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九十一章 融合陣法
第九十二章 意興闌珊
第九十三章 靈寶大會異變
第九十四章 抗魔同盟
第九十五章 周通出馬
第九十六章 一招之威
第九十七章 通了
第九十八章 白衣女子
第九十九章 別了,我的孩子
第一百章 詩詩
第一百零一章 收徒
第一百零二章 秦老
第一百零三章 就選楚天
第一百零四章 切磋罷了
第一百零五章 第五名弟子為楚天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545
累積人氣
20773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11.1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章 詩詩
「爺爺,大哥哥什麼時候才會醒來阿?」石床旁,一名看似七、八歲的小女孩,拉著身旁蒼老面容,花白髮鬚的老者衣袖,稚臉滿是擔心之意的問道。

老者寵溺的摸摸小女孩的頭,微微地笑了笑:「放心,方才我已幫他把過脈,除了一些明顯的外傷之外,五臟六腑一切安好,並未受到內傷,只要高燒退了之後,便會醒來」。

「真的嗎?」小女孩望著床上之人蒼白的面容,與不停冒出的冷汗,顯然無法苟同老者之言。

老者聞言,苦笑幾聲:「我豈會騙妳,只不過若要讓大哥哥早日康復,我們不如先行離開,讓他好好休息」。

「好吧」小女孩半信半疑的瞅了老者一眼,最後仍是悻悻然地跟在老者後面,輕輕地關上了房門。

床上之人,想當然爾是楚天,略顯蒼白的面容,加上被冷汗浸濕的衣袍,時而皺眉,時而喃喃自語,彷彿在其夢中出現著極為恐懼的事物。

轉眼間過了兩天一夜,刺眼的陽光從門縫中透了進來,額頭上的冰冷濕意傳來陣陣舒暢之感,楚天終於醒了過來,略微眨了眨眼,堅難地起了身,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面色驚喜的小女孩。

