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雲天梯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走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魁現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書、手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發!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婚當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壞婚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戰爆發
第一百三十章 絕境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憶
第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結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牌顯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乙陰魔簪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49
累積人氣
207831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4.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牌顯威
在廂房內盤坐在地的周通,閉上的雙眸緩緩張開,若有似無地輕嘆了一聲,走出了房門,輕聲道:「說吧。」

清幽的廂房外,一道聲響無地傳來:「稟報大宮主,在您前往北大陸這段時間,宮內四位太上長老蠢蠢欲動,數次密謀,依屬下調查結果,八九不離十是為了宮主之位。」

深鎖眉頭,周通深深嘆了口氣:「對他們來說,此次可是絕佳的機會,若他們沒趁機動手,老夫還擔心他們另有定策呢。」

沉默了一會,素來沉穩的周通,竟些微地露出害怕之色:「只不過這次的情勢,實在不容老夫樂觀阿。」

此話落下後,周通似乎想起了些什麼,面帶憂色道:「紫靈情形如何?」

「宮主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境界,依屬下判斷,最多十天,最少五天,宮主便會耗盡真元,若不再好好休息,一身修為恐怕會再次下降,而儘管宮主每日精疲力竭地為大小姐治療,但大小姐這次情形卻每況愈下,若不是有著宮主在,早已…。」一道黑影從虛空中落下,單腳跪地,低頭道。

聽到這消息之後,周通臉色比起方才更顯蒼白,心中無力感不斷湧現,自從登上宮主之位後,已有數百年的時間他不曾遇過如此令他感到無可奈何的難事了,偏偏這事還發生在他從小便最疼愛的孫女上,更令他感到自責。

略微擺手,周通輕聲道:「我知道了,通知我兩個徒兒太上長老之事,但讓他們別輕舉妄動,已防打草驚蛇,至於紫靈之事,老夫自會處理。」

「是。」略微頷首,數息間身形逐漸消散,顯然是已離開,不難看出此人身法之高絕,已到了常人難已企及的境界。

仰頭望天,一道道難題不斷浮現在腦海當中,周紫靈的烈日經脈,楚天的困龍鎖,太上長老覬覦的宮主之位,周魁與慕容歆語是否該在近期成婚,該如何處理李正君與冬劍元列在霸刀宮的地位,劉忠義的傷勢…。

搖了搖頭,周通在心中苦笑幾聲,霸刀宮內多位能人異士,但能讓他信任的卻寥寥可數,早該在百年前退位的他,如今竟仍為了宮內事務擔憂不已,實在是令他感到十分無奈。

再次走進了房內,周通先是查探了劉忠義的傷勢,確認無礙後,便在慕容歆語身上點了穴道,讓其深深沉睡,之後走出了隱密的廂房,到了大殿,正準備喚人來交待些事情時,楚天走了進來。

「師公。」楚天微微躬身道。

雖猜到楚天的來意,周通依然和藹一笑,問道:「剛從北大陸回宮,怎麼不好好休養,特地來到大殿?」

「師公,實不相瞞,我想請你幫我破解體內的禁制!」楚天開門見山道,語氣中竟還有幾絲強硬的味道。

其實當初在傲劍宮見到仇恨天與空心出現時,除了因逃出北大陸的欣喜之情外,楚天還打算請仇恨天破除他體內的禁制,豈知回到霸刀宮之後,仇恨天與空心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他的如意算盤自然也隨之破滅,所以這才來求助周通。

只不過讓楚天感到十分無奈的是,身為仇恨天唯一的弟子,當回到霸刀宮後,仇恨天對於他的詭異情形竟然不聞不問,甚至連個關心之語都沒說就不見蹤影,雖然知曉仇恨天與「一般」的師父不太一樣,但對徒弟如此冷漠的恐怕仇恨天是天底下第一人了。

對於楚天急切的心態,周通當然明白,但是之前畢竟答應了魔盟盟主,這下子也讓他兩難起來,最後,基於種種考量,周通答應道:「好吧。」

對於魔盟盟主的想法,周通也略知一二,雖然心知一切是為了保護楚天,但周通卻認為時機早已成熟,若一直不讓楚天回復修為,難保楚天不會採取些極端的作法,如此一來反而得不償失,況且在此之前他也查探過楚天經脈的運作,要承受住困龍鎖解開後體內狂流奔騰的真元,應當是不成問題,最少有七、八成的把握,所以周通這才會答應楚天。

「隨我來吧。」語畢,周通帶著楚天走出了大殿,來到了大殿附近的種植著許多靈花異草,散發出濃郁天地靈氣的小樹林。

在霸刀宮內有幾處精心布置的地方,如楚天之前在胡思亂想的水池,周通帶楚天來的小樹林也是其一,但一直以來,楚天對這幾處的印象只是霸刀宮用來美化宮內景色與增加天地靈氣罷了,殊不知其中隱含了數條祕道。

