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九十一章 融合陣法
第九十二章 意興闌珊
第九十三章 靈寶大會異變
第九十四章 抗魔同盟
第九十五章 周通出馬
第九十六章 一招之威
第九十七章 通了
第九十八章 白衣女子
第九十九章 別了,我的孩子
第一百章 詩詩
第一百零一章 收徒
第一百零二章 秦老
第一百零三章 就選楚天
第一百零四章 切磋罷了
第一百零五章 第五名弟子為楚天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11
累積人氣
207827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3.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零三章 就選楚天
日復一日,轉眼間楚天已來到天劍宗三個月之久,然而,在這三個月之中,楚天卻飽受了天劍宗外門弟子的冷嘲熱諷,與內門弟子的冷眼旁觀。

原因無他,便是楚天通過無歸路,卻只能陪伴秦老打掃天劍宗的消息不知被誰揭露出來,平常被內門弟子所看不起的外門弟子,心中的怨氣無處發洩,只能轉往楚天,而內門弟子則是對楚天逆來順受的性格大感不屑。

在這三個月之中,詩詩的修為竟然突破了金丹中期,其練功的天賦,連費天祥也大讚不已,並且十分看重其潛力,更把詩詩收為關門弟子,使得詩詩與楚天見面的次數,隨之減少。

一日,由於天氣逐漸轉冷,縱使天劍宗靈氣濃郁,宗內的花草樹也有近兩成逐漸枯萎,使得楚天與秦老花廢了更多時間清理枯枝落葉,而此時,卻有許多外門弟子練完功,滿身臭汗的經過。

「唷,這不是通過無歸路的楚天師弟嗎?方才我還期盼師弟你可以在練功場指點一二呢,怎麼這下子跑到這掃地了呢」此話一出,引起哄然大笑,但楚天卻置之不理,不冷不熱地望了外門弟子一眼,便又自顧自的掃了地。

外門弟子見此,更是變本加利:「師兄,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難道你看不出來,楚天師弟掃地中有一道凌厲的劍意,正是想藉此教我們練劍阿」。

此話再度引來哈哈大笑,楚天神色雖然不變,但握著掃把的手已漸漸泛白,心裡怒火中燒,但是他忍,他全都忍了下來,因他答應了況德,要照顧詩詩,若此時因為一時忍不住,而與外門弟子起了衝突,進而被驅逐於天劍宗之外,如何對的起況德對他的信任!?