「爺爺,大哥哥醒了」小女孩快速地打開門,對著門外叫喚道。

數息間,老者打開了房門,對著楚天和藹的笑了笑:「小伙子,你醒啦,身子感覺如何,可有哪處不舒服?」。

楚天愣了愣,茫然望著小女孩與老者:「這裡是哪裡?」。

「放心,這裡是長壽村,數天之前你從海上漂流過來,村內之人發現你之後,便馬上把你送來我這」語畢,老者順手拿走掉落在床沿的濕巾,為楚天細心地把著脈。

「嗯,脈象平穩,高燒已退,小伙子身子到比我想像中好的多」老者呵呵笑道。

「大哥哥,我是詩詩,你叫什麼名字阿?」小女孩踏前,拉著楚天的衣袖,水汪汪的大眼帶著好奇的眼光望著楚天。

楚天聞言,更是茫然:「是阿,我叫什麼名字?我是誰?」。

老者與詩詩面面相覷,詩詩著急地拉著老者的手:「莫非是連日高燒,把大哥哥腦子燒壞了吧!」。

老者搖搖頭,斷然道:「不,若是高燒將腦子燒壞,應會變的痴傻瘋癲,可是他神智仍然十分清醒,應該是失憶了!」。

「失憶!?爺爺,你可治的了失憶?」詩詩關切地問道。

老者搖搖頭,嘆然道:「若了解他為何會失憶,或許還有一絲可能,不過他身上除了一些外傷之外,並未有內傷,所以對此,爺爺我也無可奈何」。

忽然,老者靈光一閃,雙眼發亮道:「不過,或許村長他或許有辦法」。

「對,村長他老人家萬事通,定有辦法幫助大哥哥,爺爺,不如我們立刻帶大哥哥去見村長吧」詩詩興奮地說道。

就在楚天在整理腦中亂糟糟的思緒時,不知不覺間,竟已被詩詩爺孫兩人拉到一間木屋前。

只見詩詩快速地走到門前,用力敲著門:「村長大人,你在不在阿,詩詩有急事找你,村長大人…」。

「詩詩阿,別急別急,妳好久沒來找我啦,自己進來吧」一道滄桑地聲響從木屋內傳來,木門也無風自開,令楚天心中暗暗稱奇。

被詩詩拉進木屋的楚天,不自覺地細細打量著木屋,以銳利的眼光將每個角落打量完,雙眼頓時又回到茫然無神的模樣。

木屋內擺設十分簡單,一個木床擺在屋內的角落,其旁的木桌上有正飄著陣陣茶香的茶壺,而在木桌旁,則有一個藤椅,藤椅上的老人嘴角噙著笑,啜了一口茶,站起身來。

「他應該就是當初在海上漂流之人吧,詩詩,怎麼啦,莫非是他一醒來就欺負妳,妳來我這幫妳討公道吧,呵呵」村長笑了笑,打趣道。

詩詩宛如波浪鼓般地搖搖頭,著急道:「不是不是,是大哥哥失憶了,爺爺把大哥哥的傷治好,但剛剛卻發現大哥哥竟然連他自己是誰都忘記了」。

「哦?連在村內醫術首屈一指的德老都沒辦法治好嗎?」村長有些驚愕道。

此時,老者慢悠悠地走進屋內:「非也,只是我並不知道小伙子的病因,便無從下手,所以才想要請村長大人惠手施恩」。

「原來如此」村長點點頭:「好,我就替這小伙子看一看」。

當村長將佈滿老繭的大手放在楚天頭上時,出乎三人意料的,楚天竟直覺地略微側身,閃過村長的大掌。

「大哥哥,你怎麼了,村長要幫你看病阿」詩詩在旁見況,不由得著急道。

楚天愣了愣,也自覺自己的失態,望著村長傳來詢問的眼光,稍稍點了點頭,村長會意後,再次將大手覆在楚天頭上,而楚天則是硬壓下心中一股強烈的閃躲念頭,讓村長為他「治病」。

一股暖流從村長手掌傳來,令楚天感到十分舒服,然而,大出村長意料的,他原本欲利用真氣查探楚天體內的情況,但沒想到楚天全身的經脈竟然全封閉住,讓他不得其「門」而入。

村長緩慢的將手拿開,搖搖頭,正色道:「此子身體異於常人,全身經脈封閉,我也無法幫他」。

老者聽言,悚然一驚道:「什麼,全身經脈封閉,怎麼可能!」。

「唉,確實如此,失憶加上經脈封閉,也不知道此子是何來歷,德老,他在海上漂流許久,來到我長壽村,也算是有緣,詩詩也缺一個兄長,不如就把他收為養孫吧」村長如此說道。

老者思考了一會,答應道:「好吧,此子與我甚是投緣,詩詩更是十分喜歡他,在他記憶回復前,就由我暫為照顧他吧!」。

「辛苦德老了」村長走回藤椅坐下,而老者與詩詩也很快帶楚天回家,只聽坐在籐椅上的村長微微輕嘆。

「只不過是打量我屋內的眼光,竟銳利的讓我為之心驚,此子來到長壽村,到底是福是禍…」。

轉眼間便過了七日,楚天也知道老者名為況德,況德也在無意間發現了掛在楚天頸上的金牌,而七日期間,況德拿出自己以前的衣袍給楚天,並且帶著楚天在長壽村到處走走,幫助楚天了解長壽村。

長壽村不大,囊括方圓數里爾爾,占據了海島約五分之二的大小,村民也只有寥寥四、五百人,大多是普通人,有修為之人屈指可數,如村長便是其中之一,村民如其村名,皆十分長壽,無任何修為之人,也可輕易活到一百歲。

平日楚天雖然十分沉默寡言,但對於況德的話可是一字不忘,令況德大為滿意,只不過對於楚天失憶,況德可是想盡辦法、絞盡腦汁,卻無可奈何。

其實楚天失憶,乃是女子刻意為之,而且最後蓋上楚天頭上的那一掌,不僅讓封閉了楚天的記憶,也改變了楚天的樣貌,俊俏的臉龐頓時變的平凡無奇。

雖然女子那一掌不過用了兩、三成的真元,但是村長的修為其實也不過元嬰中期,在長壽村裡已是絕頂高手,但跟女子比起來,就宛如是雲與泥般的差別,自然無法衝破女子所下的禁制。

另一方面,對詩詩來說,這橫空出世般的「大哥哥」可是讓她十分開心,整天拉著楚天出去玩,直到黃昏時分才拖著髒兮兮的身子回家。

對此,在楚天面前,況德雖未多說什麼,但卻偷偷囑咐詩詩要認真練功,乃因詩詩是村長也大為讚嘆的修真奇才,如今已是金丹初期的修為,在村內百多名的孩童之中,可修練出金丹的詩詩,讓絕大多數孩童羨煞不已。

