吧。」

說來也好玩,今天如果是單獨一個女人,和一個裸男相處的話,那這個女人一定會面紅耳赤,就連話也說不出來。

但是如果像現在,一大群女人當中,卻只有一個裸男的話,臉紅的就反而是這男的。

一群美女面對著一頭小羊似的小男孩,一下子就將平時裝出來的矜持給丟到天外去,一個個肆無忌憚的評論著吳道子的身材,反讓吳道子簡直就想挖個動給鑽進去。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吳道子一身臭屎,讓月澄這群女人也忘了害羞。

在徹底的將吳道子給看個精光後,心滿意足的月澄二話不說的,直接一記劈空掌,一掌將他給打進河底。

因為生怕吳道子身上,有哪裡衝刷的不乾淨,月澄連頭都不讓他探出水面,好在的是吳道子此時也算是半腳踏入道門當中,一時半會兒不呼吸還能忍受的住,不然準會被月澄給活活淹死。

在被河水衝刷了近半個小時以後,月澄這才讓吳道子爬上岸來,但是當吳道子剛上岸,卻被眼前的陣仗給嚇倒了。

只見月歡、月碧等人手中都拿著長柄鬃刷,正露出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他,吳道子頓時頭一涼,心裡頭有些發毛了起來。

可是不待吳道子多說話,月澄馬上就一個縛身術丟了過去,吳道子身子一僵,就這麼直挺挺的站著,卻一動也不能動。

看著吳道子整個人只剩下眼睛能動,在月澄的一聲令下,一群明月閣的美女們,馬上舉起手中的長柄刷子一擁而上。

〝哇!痛痛痛,碧師姊妳小力點呀!〞

「閉嘴!小力一點怎麼能洗的乾淨?」

〝啊!歡師姊妳別刷那裡呀!〞

「你叫我不用刷就不用刷喔?你是師姊還是我是師姊,我就是要刷!」

在把吳道子整個人刷下一層皮後,一群魔女這才總算罷手,可是正當吳道子以為總算結束之時,月澄卻又自她的儲物袋裡,取出了三個大木桶出來。

「澄、澄師叔妳、妳想幹什麼?」吳道子雙手掩著下體,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月澄。

他這副樣子,反倒把月澄給惹笑了,月澄掩著鼻子語帶笑意的說:「你不用再遮啦!反正該看的我們也都看光了。還有你不會以為你水衝一衝、刷一刷就不臭了吧?剛剛那只是前菜,現在才是正餐。」

說完不由吳道子分說,便又直接將吳道子給打入第一個木桶裡,吳道子才剛落進木桶裡,月光馬上使了個驟雨術,而月碧則跟著使了個焚風術來加熱,三兩下就把木桶給灌滿了溫水。

「我不是才剛洗過嗎?怎麼又要洗澡了?」吳道子探出頭來,吐了一大口的水,語帶哭音的道。

「誰跟你說要洗澡的!少廢話,頭再給我下去。」月澄十分不客氣的道。

接著月清兒便拿出了一個大瓷壺來,這瓷壺的蓋子一打開,一股濃郁到極點的花香馬上衝天而起,衝的吳道子鼻子噴涕打個不停。

「哈…哈啾!這是什麼東西呀?嗆死人了!」

「這個可是我們在用的香精,如果不是你實在是太臭了的話,我可捨不得給你用,你就知足吧!」月澄對吳道子如此的不識貨有些不滿的道。


「香精?這可是娘們用的東西,我不要用這玩……」話才說到一半,月澄又是再次的丟個靜默術過來,吳道子當場就沒了聲音。

月澄纖手一揮,月清兒便馬上將一整壺的香精全倒進木桶裡,副帶一提的是,就算是月澄等人,平時用這香精洗澡時,也不過滴上三滴,今天卻為了吳道子用了一整壺,由此可見明月閣眾人,對吳道子是如何的好……應該是吧!

