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浴血宮之變
第一百六十七章 血雲
第一百六十八章 魁儡
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氣沸騰
第一百七十章 血魁儡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雷怒
第一百七十二章 烈日焚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血魁儡出世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魔天尊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魔之體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陪你
第一百七十七章 來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等著!
第一百七十九章 雜種
第一百八十章 前往南大陸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545
累積人氣
20773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8.28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浴血宮之變
「傳承?我聚寶閣世世代代,千百年間守護這煉獄塔,為何古籍上就未曾有傳承一說。」皺眉,裘無償站前一步道。

「不錯,聚寶閣千百年來鎮守煉獄塔,但我問你,在古籍上可記載有哪位前人建造了這個煉獄塔?」兔息反問道。

「這到是沒有。」裘無償不假思索的說道,在他當上閣主時就已把古籍背的滾瓜爛熟,所以才會對兔息傳承一說感到費解。

輕輕一笑,兔息目含深意的問道:「我再問你,在古籍上可記載這煉獄塔存在北大陸已有多久?」

「這…還是沒有。」裘無償直言道。

「也罷,想必在古籍上必定寫著某位隱世高人將煉獄塔交給聚寶閣的初代閣主,之後聚寶閣勢力蒸蒸日上云云。」語畢,兔息輕瞥了裘無償一眼,見到後者臉色微微愣了一下後才確認自己猜想無錯。

沉思了一會,兔息才緩緩開口道:「其實由塔內的陣法就不難知曉煉獄塔存在十分久遠,就連古籍上也稱之為遠古陣法,但接受傳承的我也不知道確切的時間,然而,我卻知道當初建造這座塔的是何人。」

「誰?」眾人不約而同的問道。

「是我三眼兔族的先祖,兔平。」環視眾人一眼,兔息緩緩開口道,語氣隱隱含有傲意。

「什麼?當初打造煉獄塔的是你的先祖?」裘無償不敢置信的說道,就連周通、呂儒生與其他供奉也露出大為驚訝的臉色。

「難怪,難怪是你接受了傳承,建造這座塔想必花費了極多的心力,若是我也不願交給其他人手裡。」裘無償茅塞頓開道,然而,呂儒生卻馬上打斷其思緒。

「不,若是如此,他當初就不該將煉獄塔交給初代閣主,在千百年間,聚寶閣人才輩出,難保不會有才能出眾之輩發現塔內的傳承秘密。」呂儒生皺眉道。

此話一出,周通馬上搖頭,反駁道:「不,千百年間聚寶閣也未把煉獄塔的妖獸趕盡殺絕,甚至還需我們的援助,未能發覺此等秘密也在情理之中。」

「說到底,到底當初兔平為何要將煉獄塔交給聚寶閣初代閣主,而非三眼兔一族呢?」始終沉默寡言的黑魔仗人一語道中要點,眾人馬上將目光轉向兔息,然而兔息卻簡單的回了一句。

「我不知道。」兔息聳肩。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變換數次,當中尤以裘無償為最,嘆了口氣,望著兔息道:「不管如何,總之這煉獄塔算是歸你了,我聚寶閣世世代代守護的使命也告一段落。」

見到裘無償如此灑脫的模樣,兔息著實吃了一驚,反而更加欣賞裘無償,抱拳微微躬身道:「聚寶閣千百年來守護煉獄塔如此大恩,兔息代先祖謝過。」

裘無償微微擺手,說道:「其實我聚寶閣才需感謝你兔平先祖,沒有他,便不會有今日的聚寶閣。」

不遠處,裘無償身後的周通目光流轉,心中暗自嘆了口氣,暗道說了這麼多,兔息可始終未曾提到當初將煉獄塔交給初代閣主的就是兔平,也未提到他為何會突然接受傳承,眾人也明白兔息有心隱瞞,但兔息接受傳承後這煉獄塔也算他物,加上煉獄塔妖獸被斬殺一空之後,以往聚寶閣倚仗的妖獸內丹也全沒了,兔息實力又強到匪夷所思的境界,若不是因為如此裘無償豈肯放手?而呂儒生自與慕容家聯姻之後,想必也會接收慕容家的家業與底蘊,此趟來煉獄塔大多是賣裘無償個人情,事後的利益反到還是其次,只不過算起來,我與楚天才算是承了兔息的恩…。

