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一百二十一章 雲天梯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起走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魁現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情書、手鐲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發!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婚當前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壞婚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戰爆發
第一百三十章 絕境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憶
第一百三十二章 援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結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金牌顯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乙陰魔簪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刀神
作 者
冰如劍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3.12.08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未定
本月人氣
545
累積人氣
207736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884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33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3.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戰!
數道冷冽的目光注視在自己身上,周魁感到如墜冰庫,但周魁牙一咬,以不屈的眼神迎了回去,隨後緩緩站起,面對著站在台上的呂申義、呂儒生、呂揚風與慕容家族。

「周魁,你…為何?」望著周魁堅定的臉龐,呂揚風心中千頭萬緒,卻只是問了短短兩個字。

「我對慕容歆語的心意你也明白。」搖了搖頭,周魁毫不畏懼地對上了呂揚風,只能說世事難料,為了慕容歆語,原本關係不錯的兩人卻從此有了芥蒂。

「方才我還沒注意到,這次你到是帶來了許多的熟面孔阿,連四大樞權長老也被你請來了,厲害。」呂申義說道,勾起的嘴角帶著一抹嘲諷的笑意。

聞言,依然坐著的四大樞權長老老臉一紅,活了數百個年頭,搶婚這事他們還是頭一次做,若不是有著戒嗔刀之令,恐怕打死他們也不願參與其中。

「周通,你為了周魁私心而帶來了樞權長老,哼,難道不怕犯了霸刀宮宮令,下任宮主就不會姓周了。」呂申義沉聲道,語中還有幾分試探。

周通哈哈大笑,擺手道:「這到不必你操心,的確,如你所說,若我是因私心幫助我孫子,絕對會失去下任宮主之位,但就連樞權長老都聽令行事,難道你還想不到我霸刀宮內還有戒嗔刀一物嗎!?」

語畢,呂申義臉色微變,顯然也知道戒嗔刀,更是知曉戒嗔刀對於霸刀宮的重要,臉色一沉,腦中思緒電轉,若是周家單方面的私心所為到還比較好解決,但卻牽扯到了戒嗔刀,也代表整個霸刀宮都是牽扯進來,讓事情變的極為棘手,況且周通這番話說完,底下原本依附在李家與冬劍家的門派,其萎靡的神色頓時振奮了起來,讓呂申義隱隱感到不妙。

思緒閃過呂申義腦中也不過眨眼之間,呂申義冷笑道:「哼,就憑你們幾人,難道就想強行攎走慕容歆語不成。」

出乎眾人意料,回話的並非周通,而是周魁:「呂前輩,晚輩斗膽,絕不敢做出如此行為,況且北大陸是慕容家族的根,若我強行攎走了歆語,想必她也是日夜憂愁、思鄉憔悴,這是晚輩萬萬不想見到的情形。」

此話一出,聽的是在場所有人一頭霧水,千里迢迢來破壞婚事,此時卻說出如此話語,當真是有些自相矛盾。

「我來此只是為了將一物交給歆語,之後她若執意嫁給呂揚風,我也無話可說。」語畢,在眾目睽睽之下,周魁獨自一人踏著緩慢卻堅定的步伐,在無人阻止之下,走到了慕容歆語身旁。

在上位的呂儒生雖有意阻止,但呂申義卻密語傳聲道:「放心,慕容歆語是識大體的人,讓周魁知難而退才是上上之策,絕不能讓霸刀宮牽涉其中,否則變數極大。」

不著痕跡地收回正欲踏出的右腳,呂儒生極輕微地點了頭,揮手擋住在身旁面色焦急的呂揚風。

走到慕容歆語身前,周魁柔聲道:「猶記得第一次見到妳,已是二十年前,說起來也巧,那時我隨我爺爺來到北大陸,且還是我初次來到北大陸,當然十分興奮,落腳在鳳凰樓後,便馬上離開了客棧,到附近逛逛,走進了聚寶閣,妳也在裡頭。」

說到這,周魁臉色一紅:「見到妳的第一眼,我停下了腳步,驚嘆於妳的天仙美貌,但當時的妳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情,其實我不太欣賞,所以拿著爺爺給我的令牌,馬上要走上第二層時,卻有兩個打鬧嬉笑的小孩闖進了聚寶閣,一頭撞上了妳,身上的泥巴沾染上妳容美華麗的衣裳,我以為妳會當眾怒斥,但妳沒有。」

