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雲天梯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走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魁現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書、手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發!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婚當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壞婚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戰爆發
第一百三十章 絕境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憶
第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結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牌顯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乙陰魔簪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198
累積人氣
20782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3.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壞婚事
日落月移,轉眼間過了一日,偌大的正殿在一日之間多了數百張座椅,殿內也裝飾著琳瑯滿目的鮮紅飾品,站在一旁顯得位高權重的傲劍宮之人一律身穿紅袍,飽歷風霜的老臉掩飾不住眼眸中流露出來的喜意。

最多只要再過兩個時辰,傲劍宮就要一統北大陸,千百年來與三家抗衡的局勢即將改變,一想到此,就算是經過大風大浪的傲劍宮長老,也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之情。

座椅的安排是以實力區分,可想而知霸刀宮自然坐在最前,李家與冬劍家位在其後,後面則凌散著北大陸其餘的門派,在這些門派當中,臉色不一,有面帶喜色者,當然也不乏顯露憂容者。

坐在霸刀宮後方的李家與冬劍家,其家主心境也微微起了變化,畢竟在生死存亡關頭面前,難有依然談笑風生之輩,但是望著前方的周通,兩位家主臉色因此淡定了下來。

在上位的呂儒生,將底下的景像盡收眼底,雖然臉色依然波瀾不變,但心中卻在冷笑,眼眸中帶著一絲嘲笑之意,只不過看到兩位家主淡然的面容後,到是讓呂儒生心中閃過幾分困惑。

撇去兩位家主不談,坐在前方的周魁,心境有如百丈海嘯,若不是身旁有楚天與風清相伴,恐怕早已因心境起伏不迭而吐血昏迷,不過饒是周魁堪堪平穩了心境,臉色卻是有些不自然,但周魁對於慕容歆語的心意,在上位的呂儒生卻也曾聽說過,所以也不放在心上。

心思各異的眾人,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不由得回頭一看。

只見呂揚風穿著龍袍,昂首闊步地走進了正殿,身旁的慕容歆語頭蓋紅簾,身穿著九尾鳳袍,其後跟隨著慕容家族,兩旁還有傲劍宮的女弟子灑著豔麗花瓣。

見到慕容歆語,周魁心境突然平穩了下來,對於身旁的一切事務不再理會,眼眸中只有慕容歆語那窈窕身段,悠然的步伐。

走到了呂儒生身旁,呂揚風不免顯露出了得意之色,得了北大陸又得了美人,天下間何來比如此更讓人快意之事?

「呂宮主,我…。」慕容家主拉起慕容歆語的手,但馬上被呂儒生打斷道。

「都快成一家人了,還呂宮主?」呂儒生打趣道。

聞言,慕容家主會意:「親家,歆語是我唯一個掌上明珠,由於我忙於處理家族事務,這些年一直無法在她身邊好好疼惜她、照顧她,就算我自問將慕容家帶領的不錯,但是在我心中卻對歆語有愧,如今我替歆語找了個如意郎君,盼往後要替我好好照顧歆語。」

「歆語嫁到我傲劍宮,自然就是我傲劍宮的人,我擔保以我全宮之力照顧歆語,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呂儒生信誓旦旦道。

「岳父,揚風保證用盡一生之力守護歆語。」呂揚風短短一句話,卻無比堅定地說出心中的信念。

望了呂儒生與呂揚風一眼,慕容家主點點頭,滿意道:「如此,我便可以放心了。」

語畢,慕容家主拉著慕容歆語的手,就要交給呂揚風時,底下卻傳來一道聲響,破壞了這極動人的一幕。

「慢著。」李家家主站起身,極為突兀地喝道。

呂儒生面色一沉,卻依然保持著一宮之主的風範道:「李家主,若有什麼祝賀之詞,可等會再說,不急於一刻。」

雖然呂儒生明擺著給李家家主台階下,但現場氣氛卻陡然變的有些詭異,況且在李家家主之後,冬劍家主也站了起來。

冬劍家主對著呂儒生與慕容家主拱手,面容嚴肅道:「比起百條人命來說,這聯姻相較起來卻也不急於一時阿!」

「冬劍嚴,李安成,我敬你們兩人是一家之主,但在我傲劍宮如此重要的日子胡言亂語,若不給我個交待,休怪老夫不留情面。」聽到冬劍嚴所言,呂儒生心知他們意欲破壞這場聯姻,冷哼一聲,冷冽的殺氣無聲無息的顯露了出來,宛如一把尖刀刺在兩人身上。