「既然煉獄塔的妖獸已被我們解決,我還有要事在身,先行離去,告辭。」語畢,呂儒生對眾人拱手後,就與冰扇玉帝等四人離開了煉獄塔。

裘無償眼含深意的望著呂儒生,拱手道:「呂兄慢走。」

裘無償見呂儒生離開煉獄塔後,轉向周通:「周兄,這次多謝了,待回到閣內後,我會派人盡速將禮酬送到霸刀宮。」

周通微微一笑:「不急,這次你我都損失了不少人手,裘兄回閣後想必還有諸多事務需親身處置,這點小事就擺在之後吧。」

聞言,裘無償也笑了笑,並未開口回應。

「兔兄,當初建造煉獄塔的是你先輩,如今這煉獄塔也算物歸原主,但我閣世代守護煉獄塔千百年,其實也有一份情在,往後希望你代我閣的份一起照料好這煉獄塔了。」裘無償躬身道。

見此,兔息連忙將裘無償扶起:「裘兄言重了,千百年間聚寶閣辛辛苦苦守護煉獄塔定付出不少心血,我三眼兔族欠聚寶閣一份情,若往後有事需要幫忙之處,我定義不容辭相助。」

裘無償眉頭一展,輕輕笑道:「呵呵,在下在此替聚寶閣歷代閣主謝過了。」

「周兄,兔兄,這次我閣弟子全數在此戰中身亡,我還需回閣內處理一番,就此離去,別了。」語畢,裘無償對兔息與周通拱手,隨後便與古靈一同離去。

臨走前,古靈深深的望了兔息一眼才與裘無償離開,然而,在古靈身影消失之際,兔息雙唇微微的動了動。

「等我。」

塔內,兔息與周通相對而立,輕輕的將楚天放在地上,周通鬆了一口氣:「總算結束了。」

「是阿。」兔息微微一笑,隨及臉色一沉,正色道:「不過你要小心,那呂儒生那老狐狸在你進到塔內後,對你動了三次殺機。」

「我知道。」周通嘆了口氣:「因為他,我始終不敢讓自己後背露出破綻,否則那些妖獸豈能傷到我。」

「到是你,剛剛說了那些假話,就這樣堂而皇之把煉獄塔佔為己有,想必裘無償現在心在滴血了。」經過了大戰,周通身心俱疲,盤坐了下來。

見此,兔息也隨意的坐下:「哼,那老混蛋久居高位,肚子裡也裝滿算計,給了他人情已是我最高限度。」

點點頭,周通問道:「到是你,方才竟然實力大進,傳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可別想用剛剛連篇假話呼嚨我,我雖然老了,可還沒老的糊塗。」

「呵,方才所言也不盡然是假話,當初建造此塔的的確是我的先祖兔平,只不過當年太多秘辛實在太過重要,不能隨意說出來,而這傳承其實也就是先祖兔平在臨死之前留下的一股力量,然後被我得到罷了。」兔息說道。

「哦,塔內妖獸那麼多,在未接受傳承之前獅擎修為甚至比你還高,怎麼會選中你?」周通問道。

「身為靈獸,我們將尊嚴視為最重要之物,凡踐踏我們尊嚴者,必殺之,就算不能報仇,我們也不求茍活!」兔息正色道,隨即話鋒一轉:「然而,天下之大,難道沒有比尊嚴更重要的東西?」

「其實有的,那就是信念,心中的信念,為了信念不顧一切的執著,正是因為如此,我的先祖才會將殘留在這煉獄塔的力量傳承給我。」兔息展露笑容道,目光轉向楚天,目光依然炙熱。

嘆了口氣,周通目光流轉著欽佩:「原來如此,所以他才傳承給你嗎,也對,若談到信念,連老夫都自嘆不如。」

聞言,兔息得意的笑了笑,右手虛空一抓,大小不一的妖獸內丹從四面八方而來:「這些內丹你拿回去,這次霸刀宮弟子死絕,實力大損,這些內丹多少可以幫助你。」

周通臉色一沉,一個一個將內丹收進儲物戒指內,嘆道:「這些菁英弟子戰死,加上之前太上長老之亂,我霸刀宮實力可說是大大削弱,若傲劍宮趁機攻來,憑他們的實力,霸刀宮前景堪憂阿。」