由於村長曾說過楚天經脈封閉,況德知道這也代表楚天是絕了修真的可能,為了不使楚天感到傷心,便不在楚天面前提起,只不過況德的好心,卻馬上被幾名青年粉碎。

一日,當詩詩又帶著楚天往村外的山頭跑去時,卻迎面碰上了三個面色不善的青年,存在青年雙眼的不屑之意,讓楚天與詩詩大起不喜之感。

「王虎,你做什麼?」見到為首青年傳來的不善之意,詩詩竟然護住楚天,此番舉動看在楚天眼裡,心中頓時流過一陣溫情。

「哼哼,詩小娃,妳後頭的是誰阿,長的如此的癡傻,莫非叫阿傻吧,哈哈哈」站在之中的王虎嗤笑道,身旁兩名青年也旋即爆出仰天大笑。

詩詩聞言,頓時被氣的不輕:「哼,王虎,你名字裡的虎不如改成狗,整天吠來吠去,吵死了」。

王虎笑臉一滯,冷笑道:「呵呵,小小年紀竟然就如此伶牙俐齒,怎麼,德老平時沒教妳怎麼講話嗎,要不要我替他教教妳」。

豈知詩詩竟然冷然一笑:「跟狗說人話?白費功夫」。

站在詩詩身後的楚天,被詩詩此言嚇了一跳,萬萬沒預料到平時見似人畜無害的詩詩,一旦惹她生氣,竟然如此凶悍,與平常的詩詩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還多。

王虎臉色變的鐵青:「看來妳這張嘴要管一管,我就替德老教訓教訓妳,我們上」。

王虎語畢,三人即衝向詩詩,詩詩反手將楚天往後了推幾步,隨即迎上王虎三人。

其實在詩詩之前,王虎才是長壽村內被喻為修真的奇才,但幾年前突然冒出個詩詩,讓他的聲勢直下,小孩心性,王虎懷恨在心,把茅頭指向詩詩,處處找詩詩麻煩,詩詩之前還會忍住,但之後忍無可忍,性子更是倔,與王虎大打出手,此時兩人見面,自然「新仇舊恨」全蹦了出來。

三人中除了王虎之外,其餘兩人只是普通人,平常仗著王虎作威作福,但在詩詩手中只有挨打的份,馬上跌到一旁,看詩詩與王虎兩人打鬥。

由於是在山頭,詩詩與王虎的打鬥也無旁人阻止,一發不可收拾,而王虎的兩名同伴,此時卻是將念頭動到了楚天身上。

見到王虎的同黨走了過來,楚天也只是皺了皺眉,望向詩詩,見到詩詩隱隱佔了上風,這才放下心來。

「哈哈哈,做的好」王虎見此,哈哈大笑道。

「你們敢!?」詩詩勃然大怒,有心幫忙,卻在一個分神之下,露出了破綻,反而讓王虎佔據了上風。

兩人見詩詩被王虎纏住,膽氣大增,一左一右圍向楚天,然而出乎他們預料的,楚天並未向後退去,反而往右邊之人衝去。

王虎的同黨還來不及反應,便被楚天一躍、腳一踢之下,倒在地上,楚天立刻在其臉上補了幾拳,另一人雖馬上把楚天制住,但卻有幾顆牙落在地上,是誰的就不言而喻了…。

「考惡…尼這稿渾蛋」由於牙齒被楚天打落了大半,連講話也漏了風。

吐了一口血水,青年一步步走向被制住的楚天,拳頭在楚天面前晃了晃,一扭腰,拳頭就往楚天的臉面招呼了過去。

「阿!!!,痛始偶啦」出乎眾人意料的,發出哀嚎的並非楚天,而是一拳打向楚天的青年。

青年捧著漸漸腫起來的手,不停地哀嚎,反觀楚天,只是頭一偏,臉上竟連個拳印都沒有,制住楚天的青年見此,頓時嚇了一跳,放開了楚天。

只聞楚天冷哼一聲,用力地踹了正在哀嚎的青年,使其跌在地上,隨後轉身面對另一個青年,掛著冷笑走了過去。

見到楚天的冷笑,青年心中直發毛,忍不住後退之下,竟勾到了小石子,跌在地上。

楚天見此,索性不在管兩名青年,往詩詩的方向直奔而去,欲幫詩詩擊敗王虎。

「不要,楚天,快退」詩詩見楚天跑了過來,竟慌忙阻止楚天,但是楚天並不聽詩詩的話,執意往王虎奔去。

王虎見到楚天過來,心中一喜,略微將處在下風的詩詩擊退後,楚天便迎上了王虎。

王虎畢竟是金丹初期的修為,出招的速度比起兩名青年來不知快了多少,一拳打在楚天肚子上,傳來的卻是有如擊在鐵石般的聲響。

“鏗鏘──”

本來想早點po~但是說頻一直進不去
才拖到早上~讓各位久等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11.1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