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一百零六章 無用武之地
第一百零七章 非去不可
第一百零八章 天劍尊君
第一百零九章 巧遇風清
第一百一十章 楚天出戰
第一百一十一章 魔威初現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對戰魔盟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七星天雷劍
第一百一十四章 破電針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六日比試大會
第一百一十六章 霜寒火蛭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盟獲勝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離開天劍宗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波又起
第一百二十章 戒嗔刀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211
累積人氣
207827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1.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章 戒嗔刀
「哦?」接過了喜帖,很快掃了一眼,周通面色平靜地將其收進儲物戒指內,負手而立,沉思了一會。

「你們先回房吧,我去備禮。」周通淡淡道,雙眸中閃著一抹凝重,跨步走進霸刀宮內深處。

偌大的霸刀宮,有許多密道暗門所在,且有許多機關守護,非是熟諳之人,必會誤觸機關,然而,身為大宮主的周通,可想而知不在此列當中。

打開了一道暗門,周通走了進去,避開了許多機關陷阱,走了一段崎嶇難行的密道,過了約莫一刻鐘,不見天日的密道內傳來陣陣水流聲,又走了一會,令人嘆為觀止的瀑布映入眼簾。

身處在石洞內,周通腳步不急不徐地走向前,直到瀑布噴起的水珠都沾濕了身上的衣袍,周通才停下來,坐在劉忠義身旁。

「還真是稀客。」睜開雙眼,撇了頭看了周通,鼻哼了一聲,劉忠義擺出一付周通來準沒好事的無奈神情。

「不歡迎我?」周通反問道。

「非也,只是求你快滾。」嫌惡地瞟了周通一眼,劉忠義冷哼道。

聞言,周通絲毫不在意,反而聳肩大笑,劉忠義也不理會他,閉目養神了起來。

許久,周通終於止住笑意之後,劉忠義才淡然問了一句:「何等重要之事讓尊貴的大宮主屈身於我這小石洞內?」

「待在石洞內多久了?」並未回答劉忠義,周通反而出言問道。

「五年有餘。」劉忠義撇撇嘴,回答道。

「那想必你不知道了。」周通嘴角的笑意倏地消失,眼眸多了幾分莫測高深。

劉忠義一聲不吭,心中也不揣摩周通語中之意,熟識了數百年,劉忠義深知此時的周通,必定有要事相求,否則不會選在此時來訪,便好整以暇地等待周通解釋。

「多年以前,我記得某次與你閒聊時談到呂儒生,當時我曾說他野心極大,只不過未表露出來,你可記得?」周通問道。

沉吟了一會,劉忠義微微點了頭,哼了一聲,算是回應了周通。

知道劉忠義還記得,周通繼續說道:「如我所預測的,呂儒生意欲藉著與三大家族之一的慕容家聯姻,達成他一統北大陸的野心,就在昨日,他已派人傳來了喜帖。」

「霸刀宮在西大陸,就算真讓呂儒生一統北大陸,那又如何?」劉忠義緩緩說道。

輕笑了幾聲,周通回答道:「的確不如何,就算他真一統北大陸,給他天大的膽子,諒他也不敢動到霸刀宮一分一毫。」

「你來到這,想必不是為了跟我說這些廢話。」聞言,劉忠義淡然道。

「慕容家那個姑娘,名叫慕容歆語,傳聞呂揚風第一眼見到慕容歆語時便為之傾倒,傲劍宮與慕容家之後便有許多密切的來往,雖說行事低調,但始終紙包不住火,兩者聯手的消息風風雨雨的在北大陸傳開來,呂儒生便不再隱瞞,雖說被魔盟之事拖了一時半刻,但事情一結束,呂儒生便回傲劍宮,不出幾日時間,喜帖現在已在我手上。」語畢,周通拿出了喜帖遞給了劉忠義。

很快掃視一眼,劉忠義將喜帖一甩,”喀”的一聲如削泥般插進石壁上:「看來這次傲劍宮是勢在必得阿,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其他的宗派就算想出應變之法,也來不及實行。」

「不錯,只不過呂儒生千思萬想也猜不到,這次要阻止他的不止北大陸的宗派,還有老夫!」周通沉聲道。

「為何?你與呂儒生有仇?」劉忠義不解道,周通這人很少與人結怨,更何況是同為三大門派之一的傲劍宮,然而,劉忠義也知道一旦讓周通真的盯上,就算是傲劍宮,他絕對也絲毫不懼,而看著周通的臉色,劉忠義心中已有了定論:呂儒生麻煩大了…。