「好了,你們幾個小伙子,玩笑可別開的太過火了」站在一旁的秦老,不忍心看到楚天飽受欺辱,開口勸道。

幾名外門弟子聞言,冷哼幾聲,把楚天辛辛苦苦掃成一堆的枯枝落葉一腳踢開,隨後大笑離開。

楚天冷眼望著離開的內門弟子,低下頭,默默的又將散落各地的落葉掃成一堆,收了起來。

專心打掃的楚天並未發現,一道凌厲的眼光,正在身旁無所不在的打量著他。

楚天阿楚天,你這到底是懦弱不可為,亦是堅毅過人呢,饒是我過人眼光,也是看不出來阿,秦老在心頭暗道。

結束了一天的打掃,楚天與秦老正欲回草屋時,卻聽到練功場傳來打鬥聲,由於此時通常不會有弟子在練功場練武,楚天自然也提起一份好奇心。

「楚天,不如去看看吧?」見楚天有些心動,秦老立即提議道。

「好」語畢,楚天便與秦老一同走向練功場。

練功場上兩人挺直而立,其一是內門弟子第一人唐鵬羽,另一人便是天劍宗宗主,費天祥。

「聽說唐鵬羽隱隱有突破到分神初期的勢頭,費天祥想必是在此幫唐鵬羽一把」費天祥微微笑道。

場上的費天祥,雖然有注意到兩人前來,但卻未多過在意:「領悟了這招的劍意之後,就去閉關以期突破分神期吧,屆時,十年一次的東大陸比試大會,你也有了一拼之力」。

「是,師父」語畢,唐鵬羽專心一致的看著費天祥。

「好,看清楚了,天劍絕第三式,銀劍穿雨」費天祥大喝一聲,右腳一踏,身形升高足有五丈。

費天祥在空中舞著劍,似快非快,似慢非慢,但每一道劍招皆會伴隨著銀光洩地,端是神奇異常,正當楚天與唐鵬羽皆看的入神時,費天祥的身子已輕輕的宛如輕羽般落了下來。

「能不能領悟,就靠你自身造化了,鵬羽,距比試大會只有三個月之久,別讓為師失望了」語畢,費天祥快步走下練武場。

「是,鵬雨在比試大會時,定會讓天劍宗之名響徹東大陸」唐鵬羽在費天祥背後深深地躬身道。

「呵呵,楚天,我們也該走了吧」待費天祥兩人走後,秦老才拍拍有些失神的楚天,輕聲說道。

「好」楚天下意識地點著頭,跟在秦老後頭走了回去,但心中卻是不停地重覆著方才費天祥使出的銀劍穿雨。

當走到草屋前時,楚天卻彷彿醒悟過來般蹲下身子,撿起在地上的一截枯枝:「喝,天劍絕第三式,銀劍穿雨」。

只見楚天雙腳一蹬,身形上升三丈,在空中手帶動枯枝,隨意地舞動,身子落下後,卻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般,進到草屋內,而楚天舞出的,正是銀劍穿雨一式。

雖然只是隨意的舞動樹枝,但一旁的秦老卻深感駭然,在楚天行雲流水般的舞「劍」時,他卻可以深深的感受到隱藏在其中的劍意。

秦老駐足在門外,過了一會才喃喃自語道:「楚天阿,老夫是越來越看不穿你了阿,光是這招銀劍穿雨,就足已看出你之前的經歷定是非比尋常,雖然不知道何人刻意將你的經脈封閉,但顯然不是你自願如此,就讓老夫來幫幫你吧」。

隔日一早,當楚天起床梳洗,準備出發打掃議事殿時,卻有一道嬌小的身影不請自入地闖進草屋內。

「楚天哥哥,詩詩好想你阿」一見到楚天的身影,詩詩便喜不自禁地投入楚天的懷抱之中。

楚天微微一笑,心中一股暖意流過,輕輕撫著詩詩柔軟的髮絲:「楚天哥哥何嘗不想妳呢,今天不用練功嗎,怎麼可以過來我這?」。

一旁的秦老知道兩人許久不見,定有許多話要說,便適時的離去:「楚天,秦老我先走一步了,你留著跟詩詩敘敘舊吧」。

「多謝秦老,楚天會盡快趕到」見秦老欲出門,楚天連忙開口說道。

詩詩見秦老出門後,才噘著嘴說道:「宗主說只有我練成天劍絕第一式,劍魔罡破後,才能來找你,所以這三個月時間,除了修練天劍絕心法之外,我還拼了命修練劍魔罡破,誰知道宗主要求那麼嚴格,直到昨天才肯認同我已大致掌握第一式」。

楚天聞言,心知詩詩是藉此向他抱怨,便安慰道:「詩詩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宗主如此為之也是為妳好,不過詩詩妳還真是厲害,據秦老說,就連當初唐鵬羽也花了五個月時間,才堪堪修完第一式呢!」。

身為費天祥的關門弟子,詩詩豈會不知道楚天此言乃是為了安慰她,所以當下也不點破:「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阿」楚天撫著詩詩的頭,微微笑道。

「楚天哥哥,不如我使出劍魔罡破給你瞧瞧好不好?」詩詩眼角瞄到桌上的枯枝,興致一來,便把楚天拉出門外。

「楚天哥哥,仔細看著喔!」語畢,詩詩便開始舞起劍來,雖說詩詩個頭嬌小,但舞起劍來那凌厲的劍勢,仍讓楚天吃了一驚。

比起銀劍穿雨來,劍魔罡破當中的招式顯然更為繁複,詩詩足足花了半刻鐘的時間才將劍魔罡破一式舞完。

「楚天哥哥,怎麼樣?」詩詩顯然很是滿意方才的舞劍,擦擦額上的汗珠,欣喜地轉過身問道。

豈知楚天卻繃著臉,微微搖頭道:「劍勢有了,但劍意不足,劍招之間破綻太多」。

詩詩聽的是一頭霧水:「楚天哥哥你在說什麼,什麼劍勢,劍意的?」。

楚天聞言,也微微的愣了愣,方才一言完全是脫口而出,連楚天自己也不知道那段話具有什麼意義,更何況是解說給詩詩聽了。

詩詩見楚天一臉困惑,乾脆把枯枝遞給楚天,存心戲弄楚天,嘻嘻一笑:「楚天哥哥,不如你舞一次給詩詩看好不好?」。

楚天下意識地接過枯枝,卻有些為難道:「可是方才所言也不過是脫口而出,我怕我也不能將劍魔罡破的意境表現出來」。

「沒關係,楚天哥哥,你就試試嘛!」詩詩將楚天一把推出去,隨後退了開來,笑嘻嘻地望著楚天。

楚天看著滿臉雀躍的詩詩,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好吧,我盡量試試」。

語畢,楚天舉起枯枝,依樣畫葫蘆地學著詩詩方才的姿勢,起初彆扭的模樣讓詩詩直發笑,但隨著一招招過去,楚天動作越來越快,枯枝彷彿與身體融為一體,轉眼間,楚天已經舞完了劍。