周通腳步停在小樹林內一個巨石前,對著楚天道:「走吧!」

正當楚天感到困惑時,周通彈了個響指,眼前的巨石竟然詭異地扭曲了幾分,隨後周通竟然「踏」進了巨石之內,不見蹤影。

楚天愣了一會,無法使用真元的他自然發覺不出這巨石到底有何不同之處,但也跟著周通走進了巨石之中。

走進了巨石後,首先讓楚天吃驚的是一陣撲鼻茶香,再者是一個十分雅致的廂房映入眼簾,在巨石內竟如此的別有洞天,並未在楚天的意料之內。

「這廂房是我從前靈光一閃才特別建制的,本想退位之後便可來此享個清靜,偶爾泡個茶,與好友敘敘舊,豈知如今卻仍然坐著一個大宮主的臭位子」啜了一口茶,周通自嘲道。

楚天靜默不言,他自然知道身為霸刀宮的大宮主,絕不像表面如此風光名滿,定有許多的難處甚至於苦衷,但他也不會傻到認為周通需要他出言安慰,所以只是站著不動,靜靜聽著周通說話。

「呵呵,坐下吧。」將茶一飲而盡,周通替楚天拉開了椅子。

「喝!」就在楚天剛坐下之際,周通猝不及防地一拳擊在楚天的左胸上,楚天只感覺到胸口一陣氣悶,還聽到一道細微的破碎聲後,便不醒人事地昏倒在地上。

收回右拳,周通眼含深意地望著楚天:「這次實力的飆漲對你大有好處,但與此同時,卻也可能帶來殺身之禍,若不是你娘鎮著魔盟那些人,你豈能如現在快活的待在霸刀宮內,不過你娘也實在太著急了些,若不是你體內經脈原本就比平輩堅韌數倍且又吸收了鐘乳玉露,否則怎麼承受的了這龐大的能量。」

說起來到是十分可笑,當初在東大陸人人搶奪的寶物,到最後其實落入了楚天的手裡,只是除了魔盟盟主與周通之外,眾人根本毫無所覺,甚至連楚天也因困龍鎖的緣故而未發現到,當日的湖泊,就是極其珍稀的鐘乳玉露,在經過千百年的蘊化之後,才形成了這可觀的小湖泊。

這鐘乳玉露就連聚寶閣也僅僅只收藏了巴掌大小的一壺,但也就是這麼一壺,那可讓修真者不用修練就可擁有等同金剛煉體大法第四重威力,宛如鐵石般體魄的奇效就足已讓許多名門大派爭破頭去買,而聚寶閣態度依然強硬的不肯賣。

“嗷吼───”,當楚天昏倒之後,一道龍形虛影從楚天左胸竄出,盤據在廂房內,大有不甘之意地朝著周通大吼幾聲,但周通竟微微一笑,右手彈指,朝虛影發出一道弱小的罡芒,僅僅數息間虛影便斷為數截,消散於空中。

隨後,周通佈下了重重陣法,已防動靜太大令其他人發覺此處的變化,但佈完陣法的周通,嘴角勾起一股莫測高深的笑意,走出了門外,回到了巨石前。

「既然擔心自己的徒兒,不如親自進去裡面為他護法,我還有許多事務需要處理,楚天就由你照料了。」語畢,周通頭也不回地再次走回了大殿之內。

站在巨石外的仇恨天待周通走後,便一腳跨進廂房內,見到楚天倒在地上,身上發出耀眼的光芒,與不斷飆漲的氣息,冷漠的面色也顯露幾絲憂容,站在楚天身旁隨時隨地注意著是否有任何如走火入魔的跡象。

就在仇恨天走近楚天時,妖異的紫芒從楚天身上爆發開來,耀眼的光芒令仇恨天的雙眸頓時感到刺痛不已。

楚天氣息隨著身上冒出的妖異紫芒更是飆漲幾分,紫芒中蘊含的可怕能量讓仇恨天也為之驚懼,就在仇恨天擔心楚天承受不了此等龐大的能量而正欲出手時,另一道柔和且凝實的乳白光芒冒了出來,緩緩包覆住了紫芒,但紫芒不肯就範,與乳白光芒形成了對抗之勢。

凝實的白芒與妖異的紫芒誰也奈何不了誰,兩者抗衡不下,仇恨天對兩股能量也不甚了解,不敢隨意出手,但這就苦了楚天,兩股能量在體內蔓延肆虐,經脈脹痛無比,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破裂開來,巨痛讓楚天面目猙獰地醒了過來,卻在眨眼間又昏倒了過去。

在巨痛間反覆昏醒,如此經驗絕對不好受,從楚天無比猙獰的面容與指甲緊插掌心而不停冒血便可略知一二。

仇恨天見狀,眉頭大皺,心中左右衡量了一會,伸出的手再次縮了回來,在經歷過許多苦難的仇恨天心知,縱使楚天正體驗絕大痛楚,但這何嘗不是堅韌心志的好時機,今日站在修真界頂點的人,哪一個不是經歷過重重苦難,甚至是破而後立,修真之路過的太過順遂、一帆風順,絕對無法成為一代強者!