「非也,老夫是為了魁兒,就算因此得罪了傲劍宮,也再所不惜。」最後一句落下,周通面色沉了下來,隨和的眼神轉為凌厲,渾身散發出一股壓抑的氣息。

「你的意思是,難道周魁對慕容歆語…」接下來的話已不必再說,兩人交集的眼神已透露諸多訊息。

「對方可是傲劍宮,執意如此?」對上周通雙眸,劉忠義內心深處一塊傷疤,再次隱隱抽痛。

微微點了頭,周通語帶堅定道:「我見過慕容歆語,知道她的心思並不放在呂揚風身上,可能被家族所逼,才勉為其難答應。」

「唉…」深深地嘆了口氣,雙手虛空一探,多出了一條絲巾:「拿去吧。」

並未接下絲巾,周通眼含深意地說道:「在這石洞內待的時間夠長了,當年僅憑一刀之威劈開「浩瀚河」,以一己之力造了這瀑布,所為何事我心中明瞭,我知道你心中還有所緬懷,不如趁此機會去一趟傲劍宮吧。」

身軀一震,劉忠義別過頭去,心中一股酸意蔓延,卻很快地回復平靜:「果然,每次你一過來便沒好事。」

笑了出聲,周通接過絲巾:「這些年你把自己關在這石洞內,知道你不想被打擾,我便卸下你原本的職位,獨排眾議硬弄個供奉給你坐,你過著清閒的日子,我可是一直收拾你那幾個孫子輩的爛攤子。」

苦笑數聲,劉忠義想起了當初因楚天而起的事情,縱使他許久未出石洞,也不應該聽信劉顯片面之言,更不應該因為心煩意亂而不分青紅皂白的行事。

「那次我為了銼掉劉顯身上的銳氣,故意打壓你,你不會怪我吧。」周通問道,語中流露出少許悔意。

「怎麼會怪你,師兄弟多年的情誼,自然知道你的意思,只不過那時心境紊亂,也沒想太多,才會胡亂行事。」劉忠義說道。

兩人沉默了一會,欣賞著眼前水簾般地瀑布,劉忠義打破沉默道:「去時,記得派人叫我一聲。」

「嗯。」應了一聲,周通起身,身軀微微一震,被水珠沾濕的衣袍已回復潔淨,跨步一走,離開了石洞。

回到周魁的廂房內,周魁失魂落魄的模樣令楚天與風清看了都有些不捨,但卻無可奈何。

「你們兩人先回去吧,讓我好好想想。」低垂著頭,周魁擺手說道。

對視一眼,楚天與風清最後還是默然地離開,讓周魁獨自地好好想想,然而,眨眼間五日過去了,周魁仍是待在房內不出一步,令楚天與風清的擔心與日俱增。

「都已經過了五日了,他怎麼還沒出來。」遠處,暗中觀察周魁的風清,不禁擔憂道。

一旁的楚天雖沉默不語,但淺皺的眉頭仍透露了幾絲憂心之情,然而,兩日過後,周魁的房門終於悄悄地開了。

走出房門的周魁,面色顯得十分憔悴,佈滿血絲的雙眼不難看出已幾日不曾闔眼,低垂著頭的模樣全無平日意氣風發的氣息。

然而,宛如被風吹便會倒下的周魁,眼神露出幾絲堅決,邁著他浮虛的腳步,一步步往另一間廂房走去。

懸著擔憂的心,楚天與風清尾隨在周魁身後,周魁步伐極慢,走了約半個時辰,來到了另一間廂房之外。

輕敲了幾下房門,發現無人回應時,周魁轉身,往霸刀宮的大殿走去,跟隨其後的風清與楚天兩人,眼神除了吃驚外還有喜色參雜其中。

霸刀宮大殿內,周通看似繁忙地正交待幾位長老事務,但一見到面色憔悴的周魁,卻也馬上放下手邊之事,擺手示意幾位長老離開之後,便走向周魁。

「怎麼了?」噙著一股和藹的笑意,周通在周魁面前停下。

躊躇了一會,周魁面露決絕之色地抬起頭來,”撲通”一聲,屈膝跪了下去:「爺爺,孫兒不孝。」

如此情形,令一向處驚不變的周通也微微愣住了:「魁兒,怎麼了,快起來阿,你又未曾做過傷天害理之事,何來不孝之說。」

輕輕將周通伸過來的手推開,周魁執意跪在地上:「爺爺,孫兒想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首次見到周魁如此低聲下氣的語氣,周通也吃了一驚,心中已隱隱知道周魁為何事前來。