笑了笑,周魁眼眸中柔情滿溢:「妳揉揉兩個小孩的頭,綻然一笑,頓時間那兩個淚水滿盈的小孩也跟當時的我一樣,癡癡的看著妳,然後小孩的爹娘來了,一見到妳的穿著與身旁的護衛,神奇慌張地不停道著歉,妳卻拿著幾個下品晶石給兩個小孩:『下次不許這麼冒失讓你們爹娘如此擔心,知道嗎?』。」

「在聚寶閣的巧遇之後,妳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讓我始料未及的,很快我們又在傲劍宮見到第二次面,然而,那時的妳雖然面帶微笑,卻讓我感到一股冷意,比起在聚寶閣時的妳,宛如是個萬年不化的冰雕,但在那個當下我卻忽然明白其實那不過是妳的防備罷了。」淡淡嘆了口氣,周魁輕柔的說道。

「沒有人知道那時我便發了誓,發了要變成絕世強者,保護妳並讓妳隨時能綻放出最真實笑容的誓。」周魁如微風般溫柔的語氣透露出堅定的信念,已令慕容歆語淚眼婆娑。

「然而,就當我朝著強者之路邁進時,卻收到了妳的喜帖,妳可知道當時的我有多慌張,多著急,多麼的不知所措,起先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把自己關在房內數天,想起妳的笑靨後,我才終於下定決心,就算有天下人阻擋,我也要見妳一面,告訴妳我的心意。」語畢,周魁取出了玉鐲與情書,一同遞給了慕容歆語。

慕容歆語雪白如脂的葇荑打開了信,雖然精通琴棋書畫的她看到周魁「字體」莞爾一笑,但更多的卻是被字裡行間濃濃地情意暖了心,在看到手中的手鐲時,著實愣了一會,但隨後卻有幾粒晶瑩悄悄地落了下來。

那手鐲模樣十分奇特,有一半彷彿打了個死結般糾結在一塊,另一半則是極為的平滑,兩者合在一起卻不失其美感,而在平滑的那一半上,有著當日周魁進到天地人合一境界時所刻的四個字「心繫歆語」。

有一股戴上手鐲的強烈慾望在心底蔓延,但慕容歆語卻強壓住衝動,將手鐲與情書一股腦推回給周魁:「周大哥,你的心意歆語收到了,但歆語無福接受,你…你請回吧。」

此話落下,傲劍宮一方露出得色,彷彿一切盡如他們所意料,慕容歆語的父母親則是在心中暗嘆數聲,為慕容歆語的委曲求全感到不捨,而霸刀宮一方,楚天與風清則是滿臉擔憂地看著周魁。

周魁的神色淡然,並未出現眾人意料中的失落,只見周魁伸出手,接住不停從慕容歆語嬌顏上落下的淚珠,一把將慕容歆語納入懷中。

像是在宣示著什麼,周魁抱著慕容歆語不斷顫抖,啜泣的嬌軀:「就在剛才,我又發了一個誓,這輩子我不會讓妳在哭第二次。」

眼見自己即將「到手」的妻子被周魁擁入懷中,呂揚風按耐不住,一個箭步沖上去:「放開她!!」

就在呂揚風踏出腳步的當下,呂申義冷哼一聲,袖袍無風自飄,朝著周魁發了道罡氣。

就在兩者即將襲上周魁的當下,底下的周通輕笑一聲,右手虛空一握,上位的周魁與慕容歆語竟然在眨眼間維持一樣的姿勢站在周通的身旁。

見到周通這個手法,呂申義與呂儒生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雙雙拔出劍來,怒目對視。

正殿內的情勢因為這個變故馬上分為兩派,依附在傲劍宮與慕容家族的門派集結在一起,另一邊則是霸刀宮、李家、冬劍家與其他附在其底下的門派。

就在情勢變的劍拔弩張,一發不可收拾時,一個老嫗慢悠悠了走了進來,竟令劉忠義失聲道:「碧菲!」

名為碧菲的老嫗停下了腳步,對著劉忠義柔柔一笑:「忠義,你也來啦。」

語畢,碧菲再次邁著腳步,走到了呂申義身前,在眾人驚愕的眼光之下,”啪”一聲賞給了呂申義一個大耳光。

「卑鄙!」又一個耳光。

「無恥!」再一個耳光。

「我這是為了傲劍宮未來的霸業著想才…。」呂申義正想反駁,但話還沒說完…。

「還敢狡辯!」耳光似乎不夠,便換成了拳頭。

一擊之下,呂申義差點跪倒在地,老臉一紅,堂堂前傲劍宮宮主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愛妻欺負,被傳出去可是不太光彩,然而北大陸幾近所有的門派都在這正殿內目賭這一切,呂申義那凜然高傲的姿態在眾人心中已起了一些變化。