一旁詩詩目蹬口呆的樣子讓楚天有些侷促不安:「詩詩,怎麼了,難道是我哪裡作錯了?」。

詩詩猛然的搖搖頭,驚喜道:「不是,是楚天哥哥你太厲害了,不論是動作,一招一式,幾乎跟師父沒有不同之處」。

楚天微微一愣,隨即失笑道:「別瞎說了,宗主修為蓋世,我怎麼比的上他,好了,拖延太久,我該去找秦老了,詩詩,記得好好練功」。

語畢,楚天便進屋內取了一把掃把,雖然有些不捨,但仍狠心地與詩詩道別,但是經過這次,每每楚天見到練功場有弟子在切磋時,心中皆會出現一股莫名的衝動,雖然楚天將其壓下心頭,但那股衝動,卻是一次比一次還要強烈。

其實,那股衝動並非他物,而是楚天血脈內楚家好戰的天性正隱隱的發作,之前只不過是在海上昏迷,乾坤聚元帶與困龍鎖反覆作用之下,才暫時的被壓制住,如今楚天已醒來三個多月,加上乾坤聚元帶與困龍鎖正處於一個微妙的平衡,所以楚天好戰的天性,正逐漸醒來。

過了五日,詩詩再度走進草屋內,不同的是,詩詩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參見宗主」見到詩詩身後的費天祥,楚天連忙躬身道。

見到楚天,費天祥微微皺眉:「楚天,聽詩詩說,你前幾日行雲流水般舞出了劍魔罡破,可真有此事?」。

楚天望了詩詩一眼,有些猶疑,最後搖頭道:「班門弄斧罷了」。

費天祥聞言,鎖眉更甚:「不管如何,讓我看看,詩詩,帶楚天去妳平常練功的地方,我隨後就到」。

「是,師父」語畢,詩詩即拉著楚天,走出了草屋外。

屋內,此時費天祥與秦老兩眼對望。

「楚天這小子,來歷絕非一般」秦老呵呵一笑,率先打破沉默道。

「師父,楚天來歷不明,加上失憶,經脈閉鎖,他身上神秘之事太多太多,將他留在宗門內,是否有些不妥?」費天祥對秦老說道,語中滿是敬重之意。

秦老搖搖頭:「不,放心,若是他對我宗有所圖謀,我不可能看不出來,只不過你可知道數日以前,楚天做了一件連我都感到吃驚之事」。

「什麼事?」費天祥問道。

「你可還記得,某日你傳授天劍絕第三式銀劍穿雨的劍意與劍招與鵬羽時,楚天當時也在場?」秦老微微一笑,故作神秘道。

「是的,當時我以為師父您另有安排,便索性不管」費天祥思索了一會,點頭道。

「在那之後,楚天隨手拿起地上的一根枯枝,完整地將銀劍穿雨的劍招與劍意舞了出來,雖然舞劍時不帶有任何一絲真氣,但劍招連貫之勢,劍意之凌厲,遠非鵬羽可比」秦老正色道。

「什麼,怎麼可能?鵬羽可是我親手調教出來的弟子,其資質悟性我可是一清二楚,楚天難道比鵬羽還高?」費天祥吃驚道。

「我親眼所見,絕無虛假,只不過恐怕不是資質悟性的差別,而是楚天在失憶前的戰鬥的經歷,要比鵬羽多的太多太多」秦老說道。

其實秦老所言極為的正確,正是因為楚天大大小小不停地比試、戰鬥的緣故,所以才會很快地便看穿了天劍絕招式中的劍意與劍招,況且在他熟識之人中,便有人使用的劍招,與天劍絕極為的相似,而那人便是空心的愛人,易心。

「天祥,這次比試大會的弟子,可全安排好了?」沉默了一會,秦老開口問道。

「非也,其中有兩名內門弟子實力相近,近日內便會做取捨,但只要鵬羽能順利的突破分神期,想必我們天劍宗將會在東大陸一鳴驚人」費天祥自信的語氣中,不難感受出其勢在必得的決心。

「很好,那兩名弟子不用取捨了,就選楚天」秦老語氣之重,不留一絲轉圜餘地。

呼~
由於朋友幫我提早過生日
這章終於在2點半的時候生出來
即將過19歲生日
希望別太雖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3.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