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雲天梯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走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魁現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書、手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發!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婚當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壞婚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戰爆發
第一百三十章 絕境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憶
第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結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牌顯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乙陰魔簪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43
累積人氣
207830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2.1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雲天梯
彎身撿起戒嗔刀,楚天與風清走到周魁身旁,望著周魁略顯激動的臉龐,楚天將手中的戒嗔刀拿給周魁:「師公的意思,相信你也明白了,這刀交給你,好好運用。」

周魁眉頭深鎖,眼露猶豫之意地看著楚天,雖心中有所意動,但戒嗔刀對於整個霸刀宮都具有不凡意義,若只是因為個人私事而動用,恐怕會惹來不滿,況且這還是楚天師父遺留給他的重要之物,在他心中楚天的份量也是極重,他自然不可能就這麼收下,然而,這戒嗔刀卻可得到霸刀宮這天大的助力,讓周魁心中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見周魁遲遲不將戒嗔刀收下,楚天索性將其往周魁的頭頂上猛力一甩,當周魁下意識地接起後,楚天如是說道:「這無主之物,現在是你的了。」

風清走到周魁身旁,拍拍肩頭:「楚天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聞言,周魁眼框一紅,緊握住手中的戒嗔刀,略顯激動道:「楚天,多謝!」

「瞧你這副模樣,慕容歆語見到了早被你嚇的花容失色。」楚天轉身,語帶淡漠道。

周魁呵呵笑了笑,摸了嘴邊的鬍渣,心知此時的他,面容想必十分憔悴,跟楚天與風清道別後,便走回自己的房間,好好的休息一番。

「你這臭小子,明明一心就想幫助周魁,還裝著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受不了你,罷了,如今周魁想通了,我也有事忙去。」語畢,露出一抹笑容,風清眼眸中流露出一股盼望之意,也走出了大殿之外。

兩人走後,在大殿的楚天頓時感到有些無來由的落寞,在霸刀宮內除了周魁與風清等寥寥數人與他熟識之外,其他一、二代弟子因為之前的比試大會,他可說是「樹敵」良多,回到霸刀宮,空心那酒瘋子也不在,又因周魁之事而無心破解禁制,如今換了個相貌加上失去一身修為,宮內的弟子見到他無一不議論紛紛,偌大的霸刀宮,卻讓楚天感到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低聲嘆了口氣,楚天神情略顯低落,盲無目的在霸刀宮內隨意的走著,最後走到一處水池旁,倚著身旁的大石坐了下來,看著在池內游動的魚,楚天心中泛起了道道漣漪。

小小的水池,令楚天想起了當初在斷腸崖修練時,仇恨天曾令他跳入一個水池內,那時的他剛進到修真界,連修真者的邊也沾不上,還得吃艱澀難已入口的果子維生,第一年在斷腸崖,也只是天天悟字,不像其他宗派傳授法決或招式,如此枯燥乏味、無聊至極的日子,如今想想,卻令楚天感到幾絲懷念。

想著以前的日子,令楚天出了神,連一旁含笑走近的周通都沒有發覺,周通也不想打斷楚天的思緒,便站在一旁,數息過後,楚天才悠悠醒來。

「師公。」抬頭看見周通,楚天很快站起。

「什麼事讓你如此出了神?」噙著笑,周通關心問道。

擺擺手,楚天雲淡風清道:「以前的瑣事罷了。」

周通笑了笑,也不出言點破,拍拍楚天的肩膀,一起坐了下來:「周魁怎麼樣了?」

「想通了,也拿走戒嗔刀,現在應當在房內休息。」楚天很快答道。

「楚天阿,這次算我周家欠你一次,周魁那傻小子,為此事已兩難了許久,若不是因為傲劍宮寄來這張喜帖,我看周魁永遠也不會醒悟。」周通搖頭嘆道。

「師公千萬別這麼說,戒嗔刀對我來說也是無用,況且師父也交待我將其交還給你,周魁更是我少數的交心好友之一,於情於理都該幫他。」楚天連忙說道。

聞言,周通搖頭失笑道:「你這小子,脾氣真的跟你師父一模一樣,外冷內熱阿。」

楚天愣了一會,想起仇恨天總是淡然的臉龐,心中卻也是苦笑幾聲,以前在南大陸時,天天被欺負,性格也因此變的十分懦弱,若不是因緣際會之下遇到仇恨天,恐怕不是被那些強盜追上斬殺,就是落得乞丐的下場,性格也因在斷腸崖受到仇恨天潛移默化的影響,平日對人才會顯得較為冷漠吧。