在將吳道子用香精醃漬了一個多時辰後,月澄又將吳道子趕進第二個木桶裡,然後用熱水再次反復的沖刷過十來次,這才讓他再進去第三個大木桶裡。

到了這個時候,吳道子也被整的有些麻木了,有些自暴自棄的任由月澄等人的擺弄。

第三個大木桶裡面是一層厚厚的香粉,吳道子就像在沾糖粉的元宵一般,整個人很快的就裹上了一層帶著濃烈氣味的香粉。

當吳道子被月澄給拎出來後,月澄秀氣的鼻子湊近吳道子輕嗅了兩下,但是才一聞,當場就連續打了兩個大噴涕。

〝哈啾!〞、〝哈啾!〞

過了良久,月澄才有些小心的道:「……那個…我們好像有點過頭了。」

「是呀!這味道好像太濃了一點。」月光也點頭道。

「………」

「不管怎麼說,小豆子身上總算不臭了,那也算是很順利,你們說是不是呀?」月澄看著吳道子那幽怨的表情,有些心虛的向其他人問道。

其他人連忙的附和道:「是呀!、是呀!這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就快回去吧。」

傻傻的看著一群娘子軍離去,晚風一吹了過來,吳道子打了個激靈這才回過神來,看看自己的身子,再看看早就跑的無影無蹤的一群美女,吳道子終於忍不住慘叫道:「我先把衣服給我留下呀!!!」

一直到半夜,吳道子才圍著樹葉,一路偷偷摸摸的溜鳥回到了明月閣,而當他敲了老半天的門,一個叫月如的外門弟子才睡眼惺忪的來開門。

看著吳道子全身一絲不掛,只在腰際圍了一圈樹葉,月如原本瞇著的雙眼,頓時瞪的老大,當場就差點尖叫出來。

不過還好就著柔和的月光,再加上月如的眼力也不錯,她很快的就認出吳道子來。

「小豆子你怎麼那麼變態,竟然不穿衣服到處跑!」月如以著十分鄙視的語氣道。

被月如這一說,吳道子當場再也受不了,兩眼一翻直接氣暈了過去,腦海裡最後一個念頭就是:「總有一天,老子一定要把這群臭婆娘給扒光,通通看回來!」

當然吳道子不知道的是,他今日的詛咒還真的有成真的那一天,只是也因為這樣,所以……

*******************************************************

「這個……小豆子……」

〝嗯!〞

「沒事!、沒事!」

看著吳道子臉上臭的跟茅坑差不多,糖葫蘆和精精兒硬是把想說出來的話,又吞回肚子裡去。

不過兩人不說,旁邊的李破軍和一條筋卻很白目的,幫他們說了出來:「小豆子你身上味道怎麼這麼嗆?」

一聽到李破軍和一條筋的話,吳道子當場就抓狂起來:「你們當我容易嗎?打場比賽被人當頭拉了泡屎,回去又被刷了快脫層皮,你們現在又嫌我味道嗆……」

越說越生氣,吳道子一捧起面前的大碗餛飩湯,就開始狂吃海喝起來,右手筷子指著李破軍和一條筋道:「你們兩個竟然這麼不能體會本教主的辛苦,為了懲罰你們,這頓就你們倆個請了!」

聽到吳道子的話,一條筋和李破軍當場後悔不已,不過還好兩人這陣子也跟著吳道子賺了一大把,再加上飯桶沒跟來,所以倒也還不是很肉痛。

打從那天,吳道子裸奔回去後,原本月歡等人說好要來個全天候監視的,卻因為他一身的香味實在是太嗆鼻了,結果月清兒和月歡兩個始作俑者之一,就先受不了吳道子身上的味道,連忙逃離他的房間。

而原本安排好的,當吳道子上街時要跟著出來的飯桶、白帶,以及月桂葉等人,也同樣的受不了吳道子那身的味道,這讓吳道子也有了機會,能再次的和精精兒等人私下碰頭了。

在罵完李破軍和一條筋兩人後,吳道子越想越生氣:「奶奶的!這群臭婆娘,老是這樣整我,此仇不報非君子!不整回來實在不甘願呀!」

想到生氣之處,吳道子乾脆自百結袋中掏出紙筆來,他將面前的大碗推到一邊,就開始狂寫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吳道子才總算都寫完,然後將寫了滿滿三大張的紙,往精精兒面前一推。