一個時辰過後,因為緊咬牙根,楚天嘴角冒出血沫,乳白光芒逐漸落了下風,紫芒佔據了楚天大半的身軀。

「咳、咳…」少了乳白光芒的抗衡,楚天經脈根本抵抗不了紫芒的侵襲,縱使氣息比方才還強上數分,已遠遠超過了以前分神期的他,但體內經脈卻漸漸承受不住。

苦苦抵禦著紫芒的乳白光芒此時宛如下定了決心,全數隱入楚天身軀之中,不在正面與紫芒對抗,反而全數護住楚天全身的經脈。

乳白光芒說穿了也就是鐘乳玉露,其功效根本不適合與紫芒相互對抗,如今被紫芒逼急了而進到楚天的經脈之中,正好發揮了其最大的功效,不僅完全護住了楚天破損的經脈,還隱隱打壓住了紫芒「囂張」的氣燄。

發現情勢直轉急下的紫芒反應很快,接著將心力放在楚天體內當中,又是一陣巨痛襲來,但楚天此次卻未昏過去,而是死死忍耐住這一波比一波更為劇烈的痛楚。

饒是楚天心志已十分堅韌,在宛如五臟六腑在體內不斷震盪的巨痛之下也忍受不住,雙手抱腹,粗喘大氣,臉上通紅的在地上不停翻滾。

終於,見到楚天如此痛苦,仇恨天忍不住的出手了,豈知楚天卻抓住了仇恨天的手:「師父,別…徒兒…可以的…哇!!」

語畢,楚天跪坐起身,緊咬牙根,雙手握拳捶打著地面,解除困龍鎖之後,真元回復甚至可說更進一籌的楚天,立刻在地板上留下了兩個大洞,楚天還來不及為此感到欣喜,另一波極為強烈的疼痛卻又襲來,讓他痛的在廂房內又滾又爬。

此時楚天只感到體內不停地有如同千丈高怒吼波濤的海嘯轟擊著自己的經脈,每轟擊一次體內骨頭宛如全部散了,五臟六腑全移了位,但在每次轟擊之下,楚天卻可清楚的感覺到經脈更堅韌,真元更凝實,修為更加往上提升,儘管自己就像是在狂暴漩渦中的一葉扁舟隨時可能翻覆,但楚天卻不願放過如此大好機會,才拼了命地苦苦撐住,甚至還阻止了仇恨天。

過了半個時辰,廂房已變得坑坑洞洞,桌椅無一完好,雅致的廂房在楚天的宣洩下變的破爛不已,但楚天的痛楚不減反增,那痛苦的模樣連仇恨天見了都不禁為之動容。

「吼!!!」楚天終究是高看了自己,當初魔盟盟主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楚天抵擋不了兩股能量的侵襲,體內逐漸崩壞。

「糟!」事情突發的太快,雖然仇恨天心知楚天方才的情形宛如一根繃的死緊的弦,只要再多毫毛之力便會斷開,但仇恨天依舊慢了一小步。

一個箭步,仇恨天來到了楚天的身旁,但就在此時,異變突起,一直以來掛在楚天的金牌爆發出刺眼光芒,而且比起方才的紫芒還更加強盛數倍,當中蘊含的威能將仇恨天隔開,不讓其接近楚天三步內的距離。

所謂關心則亂,對於自己唯一的徒弟,仇恨天雖從未表示,但心中卻是關愛至極,運起全身真元,意欲硬破楚天體外形成的金色罡罩時,那金色罡罩竟有了靈性般傳來了柔和之意,讓仇恨天的右拳止在空中。

「這臭小子交給我來,你安心在旁看著吧!」一道聲響無處發出,仇恨天詫異之下緩緩收回右拳,雖然不知道這聲音主人是誰,但至少楚天的臉色比起方才已好了許多。

金芒照耀之下,在楚天體內的紫芒與乳白光芒如同被父母教訓的孩童一般,十分聽話的一個凝實楚天的真元,增加其修為,一個鞏固楚天的經脈,並且讓楚天的金剛煉體大法在不知不覺間提升了一階。

只不過金芒似乎大為不滿,硬將紫芒與鐘乳玉露壓縮再壓縮,使得楚天暴漲的氣勢頓時停頓,原本合體期的氣息又回到了分神期,但看在仇恨天眼裡,卻只有興奮之意。

雖然楚天的修為因金芒的壓縮而停滯在分神期,但因為這修為根本不是楚天自己修練而來,就算因此突破到合體期,楚天的境界卻依然停留在分神期,反而有害,只不過有了金芒的壓縮,楚天的情況卻完全不同,雖然修為仍是分神期,卻有了合體期的實力,唯一等的只是境界的突破!

過了足足半天之久,耀眼的金芒這時才逐漸暗淡下來,楚天也因為體內的連番「大戰」,體力透支,完全的暈睡過去。

見到楚天如此,仇恨天將楚天抱起,嘆道:「不管如何,這道難關你總算是過了,為師欣慰阿…。」

有時候
因為立場的關係
有些事不能做
有些話只能放在心裡
這種感覺實在讓我感到很悶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4.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