冬劍嚴與李安成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就算被呂儒生所影響,卻也是咬牙硬壓住,面色鎮定地說道:「我與李家主都心知肚明這場聯姻是為了一統北大陸,而聯姻之後,你便會對我兩家其一痛下殺手,以達殺雞儆猴之效。」

「哈哈哈,冬劍家主說笑了,我豈是如此小肚雞腸之輩。」呂儒生爆出大笑,但言語間卻未反駁冬劍嚴一統北大陸之言,且在大笑間隱含著殺氣的威壓,已明顯地表露出殺意。

在北大陸,傲劍宮與三個家族名聲迥異,三家以仁德出名,家主皆是修為超凡且仁心之輩,但反觀傲劍宮,卻是以凶狠絕厲令北大陸聞之喪膽,況且傲劍宮人高傲自負,視弱小門派為螻蟻之輩,權衡之下大部分門派理所當然會投靠三家而非傲劍宮。

由於今日是大喜之日,眼前又是冬劍嚴與李安成兩個家主,呂儒生這才忍住性子,若是在平時,冰冷的殺意加上傲劍絕才是呂儒生一貫的作風。

眼見呂儒生顯露出殺意,冬劍嚴卻絲毫不懼,對著慕容家主道:「慕容冠,事已至此,就別怪老夫明說了,我們三家當初訂下了盟約,一同制衡傲劍宮的勢力,但如今你卻打破盟約,是否該給我跟成兄一個交待。」

不著痕跡地鬆開握住慕容歆語的手,慕容冠在心中哀嘆一聲,心道該來的還是躲不過…。

「這些年來老夫對小女虧欠太多,今日大婚之事也是老夫一手促成,我見歆語與揚風兩人一見傾心,便對呂宮主提出婚約,這才有今日的喜事。」慕容冠拱手道。

聞言,李安成與冬劍嚴眉頭一皺,心知慕容冠根本是隨便應付塘塞他們兩人,不,應該說是毫不掩飾。

當初呂揚風數次不諱言的說出自己對慕容歆語的心意,慕容家也是委婉拒絕,如今卻變成一見傾心,真當讓李安成與冬劍嚴無言以對,況且慕容冠在兩人心中是個極有遠見的家主,聯姻後會發生什麼事慕容冠不可能沒預料到,但慕容冠卻執意如此,讓兩人不禁懷疑這當中到底有何事參雜其中。

「好,既然你一心為你愛女,我也無話可說,但你打破盟約,這罰則你可還記得吧!」李安成顯露怒氣道。

「為了歆語,這罰則算的了什麼!」慕容冠負手,面色絕然道。

此語落下,到令慕容冠與冬劍嚴暫時想不到應對之法,原本兩人以為慕容冠會出現猶疑神色,但後者反應完全出乎他們意料之外,只不過在現在極為沉默的氣氛下,一道細微的冷哼聲正讓眾人聽的清清楚楚。

聽到慕容冠將一切都推給慕容歆語,一些了明事理的人物心中其實有些不屑,只不過沒表現出來罷了,而且也不敢表現出來,所以聽到那冷哼聲後,眾人心中一跳,不敢置信究竟是誰有如此天大的膽子。

傳出這聲冷哼的,赫然是在冬劍家與李家之前,現場一片鴉雀無聲,心怦怦跳著,許多人已冒出涔涔冷汗,堅難吞著唾沫,心中不禁浮現一道可怕的疑問。

「莫非霸刀宮要趁今日…?」

對於慕容冠三番兩次變相地將責任推給慕容歆語,霸刀宮一行人雖然不語,但心中其實與眾人一樣不屑,劉忠義隱藏在黑袍下的嘴角甚至勾起一抹冷笑,但那不自覺發出一道冷哼的,卻非劉忠義。