「傲劍宮竟然有如今已極少聽聞的「妻管嚴」嗎!?」這一道想法無不穿插在此時瞪大雙眼的眾人心中。

望著上位的情景,周通莫測高深地一笑,掃視一眼,對碧菲起了幾分忌憚之心,現場的氣氛因為她突如其來的耳光少了幾分緊張,卻多了幾分耐人尋味。

「哼。」教訓完了呂申義,碧菲目光一轉:「小子,就算是我家老頭有錯在先,但你這樣在眾門派面前抱著我未來的孫媳婦,是否有些不妥!」

此話落下,眾人鬆懈的心弦再次繃緊,雖然碧菲說是呂申義有錯在先,但她此番言語卻也表明了自己站在傲劍宮的立場,之前的表現恐怕也不過是苦肉計罷了。

雖說這等道理在場大多數人都了解,但冷汗還是涔涔地滴了下來,用傲劍宮前宮主的老臉作為苦肉計,實在是太令人…。

感受到碧菲犀利的目光,周魁鬆開慕容歆語,將玉鐲套進慕容歆語的手腕,緊緊握住慕容歆語那宛若無骨的細嫩小手:「碧菲前輩,偌大的正殿內,似乎沒有這一號人物。」

碧菲眉頭一挑:「哦,那你身旁的是何人?」

「自然是…」手起,周魁將覆蓋在慕容歆語嬌顏上的紅簾掀起:「我的愛妻。」

傾城傾國的美貌,嫩若滴水的肌膚,水靈動人的雙眸,垂至腰際的三千青絲,掀開紅簾的那一剎那,饒是之前有見過慕容歆語的人,此時也看的痴了。

然而,在場上不受影響的人自然也有,周通是其一,碧菲也是。

臉色微微沉了下來,碧菲沒想到眼前這小子態度竟如此強硬,不,簡直可以說是不留餘地,若是平時她定會十分欣賞,但此刻卻是如此關係到傲劍宮利害的重要局面,他身旁還站了個老怪物,今天一事難辦阿。

瞟了周魁一眼,周通心中頗是欣慰,但眉頭一皺,看著站在傲劍宮一方的慕容家族,心道接下來只會更艱難阿。

「成親一事豈如兒戲,小子你可問過那小妮子父母的意見?你如此作為根本沒有將他們兩人放在眼裡,叫他們如何放心將女兒交給你?」語畢,碧菲暗中對慕容家族使了眼色。

慕容嚴會意,正要發話時,卻被一陣濃濃地哀愁聲打斷:「變了,妳完全的變了,碧菲。」

聞言,碧菲神色一怔,眼神複雜,不敢對上劉忠義漆黑如墨的雙眸:「人總是會變的。」

點了點頭,劉忠義踏前一步:「也是,既然如此,那就別在多費口水唇槍舌戰了,我劉忠義在此,欲阻撓者,殺!!!」

殺字落下,劉忠義反手取出刀,插在地板上,負手而立,睥睨地望著傲劍宮一方,無聲的霸氣顯露出來,宛如這正殿的主人才是他。

「你還是沒變。」碧菲嘆了一口氣。

劉忠義搖頭:「不,我也變了,只是妳看不出來罷了。」

「劉忠義,上次是老夫饒過你,否則你可有機會活到今天!若你要挺周魁,別怪老夫心狠手辣。」面色森寒,呂申義也抽出劍,抖動的劍身發出了宛若龍吟的輕嘯。

「哦!?你不說我到忘了,你當初那下三濫的手段到是別出心裁。」語畢,劉忠義喝道:「你們四個長老,還站著看戲不成。」

聞言,四大樞權長老面色凝重地取出刀,將周魁與慕容歆語護在其中,劉忠義在前,四大樞權長老在後,爆發出來的威壓讓許多人面色蒼白,渾身顫抖。

支持兩方的門派此時也取出了武器與法寶,碧菲眉頭一皺:「年輕人的事,為何不交給年輕人處理,這樣劍來刀去的成什麼樣子。」

冷笑一聲,劉忠義回過身:「小妮子,我問妳,妳喜不喜歡對面那個叫呂揚風的小屁孩阿?」

問話時,劉忠義並未散去一身驚人氣勢,慕容歆語被劉忠義嚇到,下意識地搖著頭:「不喜歡。」

面色一沉,碧菲顯然也怒了:「劉忠義,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妳到現在才問我是什麼意思,哈哈哈,難道妳還不夠了解我嗎,哈哈哈…。」劉忠義哈哈大笑,隨後爆出令眾人感到心驚膽跳的話。

「我的意思就是,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刀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1.03.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