「這你到是不用擔心,這些日子我會在北大陸活動,若傲劍宮有所動作,我會讓傲劍宮不敢造次。」語畢,兔息伸出食指,輕輕往喉頭一劃。

「呵呵,多謝。」雖然心知兔息是為了楚天才會如此,但周通心中的大石也因此落下。

「在大戰中相信你也消耗不少真元,西大陸距此也有不短的距離,你趕緊回復真元吧。」兔息說道。

「嗯。」簡單回應之後,周通便閉上雙眼,雙手各握著極品晶石,吸收其內龐大的天地靈氣。

見到周通入定之後,兔息站起身,朝反向走去,身影逐漸變淡,最後消逝之時,兔息真身已來到了煉獄塔第九層。

「先祖,你留給我的東西太多太多,多到我難以承受阿。」見到浮現在第九層的古代獸文,兔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兔息掌心向上,平舉至腰前,閃耀金紅光芒的古代獸文如湧泉般往兔息的手掌心匯聚,半刻鐘之後,竟在兔息的手掌心中化成了一本書。

向前走了幾步,兔息倚在一個大石旁坐了下來,翻開書,靜靜的研讀。

這本書不厚,僅僅十數頁,約莫一個時辰之後,兔息便已翻到了最後一頁,然而,兔息的臉色驟變,深皺著眉將最後一字讀完,蓋上了書,落下了一聲嘆息。

「先祖,沒想到你五千年前為了抵抗外敵,與那位大人並肩作戰,最後在敵人圍剿之下戰死。」

兔息默然的流下淚:「可惜,可惜五千年後關於您的榮績已無人知曉,我們三眼兔一族也只剩下我,不過先祖你放心。」

語畢,兔息雙膝落地,將書捧上:「後輩兔息在此,發誓為達成先輩兔平之宿願,在所不辭。」

此話落下,兔息手上的書再次化成古代獸文,在半空中聚集成一個龐大卻黯然的背影,轉過頭,瞥了兔息一眼之後,嘴角彷彿勾了起來,隨即光芒大漲,化成了碎片,散落在第九層的每一處。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十數個時辰,或許是一天,周通緩緩睜開雙眼,緊握住的精石突然爆開來,化為粉末隨風而逝,站起身來,周通不怒而威,霸道的氣勢略微流露出來,彷彿站著是一把刀,而不是周通。

「回復幾成?」兔息從遠處走來,問道。

「六、七成爾爾。」周通皺眉道:「只不過心中一直盤繞著一股不好的預感,使我無法靜下心來。

「是怎麼一回事?」兔息關切道。

「不知道。」周通搖頭道:「或許是宮內有緊急要務,但傳訊玉簡卻未傳來任何消息。」

聞言,兔息面色一變:「不,這煉獄塔本身是個法寶,所以在塔內會阻斷外面任何聯繫,或許你傳訊玉簡確實有緊急消息,只是未接收到。」

語畢,兔息打出法決,煉獄塔馬上化成指頭大小的戒指,套在兔息的右手食指上。

「糟!」層層濃霧疊繞的山谷,此時卻出現極度閃耀的紅光,周通面色大變,傳訊玉簡確實傳來了緊急的消息,不僅如此,大盛的紅光已百年未曾出現,代表著最危急的情況。

趕緊將傳訊玉簡攤開來,僅僅數字,卻讓周通臉色一沉:「浴血宮變,我與二弟前往鎮壓未成。」

「大事不妙,我需趕緊回宮。」周通焦急道,此時他已顧不得本身真元未完全恢復,抱起楚天,目光轉向兔息。

只見兔息緩緩搖著頭:「抱歉,兔平先輩將煉獄塔傳承給我的同時,也將他原本的使命交託在我身上,這次我無法幫你了。」

兔息本非霸刀宮之人,接受傳承之後縱使實力大進,但也同時攬了兔平的使命在身,因此周通並未強求,僅點頭道:「沒關係,這次西大陸之事實在太過緊急,我必需馬上離開,別了。」

抱著楚天,周通趕緊飛身離去,就連背影都是如此的急促,兔息看著周通遠去,抱拳道:「一切順利。」

語畢,兔息眼光瞥向身後的山頭,一聲冷哼在山谷內炸響,連綿萬里的山脈宛如都因此而震動。

半嚮過後,兔息露出冷笑:「哼,算你識相,否則老子我就把傲劍宮給抄了。」

讓各位讀者久等了!!
------
補充一點
粉絲專頁的人數漸漸在增加
在此感謝所有讀者的支持
謝謝^^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8.28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