「這個你拿回去,把上面的內容全都添進去,我們賣的那些泡妞秘訣裡。」

精精兒接過來一看,當場臉色怪異的問道:「你把這些添進去,這樣好嗎?」

其他人好奇之下,也全都湊過頭來看,只見上面第一行就寫著:「月歡-屁股有習慣性痣瘡,送她痔瘡藥她最高興。月光-有腳氣病,最喜歡人家捧著她的腳聞……月清兒-……」

看到後面,糖葫蘆和李破軍、一條筋三人的臉色,也變的和精精兒一般的怪異,就算是性子最魯直的一條筋,也看的出來吳道子這是挾怨報復、胡亂造謠。

「當然好呀!怎麼會不好,那些買的人不就是要別人所不知道的秘密嗎?那這些不就是最大的秘密了?」吳道子理所當然的道。

精精兒四人是聽的滿頭大汗,心裡全都不約而同的想到:「這小子還恁的無恥呀!」

正當吳道子等人一邊談著,要怎麼在明月閣諸女的資料裡加料,一邊算算這陣子又可以進帳多少之時,神龍派的二少爺林世佑突然帶了幾個手下,前呼後擁的走進來。

這林世佑才剛踏進店裡,鼻子就四處猛嗅,緊皺著眉頭問道:「奇怪這裡面怎麽有這麼重的香粉味呀?」他帶來的幾個隨從也跟著四下猛嗅著。

其中一個突然嗅到吳道子這個方向,眼睛馬上一亮轉身道:「二少爺是這個小子身上的味道。」

聽到手下的話,林世佑跟著轉頭一看,先看看吳道子再看看精精兒,當他看到了一條筋的時候,突然想起之前的事,心裡頭冷笑一聲:「嘿!這可真叫冤家路窄,我一直找不到你這小子,想不到今天可讓我碰上了。」

林世佑心裡一想,很快的就有了定計,他慢慢跺著步走到吳道子旁邊,嗅了嗅鼻子轉過頭道:「這小子不會是個娘們吧?」

〝哈!、哈!、哈!、哈!、哈!〞

幾個神龍派的隨從一聽,馬上也很配合的大笑起來,一個臉色有些臘黃的瘦子,還一臉討好的湊趣道:「說不定這小子根本就是個臠童也說不定!」

這瘦子的話一出,一群人又是一陣大笑,這林世佑更是十分滿意這個瘦子的表現,他很高興的連連點著頭,一臉嘲弄的看著吳道子五人道:「這裡我全包了,你們這群窮酸門派出來的廢物,都回你們的狗窩去吧!整家店都快被你們給搞臭了!」

被林世佑這麼一嘲弄,吳道子幾人幾乎是全變了臉色,而一條筋更是直接就想起身動手,吳道子連忙伸手將他按下。

「我就算是廢物,可是武論大會的比賽,到現在我可還沒被刷下,你這個早就輸了比賽的,又不知應該算什麼?連廢物都不如嗎?」吳道子反唇相譏道。

吳道子這話可真刺到了林世佑的心底,對於裁判判他輸,林世佑本來就很不服氣,今天也是因為想到這事,心情不好才出來散散心,想不到竟然被吳道子拿這事來嘲笑。

只見林世佑兩眼一瞪,二話不說的,就突然一拳直接往吳道子的臉上打了過去。

他這一拳打的突然,但吳道子的臉上卻未見慌張,冷笑一聲後,反手便掏出一塊板磚,一反手板磚就砸在林世佑的頭上。

〝磅!〞

這一磚可結結實實的砸在林世佑的腦門,雖說吳道子的板磚用的材料都很普通,但經過煉器手法瑕燒過,這些板磚卻也是十足十的法寶,在林世佑未及提防的情況下,這一板磚是打的他頭昏眼花,眼冒金星!

看到林世佑被打,一旁他帶來的神龍派門徒,哪肯罷休!

「這小子竟然敢打二少爺,打他!」也不知是誰先喊的,一群人便呼湧上前。

眼見雙方要動起手來,這家小麵店的老闆連忙出來阻止道:「你們別打啦!有話好…哎呀!」

一句話還沒說完,這個老闆就被神龍派的其中一人,一拳打飛了出去,他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哪能受的了一個正式道門弟子的全力一擊,當場就十分乾脆的暈了過去。

看到七八個人打了過來,吳道子五人沒一個感到害怕的,吳道子和精精兒本來就有在街頭打爛架的經驗了,所以倒也很習慣這種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向的情況。

而糖葫蘆則是因為自己一身遁術,就算打不過也逃的掉,所以也不怎麼害怕,而李破軍和一條筋兩人,雖說個性憨直,但骨子裡卻都是暴力狂,有架可打他們不但不怕,反而躍躍欲試。

由於對方沒人拿出兵器法寶,所以吳道子幾人也沒拿出各自的武器,而只是拳頭一握便迎了上去。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衰仙傳說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10.2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