「孫兒很是喜歡慕容家族的慕容歆語,然而,回霸刀宮聽到傲劍宮傳來的喜訊,孫兒知道慕容歆語就要嫁給呂揚風,經過幾天的苦苦思量,孫兒想到了辦法,便是來請求爺爺,幫幫魁兒。」周魁佈滿血絲的雙眸,卻露出一股堅定的信念,雙手因緊緊握住,指甲陷進掌心,已微微滲出了血。

「放肆!」聞言,周通大喝道,甩袖負手而立,背對著周魁,但在遠處觀望的風清與楚天,卻可看到其嘴角的欣慰笑意:「不分事情輕重,傲劍宮要迎娶慕容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所為何事?」

「一統北大陸。」周魁回答道。

「既知如此,你便知道若我霸刀宮阻撓此事,傲劍宮此後與我關係必定如同水火,況且你既然傾慕慕容歆語,為何之前不表明,直到最後一刻才到我這,就算老夫想幫你,也莫可奈何。」周通怒聲道。

「魁兒愚昧,先前魁兒不表明心意,是因為不敢,怕遭到慕容歆語婉拒,但如今魁兒想通了。」周通堅定道。

「想通?想通又如何,為你這兒女私情賠上整個霸刀宮,別傻了!」周通越聽越生氣,怒斥道。

「是,魁兒明白,所以魁兒才用身為周家人的身分來請求爺爺,而不是用霸刀宮的弟子。」周魁緩緩說道。

「你…,算了,這事關重大,我不可能准。」深吸了口氣,周通斷然道。

跪在地上的周魁點點頭,朝著周通磕幾個響頭:「魁兒知道此事為難了爺爺,但魁兒對慕容歆語一番心意令魁兒痛苦困惑已久,如今想通了,魁兒絕不會輕易放手。」

聞言,聽懂了周魁語中的堅決之意,周通緩緩地轉過身來,見到周魁仍跪俯在地,正欲將其扶起時,卻與周魁四眼對視,頓時被周魁眼光中的決絕之意所震撼。

望著周魁,雖表面裝的怒容,心中卻無不欣慰地暗道周魁這小子,經過這次想必能成為獨當一面的修真者了。

被周通扶起的周魁,面容不起波瀾,絲毫不因經周通的怒斥而有所變化,正當周通感到納悶時,周魁又說話了。

「爺爺,經過幾天的思量,魁兒不才,卻想到了另一種辦法。」語畢,周魁眼中除了絕決之外,竟又燃起了另一股視死如歸之神。

「哦,說來聽聽?」對於周魁口中的辦法,周通也十分困惑。

「趁現在慕容歆語還在慕容家時,去闖一趟北大陸,將她帶回來。」周魁語氣平淡,但門外的楚天與風清卻被周魁此時散發的氣勢嚇的愣住了。

「胡鬧!你…。」張口欲言的話,當見到周魁認真絕意的臉龐時,硬是又吞了回去。

嘆了一口氣,周通緩步走到了一旁的木椅坐下,取出了一把木刀:「楚天的師父,在未入霸刀宮門下以前,是別的門派的弟子,但因愛上不該愛的女人,娶她為妻,被自己的師門所不容,被自己的師父廢了修為,心愛的妻子也被慘殺,從此他心中佈滿了對他師門的仇恨,當我收他為弟子時,他便藉著這股仇恨,日以繼夜、奮發不停地修練,之後他的修為竟遠遠超越了以前的他,然後…以一人之力滅殺以前的師門,但是,他心中的仇恨依然還在,由於他之前屢次為霸刀宮立了大功,在眾位長老與供奉的默許下,我便把戒嗔刀給了他。」

「在霸刀宮千年的歷史裡,能有資格發給戒嗔刀的人極少,加上楚天師父也不過五人,乃因戒嗔刀權力超然,能命令霸刀宮做一件事,哪怕是一統天斗大陸,但它同時也代表一個意念,便是戒掉心中的嗔仇、嗔恨,如今楚天的師父做到了,才將戒嗔刀交給楚天。」語畢,周通將戒嗔刀一甩,丟到楚天身旁。

「以前,我最親近的師弟也為情所困,從此性格陰晴不定,有時還會遭心魔所苦,過了百年才漸漸好轉,但還是會因憶想從前,而變的暴躁易怒,便把自己關在石洞內不見外人,一個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一個是我最親近的師弟,如今是我最疼愛的孫兒,我不希望你步上他們的後塵。」跨步離開了大殿,周通揚起了嘴角,直到離開大殿已遠時,才仰天大笑。

「哈哈,好一句闖一趟東大陸,不愧是我周通的孫兒,好阿!」

風奧大~你要我打給你~也要給我像MSN之類的聯絡方式吧
至於五十一章的錯誤 會等到回台南後另做修改~對不起嘿!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2.01.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