「好久沒見到師父了,不知道他人在何方。」沉默了一會,楚天突然說道。

「你師父他阿,既然已了結一切掛心之事,也將心中的嗔仇、嗔恨放下,將風清帶回來之後,也沒跟我交待去向,想必現在隱居在山林之中,尋求更高境界。」周通微微笑道。

一道思緒一閃而過,楚天開口問道:「師公,可以跟我說說我師父以前在霸刀宮修練的事嗎?」

「那有什麼問題。」想起以前仇恨天的樣子,周通嘴角也多了一股笑意:「當初帶回你重傷臨危的師父時,還引來一陣不滿,當然,最後被我壓了下去,然後花了約莫一年的時間,你師父的傷勢才完全復元,只不過縱然傷勢已好,心傷卻蠶食著你師父,整日失魂落魄的。」

「那師公你後來怎麼讓我師父重新振作起來?」楚天不解道。

「後來我索性不管他,畢竟當時我與他非親非故,為他治好傷勢我已覺得對他仁至義盡。」周通說道。

緩緩吸了口氣,說到了轉折之處,周通眼眸中也多了幾分高深莫測:「之後,過了數月,在某個風雨交加、狂雷怒吼之夜,他渾身濕透、垂頭散髮的來敲我的房門。」

「那時,雖驚異於他突然來訪,但我還是請他進到房門,然而,他卻始終不肯,只對我說了幾句話。」周通望著楚天專注的雙眸,故意賣了個關子。

「什麼話?」楚天下意識的問道。

「我要報仇,收我為徒。」回想起當初仇恨天淡然的語氣中透露出滔天的殺意與怨恨,周通仍是感到絲絲不捨。

「一開始我當然是不肯,教出一個滿心只懷報仇的弟子,傳出去對霸刀宮聲譽可是影響很大,再者,心中恨意太重,也代表容易飽受心魔纏身之苦,所以,我便拒他於門外。」周通說道。

「只不過,我卻小看了他的決心,整整五天五夜,他就站在我廂房前,任憑風吹雨打也不動不搖,最後,我問了他一句話。」負手而立,周通沉默了一會,語帶沉重道:「你可曾想過,就算你報仇成功,之後該何所作為?」

「你師父他起先愣了一會,卻說了一句我始料未及的話。」周通搖搖頭,啼笑皆非道:「你師父跟我說,這種事等我報完仇之後再說吧。」

「於是便收師父為徒?」楚天問道。

「沒錯,只不過,我對他的要求也是格外的嚴苛,訓練更是比當時的一代弟子多了不知道數倍,令當時的霸刀宮弟子看了也是為之驚懼,若當初你師父有因此喊個苦字,我便會毫不猶豫的將他丟出師門,然而,他練功時瘋狂的模樣,讓老夫我也自嘆不如阿。」幽然一嘆,周通也不免回首於過去當中。

「當時你師父的修為與實力可說是一日千里、進步神速,但也因他不茍言笑,性格太倔,其他的弟子無人敢靠近他。」周通笑道。

「好險那時候有空心與周海兩人,否則你師父在修真界,恐怕只會落得孤獨一世的下場。」此話落下,周通也露出欣慰的表情。

「難怪我師父之前曾對我說過,對友要兩肋插刀,對敵要不擇手段。」周通這幾句話,也令楚天想起仇恨天對他耳提面命的一席話。

聞言,周通爆出幾聲大笑,令池裡的魚嚇的逃竄:「這的確是你師父會說的話。」

「你師父在霸刀宮發生的事實在太多,這一時半刻絕對說不完,老夫還得去幫周魁「處理」些事,這歸元丹你先收著,每日服一粒,可讓你蘊養經脈,你禁制一事,可能要等到北大陸事情結束之後,老夫才有閒暇幫你處理了。」將丹瓶遞給楚天,周通略表歉意地說道。