感受到身上聚集了眾多的目光,周魁感到有些不自在,先前的那聲冷哼,完全是不自覺發出,雖然極輕微,但在現場一片沉默下,也清晰可聞了。

微微一笑,周通為周魁解圍道:「既然這是傲劍宮與慕容家族兩廂情願的喜事,我們何不成人之美呢!?」

聞言,李安成與冬劍嚴這時才不甘的坐下,但是此舉卻讓呂儒生看出了些端倪。

李安成與冬劍嚴坐下後,現場的氣氛十分古怪,原本的喜氣早被一掃而空,但在眾目睽睽之下,慕容冠再次拉起了慕容歆語的手。

這次,只不過是數寸的距離,眼見呂揚風就要握住慕容歆語時,周通卻呵呵笑了出來:「呂宮主,你誤會了。」

「我認為,這場婚事絕非兩廂情願。」周通淡然道。

語畢,眾人倒吸一口氣,正殿寂靜無聲、落針可聞,以周通的身份,說出來的話自然是代表霸刀宮,而在周通方才所言中的意思,眾人也知道周通是打算插手這場婚事了。

「周大宮主說笑了,這婚事我與慕容家族已籌畫數月,兩方都十分期盼,何來非情願之說?」呂儒生思緒一轉,目光掃過李家與冬劍家,心中隱隱有股不安在騷動。

「呵呵,呂宮主又誤會了。」聞言,周通再次笑了笑:「我指的非是傲劍宮與慕容家族,而是現在站在台上的慕容歆語。」

「對於這場婚事,小女自然是…。」慕容冠正欲接過說話,卻馬上被周通打斷。

「怎麼,我問你嗎?」周通笑容一斂,十分不客氣地說道。

指著呂儒生,周通手指微微晃了晃:「就算是你,也沒資格。」

「那老夫有資格了吧!周通,你是什麼意思,千里迢迢來破壞我傲劍宮的喜事!?」如同炸雷的聲響傳來,一道消瘦卻挺直的身影走進。

冷哼一聲,周通面色顯露出凝重之意:「喜事?如果是喜事,你為何擔憂的不停用神識關注,呂申義,傲劍宮明明是另有陰謀真當老夫看不出來嗎!」

「哼,你周通好大的面子,管事管到北大陸來啦,我傲劍宮好意邀你參加婚事,你卻在此說這是傲劍宮的陰謀,當真以為我傲劍宮沒人了嗎!」走到呂儒生身旁,呂申義根本不掩飾滔天殺意,就這樣與周通對視著。

「好,既然你口口聲聲說這是傲劍宮的婚事,我不親自送點賀禮到也是失禮了。」語畢,周通手一抖,粉紅絲巾以極快的速度朝呂申義射去。

下意識接下絲巾,怒氣滔天的呂申義見到手中的絲巾面色驟變,怒氣轉為驚異,不敢置信望著周通:「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還不清楚嗎!」坐在周通身旁的劉忠義緩緩站起,隱藏在黑袍內的雙眸閃過幾絲憤恨。

「你是誰?」當劉忠義站起,呂申義沉聲道。

「怎麼,這才過了不過兩百餘年,你就忘了我嗎?」劉忠義冷笑道。

呂申義面色巨變:「劉忠義!?」

一把扯下黑袍,劉忠義狂笑:「哈哈哈,婚事婚事,你們傲劍宮不論做什麼事,都只會用婚事解決嗎,哈哈哈,無能,無能阿!!」

出乎眾人意料的,呂申義臉色反而平靜了下來,如同與老朋友談話般地說道:「你怎麼會來?」

再度讓眾人冷汗直冒地,劉忠義冷聲道:「自然是來破壞婚事。」

「你知道這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呂申義嘆道。

「雖是兩碼事,但老夫看的出來,台上那小丫頭絕不是真心想嫁來傲劍宮。」劉忠義說道。

「那又如何?」呂申義也不反駁,直接地說道:「這是兩家決定的親事,她的想法並不重要。」

聞言,劉忠義笑了,詭異地笑了:「的確不如何,在傲劍宮的權益之下,那小丫頭不過也是個魁儡罷了,但老夫今天就要把綁在她身上的線剪斷,你覺得如何?」

與劉忠義的針鋒相對,令呂申義微微皺眉,目光轉向周通:「把他帶來,已表明你的來意,但我實在不解,霸刀宮在西大陸,而我傲劍宮在北大陸,兩方相安無事,為何你要無端端地破壞我傲劍宮的好事?」

「別誤會了,此次作為並非是我的意思。」周通搖頭道。

「哼,除了你還可以是誰。」呂申義冷哼道。

聞言,周通站起,走到周魁身旁,手放在肩頭上:「是我不成材的孫子,周魁的意思。」

這幾章寫的我腦子都要炸掉了= =
有點困難度~
然後我又悶了~
理智跟內心一直在打架
會不會出現雙重人格阿= =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3.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