雖心中感到失落,但楚天也不是不分輕重之人,馬上說道:「周魁的事已迫在眉睫,相比起來,我這禁制一事輕如牛毛,師公不必介意。」

「好。」周通點點頭,與楚天道別之後,便轉身離去。

周通離去之後,楚天也無法靜下心來觀看魚兒,便也離開了水池旁,走著走著,卻看到風清面色失落的走回廂房。

「這小子方才不是還歡天喜地的模樣嗎,怎麼這會就彷彿換了個人了?」楚天心中暗道奇怪,腳步馬上轉往風清的廂房。

打開風清的房門,只見風清手中把玩著精美的髮簪,其上獨特的花紋與華貴中不失俏麗的設計,令楚天馬上想起當初在赤霄城與風清巧遇的店鋪。

見到風清將髮簪急忙收起來的模樣,楚天不禁失笑出聲:「想誰想到失了魂,竟連我的腳步聲都沒聽出來。」

「那髮簪送給誰的?」楚天開口問道。

「朋友罷了。」風清隨意答道,但楚天豈會如此就放過風清。

故意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楚天取笑道:「若我記得沒錯,霸刀宮一向不收女弟子,除非是霸刀宮舉行的收徒大會,才會有女弟子出現,莫非你是看上哪個門派的女弟子吧?」

「別瞎猜了,話說收徒大會近日將要開始,屆時不如一看究竟?」風清提議道。

「收徒大會嗎,好。」想起以前也是因為收徒大會進到霸刀宮,楚天一口答應了風清。

「慢著,我記得霸刀宮的收徒大會是五十年一次,這才過不到幾年時間,怎麼可能又舉辦了一次?」楚天疑惑道。

「據說是因為霸刀宮千年以來都是使用同一種方法收徒,今年想到改用別種方式,這次參加收徒大會的也非各門派弟子,而是霸刀宮親自派人到南大陸挑選有天資的人。」風清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收徒大會何時開始?」楚天問道。

微微一笑,風清說道:「就在明天。」

隔日,霸刀宮的氣氛一如往常,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舉辦收徒大會的跡象,除了偶爾傳來練功的呼喝聲打破這略顯沉悶的靜謐,楚天所處廂房可說是十分幽靜,想來也是周通刻意所安排。

此時,一道腳步聲也參雜在呼喝聲之中,停在楚天房門前:「楚天,收徒大會開始了,走吧!」

數息過後,楚天走出了房門:「走。」

風清在前帶頭,直到走到宮門處才停下腳步:「許長老。」

「哦?是風清阿,怎麼會來到這。」站在兩人面前的許長老,嘴角掛著笑意,對風清的來訪感到驚訝。

「我是知道今天有霸刀宮的收徒大會,所以特地來這觀看。」風清說道。

「哦,那你身旁這位小友是?」初次見到楚天,自然也流露出幾絲詫異,但許長老卻十分客氣,無半分不屑之情。

「在下楚天,參見許長老。」楚天拱手說道,心中感到十分困惑,雖然他的記憶未全部恢復,卻也有八、九分之多,但始終想不起來霸刀宮何時多了這個許長老。

「哦,莫非你就是為我霸刀宮奪得三鼎鬥試冠軍的楚天?」許長老露出喜色地問道。

「正是。」楚天含笑說道。

「哈哈,沒想到能在這見到你,大宮主對你可是讚譽有加阿,果然是人之俊傑,後起之秀,不錯不錯。」許長老含笑,點頭稱讚道。

「許長老,現在不是在舉行收徒大會,怎麼不見人影?」一旁的風清終於忍不住問道。

手指著底下,許長老說道:「都在爬著雲天梯呢。」

「雲天梯?」風清疑惑道,顯然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名字。

「霸刀宮修練之法,首重毅力,再者才是天資,雖然這次宮內挑選了幾個天資不錯的人,但每人毅力恆心不一,所以霸刀宮才會弄出個雲天梯測試他們。」許長老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等他們測試結束,不就還要一段時間?」風清面色有些怪異地問道。

「嗯,少說數個時辰。」許長老點頭說道。

望著底下雲霧繚繞,楚天心思也拉回以前,爬著那似無盡頭的階梯,一道請求脫口而出:「許長老,是否可讓我也爬這雲天梯呢?」

不好意思~過好久才新增
回到桃園之後趕快補這章
然後~我頭好痛要來睡了= =
希望別跟到流行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2.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